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 18 歲女兒捐獻器官?

問題描述:女兒18歲,娃娃臉,扎個雙馬尾,日常都是清純可愛蹦蹦跳跳,也挺會賣萌的,平時愛好也都很少女很正常。並且身體一直健康。可是她18歲的生日願望居然是死後可以捐獻器官!要去填寫器官捐贈卡!晴天霹靂,她媽媽當時就嚇哭了,拉著女兒的手怕她想不開,又心疼她死後要被「開膛破肚」「泡福爾馬林」可女兒堅定的說自己不會自殺,只是正常死後捐獻。又很冷靜的反問說「如果你們心疼我死後被刀割,被泡水的話……為什麼就不心疼我火葬…
, , , ,
長衫罩紫龍:

你們還真是。。迂腐的爸媽。。。

我女兒今年兩歲,如果將來也能像你們女兒一樣,我會非常為她感到驕傲的。至少她是一個有勇氣,有愛心,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 她做出一個很偉大的決定。

希望你們能向她學習一些,把她當做一個成年人看待把,或許有些方面她還需要你們的保護,但是她也早就不是那個咿呀學語的小丫頭了。 多了解下她吧,她應該是一個很優秀的人。

還有你的妻子,需要去看心理醫生。


Aorqu用戶:

我也登記了器官捐獻。。

我老媽知道以後很淡定,她的想法就是很簡單

如果我壽終正寢,身上的零件真不一定能用,就算又能用的估計也就是個眼角膜(我近視,老了還會遠視,但總比沒有強)。

如果是病故,很可能我父母都已經不在了,他們也看不著,眼不見心不煩。

如果是意外,白髮人送黑髮人,身體的器官用在別人身上,也算生命的延續,想兒子的時候有個念想。


海底兩萬里的針:

人間世第二季,器官捐獻,建議您和您的妻子看一看。

時代在進步在發展,她有自己的想法。


花苗苗:

為什麼要勸孩子放棄,需要改變思想的是你們才對,全國有多少人因為缺少捐獻的器官而死去你們了解嗎?你們的孩子很偉大,建議題主去看一下「人間世」。


小威廉:

絕大多數人都在答非所問

題主問的問題是如何阻止18歲的女兒捐獻器官,你們都在回答些什麼答案?

在此反問一下那些指責父母無知,指責父母心胸狹隘的人,請問你填了器官捐獻卡了嗎?你幫你女兒你兒子填了器官捐獻卡了嗎?你幫你父母填了器官捐獻卡了嗎?沒填就閉嘴!

願意器官捐獻的人值得被高度贊揚,但不願意器官捐獻的人同樣應該被給予理解,全世界都有遺體完整入土為安的羈絆

我認為您應該這樣和您的女兒說:「乖女兒,爸爸為你有這樣的想法感到驕傲!你是一個富有愛心和同情心的善良的孩子,你在年僅十八歲就有著這么崇高的奉獻精神,我相信你一定是跟上了社會先進的進步精神,走在了文明的最前沿。

但是爸爸請求你,在爸爸媽媽的心裡你是我們的一切,我們實在不能想像有一天醫生們用刀子在你身上劃口子,實在不能想像看到你殘缺的身體我們會悲傷驚恐到什麼地步。

親愛的孩子,原諒爸爸和媽媽的軟弱,這算是我們很自私的要求,求你,孩子,能不能等到你三十歲的時候再考慮填寫這個卡片,等到你完全成熟起來,具備完全的成熟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或者,等到我和你媽媽老去,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你再填卡片可以嗎?孩子,爸爸知道你的心意,如果真的發生了意外,爸爸同意考慮按照你的意願做,但是能不能現在先別填這個卡片,我和媽媽實在不能想像那樣的情況,可以嗎?」


被自己美哭:

看了很多答案都很有道理,我也是一位填寫了器官捐獻卡的人。但我想說,評論里的很多人說孩子很偉大,確實沒錯,但是一味的用捐獻器官很偉大讓對方父母接受,我倒覺得成了另一種形式的「道德綁架」。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認知極限和接受極限,只要不違法亂紀害人性命,就不能說誰的認知和接受是對的誰的是錯的。

有人說:女兒都給你們解釋了,你們還不懂,還不理解,居然還要撞牆!無知撒潑!

