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被困到同一天里,如何跳出時間循環?

問題描述:歡迎大家大開腦洞~ 感謝大家或認真或吐槽的回答。 題主是編導系的學生,想以這個題材創作一部微電影,無奈結局想來想去始終無法做到符合邏輯又合情合理。所以來求助廣大知友。如果我借鏡了您的構思,我會私信要您的支付寶賬號並支付一定的編劇酬勞。因為是學生作品,酬勞不是很豐厚,還請見諒。 很多知友說這個問題不嚴謹,抱歉,關於相關的一些問題也不是很懂,見笑了~這里說的「困在一天」指的是主角自身的記憶不回檔,但是周…
, ,
路人甲:

我掉入了時間循環,不斷重複著同一天

頭三天,我嚇壞了,不知所措

一周後,我開始慢慢適應

三個月,我開始享受無線重複同一天所帶來的福利,泡妞炒股買彩票,吃喝玩樂

一年,我開始瘋狂嘗試各種出格的事,殺人放火搶銀行,為所欲為,反正第二天所有事物都會復位

三年,經歷了無數的瘋狂的同一天,卻始終看不到未來,我的精神出了點問題

八年,我終於恢復了正常,開始接受時間循環的現實,並考慮利用這無限重複的時間去學習,去充實自己

二十年,我學習了我所能接觸到的、我感興趣的各種技藝

三十年,我已經逐漸習慣於每天過著同一天的生活,每天或是學習,或是助人行善,過得非常開心

四十年,我例常早起照鏡子,卻猛然發現自己的兩鬢生出了許多白髮

而窗戶外,還在重複著同一天


匿名用戶:
看到樓上很多人都把那一天想的太美好,我來說說更絕望的。
假如你被困住的那一天你剛好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上漂流,或者在遍地黃沙的沙漠里旅行,頭上是火辣的太陽,又或者是在一片銀白的雪山上行走,天地間除了白沒有別的顏色,你就算花一天的時間直線行走也走不出這單調的困境,或者可以給一點甜頭,讓你看到一點點城市的輪廓,然而等你快要接近的時候一天的時間也到了,你又回到了絕望的原點,就這樣一次次孤獨無助的輪回,看不到希望,也沒有盡頭……
這樣一想,那些同一天被困在城市裡的人是不是太幸福了。

———————分割線—————
問題問的是,怎麼跳出時間循環?
理論上講,運動速度超過光速,時間就可以倒流,這樣就可以跳出時間循環了(雖然只是視覺上的)。
至於怎麼讓運動速度超過光速,建議從百米沖刺練起。


項天鷹:

把庫洛牌封印了就好了。


林博昱:

一個合理的離開機制需要一個自洽的循環機制。

請參考如下設定:

1 這個世界是模擬出來的,就像在《黑客帝國》和《盜夢空間》中那樣。

2 程序出現了一個致命的 Bug ,每過一定的時間,所有內存會重新回檔。

3 這個 Bug 自身也有 Bug ,就是主角的記憶這塊內存空間不回檔。

在這個設定之下,主角每天零點時所看到的世界都是一個樣子,盡管此後整個世界可能會朝不同的方向發展(因為主角本人會改變這個世界),但改變總是有限的(因為時間有限)。

物理機制設定好之後,得定下人的行為動機。

行為動機里最基本的問題是:未來對主角而言為什麼那麼重要?這個問題回答地越徹底,主角逃離的動機就越強烈,越有說服力。比如每天一開始,一場七級大地震準時爆發,三分鐘後,地震波將傳到主角所在的城市。每天目睹生命無常的主角將會經歷了一個由害怕到好奇再到麻木的心理路程。在這個過程中,他對未來有強烈的渴望。

但只要他還在這個世界內部,他就無法改變這個 BUG,因此我們還要加兩個設定:

4 在主角一天之內就能夠得著的某個角落裡,有一塊叫做 Limbo 的空間,主角可以進入這個空間,觀察到上帝的代碼。

5 這個讓世界不斷回檔的 BUG 可以修復,但修復代價是主角的所有記憶會被清空。


黃粱:

家裡的每個成員每天都在走同樣的路,
干同樣的事,
甚至在同一時間說同樣的話,
而他們卻毫不知情。——《百年孤獨》

其實這種時間循環不是假設,很多人就生活在屬於自己的時間循環里——每天都是一樣,一樣的一天,重複的生活。
這不是平淡,是平庸,因為無趣。

每天三點一線,上課下課遊戲。
每天三點一線,上班下班回家。
每天三點一線,上網吃飯睡覺。

大部分人都跳不出這種循環,循環能夠存在,只是因為【無力改變自身】。

僅此而已。


I老蔡:

除非有上帝視角, 否則你自己 根 本 不 知 道 !

還跳個啥?


