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圈有多亂?

問題描述:小時候以為學術圈是神聖的,現在越來越發現不是這么回事。如題,最好說說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比如保研,復試,讀研讀博,發論文的一些潛規則等等,也歡迎匿名說出經歷和導師名字
, , , ,
匿名用戶:

我一個讀研的朋友,導師讓他把論文第三作者,寫成導師正在讀大學的兒子。但這個兒子連我朋友的論文寫什麼的都不知道
如何評價中科院碩士被署名為論文第二作者,將導師告上法庭?


醉千杯秉燭游:

有句話說得好,選導師就像賭博,光鮮CV後事情你不進團隊永遠都是個迷。

估計你不知道一個團隊能一直學術造假是一件多難多難的事情嗎?可能你沒有直觀的理解和感受,這么給你說吧,造假等於走路矇著眼睛,想像一下你走在多階的迷宮中,岔口全憑蒙,估計要不了多久就徹底玩不下去了!

我的小老闆曾經給我說過一句話,做學術不要造假,尊重自己的成果。如果這次造假了,那一步的科研方向又要怎麼走下去。蒙眼嗎?沒有了視覺,你覺得你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是你做科研,還是科研在玩你?你覺得你能笑到最後?

誠然學術圈很亂,學術的的高峰一點也不比喜馬拉雅山好爬,但絕對沒有你們想像的那樣腹黑,造假成性!造假一次不難,難得是一直假下去,為了一個謊言去編更多的謊言,無底洞!


Heartless:

我才研一,接觸學術圈廣度不廣,深度不深,也許是還單純,也許是傻逼。身邊不乏聽過學術不端,做人不老實的學術大牛。但是,我認為身邊更多的是一心只想搞科研,做學術的人。導師很年輕,一心撲在學術上,青雲之志,身邊諂媚的當然有,但是我知道的學生連送禮的都沒有,更別提其他的。教師節學生AA買個三五百的籃球,導師都會說讓別亂花錢,然後籃球留學習室學生用。和一個師兄談完話,食堂沒飯,出去吃都是吃一碗面,關鍵是師兄買飲料(大熱天)過來給導師喝,導師拒絕了,說飯館里有免費湯,吃完後堅持自己結賬。跟我們一起吃食堂,基本都是請我們吃飯,自己只打兩個小菜,同樣不買飲料,而且吃的乾乾凈凈。雖然導師沒給學生花大錢(坦白說,我們來讀書,人導師也不該給學生私生活花大錢)但是,對於金錢這個事一直教導學生要省,不要在自己(指導師)身上花錢。更別提什麼男女關系,巴拉巴拉……我不願意去把導師往這方面想……導師四十多,我認為還很年輕,但是已經是領域大牛,即便是這樣的大牛,有時候也願意和我們這些菜雞坐下來吹吹牛逼,還會願意聽我們瞎掰「科研」,我覺得自己還挺幸運,遇上這樣的導師!學術圈有多亂,我不知道,我很同情也很遺憾,那些被學術圈的亂坑的學生,希望以後的學術圈人都因為沒經驗而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熱愛自己專業,真真實實,憑著年輕的美好初衷好好學,好好乾,專業領域能因為我們而有突破,哪怕只是一點點~


黃遠輝:

要相信美好的東西是存在的,哪怕是只存在於一小圈人中。學術圈之大,是超越國界的存在;學術研究之神聖在於寄託了全人類的求知和希望。大陸的一些學術圈亂象在海外一些地方也一樣存在,只是平均貭素有所差別;有些亂象反應的是一部分教授學術水準不足(mee-too研究,甚至跟學生要一作之流),另一部分是學術品德敗壞(灌水,甚至毫無畏懼地智慧產權抄襲),還有一些是被時代或者奇怪的規定裹挾。這是部分教授不知道自己一生到底該幹些啥的迷茫後果,這不是作為學生的錯。作為個體只要找到符合自己認識的地方,和同好之人一起堅持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慢慢就可以引領時代潮流。要相信越是高手越不必要跟祂們亂,而遇到奇怪的規定或者潮流,其實我們可以選擇不配合/不妥協的,漸漸它們就不能成為主流或者被廢棄 – 這是我們能做到的最少的改變世界了。

