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的女生有多可怕?

问题描述:学医的女生有多可怕?

斯多葛医生:

老婆坐月子的时候

学医女孩的可怕不在于学习有多勤奋,而在于无论在做任何事情都在学习

她可以一边看综艺,一边看外文论文

她打出租车的时候练习雅思口语,司机以为她是外国人

每天上班坐在我的电动车后面,一会儿练口语,一会儿背单词

哄孩子睡觉,孩子睡着了,我以为她在玩手机,结果她在看换尿布的教学视讯

毕业季比较紧张,妈妈过来帮忙带孩子,老婆在大厅写论文,问老婆要不要进房间避免干扰,她说不用

为了更好的带孩子,她索性考了育婴师

孩子辅食的添加,奶量的多少她都参考了最新的指南

老婆是个工具控,孩子辅食加工的工具,只有我想不到,没有她买不到的

我买了很多育儿百科、教程,下了很多育儿APP,结果都是她在看

……

更重要的是,一切都这么自然,在我看来她美得不自知!


伊水和安:

学医的女生一点都不可怕

她们可以连续几周都泡在图书馆啃下厚厚的蓝皮医学书。

她们可以为了自己“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坚持在医路上五年、八年甚至一辈子。

她们在面对小白鼠小兔子和小青蛙的时候也会心生怜悯,处死这些小生命她们比谁都难受,可正是因为此,她们才更懂得尊重生命。

她们也和其他女生一样,口红、男色、八卦也是她们的话题,不过时不时会讲些医学的冷笑话 。

她们和学其他专业的女孩子比起来,真的没什么很大的区别。

学医的女生挺好的。

我的个人资料说得很清楚了,我是男生

求求你们别再私聊我小姐姐约不约了

最新版的我只有这几本


丷夏天丶灬:

我说下我媳妇吧。她是医科大学博士毕业。哪个学校就不说了。送到美国又呆了将近两年。我们在一起10年。结婚4年,我媳妇常常跟我讲一句话。

“没事你别总气我,弄死你见血了,能查出来算我没能耐”

瑟瑟发抖中。我真信。


人聚月倚墙:

我学的不是医,是生态学。二者的关联在于,都要经历解剖,我们更多的,是解剖动物。

这个时候班里的女生两级分化严重,一批是死活不敢碰动物,另外一批是动物死活不敢让她们碰。

其中一个女生,比如老师让我们解剖牛蛙观察心脏的自律性,她会顺手把腓肠肌给割出来。

由于我阿么信佛,知道我学的这个专业以后免不了杀生,就常替我念经赎罪,我虽然不信宗教,但是解剖课后也会抄一下金刚经或是大悲咒,一方面算是心里安慰,另一方面也权当练书法了。

知道我抄经文以后,那个女的就和我一组解剖,理由是她也不信宗教,顺手蹭我一波心理安慰。

高潮来了。

大学期间跟着老师做两栖爬行方面的科研竞赛。刚开始的时候老师甩下来一个任务,一个下午的时间,每个人需要抓30条北草蜥,工具就只有一个网笼。

我是第3个完成任务回到实验室的,数完以后37条,超额完成。就在我各种开心像个二傻子的时候,这个妹子回来了。

准确来说她这个时候完全不像妹子,平时她化个妆穿个小裙子,走在学校里都是各种被人拍了背影发朋友圈求联系方式,现在是裤腿挽到膝盖,短袖撩上肩膀,下巴一块泥印,左手提着网笼,里面密密麻麻爬满了蜥蜴和石龙子,右手在肩上挑了一根竹竿,另一段绑着一条奄奄一息的赤练蛇,蛇头被包著,仔细一看是用她的袜子包著……

至于绑蛇的那根绳子,我发现她把布鞋当成拖鞋穿的时候才知道,是鞋带……

那条赤练蛇蛮可怜的……

高潮又来了。

一次野外调查,发现了一条尖吻腹(五步蛇)。我在安全距离和蛇秀操作消耗,准备找机会一波抓住。突然,她直接一脚踩了过来,正中蛇头,然后从鞋底捏住蛇头拖出,塞入网袋,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毫无破绽。

我还蹲在地上一脸懵比,手还是蛇拳的姿势举著,抬头看看她,她却一脸嫌弃看着我……

好歹也是五步蛇,很毒的那种,能不能给它点面子?不给它面子也就算了,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现在真正的高潮来了。

某天我正在同学寝室打牌,突然她给我发消息,问我下午有没有空。

我想想最近老师也没让干嘛,就说有。

那你陪我去看电影吧,我买了《七月与安生》的票。

这个时候旁边一群猪队友在起哄。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何况是她买票。

有空!走!

