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真的能毀掉一個人嗎?

問題描述:看了一個有名的Aorqu答案~一個人的狀態,總是糟糕的 孤獨真的能毀掉一個人嗎?究竟能怎樣損害人的心智呢?
, , , ,
陳陳太太:

特別同意上面答主說的孤獨是沒有選擇的一個結果。我外婆和上面答主外婆情況很像,但我外婆情況更加糟糕:外公去世後,外婆情緒差了很多,病開始也多起來了。由於腎結石手術後肚子和膝蓋疼痛不願意走動,導致現在膝蓋和臀部關節已經不能動,常年躺床上已經七年多了,每天面對著一個小窗,嫌自己難看不願出門,看不到外面世界的變化。但是諷刺的是外婆神志格外清醒,比很多老人還精神,天天躺著都能知道今天星期幾,今天誰生日,能知道自己的私房錢有多少,花掉多少(吃東西的錢她算自己出)。

但是孤獨的感覺都要把她吞沒了,由於她和舅舅住,親戚都住得遠,所以一個月我們只能去一兩次探望外婆。 每次去我都會買一大個pizza, 她很愛吃。也許說,她躺床了之後她愛吃很多不同的東西,返老還童?當然不是, 因為她自己在家壓根吃不飽。 舅舅嫌外婆大小二便麻煩,乾脆不給飽飯她吃。每次她在吃pizza舅舅都說這東西吃多了不好雲雲,他走開了外婆就開始淚目,說自己吃不飽,但又不敢多言,怕是以後舅舅對她更差。外婆會拉著我的手哽咽, 說希望自己能快點死去,天天就只能躺著,看著天花板,看著那個小窗,每一天的時間都很難過,每一秒都很難熬。她還恨自己精神那麼好,能吃能思考,糊塗不了。

每當時間到了我們要走的時候,外婆總是說「那麼快就走了阿,叫你舅舅燒飯,留下吃晚飯吧。」 我總是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舅舅通常都是催我們回家的。 我說外婆你乖乖,下次我們再來。她就又開始哭,說你們來這幾個小時總是過得太快,你們不在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怎麼樣熬,我一個人活著都不知道有什麼意義。”

你說孤獨是什麼,不是我不願意和人家交際一個人挺好,而是沒選擇地一個人活著。


MagSoong:

不太會審題,僅抒發看法:
沒有故事。

我以為孤獨可以成就一個人。
我以為人沒有孤獨是難以生活的。

否孤獨的載體,無非是感情的寄託、物質的滿足、慾望的填補!但是很多東西都是瑣碎復雜而交錯的,人事盡不盡意都會有反觀的一面!比如一個生而完美的女人會擔心她愛的人的懦弱退卻,比如一個在思想哲學心理造詣頗深的人會擔心精神的曲高和寡,比如一對相愛看似幸福早婚早育的夫妻會背對背羨慕未婚人的精彩自由,比如太多…

外面燈火闌珊,一支煙的懷念,孤獨無時無刻不伴隨著。可人有自我對抗孤獨的種子,和血肉之軀一起發芽成長,很多時候人格需要孤獨才能平和才能專注,才能讓人更加堅韌!孤獨是一種逆勢的雙刃。

先了解了孤獨嗎?孤獨能毀掉一個人的話,那沒心沒肺的無知也可以,有理想卻不去改變的懦弱也可以,不了解自己就膨脹的慾望也可以,人生體驗未滿就滿懷的戾氣也可以!

假如覺得備受孤獨侵襲,要麼學會與它相處要麼可以看看是不是自己長岔了……做個法式,轉運回魂!


深海:

我多想再見你,哪怕匆匆一眼就別離。


Aorqu用戶:

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bring others along.


亞太太:

一個人的時候,空虛寂寞冷,一群人的時候,就不會孤單無聊寒嗎?

