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美國暗地裡印刷一批美元,僅僅用來向中國購買一些產品,是不是可以實現?

問題描述:完全無消耗的從中國獲得了一批資源,同時似乎對美國國內的通脹也沒多少影響啊?這樣的做法是否可行,美國是不是實際上有這么做過?

曾經的用戶:

美國人不是一直在這樣做嗎?。。。


金洋:

偷偷印的美元不也是真的美元嗎?

到中國買商品後,美元會留在中國,然後中國拿著這些美元去美國買東西,美國賣不賣?

如果不賣的話,會以什麼理由拒絕?

或者說,美國能不能識別出來這批美元?

這批美元還會通過各種途徑流回到美元的。

如果老美用這批美元買完之後就宣布這批美元是假幣,那麼以後誰還敢收美元?


kriss wang:

可以啊,來買吧。

然後中國人也可以拿著這些美元去美國消費呀。


請讓我上場:

我覺得你的意思應該是美國印了一批貨幣,買了中國的商品,然後美元貶值了,自然而然中國人的手中美元並沒有那麼值錢,而美國人手中的中國商品相對來說價格是不變的。換句話說,如果美國人再把這批商品賣給其他國家的人,那麼肯定是賺錢的。說的不好不要見怪


東方管:

現在排第一的回答仔細讀過之後,才發現這個問題的答案已經提高到另一層次上去了。這個問題已經從一個腦洞變成了一個值得大動干戈認真回答的問題了。

一言以蔽之,這個問題其實就是想問貨幣是什麼。那麼我的答案是貨幣原本是政權過去積累的「硬通貨」的派生物,而現在他是政權下經濟活動未來現金流的一個貼現值。

也就是說,貨幣本來有一個硬錨,現在卻已經沒有了。這一變化是西方500年信用體系發展到80年代以來美元信用貨幣化的一個最終結果。

貨幣這個東西是社會分工發展到一定程度的產物,最原始的社會不需要貨幣也可以交易。但是復雜的社會形態卻非需要貨幣不可。而充沛的貨幣來源能夠促進社會分工的發展,進而提高經濟發展程度,和人的生活水準。

但是,人之所以會接受貨幣作為一般等價物首先必然是因為它有稀缺性。到處可得的不可能作為貨幣,鹽貝殼可以是貨幣,但很難想像水可以做貨幣。某些被濫發的紙幣在名義上是貨幣,但在實踐中往往不被承認貨幣屬性。但貨幣也不可以太難得到,不能提供流動性的貨幣甚至會摧毀已經存在的復雜社會分工。

在過去,貴金屬是貨幣問題的一個優秀解答,它很稀有,流動性還算能接受,單位價值高,也容易分割。大家一直愛用它。

從10世紀開始,人們發明了紙幣。它看起來除了輕巧,相比貴金屬似乎也沒有什麼優勢可言?不,它的最大優勢和最大劣勢都是流動性。

整個人類社會開采出來的黃金大概也就十萬噸上下。可是紙幣卻是沒有天然數量限制的。能夠用紙幣提供流動性促進社會分工的發展看起來很美好,但是對不理解經濟本質的掌權者來說,真是好比小兒耍刀。紙幣的濫發在近代前就已經不絕於史。其中比較著名的就有約翰-勞。

所以,最後人們不得不規定紙幣只能是某種錨的派生物,最佳的目標無疑是黃金。金本位在英格蘭銀行的支持下,締造了漫長19世紀的史前全球化繁榮。

但是,不要忘了我們前面的說明,黃金作為貨幣是足夠稀有穩定了,但是它的流動性是非常不足的。從另一方面來講整個世界的復雜經濟分工能否持續發展居然要指望哪年能發現大金礦,這豈不是對自詡征服自然的人類最辛辣的諷刺?

