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手持一把狙擊槍(無限子彈)闖進金庸的世界裏 最高能混到什麼地位?

問題描述:可以搶奪npc的寶藏、另:(可以幹掉石破天嗎)
, , , ,
魯生:

都無限子彈了,你就知道去偷學武功?想學武功哪裡學不了啊,無量山洞,華山思過崖,崑崙山谷找白猴,少林寺偷神足。。。真想玩點刺激的也不是不能去林家老宅。。。

無限子彈是什麼,是無限的銅啊!你就是世界的首富啊!

方向告訴你了,具體方法就不教了,自己去起點穿越文學習。

……………………我是分割線………………

有人質疑狙擊槍太慢,莫不是對現代狙擊步槍有什麼誤解,很多狙擊步槍都可以連發的。

我們拿經典的12.7巴雷特舉例吧,這玩意可以連發,60發/分鐘沒問題,12.7的子彈幾十克重。隨便假設一下,不用精確,假設一發子彈30克銅,保守按60發一分鐘算,一年差不多能幹1000噸銅,摺合150多萬宋斤,對比下宋朝一年銅產量也就幾百萬斤到1000萬斤之間,純度還特別感人。富可敵國,說的就是你了!


小明明888:

無限子彈狙擊槍進入金庸世界,要看你想做什麼了。如果你想當武林第一高手。那是不可以的,因為要做武林第一,得有1V1的正面決戰。而且是多次。而1V1的武林對決,是不會讓你拉開幾百米,然後躲進草叢任你射擊。這樣的話你的槍就最多打死第一個對手,後面的對手知道了你的暗器厲害,自然會躲閃。這樣躲開你開槍的方向就不難,接近過來一招就KO了。甚至都不用接近,一個擒龍手,控鶴功,參合指,六脈神劍,火焰刀等等就KO了

但是如果你想當一個頂級刺客。這個可以有。畢竟沒人知道你的手段,隱姓埋名,偷偷摸摸,幾百米外,一槍致命。估計掃地僧也不見得把防護罩日夜撐著。即使撐著也扛不住狙擊槍吧。


兒子不讓我說話:

拎着狙擊槍靠近桃花島,一陣洞簫聲幽幽傳來,卒

拎着狙擊槍戴上耳機靠近桃花島,上島,迷路,卒

拎着狙擊槍靠近白駝山,一陣鐵箏聲凄厲如鬼,卒

拎着狙擊槍戴上耳機靠近白駝山,突然游出幾萬條毒蛇,卒

拎着狙擊槍走上黑木崖,剛開瞄準鏡,一支綉花針紮上眉心,卒

拎着狙擊槍走上全真教,全真七子天罡北斗陣,你微微一笑,一槍打死譚處端(為什麼又是你),其餘六子欺上身來,卒

拎着狙擊槍走進五毒教,一團紅霧彌散開來宛如煙霧彈,正打算穿煙,霧中竄出一條金黃色的小蛇,卒

拎着狙擊槍走上嘉興街頭,突然肩頭被人一拍,回頭一看沒人,另一側朱聰說道:大哥,這鐵筒子是幹啥用的?。。。。。。


Atropa:

《三兄弟的故事》聽過沒?

老大是一位好戰的男子漢,他要的是一根世間最強大的魔杖:一根在決斗中永遠能幫主人獲勝的魔杖,一根征服了死神的巫師值得擁有的魔杖!死神就走到岸邊一棵接骨木樹前,用懸垂的樹枝做了一根魔杖,送給了老大。
……
後來兄弟三人分了手,朝着各自的目的地前進。老大走了一個多星期,來到一個遙遠的小山村,跟一位巫師爭吵起來。自然,他用那根接骨木做成的「老魔杖」作武器,無疑會獲取決斗的勝利。對手倒地死後,他繼續前行,走進了一個小酒館,大聲誇耀自己從死神手上得來的強大魔杖如何戰無不勝。就在那個晚上,老大喝得酩酊大醉後,另一個巫師躡手躡腳地來到他床邊偷走了魔杖,並且割斷了他的喉嚨。就這樣,死神取走了老大的命。

