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別人心甘情願地把他所學的教給我?

問題描述:長這么大 發現人們對自己所了解 所學的東西都會藏著掖著 坦誠相教的人很少 所以問題 來了 如何才能打破最後一道防線 讓別人願意把他掌握的東西教給自己 這個問題有些自私 但也是我們成長過程中一定會遇到的麻煩 我們都懂得 有個領進行的人是多麼重要 縱覽兩年前的措辭,發現言語間功利的味道太重,就像一個人銅臭味味兒太重一樣,會讓觀者輕則別扭,重則厭惡。其實,身邊願意將自己的學識相授與人的並不在少數,死活不肯教授的倒…
, , ,
簡叔:

付費


安拉大神:

恭維


掰漫:

交學費


拾年:

題主這描述有點」楊康「的味道。如果真想這么做,先得把自己變成」郭靖「。

只是郭靖絕不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即使問這樣的問題,郭靖也絕不會用這樣的描述和用語。

郭靖不會想:我該怎麼樣從別人那裡得到好處?更遑論」心甘情願「。

也只有不想從別人那裡拿到好處的人,碰到合適的(就是那些本該/本願意幫助你的人),別人也才願意幫助ta,或是放心給他。

還是用那句話解決:恪守良知,我心光明。

你覺得你去向對方尋求或獲取幫助是合適的,那麼就大大方方明明白白去向別人說明情況。而別人是否願意或怎麼樣,那是別人的事情。但我自己的認知來看,只要自己真正認為是」應該的事情「(應該不等於所謂的客觀和正確),別人給予回饋或幫助是有的,甚至會超出你原先期待的高度。

當然你並不能因為想到了這第二層,就故作郭靖。只有先拋棄掉「不光明的念想」,才可以得到好的東西。


Attorney喬:

交學費


談無語:

我來講個楊朱的故事,就是那個「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為之」的「楊朱」,楊朱是道家學派的哲人,《列子》記載過一個楊朱求教於老子的故事:

楊朱向南到沛地,老聃西遊到秦地。楊朱抄郊野的小路,至梁地遇到了老子。老子在半路上仰天長嘆道:「起初我以為你是可以教導的,現在看來不可教導了。」楊朱沒吭聲。到了旅舍,楊朱給老子送上洗臉水、漱口水、毛巾和梳子,把鞋子脫在門外,跪著走到老子面前,說:「剛才您老人家仰天長嘆道:『起初我以為你是可以教導的,現在看來不可教導了。』學生想請教您原因,但路上您沒有空,所以不敢問。現在您有空了,請問我哪裡做錯了。」老子說:「你神態傲慢,誰還願意和你相處呢?最潔白的東西好像十分黑暗,最道德的人好像有所不足。」楊朱立刻變得十分恭敬地說:「敬聽教誨了。」楊朱往沛地去,走到旅舍的時候,主人十分客氣地迎接他進房間,老闆安排坐席,老闆娘拿來毛巾和梳子,旅舍的客人讓出了坐席,在灶前烤火的人讓出了灶門。當他從沛地回來的時候,旅舍的客人們已不再拘束,同他爭搶坐席了。

想求教於賢者,楊朱的態度大概是必須的。


微林sergio:

給錢


Aorqu用戶:
實名反對最高票答案,也是被這種邏輯逗笑了。
要是有人真信了這個理論,就老么實兒的停留在自己的水準線上吧。
答非所問不說,邏輯也基本上是雞湯那一套。

我生活中所見過真正有水準的人,從不擔心自己被人偷師。他的本事,是由經年累月的勤學苦練而來,哪有那麼容易被人學去?

