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真的能毀掉一個人嗎?

問題描述:看了一個有名的Aorqu答案~一個人的狀態,總是糟糕的 孤獨真的能毀掉一個人嗎?究竟能怎樣損害人的心智呢?
, , , ,
二月風和:

五年前,去羅湖社保局辦事,排在我前面的是一個中年男子,交表的時候,家庭關系那一欄是空白,於是辦事員就跟他有了下面的對話:

這一欄要填。
填什麼?
填自己配偶。
離婚了。
父母呢?
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
兄弟姐妹呢?
獨生子,就我一個。
填子女也行。
沒有孩子。
那七大姑八大姨表兄弟姐妹也可以。
男子搖搖頭:都沒有,我是孤兒。

辦事員之後就一直沒說話,那個男子辦完事轉身的時候,我看到他的眼睛紅紅的。


艾艾艾小艾:

爸爸在我還沒怎麼記事的年紀里患上抑鬱症,他和我媽分房睡,我的房間就在他旁邊,每天黑夜裡我豎著耳朵聽,他翻身、嘆氣、開葯瓶、吃安眠藥,任何一點聲音。而我只能咬著被角祈禱他能入睡。這是我關於童年最深刻的記憶,一直到現在,在任何場所我都盡量保持安靜生怕打擾別人,睡眠質量因為那幾年的影響從來沒好過

前兩年不堪忍受抑鬱症的他選擇離家出走,吞了一瓶安眠藥。五天後找到他時,奄奄一息,我趕到急診室的時候已經搶救結束,他睜開微弱的眼睛,空洞的看著我,然後看著他的眼淚從眼角滑下

每天晚上我都給全身插著管子的他講故事,哄他睡覺。有時候他可以睡十分鐘,有時候會醒一晚上,每次確保他入睡不會拔掉管子再次自殺後,我一個人走出病房默默的坐在應急樓道里,那裡沒有燈,能看到整個城市的燈火輝煌,我捂著心口蹲在那個角落不發聲音的哭到顫抖

因為食用過量安眠藥,腎臟嚴重損傷,主治醫生和我們說可能會尿毒症。我在醫院門口的台階上坐了半小時,然後給朋友打電話說,我爸可能需要換腎,會需要錢。少了一個腎,我的戶外愛好沒辦法再繼續了,我才25歲,人生走到這,算結束了。然後哭的泣不成聲

那個時候一心想著只要他能活著的我做什麼都可以。沒有想過從小都重男輕女的爸媽在我成長的道路上給過多少關愛

前兩天健完身走回家路上和朋友發消息說,每天擼完鐵回家是我一天最滿足的時候,抬頭看看天上被燈光照亮的夜,我沒說這也是我一天最孤獨的時候

在健身房和很多人搭過話,可依然每天一個人去一個人回,每天7點雷打不動的下班換衣服健身,十點走出健身房,沿著那條人煙已稀少的馬路忍受著疲累的酸痛大步往回邁,從身邊經過的是一對對情侶,一群群學生,三三兩兩的好友,耳機里的歌聲聽什麼都像在唱人生

一個人跑過無數個十公里,二十公里。用腳步丈量了一個城市的每一寸土地,這個土地上卻沒有一寸屬於我

每天都認真的做好看的便當,發現沒有可以分享的人,發個朋友圈,看別人說看著很好吃,可我一點都沒開心,想分享的人,想一起吃的人,他不在

有次無人區徒步和隊友走散,看到大量的白骨,可能是狼可能是牛或者其他,當下的第一感覺是我被全世界拋棄了,沒有人沒有路沒有聲音,廣袤天地間,只有一個背著幾十斤登山包的我和一堆白骨

練了一首很好聽的曲子,覺得自己彈指彈的樣子帥炸裂了,環顧下四周,也只有我和琴弦發出的聲音相伴

28歲,戀愛三次,全是半年一見的異地戀,在家庭中是照顧而不是被照顧的身份,即使在戀愛中也沒太多扮演被疼愛的角色

兩年前最後一次的失戀,異地的我坐了七個小時動車,深夜到達在車站慟哭。在他的城市一個人大街小巷走他曾走過的路,手機熒幕上是他和她,痛經至快暈倒的我在鼓浪嶼海岸邊吹著海風對著他家的方向足足坐了一晚,思考要不要跳下去

一直到現在,也沒再接受一個新的人走進我的生命里,這段感情成了我生活中唯一的軟肋,在無數個累到崩潰的晚上想起他就會被最後一根稻草壓死的駱駝一樣跌進深深的海里,覺得再也浮不上來

可是,這么久從未在外人面前流露過一絲一毫的負能量

這么多年,一直都是一個人,承受父母情緒的重擔,承受生活的壓力,一個人去上了大學,一個人搬家,一個人裝傢具,一個人從一個陌生的城市換到另一個陌生的城市

一個人旅遊一個人學習新技能,很多人對我說過謝謝你的正能量,讓我看到生活的希望。可回想起來,我的正能量來自哪裡呢

我不玩微博,朋友圈發的也不多,甚少聚會,好友遍布各地卻沒有幾個能交心,對每個人都彬彬有禮卻保持足夠的距離

朋友曾說我一個人就像一支隊伍,打著自己的戰役並一次次勝利

閨蜜說我經歷過暗無天日,依舊是個四仰八叉的姑娘

無數次的跌倒爬起,無數次的深夜痛哭,無數次的彎路,無數次無數次的失敗再站起來

孤獨沒有擊垮我,它殺了我,又一點點把我重塑,無憂無懼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孤獨也是

前段時間偶然得到張照片,當時在ebc偶遇其他隊伍的隊員,對方發了我當時他在山坡上拍的這張照片(山坡上藍色點點是我)想起來當時我非要爬上那座山拍努子西峰的延時,無意間當了別人的前景。即使當時看到的景色的何等的波瀾壯闊,看到照片時仍然被震撼了一下

我明白孤獨是生命常態,而我的心中有高山和天空

月朗:單身女性的生活是怎樣的?

關聯一個現在的生活。


宋小非:

上一次,和妹紙看電影,是三年前。

上一次,和妹紙逛街,是二年前。

上一次,和妹紙吃飯,是半年前。

快三十歲了,沒談過戀愛,沒牽過女生的手。

每天七點醒,八點上班。中午吃飯睡覺,下班後回家,買菜做飯。每次會燒三四菜,也拍照發朋友圈。照片里,永遠是一副碗筷。

晚上看書,刷新聞,逛Aorqu。十二點後,關燈睡覺。

相過幾次不靠譜的親,加個微信聊二句,就算完成任務了。

不打遊戲,不去酒吧,沒有夜生活。

千篇一律的生活。

最後,我想說:

孤獨沒有毀掉我,評論區卻讓我絕望。


Aorqu用戶:

我給你們講一個人,你們就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孤獨了

那時候剛到上海,租到一間特別便宜很舊的公寓

室友是一個很有個性的傢伙,細高身材,非常瘦

初次見到他時感覺這是個逗比,精神不正常

他總是端著希特勒的《我的奮斗》在那很認真的翻看

時常自己會對著鏡子在那自言自語做各種手勢

很少正眼看人,話非常少,但一張口口臭就特別濃,舉止總是非常誇張的感覺

有一次這哥們上樓上快了突然絆倒了,來一個大前趴,臉著地

灰頭土臉的,當時我也是沒禮貌就忍不住笑了,這哥們也嘿嘿一笑!

不過這哥們特別愛乾淨,把共用的區域打掃的我都不好意思下腳了。

可是後來我發現他從來沒接打過電話,而且他屋內非常空

一副被褥 一副枕頭 一面鏡子 一個破舊的行李箱 一個大盒子

用的手機是那種簡單不能在簡單的,好像連彩屏都不是

知道他晚上吃什麼嗎?只有鹹菜拌飯

這時我感覺他挺可憐的

快年底了,我準備回老家了,尋思請他吃頓飯

晚上我去他屋,我說哥們,啥時候回家呢!