当她取了票的时候,我心里就已经有点b数了,MD情侣座……

进场的时候我赶紧发消息求救,希望看在平时打牌我总是输的份上,他们几个能良心发现给我支点招。结果荧幕上全是“不要怂,就是干”“老铁666”之类的……

结果她却很认真的在看电影,我是没心思看的,扭头看看她,侧脸有点像唐嫣???

她也发现我在看她,就把眼镜摘了,然后……

老子被她强吻了……

我tm怎么说也是外号生态教父,专业的扛把子,这种事情传出去我还混不混???

于是我就又强吻了回来……

后来我问她什么时候看上我的。

她说解剖鸽子那堂课,她发现我一只手能同时掐死四只。

现在已经见过家长了。


张池:

某次上课解剖老师放德国解剖学视讯,从银色手术刀到精巧的电锯,自头顶到尾椎的最后一节,避无可避地到了要解剖男性生殖器官的阶段。

女孩子会羞涩?

不,她们的眼神贼古怪,斜眼盈盈似在发笑,空气中填充的荷尔蒙在激烈碰撞,尬意浑然是没有,蘑菇仔式的表情。

男性同胞心情复杂,毕竟看着视讯中的输精管是根那么细长的管子恍然大悟的同时感同身受,有种被阉的感觉。

中途休息时男性同胞们在女孩子跃跃欲试的行为表情下都溜了。

请自行想像一个班的女生围着看解剖男性器官视讯的场景,那种感觉不能用男孩围着看刚结婚不久的苍老师来进行对比描述,想想就是满屏不可描述的诡怪目光真可怕。

—————————————————————————————

发现问题下面的主流回答分“我们不一样但我还是小仙女”或“我们一样的但我有点小特殊”的两类流派。

最初对女生的感觉是每月流血但不会死的怪物(答主没有恶意,答主初一时知道女孩有例假这东西可以逃体育八百米长跑时还羡慕的不行,可惜生理系统不允许)。

长大点是想女孩子接触,单是牵手就足以在心里暗爽许久。

再后进了大学,也确实是姑娘,没有什么特别的。

—————————————————————————————

已对回答作出修改

—————————————————————————————

大家点赞的有点多哈,鄙人不才,原内容描述浅短现如下增添视讯的文字描述。

男医师持银色小刀在尸体的人中,生殖系统的主在存在的部位整体切下,因为与其联通的管道较多,此时生殖系统的模样如同根雕作品的原件。

取卵是极简易的事,男医师取出后用两指夹住,酷似中国小孩子常玩耍的玻璃珠,可它没有那么圆滑,上椭下圆浑似鸡蛋,让人不禁想起星爷在拍摄《大内密探零零发》中那一幕蛋碎的画面。

中国劳动人民是极富智慧与创造性的,他们用未绽开的莲花比喻心脏的模样,同样也会用蛋来比喻睾丸以及鸡儿来比喻阴茎。

睾丸通过联通附睾上的输精管联通精囊,这给男医师寻找精囊解决了不少麻烦,输精管是有两根的,男医师说,睾丸即使是少了一个的男性也是可以致女性的卵子受精从而怀孕。

输精管是精子从附睾被输送到前列腺部尿道的唯一通路,射精管是输精管壶腹与精囊管汇合之后的延续。结扎好像就是阻断输精管。(答主猜的,答主对结扎没有了解)

银光一闪,男医师双手牵扯输精管的两端给镜头前的各位观看……

附:元月十五日补更 @张池

—————————————————————————————

实践证明语言的功底完成不了原视讯的全方位讲解

附上另一答主的回答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5637604/answer/337180467

内含视讯链接解剖学入门4-生殖https://m.tv.sohu.com/us/640325/16709208.shtml,各位珍重

————————————————————————————

种子已经交出去了!

种子已经交出去了!

动个小手,赠人小赞,日后必有种子厚报!