這大概說的都是一些技能類的工作吧,沒錯很多工作是需要靠日復一日的積累出來的,但很多時候決定成敗的並非學識,而是你所說的「竅門」。
且不說成敗與否,有些「竅門」,教給你,可能就能少練幾十年,甚至能夠吃一輩子。
少了這個「竅門」,可能你就一輩子卡在中下游的水準,一輩子平庸度日。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魔術界,每個點子都可能決定你一輩子的成就,人家憑什麼就不會藏著。
你去看大衛、劉謙,問問人家要學魔術,看人家教不教你,哦,也許他們算不上有水準呢

再說容不容易學這個問題,且不說容不容易的問題,很多時候人家根本就不用學,否則那就不會有什麼盜論文、騙方案、抄襲之說了吧,有些東西你公開以後,分分鐘就是被山寨的節奏,要是都覺得哦都是我的經驗你學不會的,那要智慧產權搞飛機啊。

如果有人工作時藏頭露尾,成天忌憚著被人偷師,那此人的水準通常高不到哪去,至多也就比你多知道幾個竅門而已。與其挖空心思去撬他的金口,不如自己潛心鑽研,從整體水準上超越之。

然後是這個,我都不想再吐槽了。真正有水準的大師,很多技巧都是不會輕易示人的,而正是這些你瞧不起的技巧或者說「竅門」,決定了大師是大師。要是人人都能自己潛心鑽研,然後整體超越,那就不會有什麼大師和門徒的區別了好吧。

任何一門技術或者知識,沒有引路人,要麼以千百次的失敗去實驗出來,要麼花費大量的時間去摸索研究,並且,不是少有的天賦毅力,並不能成為開創者
吐槽完畢,下面是正題,很短,就三點,要讓別人把自己所學心甘情願的教給你,你需要:
1、體現你的資質,所謂資質,就是基於你要學習的這個東西所具備的必要貭素,越是牛逼的人對資質越是看重,因為可以事倍功半。當然你也可以說那些什麼勵志電視劇里都是笨蛋最後學得了最好的武功啊,信電視劇你就完蛋了,還不如找到適合自己資質的老師。
2、體現你的誠意,所謂誠意,就是基於你要學習這個東西,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時間、精力、肉體的痛苦、精神的煎熬,意即你有多大的毅力去完成學習。當然,金錢也是一種代價,盡管現在很少有「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情形,但這是你的誠意問題。如果你資質特別好,老師不求回報,那當然更好了
3、保持謙遜和練習,記住,你的目的是學習,不是獲勝,學會了一樣,還有那麼多樣等著你,永遠不要懈怠。練習也是必不可少的,大多數技能都需要練習去鞏固關鍵的「技巧和竅門」。有了這兩樣你才能保證學到的東西變成你自己的

記住,現在這個社會,沒有人有義務來教你,對於那些願意拿出時間精力把自己所學所知告訴你的人,一定要好好珍惜。


第一大宗師:

比如說佛教這個騙人的東西,還得斷臂求法。儒學這個愚昧的東西,還得程門立雪。

至於世上的真東西,都是自己悟出的,哪有什麼老師?自己偷懶,不努力,悟不出東西,就想方設法不勞而獲,這樣的人品質就有問題。

可以看看《師父》,自古以來,弟子都殺師。沒有一個例外。葉問教詠春拳,徒弟就罵葉準是個菜鳥。就是變相殺師。

馬俊仁、趙本山、郭德綱,被弟子折磨的夠慘不?哪有一個報恩的?師父也不需要報什麼恩。

這師父也不傻,為什麼要教你?傳兒不傳女,女兒都不傳。除非你能給師父立功,為門派發展做出貢獻,到有可能得到一些指點。

反過來說,技術的傳授,都是師父找徒弟。主動傳,逼著學,南海鱷魚遇到段譽就是這個心裡,師父真的是任徒弟打罵。

只要尋找到切入點,得到指點也不難。


Janus張:

方法論

自己在問別人問題前,一定會做幾件事:
1.百度/Aorqu一下,看看有沒有類似的問題和經驗;
2.上官網/相關論壇搜一下,比如實習、保研、各類考試一般都有專門的論壇和經驗帖;
3.在微信/微博試著搜一下相關文章。

大部分問題經過以上三步基本就解決了,實在解決不了,再去問別人的時候,說說自己已經知道的一些東西,讓對方知道你已經做過功課,但還是不明白,迫不得已才來問,至少已經加了個同情分,伸手黨應該沒人喜歡。