尼采曾說:「我孤獨,你配嗎?」我說,每個人都是孤獨的,也應該學會享受孤獨

曾經我最大的願望,是成為一名自由撰稿人。

然而願望終究是願望,我終究沒能生活在一個通過賺稿費就能養活自己的年代,也就心甘情願地為五斗米折腰,付出所有的熱情和技能,以努力博取世俗的一點點肯定。

想成為自由撰稿人,是因為深諳了孤獨的美妙。我所說的孤獨,不是孤僻,也並非寂寥,不是一個人取自助餐回來後發現盤子被服務員收走時的委屈,也並非深夜獨自一人在醫院掛鹽水的凄慘,它是自己與自己相處的情趣,是在這個荒誕又真實、殘酷又美好的世界中,保留一份心靈凈土的勇氣和智慧

不知道從哪天起,專心讀幾頁書成了奢侈,靜下來認真思索一件事情,難於上青天,我們恐懼孤獨,害怕形單影隻,身邊的熱鬧熙攘、紛繁繚亂,讓多少男人女人變成了那最後一個回家的小孩子,坐在幼稚園的長凳上,淚眼婆娑地等著爸媽來接。

也許,成年人還不如小孩子,那些瞪著純真大眼睛的「正太」、「蘿莉」,況且還能舉著紙飛機自言自語自嗨一番,或者抱著洋娃娃、又是媽媽又是爸爸地「過家家」……

而我們呢,為了不「落單」,便隨手把別人拽進自己的世界,反而將生活搞得一團糟,因為害怕被孤立,違心地進入一個又一個圈子,卻發現身體距離初心越來越遠了。

一個人的時候,空虛寂寞冷,一群人的時候,就不會孤單無聊寒嗎?

  • 多少次,身處金碧輝煌的大廳內,被紳士淑女、名流雅士包圍,禮貌的寒暄,虛偽的奉承,高談闊論,切磋交流,有人口無遮攔,有人話里有話……而我們卻感到,孤寂,如同茫茫雪片,覆滿了全身;
  • 多少次,我們想找個朋友喝茶聊天、促膝談心,卻發現微信聯絡人成百上千,難覓一知己,於是頓悟,退出微信、微博、QQ又如何,眾里尋你千百度的人,一定會和你相逢在燈火闌珊處;
  • 多少次,我們害怕獨自終老,盲目栽進一段錯誤的婚姻,於是在一環接一環的疑神疑鬼、草木皆兵和大吵大鬧後,將原本就不厚實的情分,消磨得薄如蟬翼、一碰即碎……

英國心理學家唐納德·溫尼科特說,完美的相處關系,就是「窩在愛人的懷里孤獨」。

情深意濃時,兩個人的話說不完,時間久了,總會有相對無言的時候,與其慌亂不安,不如暫時沉默,靜靜地躺在對方的懷里,想想心事,或是懶洋洋地打個盹。

根據溫尼科特的定義,劉若英推出了新書《我敢在你懷里孤獨》。從兩歲時擁有自己的房間,到16歲獨自赴美旅遊,從幾天幾夜窩在家裡研讀劇本,到堅持獨居二十多年……在孤獨中,「奶茶」以初心待人生在繁雜的生活中,保持著純凈如一的生活狀態

正所謂,

你大笑時,可能是在掩飾心中的悲傷;

你口中滔滔不絕,也許是為遮蓋內在的乏味與貧瘠;

而對於坐在對面的那個人,你百般忽視,萬般怠慢,其實是因為太在意,以至於不敢抬頭看他的眼睛,

因為眼神,會出賣你的心……

在別人眼中,你無法做真實的自己,但獨處時,沒有什麼能阻擋你聆聽內心真實的聲音。

在孤獨的王國里,你是絕對的王者不用強顏歡笑,無需裝腔作勢,靜靜地散一會步、看一本書、寫一篇文章、欣賞一部電影,或是乾脆什麼也不做,在一個有著燦爛陽光的午後,呆若木雞,理直氣壯地浪費光陰。