他直愣愣的瞅了我半天,「啊!沒買到票不回去了」

我接著說走啊,出去喝點,快過年了 !我請你!

他緊忙連番拒絕,說賺錢不容易不去了

我一看拗不過,我說那我出去買點咱倆喝一會

我買了十多罐啤酒一堆小吃回來

又強行把他拉到我屋內,倆人就開始吃喝

沒想到這哥們喝了半罐啤酒就臉通紅,有點多了,話匣子也打開了

這哥們原來不是不回家,而是沒有家

安徽的,沒見過父母,一直是阿公帶他,上高二的時候阿公也去世了

然後就退學了,到處打工,後來跟著一堆老鄉到了上海

幹不了重體力活,就找了一家娛樂中心打工,老闆看他可憐對他也挺好的

他說要攢錢學知識或技術

現在感覺挺好的,再也不用風餐露宿了,他害怕陰天,一陰天全身關節難受,還會讓他想起雨天睡天橋的日子,他說那滋味才叫難受。

他還喜歡單位前台的小姑娘,但只能默默喜歡,能搭個話他就很滿足了。

我特意問他怎麼總看希特勒的書,他說中國太弱了,他也只有這一本書,裡面的內容也挺激勵自己的。

我倆聊到大概後半夜3點多好像,最後他猶豫很久問我,你回家了能不能把你的書借給我看看

我說當然可以,這些書你隨便看。

過完年回來,沒過多久我就搬走了,我和他臨別的時候又喝了一頓酒,他最後還哭了

給我搞的也挺心酸的,我把書都送給他了,我的書里很多都是史書,我特意拿出史記告訴他

別學希特勒,學學這本書里的英雄們,劉邦,韓信都比希特勒厲害多了!加油干!

後來斷了聯系,一晃這么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這哥們怎麼樣了,他是另我敬佩的小人物,我忘不了他單薄的身子倚坐在床上聚精會神看書的眼神,那是一種迫切改變命運的渴望,那是一種沉默面對孤獨的堅毅,也許他在書中能得到慰藉,或許他在尋找未來的答案,看了他的經歷之後我們還好意思說自己孤獨嗎?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喝咖啡,一個人旅行,我們把這些看成孤獨,對不起,這些對於他這種人來說那是一場奢侈。


Alex Zed:

我大哥
論輩分我應該叫他一聲舅舅,他是我小姨婆的丈夫的侄子
但是因為年齡相仿,也沒有血緣,我們倆投緣,就悄悄地兄妹相稱.

他高三的時候,父親因為心肌梗塞死亡.
他大三的時候,相依為命的母親患上肺癌,熬了半年,去世.

後來他帶我去復旦北區食堂吃了頓飯,那時候他已經孤生一人,五年後我考上研,和他成為校友,也是第一個告訴他.

他工作體面.但是經常出差,常年不在上海.偶爾來我家吃飯,偶爾在餐桌上看著鍋碗瓢盆淺淺地笑.
交過一個女朋友.那段時間他看起來快樂.後來他們分開了.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他可以很久很久很久不說話.

他的生日是三月五號.我那個時候不懂事,傻乎乎給他發微信,祝福他生日快樂,讓他記得吃面.
吃面是為了討一個長命百歲的彩頭.

他回復我:「現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你記得大哥的生日.」

「零丁孤苦,煢煢孑立.」我居然還妄圖理解那種孤獨.真是可笑.


Jincher:

《千與千尋》里的無臉男,他也很孤獨。

每天只是在湯屋外邊的橋上站著,沒人注意,徘徊在離湯屋世界最近的地方。這個世界是排斥他的:「你怎麼把無臉妖怪放進來了呢」。同時他對這個世界也沒什麼興趣。

他還不會說話,只會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但是他再怎麼孤獨小透明,也是人畜無害的。沒有傷害過什麼人,除了給牌子之外也沒有糾纏千尋。

直到他進入湯屋被湯屋的慾望侵染。

他發現大家喜歡金子,就變出金子,他用人們的貪婪來彌補自己的空虛孤獨

他不願意再承受自己的空虛孤獨,於是迫不及待地將各種食物甚至人吞下去,形成一個虛假龐大的假的自我

不願意孤獨,逃避孤獨,卻讓自己更加孤獨。他企圖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讓自己改變現狀,但卻因此失去了真實的自我,對自我本能的壓抑讓他越來越不堪重負,直到最後他痛苦不堪,再也不能承受這個虛假的自己。

他沒有被孤獨毀掉,卻因為喪失自我和慾望膨脹而變形受傷。

孤獨從來不會毀掉一個人,變了形的慾望和居無定所的自我才會,卯足了勁的讓自己鑽進不適合自己的圈子假裝自己不孤獨才會。

你真的是孤獨嗎,你只是寂寞而已。

我與我周旋久,寧做我。

共勉。


呂不同:

這是目前我手機電話簿里聯系人的數量,包括自己,總共才15位。

今天中午,姐姐跟在老家的媽媽通電話後對我說,村裡那個放牛為生的老人前天去世了。

我點點頭說,哦。

姐姐看著我,沉默一會說,我覺得你現在越來冷漠,好像對好多事都不關心一樣。

我笑著說,沒有啊。

其實我記得那個老頭,他的牛我小時候偷偷騎過,我也被他用抽牛的鞭子輕輕抽過。

去年年底回家,他坐在門口曬太陽時,我還遞了根煙給他,幫他點了火。當時他抽了一口,然後眯著眼睛問,孩子,你是誰家孩子啊?

我笑著說,呂家的,以前偷偷騎你家牛那個。

他點點頭說,哦,是你小子啊,長這么高了啊……賺大錢回來了是吧?

一個小時後,我從舅舅家回來,見他還坐在那裡,就對他笑了笑。他眯著眼睛看著我,然後揮了揮手,大聲說,孩子,你是誰家孩子啊?

我扭頭笑了笑說,呂家的,以前偷偷騎過你家牛那個。

他點點頭,渾濁的眼睛裡微微亮了亮說,哦,是你小子啊,長這么高了啊……賺大錢回來了是吧……

我停下腳步,想走過去幫他把落在他頭頂的一根白線拿掉時,他的兒子從屋裡快步走出來,沖我擺擺手說,你跟這傻老頭哪裡聊得清啊?走你的……

姐姐告訴我他去世的消息時,我知道最合適的反應是驚訝地說一句:「啊?挺好的一老頭,怎麼就走了?」然後再用半小時跟她聊聊關於老頭,關於過去的那些事。聊得深了再感嘆一句成長的代價和生命的無常,最後用一句多陪伴家人作為話題的結尾。

但我沒有,我只說了一聲「哦」。

我見過很多孤獨的定義和為什麼孤獨的原因,但我個人覺得,孤獨就是當所有人都在一個假意有趣的過程里享受時,你已經提前看到了那個無趣的結尾。而孤獨的原因則是,你知道哪些事才有一個有趣的結尾,但那些事,碰巧只適合一個人悶頭去做。

這無關自戀,無關冷漠,就是碰巧一步步走來,突然就被孤獨選中了而已。

很多年前,我也挺合群。

喜歡呼朋引伴,喜歡吵吵鬧鬧,時常自責自己沒有滿足他人的期盼,時常強求他人滿足自己的期盼,一旦落單就會如坐針氈,任何活動被撇下就會懷疑人生,心裡總是很空,身旁待著人才覺得滿足,別人笑了我也配合笑,別人哭了我也配合哭。最後終於活成身邊人有意無意希望我活成的那個樣子。