確定自己實在無法解決,簡明扼要地詢問下可能知道答案的人,如有需要,簡單說下自己的情況;如果問題較多,一般會約出來請吃頓飯,或者隔段時間再問(這時還要看下關系遠近,處理方式自然很不相同。。。關系較遠的可能會發個微信紅包之類,朋友之間當然隨意得多),同時注意語氣和禮貌。

搞定。
———————————–
個人經驗

被人問問題,只要幾句話能講清的,也是很樂意答覆的。一路走過來,受到無數人的幫助,能力所能及地分享一些,自然也是件樂事。畢竟能幫助別人,對個人來說,也很有成就感和幸福感。深知有的資訊是有壁壘的,其他途徑很難找到。

舉幾個自覺令人很無語的栗子:
(emmm… 不針對誰,請勿對號入座)
1.百度一下,或者上官網稍微花點時間就能搜到答案的問題;
2.如何學好英語?如何練好口語?如何學ACCA?… 這種太寬泛的問題,三言兩語能講的清?更別提我也不知道你的水準和情況。
3.曾經有個學妹,斷斷續續追問了一個下午,真的會把所有耐心磨完;
4.曾經在微博上被人問一道題,因為沒帶書在身上,準備過幾個小時再想想。之後,打開微博,「回答一下會死啊?給自己積點德不好么?」……
5.微信發句 在么?然後半天沒下文。
微信這種並不是即時通訊,有事直接留言不就好了,並不是每個人都想和你聊天。。。更何況對方可能會擔心你會不會特別麻煩他從而不太想搭理你,也許你只是有件小事。
6.我從小巴拉巴拉…,但我家人覺得巴拉巴拉…,我又想巴拉巴拉…,你覺得我該怎麼做?天啊,我跟你真的不熟啊,人生決定自己做不好么?即便是想要個參考,我想如今的網際網路,已經足夠提供能讓你下判斷的資訊。別人擔不起替你做決定的責任啊。

———————————
一點想法

有幾種情況會讓人願意花大時間傾其所學:
我喜歡你(愛情);
我們是親戚朋友(感情,關系;其實校友老鄉等等都屬於關系的範疇,但關系有遠近,問題有分寸);
今天我給你一個橘子,也許明天你能給我一個蘋果(價值交換,人脈);
經歷相似,或者你想知道的確實很難從別的途徑獲得;
錢。

時間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最寶貴的東西。

如果你無法提供上述幾種東西給對方,那就不要太耽誤對方的時間,我想,舉手之勞大部分人還是願意做的。

習慣性地向他人求助是一種最大的惰性,大部分困境中,能依託的是自我內心的能量。


朝吟暮語:

去年請一位Aorquer教B-box,問他一節課多少錢,然後直接交了一周的費用。

他教得非常用心,一對一看著我練習發音,對口型。雖然我最終也只堅持了一個月,但是很感謝他的教學態度。

所以留個思考題:題主覺得人家願意誠心相授的原因是什麼?


冰鎮火龍果:

我最近曾有機會和一位在職業和事業方面做著非常出色事情的朋友坐了會兒。他陪我做下來,一步步分析了我當前的經營運作,並幫助我規劃出了讓事情發展到下一階段的戰略。

我們最後談了一個多小時,而且這次聊天的成果是一個切實可行的計劃,針對接下來十二個月里重新定義我的戰略和思維模式。很難說這次對話將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但我很樂觀——上一次我和這個人進行了一次認真的聊天,那導致了「Learning on Steroids」的創立【Scott的一項收費課程,意譯大約是「像打了興奮劑一樣學習」】,而那最終拯救了我的業務並且使我得以成為一名全職作家。

這個人無比的忙,並為他的時間收取高額費用。我認識的大多數人為了得到這種量身定製的建議簡直願意殺人,但他們很可能不會得到。

導師很重要,因為大多數知識難以被寫下來
我是幸運的。這個人在我業務的關鍵方面予我指導,但我曾有幾十個其他的導師,他們都給過我難以置信的建議。這些人在他們授予的建議方面是世界一流的。如果我為之付款,那我很可能要付每小時數千美元。然而我免費得到了這些建議。

