如何讓別人心甘情願地把他所學的教給我?

問題描述:長這么大 發現人們對自己所了解 所學的東西都會藏著掖著 坦誠相教的人很少 所以問題 來了 如何才能打破最後一道防線 讓別人願意把他掌握的東西教給自己 這個問題有些自私 但也是我們成長過程中一定會遇到的麻煩 我們都懂得 有個領進行的人是多麼重要 縱覽兩年前的措辭,發現言語間功利的味道太重,就像一個人銅臭味味兒太重一樣,會讓觀者輕則別扭,重則厭惡。其實,身邊願意將自己的學識相授與人的並不在少數,死活不肯教授的倒…
, , ,
吳所畏:

補充一下最高票,對最高票的一些部分表示認同。但是同樣,我認為有一部分也過於雞湯了。

正如他所說

這世上,越珍貴的學識,越不容易學會。

正因為如此,一個願意教你的人才難能可貴

如果辛勤勞動就能走上人生巔峰的話,福布斯恐怕就擠滿了一線車間工人和環衛大媽

如果師傅所教之事都是些取巧的事情的話,那麼這么多老師教授恐怕要哭瞎在廁所

如果竅門並不重要,那麼專利法就是最大的笑話。專利技術,本就是一些業內人一望即知的「竅門」

古語有雲: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
更有甚者: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一個願意為你領路的人本就難求
更何況願意傾囊相授之人

抱著別人教你是義務的心態,別人憑什麼教你?他欠你的?又不是四海之內皆你媽
如果你連對於他人經驗和學識的尊重都沒有,認為別人的所學所知都只是些」竅門「和」取巧「。那恐怕沒人願意去向你教授經驗和知識了。

遠的不說了,就說近的

我們眼鏡工廠的專利師傅都有自己的徒弟,除了一些基本常識以外,他同樣擁有核心技術(這個是連工廠老闆都沒有權利要求他分享的),雖然說每個師傅都有幾個徒弟,但是並不是每一個徒弟都能學到他最關鍵的手藝。(比如說我們的一些材料,在每一個工廠製作方法可能都不一樣,些許的配比不同,可能就導致你能不能生產出更好的產品。)

想起上次我們師傅和我抱怨的一個學徒,剛進來幾天就嚷嚷著讓他做的事情太簡單無趣,要求他快教他一些別的,根本就是一桶水不滿半桶水晃蕩,手頭的事情沒練熟,就以為自己都懂了,耐不住性子沉不下心的人,怎麼能夠學好東西?

所以師傅教徒弟也是要看徒弟的。徒弟誠心實意想學這是必須的,同樣品行也是一個重要考核點。一是因為任何的技巧或者經驗本身就是很多人拿時間和精力磨出來的,他沒有任何義務去教你,如果你品行太差,師傅看你不爽,那幹嘛要教你?二是因為任何與生產核心競爭力相關的事物,本身就事關一個企業的興衰。你品行不好,教會了你,你二話不說跑了,那這個風險,誰願意擔?

就像我們的進口設備壞了,人家維修也寧願派人來,沒見過哪個國家有那麼大度的技術人員為了省事願意教授你維修的所謂「竅門」。

其實這種現象可以說在大部分行業里都是這樣的,只是師傅的手藝可能會相應的變成人脈,資源,名聲,權力等等。

所以,在一個行業裡面,真的有一個願意將自己的知識資源能力共享給你的人,簡直就是一生的幸事,甚至可以算是你能否在一個行業登堂入室的關鍵。

所以如果當你有幸遇到一個你認為很厲害的人,並覺得十分希望他能教你,那就好好遵守這幾點:

  • 第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別人不教你是本分,教你是緣分。如果別人不願意將自己的獨道學識教你,切不可記恨人家
  • 坦誠相待,不要故弄玄虛,別人問你想不想學,就坦白說想學,不要遮遮掩掩,凡事以誠相待。
  • 展現自身價值。打鐵還需自身硬,想跟人學習自然也要展現自己的能力,讓別人感覺教你不會白教
  • 認真對待他交代你的每一件事,不論大小。哪怕只是打雜,也要先認真的打雜,耐得住性子做好每一件事,才有資格讓別人繼續教你。

說到底,想讓別人教你,一定要誠心誠意,適當的討好打好關系是必須的。但是展現自身的實力和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最後用一句老話來結尾: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半佛仙人:

核心思路是拿利益來換。

這個利益不局限於金錢,可以是物質利益,也可以是精神利益(例如師生的傳承)。

將你和他的利益綁在一起。

有了共同的利益,你好他也好,這就好辦了。

不論你用什麼方法,一定要讓他知道教會了你,比他對你藏著掖著更多的好處。

不然別人憑什麼把吃過大苦吃過大虧的東西傾囊相授給你?


閆小粘:

我之前在淘寶賣自己做的T恤。
有別人也想做這個,有時就會機緣巧合找到我。我有時候會知無不言,有時候理都懶得理,勸他去百度。
區別在哪兒,在於態度。
不是我在擺架子,那些經驗都是一步一摔賠錢賠出來的,我不是吝嗇的人,但是麻煩您問經驗能不能先學幾句敬語。也不至於多高級的,就會說「謝謝」就行。
真的是能感覺到要做事先做人,問人經驗態度是這樣的:
那個,我也想做T恤,給點建議我?
…大哥,讓您問我經驗是讓您屈尊了,您葉良辰從來說話就不需要客氣。
能不能問一下你T恤為什麼不做了,是因為賠錢嗎?主要賠在哪了?我也想做這個。
…年輕人問的好。我也想問一句,你會不會聊天?
能不能講講你做這個遇到過的困難?因為我也想做T恤,不想摔別人摔過的坑。
…小馬過河,孩子你自己淌去吧。
我要問人經驗我就說,「您好,我對T恤也很感興趣,但是沒有經驗,想跟您請教一下,在您方便的情況下盼回復,謝謝。」
不管怎麼說,請教學習至少先得有個誠懇謙遜的態度吧,來問東西整的跟我欠你的似的,招人討厭。

還有一種人是我特別理解不能的。他們特別有指點江山的慾望,上來就是一句。
你知道你為什麼做失敗么?
…噢,合著我不知道你知道,問題是我沒說過我失敗了啊,我只是覺得這個不適合我再深入做,因為我玩不起這個。
但我不敢怠慢啊,我就問啊,您也是做T恤的嗎?人家說,不是。我問,那您是做服裝類的?人家回答,也不是,我就是覺得你做的有些地方不好,雖然做T恤這些流程什麼的我不太懂,但是做生意的方法都是差不多的。然後就是一通扯…您老,這是吃餃子放鹽放多了,咸著了吧?

