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圈有多亂?

問題描述:小時候以為學術圈是神聖的,現在越來越發現不是這么回事。如題,最好說說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比如保研,復試,讀研讀博,發論文的一些潛規則等等,也歡迎匿名說出經歷和導師名字
, , , ,
胡言亂語:

曾有幸見到某大佬的國自然標書。

說句實話,就那份標書的質量,拿去考博當計劃書用,可能都要被刷掉。

然而人家中了。

今年見到了某領導的省自然標書。

我覺得吧,我們組里有的碩士開題報告都比這強。

整個規劃就是收點臨床病例,驗證一個落伍了起碼5-10年的靶點。

照樣中。


柑橘與檸檬啊:

更新,突然又想到兩條。

研究所的國家獎學金是2W。

在他手下的研究所,國獎的50%

要上交。

作為課題組研究經費。

然後就沒有了。

還有研究所是要寫畢業設計的。

他會把前幾屆已經畢業學生的畢業設計拿過來,讓現在正在帶的研究所改一改。

然後他作為第一作者去發表。

可以說他的絕大部分文章都是這么發的。

所以他現在名頭很多,論文很多。

學生嘛。

除了幹活也沒有其他用了。

我已經不在這個老師手底下了。

已經退學了。

所以不用告訴我該怎麼應付這種老闆。

評論區好多說常規操作。

借用魯迅先生的話說。

從來如此,便對么?

以下是原答案。

某教授A,每次開全國XX學術會議的時候,都是讓學生做PPT,先讓學生給他講一遍。

然後他在會議上發言的時候,再用這個PPT做匯報,講一遍。

工作都是學生做的。

功勞都是他的。

還是某教授A。

讓學生B寫個課題申請的方案。

學生C做個申請的PPT。

拿著方案和PPT去申報國家社科基金。

60W。

學校又給批了60W。

一共120W。

讓博士B帶著碩士CDEF去做實驗。

寫論文。

寫PPT。

最後拿著PPT和論文去答辯。

結題。

給碩士學生每個月200。

給博士學生每個月500。

歷時一年。

你猜,除了碩博的這些錢之外,其他的經費都哪裡去了?

你猜,某教授A靠什麼在上海買車買房的?


林瀟:

看了很多回答,把學術圈描述的黑暗墮落,十分不贊同。(可能是學科不同的因素)

所以我想說一下個人的體驗(坐標北美,學科經濟學)

  1. 因為是理論學科所以一般沒有實驗室一說(除了做實驗經濟學的,但是性質和理工科的實驗室不太一樣),一般教授的研究經費主要就用於出去給talk,買一些辦公設備(電腦,ipad,digital paper,projector,很fancy的可以升降的桌子),招RA,邀請co-author,以及買數據(做empirical的人)。總的來說花銷不大,而且經費的投入和個人paper的產出相關性不是特別大,所以我也沒聽說過啥搶經費一說。
  2. 在co-author方面,經濟學的慣例是equal-credit,名字按姓氏首字母排序,所以沒什麼搶一作二作之說。關於和學生合作,大部分情況都是學生抱大腿,沒聽說過搶學生credit的。比如說一般會說:「你幫我做這個RA的話,如果你在過程中對這paper有顯著貢獻的話可以成為合作者」。有的時候會直接說「這個idea應該可以做,但我沒時間去讀文獻,如果你願意去看了做出了結果,我們可以合作寫這篇paper。」 還有一些導師,出於學生的job market考慮,雖然他參與了文章的一部分,但自己提出不把自己名字加上。
  3. 關於故意拖延學生畢業。我們系現在是各種push學生希望學生5年畢業不要拖到第6年。。。
  4. 關於壓榨學生,看怎麼定義壓榨了。一般junior因為有評tenure的壓力,喜歡給學生一堆活干。一般senior都會鼓勵學生做自己的research,盡量不花費學生的時間為自己幹活。(真實例子,某兩位導師看到自己學生申請了summer teaching,馬上說summer我們給你的RA的title但不用你幹活,就是給你錢讓你別干那些雜事了,做自己的paper去。)