雨塵:

《涼宮春日的憂郁》里有一個篇章叫做《漫無止境的八月
故事講述的是主角涼宮春日因為某種原因(為了不劇透就不揭示答案了)不想結束暑假,於是每次暑假結束的那一天整個世界都會被清零,回到暑假開始。同時,所有人(除了長門有希)的記憶都被清零,忘記已經經過的一整個暑假,重新從頭開始。該循環一共循環了15532次(小說15498次)才結束。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腦洞很大的作品,但設定還是比較嚴謹的。只有以男主角為代表的少數人在某幾次循環中會有【即視感】(看了這部作品,每次產生即視感都覺得自己在某個循環中),原因是經歷過相同的事件。最終,也是在這種循環中找到真相,並跳出了循環。

有趣的是,TV動畫連續拍了8集幾乎一模一樣的劇情(日本動畫周播,這意味著播了兩個月,真正的漫無止境的暑假)。然而京阿尼有意思的是,雖然劇情似乎一模一樣,但服飾打扮到背景音樂到人物站位甚至背景畫面,都是完全不同的。這意味著每一集動畫都是認認真真重新畫的,絕不偷懶。
這在當年乃至今天也是絕無僅有的嘗試。答主當年可是追番一集集地追完了。當時因為是追番,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這種循環,也就是說,觀看者能夠與動畫中的主角一樣深深感受到這種「漫無止境」的壓迫感。

雖然題主的問題是一天,而《涼宮春日》是一個暑假,但我覺得在設定上會有很多刻意借鏡的地方。尤其是分鏡頭的設計上,如果仔細對比每一集來看,會有很多可以學習的地方。
如果這種手法用於微電影的分鏡頭設計,我相信也會有很不錯的效果。


智慧女神阿庫婭: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禪定法)故,得無上正知正覺。

所以答案很簡單了,用這些時間來學習禪定,而禪定功力是超越時空的,是一定可以保留下來的。有了這樣的本事,一切苦難都能度過。

學習禪定、進行禪定學習,無論在哪裡,有多大困境,困境多麼離奇,只要是難而非急(如果急就需要頓悟法門了,這全看運氣),不管難度多高,只要不急,它都適用,都是最優解,越難就越優。所以心經才敢說它是大神咒、無上咒。


陳舒璇:

想要跳出時間,就需要將時間拋棄,但是這世界上沒有時間垃圾場,就只能給別人了。


只須一笑不需愁:

百度 《土撥鼠之日》


招偉煊:

今天是李峰和他未婚妻拍婚紗照的日子。

李峰整理了一下衣領,嘴裡咬著一塊麵包,左手夾著個公文包,匆匆的關上們。
等一下,等一下。」李峰跑到電梯前,快要完全合併的電梯門又打開了。
「李先生昨晚又加班到很晚嗎?」張先生扶了扶眼鏡說到。
「對呀,最近都加班的比較晚。」李峰說著把麵包往嘴裡塞了一下。

「李峰,你進來一下我的辦公室」
「好的經理。」
「經理,有什麼事嗎?」
「峰啊,這個項目我們已經準備了幾個月了,今天的這個項目匯報,我決定讓你來做,你已經來了公司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的能力,等做完這個項目你也該升做副經理了。」
「好的經理我會好好努力做好這個項目的。」李峰有點激動的鞠躬。

嘀嘀嘀,李峰的手機響了起來。
「峰,你來拍婚紗照了嗎。」電話傳開了溫柔的女聲。
「哦,來了來了,再等等好嗎。」李峰看了看手錶。
經理拍了拍李峰肩膀,「準備好了嗎?進去把。」
「這個是我們公司最新設計的項目……」
倩雯看了看手機,李峰已經遲到了一個多小時。打他的手機也還是沒有接。
旁邊的攝影師問道小姐那今天還拍嗎?
倩雯看了看窗外,可以再等等嗎?
外面的景色慢慢暗淡了下來。
李峰放在口袋的手機不停的呼吸燈不停的閃爍著。

小姐你好,我們要關店了,要不你先把婚紗換了吧。
「不用了謝謝,我想穿著婚紗走走。」
「這個,那好吧。」

「不錯啊,趙經理你們這里人才輩出啊,那這個項目就給你們了,合作愉快。」
「王總哪裡話,都是應該的,那麼久合作愉快。」趙經理和王總用力的握了握手。
「峰啊,來來來這次你是個大功臣啊,我們去給你慶祝。」趙經理拍了拍李峰的肩膀。
李峰看了看手錶「經理我約了我未婚妻,那個我要先走了。」
趙經理笑著揮揮手,「你這小子真沒意思,走吧走吧。」

李峰走到婚紗店,可是現在天已經黑了,婚紗店也已經關了門了。
李峰看看了手機,該死手機已經沒電了,看來是昨晚加班忘了充電了。

李峰走在街道上在想著應該去哪裡找到倩雯。拍婚紗照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遲到了這么多,要怎麼交代呢,李峰現在心緒很亂。李峰去到了倩雯的家。倩雯的爸爸開了門。「峰,你怎麼來了,雯雯呢,你們不是去拍婚紗照了。」「哦,是啊雯雯讓我過來給你們說一聲今晚晚點回來。」李峰撓了撓頭。「那叔叔你們早點休息。」「這兩孩子真是的。」

李峰走過街道,想著到底倩雯會在哪裡。李峰走到了他在本市就讀大學,他和倩雯是在大學開始談的戀愛,那時候的她鬧著說要在學校拍婚紗照。李峰說傻瓜拍婚紗照要找漂亮的地方拍啊,我會和你去拍最好看的婚紗照,你會是最漂亮的新娘。
李峰走了一圈還是找不到倩雯。