在二人世界中,孤獨也是必需品。41歲時,劉若英結束了單身,成為人妻,然而婚後,夫妻倆依然保持著各自的空間,走進家門,一人向左,一人向右,兩間書房處在家裡最遠對角線的兩端,共用的空間只有餐廳和廚房……「奶茶」和老公的相處,就像是照顧一個雞蛋,不能太用力,也不能放任不管,否則都會破碎。

「奶茶」在書中說:「所謂相處,就是把兩個獨處放在一起,在一起的時候像黏土,可以塑造成兩個人以外的第三種樣貌,分開的時候像磁鐵,彼此吸引卻各自獨立。」

也許,今生今世,我們所有的等待,都是為了遇到一個對的人,然後塑造一個更好的自己。

無論是戀愛還是婚姻,都應該是兩個幸福者的結合,而合適的距離感和恰當的分寸感,是維系一段關系不可或缺的因素……

畢竟,生活是用來經營的,感情是需要維系的,因為保有自己,我能享受自由,因為擁有你,我能安心快樂。

孤獨,是膝頭一片綠葉,也是愛人懷中一朵玫瑰,若能看清它的美好,你便是生活的幸運兒。

願你成為那個幸運兒

文| 劉莉莉

我是80後北京女孩,跟所有北京人一樣,心裡裝著地球。父母都是外交官,自小跟著大人走世界、看天下。2010年9月作為記者被派往墨西哥拉美,踏上了《百年孤獨》作者瑪爾克斯筆下那片古老而神奇的大陸。在拉美工作和生活期間,有機會到15個國家採訪、遊歷,深深愛上了那片土地。


京都雪:

答案還是慘得無以復加。命不好的人真多。
每次看到這種問題我就慶幸自己學了命理。知道孤獨可能是武曲化忌 福德宮命宮自化忌 加上地空地劫天空截空等一眾空星呆在了不該呆的位置上 ,兄友線爛,或者大運不利。
不是你的問題,熬過去就好了。也有人這輩子就註定不會有什麼朋友。想開了就好。世界上好玩的東西這么多,沒有朋友就一個人海吃海喝到處瘋玩咯。
我一直覺得 上天給你什麼就要什麼 強求不到的就算了 知足常樂


於銘洋:

其實有的時候,毀掉一個人,就等於重塑了這個人。
孤獨可以讓人變得強大


鳶都小飛俠:

必須能毀掉一個人,特別是從酒吧喝完酒回來,第二天起來一絲不掛腰疼的,親身經歷了。

孤獨毀人,從腰開始。

昨夜
坐標昆明 Cocopark酒吧
結局。。

和兄弟幾人從北海告別,隻身一個人雲貴川消遣散心,昆明的第二夜照例得去酒吧逛逛。初到一座陌生的城市通常會去兩個地方,白天的博物館和夜裡的酒吧。白天看看這座城市的歷史軌跡文化風俗,夜裡看看當地男男女女內心最真實的狀態。

人剛醒,酒沒醒,只發圖,不打字了。
23點55,開喝。
鍾愛羅斯福,8號剛好色正味美,10號有點烈,喝最烈的酒。
老二在西安,同在酒吧,消遣寂寞。
亂入的小五。這小子是不是在催牛逼。
2:25結束,正好兩個半小時。
不能再喝了,犯困=_=。

早上起來一絲不掛。
喝完之後的事兒,我想想,掏出房卡看了看酒店名稱,打了輛GLK回酒店,然後。。。額。。。
現在腰疼。。。屁股疼。。

孤獨毀了我的腰T_T

MMP!
是昨晚回來沒站穩!!
翻了!!
磕到桌角了!!

