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醫的女生有多可怕?

問題描述:學醫的女生有多可怕?

Alien:

首先我就跟普通女生不太一樣。

我說的是膽量這方面。怎麼說呢。

做實驗處理小動物一般都是我處理的,因為同組的女生,甚至男生都會說下不去手。記得他們做實驗有氣管插管沒插好,把兔子活活給憋死的,也有把動脈血管弄破了,失血過多的,也有打麻藥打多了直接over的,我甚至見過給兔子打麻藥,兩三個人按住兔子,兔子拚命掙扎,眼球都快爆裂出來了,最後麻藥也沒打進去,兔子卻死了,應該是過度應激腎上腺素飆升死了吧……

我處理的方式特別簡單,就是打空氣,一針空氣下去,兔子在實驗台上抽搐了幾下,很快就死亡了,也有將氣管夾閉的,死的根本沒這么快,兔子會通過嘴呼吸,有一次業務不熟練,夾閉之後看見麻醉的兔子直接仰頭的張嘴呼吸,感覺它好痛苦,甚至發出了悲鳴……聽的心都要碎了,平生第一次聽到兔子叫,居然是要處死它。

於心不忍,善哉善哉。

不是說可怕吧,記得有個實驗是看缺氧狀態下血液的顏色,實驗動物小白鼠,放在密閉瓶里,反正就是觀察它的反應嗎。

因為小老鼠的血液不好取,所以直接處死,取心臟。一組大概六七個老鼠吧,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人願意做,算了,那就我做吧。

有的死了的,還是很好取的,剪個小窟窿就掏出來了,小白鼠的心臟連花生米大都沒有,我生怕給碰壞了,就特別仔細的剔除組織,保證每個心臟都是完整的。(我有強迫症……)

最後看着大家的盤子里都是大大小小剪的亂七八糟的組織和肉,我的裏面整整齊齊排列了顏色不一的心臟,感覺成就滿滿……雖然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插個題外話,當時不僅有成年鼠,也有那種剛生出來沒幾天的眼睛都沒睜開,類似半透明的小幼鼠。成年鼠處死的方式比較簡單,按住頭,攥住尾巴,用力一扯,就死掉了。可是那麼小的老鼠怎麼處理呢,當時取小老鼠血的時候老師直接讓給頭剪掉,把幾個女生嚇的半死……

後來每次實驗都會剩下很多動物,但是從來都不會給它送回去,而是一起處死。學校是嚴格規定,處死動物不能帶離實驗室,更不能養甚至吃。有一次一個同學做實驗剩下的兔子沒忍心殺死帶回去養結果全校通報批評,可想而知,有多嚴重。

當時其他的小老鼠都處死了,當然,還是我扯尾巴處死的;-)還是要保持微笑不是嗎。最後剩了一隻幼鼠,讓我剪掉頭,欸,我終於於心不忍,它才剛出生可能24小時都不到,我就要奪走它的生命……然後我做出了一個讓我自己都無法理解的舉動……

我把它帶走了……

圖片在這裏,怕老鼠的別看了……

當時只覺得它好可憐,甚至我能清晰的看見它皮下的血管。就萌生了想養它的想法。

事實證明我是錯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養。

何況還是這么小的老鼠,罪過。

我怕它冷著了,把它放在小盒子里包裹起來,它不停的爬,不停的動,可能在尋找它媽媽吧,對不起,你媽媽已經被我處死了!可能它在找奶吃吧,我就用注射器去掉針頭抽了一些牛奶餵給它,感覺我好傻逼……這么小的老鼠怎麼消化牛奶啊……看着牛奶又從它鼻子里流了出來,想想還是放棄了,估計還沒被餓死就已經被我嗆死了。

終於,它還是頑強的活了兩天。

從那以後我就決定,我此生不會養老鼠了,不管是倉鼠還是什麼什麼鼠。

請不要罵我,我也不知道我當時可能也是有點點自私吧。但是我從沒有任何負罪感,因為我覺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醫學,為了人類的健康。

想到這裏,我胸前的紅領巾更加鮮艷了。


sssss詩葯啊:

