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檢人員曾檢查出哪些可怕/奇怪的物品?

問題描述:最近飛機上發生縱火案,歹徒不僅拿汽油點火,還帶上一把20厘米的刀。很好奇汽油和刀是怎麼避開不被發現的。在平常生活中,請問安檢人員有沒有查出什麼奇奇怪怪或者可怕了的東西?那些在安檢中被檢出來危險品的人後來的結局都是怎樣的?車站、火車站、機場安檢員見過乘客包里最奇怪的東西是什麼? - 捷運同類問題
,
北南:

有一次從紐約飛加州,我也是賤,怕到了加州租車沒有合適的GPS支架,我就帶了一個,很重的像個大河馬嘴的那種。

因為就一個包,也沒託運,到了安檢x光那就被按住了。我估計可能這個東西里有鐵砂鉛砂之類的東西。大叔把那個河馬嘴支架拿出來,問是不是我的,我承認了。然後兩個大漢就把我看住了,他們把我所有東西都翻出來,那次我帶了好多吃的。兩個大漢繼續看著我,一個大叔就用一張張小試紙一樣的東西,把我所有的食物都蹭了蹭,也不知道是不是看有沒有毒。那次我帶了些中國超市買的泡椒豆腐乾之類的東西。。。。也不知道是帶點輕微的毒素還是怎麼的,被那個大叔反覆照顧。 評論中有兄弟說是試紙探查爆炸物,我覺得很有道理。當時我那泡椒豆腐乾的味道彌漫出來的時候,還是很尷尬很尷尬的。。。。。

然後又來個小姐姐用小試紙把我所有衣服口袋都蹭了一遍,六七個保安如臨大敵。。。。前前後後半個多少小時,那個安檢口基本都停了,大家都看我。


這怎麼招來這么多贊,那我補充一下結局吧。查了半個多小時之後,我光腳站在那一手提著褲子(因為鞋和腰帶過安檢的時候都按照要求放籃子里了),尷尬症都要犯了。然後大叔告訴我好了,我問他為毛啊,就一個GPS支架。他說這都是流程,其實不止我一個人拿著這樣的支架被查到了,查到就要檢查。。。。。美國人腦子真的很死板的,哎。後來我去買支架的amazon網站上看大家的評論,真的是好多人遇到和我同樣的問題,不少人因此錯過航班,都是欲哭無淚。那次之後我基本都要登機前至少一小時到安檢才安心,就怕出各種幺蛾子。


前甲應:

有一次書包里放了我的校園卡卡套和一本側面是金邊的聖經,可能聖經表面那個皮套比較厚,然後卡套也比較厚,過機場安檢的時候,安檢人員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拉開了我的書包,然後掏出了我的卡套!還有我的聖經!
關鍵是!!!
我的卡套,長這樣。左邊那個。
我的金邊聖經看上去就很酷炫的樣子。側面相同,顏色相似,正面不同。正面帶了花紋和英語。
這兩個東西放在一起就很迷了。前一個過安檢的叔叔和安檢人員的表情,讓我可尷尬……感覺放在一起可以召喚神靈。


豁然常在:

2017年夏天帶老婆去泰國玩,她十分怕冷。雖然我先後六次跟她解釋,泰國是熱帶國家不需要厚衣服。但妻子堅持帶了一件羽絨服(;´༎ຶД༎ຶ`) 。理由是飛機上冷氣足,羽絨服可以當毯子用。

一路無話,羽絨服一直安靜的躺在旅行箱中,默默的伴隨我們在四十多度的高溫下愉快的玩耍。如果羽絨服有思想,它一定會質疑自己存在的意義。

終於,在將要離開泰國的那一天,它還是派上了用場。機場的冷氣特別特別足。怕冷的妻子快樂的從行李箱中拿出羽絨服沖我鬼魅一笑。然後不顧世人異樣的眼光,穿著它像一隻北極熊一樣在機場穿行。

我悶頭跟在她身後,心裡只求這一切快點結束。終於,在我瀕臨崩潰的時候,安檢開始了。老實說,泰國的安檢員沒那麼負責,所有人都平安無事的快速通過。
到我妻子的時候,卻意外的出了問題。雖然所有物品都沒有問題。
安檢員還是叫來了安保,強行把妻子請進小黑屋,語言屏障讓我不知所措,我只能在外面絕望的煎熬。