真的,我這點兒經驗也不值多少錢,要問就問,我也沒啥藏著掖著的,唯一就是圖個心裡舒坦,可能我這人較真外加小肚雞腸,我特別不喜歡沒禮貌的年輕人,還有那種問人名字不先自我介紹的,加個微信,上來第一句:「你名字?」我去,敢問您是哪個機關辦事處的?汝甚屌,汝家人知否?


沒有女人的男人:

公安局一直延續著師傅帶徒弟的傳統。
上班已經三年了。做了三年的徒弟。現在誠惶誠恐的也開始帶徒弟了。
作為師傅,毫無保留的教徒弟是一個師傅的本分。可人必經的感情動物,你對我一臉的鄙視,我也不至於低三下四的求著你去學。師傅有師傅的本分,也就有師傅的名分。我個人覺得作為徒弟首先要有的就是尊敬。首先是尊敬師傅,不管是言語上還是行為上,都應該尊敬師傅。很多剛上班的人一般都會有眼高手低的感覺,有很大的抱怨,這個憑什麼讓我干,那個憑什麼讓我干,總有一種被不公平對待的感覺。比如說打掃辦公室衛生,做一些簡單重複性的勞動,很多人就會把這理解成一種不公正對待。但問題是這些工作就在那裡,總有人要去做。這是一個道德問題,就像公車上讓座一樣,年輕的給年老的主動讓了座,大家皆大歡喜。如果沒有主動讓,老的張口了,年輕的不樂意,老的也不舒服。所以對於一些簡單的工作,一開始一定不要排斥。主動去做。就像一個老人曾跟我說過,當你剛剛步入一個群體的時候,你的每個動作,每一個行為,別人都會放在眼裡。你的每一分付出,別人都可以看得見。
其次是認真。之前教過幾個徒弟。有時候真的很無語。你在那跟他講著,他一會看會手機,一會跟別人說幾句話。根本不去聽你說的話。到你說完了,你問他會了嘛?他說會了,過了一天他又來找你說不會。一而再再二三。我提醒他,我說你那本子記一下。要不我給你說完了,你還是忘了。他說,奧好的。然後沒有動,也沒拿筆和紙。然後下次還是要去問你。總有一種不被尊重的感覺。作為師傅,他也想看到自己的教的成果,如果不認真,三番五次記不住,師傅看不到成果,師傅也就很少再有積極性去教。
還有就是質疑。對師傅自以為是的質疑。剛上班,年輕,想法多,而且很多是自視清高,對於很多人,很多事看不慣,也看不上。簡單的粗暴的做出判斷並作出質疑。對於很多問題,可以向全面了,可以跟師傅討論,而不是直截了當的質疑。
最後就是修行,很多師傅都有私心。他也在選。選一個想帶的徒弟,而選的首要標准就是能力,其實也可以理解為悟性。簡單東西師傅會毫無保留的教,但深層次的培養,需要師傅付出很多的精力,師傅也多會考慮他的價值。認真修行,讓師傅賞識,是師傅心甘情願教授你的必要條件。


劉仲濠:

我教過很多考研的同學,其中也有不少考到了很好的學校,暨大、武大、中傳、中大等等。我自己也與不少高校老師,博士、教授等有交流,請教他們一些學術問題。在這個過程中,我自己也有一些心得,分享給大家。
1.很多人做不到能夠讓別人傾囊相授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沒有去嘗試。嘴巴上,心裡面想要跟那個人請教,但是半天憋不出一個字,可能郵件都沒有發過,發郵件也是羅里吧嗦半天說不到重點,見面了磕磕巴巴不知道說什麼好。很多人心裡戲很重,想著,他那麼牛逼,會回我的郵件嗎?我跟他發私信,他會理我嗎?我問這么傻逼的問題,會不會被他嘲笑?他會不會覺得我太白痴啊?我開場應該說什麼好啊?
我剛讀研究所時候,對哲學非常感興趣,就從暨大跑到中大去聽哲學系的課。當時我和另外一兩個同學就硬生生地跑到只有幾個人的課室(哲學系有的課聽的人很少),跟老師說我們是暨大新傳院的學生,想要過來旁聽。結果老師都很友善,並且發材料給我們,我們也問了在哲學系看來很傻比的問題,但是獲得了很多材料,至少知道了學習哲學應該閱讀哪些文獻。有一位上康德哲學的老先生給我印象特別深刻,他自己翻譯了《道德底形而上學》。後來我去百度的時候才發現他是大牛,台灣中研院的院士,但是我們跟他請教問題,他也非常耐心,並且願意幫助我們。

2.有時候,並不是你嘗試了就可以,別人並不是你的父母或者保姆,只要你一有啥問題,馬上過來幫你解答。所以有時候得發揮不要臉的精神,鍥而不舍的追問。這時候,不少人往往就止於第一步了,覺得我都問了,別人沒有理我,是不是別人忙啊?是不是別人忘了啊?是不是我問的問題太傻比了啊?
我自己有這樣的經驗,有一段時間,我開了關於考研的講座,於是好多同學私信或者qq問問題,我不能一一回復,有些問題真的就遺落了。但是後來還是有一些同學問,我就覺得不好意思,就馬上回復他了。這還是好的,有些老師或者領導,真的沒把你的事情當回事。那你得把自己的事當成事啊!再說,你就問問題,又不是殺人,有啥不好意思的?你是追問,又不是追殺。我朋友跟我後來當去了台灣大學社會學系交流過一段時間。那時候剛到台北,什麼老師也不認識,就還是一樣的策略,追問。要問頭銜的話,台大社會系、人類系的老師,好多都是世界名校博士,劍橋、耶魯、哥倫比亞等等,他們也很忙,那就等。我記得我要旁聽一個老師的課,她前兩次都給忘了,於是我就跑到她課堂上,坐在第一排,每次都上課參與討論,並且發郵件給老師,如此反覆終於她答應了,並且我在這門課也學到了很多。

3.有時候,付出是平等的,自己找別人,但是也得自己先要問一下,自己能夠問別人帶來什麼。如果,自己有的東西,別人沒有,還能夠幫助到別人,或者是潛在能夠幫助別人,那樣是最好的,也容易形成長期的互惠關系。
很多人沒有這種思考,是因為他們下意識的覺得別人那麼牛逼,有什麼是別人有的,我沒有的?其實並不是這樣的,再牛逼的人也是人,不是神,他們肯定有缺少的東西。這時候不要臉地謙虛地問他們,自己能夠幫助什麼,如果有,自然最好,如果沒有,可以留心觀察,他需要什麼東西。從做學術的例子來說,那些學術大牛富裕的是理論和學術素養,缺少的是經驗材料和時間,所以如果我們能提供很好的經驗材料,與學術大牛合作就是非常好的互惠關系了。當然了,這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剩下的每個人都能想到的就是錢,其實除了錢以外,更重要的是情感,那些牛逼的人在乎你買東西的那點小錢么?他們需要的是覺得你重視他,你有所表示。