待會兒退房是不是還得賠O_o

算球,再睡會兒。

下一站,成都。


楊柳兮:

現實是如此令人鄙夷,生活在其中的我們,從未享受過片刻安寧,最大的挑戰便是無法用常規之法使人們相信真實的世界如此荒誕。
——馬爾克斯《拉丁美洲的孤獨》

若能避開猛烈的狂喜,自然也不會有悲痛來襲。
——-太宰治《人間失格》

當我感到痛苦時,我才覺得自己有個人樣。回頭想想,正是那些痛苦的歲月塑造了你,那快樂的時光呢,完全浪費了嗎,我不知道。

人生來彷徨,註定孤獨。每個人都是相對獨立且相對孤獨的個體,你的命數,在你的上一世,這一世,乃至下一世。

社會關系不是本質,僅僅在特定的時間區間消釋你的社會性孤獨;而存在先於本質,你的存在性孤獨又該如何擱置。

當我很長情地歌頌那些美好的姑娘的時候,我總以為自己還在等待著些什麼,她長發垂肩,喜歡穿帶花的裙子隨風飄盪,纖塵不染,舉手投足都是詩。

她或許是某一個我喜歡了很久卻不敢去觸碰的鮮活生命,或許是很多個,抑或是我以為終會出現的那個對的人。

我覺得自己好像在等待著些什麼。

一直很渴望有個能談得來的人和我做朋友,好的壞的都能分享的親密關系。

她大概會知道我不吃甜食,不吃番茄炒蛋,不多吃辣,不喝碳酸飲料,不抽煙不喝酒吧。

她大概知道我拒絕自拍,拒絕和別的姑娘曖昧,拒絕和每一個人說晚安吧。

她大概知道我一般不會找任何人聊天,能用見面解決的事情不打電話,能用電話解決的事情不發微信吧。

她大概知道我不會後悔做任何一件事情吧。

她大概知道我哪句話是真哪句是假吧。

可是呢,你在哪迷路了呢。

為了不讓自己顯得那麼事兒逼,或者說更好地融入到人群中去。

我開始練習吃一點甜食,雖然吃了還是會惡心,三餐常加雙份辣,雖然吃了還是會胃疼。

我開始頻繁地飲酒,直到神經異常亢奮,就好像這樣不會讓有人可以看出來我是喝不了酒的。醫生是這樣說。

凌晨零點三十分,我從睡夢中驚醒,豆大的汗珠在額頭上翻滾。胃疼要死,全無睡意,那個時候你給我的安慰,我感動過。可是呢,也只是感動。

面對人群中時,我總是努力把自己最好的那一面拿出來,我嘲笑,我自黑,我講段子給你們,我笑得口無遮攔,我笑得像個傻逼,只為博你們一笑。

至少,不要把負能量拿給你們,我覺得這是道德吧。

我無所謂,你們開心就好。

但是呢,我真的好累啊,我對自己根本不是這樣的,那個真實的我在哪呢。

這樣不僅顯得中二,而且有點神經病啊,我擦淚。

後來呢,好像也遇到過很多有趣的人,但真的是越來越不想去給你們添麻煩啊。我啊,呆板,木訥,無趣,滿嘴什麼腌臢的之乎者也。

萬一我讓你們不高興呢,我是說,萬一呢。

真的也有談得來的人,而且不像我想像中那麼少,因為很多人都有多重人格。我的感官騙了自己嗎,還是判斷力。

我感到孤獨和痛苦的時候希望在什麼地方尋著抱慰,可是在這之外呢,好像真的是自由自在慣了吧。

好像也不是那麼想和誰在一起了吧。

我擦淚。

大概比悲傷更悲傷的事情就是剋制悲傷吧,可我真是什麼都能剋制啊。

我一個人走在夏日晚風里河岸上,回想在逼仄的小巷迎著濛濛細雨走過去的時候,褲腿上偶爾沾上泥漿,心裡竟然泛起溫柔。

我摸了摸迅猛生長起來的鬍渣,看著有點污漬的牛仔褲,都不用算計著周一三六洗頭來著,我完全自由,完全快樂。

這樣就不用擔心幽會時的蓬頭垢面,不用擔心和誰在一起時的生怕說錯一句話的小心翼翼,不用擔心說我太差勁。

就好像這樣可以什麼都不用擔心似的。

我在等待著些什麼呢,好像也沒有什麼吧。

失眠快半年了,這樣的狀態怎麼去接觸那些鮮活的生命呢,我擦淚。

其實,地上散落的不是腿毛,而是我掉的頭發。我想數一下,第一根,第二根,一直到第三十四根,眼睛突然一花,原來我這么瞎了啊。

感覺自己有點暈,起身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還自言自語我才不要你們扶呢,突然眼前一黑,我扶住了牆。

