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 18 歲女兒捐獻器官?

問題描述:女兒18歲,娃娃臉,扎個雙馬尾,日常都是清純可愛蹦蹦跳跳,也挺會賣萌的,平時愛好也都很少女很正常。並且身體一直健康。可是她18歲的生日願望居然是死後可以捐獻器官!要去填寫器官捐贈卡!晴天霹靂,她媽媽當時就嚇哭了,拉著女兒的手怕她想不開,又心疼她死後要被「開膛破肚」「泡福爾馬林」可女兒堅定的說自己不會自殺,只是正常死後捐獻。又很冷靜的反問說「如果你們心疼我死後被刀割,被泡水的話……為什麼就不心疼我火葬…
, , , ,
蘇陌:

您女兒18歲,您妻子大概42-45歲?

應該是七零後吧,怎麼還用「頭撞牆」這樣的方式示威呢?

我看了該問題下其他一些答主的回答,寫的都很理性,客觀。雖然我也認為您妻子的做法以及思想是非常有問題的,但我不認為您能夠做好她的「思想工作」。因為一個70後,還有著這樣的思維以及處事方式,那您根本無法「勸」動她!

這里給您一個建議~

好好做做您女兒的思想工作,讓她口頭上答應您妻子就行了,然後給她說「爸爸理解你,爸爸支持你,爸爸愛你」!反正表格中執行人意見可以是親屬,也可以是關系密切的親友等填寫,回頭去簽字的時候您跟著去就行,讓這事兒成為你們的小秘密。

您女兒的三觀,於她這個年齡階段的人來說,非常棒!我覺得,您應該為她驕傲!


Soningga Zhang:

可能女兒真的就想在18歲生日的那天,得到自己作為一個人類的基本自由。父母的擔憂是對的,小金絲雀翅膀硬了,意識到自己是人了,而不是寵物。

既然是基本自由,首當其衝的自然是生命權和身體健康權。女兒覺得這是第一步,父母眼裡卻有可能是最後一步——只有將孩子的生命控制在自己手裡,才是最大的保護。但是他們忽略了,通常他們會死在孩子前面,真正捐獻器官的時候,他們已經死了,又如何保護?早晚還是得靠孩子自己。

這件事提醒了我們,在向父母索取自由的時候,要講究策略。不要因為擔心被拒絕,就去提一些比較大的、象徵性的要求。可以從每一個具體的、實際的、容易被父輩理解的要求入手,一點點的步步蠶食。

那位說了,跟父母玩策略,連哄帶騙的,這是不是不太女權?不是,女兒可能沒有意識到,不是所有人都經歷過合格的理性教育,特別是她媽媽那一輩,正好是共產信仰崩塌,各種迷信和牛鬼蛇神捲土重來的時候。他媽媽接受的教育,本身就不理性、不女權了,你又如何能用女權的方式對待她呢?總不能重新回爐深造吧?只能以毒攻毒、連哄帶騙,你不騙,就被外人騙了。

反過來講,像女兒這樣的人,成長在一個中國國力上升的時代,國家自信恢復,接受了完整的無神論和女權主義教育。跟這樣的人,直接講道理就可以了。

具體到這件事上,就看爸爸是不是跟女兒一夥了。如果是,那就好辦了,想想當年是怎麼把媽媽騙到手的,故技重施就可以了。


七音先生:

你的女兒很偉大啊!如果是我女兒,我會以她為榮的!

好比前段時間那麼多年輕的救火戰士犧牲,我老公說看著好心疼,以後我絕對不會讓我們兒子去救火,去犧牲。我說,我也不希望他將來去沖鋒陷陣,但是如果他意願走這條路,想做英雄,想為社會做出貢獻,我不會阻止他的,但是我也不會支持,我只能默默祝福他平安歸來!

不支持的原因是我可能會失去兒子。但是你女兒捐獻器官,其實對她的生活沒有絲毫影響,對你們的生活也沒有絲毫影響,為什麼要反對呢?

其實我也想捐獻器官呢,但是我沒有你女兒的那種魄力真的去實行。特別佩服她!


Aorqu用戶:

有這樣的年輕人,中國的未來一定是美好的。

我支持她,反對你們。感謝你們培養出這么好的女兒!