也許過了二十分鐘吧,妻子出來了。
問題很簡單,在一年365天,天天都能熱死人的熱帶國家,所有人泰國沒有人見過穿「羽絨服」的人。
所以他們嚴重懷疑我妻子穿羽絨服是為了帶毒。在小黑屋裡一幫泰國人圍著羽絨服如臨大敵。七手八腳的檢查羽絨服,嘴裡還咩咩的嘟囔著聽不懂的泰國話。
最後一個見過世面的制服大叔出面才放了我媳婦和那件羽絨服。要不然我媳婦雖然不太可能有事,但那件羽絨服非得讓他們用剪子挑了不可。

後來妻子因為受到了驚嚇,在免稅店買了一大堆化妝品才平復心情。
而我卻久久不能平靜。

在一個熱帶國家,一個穿羽絨服的女人如此可怕。

呵呵


Aorqu用戶:
送給ex的一副手銬,上面還有粉紅色的小愛心。我的意思其實是:想要鎖住你的心(捂臉好瓊瑤。
我看不清看著熒幕的安檢人員的臉,卻聽見他勒令我們開箱檢查的要求。Ex從容地掏出那副還帶著鑰匙的手銬,而一旁的我卻急切地解釋道:「這是假的這只是玩具!」

很多年以後我才明白安檢人員那個奇怪的表情背後到底是什麼意思,然後再回想起我當時的樣子(T_T)。

最後千般萬般只留下了一把鑰匙,然而並沒有什麼用,畢竟已經鎖不住他的心變成ex了呢,都怪機場安檢呢(喂喂喂。


五十來度:

前幾天帶小朋友坐飛機。走的是特殊通道,有小朋友的乘客一般可以帶液體比如水。這次非常讓人驚訝地,安檢要求我打開小熱水瓶,要檢查熱水。這可是頭一遭,那蜀黍接過我擰開蓋子的小熱水瓶,也自然沒讓我喝一口–會燙死人吧,人家拿到鼻子前聞了一下,說,嗯是開水,就還我了……
我很不解地擰著蓋子看了他一眼,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說,昨天一家子也一樣有小寶寶,熱水瓶擰開裡面居然是慢慢一瓶伏特加伏特加……


孤獨的哈士奇同志:

不是安檢,說個被安檢的吧,15年9.3閱兵期間,穿警服,持97-2防暴槍在火車站廣場站街執勤,背著部隊帶回來的黑挎包,備用子彈裝在挎包里,用警用裝備腰帶系住,突然覺得尿急,把槍交給同事,進站上廁所,在安檢的地方被一個老大爺攔下來:把你的包放在那安檢!
我掏工作證,說大爺,我是刑警隊在這執勤的,進去上個廁所*^_^*
你包里裝的什麼?放那安檢!(≥皿≤)
執勤的,裝的子彈!(^Д^)
放那安檢!(>皿<)
執勤帶的子彈,就別安檢了吧(^Д^)
安檢!(>皿<)
然後一把扯住我的挎包捏啊捏啊……
行,大爺,您是我親大爺,別捏了,裡面是子彈,我安檢還不行嗎╮(╯_╰)╭
解外腰帶,挎包放上安檢儀,拎著腰帶正打算往裡走,又被大爺攔下來:你手裡那個也安檢(>皿<)
警棍,噴霧器,手銬也安檢?(^Д^)
安檢!(>皿<)
我……

………………這算分割線嗎?………………
小透明居然能過百贊,誠惶誠恐啊,話說好好的評論區怎麼突然就開車了呢


「已註銷」:

首先我澄清一下我不是安檢員ˊ_>ˋ
只是第一比較喜歡全世界到處浪,見得多了
第二是職業相關會和安檢員還有乘警們打交道
以下內容全是我作為一個乘客在過安檢的時候的所見所聞ˊ_>ˋ
——————————
1.前年坐ORD-JFK-HKG-PEK

ORD-JFK一段安檢的時候排在我前面的是一個黑叔叔
他和我很熱情的打招呼,我不認識他,別萬一是啥黑人搶劫團伙
所以我也沒搭話,表情差不多是這樣的

在安檢通道前面我百無聊賴的玩手機,卻遲遲不見放我過去做body ckeck
而且還隱約聽到了黑叔叔在前面和安檢員吵
大意就是你們白皮豬要尊重我們黑人的性取向啊,我是bisexual你們歧視我這是不對的