李峰走出校道,看到馬路對面一個白色的身影,剛好那個身影也看到了李峰。
「倩雯。」李峰跑了過去。
突然來了一輛大貨車,貨車司機全力剎車還是撞了上去。
鮮紅的血染紅了白色的婚紗。
穿著婚紗的倩雯在快要撞上的時候沖出來把李峰推開了。
李峰摔倒在地,眼睛看著血紅色慢慢浸透白色的婚紗。李峰爬起來抱著倩雯,手顫動著伸過去摸倩雯的臉,說不出話,只有眼淚不斷的從眼角流下來。

李峰抱住倩雯的一動不動,貨車司機偷偷的開著車跑了。

李峰目光空洞緊緊的一直抱著倩雯。

第二天,李峰感覺頭很痛,他往床邊的鬧鍾看了看,李峰已經記不起來自己是怎麼回的家了。李峰拿起手機打算打電話回去公司請一段長假。「經理嗎?我想請一段時間長假。」在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了經理著急的聲音,「峰啊,等下我們就要和張總開會談這個項目啊,我們已經準備了幾個月了你怎麼這個節骨眼上請假啊。」「這個昨天不是已經談好了嗎?」李峰頭又有點痛了。「峰啊,你沒事吧,是不是最近加班太累了,我都知道你們辛苦,堅持完今天,項目談好,你就升副經理啦。」李峰感覺隱隱有些不對。

李峰穿好了衣服,走到客廳,看到了麵包放在桌子上面。他加快跑向電梯口「王先生等一下。」李峰剛跑到電梯口,快要關上的電梯門打開了。裡面正是穿著白色短袖的王先生。「李先生怎麼最近加班到很晚嗎?」「是啊,王先生挺喜歡穿白色衣服啊,怎麼今天這么又穿白色衣服嗎」李峰看了看王先生。「沒有啊昨天我穿的是藍色衣服。」王先生甩了甩頭。「那應該是我看錯了。」

李峰的心跳的很快,他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日期,上面顯示的日期竟然是昨天的日期。「王先生,今天是什麼幾月幾日。」李峰聲音有點顫抖。「八月25日,怎麼了嗎?」王先生看著李峰。「哦,沒事沒事謝謝啊。」電梯到了一樓李峰跑了出去。王先生看著李峰的背影,今天李峰怎麼神經兮兮的。

李峰走到大樓門口,拿出了手機,把那個熟悉的號碼打了上去,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按了撥打鍵。李峰這個時候很忐忑,他不停的在踱步,這時候電話的音樂停了,傳來了那個熟悉的聲音,「峰,記得今天來拍婚紗照。」李峰捂著嘴蹲在地上大哭了起來。「傻瓜怎麼了,你怎麼了」倩雯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緊張。「沒有聽到你的聲音有點激動而已。」李峰擦了擦眼睛。「對了不如今天別拍婚紗照我們去海邊吧,你在哪裡我來找你。」「可是我們訂了很久才訂到今天的。」「雯雯我們很久沒有一起出去玩了吧,我們去海灘吧。」

「峰,你別這么大力拉著我手有點痛。」倩雯手被李峰拉得有些紅了。「雯雯對不起。」倩雯用手摸著李峰的臉「怎麼了,峰,你最近是有點太累了嗎?」「我很怕你離開我。」李峰抱著倩雯抱得緊緊的。「傻瓜,亂想什麼。」突然附近的一家燒烤店爆炸了,一根閃著銀光的大棒飛躍過來。倩雯一把推開了李峰,大棒穿過倩雯的小腹。怎麼會這樣子。李峰用手按住倩雯出血的小腹,可是不一會血就把染紅了倩雯半邊身子。

第三天

這是第三天,或者說是李峰被困在了8月25日的第三天。

李峰看了一下手機,八月25日沒錯。李峰拿起了桌子上的麵包走到電梯口,「王先生等一下。」李峰走到了電梯口電梯門剛好打開了。「王先生早啊。」「早啊,李先生最近不是一直在加班嗎?「是啊。」果然沒有錯,我又回到了這一天。目前來開只要我不改變事情的發展順序,事情就會按照原來的軌跡去發展。

未完待續。


李拜天:

我是一個電影院售票員,今天,我的生活像往常一樣,沒什麼值得一提的。早晨給孩子換了尿布、做了早餐。丈夫照常把我送到電影院,最近我們的婚姻出了點問題,我們已經冷戰好幾天了。今天影院反映的電影和昨天一樣,是一部劇情循環的外國懸疑片,上座率一直不是很好。由於是工作日的緣故,來看電影的人就更少了。上午十點,一對男女走了進來,來我這里換票,我看他倆感到面熟,查詢計算機發現,昨天這個時候確實有兩個人來我這里換票,而且我驚奇的發現,這兩張票和昨天的編號是一樣的!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老媽打電話來,說你爸生病了,我說你昨天不是告訴我了,她說沒有啊,你下班快來一趟吧。我看了一下手機通話記錄,剛剛的通話顯示是昨天的這個時候!我被困在了昨天,可我竟然才發現。