但其實這還是個小問題,更重要的是到20世紀初金本位和人類思想的發展已經出現了極大鴻溝,有引發嚴重暴力的風險。

為了要說明這一點,我們需要引入兩個概念,內部平衡,外部平衡。

在金本位時代借貸可是一筆高風險的交易。黃金不可能在旦夕間大量增加,通貨膨脹幾乎不可能,通貨緊縮倒是比較有可能。結果借貸不僅要付出利息,一旦緊縮,你需要償還的是比借入時更加昂貴的貨幣,有破產的危險。在缺乏資本需要小額借貸的工人農民看來,黃金完全不是秩序的象徵,倒像是枷鎖,甚至是將人類釘死的十字架。

現在我們都已經很清楚了,在通貨膨脹和失業率之間有著明顯的負相關性。這是任何經濟學大學部學生都耳熟能詳的菲利普斯曲線。也就是說,適度的通貨膨脹可以改善社會的內部收入分配。這就是金本位的內部平衡問題。

在金本位下國際貿易有一個完美的自動平衡趨勢。當一國順差時,它就能得到較多黃金,他的貨幣價值將上升,出口產品將變得較為昂貴,最終導致順差逐漸縮小。對於逆差國來說則一切相反。也就是說在給定的貿易條件和生產力水準下,金本位可以自動實現各國的外部平衡。

所以金本位的時代是一個外部平衡完全壓倒內部平衡的時代。雖然老百姓不懂經濟學,可是總還知道社會貧富懸殊,上層燈紅酒綠,下層食不果腹。在一個鍍金的世界裡,難怪大鬍子和他的共產幽靈要四處遊盪了。

事實上對於金本位不滿的還不只有大鬍子而已。如果貨幣供應,利率匯率都是一目瞭然的事情。那近代民族國家到底能幹嘛?學英國人自由放任?不,這不僅是錯的,更是英國人試圖欺騙我們的鬼把戲。第一個開悟這些的是漢密爾頓和李斯特。

國家有權制定政策扶持特定行業的發展,有權設立貿易壁壘,利率政策。甚至還有權建立福利制度。德國完整的實踐了一整套國家干預理論,並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呃,只不過有些小小的瑕疵,諸如軍隊獨立,議會和民意難負其責。

薩拉熱窩的兩顆子彈開啟了總體戰時代,德國人既然能把鐵路系統設定的嚴絲合縫來運送原材料和產品,當然也能用來運送軍隊了。不然史李芬怎麼誇出第二天大軍就能開拔前往東線的豪言?

既然平民和貴族都得流血,那金本位忽視內部平衡的缺陷就不能被繼續容忍下去了。不肯多印錢給老子發福利?不肯給老子選票?你先問問老子手裡的槍!

但總還有死心眼的抱著金本位死也不放手,於是世界只好在血腥中再翻滾二十年。

與普選民主制不相容的金本位就此成了野蠻的歷史陳跡了?似乎也不全是。你看在布雷頓森林,他們又乞靈於黃金的魔法了。

世界大戰至少不是白打的。為了高效殺人,新技術誕生了不少,產能和勞動力消滅了不少。還有不少國家選擇了與世界市場體系完全脫鉤的道路。這實在是世界經濟增長的肥沃土壤啊。

這其中美國憑借無與倫比的硬實力得到了世界錨貨幣的地位,而自己又和黃金掛鉤。哎,美國人以為這是福音,殊不知這是顆炸彈。

因為美國人的野望已經大到地球都裝不下的程度了。冷戰下太空計劃需要錢,一場其實不那麼重要的越南戰爭需要錢。但最花錢的還是約翰遜總統的偉大社會。

錢錢錢,反正到處都需要錢。美聯儲早就學會了凱恩斯的一套,蕭條時才更需要花錢,反正繁榮時可以撤去酒杯。高通漲是社會分配平衡的好幫手。至於貿易夥伴,他們可以投入本幣沖銷美元嘛。

然而當人人都知道美元源源不斷的時候,貨幣政策也就沒有空間了。經濟沒有增長,工資卻不能下降。與其說特里芬悖論搞垮了美元,倒不如說是因為這是個人人相信美好未來很快就到的內部平衡壓倒外部平衡的時代。

終於,尼克松終結了這些,但是誰會知道一個貨幣無錨的世界是個什麼樣子?