導師指導無比重要,它能為你從學習曲線上免去數年工夫。盡管我是自學的忠實擁躉,但大多數的知識是無法從書本或學校獲得的。取而代之的是,它們由有經驗的人們默默地掌握著。這一點在商業,科學,藝術或體育領域都同樣千真萬確。要把大量的知識寫下來真的就是很難。

為什麼導師難以覓得?
不幸的是,比起讀書或者去學校,導師的指導要難以獲取得多。書本和學校並非總是免費的,但它們至多要求付費。大多數的導師甚至根本不會為了金錢工作,所以他們必須要喜歡你並且想要看到你成功,才會為你花時間。

我每天從那些想要我給出建議的人們那裡收到幾十封郵件。不幸的是,我通常在一個人身上不能話超過10-15秒的時間,有時更少。給出建議不光佔用時間,它還耗費感情——特別是有的收件人是匿名的而且不回復。

這意味著我不喜歡指導他人嗎?根本不是。我喜歡幫助人們成功,不管是開啟一個部落格或是學習新事物。得以看到某人應用了你的建議並成長是種難以置信的體驗。我並不需要從這樣的關系中獲得私人的收益就很享受這種體驗。只是幫助某人本身就是富於回報的。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多人都混淆了的地方。大部分潛在的導師並沒有在尋找學院,而且他們在主動地屏蔽掉大多數想要他們時間和精力的人。但是,那不意味著你需要向他們提供某種有利的東西作為交易來得到他們的時間。我並沒有在尋找可以幫我做廉價勞力的學院,而且我的導師里也並沒有任何一個是我付出了某種直白的交換條件安排才得到他們建議的。

盡一切努力,如果你擁有某個有價值的東西可以提供給一個潛在的導師——那就做吧。如果你是個世界級的藝術家,並想要幫助他們設計某個東西,只管去。如果你是個棒極了的程序員,並能夠為他們打造一個快捷小插件,那就做一個。但這種形式的交易關系不過是一隻腳邁進門檻,要說它有什麼其他意義都是誤導。對於導師們來說真正的收益是能夠看到你成長。

人們在尋找導師時,都搞砸了什麼事
有三件主要的事是人們在尋找導師時會搞砸的:

1. 他們要求了過分多的時間和精力
2. 他們是輸家,而不是贏家
3. 他們尋求的是地位上的人脈關系,而不是實際的建議。

這些事中的每一個都是個殺手。如果你能解決他們,你會發現獲得潛在的導師要容易得多,即使你沒有某種隱藏的才能可以讓你令他們直接受益。

1)要求過分多的時間和精力
導師/學員 關系表現出很多種類型。我有那些幾乎每周都會與之談話的人,有時一次好幾個小時。其他人我只是每隔幾年進行簡短的電子郵件討論。並沒有什麼默認模版。

當你開始嘗試接觸某個你認為是潛在導師的人,你需要極為周到地為他們的時間考慮。默認的反應將會是忽略你或者把你刷掉,所以抱有那種每周指導電話的期望是不現實也不禮貌的。

我覺得大多數的導師在尋求的是一種行動相對建議的高比率。意思是,你實實在在地走出去並且遵從他們的建議,以一種大大超出他們所給予你的時間的比率。

如果你問我對於自學計算機科學的建議,我給了一條一句話回復,指引你去看我關於MIT挑戰要上哪些課程的文章,並且你真的去做了,我會更願意和你用Skype【微軟出品的IM軟體,相當於QQ】簡短地聯系並建議下一步驟。

如果你問我建立一個受歡迎的部落格最好的方式什麼什麼,而我告訴了你先去寫100篇文章,你做到了並且回來找我,我將會很好奇並想要跟蹤進展。

我開頭提到的那位導師給了我一小時的建議,而那將很可能帶來我自己數百小時的工作。我了解這一點,因為更早的一次20分鐘的聊天導致了一種類似層次的努力。那種跟蹤進展讓他想要給予我更多的時間,因為他知道他的一點點時間將會導致我的很大的行動。

