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 18 岁女儿捐献器官?

问题描述:女儿18岁,娃娃脸,扎个双马尾,日常都是清纯可爱蹦蹦跳跳,也挺会卖萌的,平时爱好也都很少女很正常。并且身体一直健康。可是她18岁的生日愿望居然是死后可以捐献器官!要去填写器官捐赠卡!晴天霹雳,她妈妈当时就吓哭了,拉着女儿的手怕她想不开,又心疼她死后要被“开膛破肚”“泡福尔马林”可女儿坚定的说自己不会自杀,只是正常死后捐献。又很冷静的反问说“如果你们心疼我死后被刀割,被泡水的话……为什么就不心疼我火葬…
, , , ,
长衫罩紫龙:

你们还真是。。迂腐的爸妈。。。

我女儿今年两岁,如果将来也能像你们女儿一样,我会非常为她感到骄傲的。至少她是一个有勇气,有爱心,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她做出一个很伟大的决定。

希望你们能向她学习一些,把她当做一个成年人看待把,或许有些方面她还需要你们的保护,但是她也早就不是那个咿呀学语的小丫头了。 多了解下她吧,她应该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还有你的妻子,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Aorqu用户:

我也登记了器官捐献。。

我老妈知道以后很淡定,她的想法就是很简单

如果我寿终正寝,身上的零件真不一定能用,就算又能用的估计也就是个眼角膜(我近视,老了还会远视,但总比没有强)。

如果是病故,很可能我父母都已经不在了,他们也看不着,眼不见心不烦。

如果是意外,白发人送黑发人,身体的器官用在别人身上,也算生命的延续,想儿子的时候有个念想。


海底两万里的针:

人间世第二季,器官捐献,建议您和您的妻子看一看。

时代在进步在发展,她有自己的想法。


花苗苗:

为什么要劝孩子放弃,需要改变思想的是你们才对,全国有多少人因为缺少捐献的器官而死去你们了解吗?你们的孩子很伟大,建议题主去看一下“人间世”。


小威廉:

绝大多数人都在答非所问

题主问的问题是如何阻止18岁的女儿捐献器官,你们都在回答些什么答案?

在此反问一下那些指责父母无知,指责父母心胸狭隘的人,请问你填了器官捐献卡了吗?你帮你女儿你儿子填了器官捐献卡了吗?你帮你父母填了器官捐献卡了吗?没填就闭嘴!

愿意器官捐献的人值得被高度赞扬,但不愿意器官捐献的人同样应该被给予理解,全世界都有遗体完整入土为安的羁绊

我认为您应该这样和您的女儿说:“乖女儿,爸爸为你有这样的想法感到骄傲!你是一个富有爱心和同情心的善良的孩子,你在年仅十八岁就有着这么崇高的奉献精神,我相信你一定是跟上了社会先进的进步精神,走在了文明的最前沿。

但是爸爸请求你,在爸爸妈妈的心里你是我们的一切,我们实在不能想像有一天医生们用刀子在你身上划口子,实在不能想像看到你残缺的身体我们会悲伤惊恐到什么地步。

亲爱的孩子,原谅爸爸和妈妈的软弱,这算是我们很自私的要求,求你,孩子,能不能等到你三十岁的时候再考虑填写这个卡片,等到你完全成熟起来,具备完全的成熟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或者,等到我和你妈妈老去,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你再填卡片可以吗?孩子,爸爸知道你的心意,如果真的发生了意外,爸爸同意考虑按照你的意愿做,但是能不能现在先别填这个卡片,我和妈妈实在不能想像那样的情况,可以吗?”


被自己美哭:

看了很多答案都很有道理,我也是一位填写了器官捐献卡的人。但我想说,评论里的很多人说孩子很伟大,确实没错,但是一味的用捐献器官很伟大让对方父母接受,我倒觉得成了另一种形式的“道德绑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极限和接受极限,只要不违法乱纪害人性命,就不能说谁的认知和接受是对的谁的是错的。

有人说:女儿都给你们解释了,你们还不懂,还不理解,居然还要撞墙!无知撒泼!