我當然也理解評論里『討生活』的意思,這只是個人選擇不同而已。

與諸君共勉。


教無良導師做人:

學術圈比社會更加墮落。社會有詳細的法律約束,但學術圈缺乏專門的法律來調整導師的權限,所以學術圈更亂。

而且你打官司吧,公共部門可能還會包庇校方。可以參考我以下經歷。

教無良導師做人:(3.1起訴)刑事自訴中科院趙老師觸犯侮辱罪图标教無良導師做人:(3.2抗訴)刑事自訴中科院趙老師觸犯侮辱罪图标教無良導師做人:(1.1前言)狀告中科院李老師侵害作品署名權​图标教無良導師做人:(1.2起訴)狀告中科院李老師侵害作品署名權​图标教無良導師做人:(1.3 李老師來電話了)狀告中科院李老師侵害作品署名權​图标教無良導師做人:(1.4 求人作證)狀告中科院李老師侵害作品署名權​图标教無良導師做人:(1.6李老師古怪的答辯狀)狀告中科院李老師侵害作品署名權图标教無良導師做人:(1.6李老師古怪的答辯狀)狀告中科院李老師侵害作品署名權图标

(1.7 第一次開庭)狀告中科院李老師侵害作品署名權

2017年11月1日14點是第一次開庭,由於可能當場宣判,律師與我為了做足準備,直至在開庭前15分鐘,還在法院附近的酒店討論官司。結合我之前找證人作證處處碰壁的經歷,我們認為大概率是沒有人會為李XX作偽證的。律師與我在走到通往法庭的電梯時,我看到了西裝革履的全副「武裝」的被告李XX的團隊。李XX的團隊有:被告律師(女)、李XX、趙XX(本人導師)、趙XX(女) [備註:涉案的SSS論文的署名為李XX,劉X,趙XX(女),張XX,杜X(女),林X,趙XX(通訊作者),孫XX(通訊作者)]。我瞬間很緊張,因為被告竟然把趙XX(本人導師)、趙XX(女)給叫過來了,出乎了我和律師意料。同時,我又不忘禮貌地向被告團隊問好:「你好。你好。你好。」被告貌似也做了充分的準備,禮貌地回復我:「你好。」,他的語氣中充滿了自信,之前給我母親致電意圖求饒的猥瑣語氣已盪然無存。趙XX對我搖了搖頭,搞得他很牛逼似的。我打量了一下被告律師,一看面相就知道她不是善茬。我相信,即便被告律師是為被告辯護的,但她看了我提交的錄音證據(可參考狀告中科院李老師侵害作品署名權(1.2起訴)),她肯定知道我確實是受害者,那麼她也清楚,被告讓趙XX和趙XX(女)來作證人,必然是做偽證。所以,本人對眼前這位違背職業道德的律師心生怒火,狠狠地盯著她。還好,電梯來了。我讓他們先上了電梯。電梯中一片寧靜。

我和律師在法庭外簡單交談後,再進法庭,本人的親友團已先到法庭旁聽席就坐。除了我的親友團,在旁聽席靠近被告席的一隅坐著一個貌似25歲左右的妹子,不知是何方神聖派來的嘍啰。一位法官和書記員入場。書記員是個妹子。法官貌似40歲左右,但已白髮蒼蒼。他的臉上沒有橫肉,透露著書生氣,但臉上寫滿了委屈。我已明白,這官司不容樂觀了。

法槌一敲,開庭

交換證據

原告證據

我提交了以下證據:

《生物化學》書證,上面有我的筆記,與形成涉案論文的關鍵實驗的設計思路有關。

聘用人員公示資訊,證明被告的當時的職位為助理研究員。

郵件及附件證據,是涉案論文的草稿。與被告提交的證據1.2、1.3、1.4上的署名是一樣的,原告與被告名字的右上方都標有1,而趙XX和孫XX名字的右上方都標有*。寫過論文的同學都應該明白這些記號是什麼意思。