用這個對比大多數對建議的請求。人們想得到關於如何為了一場考試而學習的建議,盡管他們尚未撥冗看看我寫的關於這個話題的其他文章或者書。人們想知道如何啟動一個部落格,但甚至都還沒有先google搜索一下這個問題下的最靠前的幾個條目。這些人是耗費他人精力的,並將永遠不會得到高質量的導師。

附註:嘴上說你尊重某人的時間和精力,與實際尊重,是不一樣的。僅僅因為你用一封長得嚇人的自傳一般的電子郵件,伴隨著一個模稜兩可的對建議的請求,附上像是「我尊重您肯定非常忙」這樣的句子,也不會讓它們變得一樣。

2)當一個輸家,而不是贏家。
這一條很尖刻,但很真實。導師們喜歡那種動手爭取的,促成事情發生以及獲得成果的學員。他們不喜歡那些牢騷滿滿,要求手把手教,而且不能付諸行動的人。

當一個贏家並非簡單地是一件關乎聰明,或是永遠不犯錯或是甚至有著一個龐大的成功的軌跡記錄的事(盡管那些有幫助)。它是關於為你自己的目標負起責任來,並且不要依賴任何人包括導師,而採取果斷的行動。

導師會提供建議的一部分原因在於你的雄心和潛力。即便你現在沒有一個能幫助他們的地位,他們會認為你或許有一天能趕上他們,並且能夠走上一個能幫忙的位置。我一直都最渴望輔導那些很可能沒有我的幫助也能成功的人們。

這不公平。最需要指導的人,在此情況下,很可能是最沒希望得到指導的。聰明的學生會得到老師的寵愛,而不是那些需要幫助的學生。

但是一旦你認識到了這個事實,你可以利用它成為你的優勢。總是把你自己定位成一個既虛心求教,同時又頑強進取地實施建議的人。即便你還沒有向人們證明你的能力的記錄,你仍然可以採納導師們拋給你的任何小建議並且實施它們。

3)尋求地位上的人脈關系,而不是實際的建議
我想起Cal Newport和我首次試運營我們的刻意練習課程那個時候。我們告訴人民找到某個他們敬重的人,在他們的職業圈裡,並嘗試採訪他們來提取他們關於如何提升他們技能的一些想法。

我們原本預想的是一個初級的軟體開發者採訪他所在公司有著20年經驗的某個人。我們得到的卻是人脈想要和Tim Ferriss來一次面談,即便他們根本都不是作家。

想搭建和名人的人脈網路很棒,但是不要把一個對建議的請求和任何其他東西混淆:一次和大人物建立聯系的徒勞的嘗試。比起某個有著數十年經驗的人,Tim Ferriss無法向你提供關於成為一個管理顧問的更好的建議。更糟的是,他完全難以被接觸到。

一個嚮導師尋求建議的請求必須發自真誠:你真的在乎他們擁有的建議,並且你的首要目的不是想和名氣地位勾肩搭背。

你如何分辨一個對建議的請求是否真誠?
問問你自己這些問題:
1. 這個人是擁有我所需要的知識的人里最容易接觸到的那個嗎?
有時你將需要和世界一流的人們社交來獲取你想要的知識。但是通常你不需要。某個稍稍領先一點的人就夠了,並且在你爭取到和你偶像談話的地位之前,和他們談話要容易得多。

2. 我是否已經讀過了關於此話題的所有已公布的建議?
獲得量身定製的建議很有幫助,但如果你尚未挖掘那個人已經公開分享的所有東西,那就是個浪費。如果你不願意做基本的研究,但你渴求指導,那就豎起了一個大大的標志說明你是在追求虛榮的人脈聯系。

3. 我是在尋求模糊的「幫助」而不是一個具體的對於建議的請求嗎?
有時導師們會提供的最好的建議不會是具體的小竅門,而是改變你的思維方式。那很不錯。但是進入一段潛在的關系,而對於他們可能會提供什麼樣的資訊卻沒有任何清晰的概念,那通常都是浪費時間。

獲得地位上的人脈關系是很重要,而且它有時能比實際地建議更有用。然而,這里的遊戲規則不一樣,而且當你假裝是來尋求建議,而真正感興趣的是獲得一個新的地位高的朋友,導師們將很厭惡這種事。

