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 18 歲女兒捐獻器官?

問題描述:女兒18歲,娃娃臉,扎個雙馬尾,日常都是清純可愛蹦蹦跳跳,也挺會賣萌的,平時愛好也都很少女很正常。並且身體一直健康。可是她18歲的生日願望居然是死後可以捐獻器官!要去填寫器官捐贈卡!晴天霹靂,她媽媽當時就嚇哭了,拉著女兒的手怕她想不開,又心疼她死後要被「開膛破肚」「泡福爾馬林」可女兒堅定的說自己不會自殺,只是正常死後捐獻。又很冷靜的反問說「如果你們心疼我死後被刀割,被泡水的話……為什麼就不心疼我火葬…
, , , ,
Kyoukai:

樓上已經說了捐獻器官的流程說明,我想補充的是一些理論和情感上的誤區。

理論上,家長不必太擔心遺體完整性被破壞,捐獻器官不等於捐獻遺體,捐獻了器官的遺體不一定會被再接受。

你怕遺體完整性被破壞,教學工作上也很重視。捐獻的遺體一般用於醫學院教學工作,以方便學生觀察了解完整的人體系統構造,完整性缺失的遺體(如心臟,腎,肝已捐獻)既不方便用於教學工作,也難以灌注固定,除非你這具遺體特肌肉組織都健康完整(一般是年輕人,有健美習慣),那還能做骨骼標本。

情感上,雖然遺體捐獻和器官捐獻不同,但是表達的氛圍和精神是一致的,我建議你和你的孩子親自去感受下遺體捐獻現場,先了解你孩子所說的事。

如果你從來沒真正走近去了解這件事的莊嚴和偉大,你當然也很難聽進去不同的看法。

就像我還沒走近之前,也是想像不出具體,記得當時因為剛正式進入醫院實習那會上班忙,夜班累,還常常碰到奇葩的患者家屬,就連上網也時不時見到各種抱怨聲,天天負能量都很多。

師姐看我總是悶悶不樂,就說正好今天有遺體捐獻的儀式要求醫院各科室出個代表參加,要不你去參加一下,正好賺一點時間休息。

我想想有儀式時間應該不長,就想著偷懶去了,正好也從來沒有參加過遺體捐獻儀式。

去的路上我昏昏沉沉,還沒睡醒樣子,心裡還想著怎麼把地點放的那麼遠。然而,到了現場後我一下子晃過神來了。

先是在默哀,然後上前獻花,家屬眼裡的雖然依然閃著淚花,但和醫院病床前的眼淚不同,有許些釋然,許些安慰。

與醫院的icu相比,雖然氣氛同樣讓我感到一種生命的重量,但icu里讓我覺得無奈,而捐獻儀式上的這份重量卻讓我感到希望。

這份希望,是逝者對生者的信任與期望。

捐獻者是來自陶山的戴阿芬老師,聽介紹說曾被檢查出患有惡性黑素瘤之後,經歷過4次化療,2次放療。

雖然最後沒有出現生命的奇蹟,但是在治療期間,由於很多素不相識的好心人為她奔走、捐資,讓她萌生了捐獻遺體的想法。

這個世界上,有一部分少數人在用生命的餘輝點亮更多人的生命。這些人雖然少,但份量卻很重,他們是真的對醫學事業有期待,有信任。

和這些人相比,我們那些爭吵和負能量,乃至我們這個人,似乎都顯得極其渺小。

曾經我在醫院里看多了太多無奈和眼淚,有那麼一刻,我認為我們所做的努力,不過是在拖延時間而已。生死有命,該及時行樂。人在生死的自然規律面前是渺小的。

然而,當我走在人體科學館,看著那些擺在走廊上的人體圖譜,那些浸泡在葯液里的人體標本時,我頓時覺得比起生死有命的規律,人類對於生命發展的努力與傳承更令人震撼。

圖是學校官方科普館的介紹圖,人體科學館一般禁止拍照

比星空更大的是人心,地上的細胞不比天上的星星少。

我時常想起上解剖的第一節課上,我的老師曾對我們說:"其實你們現在所學的東西,並不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更多是來自一個個單純普通人的身上。"

他們之中有些人曾有著不幸的命運,卻仍然對我們有殷切的期望。

他們可能只是社會上的少數人,卻願意將死後僅有的軀體留給我們醫學。

他們只是少數人,但也足夠成為我們走下去的動力了。

對於我們醫務人員而言,所有的流言蜚語,一旦與性命相托的期望相比,都不過是渺小的。

同樣的

對於那些熱心的志願者而言,所有的世俗常規,一旦與雪中送炭的救人相比,也不過是渺小的。


Aorqu用戶:

概念上能講的東西不多。死後捐獻器官不等於主動求死然後被開膛破肚。比起擔心您女兒是不是要尋短見,您更應該問如何阻止自己的妻子拿頭撞牆自尋短見。

既然您沒有提到宗教信仰之類相關的東西,恕我直言,這件事情您和妻子爭的根本不是對錯,而是對女兒的控制權。如果我沒有猜錯,她應該從小到大主要都是靠您二位拿主意,所以僅僅是一個十八歲的與人為善的生日願望就能引起你們對控制權丟失的恐慌。

何苦呢?

