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 18 歲女兒捐獻器官?

問題描述:女兒18歲,娃娃臉,扎個雙馬尾,日常都是清純可愛蹦蹦跳跳,也挺會賣萌的,平時愛好也都很少女很正常。並且身體一直健康。可是她18歲的生日願望居然是死後可以捐獻器官!要去填寫器官捐贈卡!晴天霹靂,她媽媽當時就嚇哭了,拉著女兒的手怕她想不開,又心疼她死後要被「開膛破肚」「泡福爾馬林」可女兒堅定的說自己不會自殺,只是正常死後捐獻。又很冷靜的反問說「如果你們心疼我死後被刀割,被泡水的話……為什麼就不心疼我火葬…
, , , ,
冷杉:

從問題的表述看,我起初懷疑這是個釣魚帖。

我們先不妨做一個換位思考,如果你是一個不希望女兒捐獻器官的父母,你會怎麼表述?你會怎麼提問?從而讓自己、讓別人相信你的觀點是對的,你女兒是錯的,並且得到支持和聲援?

接下來,我們看文本。

女兒18歲,娃娃臉,扎個雙馬尾,日常都是清純可愛蹦蹦跳跳,也挺會賣萌的,平時愛好也都很少女很正常。並且身體一直健康。

前半句,從「女兒十八歲」到「很少女很正常」。「娃娃臉」、「雙馬尾」、「清純可愛」、「賣萌」、「很少女」,這更像是同齡人的表達語氣吧?

試問,在你的生活中父母的表述應該是這種語氣嗎?就我的生活經驗而言,各種父母對學生的評語、或者相親角「徵婚啟事」,各個孩子年齡段的父母對孩子的認識都不會只限於外表。除了外表之外,必然更注重內在——「乖巧懂事」、「積極向上」、「活潑開朗」。但是問題的修飾語中有三分之二是描述外在形象,剩下的「很少女」、「很正常」也都是浮於表面,非常膚淺的。由此,我認為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父母應該對子女所持有的態度,我對這個問題的真實性產生懷疑,它好像有一點像是編造的。

後半句,「並且身體一直健康」。這一句是獨立成句的,從句式上看是為了強調某個重點,即女兒身體健康。它的意思就很奇怪了,如果這個父親真的像後文所述一樣,「震驚的不能動彈」,持堅決的反對態度,怎麼會去刻意強調了一個對自己不利的事實?好像就是為了給Aorquer一個強而有力的論據,證明女兒是健康的,捐贈器官是合法的。「你們應該支持我女兒,而不要為我辯護。因為我女兒身體健康的很,我的觀點在『身體健康』這一點上是站不住腳的。」我相信,沒有一個正常人會在開頭如此刻意強調一個對自己不利的論據。由此,我對問題真實性的懷疑,從一個很模糊的狀態,開始細化到懷疑這個「父親」角色前後矛盾的行為,「父親」角色的真實性。

可是她18歲的生日願望居然是死後可以捐獻器官!要去填寫器官捐贈卡!晴天霹靂,她媽媽當時就嚇哭了,拉著女兒的手怕她想不開,又心疼她死後要被「開膛破肚」「泡福爾馬林」
可女兒堅定的說自己不會自殺,只是正常死後捐獻。又很冷靜的反問說「如果你們心疼我死後被刀割,被泡水的話……為什麼就不心疼我火葬在一個狹窄的空間里被慢慢燒成灰燼呢?為什麼就不心疼我土葬被成千上萬只蟲子和細菌慢慢啃食吃掉呢?所以究竟有啥區別啊,倘若死後還有感覺的話,土葬和火葬更痛苦吧!」
我被震驚得不能動,她媽媽更是哭得死去活來用頭撞牆說怎麼生養了一個氣殺她的女兒……

從篇幅來看,小小的一段說明中,女兒的觀點居然佔了半壁江山,甚至比提問者自己的行為還要多。更重要的是,一個能上Aorqu把別人觀點說的那麼清楚的人,竟然自己一個觀點也沒有?還把自己塑造成了「怒火中燒」、失去行為能力,把持相反意見的女兒形容成「堅定」、「冷靜」。我認為,一個像提問者一樣能清晰引述他人觀點的人,一定具有表達自己觀點的能力。哪怕觀點不夠強硬,至少也要表達出來嘛!比如「我們很怕女兒死後被開膛破肚,被浸泡在福爾馬林溶液中。」

從這里的行文看,我開始懷疑這段文字更像是「女兒」的「傑作」,而非父親的手筆。大家可以試著把人稱修改一下。

我媽媽當時就嚇哭了,拉著我的手怕我想不開,又心疼我死後要被「開膛破肚」「泡福爾馬林」
可我堅定的說自己不會自殺,只是正常死後捐獻。又很冷靜的反問說「如果你們心疼我死後被刀割,被泡水的話……為什麼就不心疼我火葬在一個狹窄的空間里被慢慢燒成灰燼呢?為什麼就不心疼我土葬被成千上萬只蟲子和細菌慢慢啃食吃掉呢?所以究竟有啥區別啊,倘若死後還有感覺的話,土葬和火葬更痛苦吧!」
我爸爸被震驚得不能動,我媽媽更是哭得死去活來用頭撞牆說怎麼生養了一個氣殺她的女兒……

人稱修改之後,是不是更加正常了呢?

