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醫的女生有多可怕?

問題描述:學醫的女生有多可怕?

陽羊楊洋煬:

500贊了,鞠躬,祝各位醫學生能夠不被當掉過個好年

再鞠躬

三鞠躬

——————————

必須答一發!
某任學醫的,有次吃飯的時候,她一臉詭笑的問我:「你知不知道有學醫的女生捅劈腿男友二十刀,刀刀避開要害的事情嗎?」
我嚇得菜都掉了,一邊想最近有沒惹這位小姑阿么生氣一邊瑟瑟發抖:「不是說是假新聞嗎?怎麼?你能做到?。。。」
某任【詭異的微笑越來越濃】:「我當然不行,不過我可以二十刀,刀刀扎中要害」

我能怎麼辦呀當然是選擇原諒她咯

有人看了我在更

割jj

回復一下,有人問為什麼躲不開要害

具體的不太清楚不知道有沒有大佬分析一下

簡單說是因為雖然人體有差異,器官血管大小位置都有差別【比如有人心臟在右側】,但是大體分布是統一的【比如你的頭沒有長到別的地方】

就醬紫

其實她的事情還有很多,比如什麼幫老師去拿骨頭,結果做反了末班車,到了城郊。一個女生在傍晚手裡提著骷髏 在荒郊野外……可以說是很優秀了

在比如她們要處理老鼠,女生一邊哭一邊折斷老鼠尾巴【後來我問那天食堂是不是加肉了】

————評論區大佬提醒,是拉尾巴使老鼠頸椎脫臼————好疼

等等等等


水鬼:

3.8更新一個小日常:首先祝各位努力奮斗的女同胞們節日快樂!

學校附近的火鍋店過節搞活動,舍友們決定一起聚餐

鬼(我):咱們要不要早點去先排隊啊?

舍友1:先排上然後再回來。

舍友2:這怎麼弄,先掛個號

———————再加一條分割線———————

考試月結束,更新一波上學期和這學期的吐槽:

這是上學期的一部分:

這是這學期的(這學期丟了次課本,不開心):

分界線……是這么加嗎?

======密=封=線=內=不=准=答=題======

謝…不卸腰。
題主是不是對學醫有什麼誤解,還是對女生有什麼誤解……這是怎麼和「可怕」掛上鉤的?
搬校區前全宿舍四個人,該追星的追星,該刷劇的刷劇,該打遊戲的打遊戲,該出去浪的出去浪。範圍擴大到班裡,也是該脫單的脫單,該逛街的逛街,該化妝的化妝。擴大到整個醫學部呢?做實驗敢不敢抓動物的都有,八不八卦的都有,和其它專業的女生比也就是面對屍體時更淡定,心理貭素更強罷了。另外由於課業繁重:

想要考到和其它專業相同的績點,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可能會更加辛苦。至於日常方面真的和其它專業的女生沒什麼差別……

以上。


奧司他萎:

做實驗結束,小白鼠要處死,就是捏著頭和身子一拉,把頸椎扭斷就死了,我膽小都是同組的妹子做的,結果用力過猛或者方法不對,看著桌上幾只死相詭異的白鼠,我發誓以後不找學醫的女朋友。

過了幾天,學校在操場上舉報什麼活動,結果有一隻從哪裡跑出來的白鼠,一路穿越操場,路上女生的尖叫不絕於耳。用個現在的詞:戲精!!

沒想到居然這么多懟我的 ,還得解釋一下,誰還沒個罩門,毛茸茸的動物真心下不了手,但是用到蟾蜍的時候就是我幫她們做。

至於說不找學醫的女朋友,如果你是個男的,如果你看過我們班女生上著解剖課還偷吃零食的狀態,我覺得你也會和我做相同的選擇。


清歡丶:

2018.11.06)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更,悄悄上一張自己的照片✌

(帽子快掉啦,不是我沒按規范操作(//∇//)


(2018.10.23)節氣霜降,第二次入手術室見習手術。

患者肝臟腫瘤(且為乙肝大三陽)伴急性膽囊炎,需切除大部分肝臟和膽囊,腹腔鏡下手術。身上五六根管子,床旁監護儀,呼吸機,麻醉藥推注泵,…

人一旦生病了,便由不得自己了。

在手術室有的是醫生護士為你的生命爭分奪秒,可是平時,明明有很多機會去珍惜自己,去關注身體的異常,身體在不停的警示,你置之不理,那麼最後,躺在病床上無能為力的,不也是你嗎。

老師多次提醒我們,手下小心一些,有傷口的離他遠一點,做好防護措施,手套口罩一定要帶,他年紀大,如果被扎傷也沒多少年了,我們還年輕,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保護好自己,才能給患者更好的保護。

醫者仁心,可醫者也難以自醫。

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好的治療就是預防。希望在平時的生活中,都好好愛自己的身體。


(2018.09.15)大四了,看到這個回答,再來補一波。

大四的第一個學期,醫學院男神抽空給我們做了一個相關考研的知識普及。

學碩相對競爭性較專碩低,某些學校還可以碩博連讀,學費也相對專碩低一些,獎學金更好拿,但之後更適合去做科研,然而…大陸科研市場已經過於飽和(??)