嗯……可怕

其實吧都還好,都是練出來的。第一次見大體老師,看着大家都飽含好奇的眼神,努力壓制內心的惡心,疑惑大家都這么強的同時還是得去學習啊。

第一次殺兔子,那麼鮮活的生命在你手中流逝掉,對我們也是一種折磨。

各種各種,其實見多了練多了,就變成了別人口中的可怕,唉,其實也都是可愛的妹子啊。

剛剛大一,未來還很艱難吧。

學醫不易,配一張自己畫的腎%%%%


大妮寶:

哈哈哈,強答一波
大一解剖課看解剖男性生殖器的視訊
我們老師說別不好意思看,學醫沒有性別
還說男生可能會有點不舒服
然而我們女生根本沒有不好意思,一個個探頭探腦,眼睛裏迸發出求知的慾望!!!!
看完記得點贊~


更新一波,真是太生氣了

藍色的對話框是我們社團社長,幫我們借到活動需要的衣服,一般人自己就洗了,穿完別人的肯定會洗吧,但是社長怕有人沒有洗,就說自己洗吧,下面那個白色的對話框是我們部門的部長,直接就來要求我給她洗,心裏一萬只曹尼瑪

生氣,哄不好的那種


南知秋:

學醫的女生為什麼會可怕?
那為什麼不說學醫的男生可怕
都是從無到有。
寫的有點多,希望大家能耐心看下去

————————————
我現在大一,專業也是屬於醫學方面的專業,康復治療技術。雖然並不是正式的學醫,但是和醫學還是有一定的關系的。我們大一上學期的時候就學了解剖這門課,還有生理學等一系列有關醫學的東西。

這兩門課給我帶來最震撼的就是:
解剖老師給我們上課的時候
①拿着大體老師的器官給我們講這個是什麼,有什麼用,教室中充斥着福爾馬林的味道,四層口罩,還是很濃,甚至辣眼睛。老師(男)說要我們每個人必須摸,必須記着,因為這是大體老師教我們的,我們要尊重,不能當兒戲。

②解剖視訊,食管解剖視訊,人體腹腔解剖視訊,說不好聽點兒,為了考試去反覆看,反覆看,已經麻木了,我還記得第一天我們班一起看的時候還有幾個不爭氣的吐了,後來就無感了

③我們是護理與醫學技術學院,解剖課在旁邊的醫學院上,上課之前,我們一進大門,右下角總有幾大籠兔子,幾籠小白鼠。下課之後就是用桶裝的屍體。血腥味與兔子的味道混合一體。但是我們也聞慣了。

生理課分為理論和實驗操作兩部分
①理論課真的很復雜,很困難,我是文科生,只能死記硬背,頭都要撓禿了。
②實驗課量血壓之類的,然後後來老師放視訊給我們看,印象最深的就是采血,當時我們生理老師(女)還說:我真的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人會用眼球取血,這真的很痛苦。
視訊就是…拿這一個小白鼠,頭朝下,玻璃器皿在桌上,把小白鼠的眼球摘下,就會有血流出來。
我們生理老師同時也教醫學院的學生,她是醫學院唯一一個堅持要求學生在做完實驗之後進行縫合的老師。

總結:
為什麼學醫的女生會那麼可怕→為什麼學醫的會那麼狠心去捅刀子,去拉掉老鼠頭→為什麼不會考慮一下學醫同學們的壓力→他們也覺得很恐怖只是已經麻木了,或者心裏已經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個好醫生,這些都已經不怕了。

有句話就是:勸人學醫,天打雷劈。
不是因為學醫累學醫苦,也不是因為學醫要註定一輩子上高三。
是因為自己的努力沒有得到別人的認同反而還會讓人覺得醫學生很恐怖,雙手血腥。
可是醫學生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不要讓他們失望,他們也努力去學醫救人。不為別的,只為初心。

以上,謝謝。
感謝你們的耐心閱讀,真的非常感謝。


匿名用戶:

不是很懂這個問題的意義……

而且看到有些回答,我只想說,難道就我們學起來沒什麼感覺嗎?