4.有勇氣,能夠主動問問題,這個自然是好的,更多失敗的原因是,沒有問正確的問題,如果沒有問正確的問題,別人會覺得很難受,這個需要做大量的前期工作。誰都不願意從頭去教一個小白,如果連最基本的東西都不願意去主動搜索和學習,就算請教別人,別人也會覺得你是一個懶惰的人。
我開始教考研的同學,一開始熱情很高漲,很多問題都會毫無保留的回答。到了第二年,發現又得重頭開始,很多基本的問題,於是我就寫了很多帖子,把大多數會碰到的問題寫了下來。但是依舊會有很多同學提問,我就告訴他們怎麼樣可以找到這些東西,很多資料甚至可以不用花錢直接下載,卻還是有很多同學不願意去花這個時間,希望我直接告訴他。
我在微博上看到南京大學的胡翼青老師有一個分析特別到位,你問的是什麼樣的問題,就會得到什麼樣的答案。很多人覺得別人的回答很敷衍,好像等於什麼都沒說。那是因為你問錯了問題。比如有同學問,我是二本三本的學生,能考上清華北大嗎?事實上有人能做到,但你我不知道,我怎麼回答你?因此你問的問題是含糊的,我也只能回答地含糊。
網路上伸手黨很多,說實話,很多時候不經意間自己就會變成那個伸手黨,但是沒人願意長期單方面付出給一個伸手黨的,除非你長得很好看。

5.能夠維持長期的關系,才能夠讓別人傾囊相授,這個過程就需要交流,需要反饋。很多人得到大牛的回復之後,就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事,去看書,卻忘了最基本的東西,就是反饋。這就等於資訊流斷掉了,如果想要學習別人的優勢,更多的不是別人看了什麼,別人做了什麼,而是別人怎麼看的,別人怎麼做的,你只有學習到了這個,才算學到位了。
我記得有一位考研的同學,特別認真刻苦,然後聽了我的講座之後,憋了很久,給我發了一封郵件,寫的很長,自己的狀況,出身,問題。我看了之後,非常感動,於是也特意抽時間花了一些心思給她認真的回信了,告訴她方法,怎麼做等等。結果這封郵件回復之後就沒有下文了。還有同學問的問題很具體,問我他的畢業論文怎麼寫,我也就硬著頭皮說我的意見。但是,也是沒有下文了。當然了,也有可能是因為他覺得我的回復太敷衍了,但是見上一條,什麼樣的問題就會得到什麼樣的答案。

暫時說這么多,如果有想到,再補充。


謝裕中:

想學真本事,這是一個善念,是好事,並非自私。

初學者,渴望明師指點,而師父又何嘗不想得一虔誠而又聰慧的弟子,傾囊相授,將平生所學所悟傳承下去呢?

從師父角度看,更願意教什麼樣的弟子呢?我願意把自己的感受分享給大家,但願對題主和關注此問題的人有所啟發。

機緣第一。機緣即機會和緣分。所謂緣分就是各種條件的聚合。凡事天時地利人和則成,反之則不成。師徒緣分,說不清,道不明,但必不可少。

心誠第二。心誠包括對師父的高度認同、敬仰和忠誠,以及對所學專業和技能的痴迷和嚮往。

天賦第三。師父選弟子,除了考察其是否虔誠,還要觀察其是否具有學習掌握本門學問和技能的天賦,即一個人對某個方面與生俱來的敏感度和悟性。這是成就高層次學問和技能不可或缺的條件。一塊磚頭,永遠磨不成鏡子;只有受過精的雞蛋,才能孵化出小雞來。

厚重第四。厚重即敦厚穩定,不是那種浮躁、淺薄、功利和見異思遷之人,否則,容易心生退意,半途而廢,難成大器。

吃苦第五。縱觀古今中外,沒有任何一種真正管用的學問和技能是可以輕而易舉獲得的,雖有明師指點,少走彎路,但師父永遠無法代替弟子成長,都需要吃苦耐勞和勇猛精進,才能達成。

付出第六。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穫;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是亘古不變之理。付出包括時間、精力和財力,等等。

凡具備上述六項者,我相信有德行的師父都願得而教之,不遺餘力,並以此為幸、以此為榮!


黃小牛:

我是做法律相關工作的,為了不暴露年齡,我就不透露我工作多久了。

我中間換過很多崗位,也換過不同的工作單位。一直要學習新的東西,適應新的工作崗位和要求。我經歷過完全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麼的階段,也經歷過雖然很想學卻不知道自己到底什麼不會,應該學什麼的階段,到現在多少也算是累積了一點工作經驗,寫一點自己的思考,給題主作為參考吧。

我覺得題主能意識到自己需要學習,想要學習,這一點就非常了不起了。有很多人,是根本不會去思考自己是否掌握足夠的技能,是否需要提升自我的。

但是說到「學習」,尤其是工作之後的「學習」,走的不是讀大學時集中授課的路線。而是邊干工作邊學,解決問題,查漏補缺式的學習。

當我們接到一個工作任務的時候,第一個要想的是這個任務是要我做什麼?

第二個要想的是為什麼要我做?需要達到什麼樣的要求?

第三個要想的是,我應該怎麼做?

我舉個例子:

我們所有個實習律師,一個小姑娘。當時我因為幾個案子時間沖突,忙得焦頭爛額,需要她幫忙查找相關判例。她很快就發了一個EXCEL表過來,我打開一看,是一張匯總表。大概有一百多個案件的名稱、案號、案由和鏈接,但是沒有任何判決的內容。

我放下手中的事情,走到她的工位跟她說:「你知道我讓你查判例,具體是指什麼內容嗎?「

她搖搖頭說:」我不知道。「

我說:」我需要你把所有的判決都看一遍,根據內容進行分類,然後將各種情況匯總編輯在一張表裡發給我,同時附上鏈接,如果遇見我感興趣的,我就可以直接點開鏈接閱讀了。「

她的表情很驚訝,她說沒有人教過她要這么做,她現在就做。

如果只是用關鍵詞篩選判例並且下載下來,甚至無訟可以自動生成表格,這個工作我沒有必要讓其他人做,我自己五分鐘就可以完成。

為什麼我要讓她做我自己很輕松就可以完成的工作呢?我真實的需求是什麼呢?