對於我這么平凡的女人來說,區分每天的不同實在太難了。我可不想被困在這樣一天。孩子太小,總在哭鬧,夫妻關繫緊張,父母健康危機。我時常幻想自己的生活可以更美好一些,跟有趣的人生活在一起,做喜歡的事或者去旅行。第二天,早晨給孩子換了尿布、做了早餐。丈夫照常把我送到電影院,我下車了,但這次並沒有走進電影院。我來到了附近的一間酒吧,點了一杯酒,坐在一個靠近玻璃窗的角落。酒吧里人不多,一個男人向我走了過來。「嘿,正妹,你在想什麼?」「我想我被困在昨天了,就是昨天的事會不斷循環,你知道…」「我是一個可以操縱時間的男人,其實,我來自22世紀,是一個半人類半機器人(註:心是人類,大腦是機器)。22世紀有些無聊,那裡的女人正流行整容,難看死了,我想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讓我帶你走吧,我的能量足以帶你穿越時間(註:超過光速)。」”嗯,我們去未來吧。」「我們可以一起去旅行,看遍各種古城、群山和海島。」我們真的去了很多好玩的地方。

後來我們結婚了,前幾年的生活很美好。可後來他開始喝酒賭錢,我好言相勸,他卻打我,然後又哭著對我說,我們以後還可以去很多好玩的地方,難道你要回到以前那種無趣的生活嗎?我一次次被他打動,我知道他雖然有很多不好,但我覺得,至少與之前的丈夫不同,他真心愛我,肯為我留在他的昨天。後來我們有了孩子,他不僅不照顧家庭,而且喝酒賭錢愈演愈烈。直到我偶然聽到他的微信語音資訊,「我帶你去未來吧老婆,讓這個死娘們留在這吧」。晚上,他又找了個借口出去喝酒。我靜默坐著,想了很多,然而我並沒有傷心,突然有點想念從前了,我希望自己還可以回到之前被困的那個時間點。他依然喝得爛醉而歸,我親吻了他,扶他上床,然後拿出藏在身上的匕首,剖開他的心臟。我洗去身上的血跡,睡了一覺。

他死後,我身上的能量就不夠穿越時間了。我又被打回被困住的那一天。什麼都沒有改變,可是一切卻顯得那麼不同,孩子的小臉在陽光的照耀下可愛得很,而丈夫的言語也充滿溫存。早晨給孩子換了尿布、做了早餐。丈夫照常送我上班。到電影院脫衣服的時候,從我的口袋裡掉出一張紙,這是我前兩次沒有注意到的。那是丈夫寫給我的一封信。那天我回家,我們做了飯,開心的聊天。第二天起床,我看到窗檯上的花開了,也許我的生活其實很美好,只是我不曾發現罷了。

————————挖坑分割線—————————

怎麼跳出呢,就是找到某個改變的點吧。沒時間寫了,挖了幾個坑,有時間續寫填坑。


Aorqu用戶:
土撥鼠日嗎?首先不打算跳出來,先學習各種技能,再做點一輩子都不敢做的事……想想太好了!直到所有都滿足了以後,再跳出來吧?


警長:

「調頻fm26.7現在為您在華南地區播放史上最長的廣播劇—夏日漫長的一天。」

我時常在噩夢中驚醒,在夜裡22點,伴隨收音機里枯燥的人聲我逐漸清醒。就在離家不太遠的路邊酒店,客人忽明忽暗的打火機開合中,我開始工作。

酒店房間316。

「你知道妓女是做什麼的嗎?」男人問我

我說,「她們性交。」

「把你的衣服脫了。」男人發號施令。

這是我第一次做妓女,脫起來並不熟練。突然,男人沖了過來,扯掉了我的黑色內衣。他咬著我的耳朵說,你的好日子終歸是要到頭的了。

男人走後我打開了酒店房間的電視,雪花屏後電視里出現了兩只豬,一隻公豬一隻母豬,母豬正在沙發上織毛衣。鏡頭一轉,公豬打著領帶坐到了沙發的另一頭,兩只豬正襟危坐。於是電視里發出陣陣人類觀眾的歡笑,時間顯示為午夜十二點。

這是一場深夜情景喜劇。

「總有一天我會找到答案。」母豬的嗓子冰冷而又空洞。

觀眾們開始笑。

「你永遠都不會發現的。」公豬的爪子放在膝蓋上摩擦。

觀眾們又開始笑。

母豬放下了手裡的毛衣,她慢慢站起身子,背後的青白色牆面泛出紅光。母豬拿起來了一根煙頭,她說,「親愛的,看著這跟煙頭,如果你想知道發生了什麼,請你在牆上點一根煙,然後往牆後看去,那麼你就會發現答案。」