直到現在母女也沒和好,所以怎麼勸她放棄?

最後的總結,希望網友支持「父親的觀點」。我們剛剛才分析了上面的全部文本,明明字裡行間流出的是代表真理的「女兒」和代表蠻橫無理的「父親」。就這份說明來看,我認為這句話的涵義是很扭曲的。

總而言之,我認為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個問題、這份說明不是出於一個「父親」之手。因為它的態度、表述、它的重點所在與一個當事父親所應當表達的是很不一樣的。我更傾向於認為這是一個「釣魚帖」,是女兒在借用父親的口吻說出了事實的三分之一;又或者純粹是編造的故事。

不管是女兒寫的,還是編造的。我認為Aorquer現在缺少的是一種坦誠的勇氣,缺少的是一種包容和認可的態度。我懷著更好的願望,希望這是女兒寫的,而不是純粹的亂編。這個女兒,在小小篇幅的文字里讓人看出她深深的偏見和對他人觀點認識的不清與否定。

不可否認,在遺體捐贈事宜上,女兒的態度與做法之於社會是有利的,之於她大部分的同齡人是相符的,是開放的、是自由的。但是,二十年之後,當我們這一代人走向父母的年紀、成為父母的角色,當這個女兒二十年後成為了媽媽,當她遇見了比自己還要開放、還要自由的女兒,我認為她還是會表現得像她的媽媽一樣——「哭得死去活來」。

相比於一件瑣事而言,這才是最可悲的。只要這個女兒,只要我們的一代人不能摒棄偏見,不能學會傾聽和理解,就永遠不能跳出人生代代循環的死結。新與舊的矛盾還會再我們身上重複上演,只不過是以其他的形式。「秦人無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羽柴殿:

作為一個肝移植的醫生,供體獲取過程是非常的血腥暴力的,腹部大十字切口,所有的腸子都會拖出來,最後用紗布填上。角膜的獲取則是直接剪掉眼球,因為身體里的血會全部放掉,整個人是沒有一絲血色的。而且涉及到缺血再灌注損傷等原因,只有腦死亡的人才可以做為供體,把體內臟器捐給其他人。自然死亡的人捐贈遺體,就是泡進福爾馬林里,然後拱醫學院校解剖研究和教學使用。說了這么多,我是很敬佩遺體捐獻的人,崇高,無私的為醫學事業做著貢獻。但是我自己還是沒有辦法接受自己和自己的親人遺體遭到這樣的處理,以上僅為個人觀點


想和莽尼做朋友:

補充,可以去看看人間世第三集,講的就是器官捐獻,就可以明白這並不應該是一個可怖的,令人談之色變的話題,而應該是一個崇高的,值得讓更多人認識到的理念。


作為一名醫學生,我看到的根本不是什倫理方面的問題,我看到的就是一對控制欲泛濫的父母企圖用自己的無知和狹隘的眼界阻止一個人的思想獨立

不管是捐獻器官還是別的問題,但凡是你們認知不清楚或直接超出你們認知的,你們的第一反應都不是去理解女兒的想法,了解事情本身 而是直接套用自己明明很局限的認知

還以撞牆要挾,相比之下這位母親才更像一個思想不成熟的人

作為子女,我很感謝父母將我帶來世上,撫育我成人,我也相信並感激他們將在我成人以後也不遺餘力地給予我支持和建議

但接受不接受採納不採納,完全由我做最後的決定,因為我是個成年人。就算結果不好,那也是我應得的。一個成年人應該擁有為自己做決定,和對自己決定帶來的後果負責任的權利,無論它們是好是壞。

我和我母親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但也大大小小吵了無數次,險些動起手來,才從她令人窒息的控制欲下掙脫出來一些自主權。我很理解她,但不代表我就要接受她仍能無限制干預我的人生。

別問什麼如何阻止你女兒捐獻器官,這只是登記而已,一開始你們就把捐獻器官和她18歲就有想死的念頭毫無邏輯地掛上鉤了,當然作為父母從情感方面考慮也情有可原,只是你們後續的處理實在是過於糟糕。

問題應該是 如何從女兒身上學到直面死亡


kevin lee:

1,折了女兒四肢養在家裡,不給接觸外面的資訊,時間長了她就不會想這些奇怪的事了。
2,躺地上擋著女兒,不放棄就不許出門。
3,摧毀所有捐獻機構。
4,控制大人代表制定法律,宣布器官捐獻為非法。
5,操縱聯合國通過議案,讓各國都宣布器官捐獻為非法。


世界遍布邪惡之時:

感覺有點好笑。

在你們生孩子前,就應該知道,孩子是具有自由意志的。


Abigail Kim:

很多答主都在說題主和他的妻子想法不對,我就不重複了。

說點別的。

很多家長都學不會把孩子,甚至是成年的孩子當作一個獨立的個體,當子女說出和做出和自己的三觀相悖的事情的時候,第一反應都是,孩子是錯的,孩子怎麼可以這么想,我一定要改變他的思想!