我個人的看法,土葬浪費土地資源;火葬污染環境浪費燃料;海葬需出海撒花,損耗輪機和燃油;丟入垃圾桶會給清潔工製造麻煩。

將有價值的器官捐出,遺體貢獻給醫學生練手,他們學好了可以為人民服務。

這種歸宿最有價值。

2009年的大年初二晚上,吳文界笑著對老公周應祿說,「我準備以後捐獻遺體,你怎麼辦?」周應祿洗著腳,隨意問了一句:「你想好了?」「想好了!」「那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吳文界甚至還沒來得及詳細解釋遺體捐獻之後將用來做什麼,夫妻倆在洗腳盆上就決定了死後的歸宿,一如當年他們在一個車間里,一邊車著高炮零件一邊就定下了終身。那年她24,那年他28。四十幾年人生同路,自然生死相隨無需贅言,如今,周應祿就住在金港醫院的另一間病房。「如果他先走,我就幫他執行捐獻,如果我先走,他就幫我執行捐獻。」吳文界毫不避諱最後時刻的話題。
聊著聊著,話題就轉到那個敏感問題上來:「那你們知道遺體捐獻之後的用途嗎?」
「哈哈,開膛破腹嘛!重醫(重慶醫科大學)的工作人員給我們講過,遺體用於學生們的解剖學習,器官有可能做成標本。」
「你們不介意?」
「人死都是一把灰,還介意啥哦。」
他們當時並不知道,女兒周藝比他們更早簽下遺體捐獻表。
1999年,偶然之間看到新聞報道重慶開通角膜和遺體捐獻事宜,周藝瞬間就決定了要做這件大事。
「我給父母講了我的想法,他們完全不能接受,說你才22歲,怎麼去想死後的事情!」如今從事旅遊工作的周藝覺得自己是一個「異數」,從小對這些新事物的接受度就非常高。她只好偷梁換柱,給父母說只捐眼角膜,一個眼角膜可以救治三個人,讓他們同意並簽字。
10年之後,當父母商量要做遺體捐獻時,她立馬表示支持。在她家櫃子的深處,是一家三口的遺體捐獻資料,用袋子層層包起來,周藝的遺體捐獻表上的簽署時間是1999年12月。她也是郭家沱街道最早簽署遺體捐獻表的人。


薛定諤不養貓:

其實阿姨大可不必這么緊張。

捐獻遺體簽署協議只是第一步。

簽署協議的人百年後,真正捐獻器官是否成功,還需要家屬同意的。

所以,簽署協議是本人,但家屬擁有絕對的話語權。

你們的女兒在簽協議前告知你們,是絕對的尊重你們,信任你們。

最後能不能捐成是不一定的,所以沒必要在之前就鬧得不可開交,很影響家庭和諧。

你女兒告訴你們,也是希望你們知道這件事,並予以支持。如果不支持也不要緊,坐下來,告訴她,你們為什麼不支持的理由。

我相信一個能簽署器官捐獻協議的成年人,是可以判斷自己的行為和身邊親人感受的。

我不知道怎麼勸阿姨,我不是一個會說話的人。

但是換一種想法想:

如果按照一些傳統觀念來說,把眼角膜或者器官留在世上,是不是以另一種方式存活在世界上呢?

你看這樣是不是就能接受很多?

而且你女兒已經成年了,千萬不要以「你是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來脅迫她,她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更容易產生逆反情緒。

而一切的一切,最差的處理方式就是以頭撞牆以死相逼。不僅無法解決問題,還讓女兒產生反感情緒。千萬別以為女兒會被這種行為感動,她只會覺得這種方式不可理喻。

前段時間我剛登記了人體器官捐獻。

本人24歲,身體健康,很少生病。

捐獻的器官的念頭很久了,前段時間終於登記完畢,比想像中簡單很多(之前太懶了,一直以為要去相關機構就擱置了)。

捐獻的原因很簡單,也不高尚。

我是一個無神論者,不相信輪回,死後只是一把土。也沒有多高尚的情操,只是覺得自己的身體很健康,視力真的超棒。希望在我去世之後,有一些不幸的人因為我,也能擁有這么棒的視力和明亮的雙眼看到這個世界。

我希望能跟他們一起分享這個世界的美好,這樣我會很開心。

雖然我自己簽署了器官捐獻協議,但是我也尊重所有不願親人和自己捐獻器官的人。

很多觀念無法改變,沒有絕對的對錯之分。

不管這次結果如何,只是希望你們能坐下來,好好聊聊。

不要歇斯底里,讓女兒以後做人生的每個決定,都害怕與你們分享,也不再與你們分享。


裝睡的我:

我覺得這樣的願望很棒啊。

我也是糾結了很久,決定死後捐獻器官,再把遺體捐獻給學校做解剖吧。

除了一些說著很高大上的理由,其實我主要還是有點自己「惡作劇」的心思。

因為以前我解剖大體老師的時候,人體很多的血管,神經並不是規規矩矩按照解剖書上的走行,分布,有時候解剖就很難。特別是操作考試的時候,遇上老師挑出了變異的動脈神經來考核,那更是欲哭無淚。

我想按照我這個身高,體型。應該也有不少「變異」的血管,神經走行。

我就要在涼了以後,還為難為難以後得學弟學妹………讓他感受下被支配的恐懼。

乀(ˉεˉ乀)


馮崔沙:

我媽出生於1965年,2008年肺癌病逝,很遺憾。

但她滿足了一個她自己的願望,她把眼角膜給捐獻出去了。

她只是個國小文化的農村婦女,這個舉動估計也是自己無聊看電視了發現,覺得是自己生命的另一種延續,她在確診後的一年多里陸陸續續寫過一些日記,還有不少錯別字,有一句我記得大概是這個意思:我死了但是眼睛還在,我的兩個兒子抬頭看天空的時候,那一閃一閃的星星,就是媽媽的眼睛。

題主所有的焦慮我和我爸都存在過和承受過,後來村裡人說一句最難聽的話是說我們喪心病狂,把老婆/媽的眼睛拿去賣(當時是紅十字會開車來取眼角膜)……

我們後來遭受的誤解和委屈一言難盡,但又如何?不要講這種行為本身包涵多麼高尚的道德意義,能帶給我們榮譽感?自豪感?能給旁人見到就嘆服你媽多偉大?

不是的,沒那麼復雜,我們心裡想的很簡單,我媽她高興就好。

但這里也明白我的經歷跟題主截然不同,他的是身體健康青春年少的女兒,而我是身患絕症的媽媽,每個人的遭遇處境都不同,都不能輕易開口說:你的感受我也明白……

不,除了自己,你們都不明白!

所以我最終表達的意思就是尊重,18歲已經成人,父母要試著尊重孩子的想法,你們或許不能理解接受,也可以慢慢引導。

畢竟能有這種想法的小姑娘,我相信她的父母也會跟她一樣棒。


MechanicLau:

您直到現在都沒把她當成一個完整的人

我覺得她挺遺憾的


阿瑜瑜瑜:

快500贊了???

這四百六十多個贊,讓我重新想起了這個問題,也讓我瀏覽了很多答主的回答。

一邊,是挺女兒的,被另一邊稱為「理智帝」,我也在此陣營。

另一邊,是斥責女兒斥責對方觀點的,暫稱為「感性派」。

讀罷兩邊的答案,我重新審視了這個問題。姑且認為這是個真實事件成題。

一方面,從母親角度講,她確實是出於母愛,但是撞牆示威的行為讓我無法不覺得她有些專制且偏激。

一方面,從女兒角度講,她可以說是出於大義,但視撞牆的母親於不顧,也不夠理智不夠成熟。

所以,最好的方式大概是坐下來,心平氣和,一字一句,說清楚,講明白。

(已經這么多答案了,沒更後續,也沒什麼討論的必要了,就這么點題干,回答還能翻出花來不成

補:

論起來你妻子撞牆示威的行為方式,讓我好奇你們的女兒如何能夠如此有思想。

撞牆示威真的很像小孩子耍無賴,不能夠用條分縷析的原因去說服別人,也不能客觀理智的分析事態,於是採取威脅的方式。這真的不是一個成年人該有的表現。

我覺得大家可能無法說服你們夫妻改變觀念,我先替可能被夭折掉這個想法的小妹妹感到難過叭。

原答案:

我覺得你應該勸你妻子放棄阻止的想法。

你女兒18歲有這種想法真的很溫柔很美好,她是個可愛而溫暖的女孩子,不應該被阻止。

雖然我可以理解作為父母的想法,但是你們就沒想過去了解這件事的意義嗎?只想著改變孩子的想法,為什麼不試著改變自己的想法呢?

人活一生的意義不是全須全尾而終,是所能夠實現的價值。

你甚至都沒有想過勸女兒緩一緩就直接要勸阻了嗎?


子持蓮華:

屍體捐獻是好事,是善舉,是救人於水火,亦可看做是生命的延續,倒是你老婆過激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