评论里父母被喷的体无完肤,甚至有些说辞相当难听。

但这位父亲来问这个问题,字里行间真的有觉得器官捐献有问题吗?他们只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子女如此而已,并没有抨击器官捐献这件事。此外也是担心小小年纪要捐献器官是不是想不开想自杀。且不说这种担心是否合理,但是相信大部分人能理解,说到底也是由于拳拳爱子之心所引发的担忧和害怕。

做过器官捐献协调员的人应该更能体会家属的人生百态。并不是每一位家属都能接受亲人死亡后捐献器官,甚至很多人听到死者生前自己同意捐献后是崩溃的,拿头撞墙?还有用跳楼威胁的。

很多有“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觉得这些人真的无知又无理取闹,但是谁真的体谅了人类的情感?

这些家属并不是真的没文化不懂知识不讲道理,只是亲人离世,内心本来就悲痛难忍,更难接受亲人遗体不完整(器官缺失)。这是多种情绪的交杂,并不仅仅是抵触器官捐献。

我自己填写了器官捐献志愿表,我也告诉了父母,所幸我的父母很开明,是支持的,但是我也看到了我说的那一刻我父母脸上短暂的难受,只是他们尊重我的决定。

而我也想过,如果有一天我父母离世,如果他们自己有意愿捐献器官,我会尊重,如果让我决定,我会选择不捐献。

作为一个了解器官捐献流程的人,作为一个讲道理懂法律有知识的人,作为一个愿意用自己的器官救助别人的人,我,在情感上,仍然难以接受将亲人的器官做捐赠。虽然如果他们自己决定,我会尊重,但如果他们死亡后由我决定,至少目前的我,做不到。

人是理性与情感交杂的动物,都有才是完整的。缺一都是奇怪的。

所以我想请大家在抨击这对父母前,多去理解人类的这种感情需求。

她父母不是为了掌控了,也不是真的通过无理取闹钳制她,只是他们目前完全无法接受,也许未来也无法接受,他们找不到办法阻止,于是只能如同孩子一样撒泼不讲道理,期望以此通过情感影响左右孩子的决定。

这对父母只是难以接受,没有违法乱纪,也没有从小对女儿捆绑教育(至少从这位父亲目前的描述,是看不出这些的)。

当然,父母的这种威胁行为确实非常欠妥当。

针对父亲的问题,只能是劝说其多了解器官捐献,也尽可能的去理解和支持孩子,同时也应该让孩子在体谅父母难以接受的条件下,尽可能的逐步去渗透她的想法给父母。毕竟对正常人来说,一般都是父母先走,自己真的挂掉的那一天,父母不一定在身边,所以父母只是情感上难接受而已。

另外,提问者也提到,母亲是害怕这么年轻就好想家里宣布捐献器官,让父母感觉好像是孩子去世的时候父母还在,孩子年纪轻轻想不开,是不是有自杀先兆。这个完全可以理解,因为确实有些自杀者离世签回选择填写器官捐献。也许孩子真的有一些问题,也许告诉你们这件事是一种心里求救信号。所以无论器官捐献这件事如何处理,父母多关心孩子内心也是有必要的,也许真的有自杀倾向,早发现早挽回。

无论最后你们一家人如何处理这件事,我觉得都先冷静下来。母亲也不要用生命要挟,如果孩子真的有自杀倾向,母亲这种做法会激发孩子的行为。如果孩子没什么问题,母亲的这种过激做法只会伤害家人感情,激化矛盾。

建议你们做父母的先好好了解一下器官捐献内容和流程,好好感受一下孩子的心理状态(这么多年,亲手养大的孩子,是不是目前状态不好,多少你们是有感受的),然后平静自己的内心,坐下来和孩子平等平静的交流。你们可以直白的说出自己的担忧,比如觉得害怕孩子想不开,可以直白的告诉孩子,如果孩子不是这么想,也能解除误会,也消除你们的担忧。接下来再继续互相冷静的沟通各方想法,父母表达出自己不愿意孩子捐献的原因,也给孩子机会讲讲她为什么如何做。

家庭中的情感问题是不能用是非对错解决的。只能靠沟通交流,互相理解互相妥协,找到一个大家都认可的方式去解决。

但是一定要讲道理,给双方讲道理的空间,逗互相聆听和考虑对方的情绪和思想。

再次强调:无论最后你们达成的一致是什么,我都希望无论是父母还是子女不要用放弃生命或者断绝关系这种言论去威胁对方,这种撒泼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激化矛盾。