題主,您的孩子可能已經做好了成為一個優秀的成年人的準備,但您和您的妻子可能還沒有準備好接受這個事實。

哪怕你們真的不能同意,你們在做出拿頭撞牆這種不優雅的事情,破壞孩子人生里永不再來的成人禮之前,能不能試著先聽聽孩子是怎麼想的?

很難嗎?

承認那個「娃娃臉,扎個雙馬尾,日常都是清純可愛蹦蹦跳跳,也挺會賣萌的,平時愛好也都很少女很正常」的女兒現在已經長大了,已經是個成年人了。

很難嗎??

承認自己可能已經難以趕上年輕人的思想,承認孩子的思想境界可能已在自己之上。

真的很難嗎??

可能是挺難的。畢竟數十年來還以為父輩權威會永遠固若金湯,孩子永遠會是那個言聽計從的孩子。誰知時代變了,海量的資訊洶涌而來,把權威都沖了個潰爛。孩子不是那個孩子了,父母卻還是那個父母。

但不承認這些,就只能離孩子越來越遠了。


小胖妞:

與其以後在黑暗和烈火中剩一堆變臭變白的殘渣,不如留下這眼睛繼續看世界,留下這心臟繼續跳動思念著親人,留下這腸胃繼續享受人間的美食,留下這肺部繼續呼吸新鮮的空氣,另一種形式留在這美好的人世間,這有多好。為什麼你們要勸阻?


Aorqu用戶:

我好奇的是,在你和你妻子的撫養下,你女兒在沒離開你們外出求學前,是怎麼形成了獨立而優秀的三觀呢?

題主在問題描述了有幾句話我很在意:

平時愛好也都很少女很正常。並且身體一直健康

晴天霹靂,她媽媽當時就嚇哭了,拉著女兒的手怕她想不開,又心疼她死後要被「開膛破肚」「泡福爾馬林」

可女兒堅定的說自己不會自殺,只是正常死後捐獻。

我被震驚得不能動,她媽媽更是哭得死去活來用頭撞牆說怎麼生養了一個氣殺她的女兒……

這幾句話說明了題主及其妻子的幾個問題:

一,認為器官捐獻都是些心理愛好不正常,身體不健康的人才會選擇的行為,願意器官捐獻多半是有自殺傾向的。

大哥,死刑犯的器官都不能拿走了,你以為醫療機構都是都市傳說里割腎的么?

二,內心非常認同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絲毫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的觀點,所以才會覺得女兒捐獻器官是「開膛破肚、泡福爾馬林」

當你女兒不在了,她的一部分,可能在他人體內繼續延續下去,這不好么?

三,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女兒,也不願意試圖去了解女兒的想法,女兒做出選擇後都不查一下器官捐獻的原則和細節,就在這里提問怎麼阻止

四,無知。被震驚得不能動?哭的死去活來還用頭撞牆?你女兒是聯考交白卷了,還是讓學校開除了?是參與黃賭毒了,還是未成年懷孕了?是殺人越貨打家劫舍了?還是參加恐怖組織反社會反人類了?小姑娘就想填寫個器官捐獻志願卡,你們反應就這么激烈?這孩子以前是一直按照你們的心意做選擇么?

相比之下,女兒的反問邏輯清晰縝密,應該是之前就想好了,孩子18歲成人了,她有權利做出選擇,無論這個選擇是否合父母的心意

我想著這個姑娘會健康茁壯的成長,像花一樣的綻放,她讓我想到了一個心臟捐獻案例里捐獻者的父親對受捐助者說的一句話:

「在你的胸膛里,我聽到了我兒子心臟跳動的聲音」

這也是生命的傳遞與接力了吧


某鯖:

點進來以前還以為是小姑娘活著就要捐器官,心裡還開始打草稿應該怎麼勸……點進來之後發現是「死後」,頓時覺得沒必要了。

當作是她能以幫助別人的方式,讓自己的一部分繼續活在世上如何?

現在的人很少有說要留全屍的想法了吧,畢竟火化不是更徹底嗎?


春艙:

我國小二年級的時候看電視節目講到準備死後捐獻器官被家人勸阻。覺得很不可思議。慢慢的經過這么十幾年的成長,終於知道了為什麼是這樣一個情況。

這其實也是社會對個人的思維規勸,一個國小生你去問他死後願不願意捐出器官,八成都是願意的。而你去問一個40歲的人,八成就不願意了。這樣的情況,如同是社會教育在慢慢的把天使教育成惡魔。其它領域也一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