涉案論文出版社的署名規范。

此外,我還找了一些論文和教材中表示化學是一門以實驗為基礎的學科。

我之前提交的錄音證據已提交給法院,法院肯定也給了被告,所以沒有重複提交。後面質證環節沒有涉及這個證據。

被告證據

以上,為節省篇幅,僅列較為重要的H(可參考《狀告中科院李老師侵害作品署名權(1.2起訴)》)的書面證詞。諸位如有興趣看其他幾位的書面證詞(上面還有紅手印),可以留言。

看到這些書面證詞,我已怒不可遏,幾乎喪失理智。

作為一名教師,本應身正為范, 竟然讓他的學生和助手為他做偽證。他的行為應當被載入史冊,供後人頂禮膜拜。我向被告翹了一個大拇指,以表彰他的豐功偉績。

發表質證意見

原告質證意見

法官要我們對被告的證據,給出質證意見。被告表示四個書面證詞不作為證據提交。那我和律師對被告證據1.1-1.11發表了質證意見(庭審筆錄暫未調取,以下為庭後我遞交的書面質證意見)。

證據1.1,真實性無異議。

其一,學術論文獨創性申明中記載的「對本文的研究做出重要貢獻的個人和集體,均已在文中以明確方式表明」指的是致謝部分明確標明了對本文做出重要貢獻的個人和集體。關於原告在畢業論文的最後一頁列出系爭論文,僅僅是原告按照畢業論文的撰寫規范在「作者簡介及在學期間發表的學術論文與研究成果」這一頁做的機械性的填寫,並非認可涉案論文的署名順序。

其二,第三頁「致謝」部分提及「本論文是在趙XX研究員及李XX助理研究員的悉心指導下完成的」,請法官注意的是「本論文」並非系爭論文,而是證據1.1本身,即「碩士畢業論文」,不可張冠李戴。

其三,從畢業論文可見,畢業論文包含了系爭論文的內容,此外原告在致謝中提及趙XX研究員及李XX助理研究員對畢業論文的貢獻在於指導,趙XX看過畢業論文後,准許原告參加畢業答辯,即趙XX是認可畢業論文中的原告的致謝內容的,即被告對系爭論文的貢獻僅在於指導。

證據1.2、1.3、1.4,真實性無異議。被告在系爭論文的草稿中在「XX Li」及「X Liu」的名稱右上角用數字[1]標注,而其他作者均未有該標注資訊,原告認為被告的標注[1]代表著被告在撰寫系爭論文草稿時將原、被告作為共同第一署名人對待。另外,被告在系爭論文草稿中列明的作者均來自同一機構,即中國科學院X院,若標注[1]代表工作機構的,應當在所有作者名稱右上角均標注更符合常理,故原告認為在系爭論文中的標注[1]不代表工作機構,而是共同第一作者。

證據1.5,真實性無異議。原告在得知系爭論文系爭論文署名順序有誤後,即向被告及趙XX提出異議,無果後又以郵件的方式向系爭論文的第二位通訊作者孫XX提出異議。由於該郵件系原告通過學籍郵箱發送,自主無法取證,懇請貴院批准原告的調查取證申請。在原告給孫XX發送郵件對署名順序提出異議後不久,趙XX即要求原告的父母到達院方,以項目進展緩慢為由,要求原告從碩博連讀研究所轉為碩士研究所。此後,原告是害怕趙XX繼續利用職務之便在畢業上為難原告,所以在尚未畢業期間,暫時停止提出對署名順序的異議。

證據1.6,真實性無異議。該證據可證明原告對於系爭論文的撰寫修改是有貢獻存在。

證據1.7,首先,該證據的郵件為被告與案外人趙XX的往來郵件,原告對其真實性無法確認;其次,郵件附件中的論文作者署名的右上角標注,變更為了[a][b][c]標注,值得注意的是每位作者的上方均有[a]的標記,而這[a]標注又區別於證據1.2、1.3、1.4中的[1]標注,[a]標注為每位作者均有的共性內容,即都來自同一個工作單位,而[1]標注應當是原告和被告有別於其他作者的特性內容,而該特性內容代表作被告在撰寫論文是將原被告列為共同第一作者處理。