評論里父母被噴的體無完膚,甚至有些說辭相當難聽。

但這位父親來問這個問題,字裡行間真的有覺得器官捐獻有問題嗎?他們只是無法接受自己的子女如此而已,並沒有抨擊器官捐獻這件事。此外也是擔心小小年紀要捐獻器官是不是想不開想自殺。且不說這種擔心是否合理,但是相信大部分人能理解,說到底也是由於拳拳愛子之心所引發的擔憂和害怕。

做過器官捐獻協調員的人應該更能體會家屬的人生百態。並不是每一位家屬都能接受親人死亡後捐獻器官,甚至很多人聽到死者生前自己同意捐獻後是崩潰的,拿頭撞牆?還有用跳樓威脅的。

很多有「有知識有文化」的人覺得這些人真的無知又無理取鬧,但是誰真的體諒了人類的情感?

這些家屬並不是真的沒文化不懂知識不講道理,只是親人離世,內心本來就悲痛難忍,更難接受親人遺體不完整(器官缺失)。這是多種情緒的交雜,並不僅僅是抵觸器官捐獻。

我自己填寫了器官捐獻志願表,我也告訴了父母,所幸我的父母很開明,是支持的,但是我也看到了我說的那一刻我父母臉上短暫的難受,只是他們尊重我的決定。

而我也想過,如果有一天我父母離世,如果他們自己有意願捐獻器官,我會尊重,如果讓我決定,我會選擇不捐獻。

作為一個了解器官捐獻流程的人,作為一個講道理懂法律有知識的人,作為一個願意用自己的器官救助別人的人,我,在情感上,仍然難以接受將親人的器官做捐贈。雖然如果他們自己決定,我會尊重,但如果他們死亡後由我決定,至少目前的我,做不到。

人是理性與情感交雜的動物,都有才是完整的。缺一都是奇怪的。

所以我想請大家在抨擊這對父母前,多去理解人類的這種感情需求。

她父母不是為了掌控了,也不是真的通過無理取鬧鉗制她,只是他們目前完全無法接受,也許未來也無法接受,他們找不到辦法阻止,於是只能如同孩子一樣撒潑不講道理,期望以此通過情感影響左右孩子的決定。

這對父母只是難以接受,沒有違法亂紀,也沒有從小對女兒捆綁教育(至少從這位父親目前的描述,是看不出這些的)。

當然,父母的這種威脅行為確實非常欠妥當。

針對父親的問題,只能是勸說其多了解器官捐獻,也盡可能的去理解和支持孩子,同時也應該讓孩子在體諒父母難以接受的條件下,盡可能的逐步去滲透她的想法給父母。畢竟對正常人來說,一般都是父母先走,自己真的掛掉的那一天,父母不一定在身邊,所以父母只是情感上難接受而已。

另外,提問者也提到,母親是害怕這么年輕就好想家裡宣布捐獻器官,讓父母感覺好像是孩子去世的時候父母還在,孩子年紀輕輕想不開,是不是有自殺先兆。這個完全可以理解,因為確實有些自殺者離世簽回選擇填寫器官捐獻。也許孩子真的有一些問題,也許告訴你們這件事是一種心裡求救信號。所以無論器官捐獻這件事如何處理,父母多關心孩子內心也是有必要的,也許真的有自殺傾向,早發現早挽回。

無論最後你們一家人如何處理這件事,我覺得都先冷靜下來。母親也不要用生命要挾,如果孩子真的有自殺傾向,母親這種做法會激發孩子的行為。如果孩子沒什麼問題,母親的這種過激做法只會傷害家人感情,激化矛盾。

建議你們做父母的先好好了解一下器官捐獻內容和流程,好好感受一下孩子的心理狀態(這么多年,親手養大的孩子,是不是目前狀態不好,多少你們是有感受的),然後平靜自己的內心,坐下來和孩子平等平靜的交流。你們可以直白的說出自己的擔憂,比如覺得害怕孩子想不開,可以直白的告訴孩子,如果孩子不是這么想,也能解除誤會,也消除你們的擔憂。接下來再繼續互相冷靜的溝通各方想法,父母表達出自己不願意孩子捐獻的原因,也給孩子機會講講她為什麼如何做。

家庭中的情感問題是不能用是非對錯解決的。只能靠溝通交流,互相理解互相妥協,找到一個大家都認可的方式去解決。

但是一定要講道理,給雙方講道理的空間,逗互相聆聽和考慮對方的情緒和思想。

再次強調:無論最後你們達成的一致是什麼,我都希望無論是父母還是子女不要用放棄生命或者斷絕關系這種言論去威脅對方,這種撒潑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只會激化矛盾。

評論很多人也都科普了器官捐獻相關知識。作為一個捐獻人,我也很希望你們能給予你們女兒這個決定以尊重。這件事我個人覺得其實談不上多偉大,但是助人為樂嘛。當然之前我也提到,也能理解家屬不願意的心情。

最後,祝好。


無風亦破浪:

對於大多數的這類話題我都會支持我的同齡人。但這次,我覺得說諸如父母干涉子女,「控制欲」的可能應該試試換個角度去思考。

我相信在座的諸位應該不是宗教信徒,然而我想問諸位一個問題:你更願意相信你百年之後可以上天堂或者是再次投胎,還是相信你會和這世上所有的動物一樣就此為止?