專碩的話,基本研究所就是跟著導師泡病房,上臨床,可以學到很多臨床上的東西,更適合以後當大夫的一群人。But,競爭性大到幾十:1(撓頭cry)

一想到接下來的一年多時間就要在圖書館和第九版西綜(我們明明是學的第八版教材!!!)英語政治做最好的閨蜜,已經有爆肝的感覺(生無可戀.JPG)


以下為原答案QwQ

怒答一波。

學醫的妹紙招誰惹誰了?

可怕???

臨床五年大學部,每一本藍皮書,每一堂實驗課,每一次醫院見習。

在你們追劇撩妹兒嗨遊戲的時候,學醫的妹紙,為了以後能夠當一個合格稱職的醫生在奮筆疾書。

互扎不疼么,做實驗給動物開膛破肚不怕么,一個結構一個結構給大體老師做局解不惡心么。

我們也想和其他專業的姑娘一樣有更多的時間去打扮自己,美美噠出門,做個精緻的小美人兒啊。

但選擇的這條路,就已經做好了會付出更多努力的準備,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我們始終會走在人類健康的第一線。

看到這個題目好難受啊,學醫的女生一點都不可怕,她們真的很勇敢很勇敢。


小A蹦嚓嚓:

從小醫院混大的,父母都是醫生。

有一年暑假無聊,經常跑去婦產科玩。當時幾個小姐姐晚上值班無聊,就把剖腹產手術教學視訊拿出來研習,還把我拉上。(那時候還分橫切跟縱切兩大門派,現在不知道什麼情況了。)

當時不滿10歲的我看得津津有味,血赤呼啦的一點不覺得膽怵。

— — — — — — — — 分割線 — — — — — — — — — —

講一味我覺得很迷的中藥——紫河車,也就是胎盤。

當年混跡產科的時候,很多人生完孩子胎盤都是醫院留著的。我勤勞的麻麻就會拿回去處理。

胎盤處理起來挺麻煩的,因為要放血放乾淨。但是上面的血管都是細細的,所以得一根一根剪開把血擠出血,在水裡慢慢淘洗。

一塊放好血洗凈的胎盤,被戳得跟塊碎肉一樣。然後煮熟曬干。

整個過程說實話現在回想起來挺瘮得慌,然而我麻麻經常剪血管剪的煩了就喊上我幫她一起剪……

(請想像一個國小生拿著剪刀在剪胎盤上的一根根血管……)

所以我覺得學醫女生的可怕之處在於:一點兒也不把我當孩子看…

我媽更多的騷操作o(╯□╰)o

你所經歷的最羞恥的事情是什麼?​图标你的父母有哪些神操作?​图标


丁小寧: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多出來幾位杠精,我離上學時在大體實驗室上課距今已經整十年了,十年前的網路世界還很友善,沒有這么多噴子和杠精。本來不想較真兒,但想想有些東西還是有必要澄清,以免帶壞學弟學妹,所以我做幾點補充。

第一,說是在大體實驗室吃飯,絕對不是擺上一桌子好菜在大體老師旁邊津津有味的吃正餐,而是在角落裡急急的啃幾口麵包,就算是吃飯了。我們那時候期末季,各個實驗室開放時間有限,醫學院學生太多,而分到每個班的時間很少,分到每個學生頭上的時間更是有限,而且不止大體實驗室,同一天還有幾個實驗室要去練習,吃飯時間幾乎沒有。我承認在實驗室吃東西的確不對,但絕不是用剛碰完大體老師的手很「驕傲」的吃正餐,現在想想那時候還是太小太幼稚吃不了苦,現在在臨床經常一整天喝不上一口水,下午四五點鍾才吃上中午飯更是常事。

第二,蟾蜍是搗碎腦脊髓後做的實驗,也算活著,可能它沒什麼痛苦吧,不是釘在木板上吱哇亂叫著做的實驗。

======分割線=====

2

萬萬沒想到,我脫單了,而且現在超開心超幸福,男票是同醫院葯房的同事,果然還是相關行業能夠真正理解學醫的不易。希望大家都能找到真愛,我先閃了!