這種狀態維持了很久很久,直到某天,當我嘗試著顯露一點點真實的自我時,原本圍在身邊的人群如同見到鬼一樣迅速退去,過去所有努力一瞬間歸零。

面對那些背影,我覺得絕望。但他們說,是你變了。

從那以後,我就開始學著和自己做朋友,行至燈火闌珊處,再也不回頭。

我不想說一個人生活有多麼好,孤獨有多麼高尚,因為有關於生活,任何人的任何選擇,旁人都無權評價。有人看世界是靠推門走出去,有人看世界是把自己當成一扇窗口,雖然方式不同,但大家終歸都是看自己想看的。至於誰看到的才是真實的,根本沒有比較的必要。

至於所謂的毀滅,我想說,如果人生來註定要被毀滅,那在千萬種方式中,我只願把自己交給孤獨。因為只有把自己交給孤獨,我才能在被毀滅之前,擁有千萬種自由。

謝謝。


風見幽香:

我原本是可以忍受孤獨的,覺得一個人自己吃吃喝喝該怎樣就怎樣,看劇看書自娛自樂多好啊,還可以幻想出一個小哥哥來聽我說話。
後來因為被捲入一些情感紛爭,突然發現,被人喜歡是這樣的感覺,有人關心你,想讓你好,有什麼有趣的事情都想和你分享,有人陪你聊天。
一旦習慣了別人的喜歡和愛情,再回到【孤獨】的狀態並自娛自樂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後來發現別人對我沒有那麼深的感情,從頭到尾都是我個戲精在演獨角戲的時候,我真的要崩潰了。我再也不樂意回到黑暗裡了,我要生活在光明下。
【我原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未曾見過光明。】
【我原本可以忍受孤獨,如果我未曾見過愛情。】


海鷗姐姐:

對於一個以孤獨為生命中重要部分的內向型人,這個問題的答案無疑是否定的。

內向的我們,通過孤獨來恢復精力,在與外界交流和相處中,都是在消耗精力,這是天生對外部刺激的反應,本身沒有好與壞。

對,我們甚至享受孤獨帶來的內心快樂,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喜歡孤獨就意味著不善交際,不合群,當精力充沛時,我們一樣能聊得眉飛色舞,我們甚至比那些喜歡活在人群堆,那些愛熱鬧的人更能擁有高質量的人脈圈,在事業上獲得成功。

孤獨更多是自己主動選擇的,而孤單和孤立是別人替你選擇的,可能產生負面影響,性質全然不同。但是,過於享受自我孤獨,把孤獨當做逃避與外界交流和面對復雜社會人情事務,很容易轉變成自閉,久而久之,在社交方面,被孤立。

以前,我就會把享受孤獨當成逃避社交的借口,那是剛來英國,同住在一個house的都是本地人,他們喜歡一起傍晚廚房做飯,在花園喝酒抽煙,當時自己下課後,實在累,又不喜歡喝酒抽煙,也感覺沒有話題,就總是躲進自己的房間,享受屬於自己的世界,有時候周末一整天都可以不出門,為了避免見面的尷尬,總是錯開時間去公共區。時間一長,他們也不再邀請我參與一起聚會,甚至把我當成透明人。這種被孤立感自然給自己帶來負面影響,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自閉症,開始不敢大聲說話,有一天,我發現自己的情緒不能用語言說出來,走在人多熱鬧的地方和深夜亮著街燈的街道上,感覺自己像個軀殼。

後來,我告訴自己,不能再這么下去,這不是自己來英國留學想要的狀態,於是開始逼著自己改變,去每天主動跟陌生人交談,去參與學校各種社交活動,甚至主動邀請朋友到家裡一起聚餐,去做沙發客,鍛煉自己的」社交肌肉「,這個過程很痛苦,因為每一次都是對自己舒適圈的打破,但是,這一切去突破自己,並不妨礙我每天空出時間,享受自己孤獨的時光,一部電影,一本書,寫生活日誌,或者就是發呆。我尋找到屬於自己的平衡方式,社交狀態也開啟了一種良性的循環,一直延續到如今,並讓我非常受益。

所以,在我看來,選擇孤獨並不可恥,也無需掩蓋,更無需強迫自己加入多大的團體,扮演自己做不到的角色,接納自己喜歡孤獨的性格。孤獨並不會被孤立,相反,懂得享受孤獨的人,對自我認知更深,懂得將自己的時間和精力使用得更為高效,甚至能夠轉變成一種人格魅力,孤獨,是我們所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與孤立無關,更不會毀掉一個人。但是,請避免走入極端孤獨的狀態,畢竟人還是社群動物。

——END——

對具體如何操作以上的方式,感興趣的小夥伴,可以私聊,不過,時間精力有限,每天3個免費諮詢名額,喜歡我的回答,可以點個贊或者點個關注,就是我原創最大的動力^_^

我是海鷗——一個善用有效社交跨國玩轉人生的內向型女孩,每天3位免費諮詢名額。

Aorqu用戶​图标

你也許不懂如何有效社交,建立高質量社交圈,甚至跨國社交圈,為人生創造更多可能性,或者對海外工作、生活和學習有疑惑,可以主頁私信我@海鷗姐姐,歡迎加入我的「有效社交達人進化營」,我會陪伴你,一起銳變成理想中的自己。


老八:

這件事一直雪藏在我心底。
我沒有和任何人說過。

我爸爸很喜歡畫畫,他的夢想是成為一個畫家。
我小時候發現,爸爸下班後,每天晚上都在房間里畫畫,畫到很晚很晚。
有一次,他去公園門口擺攤賣畫,
一整天,一幅畫都沒有賣出去。

他垂頭喪氣地回到家後,
我和媽媽譏諷他,我甚至說:
「你這畫,擦屁股都嫌硬。」
現在回想起來,我真想抽自己。

所有人都不理解他,這就是極致的孤獨。

我十六歲時,爸爸出了車禍。
肇事者逃逸。
花光家裡所有存款後,母親又到處借錢,欠下了20幾萬的巨額債務。
所有親戚,甚至醫生都勸我們放棄。
但是我們沒有放棄。

由於親戚不理解,不願意幫忙,我們又請不起護工,所以我和母親輪流進行24小時不間斷的陪護,同時還要工作與學習。
那一刻,我才體會到那種極致的孤獨。
還好,我和母親還有夢想,夢想著父親康復。
我們就靠著夢想撐著。

從植物人到蘇醒,我們等了3年。醫生認為這是奇蹟。

爸爸雖然醒了,但是已經喪失了語言能力,他的右半身也不能動了。
我還清楚的記得,他蘇醒後用左手緊緊地拽著右手,一次又一次的想把右手抬起來。

他試了很久很久,終於發現右手再也不能動了,再也不能畫畫了。
他哭了。
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父親哭泣。
我知道,他哭泣,
是因為他的夢想徹底破滅了。

總結一下:
所有人都不理解你的夢想,是極致的孤獨。
但是,這不會毀掉一個人。
因為你還有夢想。
只有當夢想破滅後,才真的會毀掉一個人。

願大家的夢想不要破滅。
願大家珍惜黃金時代的每一刻。

「正文完」

這文章我真的不想寫。
因為我真的很後悔,小時候不懂事,不體諒父親。
我不想翻出這些記憶。

請大家不要懟我,我別的文章可以隨便懟。
但是這篇真的不要懟。
我真的是玻璃心,經受不住。

最後,謝謝你耐心地聽我嘮叨。

.