狙擊槍放在金庸宇宙里就是一支,戰無不勝的老魔杖

可以說,正面1vN決斗的話,任你武功再高,也難以戰勝現代文明產物下的火器。

就像科技被鎖死的人類的恆星級戰艦再厲害速度再快,在強相互作用材料的水滴面前也就是紙老虎一樣。

但是,行走於人類社會的江湖,難道只有正面決斗一種交鋒方式么?

韋爵爺屁武功都不會,鬥智不鬥力,還能一個人干翻六個武功高強的喇嘛呢。

藍鳳凰武功顯然談不上多高但是人家也能一招制住桃谷六仙呀。

蒙汗藥,十香軟筋散,悲酥清風,七芯海棠了解一下?

阿紫,康敏,丁當,方怡,美人計了解一下?

最後結果只會變成,題主被解決掉以後,題主的槍成為了【傳說中不會被擊敗的魔杖】在江湖一代一代被流傳下去。

繼倚天屠龍之後成為又一「號令武林莫敢不從」的,強權的符號象徵。

並與《神照經》和韋爵爺的寶衣背心並稱為江湖上的三件「閻羅聖器」(大霧)


陳銳:

  楊逍冷笑道:「霹靂雷火彈雕蟲小技,何足道哉?既奈何不了武當二俠,自亦奈何不了武當嫡傳的張教主。你們峨嵋派藉助器械逞能,且讓你們見識見識我明教的器械。」左手一揮,一個白衣童子雙手奉上一個小小木架,架上插滿了十餘面五色小旗。楊逍執起一面白旗,手一揚,白旗落在廣場中心,插入地下。

  群雄見那白旗連桿不到二尺,旗上綉著個明教的火焰記號,不知他鬧什麼玄虛。便在此時,楊逍身後一人擲出一枚火箭,急升上天,在半空中散出一道白煙。

  只聽得腳步聲響,一隊頭裹白布的明教教眾奔進廣場,共是五百人,每人彎弓搭箭,嗖嗖聲響,五百枝長箭整整齊齊地插在白旗周圍,排成一個圓圈,正是吳勁草統率下的銳金旗人眾。

  群雄未及喝彩,銳金旗教眾已拔出背後標槍,搶上十幾步,揮手擲出,五百支標槍一齊插在箭圈之內。眾人跟着又搶上十數步,拔出腰間短斧。群雄眼前光芒閃動,五百柄短斧呼嘯而前,砍在地下,排成一圈。短斧、標槍、長箭,三般兵刃圍成三個圈子,各不相混。任你武功通天,在這一千五百件長短兵刃的夾擊之下,霎息間便成肉泥。!

  銳金旗當年在西域與峨嵋派一場惡戰,損折極重,連掌旗使庄錚也死在滅絕師太的倚天劍下,其後痛定思痛,排了這個無堅不摧的陣勢出來。近年來明教聲勢大盛,五行旗各旗相應擴充,銳金旗下教眾已有二萬餘人。這五百名投槍、擲斧、射箭之士,乃從二萬餘人中精選出來,武功本已有相當根柢,再在名師指點下練得年余,已成為一支可上戰場、可做單斗的勁旅。五行旗隸屬於明教總壇,不歸朱元璋、徐壽輝等指揮。

  群雄相顧失色,均想:「明教楊左使這支白色小旗擲向何處,這一千五百件兵刃便跟着投向何處。峨嵋派的霹靂雷火彈再厲害,傷人終究有限,擲出十枚,就算每一枚都打中,也不過傷得十人,如何是明教銳金旗之比?」又想:「倘若明教突然反臉,將我們聚而殲之,那便如何?今日赴會的好漢雖人人武功高強,卻是一批烏合之眾,可不比明教的精銳之師習練已久,指揮下得心應手。」群雄心下惴惴不安,竟沒對銳金旗顯示的精妙功夫喝彩。