備註:證據1.7里的就是終稿了。

abc都代表單位。

證據1.8,真實性無異議。首先,原告只是列明了原告在學期間參與的論文,重點在於說明原告對系爭論文有貢獻度,並非對署名的確認;其次,證據1.8本身是研究所學位論文中期報告,是原告對於之前工作的階段性總結,而系爭論文作為原告的工作成果之一,即便署名存在爭議,但只是機械性填寫而已;第三,出現系爭論文作者名稱的上方標注「目前正在準備中的文章」,說明對於論文沒有最終定稿,只是在準備中,原告也沒有最終予以確認;第四,原告是害怕趙XX繼續利用職務之便在畢業上為難原告,所以在尚未畢業期間,暫時停止提出對署名順序的異議。

證據1.9,真實性無異議。該郵件的發件人是案外人趙XX,收件人為原告和被告,對於郵件內容,原告認為與本案無關聯,只能說明在論文發表後案外人趙XX單方面通知了原、被告,並不能原告接受了論文的署名順序。

證據1.10,真實性無異議。原告是位尊師重道的刻苦學生,在畢業離校後,對於在校期間對其有所幫助的老師均發送了與該證據類似的郵件進行表示感激,僅此而已。

證據1.11,真實性無異議。首先,該專利的「發明內容」以及「具體實施方式」,與系爭論文的「MnO2納米線的製備」以及「電化學測試」雖表述不完全一樣,但是所涉及到材料的製備方法以及電化學測試方法是一樣的,且比系爭論文寫得更為詳細;專利的圖1與系爭論文圖7(a)相同;專利的圖2與系爭論文圖5(a)、(b)、(c)、(d)相同;專利的圖3與系爭論文圖S4相同;專利的圖4與系爭論文圖S8相同;專利的圖5與系爭論文圖5(e)。其次,通過該專利的材料的製備方法與系爭論文一樣,且就是該專利的材料的製備方法所得的材料擁有特殊的結構(包括其表面特殊的錳離子價態,通過特定的製備方法,可以提升表面三價錳離子的含量),因此體現了特殊的水氧化電催化活性。以上是系爭論文的基礎。故,該專利與論文並非無關。

被告質證意見

對於我提交的證據,被告律師都一口咬死與本案無關。

被告方表示署名是通訊作者定的,與被告無關。

但法官對原告和被告證據中都出現的以下論文初稿極其關注

法官問被告,第一第二作者右上角標1是什麼意思?被告說,代表來自同一個單位。法官追問,其他人是不是同一個單位的?被告說,是的。法官問,那為什麼其他人名字右上角沒有標1?

被告無語,臉色極為難看,手忙腳亂。我和律師相視一笑。

傻逼了吧?

被告證人出庭

法官讓被告證人,趙XX出庭。可能由於我導師趙XX一身西裝革履,身材「苗條」, 外表「英俊」,當他走進法庭時,書記員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那詭異的眼神,本人至今記得,彷彿是在對我說:「這人竟然是你導師?別逗我了吧。」

「這人竟然是你導師?別逗我了吧。」

如果我Aorqu贊破10萬,我可以考慮給大家看看趙XX的尊容。

趙XX很緊張,說話結巴,做了自我介紹,法官問,你是目前是哪家單位的?趙XX,遲疑了一下,說了實話:「在XXX公司。」(Aorqu贊破5萬後,揭曉)。法官問,你知道做偽證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嗎?趙XX表示,知道。

法官仍舊極其關注前面的問題,問趙XX論文署名的第一第二作者右上角標1是什麼意思?趙說,代表是共同第一作者。我和律師相視一笑。

演穿幫了吧?

當時,李XX的表情是這樣的: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趙XX看到李XX的這個表情包,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很慌亂。

法官立即問我:」原告,你們這種爭議有沒有別的救濟通路?是否可以找學校?」

我與律師已明白法官要開始踢皮球了。我支支吾吾地說,找了沒用的。

法官問我,你發論文前有沒有提出異議?

