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醫的女生有多可怕?

問題描述:學醫的女生有多可怕?

斯多葛醫生:

老婆坐月子的時候

學醫女孩的可怕不在於學習有多勤奮,而在於無論在做任何事情都在學習

她可以一邊看綜藝,一邊看外文論文

她打出租車的時候練習雅思口語,司機以為她是外國人

每天上班坐在我的電動車後面,一會兒練口語,一會兒背單詞

哄孩子睡覺,孩子睡著了,我以為她在玩手機,結果她在看換尿布的教學視訊

畢業季比較緊張,媽媽過來幫忙帶孩子,老婆在大廳寫論文,問老婆要不要進房間避免干擾,她說不用

為了更好的帶孩子,她索性考了育嬰師

孩子輔食的添加,奶量的多少她都參考了最新的指南

老婆是個工具控,孩子輔食加工的工具,只有我想不到,沒有她買不到的

我買了很多育兒百科、教程,下了很多育兒APP,結果都是她在看

……

更重要的是,一切都這么自然,在我看來她美得不自知!


伊水和安:

學醫的女生一點都不可怕

她們可以連續幾周都泡在圖書館啃下厚厚的藍皮醫學書。

她們可以為了自己「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堅持在醫路上五年、八年甚至一輩子。

她們在面對小白鼠小兔子和小青蛙的時候也會心生憐憫,處死這些小生命她們比誰都難受,可正是因為此,她們才更懂得尊重生命。

她們也和其他女生一樣,口紅、男色、八卦也是她們的話題,不過時不時會講些醫學的冷笑話 。

她們和學其他專業的女孩子比起來,真的沒什麼很大的區別。

學醫的女生挺好的。

我的個人資料說得很清楚了,我是男生

求求你們別再私聊我小姐姐約不約了

最新版的我只有這幾本


丷夏天丶灬:

我說下我媳婦吧。她是醫科大學博士畢業。哪個學校就不說了。送到美國又呆了將近兩年。我們在一起10年。結婚4年,我媳婦常常跟我講一句話。

「沒事你別總氣我,弄死你見血了,能查出來算我沒能耐」

瑟瑟發抖中。我真信。


人聚月倚牆:

我學的不是醫,是生態學。二者的關聯在於,都要經歷解剖,我們更多的,是解剖動物。

這個時候班裡的女生兩級分化嚴重,一批是死活不敢碰動物,另外一批是動物死活不敢讓她們碰。

其中一個女生,比如老師讓我們解剖牛蛙觀察心臟的自律性,她會順手把腓腸肌給割出來。

由於我阿么信佛,知道我學的這個專業以後免不了殺生,就常替我念經贖罪,我雖然不信宗教,但是解剖課後也會抄一下金剛經或是大悲咒,一方面算是心裡安慰,另一方面也權當練書法了。

知道我抄經文以後,那個女的就和我一組解剖,理由是她也不信宗教,順手蹭我一波心理安慰。

高潮來了。

大學期間跟著老師做兩棲爬行方面的科研競賽。剛開始的時候老師甩下來一個任務,一個下午的時間,每個人需要抓30條北草蜥,工具就只有一個網籠。

我是第3個完成任務回到實驗室的,數完以後37條,超額完成。就在我各種開心像個二傻子的時候,這個妹子回來了。

準確來說她這個時候完全不像妹子,平時她化個妝穿個小裙子,走在學校里都是各種被人拍了背影發朋友圈求聯系方式,現在是褲腿挽到膝蓋,短袖撩上肩膀,下巴一塊泥印,左手提著網籠,裡面密密麻麻爬滿了蜥蜴和石龍子,右手在肩上挑了一根竹竿,另一段綁著一條奄奄一息的赤練蛇,蛇頭被包著,仔細一看是用她的襪子包著……

至於綁蛇的那根繩子,我發現她把布鞋當成拖鞋穿的時候才知道,是鞋帶……

那條赤練蛇蠻可憐的……

高潮又來了。

一次野外調查,發現了一條尖吻腹(五步蛇)。我在安全距離和蛇秀操作消耗,準備找機會一波抓住。突然,她直接一腳踩了過來,正中蛇頭,然後從鞋底捏住蛇頭拖出,塞入網袋,整個過程行雲流水,毫無破綻。

我還蹲在地上一臉懵比,手還是蛇拳的姿勢舉著,抬頭看看她,她卻一臉嫌棄看著我……

好歹也是五步蛇,很毒的那種,能不能給它點面子?不給它面子也就算了,能不能給我點面子?

現在真正的高潮來了。

某天我正在同學寢室打牌,突然她給我發消息,問我下午有沒有空。

我想想最近老師也沒讓幹嘛,就說有。

那你陪我去看電影吧,我買了《七月與安生》的票。

這個時候旁邊一群豬隊友在起鬨。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何況是她買票。

有空!走!