  楊逍又舉起一面白旗,向身後揮了幾下。銳金旗五百名教眾拔起羽箭槍斧,奔到明教木棚之前,躬身向張無忌行禮,隨即返身奔出廣場。

  楊逍一面青旗擲出,插在白旗之旁,青煙火箭升天,廣場旁腳步聲沉重,五百名巨木旗教眾青布包頭,每十個人抬一根巨木,快步奔來。每根巨木均有千餘斤重量,木上裝有鐵環,各人挽住一隻鐵環,腳下步子甚為整齊。突然間一聲吆喝,五十根巨木同時拋擲出手,有的高,有的低,有的在左,有的在右,但每根巨木飛出,迎面必有一根巨木對准了撞到,五十根巨木竟沒一根落空。

  但聽得砰砰砰砰巨響不絕,五十根巨木分成二十五對,相互沖撞。每根巨木都重逾千斤,撞擊聲勢驚人,倘若青旗附近有人站着,不論縱高躍低,左閃右避,總免不了被巨木撞到。巨木旗這路陣法,乃從攻城戰法中演化出來,攻城者抬了大木,沖擊城門,再堅固的城門也會給巨木撞開。血肉之軀在這許多大木沖擊之下,豈不立成肉泥?

  巨木旗五百名教眾待巨木撞後落地,搶上前去抓住巨木上的鐵環,回身奔出,相距十餘丈之遙,只待發令者再度擲出青旗,又可二次抬木撞擊。楊逍揮青旗命巨木旗退出,右手一揮,一面紅色小旗擲入廣場。

  但見頭裹青巾的明教教眾退開,紅煙火箭升起,五百名頭裹紅巾的烈火旗教眾搶進場來。各人手持噴筒,一陣噴射,廣場中心滿布黑黝黝的稠油。烈火旗掌旗使揮手擲出一枚硫磺火彈,石油遇火,登時烈焰奔騰,燒了起來。明教總壇光明頂附近盛產石油,石中曰夜不停有油噴出,遇火即燃。烈火旗人眾每人背負鐵箱,箱中盛滿石油,噴油焚燒,人所難當。

  烈火旗退出廣場後,楊逍黑旗飛處,五百名頭裹黑巾的洪水旗下教眾搶進廣場。這洪水旗所攜家什,共是二十部水龍,又有噴筒、提桶之屬,前面十人推著十輛木車。掌旗使唐洋呼喝號令,木車打開,放出二十頭餓狼,張牙舞爪,在廣場上奔躍咆哮,便欲四散咬人。群雄大奇,心想這些惡狼跟「洪水」兩字有何干係?只聽得唐洋喝道:「噴水!」一百名教眾手持陶質噴筒,一百股水箭向惡狼身上射了過去。群雄鼻中只聞到一陣猛烈酸臭,那二十頭惡狼一遇水箭,立時跌倒,狂叫悲嗥,頃刻間皮破肉爛,變成一團團焦炭。原來洪水旗所噴水箭,乃是劇毒的腐蝕葯水,系從硫磺、硝石等類葯物中提煉製成。

  群雄見了這等驚心動魄的情狀,不由得毛骨悚然,均想:「這些毒水倘若不是射向群狼,卻是射在我身上,那便如何?」

  洪水旗教眾提起二十部水龍上的龍頭,虛擬作勢,對着群狼,顯而易見,水龍中也裝滿了毒水,若加發射,不但水盛,且可及遠。楊逍揮起黑旗收兵。洪水旗下教眾拉動水龍出場。當水龍迴轉之時,水龍口轉到哪一方,哪一方的豪傑便忍不住臉上變色。