我說,提出異議了,但是趙XX隨後就要求我轉為碩士研究所,我原來是碩博連讀生。

法官不依不饒,讓我說說學術界的救濟通路。

我讀了一部分《國家科技計劃實施中科研不端行為處理辦法(試行)》:

  第十一條 項目承擔單位應當根據其權限和科研不端行為的情節輕重,對科研不端行為人做出如下處罰:

  (一)警告;

  (二)通報批評;

  (三)責令其接受項目承擔單位的定期審查;

  (四)禁止其一定期限內參與項目承擔單位承擔或組織的科研活動;

  (五)記過;

  (六)降職;

  (七)解職;

  (八)解聘、辭退或開除等。

  第十二條 項目主持機關應當根據其權限和科研不端行為的情節輕重,對科研不端行為人做出如下處罰:

  (一)警告;

  (二)在一定範圍內通報批評;

  (三)記過;

  (四)禁止其在一定期限內參加項目主持機關主持的國家科技計劃項目;

  (五)解聘、開除等。

此時,我看到了李XX和趙XX恐懼的眼神。

法官要我直接告訴他哪個是接受投訴的部門。我看了《國家科技計劃實施中科研不端行為處理辦法(試行)》半天,說:「這上面也沒指明。」

法官問:「你是不是可以找你們學校的學術委員會?」

律師說,本案是著作權法調整的範疇內,所以找法院。

法官無語,於是讓趙XX作出證詞。

趙XX拿出一張紙,埋頭讀稿。記不清他具體說了什麼了,大致就是說我能力不行,都他們的功勞(等拿到庭審筆錄,我會更新)。印象比較深的是他說他的學生都出國了(事實並非如此),就原告沒出國,原告能力不行,只是操作工。

趙XX長時間埋頭讀稿。我律師兩次提出按「直接言詞原則」,證人不可讀稿。法官都說:「他要讀,你就讓他讀嘛。」

同時,法官時不時看他自己的熒幕,暫停庭審,對書記員小聲細語,然後書記員飛快打字。當時我不明白他們在幹什麼。後來,我查到了這篇文章《法庭上法官可否要求書記員更改筆錄 審判長監視屏應盡快取締》http://blog.sina.com.cn/s/blog_914a81d601010jg2.html)

下面是我和律師盤問趙XX。

律師問他:「署名順序是誰定的?」趙XX想了半天,最後說是學校定的。

我問他:「你懂電解水嗎?」趙XX閉起眼睛,想了很久,我催促了也很久,他似乎醒了,睜開了眼睛,說道:「不懂電化學。所以我讓李XX來指導你。但我懂催化劑。」

我問他:「涉案論文中的催化劑是往二氧化錳里摻雜了什麼東西?」趙XX說:「鈣和銀啊。」我說:「你回去好好看看論文吧,摻的是氧化鈣和氧化銀。」趙XX慌亂地拿起了手上的稿件翻閱。無語。

後面是趙XX(女)出庭作證。

法官問,你知道做偽證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嗎?趙XX(女)表示,知道。她又馬上小心翼翼地補充道:「我只對自己說的話負責。」

這里等拿到庭審筆錄再展開吧,不重要。

後面我方發表質證意見,以下是節選自我們遞交的庭後意見。

對於證人趙XX,首先,原告認為證人趙XX與本案有利害關系,其證言應當排除。趙XX庭審中表述「通訊作者應當對投稿的論文負責」,而趙XX是系爭論文的通訊作者之一,若本案訴訟請求得到支持,勢必會影響趙XX,不僅需要承擔通訊作者的責任,更要受到學術界的鄙夷。趙XX在對系爭論文的作者署名排序的確認上,以郵件詢問、不答覆即為認可的形式操作,實屬草率和不嚴謹,未盡到通訊作者的嚴格審查義務,趙XX對系爭論文署名糾紛的引發存在不可推卸的責任。另,原告曾於2014年2月提出涉案論文相關課題的開題報告,但被趙XX駁回,證人與原告之間存在不合,會影響證人證言的中立性。故,證人趙XX證言應當排除。其次,根據直接言詞規則,證人在出庭作證時應當以言辭表達進行稱述,而證人趙XX在稱述其證言時,多為低頭照本宣科,其表達的內容多為事先經過加工準備的材料,影響證人表達的中立性。