KnowYourself:

「一個悲傷的事實是,孤獨的人,連感冒都會更嚴重……」

題主問「孤獨會毀掉一個人嗎?」有的答主從個人經歷的角度分享了「孤獨感」給自己帶來的痛苦與不安,而心理學研究則告訴我們,這些痛苦與不安確有其事。孤獨,會從身體上和心理上,給我們帶來不同程度的傷害。

需要指出的是,我們在相關回答中解釋了(為什麼有人喜歡孤獨? – Aorqu ),廣義上的「孤獨」分為積極和消極兩種。「消極的孤獨——Loneliness是一種需要忍受的感覺,它很少是主動選擇的。而積極的孤獨——Solitude,則是一種主動選擇的孤獨狀態,是自己感到享受的孤獨狀態。」在這篇回答中,我們重點來說一說消極的孤獨(Loneliness)給我們帶來的傷害。

芝加哥大學的心理學家John Cacioppo在最近關於孤獨感的研究著作中,對孤獨(Loneliness)與其它幾個相關概念做出了區分,「孤獨不等同於獨自居住或者社交圈太小等情況,孤獨更多指的是一種無法與他人進行聯結的狀態,尤其是,無法與想進入的群體進行有效的聯結。」孤獨更多時候是一種內心狀態,Cacioppo(2017) 舉例說,一個病人在醫院可能也會跟很多人接觸,得到醫務人員的支持,ta的身邊也許會有很多人,但這個病人很有可能是孤獨(feel lonely)的。

孤獨感會毀掉一個人嗎?

其實,比起「毀掉」(瞬間摧毀),孤獨感更像是逐漸蠶食著ta逃離困境的能力和渴望。正如Gretchen Rubin(2009)在Better than Before一書中寫道,「孤獨感讓人不斷變得更脆弱、更負面,更容易陷入自我批判,最終讓這個人變得支離破碎。」

那麼,孤獨感究竟是如何蠶食著我們的呢?

首先,是身體上。

已經有不止一項研究證明過,孤獨感會對我們的健康造成不良影響——孤獨感被證明與心臟病、阿爾茨海默病等直接相關;癌症在孤獨的人體內會更加迅速的惡化,而病毒對孤獨的人也更加「充滿惡意」(viruses hit them harder and more frequently)。

UCLA的 Steve Cole(2015)此前針對這一系列的現象進行了基因研究,Cole總結說,孤獨的人患炎症和受到病毒感染的幾率比一般人要高,長期的孤獨感會改變我們的免疫模式,當人們感到非常孤獨,他們的身體會進入「威脅模式」(threat mode),這會觸發與壓力相關的基因模式:促炎基因變得活躍起來,同時,抗病毒反應的相關基因的活性則會下降。

如果這么說還是讓你感覺有點抽象的話:)最近的一個研究告訴我們,孤獨的人連感冒都比別人更痛苦——會感到更多各種各樣的癥狀。(真的好悲傷)

研究者 LeRoy等人(2017)邀請了213位健康被試並首先對他們進行了孤獨感測試,接著他們接受了含有普通感冒病毒(RV39)的鼻滴。之後在隔離的五天內,每天匯報自己(主觀的)感冒癥狀。研究者發現,孤獨感與這些人的感冒癥狀的密度與強度密切相關,換句話說,那些越是感到孤獨的人,越多的感受到了各種感冒癥狀,而其癥狀的嚴重程度也高於那些更少感到孤獨的人。

其次,孤獨感會引發更多的孤獨。

換言之,孤獨感會帶來進一步的「社交退縮(social-withdrawn)」,讓人們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更多的主動選擇孤獨。

John Cacioppo(2017)表示,對那些鮮有社交聯結(social connections)經驗的人來說,他們的大腦會發生一些變化,使得他們更容易將其他人的面部表情解讀為「威脅」,這也就進一步加大了他們與他人建立聯結的難度。

那麼,為什麼孤獨的人會更消極的解讀社交情景呢?

Cacioppo(2017)舉了個生動的例子--當我們感到餓了的時候,我們很強烈的想要找東西吃,這種感覺有點像你需要在「燃料耗盡前趕緊尋找食物補充能量」;孤獨感也同樣給人這樣的動力,會讓人更加重視各種社交類的資訊。

而人們在飢餓的時候,對苦味的的敏感度要遠遠高於對甜味的敏感度。「從進化角度來說,這是由於苦味會讓我們聯想到毒藥,如果你真的很餓、急需食物,你可能更容易下意識的把苦的東西吐出來。」人們在孤獨的時候也是如此,當一個人感到自己需要社會聯結的時候,他可能會更加在意對方是敵是友,警惕性變得更高,畢竟,如果錯把一個朋友當成了敵人,大不了只是失去了一個潛在的朋友,但如果錯把敵人當成了朋友,對於陷在孤獨感里的人來說,這可能「毫不誇張,絕對是致命的」。

所以,與人們想像中不一樣的是,孤獨中的人並不會因為「更想要交朋友」就變得更容易獲得朋友,相反,對孤獨的人來說,「與他人產生聯結」可能是一個充滿威脅、難以突破的困境。

(篇幅有限,我們先回答題主的這個問題,關於如何打破「孤獨感引發更多孤獨的惡性循環」,下次我們再跟大家聊~!么么噠 )

以上。

References:

Steven W. Cole et al(2015). Myeloid differentiation architecture of leukocyte transcriptome dynamics in perceived social isolation.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LeRoy, Angie S.; Murdock, Kyle W.; Jaremka, Lisa M.; Loya, Asad; Fagundes, Christopher P(2017).Loneliness Predicts Self-Reported Cold Symptoms After a Viral Challenge. Health Psychology.

John Cacioppo關於Loneliness的書在這里

https://static1.squarespace.com/static/531897cde4b0fa5080a9b19e/t/5555ffb5e4b0bd68287cca2f/1431699381857/loneliness-across-phylogeny-and-a-call-for-comparative-studies-and-animal-models.pdf

了解更多與心理相關的知識、研究、話題互動、人物訪談等等,歡迎關注KnowYourself – Aorqu

宇宙中最酷的心理學社區,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


Aorqu用戶:

孤獨從來就不會毀掉一個人。把自己的頭奮命塞進一個不適合自己的圈子,佯裝自己不孤獨才會毀掉一個人。


高冷冷:

好笑。

前些天一時興起,去翻了翻12年好基友的QQ空間。她的留言板,可以說是我的成長史了。

看到我考研期間的一條留言:

回家閉門苦讀,謝絕一切應酬。喝酒什麼都不要找我了。

吶,後一句是玩笑。

如今看來,考研之初這句看似玩笑的話,竟然一語成讖,完美概括了我的整個考研史,也作為十分重要的原因,引發了我考研期間持續並愈來愈嚴重的焦慮。

/ 01 /

「閉門苦讀」、「謝絕一切應酬」。我有過三段長時間的獨處生活,雖然有和其他人同住,而且不少於兩個,且經常到人群中去,也會見朋友,但大部分時間,並無足夠有效的社交——可以理解為和關系親近的人進行深層次的坦誠交流。

講道理,作為一個本質上的內向者,真是太喜歡獨處了,也太能駕馭獨處了,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逛商場一個人在房間里碼字看書,都覺得十分愉悅。

但即便如此,我依然不時感到孤獨,有時感到內心空落落的,「有如大雪在無風的山中飄落」。(最後一句是但丁的詩,我昨天看到的,這又強行植入,嗯為了身體力行冷冷所說的:想要記住,就要立刻使用

之前我說過一句話,「不要把考研當作生活的全部」。這句簡單的話,真的凝結了我太多的苦痛和煎熬。

/ 02 /

打一顆因為冷冷上了年紀,而略顯陳舊的栗子。我考研之初,想著幾百本書沒看,和別人數年的積淀差距沒彌補,制定的是每天學習18小時的計劃,真是厲害死我了,嘖。

別誇我,別震驚,因為我連10小時都沒有學滿過。

那時不敢出去玩的。以往三年,幾乎每天和基友廝混在一起。然而那半年我們除了上課很少見面。

反觀另一位同班同學,考的是北大化學,考研期間,照樣每天宿舍樓下接送女朋友,以及周末出去爬山。

彼時的我,聽到這些覺得很不可思議。所以後來人家考上了,而我沒有,哈哈哈哈。

直到第二次考研,大半程依然在重複第一次考研的心理模式,記得那時我在書桌前,看著窗外陽光太好,日記里寫道:天氣真好,好想穿得美美的,出去走走。

但是我始終沒出去。

是在最後18天,去了姑姑家。每天吃完飯和姑姑聊聊天,和表哥互黑或者打鬧,進入有效的社交、擁有日常生活後,我沒有做其他努力,狀態自然而然放鬆下來了。

我甚至開始允許自己曬太陽,允許自己晚上八九點睡覺,早上七點半起床,而毫不焦慮,只是踏踏實實、平心靜氣地力圖掌握我基本掌握的東西。

(話說,你們有沒有發現,冷冷總是隨時能拎出來某隻胖友某天說的話呀,所以你們的留言,我如果看到了,基本上都是能記住的。23333,這是這只胖友去年9月16日的留言,真是厲害死我了,誇我!)