這個就是她在收到工作安排的時候,需要思考的問題。

看判例的目的,是為了了解已有的判決中,法院對類似的事情是如何處理的,有哪些法律依據等。想明白了這一點,就能知道我的需求是什麼。也就知道接下來應該如何去完成這一項工作。

當你作為一個實習律師,能正確的理解工作任務的內容和完成它的時候,你才有了跟同事跟前輩交流的基礎,別人才能確定你們處在同一個平台之上,你們資訊的對接是暢通的。

當我們提問:你是如何成功的?你是怎麼奪冠的?這種問題很難回答。

如果在工作中有人提問:刑事案件怎麼辦?離婚案件怎麼辦?(這個要問 @王逸然 ),這種問題也非常難回答。

但是據我觀察,只要有明確具體指向的法律問題,在有時間的情況下,那些資深的同事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很少拒絕實習律師的請教。

結尾嘮叨一句,別人教得再多,最終還是要落到自己得實踐中去,才會轉化成自己的東西。

希望每一位年輕人都能在工作中得到樂趣和成就感。


胖貓咪scofield:

我的小哥是奇才。

上大學的時候,他有個很好的女朋友(異地),但是他不拒絕和其他女生交流。

他向女生學過ps,幾天包教包會,學過C語言,學過生活技能。厲害的是,女生都對他十分友善,並且想和他發生進一步的關系。而他總在學成之後請女生吃一頓並斷絕來往。

我問他為什麼不向男生學ps啊?他說,男生不會喜歡教你,就算教你也不會全心全意。而女生就不一樣了,她們傾囊相授!

更絕的是,有男生曾經勾搭他異地的女友,希望能教她滑旱冰,她女友說了這回事後,小哥當即說:學!好好學。

於是學完後他女友疏遠了那個男生,並讓小哥也學會了滑旱冰。這就是小哥求學的故事。

所以答案就是:

如果你們能把想和對方上床/談戀愛的一半慾望用來向對方學習姿勢,你們就無敵了。

ps:

1、這種方式學習道德與否不討論,但是有效是一定有效的。而且如果當時小哥和女票不談的話應該也會找合適的談的,先來後到。

2、另外我覺得在曖昧關系中談不上誰欠誰,小哥沒有承諾什麼,只是說想學習一下而已,妹子也願意教。就好像很多妹子向程序員哥哥學代碼,就算沒確定關系程序員也會樂意教啊。

3、小哥並沒有很帥,但是學習很勤奮。

4、男教喜歡的女生,女生教喜歡的男生,絕對心甘情願


好奇心研究所:

有一個網際網路上請教別人的小技巧叫 Cunningham’s Law,說的是「在網際網路上獲得正確解答的最好方法並不是去問一個問題,而是發布一個錯誤的答案,等別人來糾正你。」

這則定律來自維基軟體的始創者 Ward Cunningham


徐強:

真正有強烈慾望並且願意付出相應代價(時間、精力、金錢等)去學習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數人所謂的向他人學習,多數時候只是把他人當作代替自己解決問題的廉價工具。

以前寫過一篇文章職業選擇時如何有效獲得幫助? – Aorqu專欄,談過這個問題:

最近收到了一些郵件,諮詢職業的選擇問題。

典型的是在A和B之間,到底該如何選擇。

例如:

  • 是這個行業呢,還是那個行業?
  • 是這家公司呢,還是那家公司?
  • 是留在現在的地方呢,還是離開?

以在Aorqu上收到的為例:

來信1:

本人專業學的土木,從事了一年施工員,現在有兩個方向 1考慮轉行做造價,2直接從商,小本做生意。但是就我市而言,目前房地產的形勢持續下滑,很多房子賣不出,今年很多中小企業將倒閉,那麼我到底該如何選擇呢?另外,造價這個行業好嗎,好在哪

來信2:

徐老師,您好!剛剛看了您的「職場新人如何選擇銷售類職業?」,有些問題想要請教您。
我現在從事著「會議營銷」這個行業。這個行業您知道,銷售的產品都是沒什麼大的價值的東西,在這家公司呢,感覺也能學到東西,但就是缺乏資源上的積累,您說我該繼續堅持下去嗎?

來信3:

我是2012年**大學中文系畢業的,之後一年多在一家國企工作。但由於國企氛圍與價值觀跟自己相差甚遠,目前打算轉行。對於轉行,我注重的是能否培養自己想要培養的能力(寫作和口頭表達能力,人際交往能力,處理復雜事務的能力,邏輯思維等能力)和行業發展前景,上升空間等方面。我打算從事公關行業,您覺得我這種思路可行嗎?您覺得公關行業發展趨勢如何呢?我從公關入手是否妥當? 非常感謝您!

來信4:

您好,我昨天看了您的那篇上日報的文章。,所以想問你幾個問題。我是剛出來工作的大專生,在一家國際物流公司做銷售。1,想問下國際物流這個是屬於復雜問題 復雜解決嗎?2,因為物流是賣的服務嘛,那我要怎麼幫客戶創造財富呢?3,這個領域的前景你怎麼看呢? 希望您能回答下吧……

上面的幾個問題,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我稱之為「廉價的問題」。

所謂「廉價的問題」,就是只有對問題的描述,沒有到底作者做了些什麼努力,從哪些方向去解決它,效果怎樣。

我以前經常犯這種錯誤。參加各種公益活動,學生會問我諸如「**行業怎麼樣啊,我想去**行業怎麼做」啊,我就跟對方講,甚至還會調動自己的人脈去幫他們。

後來做後續的跟進,突然發現,咦,原來你們啥都沒幹嘛,或者最多參加個招聘會,投份簡歷,被拒了就覺得「我已經盡力了」。靠,我這不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么。

吸取了教訓,下次再有人問我類似的問題,我先就會問:「這件事情,你已經做了什麼研究?」通常的答案就是「我隨便問問」。於是我就跟對方說:「你先搜索一下關鍵詞***,看看有什麼資料,然後有不懂的問題再來問我,順手留個郵件。」

很少有人會真正的去研究之後再來問我,這樣我就有效的淘汰了一批「不在意這件事情」的人。我的時間寶貴,跟你耗個毛啊。

我有一位前同事,曾經創建過一個公益項目,組織商業界人士與學生的交流。他特意將申請表搞得很復雜,因為這樣,那些只是想打個醬油的人,填到一半就放棄了。

職業發展這件事情,歸根揭底還是取決於每個人自己。如果一個人自己都不夠重視,都不夠努力,那麼無論有多少的幫助,恐怕都是無效的。所以通常我不大回復這種求助,一大原因就是沒看到對方的重視。除非是有典型意義,可以寫到文章里分享給一群人。