大多數回答真的挺負能量,簡直在discourage大家進入學術界。怎麼說呢,我覺得學術界肯定也不是象牙塔,因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是和業界相比還是好不少的。待在學術界的人大多是受過最高等的教育程度並且衣食無憂的人,這樣形成的一個社會自然會乾淨不少。另一方面,學術界有些人(僅僅是有些)真的是懷著最真摯的學術夢想和喜愛的,這股清流很受人敬佩並且對整體學術界氛圍的帶動作用功不可沒。

【更新:把評論區一些傳播負能量的評論刪了】


孫傲之:

聽來的故事。

大學部生,聽博士學長給我們講,他碩士的時候,有個師兄投論文,自己一作、老闆二作(我很不懂,你們怎麼這么多人評論之前不看內容呢:文科部分學科的大陸期刊沒有通訊作者的概念),拖了N年都沒人收他的文章,其實就是因為一作是個普通學生。

眼看就拿不到學位證了,老闆瘋狂暗示,但是他反射弧又太長,老闆暗示了N次,都沒get到意思。

老闆又不好意思直接跟他說「你把一作改成我」,怕學生誤會自己在搶學生的一作,把老闆快要愁死了。

最後老闆的哥們,隔壁組的導師看不下去了,直接把他拖過來明說了,一作改成自己老闆,三個月見刊。

誰再在評論區說通訊的事,我就拉黑他。


Silence:

讀碩之前想讀博,讀了碩士之後想趕緊畢業,逃離貴圈。


匿名用戶:

大學部帝都某工科211

一位專業課的老師今年36歲,去年評上的教授,幾乎沒有任何科研成就,只是在本校讀了碩博,大學部還是個一般的一本學校。在本校讀研讀博的老師是學校的副校長,然後他就升的很快了……對比另外一位老師,發了挺多論文,授課水準差不多,43歲才評上教授!誒…..

而最牛逼的是什麼呢,是這位老師,當著全班30多位同學的面,說他33歲(大概2015年)就在北京買房了,而他30歲才博士畢業。。。36歲的時候又換了一套大房子。。。。他現在還是學校人事處的副處長……知道多亂了吧……大學就像官場,你得站好隊,選對人。。。


Aorqu用戶:

補充回答。主要想說兩點。

這個題目下面有一個比較高明的回答,就是談科研圈「有序」得令人窒息的問題。先給這位答主點個贊,再說說我自己的看法。

我們最經常聽到的一句話,牛頓師傅說過的,我看得比別人遠不過是因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這句話是牛師傅的自謙,但是也是客觀事實,所有後人的研究都是建立在前人基礎上的,所以在寫論文的時候要花費大量篇幅和精力去研究別人的成果和看文獻,引言和討論部分寫得好,才能證明文章有水準。為什麼不是在結果部分呢?引言和討論部分恰恰是引用別人內容最多的地方。

需知知識是像金字塔一樣,後人每搭建一塊磚,都是在前人的磚上面完成的,沒有人能夠獨立建造金字塔。所以科研界本來就需要有序。那些業界大牛翹楚不只是比後人多吃幾碗飯的問題,而是他們真的比你站得高,比你看得遠,因為你腳下的幾塊轉可能就是他們搭建的。這也是撇開牛頓,愛因斯坦,重新建立一套新的物理系統是幾乎不可能的的原因。很慶幸,從目前來看,他們的研究和思想還是可以解釋絕大多數現象的,要不然人類社會真的會大亂。