/ 03 /

後來我又有兩段類似的獨處的日子,一段一年、一段半年。總感覺,這些日子,在某種層面上,對我這個人的性格和思維模式,產生了某種質的影響。

我時常看到胖友們的留言,說自己接下來打算努力學習,減少無用的社交,以免浪費時間。

事實上,當你放棄日常生活這些「不重要」的東西,你會陷入失去秩序的虛無困境之中。

吶吶吶,你是可以見到人,雖然沒怎麼說話;還可以線上上聊微信、偶爾打電話;還可以回復胖友圈。彷彿有了足夠的社交。

但那是不同的,面對面的社交,是流動的,是有眼神、語氣、表情的溝通和博弈的。

人是社會性動物,是群居動物。社交、人際關系,是人天性的需求。

/ 04 /

即使你坐在人群中,如果你沒有攪動你們之間的湖面,你依然是「一個人」。

我深有感觸的是,當你大部分時間是一個人的時候,你會被自己的情緒所填滿:孤獨、焦慮、恐懼。你會過度關注內心感受,作為個體,你成了孤立的封閉的風暴地,颶風不時發生,但是無人問津,無人安撫。

而你,大可不必把這些當作努力所必需經受的事物。

吶吶吶,這是寫給每一個胖友的,在你決意投入某項長期的努力之前,記住:

不要放棄社交,不要放棄日常活動。當你關注生活,讓大腦的認知資源,被外界佔據更多些的時候,你自然會減少對自身的關注,更少地沉湎於情緒。

這些「不必要且不重要」的日常活動,能夠改善情緒、增添活力,是最簡單有效的預防抑鬱的方法。(《改善情緒的正念療法》)

進入人群,進入有秩序的日常生活,就像是一個人走上了擁擠的公車,無論路途多麼顛簸,你都不會倒,周圍的秩序在支撐著你。

任何時候,你都應該擁有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和朋友聊天的權利

(任何時候,我都擁有厚著臉皮求贊的勇氣。)祝春天吃飽。

————————

感謝閱讀,我的其他幾個萬贊的乾貨答案也很值得看喔~

微信公號搜索:高冷冷。內容包括:學霸養成丨思維丨心理丨方法論。

微信後台回復「筆記」,教你:從哈工大化學跨考到北大中文系,我是如何做專業課筆記的;

回復「讀書」,教你1小時讀60~100頁書的方法;

回復「早起」,教你:我如何在沒有鬧鍾的情況下,十年如一日六點起床。


蘇菲:

很久以前就想寫寫孤獨了。
很多人可能都看過「留學生活讓你學到了什麼最有價值的東西?」這個問題。隻身在外,通過接觸各種人和事物學到的東西數不勝數,但這其中很多讓我倍感煎熬的孤獨時刻,讓我學會了如何與自己相處。這也許才是這生活教會我的最寶貴的東西。
相信絕大部分Aorquer跟我一樣,大學之前在家裡住著,大學時代住宿舍,與他人同住,就意味著沒有一個封閉的屬於自己的空間,但也意味著總是有人可以說話可以互動。
我真正感受到孤獨,是自己一個人開始生活以後。

在家裡不必在意別人的作息時間和使用廁所浴室的時機,也可以衣裝不整的走來走去,可以大聲唱歌,可以懶的時候就不打掃房間。我得到了這些自由,但與自由向來如影隨形的孤獨也開始侵蝕這個小小的地盤。
最開始,為了中和孤獨,我每天找朋友出來玩,沒完沒了的說話,老是刷qq微博Aorqu微信。後來忙碌了,沒什麼時間閑聊了。可是忙碌並不能排解孤獨。在家的時候實在想聽人的聲音,就每天放著有聲小說。只要不再工作或者讀書,音樂就完全不能停。——在那些沒有習慣孤獨的日子裡,一旦沒了音樂或者小說分散精力,就很容易陷入低落的情緒中,或者反覆去想一些很細碎的事情很影響心情。
是的,這種狀態的孤獨,如果發展下去,完全能毀掉一個人。我相信日本高發的抑鬱和自殺,和他們獨身居住的習慣是有很大關系的。(宿舍也都是一個人住,很少有sharehouse)
這就是yofilm在那個著名的答案里說過的,很糟糕的一個人的狀態。
為了改變這種狀態,我想過養寵物。可是後來還是放棄了。忙碌的我,連仙人掌都會養死,這種狀態下養寵物簡直是害了那個小傢伙。

放棄養寵物之後,我開始重新審視孤獨本身。我發現對於孤獨的不安,很大程度上源自對於「我是孤獨的」這個定義的不安。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像一個不孤獨的人,看起來像一個得到社會承認,得到他人需要的人,我用盡全力逃避一個人的時間,因為潛意識里認為一個人=孤獨 一個人=有罪 一個人=Loser….也難怪了,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如此頻繁的獨處,所以忘記了和自己相處的方法。
然後,我開始回想那個自己還懂得如何與自己相處的年代——小時候。

小時候,不在意是不是一個人。一個人的時候,就自然地去找一個人該做的事情去做。不去質疑「一個人」的狀態。就是這樣,這就是與自己相處的方法。

那之後,我開始推掉一些聚會。每周末一定要留大半天,除了必做的打掃房間,還會「浪費」很多時間做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比如整理一下自己的收藏品。去家附近慢慢的挑選香薰蠟燭。坐在床上凝視書架上每本書的題目發呆。認真的給自己做一頓豐盛的飯菜。
也就是「和自己玩」的感覺吧。想想小孩子,一輛小汽車,自己能玩好幾個小時津津有味。就是那種感覺。
當然,再怎麼和自己過的津津有味,也總會有孤獨而內心難熬的時刻,這種時候我會盤個腿坐在床上玩指甲,同時細細品味自己心中那股復雜的焦躁不安,直到它們自然平息。不去逃避孤獨,而是面對它,欣賞它。
因為逐漸習慣了直面孤獨的煎熬,逐漸就發現自己對於負面的心情,抑鬱的徵兆變得更柔韌了一些。可以逐漸不去理會胸口難受的感覺,也可以更快地恢復正常。
於是我又慢慢發現,孤獨所帶來的多餘的想法和對於未來負面的認識,大多是庸人自擾。很多事情,哪怕受了天大的委屈,哪怕是一時困住了,只要耐心等待,就總有能得到承認的那一天。所以面對消極的想法,我學會了暫時擱置他們去做其他事情,結果發現這樣反而會有好事發生。有了一次這樣的經驗,下一次,就更能夠說服自己沉得住氣了。就這樣,我發現自己似乎由壞的循環走進了一個好的循環。
這要感謝孤獨。孤獨是可以沉澱一個人的心智的。

綜上。以前我會對孤獨聞之色變,避之不及。現在我反而會覺得,孤獨的狀態,「一個人」的狀態很重要。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應該給自己一些孤獨的時間。這樣我們的生活才不依附於任何人,才能保持靈魂的獨立,才能學會控制自己的慾望,而能夠控制自己的慾望的人,生活質量會比慾望爆棚的人幸福很多。也更容易保持心理上的平衡。

不妨試試珍惜一個人的狀態。


愛睡覺的鄧公子:

孤獨不會摧毀人,在孤獨中選擇墮落的人才會被摧毀——鄧公子語錄(咳咳咳)

亞里士多德說:孤獨的人,不是神靈,便是野獸。
其實,還有一種可能,是宅男。
我屬於最後者。

致殘後的20年裡,一個人,一間屋,獨自走過青春、獨自學會賺錢、獨自面對內心喜樂,煢煢孑立,形影相弔。我就是一個大寫的立體的宅男。
而且我相信,在我的生活里,孤獨會如影隨形。
以前是這樣,未來還會是這樣。

1996年,我12歲,從醫院回到鄉下的家,孤獨地躺在床上。
由於早期家裡沒有備輪椅,我就只能一直躺著。
一天。兩天。一周。一個月。一年……
剛開始,還有學校的幾個同學來找我聊聊天。
你知道,小孩子的娛樂生活是由玩樂來構成的。
所以,我們不可能有深入內心的談話,也就隨便說點話。
當他們走的時候,心都在滴血。
我很懊悔,我的童年再也回不去了。
我的童年將會是我一個人度過。

1998年,我14歲,母親張羅為我找師傅學中醫。
可是,我喜歡看小說。我把周圍能借的書都借了,也不過十幾本。
當時,我是真的愛文學,雖然我並不知道那究竟意味著什麼。
我白天看中醫書籍,晚上偷偷看借來的小說。然後學著寫點東西。
熱愛就像水壺里的水,一旦滾燙,就會冒氣,我終於忍不住在白天看小說了。
師傅並沒有怪我,反而跟我談起了小說里的故事。
我內心很感謝他,早期我有的辯證思維,很多是通過和他的談話獲得的。
只是,我並不喜歡被安排的命運。
我也無法反叛命運,逆來順受,別無選擇。

2002年,我18歲,要命的孤獨感襲擊了我。
我在村裡有兩個朋友,一男一女,隔一段時間他們都會找我玩。
現在,女的去了職業學校,男的外出打工。
剛開始,我們還能寫點信,後來信也少了。
我一直相信,那是我生活中唯一存在過的兩個朋友,
我們終於在時間的推移中走散,再也沒有回來。

我晚上看書,凌晨十二點準時在舊本子上寫東西。
在那期間,我迷上聽廣播。有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子夜星河》,還有西藏人民廣播電台的《今夜有約》,後者是個午夜熱線欄目,通過節目,我認識了一個聲音特別好聽的女孩子。
她幾乎成為我青春時代唯一的證明。

我給她寫信,給她打電話。我從來沒有那麼想念過一個異性。
但那時候長途電話費特別貴,我盡量保持一個月兩次長途的頻率。
每次把電話費打到限定額度,就等下個月。
這個過程非常焦灼,特別是臨近下個月的那幾天,心裡貓抓似的。
就像我在等待一場蓄謀已久的約會。

後來有一段時間她消失了。
寫信不回,打電話沒人接。
我像被拋在無盡黑夜,看不到光,沒有希望,心情陰郁到極點。
一個月以後,我收到她的信,她搬家了換了電話,而那一刻我的心飛了起來。

後來,當我看到蔣勛先生講情慾孤獨時,才明白那種情緒。
我和這個女孩子後來有過很多心理戲,她伴隨了我的精神成長。
此後,她為人妻,為人母,漸漸很少再聯系。
直到512地震那年,我突然接到一個電話,是她打來的。
好幾年不聯系了,我沒想到她還有我的電話,我突然覺得心裡很暖。

2003年,我19歲,我在筆記本里寫下一句話:人和人的隔閡是根深蒂固的。
那時候,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都不確定,也沒有看過「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個體」這樣的話。
只隱約感覺人與人再進行溝通,其實都很難明白另一個人。
即使是短期理解,隨著時間流變,也會在別的事件上誤判。
這樣的思維構建了更深的孤獨圍牆。

2006年,我22歲,第一次接觸網際網路。
我很快在網路上找到了同病相憐的朋友,
我們一起寫帖灌水,去UC唱歌,在BBS連樓插科打諢,世界好像被打開了。
當所有的喧囂在關掉電腦後依然揮之不去時,
我開始想,這么活著的意義在哪裡?
那一刻,我感覺到迷茫。
剎時的歡樂不能抵擋黑暗的現實,
我必須得進步,得學習,好擺脫以往的生活困境。

於是在接下來的很多年裡,我嘗試做過多種辛苦瑣碎的網路工作。
和很多同病相憐的人越走越遠。
我也逐漸發現,我已經不在乎同類對我的認可,
我更在意,我能不能讓自己滿意。

2016年,我32歲,我成了一個真正孤獨的人。
32年裡,我只進過一次影院,是2010年朋友請我看的3D版《諸神之戰》。
32年裡,我只進入兩次KTV,一次是六年前,一次是一年前,並無多少歡喜。
32年裡,我只出過一趟遠門,後來最多是去醫院住院或檢查。
我現在的生活半徑,一直在家周圍1公里以內。
偶爾劃輪椅到兩公里以外,都覺得是越野了。
而這些年,我身邊已經沒有了朋友。
倒不是我沒有社交能力,村裡的年輕人能出門的都出門了,留下的沒有共同語言不說,一年半載也見不到一回。

是的,得說說我和家人相處的情況了。
我和父母親人相處較好,平時說話不多。我也能和小侄女愉快地聊天。
我做什麼事情,家人們不懂,只知道我沒有做違法的事情,能掙到錢。
所以,他們照顧我的生活起居,但不幹涉我。我也不幹涉他們的生活。
對於一個擁有正常社會屬性的人來說,這樣的生活狀態一點也不好。
但很長時間,我都別無選擇。我相信孤獨是我的宿命。

我的生活圈子有兩個,一個是網路的,虛擬的現實世界。
一個是現實的,狹小的村落。而我卻陰差陽錯成了現實的背離者。
每當有村裡的長輩問我,你在網上怎麼掙錢,那些錢怎麼打給你?我就知道,我的孤獨是可以理解的;而每次有村裡的同齡人看著我的工作,稱贊我特別聰明的時候,我沒有絲毫驕傲,我知道在本地,我不可能再找到說話的人了。我的孤獨是應該的。

所以,你看到了,我並不是一開始就習慣孤獨的人,差不多三十歲才能在孤獨中自洽。
而這是因為我認識到個體也能從內心達到完整。
我不斷地跟自己對話,我不斷地強調我就是我。
我不斷地省審著自我,在孤獨中尋求自樂與自洽。

現在,我每天九點左右起床,然後吃飯,開電腦處理工作。
十一點左右泡一杯茶,十二點左右導尿,然後繼續工作。
其間在網上和朋友們聊聊天,晚上必打1-2把英雄聯盟,然後入睡。
反覆如此。
我想說,孤獨不會摧毀人,在孤獨中選擇墮落的人才會被摧毀。

當然,情緒是流變的。
我不認為自己是孤獨情境里的倖存者。
同樣,我也不認為孤獨一定會教會人什麼。
當孤獨成為一種客觀事實時,能在內心遊刃有餘地對付孤獨滋生的小惡魔,這大概就是孤獨的強者。人們贊美的孤獨,正是這種情況。而為了提高孤獨的美感,人們把事實孤獨中的失敗者認為不配擁有孤獨,這是偏見。

畢竟,在一個雙刃劍般的詞匯里,有人能沉降心靈,對生命的理解更加深刻,升華人生境界。有的人則在孤獨里走向狹隘和封閉,令人生更加黑暗絕望。這種走向我認為不一定是當事人可以完全控制的。

我承認現在的生活,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好。
我甚至在想,如果我不是那麼喜歡聲色誘惑和一切物質享樂,東方版的《瓦爾登湖》就會是一個叫鄧輝的人寫出來的(純屬吹牛,根本寫不出來)。

————————
申明:本文禁止轉載,謝謝。


娃哈哈:

我一個人住90平的房子,但只出入一個卧室,別的房間都是空的,回到家也要鎖卧室門。
我有冰箱,零食櫃,但裡面都是空的。
我有微波爐,電磁爐,但我從來沒用過。
我每天加班,覺得也沒什麼不好,反正下班也沒事情做。
每天上班,面對各種領導,想領導想到想不到的,做領導做到做不到的,或是微笑,或是侃侃而談。其實下了班,我什麼話都懶得說,動都懶得動。
周六周日我可以一天不吃飯,因為我不敢訂外賣也懶得下去買。
無論我是5:30下班還是9:30下班,我都是玩遊戲到11點。
我會早晨醒來在床上哭半個小時然後意氣風發的去加班。
我拒絕身邊所有哥哥弟弟的曖昧關系,推掉所有標榜條件的介紹關系。
我渴望被理解,但最討厭解釋。
總是在深夜裡委屈的像個寶寶,陽光下還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

最可怕的是,我越來越不相信我會得到那種奮不顧身,不求回報的愛情。


王岳川:

只要你習慣了孤獨,孤獨便不會毀掉你。

本人大二,成都大學生,現放寒假在家,坐標山東。

我每天的日程是這樣的:
早晨7.50起床,父母已經離家上班,我自己起床,洗漱,做自己一個人的早餐。

上午看自己的心情選擇練字或者看書。
中午吃過午飯後休息一個小時。

下午起床以後自己一個人看看英語書或者看會美劇。
然後泡上一壺菊花茶或者茉莉花茶自己一個人慢慢喝。

傍晚自己一個人出門遛狗。

遛狗回來之後自己一個人騎車半小時去健身房鍛煉。

只有我一個人的健身房



自己一個人鍛煉兩個小時左右。
然後自己一個人騎車在市區到處閑逛。

晚上十點鍾回家,父母已經睡覺。
我自己一個人拿出杯子倒上幾兩紅酒,刷刷Aorqu或者看看美劇,寫下和昨天幾乎一樣的日記,然後微醺著入睡。

有時候,父母中午不在家的時候,我甚至會一整天都不說一句話,因為沒有機會說,更因為沒有人想去說話的人。

我會起床之後因為不知道吃什麼而發愁。
我會因為看書看的無聊而難過。
我會因為晚上鍛煉完不知道去哪而惆悵。

有時候刷到Aorqu上很好笑的回答,點了分享想了想然後點了取消。
看到很好看的美劇,寫了一大段評論想發朋友圈想了想然後全部刪除。

但那都是以前了。

以前的我,還對足球和籃球還有一絲絲興趣,喜歡游泳,喜歡和基友們去網咖。
那時的我,有很多好朋友。
在網咖開黑固然快樂,但每次打完遊戲之後我總是感到深深的空虛。
因此我戒掉了所有的遊戲。

當然,我現在也有很多好朋友,我深知我們會在任何時候為了對方挺身而出,但我好像懶得去相處了,只要我知道他們過得不錯就行了。

我現在可以喜歡吃什麼就做什麼,不必照顧別人的口味,反正只有我一個人吃。
我現在可以看書想看到什麼時候就看到什麼時候,反正沒人打擾我。
我現在可以騎車想去哪就去哪,無需體諒別人的意願,反正只有我一個人騎。

我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我是孤獨的,也是自由的。
開心了自己騎車去看一場電影,然後自己去吃一頓自助餐。
不開心了自己騎車去小山的山頂,坐在那棵脖子有些歪的榕樹下看一晚上星星。


就在前天晚上,當我放開雙手騎車從沒有一個人、一輛車的大下坡上飛馳而下的時候,我感到了有些冰冷的寒風在我耳邊呼嘯而過,彷彿要在我臉上割出一道又一道的口子。那個時候,我才真切的感覺,我還活著。

所以說,哪有什麼孤獨不孤獨的。都習慣了。

我早已和孤獨握手言和了。

送給那些孤獨的人一句話吧:
塵世並不會輕易讓一個人孤獨的,群居需要一種平衡,嫉妒而引發的誹謗,扼殺,羞辱,打擊和迫害,你若不再脫穎,你將平凡,你若繼續走,走,終於使眾生無法趕超了,眾生就會向你歡呼和崇拜,尊你是神聖。神聖是真正的孤獨。

————————更新一下—————————

本想就把這篇回答當個樹洞了,沒想到有很多人關注,真的是受寵若驚了。
評論區也有很多的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所以我就小小的更新一下吧。

評論區有許多人說,你這不是孤獨,頂多算是獨處,你還在讀書,你還小,再過幾年,等你上班了,你才體會的到真正的孤獨。

那他們口中所謂「真正的孤獨」又是什麼呢?
孩童時期的我們,覺得沒有人陪伴就是孤獨。
少年時期的我們,覺得不被理解就是孤獨。
而立之年的我們,耄耋之年的我們,又是怎樣看待孤獨的呢?我不敢亂說。因為我沒經歷過。

但是我敢肯定的是,同一時期不同的人,不同時期相同的人,對孤獨的理解,都是不一樣的。也許今天的我看著昨天孤獨的自己,只覺得當時是寂寞罷了。閱歷頗深的你們,看著現在的我,也僅僅只覺得是矯情而已。

既然理解不同,又何必分個孰是孰非呢?

但是起碼有一點答主可以肯定,那些不屑地指著我的鼻子,叫囂著我不孤獨的人,真的比我還要孤獨。因為他們自己認為是正確的東西,還總是拼了命的強迫別人接受,這本身就是一種孤獨。


簡單心理:

前段時間結束的第125屆APA年會呈現了一項研究結果,孤獨會增加過早死亡(premature mortality)的風險。

研究者進行了兩項元分析,第一項包括148個研究,共30餘萬被試;第二項包括70個研究,3百多萬名來自歐洲、亞洲、北美、澳洲等地的被試。

第一項研究發現社會聯結與降低50%的早死風險相聯系;第二項研究發現社會隔離(social isolation)、孤獨(loneliness)以及獨居(live alone)對於早死風險有著同樣的影響作用。這種影響的負面作用甚至比眾所周知的健康殺手——肥胖還要嚴重。

與他人產生社會聯結,一直以來被認為是人類最基礎最本能的需求。這對於人類的生存和幸福感有著重要的影響,因此社會隔離或者單獨監禁在過去會當作一種懲罰的形式。

但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在經歷著孤獨。

美國退休者協會孤獨感研究發現,大約有4千萬45歲以上的人忍受著慢性孤獨(chronic loneliness)。美國近期的人口普查數據還發現,至少四分之一的人口選擇獨居,一半的人口未婚。這些數據都在說明,人們正在經歷越來越弱的社會聯結,越來越多的孤獨。

有研究者(Gretchen,2017)認為存在幾種不同類型的孤獨:

  • 新環境(new-situation lonliness)

搬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沒有一個熟悉的人。無論是工作還是求學,看著周圍陌生的面孔,通常會感到孤獨。

  • 我和大家不一樣(I’m-different loneliness )

與周圍的人格格不入,沒有共同的話題或是相似的價值觀。

大家都喜歡戶外運動,但你不是;大家都奉行得過且過,但你不是……

在你看重的問題上,很難和周圍人達成一致。

  • 不親密(No-sweetheart loneliness)

你有很多親人,有很多朋友,或者有伴侶,但還是感到很孤獨,因為彼此沒有建立親密的依戀。

  • 沒有屬於我的時間(no-time-for-me loneliness)

有些時候,周圍簇擁著很多人,看起來也都很友善,但他們並不想從友善再進一步,變成好朋友。你想建立更深的聯結,但對方並不感興趣。

又或者,已經擁有的朋友們進入了人生的新階段(忙於結婚/生寶寶/工作),不再為你們曾經一起做的事情留出時間。

  • 不夠信任(untrustworthy-friends loneliness)