附註:眾所周知,在這種行為上人會自我欺騙,宣稱想要建議,而他們真正想要的是虛榮的人脈。如果我把收件箱里的電子郵件從頭到尾檢查一遍,真誠的對建議的請求對比虛榮的嘗試,那後者會超出前者一個數量級,而那些人中的大多數甚至都不會意識到他們在做那樣的事。對你自己保持誠實是第一步。

最好的導師是朋友,不是「導師」
最後,會成為你的導師的人沒有一個會直白地把它們自己稱作一個導師,或是響應那麼個頭銜。他們會只是作為一個碰巧會偶爾給你建議的朋友或者同事。往這種關系的性質上吸引注意力常常是不必要而且有潛在破壞性的。

好的導師是你偶爾會去徵求建議的朋友。即便這種建議的流向大多是單向的,但請像朋友一樣對待他們:不是崇拜的對象或者要去建立關系的地位的標志。如果你善於找到導師,你很可能不會把它們看作導師,他們也不會把你看作一個學員。

轉載自公眾號:看起來毫不費力


Summer楠:

這個問題好,我想到的最可能的原因就是,你有他需要的價值。那麼就細細來展開說。

除了親人之間的感情外,這個社會上大部分人和人之間的關系中,都有利益鏈條。不只是工作,朋友、師生、同學等等都有,但是這個利益鏈條不一定是金錢,可能是潛在的利益關系,也有可能是你對他「有用」。而「有用」有價值不假,但這學東西也分姿勢。

有用」情況一,你有他沒有的資源,坐著學。

你的公司是個建築行業的小公司,你在公司勤勤懇懇加班加點,可是老闆就是不把真東西教給你,對面的小李卻是被領導格外器重,不管想學公司什麼部門的管理,老闆都讓部門主管親自教學。你心裡不平衡,小李比我多了啥?其實原因很簡單,他舅是市規劃局局長。

小李手握資源,整個公司都得求著他,想在你這留下來學點東西,老闆求之不得。當然,這樣的是少數,那麼在職場,尤其是對於什麼都不懂的職場小白來說,比較常見的是第二種。

「有用」情況二,你為他的付出打動了他,跪著學。

有個老專家,脾氣特別怪,一般人都不敢接近,可小陳卻從他那學到了不少「硬貨」。那為什麼小陳能讓怪脾氣的老專家那學到東西呢,也很簡單,每天幫老專家打水擦桌子,取快遞拿報紙,甚至有時候還幫他接孫子,老專家如鐵的心也被他感動了,自然傾囊相授。

有人說了,我就是看不上這樣的,阿諛奉承的樣子真惡心。但是當他帶著一身的乾貨升職加薪的時候,還有人管他這身本事怎麼來的嗎?最多也就是在私底下悄悄嚼舌根,見到已經是上級的他也是笑臉相迎滿面春風。千萬不要心比天高,眼高手低,成王敗寇,又沒偷沒搶,能成功才是硬道理,那點躲在背後指指點點的自尊心什麼都幹不了。

那麼什麼時候自尊心好使呢?那就是下面這種情況,硬氣又有面子。

「有用」情況三,你有他不會的東西,站著學。

既然是知識或經驗的傳遞,那麼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交換。我知道怎麼運營新媒體,你知道怎麼能長久輸出乾貨,正好互取所需,皆大歡喜。當然,前提是你確實有料,這個料可能是從網上、從書本上或是其他人那裡學來的,也是需要付出多種的努力才能擁有的。

但是如果想手裡什麼都沒有還想坐著把東西學了,正常情況幾乎是不可能的,要麼付出金錢,要麼自己變得有價值,社會早就不是原來那個徒弟師父其樂融融的時代了,能像學校里老師那樣不求回報傾囊相授的人,在踏入社會那一刻,幾乎就不存在了。


想去跳傘:

來更一下,曾經的領導,讓我這一年,直接整成師父了,他很少有看的上的人,公司里他兩個手下,在公司三、四年了,領導話里話外的看不上。找個師父不容易。。。

=================================以下原答案============================================================