由於這個原因,在科研界質疑一個前人的研究成果的時候,總是需要承受比別的行業更大的壓力,給外界的印象就是科研界的保守和等級。舉個簡單的例子,「韓春雨」事件為什麼在第一時間就有一大批大陸外的研究人員提出質疑,記得新聞上上演的一出令我影響深刻,雜志出版社方面尚未給出確切的認定的時候,就有大陸專家站出來說要查韓春雨的學術不端行為(具體新聞地址真忘記了,有時間補上)。韓春雨創造出新的方法,但他沒有顯赫的科研背景,對他提出質疑的成本比較低,即使最後證明韓春雨是正確的,也危害不到自己,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迫不及待的出來蹭熱度。但是Piero Anversa關於心肌幹細胞的研究持續了幾十年之後才有人指出這是學術不端,彌天大謊,期間還有部分中國科學家發表文章證明他的理論。其實這不單單是崇洋媚外的問題,而是科研界等級森嚴的制度,這種制度是由知識串聯起來並形成的,使整個科研界非常有序。

整個領域沒了!學術界有史以來最大的醜聞

但是在知識界的權威很容易被人利用,用來謀取私利,危害別人,才會有學術圈的亂。所以我的觀點是,學術圈有序的令人窒息並沒有錯,錯在有人利用這種權威來謀取私利。這恐怕是未來規范學術圈的真正突破口。

第二個問題,下面回答裡面有說我們水文圈好的,計算機圈比較急功近利。我不在計算機圈,所以不便評論。單說水文圈,大家可以推而廣之。

其實每個行業的研究都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橫向項目,偏於實用,注重短期效益,就是大家通俗認為的賺錢的項目。另一部分是縱向項目,是基礎科學研究,重點在於擴展自己的認知水準。我很幸運,博士階段所在的課題組所接的項目絕大部分都是縱向項目,課題組老師非常節儉,幾乎把所有錢都用在科研上了。據我所知,大老闆現在六十多歲了,一年能接十幾個項目的業界權威,科研了三十多年,接的賺錢的項目不超過5個。在北京將近四十年,現在退休了,連多一套北京的房子都沒有,還住的是九十年代單位分的房子。對於這樣的學術脊樑,我表示是我的楷模。

對於水文生態,是基礎科學研究,其實賺錢的項目本來就不多,但是對於計算機,工程類的學科,橫向項目比例可能比水文要高出不少。這些項目確實是賺錢的,也確實是注重短期效益,急功近利的,所以有人看到這一點也是可以理解的。要知道出淤泥而不染是多麼的困難。平時處於一個不用很努力就能過得很好的行當,當然很容易就陷進去,不想更加深入的思考。

再回頭想想,為什麼計算機,工程,土木總是大學部和碩士的熱門專業,就不難理解了。

所以,我的看法是,如果真的覺得身邊的人急功近利的話,就不要學他們,你能看到,就說明你能比他們做得更好。同樣每個行業肯定都有像我大老闆那樣的業界脊樑,這是我的楷模,同時也從這些人身上看到,學術圈是有前途的。

—————————————分割線—————————————–

回答看了不少,真是惡心到我了。

現在讀博三,接觸了不少老師,我的碩導和博導都很好,雖然聽說了一些老師對學生不好,有些老師確實對學生有小動作,但這還是少數,真正用心做科研,想擴展自己認知水準的老師仍佔大多數,一棒子打死一大批老師很不公平。我搞水文的,一個冷門學科,學科中的大牛,劉院士(不想說真名),八十多歲高齡仍然堅持帶學生參加學術會議,這種民族脊樑不去看,眼睛裡盡盯著那些人品不好的老師。說白了,這些人主要是兩個心態,一是看出殯的不怕殯大,二是羨慕嫉妒恨。他要是導師,會比這些人更無恥。

學術會議參加了很多,幾乎每年都有四五次,但是沒有一次是網上說的出去遊山玩水的。白天聽講討論問題,晚上或者空閑時間出去逛逛街又有什麼不可?而且,至少我和我身邊的同學,沒見到過花公家錢旅遊的,都是做項目,出差有正事的。參加學術討論和野外考察,住得好吃得好,是導師照顧我們,但是忙碌的工作讓我們根本沒有時間享受這個「好」。我的導師在高鐵上一定要坐商務座,為的是給學生改論文有個安靜的環境,這樣坐個商務座有何不可?