當她取了票的時候,我心裡就已經有點b數了,MD情侶座……

進場的時候我趕緊發消息求救,希望看在平時打牌我總是輸的份上,他們幾個能良心發現給我支點招。結果熒幕上全是「不要慫,就是干」「老鐵666」之類的……

結果她卻很認真的在看電影,我是沒心思看的,扭頭看看她,側臉有點像唐嫣???

她也發現我在看她,就把眼鏡摘了,然後……

老子被她強吻了……

我tm怎麼說也是外號生態教父,專業的扛把子,這種事情傳出去我還混不混???

於是我就又強吻了回來……

後來我問她什麼時候看上我的。

她說解剖鴿子那堂課,她發現我一隻手能同時掐死四隻。

現在已經見過家長了。


張池:

某次上課解剖老師放德國解剖學視訊,從銀色手術刀到精巧的電鋸,自頭頂到尾椎的最後一節,避無可避地到了要解剖男性生殖器官的階段。

女孩子會羞澀?

不,她們的眼神賊古怪,斜眼盈盈似在發笑,空氣中填充的荷爾蒙在激烈碰撞,尬意渾然是沒有,蘑菇仔式的表情。

男性同胞心情復雜,畢竟看著視訊中的輸精管是根那麼細長的管子恍然大悟的同時感同身受,有種被閹的感覺。

中途休息時男性同胞們在女孩子躍躍欲試的行為表情下都溜了。

請自行想像一個班的女生圍著看解剖男性器官視訊的場景,那種感覺不能用男孩圍著看剛結婚不久的蒼老師來進行對比描述,想想就是滿屏不可描述的詭怪目光真可怕。

—————————————————————————————

發現問題下面的主流回答分「我們不一樣但我還是小仙女」或「我們一樣的但我有點小特殊」的兩類流派。

最初對女生的感覺是每月流血但不會死的怪物(答主沒有惡意,答主初一時知道女孩有例假這東西可以逃體育八百米長跑時還羨慕的不行,可惜生理系統不允許)。

長大點是想女孩子接觸,單是牽手就足以在心裡暗爽許久。

再後進了大學,也確實是姑娘,沒有什麼特別的。

—————————————————————————————

已對回答作出修改

—————————————————————————————

大家點贊的有點多哈,鄙人不才,原內容描述淺短現如下增添視訊的文字描述。

男醫師持銀色小刀在屍體的人中,生殖系統的主在存在的部位整體切下,因為與其聯通的管道較多,此時生殖系統的模樣如同根雕作品的原件。

取卵是極簡易的事,男醫師取出後用兩指夾住,酷似中國小孩子常玩耍的玻璃珠,可它沒有那麼圓滑,上橢下圓渾似雞蛋,讓人不禁想起星爺在拍攝《大內密探零零發》中那一幕蛋碎的畫面。

中國勞動人民是極富智慧與創造性的,他們用未綻開的蓮花比喻心臟的模樣,同樣也會用蛋來比喻睾丸以及雞兒來比喻陰莖。

睾丸通過聯通附睾上的輸精管聯通精囊,這給男醫師尋找精囊解決了不少麻煩,輸精管是有兩根的,男醫師說,睾丸即使是少了一個的男性也是可以致女性的卵子受精從而懷孕。

輸精管是精子從附睾被輸送到前列腺部尿道的唯一通路,射精管是輸精管壺腹與精囊管匯合之後的延續。結紮好像就是阻斷輸精管。(答主猜的,答主對結扎沒有了解)

銀光一閃,男醫師雙手牽扯輸精管的兩端給鏡頭前的各位觀看……

附:元月十五日補更 @張池

—————————————————————————————

實踐證明語言的功底完成不了原視訊的全方位講解

附上另一答主的回答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5637604/answer/337180467

內含視訊鏈接解剖學入門4-生殖https://m.tv.sohu.com/us/640325/16709208.shtml,各位珍重

————————————————————————————

種子已經交出去了!

種子已經交出去了!

動個小手,贈人小贊,日後必有種子厚報!