======分割線======

以下為原回答,

期末考試的時候在大體實驗室幾位大體老師(屍體)旁邊一邊吃飯一邊背題,可怕嗎?

抓起蟾蜍釘在木板上活剝腿上的腓腸肌做電刺激頻率強度試驗,可怕嗎?

把兔子綁住分離頸總動脈,迷走神經做動脈血壓調節實驗,打了各種腎上腺素,乙醯膽鹼奄奄一息的時候在血管里注射空氣處死,可怕嗎?

小白鼠缺氧實驗結束後一手捏著後頸一手拽著尾巴一抻,頸椎脫臼處死,可怕嗎?

考試季的時候每天早上四點多背著十斤重的書包(醫學專業課的書都和辭海差不多厚)在圖書館門口排隊,考到其他院的同學都離校了我們還在考,沒辦法要考的太多,可怕嗎?

工作以後看見出血幾千都沒有絲毫膽怯,腦子里想的都是趕緊建立靜脈通路,給氧監護生命體征,保暖中凹卧位,接下來該準備什麼葯物輸多少血製品,找出血原因,聯系手術室,可怕嗎?

給中期引產的死胎稱體重,剪下死胎身上的大塊組織做病理,可怕嗎?

連台手術沒時間吃飯低血糖,暈台之前大喊我要暈台了意思是提醒巡迴護士看著我點兒,倒下時候別污染了無菌區域碰掉了器械。撐著頭暈惡心和接替我的器械護士以及巡迴護士三個人一起核對器械紗布刀片針的數目無誤後才離開休息,可怕嗎?

其實作為一個學醫的女生,我覺得上面說的那些都已經變成習慣不算可怕了,最可怕的是工作又忙又累,生活圈子太小,人際關系太簡單,異性朋友幾乎沒有,活生生從大學單身到工作。對愛情從一開始的期待,變成可有可無;對生活從一開始的手忙腳亂,變成井井有條;如今變成一個完全靠自己活下去的女漢子,沒人可以依靠也覺得自然而然理所應當,才是可怕。


古言:

————2018.10.14更新

大二了,匯報一下新的狀態。

不跟大一這么隨性了,變成有點被醫學控制的女人。

最近評到了國家獎學金,本來沒想過,拿到了又想拿下一次的了。現在生活上愛分析病例,研究葯的說明書,脫口而出醫學專有名詞,特別害怕自己得病。還是愛看韓劇,逛衣服店,不過時間被擠得很少很少。

平時沒時間,忙,沒空談戀愛。課程是大一的四倍左右,學習之外要參加比賽做課題寫論文看外文講課解剖。忙到了懷疑人生的感覺……

————

沒多可怕啊。
追星,追劇,期待愛情,喜歡刷微博,看種草……正常人的娛樂活動,少女們的小心思該有的都有。我們只是對人體各種器官組織了解更多罷了。
因為學醫雖然是鐵飯碗,但是刀起刀落都是一條條鮮活的人命。我們的專業比其他專業多的不僅僅是自己的責任,還有對其他生命的敬畏。所以更加苦,更加累。如果說醫學生會帶有色眼鏡看人的話,那大可放心。就像你學了物理一樣,生活中不會一看到各種機器就會尋找它的原理,因為平時已經學的夠多了,娛樂時間不會過多考慮這些,所以醫學生和正常的其他專業學生也沒什麼差別。


匿名用戶:

許多年前一個美好的周末

我開一包薯片

往沙發上一萎

碟片一放

我媽就擠過來了

「看啥呢?我陪你!」

「《電鋸驚魂》,太血腥了,您看不老合適的。」

「血腥?!」

「可不嘛,斷手斷腳的,聽說拿著電鋸鋸人,嘩嘩流血!」

「嗨,鋸人有啥可看的,我又不是沒鋸過。。。」


小燕燕要長高:

大概就是,
可以一邊說著「噫噫噫小白鼠好可愛哦~」然後拍個照發個朋友圈,
發完朋友圈轉過頭就結果了手中的剛才照片里那隻可愛的小白鼠。
沒錯我們拍的每隻小白鼠都是他們的遺照 : )

那麼發一隻騙贊的小白鼠好了(逃

新增一些最近的實驗照,跟風旅行小青蛙!如果覺得可愛想保存記得點贊么么噠!

5.11再來一張

2019.3.7 更新一波兔兔

用來造模的兔兔,2.8公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