對於證人趙XX(女),首先,其僅對於論文整體的參與度不高,僅為後期實驗數據的加工和論證,並未參與全部過程,導致其對於案情了解較為片面;其次,趙XX(女)對於實驗數據的由來以及論文基礎實驗的設計的認知,僅來自於被告以及證人趙XX的表述,導致其主觀上對案件的認知存在不中立性,對於該部分的表述屬於傳來證據,應當排除。

故,原告認為,證人趙XX對本案有利害關系,其證言應當排除;證人趙XX(女)對本案的認知較為片面、且部分表述為傳來證據,而資訊源為被告及證人趙鐵均,其證言缺乏客觀性和完整性,應予以排除。

我律師在作出質證意見後,法官很牛逼,裝逼道:「你們這些做代理律師的呀~你自己要想一想自己說的話有沒有邏輯啊。」

被告方辯稱,之前論文的初稿只是一份草稿,第一作者和第二作者右上角無論怎麼標識,那都是草稿而已,不具重要意義。

第一次開庭結束。原告和被告要審核庭審筆錄,並在上面簽字。律師告訴我,我僅有權對自己的言辭進行修改。

親友團告訴我, 在旁聽席靠近被告席的一隅坐著的妹子一直在記筆記(這是違反庭審紀律的)。

我開始了我的表演,表面上是對來旁聽的我高中同學說的話,但說話的聲音非常響亮,同時看著法官:「XXX,你還記得嗎?我們曾經是高中化學班裡化學學得最好的兩個學生,都曾立志要從事化學科研工作。而現如今,我們都沒有在從事科研工作。我感到非常可惜。我打這個官司是希望能夠給中國的科研環境帶來一定程度的改善。」法官低下了他高貴的頭顱,不敢與在下對視。他之前囂張的氣焰盪然無存,露出了委屈的神色,白髮也比走進法庭的時候更多了。

我審核庭審筆錄比較慢,被告早已審核完簽好字了,被告團隊和法官似乎都在等我。我簽好字,和親友團離開了法庭,天已經黑了。走出法庭第一件事是找廁所。

法官和被告團隊都沒走,還在為建設創新型國家加班加點。

思考題:

1. 涉案的SSS論文的署名為李XX(被告),劉X(原告),趙XX(女)(副研究員),張XX(學生),杜X(女) (研究助理),林X(研究助理),趙XX(通訊作者,原告導師),孫XX(通訊作者,副院長)。被告可以讓趙XX和趙XX(女)出庭作證,為什麼不能讓其他共同作者張XX、杜X(女)、林X、孫XX出庭作證?被告可以讓張XX,杜X(女),林X出具書面證詞,為什麼不可以讓孫XX出具書面證詞?

2. 為什麼法官對庭審過程中的關鍵問題表現得很緊張,急切地要從趙XX那邊得到答案?

3. 在旁聽席靠近被告席的一隅坐著的妹子是何方神聖派來的嘍啰?她的出席是必要的嗎?為什麼?

答題獎勵:

首位對上述3個問題做出合理回答的小夥伴,可以和原告做一次真心話大冒險遊戲。

開放性問題:

4.被告證據1.2,被告為什麼會用自己的郵箱傳送論文稿件,而不是用中科院的郵箱?被告為什麼要通過他自己的163郵箱,將論文再發到自己的gmail郵箱,不是多此一舉嗎?

5.法官在我律師面前裝的逼是必要的嗎?為什麼?


熊道夫:

小目錄:

1. 原答案

2. 關於「什麼是常態」的討論

1. 原答案:

路過,實在看不慣有些人的各種揭秘。學術圈這么大,這幾百個回答就代表了?