這次觀眾們沒有再笑,原來情景喜劇已經結束了。

我看完後不知怎的開始哭泣,於是顫抖著點上一根煙,往牆壁上燙去。

有一點聲音從牆後想起,我將眼睛貼在洞前。

「調頻fm26.7現在為您在華南地區播放史上最長的廣播劇—漫長夏日的一天。」

我慢慢的穿衣服起床。我漸漸消失意識。

彌留之際,我用煙頭在房間白牆上的一幅畫燙了一點。那是一張裂開嘴大笑的小丑畫像,畫已經被燙得面目全非了,只剩下了一隻右眼還發出譏笑的光芒。

牆後的我又開始工作,就在酒店316房間。

男人問我,「你知道妓女是做什麼的嗎?」

「她們性交。」我說。

「脫下你的衣服。」

由於我的手腳慢,男人瘋了一般將我的內衣扯掉,他咬著我的耳朵說,「你的好日子終歸是要到頭的了。」

男人發泄過後我打開了電視,熒幕里播放的是關於兩只豬的情景喜劇。

青白色的牆面開始出現紅色的光暈,母豬拿起一根煙頭說,「親愛的,看著這跟煙頭,如果你想知道發生了什麼,請你在牆上點一根煙,然後往牆後看去,那麼你就會發現答案。」

我擦燃打火機,騰起的火焰把我的影子映刻在床後的白牆。

白牆上的小丑只剩下一隻眼睛在笑,我看著他的眼睛,陷入了無盡的深淵。

於是酒店開始震動,房間的所有物件掉落下來,我的耳邊如同有一萬個人嘶吼,身體好似被高速行駛的列車攆過。

我倉皇而出。

酒店的兩邊坍塌殆盡,我只能打開317的房門跑了進去。

不知過了多久,酒店又重歸平靜。我打開317的房門,一道白光射入我的身體。

317的房門變成了一堵玄關,一隻穿著圍裙的母豬從玄關處走出。

「媽媽。」我的嘴巴十分自然的張開。

母豬的聲音像一台電腦內置音,她說,「兒子,我的飯已經做完了,今天的晚飯是一隻母雞。」

我現在是一個男人,母豬是我的媽媽。

我和媽媽一同坐在飯桌前,四角鑲金的飯桌冰冷的襯出豪華富貴的家。

一整隻雞仰躺在碎花陶瓷盤上,像一個扒開腿的妓女。

「切開她。」母豬的聲音變得急促。

我拿起刀子軟吞吞的往雞身上割去,母豬發出尖叫。

媽媽吐著舌頭,她的豬臉望向我,兩只細小的眼睛蘊著浴火。

「媽媽!」我也大聲尖叫起來,體內的精蟲瀑布般的落入我的下半身。

我的樣子像一條發情的公狗。

在狗嚎和豬叫聲中,一頭西裝革履的公豬踩著四隻黑瘦的蹄子,慢慢的踱到了飯桌前。

「或許,我能和你談一談。」公豬說完就用他的鼻子將媽媽拱到了他的背上,「晚安,兒子。」他接著說。

我心中充滿了難言的煩躁,我跑出了家門,來到了街道。

一個妓女站在離我家不遠的酒店門口。

她打扮的十分靚麗,這讓我生氣異常,我決心要給她點顏色看看。

酒店房間316。

我羞辱質問妓女後便脫光了她的衣服,她的耳垂白嫩得讓人妒忌,我一口咬住,對她說,「你的好日子終歸是要到頭的了。」

床後的白牆上有一副畫,在高潮中的幾秒里,我的眼睛瞟了一眼。是一張小丑畫像,只剩下一隻眼睛完好無損,其他地方被煙頭燙滿了窟窿,於是我的眼睛裡充滿了焦黃的燃燒色彩,高潮慢慢褪去,我便離開了這里。