但我從來都是個鐵骨錚錚的硬漢,不是用矯情和懶惰來搪塞自己的偽文青。

男人要有男人該有的樣子,這我知道。

我一直在埋汰自己,覺得自己的孤獨是形而下的,是卑俗的,是惡劣的,所以還在努力改正自己。

雖然,這的確很痛苦。

不然是不是有人會說,我還沒用力,你怎麼就倒下了呢。

不,真正的勇士從來不會怯懦。

嗯,就這樣吧,沒事,我可好了,拿酒來。

只是偶爾覺得: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


花菱結月:

從小是阿公阿么養大的我,自從高中兩位雙雙去世,我就開始孤身一人了。
別說愛情,連親情都是奢望

這是不是孤獨

後來開始工作了,學生時代沒有戀愛過,自己已經二十多了,希望身邊有個人,於是開始找女友了,網戀,同事,朋友的朋友,各種方式認識的女孩子都談過。我原本以為真心能換來真心,然而在現實面前什麼都是脆弱的。我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於是依然還是孤身一人,沒人在意我的死活。

這是不是孤獨

然而今天我並不是在比慘,因為我認為孤獨只是內心的一種情感波動。如果內心有了依靠,那就不是孤獨的,至於你依靠的是什麼東西,那不重要。可以是人,可以是動物,也可以虛擬的東西。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孤身一人什麼的也就這樣。至少我現在自己養活自己,發的工資自己一個人花,雖然生活跟別人比缺少很多東西,但是我是在這樣的環境長大的,我努力了,就行了。生活不就是賺錢花錢兩件事么,何必自尋煩惱。

願於各位孤身的人,互勉之


不讓有特殊符號:

孤獨的時候,其實是個體最飽滿的時候,也是自我獨白自我修行的時候,這里其實包含了心理和文化等多個部分,請你不要單純的看到Alienation的部分。

在我看來,通過孤獨時候的自我修復和反思及至進階,不僅不會摧毀我反而會讓我更加平和更加強大,更加的享受
孤獨


葉正青:

今得阿姨饋贈一書,有幸一睹為快。
亂世繪三個字赫然鐫刻在精裝本的封頁,應該是循了作者的意圖,水墨畫上的書法字體與封頁相呼應,乍一看只覺出些玩世不恭的性格,但三番兩次地細細領略,心情也頓然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琴詩書畫,我沒有一項是具備充分的底蘊,但是我並不十分迷茫,至少我還有一顆真切的心,還有很大的誠實樸素的餘地,迎接感受和體會生命的餘地。
人生處處皆是禪,先生用簡潔風趣的書畫表現形式,詮釋了生活中剎那和滄桑,寂寥,浮華,無奈,釋懷,生活百般滋味,人生需要笑對。
不必過分玩味的文采,人人都能脫口而出的,平日里遊盪在空氣當中的最通俗的認知,只不過,在他的筆下,成了一幅幅抒情的字畫。
引用序言里的話:「人們談文化,談傳統,談國學,談優雅,其實說白了,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你沒有這些東西了,這些東西不在你心裡了,只能掛在你的嘴邊說上一說,又遮臉又壯膽。」;「問題是,那些東西不是要掛在嘴邊上的,它在你的日常生活人倫瑣細之間,在你不自覺的現實當中存在著。你時刻都是在提醒著有這些東西,在他人面前賣弄這些東西,其實也就是在不斷地提醒自己和別人,你內心當中與這些東西相隔得太遠了。」
確實,一個人的言談舉止與時代脫軌,卻偏偏還要在世人面前刻意地彰顯自己的與眾不同,又駭怕資歷淺薄的觀點遭來譏諷和異樣的目光,於是變本加厲地向自己灌輸所謂的談資,以求不斷爭取圈內話事人的資格,志大才疏,高談闊論,本想充當一方的焦點,沒料卻成了別人生活中可笑的配角。
這本亂世繪畫集所有畫作中但凡對人物面貌的刻畫都作了徹底的省略,不僅沒有抹消畫作給人直觀的映像,反倒使人眼前一亮,過目不忘,滲透到平淡無奇現實中對嚮往平和的遐想,回味綿長。
提到人臉省略,就不由讓我聯想到東瀛怪誕到都市傳說的文化演變下誕生的一種藝術表現形式,突出故事性,隱喻世風,與其都頗有幾分相近的意味。
一個人漫步青雲的作詩者,書畫家。卻用對待孩子一樣的心態來哺育稚拙可不乏生氣的文字,令我重新認識了一種深刻而又愜意的生活態度。