如果你覺得,自己很難得到他人的幫助。恐怕要先想想,自己是否真正的全力以赴了。那些充滿熱情的去做事情的人,常常容易得到幫助。人的眼睛整體來講還是看得到的。

曾經有一位畢業生,諮詢我職業方面的問題。她寫了幾千字的郵件,自己做了什麼,有怎樣的困惑,看上去就很真實,是真正的去經歷了很多事情才有的感受。而且她還組織過公益的項目,去幫助其他人。所以我除了自己之外,還找相關的朋友幫忙。但我覺得還是挺願意的,而我的朋友,跟她聊了之後也覺得挺願意幫她。

之所以願意這么樣的去幫助她,除了努力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她本身做事情的能力已經很強了。例如大學的時候,就單槍匹馬去組織公益項目。

這樣的人,因為基礎好,常常是一點就透,有能力將你的幫助轉化為現實的成果。反過來,大多數人因為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其實幫助通常的效果不大。例如告訴你怎麼寫簡歷,你還是寫不出來,一方面基本溝通能力差,另外你沒什麼可寫的經歷。

在管理軟體領域,談到商業模式,有這樣的說法:你可以針對高效率的企業,提供個性化的服務;也可以針對低效率的企業,提供標准化的產品。但是你不能針對低效率的企業,提供個性化服務。

道理很簡單,低效率的企業就是個泥潭,思維、執行效率都成問題。跟他們提供個性化服務,就會陷入無數的坑。而因為效率低,他們的利潤還通常支撐不起高價格的服務。

所以對於學生而言,如果你想通過商業化的、個性化職業諮詢服務,來突破現狀。我個人的觀點是很難很難。因為職業諮詢機構往往陷入了這個泥潭:給低效率的個人提供個性化服務,這個商業模式本身就不健康。導致他們很難留住高質量的人才。

舉個例子,從我自己的經歷,幫助一個學生,理清他的職業發展方向,要比我幫保時捷,搞定項目中的關鍵問題要困難很多。但後者願意花上每天幾萬塊的價格購買諮詢培訓服務,還毫不吃力:人家是高效的賺錢機器。而做前者,恐怕每天500你都覺得多。還別說我保時捷這類的公司,客戶聰明又友好,還會反過來鼓勵我,我還能從他們那裡學到很多東西。

能力這東西和金錢一樣,也是分為屌絲和高帥富的。現實就是如此:如果你是屌絲,恐怕很難得到高質量的個性化服務;而如果你是高富帥,那麼就有不少的選擇。

這種個性化服務,不一定是直接的金錢交流。而是當你能力上去之後,本身就有了交換的資本。例如我的溝通和分析能力一流,能夠幫別人理清一些他們自己都沒搞清楚的問題,並且有效的表達。反過來,當我向其他人求助,例如「你們行業到底怎麼樣啊」,一些牛逼的人也願意耐心的坐下來,跟我聊聊,回答一些哪怕看上去很愚蠢的問題。雖然他們很忙。

回到職業諮詢的問題,我參加過收費的職業諮詢,但我覺得最好的建議,都是免費的,來自一些很牛逼的人。

回到前面的一些來信:

  • 「造價這個行業好嗎,好在哪」
  • 「國際物流這個領域的前景你怎麼看呢」
  • 「您覺得公關行業發展趨勢如何呢」

親,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干這個行業的。你應該找到行業里那些牛逼的人去問啊。在Aorqu上面發個問題,然後邀請相關的人回答,也比問我好。

當然,你現在跟他們很難有交集。即使你遇到了這樣的人,我很懷疑你能夠得到多少東西。一方面是人家不大願意理你,另外你的提問和消化能力也很弱。

前面談到,當你本身能力、意願很弱的時候,幫助你的成本很高,而且效果常常不佳,自然有經驗的人就會逃掉。讓我們換另外一個角度,例如上面的案例,那位寫了幾千字郵件,向我諮詢職業問題的人,當我讀到她的郵件,就感覺「這個人有前途」:有熱情(從頭去做公益項目)、有能力(別的不說,幾千字寫的條理清楚重點突出易於理解,就很少有人做到)。

對於一個有熱情有能力有前途的人,說不準將來人家還會幫我一把呢,也說不準還有共事的可能呢?這年頭找個好的人真不容易。從功利性的投資回報角度,這事也值得考慮去做。反過來你什麼都沒做過,甚至有些人連自己的問題都些不清楚,也就沒多少「投資價值」。

能力弱的人常常還有個問題:依賴性強。以前有學生讓我幫忙推薦工作,我看了簡歷覺得寫的很爛。於是大概說了幾條建議修改的地方。然後對方回復我:「請幫我修改一下吧」。暈,我們的關系沒好到那種程度吧。

我相信對方並不是有意的,而是根本沒有意識到問題在哪裡。這里有更深層的原因,那就是如果你自己沒有努力的做過事情,你很難理解把一件事情做好背後的艱辛。不就是改改簡歷嗎?你知道要真正搞好一份簡歷,需要對你的經歷進行挖掘,調研目標僱主的需求,一步一步的展開,一次次的修正嗎?你知道這要死掉多少腦細胞嗎?

鑒於這種情況,即使別人給了你很大的幫助,恐怕你完全不以為然,那麼也就談不上真正的感謝與欣賞。人都不傻,可以在一個地方摔倒,但不可以在同一個地方重複摔倒。

例如在大學生如何選擇人生第一份工作里,我發現這樣一條留言:

徐老師,看完這篇文章受益匪淺,非常感謝分享。其次,我也看完了專欄內的其他文章,很有價值,但是重複率有些偏高,引導別人上你課的推銷成份也不少,當然作為培訓諮詢師,可以理解。希望能看到更多更閃光的思想來幫助我們這些處於迷茫期的大學生,我會繼續關注您。

我知道對方沒任何惡意,但拜託:「引導別人上你課的推銷成份也不少,當然作為培訓諮詢師,可以理解」。

理解個頭,要說做諮詢,給高帥富公司做又輕松又可以賺錢,營銷起來也輕松。對沒多少支付能力的學生,我花這么多時間是就是為了推銷自己的課程?你看了我的所有專欄,你知道寫一篇「大學生如何選擇人生第一份工作」這篇的文章,要經過多少的經歷才能夠成形嗎?自己沒有全力以赴的去做過事情的人,總是容易低估高質量工作背後的努力。

這就像現在移動網際網路風行,於是會有人找到我說,有個這樣那樣牛逼的想法,就差一個…..一個寫代碼的了。你看,能不能幫我們做出來(呃,我是微軟出來的)。這種人我通常直接砍死,當然很委婉:「哎呀,移動網際網路這塊我不懂啊」、「抱歉,我離開技術行業很久了。」現實是什麼呢?現實是,他們有了醋,就差一條蒸魚了。這種人教育起來白費時間,得罪也沒必要,直接閃掉是最好的辦法。