又或者說,理性上講你知道後者是你的歸宿,但是感性上看你願不願意對前者抱有哪怕一點點感覺?

以及最重要的一點:如果想想和你同為凡人之軀的至親家人呢?

顯然,生死之事這樣嚴肅的話題如果人們真的一點不信,那麼諸如「上輩子積了德」,「下輩子投個好胎」這樣的話也就不會再說了,縱然調侃的意思更多。

這也就是為什麼人死後為入土為安或者火化:與其說是妥善處理屍體,不如說是讓活著的親人以及臨終前的自己留有那麼一絲念想。就算是不信神的,在生死這樣的話題上也很難完全免俗。

而捐獻器官與遺體,對於很多人而言莫如斷了這最後一絲念想。誠然有很多人可以看明白問題,但是看不明白也完全可以理解。

這樣就不難理解這些父母的想法了。根本不用說是管教孩子的父母,就算給孩子完全自由的父母,在心理上也希望自己有個緩沖。

所以,我會建議題主將這樣的顧慮說出來,然後再建議女兒過些年思想更成熟後再決定。並向女兒保證如果她因為意外沒有在能立下這樣的遺囑時立下這樣的話,那麼就尊重她現在的意願捐獻她的遺體。畢竟即便她只是在臨終前做出這樣的決定,也和她現在決定沒有區別。


東謀某:

如何說服父母接受自己去世後捐獻器官?

這是我看到題目後想到的另一個問題。

18歲許願死後捐獻器官,很符合這個年紀的善良勇敢。

不能接受心愛的孩子想把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捐給陌生人,也很符合一般父母對孩子的疼愛。

沖突發生不是哪一方錯了,而是兩代人不同價值觀必然會迎來的摩擦。

而這摩擦在如今其實很普遍。

相較於過去反哺大多體現在孩子成家後贍養父母,如今孩子會更早對父母產生影響:

他們在自己積極接受各種新鮮事物的同時會將這些東西間接輸送到父母甚至阿公阿么那邊,讓學習能力大幅下降的上一代人也能很快跟上時代,延緩衰老的時間,保持年輕化。

但是這個過程並不會特別順暢,技術層面也許不難,比如移動支付這些,

而涉及價值觀層面,這會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不管怎麼樣,年輕一代一直在努力,而可以的話,也希望上一代能放下架子,用更平等的姿態去對話。

一個故事:

一:

鏡子前,她在顫抖,

她看到了一個滿是皺紋,滿頭白髮,衰老不已的自己。

開什麼玩笑啊,她湊了過去,很奇怪的,一切又恢復了原樣。

怎麼回事?

二:

「你這是累的吧。」丈夫泡著腳。

「累?能不累啊,丫頭那麼鬧。」她突然有些生氣,

「說什麼18歲了,自己可以做主,想在死後捐器官。她才多大啊!」

丈夫沒說話,這波母女戰爭他是站妻子的,但要隨便表態了,以妻子的性格怕是要被派去做女兒思想工作。這種活不能攬,得躲遠點。

「那個,明天我們去買面新鏡子吧。」丈夫決定轉移話題。

「買啥啊。」她發著火,「再好的鏡子還不是黃臉婆一個。」

「不黃不黃,」丈夫一臉嚴肅,「我老婆嫩著呢。」

三:

「難道,是錯覺?」她舉著新買的鏡子。

昨天那個蒼老的自己沒出現,不過——

「果然還是老了嗎?」

她放下鏡子,躺在床上。

「也對啊,都四十多的人了。」

對於老這個話題,她想過很多次。

十多歲的時候,覺得很可怕,甚至想過自己要是老了,乾脆不活了。正青春的她無法接受自己有一天滿臉皺紋,一身鬆弛。

二十齣頭的時候,有些害怕,總是努力打扮自己,希望這一天能遠點就遠點。

到快三十時,似乎忘了這件事,畢竟每天帶孩子,忙一堆事。而且,看著自家孩子一點點長大不得不說特別幸福。

如今四十了,有種恍然的感覺,哦,原來真的已經老了。

不過,對這種感覺意外地沒多討厭——不服氣還是有的,但是怎麼說呢,算是慢慢接受了,沒那麼糾結了。

當然,還是會擔心的,這種擔心相較於以前是因為臉,如今更多是害怕被拋下,被女兒,被時代拋下。

「再和丫頭談談吧。」她坐了起來。

四:

女孩翻著相片,沒有說話。

幾分鐘前,冷戰中的媽媽把這本遞了過來。

「懷你的時候,最怕的就是你出來時,哪裡有問題。」她開始回憶往事。

「知道是個女兒時,我和你爸一直討論怎麼養好你,絕對不能讓哪家壞小子隨便騙走。」

「這么多年,你一直很聽話,沒讓我們操太多心。」

「但是那天那個願望真的,真的嚇到我了。」

「我們花了那麼多年,把你養得這么漂漂亮亮健健康康,結果你現在要把你身上的某部分送給別人?」

「不是隨隨便便,」女孩據理力爭,「是等我死後——」

「沒有哪個做父母願意去想孩子死了這件事!」她打斷了女兒的話,不過她突然又反應過來,

「說起來,真要死,也是我們先。」

「媽!」女孩有些急。

「這么看來,我們也阻止不了。」她搖了搖頭,感覺有些無力。

五:

母女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她坐在那看著低著頭的女兒,突然有點弄不明白兩人冷戰根本在吵什麼。

似乎是因為捐獻器官?

但這事其實很遠,遠到她其實干涉不了。

那為什麼吵?

是害怕吧。

害怕女兒跑得太快太遠自己追不上了——

其實已經追不上了。

正如自己有了自己的生活後,不會再對母親言聽計從,女兒總有一天也會,或者已經開始自己的生活。

她站了起來,背對著女兒,

「我還是不接受你的這個想法,不過,我會和你爸去了解捐獻器官這件事。」

六:

「總覺得,我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女孩將鏡子遞給孟歆。

「相當糟糕,畢竟是讓自己媽發現自己很老這件事。」孟歆毫不留情,「不過看來你也看到了很多東西。」

「因為我也照了鏡子。」

與媽媽不同,女孩在鏡子里看到的是一個年輕得一臉稚氣的自己。

不過,她並不討厭。

「標準的一家三口裡,其實存在三個視角。母親、父親、孩子。我們總強調父母對孩子的教育,實際上,孩子也是在影響父母。他們對世界的認識更純粹,對新鮮事物的認識更積極激進。」孟歆說著自己的看法,「所以很多時候,這是一種相互的平衡。」

「我捐獻器官這件事真的有一點點錯?」女孩依舊有些不服氣。

「任何事都不能只考慮對錯,因為你認為對的很多東西是以你認為的那個標准去衡量的,但別人不是。堅持自己是對的,很多時候會下意識去強迫別人接受自己認定的標准。」

「所以,我的問題是?」

「不太適合。你可以自己偷偷決定,你也可以旁敲側擊,讓父母慢慢接受。就這么毫無徵兆地扔出自己的觀點,讓家人立馬接受——你以為鏡子的你看起來幼稚只是因為血氣方剛?說白了,你還不夠成熟。」

七:

「其實,我是希望你去阻止女兒的——」丈夫看著戴著面具的孟歆,「不過她們母女能和好也不錯了。倒不如說,更進一步了。」

「這么看,你其實也反對女兒捐獻器官這件事?」孟歆有些好奇。

「不完全是,首先,這事很遠,遠到其實管不了,所以我其實並不在意她這個決定,但是——」丈夫語音一轉,「我不太喜歡丫頭這件事展示出來的某些東西,就這么決定把自己捐出去了,這樣的她很容易被利用然後陷入危險。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她再自私一點。」

「你反對的是她的善良?」

「不,是無法保護自己的善良。」父親意味深長。


不明貓形物:

捐獻器官這種事,我舉頭像贊成。

雙馬尾我先預定了。


大樹:

贊同是最好的選擇。

現在想不代表到時候還想;到時候還想,不代表她的家屬會同意。

每年去世那麼多人,捐獻的鳳毛麟角,所以她未來的家屬大概率不會同意,你們擔心的事大概率不會發生。

就好像坐車就可能出車禍,但是車還要坐。我覺得出車禍的概率,都比你女兒未來家屬同意捐獻的概率高。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