回到家我的豬爸媽應該睡去了,家中沒有一絲動靜,我打開房門,一頭栽倒在床上。

有人在我床上,我能感受的到,我的身體下面有某樣東西在蠕動。

蠕動著的東西在經過短暫的探尋後從我的被子里露出半個頭。

半個抹茶味的冰激凌聖代頭。

聖代有著人類中老人的五官,因為老人的皮膚多是皺紋,聖代綠色上抹茶表面顯出一道道細密的裂縫,就像是一根長著苦瓜臉的苦瓜。

抹茶聖代對我說,「行為導致後果,聽著,我再說一遍。行為導致後果,有一對父母因為生下了男孩而面臨破產,所以他們一開始的行為就是不對的,你說是嗎?」

我點了點頭。

「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聖代的眼睛也是綠色的。

我點了點頭。

午夜到來之前,我捨去了男性生殖器,裝上了女人的胸脯。於是,在我醒來時,我聽到了這樣一個聲音。

「調頻fm26.7現在為您在華南地區播放史上最長的廣播劇—夏日漫長的一天。」

日復一日,人們將生活一遍遍的痛苦上演。

有人說,時間是一個圈,今天發生的事,在不久或遙遠的過去依舊會發生。而那些突發意外則是某一隻小蟲出現在了圈性時間遠行的軌跡上。

出現了一位牛仔。

他的帽檐壓的很低,他對著站街的我說,「今晚的地點約在農場。」

牛仔出現時酒店的霓虹燈開始閃爍,他是個無眉人。

農場的燈光十分昏暗,只剩下一隻小的可憐的白熾燈泡在低懸著閃爍,有一隻飛蛾正不停的拍打翅膀妄圖融入光明。

牛仔壓了壓帽檐,直到我看不見他的五官,於是燈泡不再閃爍,就連因接觸不良而發出的「滋滋」聲也即刻停止,整個農場只剩下兩個人。

「如果你擁有一輛巴士,恰巧你是巴士的司機,而巴士的駕駛位只有一個,卻有人與你爭搶。告訴我,你會怎麼辦?」

牛仔的整張臉只剩下嘴巴在開合。

「把她踢下去。」我說。

「很好」,牛仔從背後拿出了一隻藍色的盒子,「或許它能幫助你。」

「啪」白熾燈泡爆的粉碎,牛仔的身體也是一樣。

我攜著藍色盒子奔入我的家。

兩只豬的情景喜劇正在上演,無言的觀眾等待指示而歡笑。

我打開藍色紙盒,裡面有一把黑色手槍。

公豬彷彿預知到了什麼,他從遙遠的場景慢慢的轉過身體,巨大的燈光打在他的豬臉上,一步一步一步,公豬向我踱來。

啊!公豬的臉猛的穿過鏡頭倒掛在我的眼前,我毫不猶豫的射出子彈,豬頭馬上變得模糊一片。

夢醒了。

我又從噩夢中驚醒,回想起夢境不覺又出了一身冷汗。我坐在床上回想著夢之前發生的事。

那天是我的生日,我的好友牛仔送了一個藍色紙盒給我,也不知道放了什麼東西。當我帶著好心情回家時,發現家裡的門牌號碼316變成了317,估計是物業的失誤。雖然隔著門就能聽見父母的吵架聲,但我依然開門進去了。

父親的事業面臨破產,就連家中唯一的鑲金飯桌也拿去賣了。母親坐在沙發上,病態般的織著毛衣,口中喃喃說著什麼父親出軌的事,並且說一定會找到證據的。一旁的父親抽了一包又一包的煙,煙屁股堆滿在他的腳旁。

在我上樓回房前,母親叫住了我,她給我買了生日禮物,是一盤拼圖。

我笑了笑問拼圖到最後能拼出什麼,母親說,「one-eye jack。」

我上了樓後發現阿么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我的房間里,她最近燙了一個新頭,活像只聖代。

阿么理了理綠衣服告訴我,「你要是個女孩倒還可以幫你爸爸減輕負擔,起碼你可以出來賣。」

阿么走後,我哭了一場,在樓下父親與母親的爭吵聲中我逐漸睡去,於是就做了這場離奇的夢。

原來都是現實的映射。我舒了一口氣,打開手機一看有牛仔的未接來電,原來是他打來的電話把我從無窮的夢魘中拉扯了出來。

我的心情恢復了點平靜,於是順手打開了床頭的收音機,有一個無比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

「調頻fm26.7現在為您在華南地區播放史上最長的廣播劇—夏日漫長的一天。」


Aorqu用戶:
你只有24小時,真想不出你能幹什麼,
一你不知道跳出這個關口的條件,二你不知道死了之後會不會重複活過來重來24小時,三你不像阿湯哥被逼上戰場,
所以每天早上把所有的錢花光了就行,沒有錢就問人家借,能借多少就借多少,每天變著法子玩就行了,反正又不用還,第二天又重來,試著找各種最簡單借到錢的方式去花唄,
飛日本飛韓國,你又不能馬上辦簽證,反正你最終玩就是一早借錢之後能跑去機場飛得最遠的地方,還要不離國
就算電話借錢能一個小時到賬,你一個小時去機場,不打折坐任一飛機,加上候機時間,也花上三小時,再加上飛行路線和下飛機,基本上來說,早上八點開始安排,都只餘下小半天時間活動了,
所以你最終活動的比較多的地方還是你所在城市的範圍
完全不建議高票的什麼建議高風險玩法,因為你活著可能會不斷重複24小時,死了可能就是死了
就算是有簽證,飛墨飛倫飛紐飛莫,動一動就按八、九、十多小時計,真到飛到哪就說句HI就一天過去了


Aorqu用戶:

寶樹的《時間之墟》,就是在這個設定下發生的故事:

當最基本的時間規則崩塌,一切依賴於線性時序之上社會秩序和倫理道德必然隨之崩壞。如何在環形時域重建新的秩序,不僅是一個科幻問題,更是一個哲學問題。

故事,開始於一個看似普通的早晨。

朝陽東升,湖光瀲灧,大學校園里鳥語花香,只是空蕩盪的幾乎看不到人影。

男主韓方保留了以前的習慣,每天早上都會在湖邊跑步,他這么做的原因,只是為了讓自己覺得還活著。

勤奮的人運氣總不會太差,韓方一大早就收穫了一場意外艷遇,他在湖邊邂逅了一位叫陶瑩的英語女老師。

韓方認識這位女老師,在他以前的印象中她很保守,但現在卻很享受新的世界。她大方地在韓方面前脫光衣服,不會游泳卻跳進湖水體驗溺水的窒息感。雖然在新的時間秩序下,生死其實只是一件小事,韓方出於不忍還是救了她。