要想得到他人的幫助,你要學會去認識、欣賞、感謝人們給你帶來的價值。

在微軟的時候,有一次,大老闆提醒我說:「你多向***學學。」 ***是其他部門的同事,客戶關系方面很有經驗,而且…他還是一流的培訓師。

恩,於是我隔段時間就跑到他那裡,聊聊(當然要看人家沒啥忙事)。例如:「***,最近怎麼樣啊。上次我被老大批了,要我跟你多學啊。」

當然對方會謙虛兩句。

然後我就開始問問題:「您一般是怎麼跟客戶維持關系的呢,都做些什麼呢?」他就會給我看他的郵件,都是怎麼寫的,為什麼要這樣寫。

瓦舍,發現亮點了。於是我就咚咚咚的跑回去,然後用這些方法,開始幹活。感覺不錯,於是我會給他反饋:「上次你告訴我blalalbab…很有用…我用它balbalbalba…….今天客戶明顯很開心…….」

給反饋,這是一定要做的事情。你去請教了別人,人家自然希望看到有好的結果。這樣才更願意幫你。否則什麼消息都沒有,你下次又去…久而久之對方覺得,好像你也沒有真正重視嘛,告訴你也是白搭,自然冷了。

一方面是讓對方看到,他的幫助,真正產生了效果。另外,也要感謝。比如請吃飯。而且,吃飯的時候,你還可以學更多的。我發現請高手吃飯是性價比最高的培訓投資。

贊揚…除了私下的誇獎,有些時候,還要公開的、大聲的說出來。比如這個,是我發到自己部落格上的:

====

遊盪到***那裡,討教關於Account Management的經驗。 聽得滿眼發光,回來迅速瞬間總結了7點心得。不過總結出來後發現,好像每一條的道理,自己都是知道的。但是差距怎麼就這么大呢。 就像同樣是白鶴亮翅野馬分鬃,招式也沒啥特別的;張三豐使出來,就截然不同了。

====

人都喜歡被肯定。別人的確真實的幫助了你,為什麼不能給出你的感受呢?當然,怎麼說出來讓人心曠神怡,這也是技術的。哥花了不少時間,研究這個問題。

讓人願意幫助你,也是實打實的能力。我的職業生涯,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一方面是因為他們的善意,但我也敢說,換了絕大多數人,即使把同樣牛逼的人放到你面前,人家幫助你的意願,和實際的效果,會小很多,甚至別人可能就直接消失了。

回到「不懂如何欣賞、感謝他人」的問題,其實我覺得這事深入下去,要比表面嚴重很多。不僅僅是禮貌或者人際關系,而是很多人缺乏清晰的認識,看不出事情的價值所在。例如看了我的所有專欄,得出的心得就是「引導別人上你課的推銷成份也不少」,只能說咱們不來電。

所謂士為知己者死,青樓女子偶爾也會免費的接個客,牛逼的人也會偶爾無償而且賣力的幫助人,但你總要學會欣賞和感謝吧。

回到前面的幾封來信,前面談到這些屬於「廉價的問題」,就是只有問題,沒有你做過什麼,從哪些方向去解決它,效果如何。

這類問題除了讓我覺得對方本身就動機不強,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很難有針對性的給出建議,因為缺乏足夠的背景資訊。因此,即使要回答,也就只能泛泛的回答。

舉個例子,關於「我現在從事著「會議營銷」這個行業。這個行業您知道,銷售的產品都是沒什麼大的價值的東西,在這家公司呢,感覺也能學到東西,但就是缺乏資源上的積累,您說我該繼續堅持下去嗎?」

嗯,如果你還不容易逮住了一個內行,這樣問通常的後果就是:

  • 第一:做銷售應該去做那些高價值的產品,更有前途。
  • 第二:無論在哪裡,盡量的從現有的工作中學習,積攢自己的能力。
  • 第三:建議你外面看一下,有沒有更好的機會,有的話可以考慮。

怎麼樣,高端大氣上檔次把?

你浪費了自己的機會,以及別人的時間。

以前參加公益活動,就經常發現這樣的現象:那些行業里很牛逼的人,被學生追著問諸如「投資銀行業怎麼樣啊」之類的寬泛問題。最後的結果是:牛人覺得「哎呀,好像我沒有真正的發揮自己的價值嗎,浪費了時間」,學生覺得「這人不怎麼樣嘛,說的我都知道」。於是雙方都士氣低落。

參考內容:倒追關系學學習資源匯總 – Aorqu專欄


我和你:

我以前也有這種想法,好巧,並且我冒險的去試了一下。

曾經我一張火車票到北京,為什麼到北京呢?因為算命的說我得貴人在北京,我會遇到他在北京飛黃騰達,我每天在大街上溜達,我想遇見一個人,傳說中的貴人,我希望他可以把他所學的都交給我,恩,我很幸運的找到了他,坐在奔馳車里,打開車門曬著太陽看著報紙,一身筆直帥氣的西裝,一雙閃閃發亮的黑皮鞋,恩,這就是我想成為的人,我徘徊好久,鼓起勇氣上前告訴他,我想跟你學東西,學賺錢,能把你會的都交給我嗎?我會好好報答你的。他疑惑的看了我幾眼,就是像看神經病一樣的的眼神,然後不耐煩的問我:你拿什麼報答我?我為什麼要教你?我呆住了,支支吾吾的說:我跟你干,不要工資,以後有錢了我就報答你。他笑笑回答我說:對不起,可這些我都不需要。他淡定的看著我,我的窘迫,我的自卑,我的不知所措,我的狼狽不堪,都顯示出我是一個失敗者,我和他相差的太多太遠,然後我低下頭像一條狗一樣匆匆離開了。這件是真事,是屬於我年少輕狂犯得傻。

這幾年,再回想,那時真是幼稚,魯莽,天真,傻的可以,那時主動我人生的一句話是想做什麼現在就去做,可我沒想人家憑什麼要教自己東西,他沒有那個義務來教我,是我打擾了他,我想學只是我的一廂情願,我有沒有那個能力或資格去學。現在我明白很多,想學什麼還是現在,但更多的是要靠自己,自己為之付出時間,金錢,或許還有要捨棄一些東西比如自由,如果想讓別人教你,你就得有別人想要的的東西,你用什麼去換別人所學的東西,他願意換才可以。等價交換永遠是社會的主導,什麼事不是你想就可以的,你得擁有自己的價值,一些事才會變得容易起來。而我現在正走在容易的路上,我已經走了5年之久,雖然我還是沒有成為我想成為的人,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沒有完全學到自己想學的所有,可我知道我一直在路上,並且離陽光越來越近,因為我的每一步都走的很穩很踏實,現在有沒有貴人對我來說並沒有那麼重要,想學什麼就自己去摸索,去探險,去努力,終究我會學到很多,我也會學的很好,我慶幸自己還有很多很多時間去學,就是現在到以後,有人指點當然好,沒有的話只有我們自己了。我想終究有一天我會再鼓起勇氣說:「嗨,我們做個朋友吧,你最近是不是想學檯球(廚藝,法律,計算機,英語),我可以教你啊。最後再問一句:「那麼你可以教我怎麼跳探戈嗎?」加油,熱血的少年,願我們都能成為更好的自己。