最後,真正想搞科研的誰會來這里批判這個批判那個,況且也沒有這個時間。題主發起這個問題就沒安好心,底下的答主就更需要檢討自己了,有些甚至一看都不是學術圈的,答案之中都有常識性錯誤。

中國的學術圈亂,外國的也好不到哪去,但是中國的學術一直是在進步的,每個行業都有脊樑,也都有老鼠屎,做好自己就行了,不要沒事找事,把這些事情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還頗為得意的以為自己多知多懂。

關於有男老師對女學生動手動腳的,我身邊就有一個。男老師是澳大利亞的華裔,並不是中國籍,從行為上看,我個人揣測,可能是看見有些大陸的男老師有這種行為,所以也想嘗嘗鮮。但是被學生明確拒絕了,臉上的表情告訴我是害怕而不是沮喪。大陸這種行為越來越多,確實需要整治一下。但我還是很不認同這個「亂」字,中國的科研水準是在積極向上的,這是老師和學生共同努力的結果,有男老師行為不端,不能否認這個行業的不斷進步。這也是一個行業發展水準不高競爭不充分產生的必然結果。

我記得所里(哪個研究所我不想說)不再論資排輩,而是憑借文章評職稱也就十來年的事,十年內的研究員沒見過干這種齷齪事的,十年前的不好說,只是我所聽說的幾個都是老資格的教授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干這些事的老師還都是業界學術上的牛人,科研水準都很高。所以,我在科研圈裡面呆了這么久,感受到的是這個行業一直在向規范透明發展,而不是「貴圈真亂」。

請大家嘴下留德,擺正三觀。


匿名用戶:

清華計算機博士在讀。

更新:

沃德天吶我居然也有百贊的的回答了特別想取匿顯擺一下,然而這個問題有點敏感還是算了吧畢竟還沒畢業。

有Aorquer問答案中提到的會議是不是這個會那個會的,答主只能說無可奉告啊,不過想必這么問的同學也是心有戚戚焉,也側面說明了這種現象不是哪一個特定的會議獨有的,而是已經成為學術圈裡公開的秘密了。

以下是原答案:

本人導師很nice,童鞋們的學術水準也很高(學渣捂臉(/∇\*)飄過),學校平時各種規章制度管理也挺嚴格的(已經有些過於苛刻了)。對學術圈之混亂的體驗主要還是來自各種會議期刊謎一般的審稿意見吧Σ(゚∀゚ノ)ノ畢竟都是主觀的。有些會議期刊甚至不是雙盲評審。即使是雙盲,我們圈子這么小,還是有可能會猜出是哪裡的工作。對審稿結果難免會產生影響。

栗子一: 某論文審稿,發現和若干年前的一篇工作很像(近似於翻譯),給了reject,最後中了。(我並不知道其他審稿人的意見)
栗子二: 第二年,又和若干年前的另一工作很像,又給了reject,最後又中了。
栗子三: 某國際會議論文投稿(不是我),五個審稿人有兩個給accept,還提名了best paper提名,另兩個給weak accept,剩下一個審稿人強行扯了一些不著邊際的意見拒掉了
栗子四: 某國際會議投稿(也不是我),第一輪意見345( weak accept, accept, strong accept),第二輪加了三個審稿人111( reject, reject, reject),幾位大佬你們先打一架???

總之學術會議和期刊的接收真的很奇妙,因為和職稱資金等等太多利益掛鉤,早已不是外界想像的那麼公平公正了。目前還沒見過大搖大擺數據造假的,但是行文曖昧的文章確是存在的。

以及英文學術圈的情況看上去和中文圈子木有本質區別,山頭主義小圈子也是免不了的。。


蟲子90:

堪比黑社會。

吃人不吐骨頭,壓榨學生的舊社會。

坑外行,忽悠百姓,文章注水造假。

基金靠關系,靠出身。


附子先生:

http://bbs1.netbi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898923&extra=page%3D1&mobile=yes

不知道什麼情況。(鏈接來自網大論壇,侵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