  接着楊逍擲出一面小小黃旗。一群頭裹黃巾的明教教徒走進廣場,各人手持鐵鏟,推著一車車泥沙石灰,人數卻比金、木、水、火四旗少得多,只約一百人。這一百人圍成個圈子,同時舉鏟往地下猛擊,,突然間轟的一聲大響,塵土飛揚,廣場中心陷落,露出一個徑長三四丈的大洞。跟着大洞四周泥土紛紛跳動,鑽出一個個頭戴鐵盔、手持鐵鏟的漢子來。四百條大漢驀地從地底鑽出,群雄都大吃一驚,齊聲呼叫。

  原來這四百名教眾早就從遠處打了地道,鑽到廣場中心的地底,挖掘大洞,以木板木條撐住,藏身其間,厚土旗掌旗使顏垣發出號令,四百名教眾同時抽開木條,整塊地面便陷了下去,地底教眾跟着破土而出。這一來,狼屍、石油、焦土等物一齊落入地底。一百名教眾揮動鐵鏟,在大洞上空虛擊三下。倘若有人跌入洞中後想要躍上逃命,勢必給這一百柄鐵鏟擊落。跟着一車車石灰、鐵沙、石子倒入洞中,片刻間便將大洞和數百個小洞填平。五百柄鐵鏟此起彼落,好看已極。掌旗使一聲令下,五百名教眾齊向張無忌行禮。廣場中心填了鐵沙石灰,平滑如鏡,比先前更加堅硬得多。群雄心中明白:「倘若我站在廣場中心,口出侮慢明教之言,此刻已遭活埋在地底了。」

  這一來,明教五行旗小坤操演,大顯神威,旁觀群雄無不駭然失色,各人均知近年來明教在淮泗豫鄂諸地造反,攻城掠地,連敗元軍,現下他們是將兵法戰陣之學用於武林豪士間的群毆,人數既眾,部勒又嚴,加之習練有素,任何江湖門派莫能與抗。

一把槍能頂啥用?


陸心哲:

如果低調一點當個殺手問題不大,但是只要知名度高了,凶多吉少。

因為在按這個設定,最大的優勢是狙擊槍的射程和威力,最大的短板則是人本身。

狙擊槍並非無敵,沒有受過足夠的專業訓練和練習的話,遠距離精度可能沒有設想的那麼高,要是打移動目標就更低,如果是復雜環境(城市,樹林,人群等等)打移動目標就更差了。

而我們知道,武功高手多半有點輕功,瞄準鏡那點視場近距離很容易被擺脫,遠距離命中率又難以保證。所以不容樂觀。

另外,古人雖然沒見過狙擊槍,但是並不是傻子。一聲巨響之後有人送命,事件之後發現是被某種物體擊中而亡,再屍體內或現場找到彈頭的話就可以確定是遠距離射殺,雖然不知道這東西怎麼飛這么遠,但是有了基本判斷,就有了初步的防禦思路。至少可以按照防備弓弩的思路進行嘗試。增加遮擋,設置假目標,控制制高點等等。

更重要的是根據槍聲確定方位之後的搜捕。現實中狙擊手雖然給人的印象是射擊精確,但實際上最首要的能力是隱蔽和野外生存。這是無限子彈給予不了的。趕上對方人多一點奔着你的位置過來了,有信心躲過去了嗎?

所以要真是這樣的話,最好的選擇是依附一個勢力(最好是主角的比較強的實力,狄雲狗雜種那樣的就放棄吧),讓他們為自己提供庇護和資訊支援,必要的時候提供掩護和配合,然後自己謹慎選擇時機和目標,盡量狙殺高價值目標,給自己換取一個穩定的安全位置。同時還得能保證對方不會覺得你是個威脅殺了了事,或者奪槍自用。這些都是很大的風險。

至於威脅npc,不說學武功需要資質,而且見效慢,首先拿着狙擊槍靠近對方就是對狙擊槍最大的誤解……


豬大腸:

一般來說,你拿着什麼東西穿越,然後給這個東西加個無限XX的條件,那最有價值的永遠不是這個東西本身,而是無限XX

比如一架F22穿越到二戰無限油彈,抽油拆機炮啊。。。無限航空燃油啊那可是。。。

比如這個問題,無限子彈,練銅攢火藥造意大利炮啊,狙擊槍有個P用。。。。


林子大了:

你只能活在暗中,活在別人的傳說中,決不能暴露,一旦被人知道你是誰,隨便一個三四流的選手就能把你偷襲弄死


城閉喧:

「我有一言,請諸位靜聽。」

光明頂之上,我扛槍出現,大義凜然狀。

「哪來的嘍啰?閉上你的嘴!」

一個長得很矮的,留着中分頭的崆峒派弟子喝罵了一聲。

當時我就火了,端起我的狙擊槍指着他的頭。

「信不信我打死你啊?你再跳啊!」

那小子聽了皺了皺眉,然後像猴子一個一頓眼花繚亂的空翻跳到我面前。

我努力去瞄準,看到的卻都是殘影。

「啪!」

一個360°迴旋踢將我手中的狙擊手踢飛出去。

我看了看空空的雙手,看看了這個矮中分,一臉懵逼。

「你拿個破棒子在那擺弄啥呢。」

他滿臉不屑,非常騷包的甩了下頭,大喊了一聲「崆峒拳法!」。

我應聲飛了出去。

「卧槽!槽!槽!這么疼,死了死了死了……」

第四條命結束。

媽的,不帶這么玩人的,你給我把破槍頂鳥用啊,最垃圾的小嘍啰都打不過。

剛進入這個遊戲的時候,把我開心壞了。

這不就是化身成YY小說的主角嗎,金錢正妹,要啥有啥。

況且開局一把槍,那不是相當於上來就滿級野球拳的小蝦米嗎?搜衣賊!

我想的好好的,在一些關鍵時刻出現,扭轉乾坤,賺得聲望和地位。

結果發現劇本跟我想的不一樣啊,我才他么是那個小嘍啰。

第五條命,乾脆走邪線。

我找到了星宿老仙,表示要跟他單挑。

他為了在小弟面前裝逼,非要先讓我三招,於是我就一槍把他崩了。

當場收了一批狂吹彩虹屁的小弟。

「至少有了小弟,不至於被隨便什麼小嘍啰搞死了。」

我這么想着,就沒見着第二天的太陽。

這幫敲鑼打鼓的可真尼瑪雞賊,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第六條命……

我想辦法入了少林寺,天天往藏經閣跑。翻了多少遍也找不着傳說中的易筋經。

易筋經沒找到,但是找到了看門的掃地僧。

我當場求他收我為徒,不同意我就自殘。

「大師,你就收我為徒吧!」

一板磚,頭上兩道血印流下來。

「大師,上天有好生之德……」

再一板磚。

「大師,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還一板磚。

他被我滿臉是血的誠意打動,終於答應收我為徒。

「我傳你這套神功,日練三十年,夜練三十年,方可小成。」

我又補了一板磚。

「喂!你別打了!我都答應你了啊!」

我痛的不行,直接從身後拿出狙擊槍,把槍口吞進嘴裏。

「嘭!」

重開。

……

……

第三十六條命。

我先跑到無量山洞,找到了雕像,苦練半年凌波微步。

超高的身法加上超高的傷害,我就不信這還混不好這個江湖?

結果我還沒出山,就被鍾靈的閃電貂啃了一口,找了幾圈莽牯朱蛤也沒找到。

最後毒發暴斃。

這遊戲真沒法玩了!

無限子彈有個屁用!

等等……

無限子彈或許是個雞肋,它在把我往錯誤的方向引。

我忽然想換一種玩法。

槍這種東西。在合適的時機打一發就夠了,之後你每多開一次,你的危險程度就減少一次。

第三十七條命,我要認真了!