—————————————————————————————

欢迎关注本人的专栏:

天虞​zhuanlan.zhihu.com图标

讲述先秦历史时期的一段轶事


大头娘娘的八宝山:

不请自来
我告诉你,我们有多可怕

我们可以在一个月的时间里
把几本四厘米厚的书背的滚瓜烂熟

我们可以在充满福尔马林实验室
摸清大体老师(尸体)的每个骨头每根血管

我们可以在解剖小动物的时候
忍着不适不忍完成任务

我们可以在医患关系如此紧张的情况下
仍然深记医学生健康所系生命所托的誓言

我们同样也是学生,我们也会怕被当掉也会有懈怠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放弃,我们不怕会加班会熬夜会遇见医闹事件,我们只怕自己学的不多不够不精不能给病人做出正确的诊断。

在我的心里,医学生不分男女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在医学生里还要分出男女
实际上,
我们都有共同的名字,
那就是医生。

分割线

本来不想再编辑这条回答的,但是今天在看某校公众号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我这个回答里面的一段,里面还有许多高赞回答,并且没有注明出处,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没有要求吧。

现在我正式说明,以上感慨都是我自己的肺腑之言,我不希望也不愿意别人未经我允许擅自采用,如果有需要,请私我。

谢谢赞我的关注我的,包括为我们学医的加油的大家,你们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动力,谢谢谢谢!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6488630/answer/427066949关于学了医之后,才知道的事情(๑¯ω¯๑)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7807170/answer/568164977关于医学生考试周的绝(崩)妙(溃)体验


细井:

我婆婆,妇产科主任医师,从医30余年。

去年某天,我跑鞋脚踝处开了线,拿好针线剪刀,缝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针顶弯了。

不过,我不认输、不放弃,坚决不让婆婆动我的臭鞋。不过婆婆在旁边看我拿着弯针继续奋斗的时候,终于说服了我,让我不用介意。

婆婆拿过剪刀,剪线、换针,再一顿眼花缭乱的缝针、打结,都出现幻影了,我惊的在旁边只能说:

“妈呀、妈呀,太浪费了,您这手法给我缝鞋,太浪费了,我太有罪恶感了”。


优酱:

泻药。

她会将你刚捞起的牛肉按进锅里。

“再等一会,烫熟点才不会有寄生虫。”

她会在你感冒的时候叮叮咚咚地去拿温度计,然后在你极不情愿的情况下,拖拽你去医院。

“乖,要看病吃药才会好。”

她会在期末复习黑暗月以后,长呼一口气赶忙拿出手机。

“喂,终于考完了,可不可以陪我吃个饭呀?我好想你呀…”

她会跟你抱怨在学校里,医院里的小闲话。

“今天我打灯的时候,眼前一黑,旁边护士姐姐说时迟那时快就扶起了我,好歹是虚惊一场。”

“今天灭绝师太又上载了单克隆抗体治疗的微信文章,我看不看得懂,她心里没有一点ACD数吗?”

“今天我喝了一口鲜兔血…耳缘静脉注射3%的戊巴比妥那种…”

她也会有烦恼,比如不氪金怎么跟李泽言约会(这是我近期最大的烦恼了),比如今晚到底是看哪部剧,比如买眉笔好还是买眉粉好。

她也会想要给喜欢的人织围巾,她也会想要喝高中校门口7块的抹茶奶盖,她也会想要变得优秀,作为父母一点点骄傲。

总之,把我还没挑到碗里的牛肉又按进锅里是挺可怕的。_(:з”∠)_


匿名用户:

我亲妈,护士,当年全医院最年轻的护士长……

我从上幼稚园 就发现我和周围小朋友洗手不太一样,后来发现,是我妈把进手术室洗手那套简化了一下教我,偶尔在家还给我演示他们上手术怎么洗,或者说,刷。

在我家呆习惯了,去哪个亲戚朋友家都觉得脏,地上有灰有水点,厨房卫生间有污垢,毛巾没有叠成方形挂著,不行不行,我要回家。

长这么大,我都快30了,没放过鞭炮,因为我妈每年大年初一都值班,回来一定会跟我讲昨天120出车多少次,放炮炸伤惨烈的有多惨烈……所以,我是吓大的,路过鞭炮摊都绕行。

我表妹来我家,每次进屋都说“大姨家像医院,太干净了,一股消毒液味儿”。没错,我家每周都要用消毒液擦地,酒精擦手机马桶。

学医就是学一辈子,我高中的时候,我妈跟我每天晚上一起学习看书考试。联考后,我说“妈,我想学医”,我妈“你这么不爱学习,学不了医,那是命,别耽误人家”……

但是吧,我妈对病人都尽心尽力,轮到我,“你只要能走,就没事”,我妈看我什么难受都是没事,所以我现在生病都是自己去其他医院……比如这两天我感冒了,找娘亲求点关心,娘亲“使劲喝热水”……这不是我老公的台词吗?

评论里大家都为我妈那句我不爱学习不适合学医鼓掌,就没有小伙伴心疼一下梦想被我妈摁在摇篮的我么~心塞塞哟……直到现在,我一说羡慕医生,我妈还是这句话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