评论很多人也都科普了器官捐献相关知识。作为一个捐献人,我也很希望你们能给予你们女儿这个决定以尊重。这件事我个人觉得其实谈不上多伟大,但是助人为乐嘛。当然之前我也提到,也能理解家属不愿意的心情。

最后,祝好。


无风亦破浪:

对于大多数的这类话题我都会支持我的同龄人。但这次,我觉得说诸如父母干涉子女,“控制欲”的可能应该试试换个角度去思考。

我相信在座的诸位应该不是宗教信徒,然而我想问诸位一个问题:你更愿意相信你百年之后可以上天堂或者是再次投胎,还是相信你会和这世上所有的动物一样就此为止?

又或者说,理性上讲你知道后者是你的归宿,但是感性上看你愿不愿意对前者抱有哪怕一点点感觉?

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想想和你同为凡人之躯的至亲家人呢?

显然,生死之事这样严肃的话题如果人们真的一点不信,那么诸如“上辈子积了德”,“下辈子投个好胎”这样的话也就不会再说了,纵然调侃的意思更多。

这也就是为什么人死后为入土为安或者火化:与其说是妥善处理尸体,不如说是让活着的亲人以及临终前的自己留有那么一丝念想。就算是不信神的,在生死这样的话题上也很难完全免俗。

而捐献器官与遗体,对于很多人而言莫如断了这最后一丝念想。诚然有很多人可以看明白问题,但是看不明白也完全可以理解。

这样就不难理解这些父母的想法了。根本不用说是管教孩子的父母,就算给孩子完全自由的父母,在心理上也希望自己有个缓冲。

所以,我会建议题主将这样的顾虑说出来,然后再建议女儿过些年思想更成熟后再决定。并向女儿保证如果她因为意外没有在能立下这样的遗嘱时立下这样的话,那么就尊重她现在的意愿捐献她的遗体。毕竟即便她只是在临终前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和她现在决定没有区别。


东谋某:

如何说服父母接受自己去世后捐献器官?

这是我看到题目后想到的另一个问题。

18岁许愿死后捐献器官,很符合这个年纪的善良勇敢。

不能接受心爱的孩子想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捐给陌生人,也很符合一般父母对孩子的疼爱。

冲突发生不是哪一方错了,而是两代人不同价值观必然会迎来的摩擦。

而这摩擦在如今其实很普遍。

相较于过去反哺大多体现在孩子成家后赡养父母,如今孩子会更早对父母产生影响:

他们在自己积极接受各种新鲜事物的同时会将这些东西间接输送到父母甚至阿公阿么那边,让学习能力大幅下降的上一代人也能很快跟上时代,延缓衰老的时间,保持年轻化。

但是这个过程并不会特别顺畅,技术层面也许不难,比如移动支付这些,

而涉及价值观层面,这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不管怎么样,年轻一代一直在努力,而可以的话,也希望上一代能放下架子,用更平等的姿态去对话。

一个故事:

一:

镜子前,她在颤抖,

她看到了一个满是皱纹,满头白发,衰老不已的自己。

开什么玩笑啊,她凑了过去,很奇怪的,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怎么回事?

二:

“你这是累的吧。”丈夫泡着脚。

“累?能不累啊,丫头那么闹。”她突然有些生气,

“说什么18岁了,自己可以做主,想在死后捐器官。她才多大啊!”

丈夫没说话,这波母女战争他是站妻子的,但要随便表态了,以妻子的性格怕是要被派去做女儿思想工作。这种活不能揽,得躲远点。

“那个,明天我们去买面新镜子吧。”丈夫决定转移话题。

“买啥啊。”她发着火,“再好的镜子还不是黄脸婆一个。”

“不黄不黄,”丈夫一脸严肃,“我老婆嫩着呢。”

三:

“难道,是错觉?”她举著新买的镜子。

昨天那个苍老的自己没出现,不过——

“果然还是老了吗?”