同志們都醒醒吧!

亂就一定是男女關系?諸位是不是對學術圈裡各位書獃子的顏值以及後宮技能有什麼誤會?

那亂不亂?亂!但都不是常態!注意,不是常態。另外如何定義「不亂」也是個問題,況且這個「不亂」能否讓這個圈子運轉起來也還是個問題。

學術圈也是人組成的,有人,就有個人的喜好和利益;有個人的喜好和利益,就會有眾人的遊戲規則;有眾人的遊戲規則就會有所謂的各種亂。

但,各位,學術圈還真的不亂,畢竟從業人員整體貭素在那兒擺著,陰暗的東西比其他行業少多了。

所以,真的不亂,只是有遊戲規則,外加些許八卦而已。

先手機答,有必要再展開。

2. 關於「什麼是常態」的討論

有網友提到「什麼是常態」,那我就大致寫一下。

首先要定義「常態」比較難。因為學術圈裡所謂「平常的狀態」因為文化,研究領域或者國家都會有些不同。但總體而言,不管「常態」如何定義,都不妨礙我們去判斷某一個事情或者人是否為學術圈的「常態」。這時候只需要問一個問題:

我們要判斷的那個現象或者人是不是學術圈所獨有?

這也是我不太喜歡大家通過一兩個事情就說整個學術圈亂的原因。因為你說一個圈亂,就會讓人覺得這個圈子本來就是雜亂無章,從而認為這個圈子沒有通過契約規則以及社會道德來運行。但其實事實並不是如此。

要看學術圈亂不亂,得看它的常態亂不亂。也許這可以是你主觀的評判,但要評判的話,你得要看這整個行業的大趨勢。

現在學術圈的趨勢,至少在我所在國家的學術圈裡,就三點:工業合作,論文發表和教育創新。這些都寫進了很多學校的strategic plan裡面,也被貫徹到了學校管理的方方面面。大到每個學校的年度預算和經費獲取,小到學校裡面每個職員的工作項目和升遷,都是或多或少被這三個大趨勢挾裹著往前跑。

你估計又要說了,有學校只做教學;有學校只重視科研。是的,這些都是存在的。但是就學術圈而言,這個以研究和培養為主的圈子而言,這三個點是行業的大趨勢。

說白了,就是跟錢和學校以後的房展有關。

現在的時代很浮躁,因為各種資源紛至沓來,大家的慾望被吊起來了。所以大家都在往前跑,為了這三個方向有所建樹,肯定會有亂的時候,比如和工業界合作的時候不在乎智慧產權,從而為了自己的簡歷好看;又或者壓榨學生而讓自己去拿名利;這些都有。

但隨著大家一起慢慢發展,很多時候相應的措施也會慢慢出來,從而規范這裡面的種種亂象。為什麼?因為這些亂象會妨礙剛才提到的三點:工業合作,論文發表和教育創新。智慧產權讓人了,你讓以後的研究怎麼做?學校的專利獲利怎麼來?你把學生壓榨了,你以後的學生怎麼來?你在學術圈的名聲怎麼維護?

所以,大學裡面才會產生一些越來越多的管理部門。比如我所在國家的大學越來越將工業合作方面的管理收歸中心化,比如有了自己的律師團隊和工業項目評估團隊。連處理學生和導師的關系現在都有專人打理了。

現在競爭激烈,大浪淘沙,學術圈的人想要維護這個圈子,必須得盡可能不「亂」,因為良好的規章制度和道德標准才能讓那三點實現起來更快和更好。

至於很多大家提到的什麼老師讓學生跑腿啊,學生和老師搞在一起了啊什麼的。基本都是個人選擇。

是的,個人選擇。因為這些很多時候都可以在自己的努力下去避免,比如提前打聽老師的名聲等等。你會發現你換一個導師,換一個研究組,換一個專業,換一個學校都會讓讓自己跳出那些所謂的「亂」。

你如果別無選擇,那就想一想是不是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跳出那個小圈子?至於那些老師的八卦。仔細想想,學術圈一些人,比如教授博導是不是有些小權力?如果有,那些花邊新聞或者錢色交易就太正常了。麻煩看看周遭的仕途和什麼其他圈子,是不是眼熟來著?然後大家聽到這些新聞的時候,是覺得無所謂還是批判?應該大部分是後者吧?畢竟大家還對學術圈的預判遠比其他所謂的圈要溫和和心存善意。

所以,我才說這不是「常態」。統計學上不也講顯著性么?