一個獨立的個體,她將來的職業規劃、婚喪嫁娶你們絕無百分百的控制權。換位思考一下,您在十八九歲的時候,如果和父母在觀念上起了沖突,希望他們怎麼做。

給她足夠的資訊與建議,讓她自己做決定。人總要長大,要為自己負責。學會放手,是尊重孩子,也是尊重自己。

偷偷補一句:諸位兄弟姐妹們要是碰到搞對象時候在原則問題上搞道德綁架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謹慎結婚。


費里奇朵夫:

你妻子是連女兒死後都想要管嗎……


看到這個問題我還以為你女兒要活體捐獻器官,嚇得我趕緊點進來……

原來是填器官捐獻卡……

你女兒已經把理由說得清清楚楚了

如果你們心疼我死後被刀割,被泡水的話……為什麼就不心疼我火葬在一個狹窄的空間里被慢慢燒成灰燼呢?為什麼就不心疼我土葬被成千上萬只蟲子和細菌慢慢啃食吃掉呢?所以究竟有啥區別啊,倘若死後還有感覺的話,土葬和火葬更痛苦吧!

你妻子氣什麼呢?氣自己無話可說,發現沒有理由阻止女兒?

心疼她死後要被「開膛破肚」「泡福爾馬林」

咱們客觀地說,父母大概率比女兒走得早。

心疼大概率也是你女兒心疼父母「火葬在一個狹窄的空間里被慢慢燒成灰燼,土葬被成千上萬只蟲子和細菌慢慢啃食吃掉」

不知道你妻子有什麼好心疼的。

與其在陰暗裡腐爛或是被烈焰燒成一捧灰,死後捐獻器官救別人的命,捐獻遺體為醫學事業做貢獻毫無疑問偉大得多。

用俗套的話來說,器官捐獻者的生命又在別人身上延續了。

第3集 呼吸:生死一搏,只為自由呼吸_人間世 第二季_騰訊視訊​v.qq.com图标

如果您一時間還無法理解捐獻器官有多偉大,可以看看這個紀錄片。等器官救命的病人的親身訴說比再多的文字都更有說服力。

我絕沒有道德綁架的意思,器官捐獻與否完全自願。

同樣的,基於完全自願的原則,希望你們不要去阻止你女兒填器官捐獻卡。

你們可以給出不支持捐獻的理由,但不能粗暴地阻止。


丁香園:

用器官捐獻作為生日願望。

你的女兒了不起!


李柰:

所以中國人很奇怪,都接受火葬了還以為自己沒放棄留全屍的習俗。是一種承認黨國比祖宗神仙大的迷信信仰。


獵刀:

為什麼要阻止呢?

我跟我妹都登記了,告訴我媽之後,她說你們想的真遠,然後很淡定轉身走了。很正常啊……

要不然人一死屍體就火化了多浪費啊。我覺得想到我的器官還能救一個甚至幾個人,就覺得死也值得了啊。

有這種想法的人我覺得是熱愛生活熱愛生命的人,應該不用擔心會自殺……


陳滌:

女兒18歲,娃娃臉,扎個雙馬尾,日常都是清純可愛蹦蹦跳跳,也挺會賣萌的,平時愛好也都很少女很正常。並且身體一直健康。

個人感覺這個寫的是初音?如果真是自家女兒,這些修飾語怎麼看怎麼奇怪。另外,雙馬尾是個很少見的發型,大學教書十年,統共只見過一兩個,這個發型其實對臉型要求很高,屬於典型的畫里比實際好看很多的發型。

可是她18歲的生日願望居然是死後可以捐獻器官!要去填寫器官捐贈卡!晴天霹靂,她媽媽當時就嚇哭了,拉著女兒的手怕她想不開,又心疼她死後要被「開膛破肚」「泡福爾馬林」

媽媽的情緒來的太炸裂,說哭就哭,電視劇都沒這么快。試想,沒有原因,誰會沒關係死一死去?要不然就是這個家庭實際上危機四伏,要不然就是誇大其詞。這里用了晴天霹靂這個詞,女兒如果有一天領回一個對象,想必就該九雷轟頂了吧?

可女兒堅定的說自己不會自殺,只是正常死後捐獻。又很冷靜的反問說「如果你們心疼我死後被刀割,被泡水的話……為什麼就不心疼我火葬在一個狹窄的空間里被慢慢燒成灰燼呢?為什麼就不心疼我土葬被成千上萬只蟲子和細菌慢慢啃食吃掉呢?所以究竟有啥區別啊,倘若死後還有感覺的話,土葬和火葬更痛苦吧!」

這段話很像小說,實話實說,現實的女兒應該這樣說:「你們要是怕我死了被解剖,怎麼就不怕我死了在爐子里燒成灰,在土坑裡爛掉呢?這有啥區別?要是死了有感覺,肯定是火葬土葬更難受。」既然是說現實事件,這一段小說式的對話太怪異了。用話劇的讀法去讀一下,看看這台詞是不是更合適上舞台?

我被震驚得不能動,她媽媽更是哭得死去活來用頭撞牆說怎麼生養了一個氣殺她的女兒……

如果這段是真的,我只能說,您和您的妻子都活在舊社會。不過看到具體的形容,震驚的不能動, 死去活來,用頭撞牆,氣殺,這些詞怎麼看都是瑪麗蘇小說里的台詞。並不是說這些詞不能用,但作為有18歲的女兒的男人,最低也得38歲(這個年齡還得非法結婚才行),38歲的男人,有這么說話的嗎?

直到現在母女也沒和好,所以怎麼勸她放棄?

我不勸別的,在這里勸一下各位答主,這個題,看看就行了,不必認真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