我來到了江湖氣最重的地方,酒館。

做我最擅長的事情,吹牛逼。

沒錯,我成了一個說書人,天天在這幫江湖人面前扯犢子。

什麼最強的武器排名啊,最強的武功排名啊,什麼最正妹俠排名啊,女俠和某掌門的情史啊……這幫八卦的江湖人賊愛聽。

我發現這個江湖上自稱江湖人的閑漢特別多,其實就一幫喜歡吹牛逼又沒耐心練功的菜雞,天天跑這跑那的追熱點,就為了跟認識的人說一句。

「你說那件大場面呀!呵呵,我在現場!」

怪不得隨便一個小門派弟子出來都能那麼牛逼。

幾個月後,我開始我的計劃,做了一個被江湖人們津津樂道的武力值排名。

排到最後時刻我說道。

除了掃地僧、東方不敗、獨孤求敗等以外……其實還有一個最強的人。

所有江湖人都屏住呼吸等我揭曉答案,我卻故意不說了。

「趕緊說啊!」

「別賣關子!」

……

一陣喧鬧中,我一字一字的說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一幫人鬨笑而散。

「卧槽,真能吹!」

「垃圾,以前我都信了。」

「就你?呵呵……」

從此之後,江湖裡都流傳着我的傳說。

一個說書的,年紀輕輕的就瘋了,可能是太想混江湖了,產生了幻想,天天跟別人說他是天下最強的。

後來我一進酒館就有人笑道:「王大俠?你一定是又來吹牛逼了。」

我面不改色。

「江湖人的事,能算吹么?」

有人跳出來要跟我比試。

「你再吹?那我幹掉你就是武林第一了吧?」

「對不起,我只跟我武林榜上前百的對手過招。」

我端著茶淡淡說道。

他一把拽住我的衣領,舉拳打下來。

鬨笑聲中,我坐在地上,笑道:「因為我比你強的太多,所以我原諒你。」

人們笑的更歡了。

從此我成了武林上的紅人。

人人都會背我那套自我介紹。

「強者要保持神秘,不能暴露名字,不過你們可以叫我王大俠,我呢,9歲起博覽群書,習得諸家百長,20歲功力達到巔峰,論天賦,前後三百年無人能及。江湖上只有王語嫣那種等級的漂亮妹子能配得上我,另外不接受我武林榜上一百名開外者的挑戰。」

漸漸地,很多「大俠」都聽了我的故事。為了看我被打臉,眾多江湖人「眾籌」了一位前百名的大俠向我挑戰。

那天真是人山人海,幾乎所有愛看熱鬧的江湖人都擠滿了街頭,想看我被打臉。

挑戰者:「在下三十六路譚腿譚羽,很榮幸能在您的名單中排進前百,不知能否向您挑戰呢?」

他嘴上客氣,臉上分明卻充滿笑意。

所有觀戰的人臉上都有這樣的笑意,他們都很想看我的笑話。

「當然了,你身在前百,確實有向我挑戰的資格。但是!」

我聲音一變,用冷漠的語氣說道。

「你做好可能死去的準備了嗎?」

譚羽的笑意僵在了臉上。

「我們只是切磋……「

我冷哼了一聲。

「跟我切磋,就要做好非死即傷的準備。」

他看我的樣子不像是開玩笑,於是笑的更勉強了。

「他不敢應戰!」

「他在騙你,他就是個垃圾!我揍過他!」

「別信他!他就會耍花樣!」

……

「我作為絕對的第一對你百名之內的人,太過於不公平,這樣吧,我只對你出一招,如果這一招之下你還不死的話,我便認輸。」

聽到我的話人們跟煮沸了的水一樣喧嚷起來。

這片喧鬧中,我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裡,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自信和一種強者的氣息。

那人見了心中開始打退堂鼓,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這樣多的觀眾在這,如果退縮了,以後便沒得混了。