會思考的心靈筆記 來自[@百度貼吧] http://tieba.baidu.com/p/4044664145?share=9105&fr=share


與君同歸去:

對我而言,孤獨時刻,我才是我。

《人間失格》中,主角葉藏總是用「搞笑」來讓自己假意融入同齡人中,避免讓人覺得他是異類。每次被什麼人或真或假的發現他是在「扮演搞笑」,他就會變得緊張不安,拚命接近那個人,盡力使他的搞笑顯得自然。

如果讓我說這本書讓我讀到了什麼,大概就是包括我在內的本性孤僻的人強行合群的可悲。這種可悲能夠被感知,卻避免不了,我們只能近乎本能地去扮演受人歡迎的角色。

對我而言,我獨身一人的時候,不必維護什麼關系,不必刻意掩飾尷尬,可以遵從我最真實的想法,沒有任何故意表露出來的心情。孤獨不足以毀掉我,它像鏡子,讓我能夠看到最真實的我。


路卡利歐:

孤獨只能毀掉怕孤獨的人

享受孤獨的人則會被不必要的交際和瑣碎但無法避免的朋友圈毀掉。


西西里上尉:

孤獨不能,孤單能


Aorqu用戶:

孤獨不會毀掉一個人,能毀掉一個人的只有他自己。

我真的是從小沒什麼朋友啊。
電話里不超30位聯系人,基本都是親戚,或者同事,總之必要的。
微信里都是前同事,以前遇見的人~~但是基本不怎麼聯系了。
QQ常年沉默。

我雖然是個女的,但是我也沒有閨蜜,也沒有藍顏知己。
這算不算是孤獨呢?

曾經我很迫切地要逃離某種被我認為是孤獨的東西,過著如今覺得頹廢的日子。
沒日沒夜,無時無刻,處於自我的掙扎之中,把日子過得很頹廢。
不是孤獨毀掉那個積極向上,樂觀陽光的我,而是我自己的逃避。
我害怕這種孤獨,可卻努力融入不了別人的世界。
我躲在自己的建立起來的牢籠,卻不心甘情願。
一個人什麼都得擔著,委屈也好,快樂也好,只有一個人。
無處可說。
無人可解。
被周圍的人誤解,融不了這個世界。
於是特意去融入別人,說討喜的話,做討喜的事情,努力變得跟別人一樣,彷彿熱鬧。
卻更孤獨了。
世間多數荒唐,江湖總多紛爭。
清醒的時候顯得自己如此格格不入,麻木的時候顯得頹廢。
其實更累。

後來,我很喜歡曾經逃避的,一個人的狀態。
沒有過多的聯系。
一個最低的月套餐總是打不完。
生活里只有略略可數的幾個人,每天重複一樣的生活,看不同的書,追不同的電視劇。
生活很快,步伐很慢。
我不需要為別人的生活去出謀獻策,也不需要別人為我的生活出謀獻策。