(更新於2018.11.26)


匿名用戶:

只聞雷聲,不見雨滴。

像醫學口的圈子,只聞教授如何大,主任委員/副主任委員/常委……,發了多少篇SCI,但是從不提他/她研究的方向是啥,具體工作是啥。

這類人佔據了資源,手下有基金有課題,有相關利益者捧著,稍好點的去國外開開會,查幾篇英文文獻一綜合,開始在大陸宣講。

只知道牛,不知道為啥牛。偏偏是這些個人佔據了資源和話語權。


匿名用戶:

挺亂的,坐標生物,學校不太好,可能這種到好不壞的學校亂像多,我北大清華的同學還是很喜歡他們的圈子的,覺得導師都很nice

這個圈子太小,老實做事出路也不大,老一輩要壓你就壓你,跟個五指山一樣,得罪了大佬,基本就不用混了

我們這混的挺好的一個導師,跟我們說過,學術圈有好的關系網,基本不會混太差

性騷擾挺常見的,實際人家也不指望那些女孩能做啥,當個花瓶就好,反正最後女生混的最好的基本就是會拍馬屁,長得好看的,而且挺多導師很精,直接性騷擾很少做,但是偶爾揩油做的很溜

不是我黑暗,最近受不了了,出來創業,我覺得比學術圈乾淨太多了,頂多人家就坑你點錢,也不會把你往死你送

這個圈子,讀個博士,最後到博士後,當學生時工資少的可憐,出來圈子又只有那麼大,得罪一個人基本不用混了,關系網錯綜復雜,不是名校出身,沒有這種關系網,很難混,比如很多人以為的考研換個好學校就完全OK了,但好不容易考上了,人家卻壓根就不放心去干,你就日常打雜,和在原來學校讀研最後結果也差不多,長期這樣壓迫實際心理很容易變態

最後給想走學術這條路的人說下吧,不是四大名校還是最好給自己備好後路,學術這條路很苦的,活出來的不是真的技術特別硬,就是個會拉關系的


吃土少女李一也:

還是不匿了,找回答不好找

更新

不要再猜是哪個學校了,再問自殺。

原回答

在某個重本大學裡面,某教授和自己的女學生發生了不正當的關系,教授已經五十多歲了,妻子也是此大學教授,且兩人是大學時期戀愛到結婚,一直到現在過了三十多年了,一直和和睦睦,直到這個女學生向教授宣愛,呵呵了,宣稱自己愛上了教授的才華……,此教授有房有車,名望也大,還是抵不住這個女學生的炙熱的誘惑,兩個人維持了不正當關系將近一年,後來好像是這個女學生主動去找教授夫人,逼著教授夫人離開教授,教授夫人得知自己丈夫背叛了自己很果斷的決定離婚,這時候教授突然覺得自己不是人,苦苦哀求夫人不要離開,發生爭執,教授夫人從樓梯上摔下來,胳膊,腿,全部骨折……教授就每天都在醫院陪伴夫人,女學生不高興了,又去醫院辱罵夫人和教授,教授卻沒有要和她分手???教授真不是個東西,和女學生在自家屋子談判,乾柴烈火……女學生拒絕了教授的sex邀請,教授大冬天洗冷水澡這事情被所有人笑話,後來……好像女大學生的家人也摻和進來了,女大學生後來也沒有糾纏教授了……我不知道夫人後來怎麼樣了,我猜應該是放手了,,,,,這個故事是真的,就在長江以南某個高校……反正我覺得教授真不是玩意,對了,後來這個教授在長江以南的學術圈淪為了笑柄。

匿了

1 thought on “學術圈有多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