他硬著頭皮擺出拳架,心中想着哪怕是北喬峰南慕容來了,自己也能挺過一招吧。

「請賜教!」

我微笑轉身,一步步朝人群外走去。

「你怕了嗎!」

「喂!你跑什麼?」

「不是最強嗎,一招打敗他嗎!別走啊!」

……

「你們想讓他死嗎!」我大喝一聲。

「我這招威力極強,需要在數百米外施展,周身數十米皆易被誤傷,不怕死的就來吧!」

說罷便一步步走出去。

那些人嚷着「你別偷跑了啊!」,卻一步也不敢跟過來。

我一口氣走到數百米外,然後迅速避過行人,爬上了我事先計劃好的距離點。

我將槍架起來,瞄準鏡指向可憐的挑戰者。

他一臉謹慎的站在那裡,擺着一個看起來無懈可擊的拳架。

可惜了,數百年的差距不是區區數十年攻擊所能彌補的。

「嘭!」伴隨着一聲巨響,子彈從槍口噴薄而出。

眾人眼中,譚羽毫無徵兆的少了一條腿。於是他那無比穩固的馬步一瞬間失了衡。

他一臉茫然的倒在地上,直到斷腿處噴出大量獻血時,他才瘋了一樣的鬼嚎。

在場上千人,全都安安靜靜的聽着他鬼嚎。

而我,則沿着剛剛的路線一步一步走回來。

渾身都是拽上天的高手氣質。

在場所有人看我的眼光都變了,是敬畏和恐懼。

在人都看不到的數百米外,還能讓一個強者的腿炸成碎肉,那要是在面前用,會是何等的恐怖?

怪不得他說數十步以內皆易誤傷,現在再沒有人敢懷疑了。

甚至幾個曾經「欺負」過我的人,都是一臉要哭出來的表情。

我走到譚羽面前時,他已經給自己止了血,正一臉恐懼的看着我。

「按照約定,我一招沒能殺死你,你贏了,從今天起,你譚羽,就是天下第一。」

他像見了鬼一樣的拚命搖頭。

「不不不!感謝王大俠手下留情繞我一命!」

「感謝您原諒我的冒犯和無理!」

……

就這樣,我轟了譚羽一條腿,他不但非常感激我,還將我請回家,介紹了很多其他的大俠給我認識。

江湖上都知道我是一個超級強,但是非常謙虛又非常大度的大俠。

我每天跟着各種大俠,出席各種場合,參加各種宴會,再也不需要跟人動手。

除了一些初出茅廬的小子,無人再敢向我挑戰。

面對那些小屁孩我就表現出」你不配挑戰我「」我是不會向小孩出手」的姿態。

即使被欺負了,也會收到對方家長惶恐的道歉。

後來我還見到了慕容復,他堅持要把他表妹介紹給我認識。

我還見到了張無忌、石破天、段譽等等,他們都對我很尊敬。

我還跟楊過、令狐沖喝了酒,他們說我跟其他大人物不一樣,一點也沒有架子。

我還在崆峒派看到了那個殺過我的中分頭小癟三,他連抬頭看我都不敢。

哦對了。

我叫王大鎚,萬萬沒想到我真的在金庸世界裏成了一代大俠,有了金錢地位和正妹,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完~


物由心:

說實在別說混到什麼程度,

只怕很快會帶來殺身之禍,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想金毛獅王何等武功實力,不去冰火島躲著可能保得住屠龍刀?

你能殺一個兩個,但你能殺光所有貪婪的人么,你半夜要不要睡覺?就你一個普通人,只要一個小嘍嘍半夜從窗戶里鑽進來就解決你了。

如果是我,會第一時間把槍獻給名門正派(比如張三豐這種無敵存在),先展示威力,然後表示為不掀起血雨腥風,甘願奉獻,希望能拜師學藝,這才是正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