我的小家庭長年累月沒有人造訪,不需要刻意乾淨整潔,無時無刻戒備。
我雖然不是一個人,但多數時候我還是活在一個人的世界裡。
並不糟糕。
其實只要習慣了一個人的狀態,自己愛自己就足夠了。
自己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安靜地過著自己的小日子,也挺好啊。
無聊刷刷微博,看看Aorqu,嗑瓜子兒追海賊王。
我覺得孤獨反倒是一種享受。


000000000:

不會,
我覺得孤獨能很好的進化一個人,不論是心理還是生理。


沁川:

那得看這個人開始覺得孤獨的時候會幹些什麼。
如果他覺得焦慮不安無比煩躁還找不到讓自己遠離孤獨的辦法的話,應該就離發瘋不遠了。
但是他要是腦洞特別大開始自行想出故事還寫起了小說的話……


了不起的萵苣公主:

我猶豫很久才回答這個問題。
因為我的孤獨總是不為人稱道,換句話說,它沒什麼實體,我只能盡力形象化。
10歲那年,突然失眠,我閉著眼睛,腦海里突然浮現出問題,死亡是什麼?(沒有親人離世)哦死亡大概是你的意識永遠消失,你感受不到你的情緒和思維。死亡時的痛苦沒那麼可怕,那是你生而為人最後的福利,你能深切的感受你能感受到的所有東西。而這真正可怕的是意識的消失,你不存在,不存在是個多麼可怕的現實。一個我們永遠無法規避的現實。時間不停,而我們被卷進漩渦出不來。想著想著我感覺自己模模糊糊彷彿脫離了肉體般,輕盈又不實際。以前死亡對於我只是一個瞬間,而那一刻它是一種感受。
我嚇壞了,不停和自己說我才10歲,這個問題以後才會明白,現在不要去想。我不停的自己如是說,直到睡著。我至今都記得那時的恐懼,像幾億螞蟻在吞噬我的心臟。我感到刻骨銘心的孤獨,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帶我逃離這個殘酷的事實。
那一個晚上徹徹底底的改變了我,從那一天起我的人格就彷彿遊離在生活之外,不受控制。我依然如同每一個孩子一樣去上學,依然和要好的孩子比拼著寫作業,只不過以前是為了好玩,而後來是為了偽裝自己認為好玩。我不敢向任何人提起,無從開口,也有原因是因為想徹底擺脫這樣的感覺。我選擇做一個鴕鳥,假裝忘記我的想法。
我曾經成功成為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成功了兩三年。我努力融入同齡人,也有挺多朋友。我成為一個只是有點多愁善感的普通女孩。區別只是在於,在別人提到一些問題時,我會考慮一下才說出一個十三四歲女孩應該說出的答案。
而假裝永遠只是假裝,真相怎樣我自己才清楚。我表現出的性格與我的展現完全不同,或者說這兩樣都成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時間越長,我內心的一部分就越孤獨。那種孤獨就像有什麼東西在你的血管上細膩的爬動,你想去抓撓,可是你觸不到。聽說有誰喜歡或者討厭我,我感到麻木與冷漠,他們喜歡或者討厭的人是誰,是我嗎,那個我是誰,是真的我嗎?哦不是我,那又有什麼所謂呢。