—————————————————————————————

歡迎關注本人的專欄:

天虞​zhuanlan.zhihu.com图标

講述先秦歷史時期的一段軼事


大頭娘娘的八寶山:

不請自來
我告訴你,我們有多可怕

我們可以在一個月的時間里
把幾本四厘米厚的書背的滾瓜爛熟

我們可以在充滿福爾馬林實驗室
摸清大體老師(屍體)的每個骨頭每根血管

我們可以在解剖小動物的時候
忍著不適不忍完成任務

我們可以在醫患關系如此緊張的情況下
仍然深記醫學生健康所系生命所託的誓言

我們同樣也是學生,我們也會怕被當掉也會有懈怠但是我們從來都沒有放棄,我們不怕會加班會熬夜會遇見醫鬧事件,我們只怕自己學的不多不夠不精不能給病人做出正確的診斷。

在我的心裡,醫學生不分男女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在醫學生里還要分出男女
實際上,
我們都有共同的名字,
那就是醫生。

分割線

本來不想再編輯這條回答的,但是今天在看某校公眾號的時候,竟然看到了我這個回答裡面的一段,裡面還有許多高贊回答,並且沒有註明出處,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我沒有要求吧。

現在我正式說明,以上感慨都是我自己的肺腑之言,我不希望也不願意別人未經我允許擅自採用,如果有需要,請私我。

謝謝贊我的關注我的,包括為我們學醫的加油的大家,你們真的給了我很大的動力,謝謝謝謝!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6488630/answer/427066949關於學了醫之後,才知道的事情(๑¯ω¯๑)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7807170/answer/568164977關於醫學生考試周的絕(崩)妙(潰)體驗


細井:

我婆婆,婦產科主任醫師,從醫30餘年。

去年某天,我跑鞋腳踝處開了線,拿好針線剪刀,縫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針頂彎了。

不過,我不認輸、不放棄,堅決不讓婆婆動我的臭鞋。不過婆婆在旁邊看我拿著彎針繼續奮斗的時候,終於說服了我,讓我不用介意。

婆婆拿過剪刀,剪線、換針,再一頓眼花繚亂的縫針、打結,都出現幻影了,我驚的在旁邊只能說:

「媽呀、媽呀,太浪費了,您這手法給我縫鞋,太浪費了,我太有罪惡感了」。


優醬:

瀉葯。

她會將你剛撈起的牛肉按進鍋里。

「再等一會,燙熟點才不會有寄生蟲。」

她會在你感冒的時候叮叮咚咚地去拿溫度計,然後在你極不情願的情況下,拖拽你去醫院。

「乖,要看病吃藥才會好。」

她會在期末復習黑暗月以後,長呼一口氣趕忙拿出手機。

「喂,終於考完了,可不可以陪我吃個飯呀?我好想你呀…」

她會跟你抱怨在學校里,醫院里的小閑話。

「今天我打燈的時候,眼前一黑,旁邊護士姐姐說時遲那時快就扶起了我,好歹是虛驚一場。」

「今天滅絕師太又上載了單克隆抗體治療的微信文章,我看不看得懂,她心裡沒有一點ACD數嗎?」

「今天我喝了一口鮮兔血…耳緣靜脈注射3%的戊巴比妥那種…」

她也會有煩惱,比如不氪金怎麼跟李澤言約會(這是我近期最大的煩惱了),比如今晚到底是看哪部劇,比如買眉筆好還是買眉粉好。

她也會想要給喜歡的人織圍巾,她也會想要喝高中校門口7塊的抹茶奶蓋,她也會想要變得優秀,作為父母一點點驕傲。

總之,把我還沒挑到碗里的牛肉又按進鍋里是挺可怕的。_(:з」∠)_


匿名用戶:

我親媽,護士,當年全醫院最年輕的護士長……

我從上幼稚園 就發現我和周圍小朋友洗手不太一樣,後來發現,是我媽把進手術室洗手那套簡化了一下教我,偶爾在家還給我演示他們上手術怎麼洗,或者說,刷。

在我家呆習慣了,去哪個親戚朋友家都覺得臟,地上有灰有水點,廚房衛生間有污垢,毛巾沒有疊成方形掛著,不行不行,我要回家。

長這么大,我都快30了,沒放過鞭炮,因為我媽每年大年初一都值班,回來一定會跟我講昨天120出車多少次,放炮炸傷慘烈的有多慘烈……所以,我是嚇大的,路過鞭炮攤都繞行。

我表妹來我家,每次進屋都說「大姨家像醫院,太乾淨了,一股消毒液味兒」。沒錯,我家每周都要用消毒液擦地,酒精擦手機馬桶。

學醫就是學一輩子,我高中的時候,我媽跟我每天晚上一起學習看書考試。聯考後,我說「媽,我想學醫」,我媽「你這么不愛學習,學不了醫,那是命,別耽誤人家」……

但是吧,我媽對病人都盡心盡力,輪到我,「你只要能走,就沒事」,我媽看我什麼難受都是沒事,所以我現在生病都是自己去其他醫院……比如這兩天我感冒了,找娘親求點關心,娘親「使勁喝熱水」……這不是我老公的台詞嗎?

評論里大家都為我媽那句我不愛學習不適合學醫鼓掌,就沒有小夥伴心疼一下夢想被我媽摁在搖籃的我么~心塞塞喲……直到現在,我一說羨慕醫生,我媽還是這句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