女老師在瀕死的刺激下情慾高漲,她熱情地吟誦詩歌,主動挑逗韓方,邀請他做愛。

當友誼賽進行到一半時,裁判的槍聲強行中止了比賽。

一個陌生的少女,持槍擊斃了陶瑩,溫熱的血肉濺在韓方臉上,慾念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還記得那個數字嗎?」少女質問。

韓方一臉懵逼,絕望的少女尖叫著扣下了扳機,韓方的腦袋被子彈擊穿,意識消散,一切重回原點。

然後,新的一天到來,韓方在宿舍中依舊和往常一樣睡醒。

當時間永久地停留在某一天,我們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這本書里暢想了一種可能。

2012年10月11日,世界進入了虛空紀。

時間永遠地停留在那個星期四,2012世界末日的預言,以這樣一種無限循環的方式到來了。時間好像變成了一個轉輪,每隔二十個小時左右,就會倒退回前一天,周圍的一切同樣都會回到一天之前的狀態,除了人的記憶。

人們發現,工作失去了意義,產品會消失,工地會復原,銷售會退回,無論你做了什麼,二十個小時後都會復原,虛空紀只有今天,根本沒有明天這個概念。失去了明天,也就失去了希望,失去了秩序,在這樣的情況下,人性中的惡就會盡情膨脹,世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混亂。

這個衣食無憂的年代,生活在二十個小時的循環中,永遠不用擔心物質的匱乏,需要什麼直接去街上哄搶就行。肆意搶劫強奸根本不是什麼大事,因為警察漸漸連當街行凶殺人這樣的事都懶得管了,反正死掉的人二十個小時後又會復活,即使抓了那些殺人犯,二十小時後他們也會自動越獄,根本沒有行之有效的懲罰方式。

最痛苦的可能就是當天恰好生病的人了,因為要帶著病痛永遠生活下去,即使是一個小小的感冒,在虛空紀也是絕症。不過,對於真正的不治之症患者,這又是一個福音,因為他們至少不用再擔心死亡的威脅。

弄明白了這個世界的基本規則後,人們開始縱情享樂,奢侈品、性慾、食慾,都可以隨意發泄。唯一的不方便就是活動的空間尺度被限制在了很小的範圍,航空飛機和長途列車都早已停運,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在二十個小時內能到達的地方並不遙遠。

國家與國家,也發泄般地開始了毫無意義的戰爭。世界儼然變成了一個大遊戲場,時間能還原一切,核彈隨意發射,想打誰就打誰,反正既不能侵佔他國領土,又殺不死任何一個人,看蘑菇雲騰空而起,一切只為了心情愉悅。

時間能還原物質上的一切,唯一還在延續的,就只有人的記憶了。之後的日子裡,人們在經歷了最初的瘋狂之後開始漸漸反思,逐漸學會追求精神的滿足和愉悅,一個叫時間神教的宗教隨後登上歷史舞台。

宗教的意義恰好就在於此,所謂信仰,信上仰止,擁有信仰也就擁有了追求,擁有了敬畏,社會秩序在時間神教的影響下總算恢復了一些,學校陸續開始重新開課,基礎社會服務行業的一些工作者也漸漸開始重新工作。

韓方後來再次遇到了那個曾殺死過他的少女,少女名叫艾薇,原來當每天的循環開始的那一秒,她正好處於跳樓自殺從空中掉落的瞬間,每天都在重複著痛苦和噩夢。虛空紀後,她經過幾百次的嘗試,至今只有兩次成功在墜樓時逃生。

她是擁有超越常人能力的超憶者,能預見一些未來發生的事情,她的記憶中有與韓方一起看星星的畫面,因此認定和韓方是情侶。

之後的劇情漸漸脫離作者的掌控,韓方因為各種巧合和不巧合的原因,捲入了時間神教的內部鬥爭中,縱然是身處物質滿足的虛空紀,人與人之間為了權力相互毀滅的慾望依舊存在。既然消滅不了肉體,有人發明了一種神經毒氣,能讓人的意識陷入混亂,變成白痴一樣的存在。

韓方在中這種鉈毒劑的時間里,世界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時間神教的創立者,大先知愛德華不斷地在融合別人的意識,將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變為自己的分身。

愛德華帶韓方來到一個看上去和真實世界相差無幾的世界,告訴他這兒是一場所有人和生命的意識交匯所構成的蓋婭意識的夢,可以稱為蓋婭域或阿賴耶雲,是地球上所有人記憶和意識的集合體。

韓方為了尋找女友的記憶,進入了蓋婭之心,卻沒想到蓋婭之心是穿越到其他智慧星球的星際門戶。韓方和艾薇走訪了無數世界終於明白,原來在這個宇宙中每一個有智慧世界都會達到虛紀元,以便開始下一階段的進化,目標直至「終極世界」。

終極世界,是一個再也沒有循環的世界,傳說中讓時間在十一個維度上無限展開的世界,也是一切虛紀元世界進化的終點,據說那就是設置了虛紀元的最古老文明所在的地方。

《時間之墟》是寶樹繼《三體X》一部很重要的作品,是一部獲得星雲獎的科幻作品,出版時就獲得了劉慈欣和郭敬明的推薦,2015年11月又獲第一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銅獎。

我是14年還在學校時看的這本書。誠然,這本書榮譽滿滿,可我至今依舊覺得槽點滿滿。記憶的存在真的能凌駕於時間之上嗎?我不敢苟同,「鉈」元素毒性再劇烈也只是一種物質,能影響到超越時間的意識,那就更不可思議了,如果按照這個邏輯論證,是不是可以說物質也先於時間而存在?