於是高一那一年,所有的情緒一下子湧上來,我陷入了無盡無盡的抑鬱中。那時我把真正的自己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偽裝成另一個樣子。每天像穿上衣服一般套上性格去和喜歡我那樣性格的朋友交往。我說的這種偽裝不是那種中二的少年自以為是的認知。區別在於,他們總渴望有人發現他們的偽裝,而我則懼怕。我又一次開始考慮死亡和生命的意義。如果死亡會讓思維消失,就是意味著你這個個體的感受消失,意味著你的一切不存在,那一開始為什麼要活著呢。有人說活著是為了達成成就回饋社會,可是人會消失時間不會,總有一天你所謂的社會都會不存在啊,那我們回饋的哪門子誰會。有人說活著是為了更優秀,且不說優秀的標準是人為定位,即使優秀了又怎樣,死亡它帶走了一切啊。每次好朋友們在旁邊嘰嘰喳喳討論成績的時候,我一邊回應一邊沉默,我知道那時候在乎的一切幾年後會模糊,甚至生命本身都是模糊的。我想與人說,剛來了個小頭就被人理解小了,我知道,那還不是時候。於是我止住嘴。孤獨,就像鬼魂環繞著我,掐住我的脖子,我喘不過氣來。如同幾年前一樣,我又給了自己逃避的方案,我幼稚的告訴自己,活著是為了經歷,是為了自由,是為了取悅自己。
我勉強撐過了高二,而到了高三,又一次,我開始思考自己的渺小。我以為的經歷,幾百萬人在相似。我所謂的感受微不足道。我可以幻想出一個龐大的宇宙,不停的把我吞噬,而我那麼小,無力的如同一隻缺了觸角的螞蟻。我可以幻想從另一個角度看我這個個體,就像我平時看別人,只是另一個人的概念,而沒有其中的思想。既然大家皆如此,我存在的意義又在於哪裡呢。我感到孤獨,因為太多人在孤獨,我們沒什麼太多的區別。就像家養的寵物,他覺得自己叼住了一個飛盤是一個成就,它覺得自己取悅了自己的主人是成就,而在人類看來,它的一生不過重複著吃喝拉撒,再偶爾幾叫聲。我看自己,看所有人,用一樣的視角。我感到痛徹心扉的孤獨。不過那時的我終於相對自信,我沒在的性格於我表現出的性格逐漸融於一體,我是一個有獨立個體的人了。之前的想法也讓我對生活的理解稍微透徹一點。在別人為了父母的期望和985211努力的時候,我走到每一個學校去看它們的性格,我認真的考慮會讓我想對開心一點的未來。在有些人有點極端的過高的看重聯考的價值時,我清楚的知道它是一個節點,不多不少。可能這只是很世俗的微不足道的一小點,但著實是兩個眼光。朋友開始模糊的知道我的一些不同,家人也表現出理解和支持,雖然思想依然沉淪,但是情緒總算好點。孤獨這東西彷彿成為了一個如影隨形的習慣。
上大學後,我輕松的活了幾個月。甚至奇蹟般遇到與我經歷幾乎相同的人。突然有一天我又止不住開始想,我的思想到底是身體細胞產生的還是真的是我,我乾的所有事情時身體告訴我的還是我自己。我追求自由其實和追求成功的人又什麼區別呢,我們都在追求世界準則告訴我們的東西,而且哪裡來的自由呢,我彷彿經歷了一場幼稚的天方夜譚。這些問題看上去單薄,甚至可笑,可就像天才在左瘋子在右中的瘋子一樣,深陷其中只有不盡的絕望。我活在不真實中。我只能每天獨自掙扎,畢竟這些想法我甚至不能用語言表述出來,說出來都變得簡單。我不與人說,因為我知道至少我周圍的人不能完全懂,既然不能完全,不如不知,活的快活。我孤獨,孤獨到說起這個詞都不知道從何說起。我知道人生而孤獨,只是不知道其他人是否與我一般強烈。
我並不是字面意義上的一個人,而是心理上的一個人。
你說孤獨能否毀掉一個人,我覺得不一定。孤獨只是一個元素,它可以與其他一起壓垮你,也可以在別的事物的影響下稀釋。
雖然我曾經很痛苦,現在也有所掙扎,但是它不算毀了我。
今年我十八,算是一個挺強大但是普通的女生,渴望的只剩下平靜,還算幸運。希望未來有一天打開這篇文章,笑著按下刪除鍵。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