匿名用戶:

前段時間看了一部電影《師父》,講的是一個北上的詠春拳師,為了在天津有的一毫立足之地,因為自己不方便出面,用了一年多時間教出一個徒弟去踢館,分分鐘秒殺那些練武了好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武士。裡面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句話「你知道為什麼中國功夫越來越差嗎?因為都不教真!」

而在我們的生活中,亦有些人如此——不教真。一些賣唱的人(不是郭德綱)為了避免徒兒另立門戶,往往都是留了幾手。而以前,一些醫葯鋪的老闆也是往往在臨終前,才告訴徒兒,你每次抓藥少了一味葯材,所以效果比較差。前者可能是技藝失傳,後者一定程度上給中醫抹了黑。

諸此種種,不勝枚舉。那麼,怎樣才能夠讓「師傅」教自己更多呢?我也大概講講我的一些想法。

1.提供強者視角

人天生就有利他的基因。社會生物學的觀點認為,利他是動物以個體的”自我犧牲”換取物種存在和延續的一種本能。動物行為的本質是為了基因的延續,如果利他能夠使種族得到更好的保存,我們往往會選擇犧牲自己的利益而滿足他人。

就像發生火災的時候,為了讓種族更好的延續,螞蟻往往會自發的形成一個球形滾出火災現場。犧牲了一部分,存活另一部分。而人類也有這樣的機制,為了讓跟自己相似的基因更好的生存,他們也會選擇利他。

那麼,怎樣激活利他呢?較為簡單的辦法是提供強者視角,我們對社會中的人,尤其是對老弱病殘,會天生產生他們需要幫助的心理。多給對方一些「猴賽雷」的贊美,同時多向他們請教一些問題,讓對方獲得更多的成就感,這樣你就較為容易獲得對方更多的真誠的幫助。

社會心理學有過一個實驗證明,曾經幫助過我們的,比那些我們幫助過的人,更可能幫助自己。實際上原因也在於此——他對你曾經的幫助,潛意識將你劃分為弱者,也獲得了成就感,進而更樂意幫助你。

2.突出對方的價值

一次成往往可能背後有很多的人的幫助,而我們一定要將他們的貢獻更為個體化。我們可以會非常廣泛的說「我的成功背後有非常多的人的幫助,謝謝他們。」這類的話。但是,他不能夠突出個體的價值,進而讓他們產生一種惰化心理——竟然連我的名字都沒說。

而人對自我是非常看重的,心理學實驗證明,我們在非常嘈雜的環境中,往往最能夠聽到的是隱約有人在叫我們的名字(雞尾酒效應)。所以,在表示感謝的時候,盡可能將每個幫助過我們的個體突出表達, 強化他們的個人價值感。

3.誠意與決心

誠意與決心非常重要。一是一些人願意去幫助別人,但是只想幫助那些有毅力的人,因為真功夫往往不能缺少毅力。他們喜歡通不斷地拒絕去考驗別人,當發現對方擁有這樣的品質,也就開始教我們。最為著名的例子就是三顧茅廬。也只有這樣的考驗,才能夠讓人家看到你的價值。

另一方面則是,人拒絕別人是需要意志能量的,所以,一些人能夠追到女朋友也是這個原因——一個人往往很難連續拒絕別人兩次。而不斷地拒絕,那麼就需要對方有足夠的強大的內心。著名的水門事件發生就是如此,因為計劃者對決策者的多次建議,最後礙於一直拒絕計劃者產生的壓力而服從。所以,如果想要讓對方傳授我們更多,誠意與決心是非常重要的。

4.讓互惠實體化

在長期的社會影響下,我們的思維是傾向於「貴就是好,重就是重要」。前幾年的「中秋月餅熱」,人們往往喜歡將小小的月餅包裝地很重很大。這就會讓對方產生你很重視他的感覺。一些人可能在支付寶花個幾千塊都不眨眼,但是如果是去市場買菜的時候,拿到紙幣的時候有人會覺得很貴,甚至有點心疼,實際上就是紙幣的實體化作用。

我們喜歡高估了實物的價值,低估了虛擬產品的價值。最為明顯的就是,有的人還抱著網上的知識不值錢的想法,因為網路文字它本身就是虛擬化,讓我們感受不到「重」。那些想著給女孩子沖Q幣遊戲幣虜獲其芳心的國小生,往往也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所以,如果想要通過互惠的模式去讓別人更加樂意幫助你,盡可能將自己互惠的物品更重更實體。即使他的價值並不比虛擬物品高。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很多讓別人更願意為我們付出的方法,歡迎在評論區討論。


Aorqu用戶:

我把評論區里叫價4萬的朋友都置頂了……

————正文分界線————

我前女友是做翡翠生意的。

說起翡翠,接觸過的朋友都知道,它們的價格並不透明,甚至價值都沒有一個清晰的衡量標准,所以在商談一件翡翠的生意時,進退博弈稍松稍緊,價格的出入就大至幾十萬,小的也有萬把幾千。

而這些出入,都在賣方的可接受範圍內。比如一件翡翠進價20萬,標價40萬出售,顧客議價30萬,最後成交的是30萬還是35萬,說實話對我女友沒什麼差別,重要的是能夠成交就好。

我說這些,是介紹一個背景,就是關於翡翠的議價,是資訊相當不對稱的。然後,騷操作就來了——

還是那個翡翠,進價20萬,標價40萬。來了一個顧客,一開口就說,4萬賣不賣?

我女友微微一笑,太低了,怎麼也得15萬呀!

我事後驚訝的問她,比進價還低?賣給他不就虧了?

我女友笑著說,放心,他不會買的,他根本不識貨。說15萬,他還會還價5萬。然後我就算說10萬,他還會說6萬。等我玩兒夠了,就不再降價,然後他就會走開。說到底,他只是想佔便宜,但他連什麼是便宜都不知道,只剩貪心不足。

我問,那如果他說,好!15萬我買了呢?