友誼很重要的一個成分就是信任。如果丟掉了這個部分,就會變成雖然你有很多玩得來的朋友,但還是會出現感到孤獨的情況。

  • 安靜的陪伴(quiet-presence loneliness)

在工作中,你可能有非常積極活躍的社交圈子;也有很多朋友和家人,但當到家的時候,卻沒有人一起。可能你需要一位舍友,一位家庭成員,或者另一半。總而言之,是在你安安靜靜呆一會兒時,也能夠陪伴身邊的人。

我們想要和大家強調一種非常讓人絕望的情況:被孤立。

在心理學上,孤立是一種社會拒絕(social rejection),指的是將某個人故意排斥在某一社會關系或社會交往之外。

由於這么點「故意」的成分,被孤立的人,往往第一反應會自責,覺得是自己不好,才導致了自己當前的處境。但其實,被孤立,很多時候並不是你做錯了什麼。

一群人去孤立或排擠某個人,通常是試圖控制對方,使其按團體或團體中一員的意願行事。

孤立可以被理解為是一種懲罰,也就是所謂的「你不順我們的心意,我們就不理你」;或是可以理解為一種非懲罰含義的忽視,也就是「反正你不重要,不理你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無論怎樣理解,是否採取孤立行為,都是孤立他人的這一群人(ostracizers)所選擇和決定的,而並非取決於被孤立的人做了什麼。

所以,無論是成績太好、成績太不好、長得胖、喜歡同性、懟了大佬,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首先你要告訴自己,被孤立,不是你的錯。

被孤立之後,心真的會痛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Naomi Eisenberger教授、普渡大學的Kipling Williams教授及研究團隊發現,經歷社會拒絕的人們被激活的腦區,和身體疼痛時被激活的腦區是一樣的。

在實驗中,與被群體接納的被試相比,被孤立的被試,背側前扣帶回(dorsal anterior cingulate)前腦島(anterior insula)這兩個腦區的活動顯著增多。而這兩個腦區也是人們經受身體疼痛時活躍的腦區。

這意味著當我們被孤立時,那種痛苦是真切存在的。

「對於我們的大腦而言,心碎的感覺和摔斷胳膊沒什麼分別。」Eisenberger教授這樣說。

持續、長期的被孤立,不僅會給人們帶來身體和情緒上的痛苦,還會造成更加深遠、多方面的影響。

  • 「從那以後,我在社交中更小心翼翼」

人們對於周圍人是否接納他們,其實是很敏感的。研究發現,在我們與陌生人擦肩而過時,如果路人和我們對視,而不是忽略我們,我們會感到與路人有更強的社會聯結(social connection)。

普渡大學的Eric Wesselmann教授指出,許多有過被孤立經歷的人們,在新環境中,會對與周圍人發生關聯的機會更加敏感。

為了被他人接納,他們可能會根據他人的意願改變自己的行為,把自己變成別人可能喜歡的樣子,甚至有求必應,變成一個習慣於討好者。

而習慣於討好別人,所帶來的結果常常是冷落了自己。

  • 「從那以後,我不再願意幫助別人」

而另一些有過被孤立經歷的人,會被心中的憤怒和怨恨綁架,從而走向另一個極端。

聖地亞哥州立大學的Jean Twenge教授等人做了7個實驗,研究被孤立對於人們利他行為(prosocial behavior)的影響。

結果發現,被孤立之後,由於情緒上遭受傷害,人們共情他人的能力受到損傷,導致被孤立者更不願與他人合作或幫助他人。

  • 「孤獨成了人生的主色調」

許多人在被孤立之後,會選擇獨來獨往。

如果這發生在小說或電影里,通常事情會有絕地反轉,比如主人公在長大後碰到一群窩心的小夥伴,或是熱情的戀人,讓主人公重新獲得聯結和歸屬感。

而在真實生活里,常常不是以這樣的喜劇收場。

一個被自己所在部門其他同事排擠的姑娘找到我們,跟我們說她現在已經放棄融入了,但每次進辦公室之前還是會深呼吸好幾次,推開門之後看著嬉笑著的同事們假裝沒看到自己進來,她也只能默默的走到座位上開始工作。

很多被孤立的人後來就選擇了孤獨,或者說是為了害怕受更多傷,而選擇了不再嘗試。

當然,人生的神奇之處在於,有時候即使眼前門都關上了,牆上還能開扇窗,或者鑿壁借個光。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Sharon Kim教授及研究團隊發現,對於那些原本就特立獨行、覺得自己「與眾不同」的人們來說,遭遇社會拒絕,恰好驗證了他們對於自己的看法,從而激發他們的創造力。

但對於重視人際、對歸屬感有強烈需求的人們來說,被孤立就如前文所述,會為後來的人生帶來更多的負面影響。

就像亞里士多德說的那樣:

「離群索居者,不是野獸便是神靈。」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大多數人既不是野獸也不是神靈,

而是被周圍人排除在外就會傷心難過的普通人。

希望在你孤獨之時,我們能與你為伴。

參考資料: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017, August 5). Social isolation, loneliness could be greater threat to public health than obesity. ScienceDaily. Retrieved August 7, 2017 from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7/08/170805165319.htm

Campbell, W. K., Krusemark, E. A., Dyckman, K. A., Brunell, A. B., McDowell, J. E., Twenge, J. M., & Clementz, B. A. (2006). A magneto encephalography investigation of neural correlates for social exclusion and self-control. Social Neuroscience, 1, 124-134.

Eisenberger, N. I., Lieberman, M.D., & Williams, K. D. (2003). Does rejection hurt? An FMRI study of social exclusion. Science, 302, 290-292.

Gretchen Rubin. (2017). 7 types of loneliness, and why it matters. Psychology Today


我們是簡單心理諮詢預約平台,擁有700+位海內外心理諮詢師,只有約10%的申請諮詢師能夠通過面試考核;目前為止簡單心理已為30萬+人次提供了高質量心理諮詢服務。

想尋找屬於自己的心理諮詢師,歡迎來簡單心理諮詢預約平台體驗哦,戳這里「線上心理諮詢_心理測試_心理學知識_簡單心理uni_心理諮詢師培訓_心理諮詢課程 – 簡單心理


Aorqu用戶:

更新在前
下午睡醒看評論,發現可能我和大家的孤獨不一樣。
我不是因為沒有男朋友或者沒有朋友才覺得孤獨。

我曾試過兩個人在一起,因為兩個人無法理解對方而沉默得像全世界只有我自己一個人,明明有那麼一個人,卻像只有自己一個人。

也不是因為沒有朋友,只是我們都在成長里漸行漸遠,相互祝福,而新朋友永遠止步於工作。

我不知道要怎麼表達我的孤獨,但是我是享受一個人的生活的。
孤獨可能只是像現在一樣,下午醒過來世界有點昏暗,他們都在說話,但是好像沒有人明白我。

以下為原文。

晚上加班到凌晨,等電梯下樓。
公司有個客服妹子上夜班的,她男朋友過來接她。
笑著在她們背後看她們走,我羨慕。

回到家裡,發現沒礦泉水了,第一反應不是去燒水,只感覺很喪,下班後我還不如一條狗。

房子並不大,塞了很多東西,還是空蕩盪。
有個朋友說要搬來一起住,猶豫了很久,我寧願空蕩盪。

打開手機發現微信群的小夥伴在說和對象冷戰,天天要哄,都不想談戀愛了。
我默默的說你們這是羨慕我單身?

過來人二哥說,你們都想要什麼愛情。

我不想要愛情,我想我能去接受另一個人的熱鬧。

周末躺屍,起床打掃了衛生。想喝粥,發現家裡沒有米了。喪x2

特別想吃水煮魚,跑到朋友圈嚎了一句晚上有沒有人一起吃飯。喪x3

許久,我決定還是回公司加班好了。

#好像有人看,我想說孤獨不會毀掉我,但是加班會!#

我已經是個廢人了。

願各位老鐵保重身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