小說人物形象單薄,基本是科幻小說的共同特點,這點我就不說什麼了,因為即使是大陸科幻小說第一人的劉慈欣,他筆下的人物,也始終讓我很難覺得印象深刻,三體中最吸引人的還是天馬行空的設定和想像力,讓黑暗森林法則、二向箔、降維打擊這些生僻的科幻概念深入人心。

時間之墟的前半部分,以校園為背景來描述虛紀元到來時的眾生相,我覺得是這本書最大的亮點,殘酷與絕望並存,生活在時間循環中的人,身體的一切創傷時間迴環都可以修復,心靈日復一日只會更加麻木,縱情享樂、宣洩暴力,這是人類情緒最直接的兩種表達方式,原始而狂野。

不過在看到最後三分之一的時候,我真心覺得寶樹已經編不下去了,我說故事的時候不喜歡穿插吐槽,在那部分卻感覺實在有些忍不住。姑且不論十一維度這個數字是不是作者信口而來,單從之前的劇情上來說,他在四維環形時域的表述上漏洞就不少。

很早就有人說,以宇宙為尺度的科幻最終都只能落在哲學上。這本小說的崩壞和不可控制就是從引入蓋婭域這個概念開始的,當作者認為宇宙的最終形態應該是人的意識集合體的時候,這本書就已經脫離了科幻的範疇,或許可以稱為一種叫「哲幻」新的幻想文學,但仔細看卻又覺得與現有的哲學理論體系完全不著邊。

我欣賞這本書的地方在於,它的結局是探討新的時間秩序下人類社會的進化演變,而不是庸俗地想讓時間重新流轉,恢復以前的秩序,盡管他的觀點我並不認同。總之,《時間之墟》整體在科幻小說中還算上品,可以一閱,但沒有達到我心目中優秀的程度,我看完後也沒有再讀一次的沖動。


Aorqu用戶:
在Aorqu上發一個「如果被困到同一天里,如何跳出時間循環?」的問題,試圖找到跳出循環的方法。

  我自己的話……一個星期的輪回大概還能堅持做廣播 @黑須太一 ,但是一天輪回的話,大概不到五次我就會無法無天為所欲為吧,反正一切都能夠回去


Aorqu用戶:
為什麼非要跳出時間循環,我求之不得。
那麼多書,那麼多影視作品,那麼多美食,那麼多姑娘,一萬年也不會無聊。都看完了?你確定還能記得一萬年前看的作品?重看吧,哈哈。


甘棠:

請參照電影《土撥鼠之日》。「被困在同一天」這腦洞的開山鼻祖。

在美國傳統的土撥鼠日(2月2日)這一天,Phil去小鎮報導土撥鼠的新聞。卻在之後發生了非常神奇的事情,就是每當他早晨醒來,都是相同的一天:永遠都是2月2日,土撥鼠日!!

而當天所發生的事情,就像是錄像帶的反覆播放一樣,發生在Phil身邊。

永遠都會出現相同的人,發生同樣的事情:每天起床都有同樣的電台廣播,有個人會和他搭訕,老太太會和他聊天詢問他早餐和天氣,路上遇見乞丐和賣保險的舊朋友,報導節目…………等等等。

Phil在剛開始有些混亂,面對突如其來的一切無法接受,不過,在過了一段時間之後,Phil發現自己擁 土撥鼠日有的一切會給他帶來非常多的便利,因為他可以為所欲為,無需擔心明天會受到什麼懲罰。第二天清晨還是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己床上,開始又一個陽光燦爛的土撥鼠日。

不過,沒過多久,他又開始厭煩這一切了,因為在什麼都如意的情況下,他卻發現唯一不能做到的竟然是取得女主角(他的同事)Rita的心,雖然他花了非常多的功夫去討好她,不過都功虧一簣。

他又開始對生活失去信心,並開始消極生活,沒想到更恐怖的是,他也無法殺死自己,就算他如何自殺,第二天一早,他都會好好的躺在床上等待著早晨的到來。

人就是這樣,在經歷了許多並置之死地以後,Phil終於大徹大悟,既然無法逃避這一切,不如好好的過這么一天吧。於是他開始改善自己的人際關系,去努力學習一切,而不單純是為了什麼目的,盡情享受生活。最後,在經歷了無數的2月2日後,他發現他的生活已完全不一樣,一年才去一次的小鎮上他認識了所有的人,並且和他們都發生了各種故事,也變成了一個廣受歡迎的好人。

在最後,改變後的Phil終於在一天之內打動了女主角Rita的心,並且共度良宵。

而在第二天起床以後,Phil發現Rita並沒有消失,而是還在他身邊,而時間也變成了2月3日。那無休止的土撥鼠日總算過去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