我女友一臉嚴肅地回答我,那就是我不識貨,該賠5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這世上不乏有人(會因為各種因緣際會)心甘情願把所知所學無償告訴我們,但大多數時候,是我們自己不識貨。

如果你想佔便宜,至少得知道什麼是便宜。


Aorqu用戶:
世界觀,然後人生觀,然後價值觀,然後方法論,然後方法,然後應用,然後技術,然後竅門。

用人話說,就是道、術、技、巧。

這裡邊最低級的是巧,最需要敝帚自珍的也是巧。因為巧的層次最低,就是一些小tips,很容易被人學去。一旦學去,自己與對方就再無任何不同。例如,Hashmap的幾種用法這種,例如玩兒奇蹟卡大巴這種。

真正成為技的東西,至少要手把手教上幾個月。技是大量實踐的總結,是最核心的那一部分知識、工作能力和工作步驟。例如,Java語法,這就是技。

術是指技的設計,也即,技是如何產生的。一般來說,在公司,術是指方法,例如金字塔原理,MECE,演繹法,歸納法,這都是方法。例如代碼的設計,這就是術。這種東西想學會至少要幾年的時間慢慢改造思維習慣。

道,是指方法論,或者說,方法的設計和使用原則。例如,技術選型,技術規范,這一類內容。這些東西需要十年以上的經驗積累。

有些答主號稱「冷冰冰的現實」,靠自己的研究來比過對方,所舉的例子也不過就是巧而已。套路都差不多,一個人與另一個人的差別只不過就是願不願意花時間去研究。這種東西師父教給了徒弟,徒弟馬上就能上手干翻師父。所以這個層次的竅門是最不值錢的,無非是撈快錢。例如當年WOW的尊嚴賊,暗黑三里秘術師的毒蛇,一個補丁就沒了。

技這個東西,想學就不容易了。以前不是干程序猿的,現在來干程序猿,主要面對的就是技的學習,然後一般都停留在術這里,再無寸進。只有剛畢業的菜鳥才會學了一些小竅門就洋洋得意。

我帶團隊恨不得把每個人都培養成我,傾囊相授是一定的。在教的過程中就會發現,技好學,術難懂,道不通。

哦,我說這個也是幫助大家對知識和技能分個層次,很多時候大家覺得雞湯沒用是因為它在講道,而你用不上;還有的時候,我覺得雞湯沒用,是因為它脫離了道,在講一些非常基本的巧。


ze ran:

我帶新人,向來是毫無保留。不僅是我,大多數的程序員都是這樣。

因為他越早上手,越厲害,我就越輕松;相反,越笨蛋,越無知,我就越麻煩,幫著收拾殘局,打補丁,還要給老闆解釋,新人怎麼還是上不了手。

簡而言之,我能從他的成長中受益。

想別人心甘情願地教你,就要琢磨琢磨,如何讓對方從你的成長中受益。

共贏,才是真的贏。單方面的付出,從不會長久。

不僅是學習,與人相處時的很多事都是這樣。


許之一:

謝邀,說一個我自己經常用,而且親測效果非常不錯的方法吧——在問別人問題之前,如果你期望從他那裡得到一個質量很高的答案,記得先給他發一個紅包。

這個「別人」可以是任意一位你覺得可能給你提供好答案的「被請教者」,包括但不限於你的師兄師姐,同行前輩,不算太熟的朋友,乃至於不經常走動的親戚……

這個「紅包」的金額可大可小,視對方的牛逼程度,你期望獲得的答案的詳細程度,以及你問題的復雜程度而定。我一般就發8.88,18.88或者66.66的。

大家都知道的,嚴格意義上來說,這個世界上除了你爸媽,以及傳說中的「真愛」以外,是不會有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無條件地好的。無論是老師教學生,前輩帶後輩,學長幫學妹……背後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利益關系存在,不會是無緣無故的。成年人之間的交流很多時候遵循的是一個叫做「利益交換」的原則。如果你能給對方一些價值,對方往往也就不會吝惜向你分享他的一些價值。

放到這個問題上就是:「如果你能先向被請教者證明你有向他提供價值的意向與能力,那麼他心甘情願把所學教給你的概率就會大很多。」——在問問題之前先給對方發一個紅包,至少可以透露出以下三個方面的資訊:1.我是有價值的(盡管目前你能看到的只是我的一個紅包)。2.我是知恩圖報的(盡管目前我只能給你提供一個紅包)。3.你得有所回報(收錢辦事是一種職業道德)。就算對方真的沒給出什麼好答案,你其實也沒損失什麼;而一旦對方給出了一個好答案,你其實也就賺大了。

在2016年,我靠這個方法從幾個學長學姐那裡先後獲得了騰訊,百度和京東的秋招內推資格;從一個當時關系還不太熟的朋友那裡拿到了一套超詳細版的人際交往課內部資料;從幾個行業前輩那裡聽了一大堆受益匪淺的關於人生選擇方面的建議;以及n個真正獨家的實習內推資訊……比起那些請教問題時連「請」字都不用的朋友,偶爾遇到幾個會給我事先或者事後發紅包的師弟師妹,我往往也願意給他們講更多的東西。

你看,讓別人心甘情願地把他所學教給我,有時候不就是一個紅包的事嘛。


王鹽:

有恩必報,有債必償。

不管大事小事,都要恪守不渝。

持之以恆的堅持下去,建立自己的名聲,別人就會願意「投資」你了。


Aorqu用戶:
實名反對那些說沒有給對方相對應回報的答案。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得讓對方覺得你確實發自內心的想學,而不是一時興起。

說兩件真事。

前段時間有個妹子給我發私信說看了我的圖集想向我學插畫和英文書法,一開始我是拒絕的,因為覺得自己還處於摸索階段怕誤人子弟。但經不住她的軟磨硬泡下我讓她加了我的QQ。
然後就有了以下的對話:

對!!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自始至終我都沒收到過她的作業!!

對於這種嘴上說說三分鐘熱度的人,我只想說,不強求!

——————————————————————————————————————————————————————————————

同一時期我在學習阿語。
正所謂三百年阿拉伯語。剛好認識一個摩洛哥的朋友。知道我在學阿語便開始從字母表開始一個個糾正我的發音,並且用最淺顯易懂的方式教我。
這里要說的是,他的母語是阿語和法語,我們經常得一邊用著翻譯軟體一邊交流。

部分對話截圖如下:

———————————————————————————————————————————————————————————————

這些是我手機里學習技能的部分app.

這些是當時練習英文書法的部分草稿

我想說的是,態度決定一切。

雖說時間寶貴。

但你若真心想學,我必傾囊相授。

但是,請拿出想學習的態度好不好啦!!!


楊大懶人:

首先,這個掌握知識技能的人必須是一個坦誠、實在、大氣、思維開放、不重財利的人;而這種人在人群中是少數

其次,如果你有幸遇到了這種前輩;你自己還需要做到誠心同時特別有天賦、學東西特別快,讓教你的人有成就感

總之教與學的雙方都要滿足一些必要條件,缺一不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