老師淡定的講,我們淡定的邊把皮剖開邊聽。學醫的女生不恐怖,一點都不恐怖,她們能徒手處死蟾蜍,挑出坐骨神經,也會根本不敢一個人看恐怖電影;她們在學生殖系統時也不會覺得尷尬或怎樣,男生也不會一臉震驚,就很平常,大家都把不會怎麼特殊看待這些,只會覺得這些都是我們該學,該掌握的知識。

初次回答,只是覺得有些答主的回答過於誇張吧。求勿噴


不懂不可以裝懂:

十七八年前上大學時的事。突發腎結石,疼的滿地打滾,被同學送往醫院,大姨家的姐姐在sy醫科大7年臨床本碩連讀,聞訊趕來,後她同寢室其餘五姐妹陸續也來了,找了個大夫,她們全叫老師,安排我做彩超,做尿檢,結果出來後,她們六人直接拿過來,開了個會診,說腎沒事,石頭在尿管里了,有點劃傷,做個電擊碎石就可以了,上學沒時間的話,就不用掛鹽水了,吃點消炎藥就行。

現在偶爾和我姐說到這段,我姐會說,現在要是聚集她們六人給病人會診,那個病人就是省級一層幹部都夠嗆。我姐後來博士念的第四軍醫大,現在在301。


Kiki:

不請自來。學醫女。我一直覺得我還挺和善,結果我現在據我爸媽說變得挺可怕。

1.我老爹好喝酒。以前,我會搞點飲料跟他一塊兒喝,他就是我海哥哥,給我講他年輕時候的故事。現在,我會跟他說,你看看你這個血糖,看看你這個血壓,看看你的肝,看看你的肚子(其實還好,在危險的邊緣),看看誰家的XXX就是喝酒喝的腦溢血,你也是個瀕危物種,你聽別人忽悠你喝酒,你要出事兒了,誰來管你?他們就是說話不用負責……(我跟老爹吵架十次,十次都是因為這個)

於是我老爹覺得他姑娘變了,蠻橫不講理。

2.還是喝酒吃飯的事兒。以前親戚夾菜什麼的,雖然勉強還是會接下來,敬酒也是,現在要是過量了,會直接說讓他們少喝一點。(我態度還是挺好的,所以他們應該是有點怕我,但是還是會聽,類似於小孩子犯錯怕被抓包。我老爹有次偷偷接個電話就走了,回來喝大了,跟我說,你舅舅說還好你沒去,不然又喝不盡興。所以喝盡興就要個個喝大?於是後來又思想教育了我舅舅一番)

3.在家比較自由,有時候大腿根被蚊子咬了直接撩褲子撓,不穿內衣在家裡亂晃(老爸在場),我老媽比較傳統,她覺得學個醫把我學的沒個姑娘樣兒了,我就會跟她說,不穿衣服的看多了,都一樣。我媽覺得我會因此嫁不出去,這樣很可怕。

4.喜歡看法醫類的劇(不打碼高清解剖),或者吃飯看解剖圖譜之類的,弄得我媽像看怪胎一樣看我,然後命令我把電視關掉。(你敢信不愛看言情劇的少女把解剖視訊導到電視里吃飯時間看?就是我)好,推薦一下良心好劇:非自然死亡,不死法醫,神秘法醫,識骨尋蹤


JOCELYN她自閉:

我。進來看看我有多可怕


灼靈醬:

??????????
除了禿了點和別的女生沒差別啊???
經常和程序媛小夥伴研究脫發問題(

我覺得學醫最大的對我性格上的改變就是對自己和他人的病痛[看起來沒那麼關心]

我自己不舒服,基本自己心裏有點數,沒啥嚴重就忘了。

基本上別人跟我說哪哪不舒服,我一般不會說什麼安慰的話,而是問下具體哪不舒服,有沒有什麼感覺,然後讓ta去醫院

可能會被感覺比較冷漠吧。。。但學醫之後真的在病痛方面更注意的是解決問題而不是什麼人文關懷之類的,學了醫其實對人生比較看清的一點就是,生病。

小病不需要擔心,大病擔心了也沒用。

所以言語上可能會比較淡定。。。有時候對方就感覺不到我的關心吧……


李小白菜:

高中的閨蜜報了醫學院,大二還是大三的時候假期湊在一起吃喝玩樂。那段時間《畫皮2》剛好上映,唱K總有人點《畫心》那首歌。閨蜜說:「一聽到 畫着你,畫不出你的骨骼 這一句歌詞,我就恨不得給他畫一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