然而撒切爾和里根時代的金融大霹靂給了我們新的出路。貨幣不就是信用嗎?既然硬通貨黃金可以是信用,那麼通過強大金融市場折現的未來現金流難道就不是信用了?

一切好似豁然開朗。對呀,貨幣發行一定要受錨的限制嗎?有強大金融市場和小心維持貨幣政策可預期性的央行就足以產生貨幣了。讓該死的黃金魔法見鬼去吧。

既然金融部門身負「製造」美元這一世界通貨流動性的重任,那麼別的部門看起來就一點也不重要了。在金融部門收益率越來越高,規模越來越膨脹的同時。不受黃金總額限制的債務和貿易逆差正在迅速積累。更糟糕的是,與金融畸形發展,資產價格泡沫,全要素生產率停滯不前,收入分配惡化的背後是美國低迷的儲蓄。因為他們根本不必存錢,自會有人送來。

這個世界不是只有金融放縱的美國,還有一些刻意維持金融抑制,固定匯率,高儲蓄的國家。他們叫盈餘國家。

盈餘國家的生存之道不是通過折算現金流發行貨幣再出口,他們出口的是實打實的產品。歷史在他們身上留下的現代化就是大生產的烙印已經深入骨髓。只有大生產才有就業,稅收和來自赤字國的貨幣。更別說產能本身就是崇拜的對象。

貨幣命脈操之赤字國他們不僅不以為意,如果有人大量購買盈餘國的債券股票,他們還要跟你急,因為這會抬高匯率惡化貿易條件。也就是說在赤字國希望吸收一切儲蓄的同時,盈餘國卻把別人送上門的儲蓄和這種所謂的貨幣霸權拒之門外!

這世界怎麼可以有如此兩類不相同的國家在使用同一套貨幣體系?

既然貨幣發行已經證券化了,那美國證券的未來現金流就是世界經濟的命脈所系,可不敢有絲毫大意 。

但是人就會犯錯,更何況是好意犯的錯?又是內部平衡點燃了炸藥,政府希望居者有其屋本身不是錯誤。但是長期的低利率和資產泡沫造成的人人都能還錢的假象可就是錯上加錯了。

一旦證券市場出了問題,美聯儲並沒有選擇的餘地,證券化管道的擁塞等於美元創造之源被切斷。不能得到貨幣的經濟只有死路一條。如果市場恢復信心需要時間,那麼就由我來購買證券資產重新打通美元的創造之源。非常時期必行非常之事。

然而輪到盈餘國家對此叫苦不迭。量寬使得盈餘國家的美元儲蓄貶值,他們這才發現自己玩的是一個沒有收益保障的危險遊戲。於是他們一邊痛罵美國量寬是不負責任,一邊卻還指望自己的貨幣還可以獲得更好的貿易條件。

同床異夢終於有醒的一天。美國40年來終於有一位總統說出了出口產品比出口貨幣更重要的話。這個曾經的世界需求與通貨之源,再次為了內部平衡扭轉起了外部平衡之輪……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創造通貨的本領才是這個世界的至高奧秘。中國發明了紙幣,卻不能賦予它信用。中國只能憑借對外貿易順差才能獲得對社會分工持續發展不可或缺的通貨。以前是白銀,現在是美元。一旦通貨供應不足,整個社會的分工體系將不能維持 ,社會必須「坍縮」回一個分工更簡單的狀態,這就是「內卷化」過程。歷史給予中國的懲罰不可謂不殘忍。

盎格魯薩克遜堅持著他們的普通法,不斷擴張著社會的信用邊界。我們則有我們的大一統,不斷在復雜分工社會和簡單均一社會間切換。

那麼,下一次呢?

但願那不是一個循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