終於有時間來說說我們老大了。他可以稱得上是技術宅,最近這半年,我成長有點兒快,把他都逼著去學片頭兒製作了,我學東西都是野路子,軟體會用就行,做出來的東西湊合能看就行,但老大是什麼都會用,什麼都能做的好。一般來說,你要想讓別人心甘情願的教你東西,那就必須做到自己先把基礎學會了,然後做點兒東西出來,讓別人給你指導。如果你毛線都不懂,怎麼讓別人來給你教呢?這年頭,除了老師,可能沒人會教你吧。所以說到底,實踐才是硬道理。


董不懂:

有這么一個故事,可供參考。

清末京城,有一個號稱活神仙的。今天有幾個人算命,算什麼事情,他昨夜都已經算出來了。

來算命的客人過來後,需要先把八字、家庭中的一些大事說給活神仙。他聽了之後,一副果然不出我之所料的表情,然後從抽屜內取出來預先批好的幾句話,和客人所述完全一致。客人便深信不疑,接著繼續請教他。

不少人拜師學藝都一無所獲,後來來了個人想跟他學。

那人採取的方法是請活神仙吃飯,當然不是推杯換盞拜師學藝。他每天和活神仙去同一個館子,天天請他吃飯。

起初活神仙並還不在意,以為又來了一個偷師的。後來才發現,每次吃過了之後,那人到櫃上去結帳,取出的一包銀子總是不多不少夠付帳,非常正好。無論活神仙吃多少吃什麼,都是這樣。

活神仙大驚。

就去問那人,那人雲淡風輕,說他是昨夜算好的,沒什麼。昨天就知道你吃什麼,吃多少,所以先把錢算好,省得到時候找錢麻煩,這樣和電子支付速度相差不大,還能提高工作效率。

活神仙說你扯什麼蛋。。。

那人說君不見眾人吃飯喝水,皆為天定,既有定數,我便能推算出來。活神仙說你教下我唄,下次飯錢我出行么。

那人說你算命都可以,算吃多少飯還有什麼問題,不要過於謙虛,過於謙虛就是驕傲。

活神仙再請求說我的本事都是雕蟲小技,您的計算方法確實牛逼。

那人說你再謙虛我就急了啊。

活神仙說我沒謙虛,您不要急,您的計算方法確實牛逼。

(大家注意,這里此處有循環語句,循環n次(n≥2)。。。)

結束循環後,活神仙說,其實我那是鬧著玩,隔壁有個兄弟藏好,和我的抽屜挖個洞相通,那些預先批好的話,其實都是我兄弟聽完後現寫的,我兄弟沒別的本事,寫字特快。。。寫完後,我就從抽屜取出來給客人,百發百中。話說您才是活神仙,您的方法是?

那人大笑,很自信的那種。

接著說出了真相:我來這家館子吃好幾年了,對菜價非常熟悉,看你點菜我就知道多少錢。其實每次帶夠一定錢數,你點完後我計算多少錢,然後我再點把錢數湊夠,總金額必是我帶總錢數。不多不少,是我算術學得好!

所以,要想不被別人拒絕,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絕別人;

要想求人學本事,先讓別人來求你。

雖然邏輯不通,不過可能有用。

參考文獻:

1.《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 吳趼人

2. 東邪西毒 王家衛


Aorqu用戶:
1、拿錢砸
2、他喜歡你
3、不惡心你的情況下誠心求教感動他

沒老師教的時候先把自己能學的學好,有能力提出一個靠譜問題的時候再去問別人


湯睿:

等價交換。


USHER:

要看你對別人的態度。
我帶的學生如果是一個只是三分鐘熱度的人,我會選擇哄鬼。
如果他是個有愛好但是天分一般的人,我會把所學三分之一教他。
如果他是個愛好且天分不錯但脾氣暴躁的人,我會選擇把三分之二教他。
如果他確實勤奮,進步很快,那我會教他五分之四。
最後五分之一,是留給對這門東西有獨到見解的人。因為人才常有,但是真正能理解他面對的事物的人,可能一生也就那麼幾個,那些人才值得把畢生所學託付給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