她放下镜子,躺在床上。

“也对啊,都四十多的人了。”

对于老这个话题,她想过很多次。

十多岁的时候,觉得很可怕,甚至想过自己要是老了,干脆不活了。正青春的她无法接受自己有一天满脸皱纹,一身松弛。

二十出头的时候,有些害怕,总是努力打扮自己,希望这一天能远点就远点。

到快三十时,似乎忘了这件事,毕竟每天带孩子,忙一堆事。而且,看着自家孩子一点点长大不得不说特别幸福。

如今四十了,有种恍然的感觉,哦,原来真的已经老了。

不过,对这种感觉意外地没多讨厌——不服气还是有的,但是怎么说呢,算是慢慢接受了,没那么纠结了。

当然,还是会担心的,这种担心相较于以前是因为脸,如今更多是害怕被抛下,被女儿,被时代抛下。

“再和丫头谈谈吧。”她坐了起来。

四:

女孩翻着相片,没有说话。

几分钟前,冷战中的妈妈把这本递了过来。

“怀你的时候,最怕的就是你出来时,哪里有问题。”她开始回忆往事。

“知道是个女儿时,我和你爸一直讨论怎么养好你,绝对不能让哪家坏小子随便骗走。”

“这么多年,你一直很听话,没让我们操太多心。”

“但是那天那个愿望真的,真的吓到我了。”

“我们花了那么多年,把你养得这么漂漂亮亮健健康康,结果你现在要把你身上的某部分送给别人?”

“不是随随便便,”女孩据理力争,“是等我死后——”

“没有哪个做父母愿意去想孩子死了这件事!”她打断了女儿的话,不过她突然又反应过来,

“说起来,真要死,也是我们先。”

“妈!”女孩有些急。

“这么看来,我们也阻止不了。”她摇了摇头,感觉有些无力。

五:

母女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她坐在那看着低着头的女儿,突然有点弄不明白两人冷战根本在吵什么。

似乎是因为捐献器官?

但这事其实很远,远到她其实干涉不了。

那为什么吵?

是害怕吧。

害怕女儿跑得太快太远自己追不上了——

其实已经追不上了。

正如自己有了自己的生活后,不会再对母亲言听计从,女儿总有一天也会,或者已经开始自己的生活。

她站了起来,背对着女儿,

“我还是不接受你的这个想法,不过,我会和你爸去了解捐献器官这件事。”

六:

“总觉得,我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女孩将镜子递给孟歆。

“相当糟糕,毕竟是让自己妈发现自己很老这件事。”孟歆毫不留情,“不过看来你也看到了很多东西。”

“因为我也照了镜子。”

与妈妈不同,女孩在镜子里看到的是一个年轻得一脸稚气的自己。

不过,她并不讨厌。

“标准的一家三口里,其实存在三个视角。母亲、父亲、孩子。我们总强调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实际上,孩子也是在影响父母。他们对世界的认识更纯粹,对新鲜事物的认识更积极激进。”孟歆说著自己的看法,“所以很多时候,这是一种相互的平衡。”

“我捐献器官这件事真的有一点点错?”女孩依旧有些不服气。

“任何事都不能只考虑对错,因为你认为对的很多东西是以你认为的那个标准去衡量的,但别人不是。坚持自己是对的,很多时候会下意识去强迫别人接受自己认定的标准。”

“所以,我的问题是?”

“不太适合。你可以自己偷偷决定,你也可以旁敲侧击,让父母慢慢接受。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扔出自己的观点,让家人立马接受——你以为镜子的你看起来幼稚只是因为血气方刚?说白了,你还不够成熟。”

七:

“其实,我是希望你去阻止女儿的——”丈夫看着戴着面具的孟歆,“不过她们母女能和好也不错了。倒不如说,更进一步了。”

“这么看,你其实也反对女儿捐献器官这件事?”孟歆有些好奇。

“不完全是,首先,这事很远,远到其实管不了,所以我其实并不在意她这个决定,但是——”丈夫语音一转,“我不太喜欢丫头这件事展示出来的某些东西,就这么决定把自己捐出去了,这样的她很容易被利用然后陷入危险。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她再自私一点。”

“你反对的是她的善良?”

“不,是无法保护自己的善良。”父亲意味深长。


不明猫形物:

捐献器官这种事,我举头像赞成。

双马尾我先预定了。


大树:

赞同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想不代表到时候还想;到时候还想,不代表她的家属会同意。

每年去世那么多人,捐献的凤毛麟角,所以她未来的家属大概率不会同意,你们担心的事大概率不会发生。

就好像坐车就可能出车祸,但是车还要坐。我觉得出车祸的概率,都比你女儿未来家属同意捐献的概率高。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