哎哎哎exm?好端端的安檢怎麼變成了深刻的社會探討啊?
我探探頭,也看不到啥,還是老老實實等著排到我

後來過了安檢,又碰到了那個黑叔叔
和跟我一起的朋友碰面之後,我鼓起勇氣問了黑叔叔剛才咋回事

黑叔叔呢
咧嘴一笑,留出兩排大白牙
神秘兮兮地拉開他的背包給我看
裡面是一個電動飛機杯還有電動30cm全硅膠假丁丁
噢你問我為什麼了解的這么清楚?
你知道那夥計如數家珍地和我盤點
他為了那個假丁丁找了好幾家店定做,自己如何使用的時候,臉上那個陶醉的表情嗎?

我當時那個尷尬啊…
好氣啊,不過還要保持微笑,再送他一句「so cool bro」
—————————
好了好了我回來了大家不要催辣!

第二個事情是在法國圖盧茲,受邀請去Airbus的總部參觀
其實Airbus的總部沒啥好看的…重要的東西我一個外國人也看不到,不重要的東西ytb上面都能找到
參觀完了要回巴黎轉機回國,在安檢處我被客客氣氣的請到了小黑屋喝了一杯冰水

安檢大叔們和和氣氣地和我交流了有關法蘭西斯坦的未來、德意志斯坦的香腸和中國的社會制度等許多重要問題

半小時之後我從小黑屋走出去還是莫名其妙,不知道我到底是怎麼招惹了這些大佬
直到我回家,看到了一張「TLS出於安全原因開箱檢查了您的行李」
以及我那捆的整整齊齊的四罐啤酒和一塊火腿我才恍然大悟
靠這群人把我當炸彈襲擊的了啊?
————————————
繼續JFK-HKG的事情
JFK-HKG算是幾條頂級的北美航線之一了吧,所以人還是比較多的
我們到了登機口之後被通知人太多了,我們機票超售了
所以要把我們改簽到紐約中轉溫哥華後飛香港的CX889上
我們一開始是很不樂意的,因為我們回國之後當天還有會要開,所以一開始據理力爭
後來逼得國泰給了三個頭等的升艙,免費的lounge外加部分退款,我們才答應等改簽

結果萬萬沒想到,這個航班沒超售,然而因為某些原因託運行李出問題了
據說是這架飛機需要臨時帶走兩個其他航班的貨櫃,貨倉空間不大夠了
國泰要求大家協調一下託運和客艙行李,而值班經理在登機口忙的焦頭爛額
本來我們這種頭等的乘客並不需要care這件事,不過出於好心我們打算弄一下我們的託運行李
去了小黑屋之後,好傢夥,十七八個行李箱鋪了一地,裡面亂七八糟啥玩意都有
蝴蝶刀,釘槍,Bosch的金工裝備,各種烈酒,動物皮衣,鋼圈bra,雙立人的knife block
海關和安保在小黑屋也是一幅吔了屎的表情,小黑屋裡面就一台機器,所以安檢主要靠手
說真的,換作是我,我也不想碰那些多少天沒洗的襪子和胖次…
————————
摸了快半年的魚之後今天想起來這個回答了

這個事情是走廈門機場
為了公事出國去歐洲和某些企業做一下接觸
買的MF的787的票,根據過去的經驗考慮了一下估計應該不會太吵所以就買了經濟艙第一排

過安檢的時候被攔下來了,檢查的小姐姐說我包里有金屬刀片
emmmmmm?我好歹出國好幾十次,這點基礎的常識也會有的
怎麼可能會混入刀片呢?怎麼想都是你們看錯了.jpg

但是她這么說了那我也沒辦法啊,老老實實配合吧
然後我們把包翻了個底朝天也沒見到所謂的「刀片」
把金屬小葯盒拿出來之後用金屬探測器掃包也掃不出來什麼東西
坐在安檢機熒幕那塊的小姐姐極度委屈,一直在說「可是熒幕上就是說有啊」
後面的隊伍已經排了挺長了

我說,同志你要是實在檢查不出來什麼玩意就把我放過去吧…
然而另外一個安檢小哥義正嚴辭的和我說
不行,這是紀律,必須得查出來到底是啥,不能放過任何嫌疑
那好吧紀律就紀律吧…我把行李挪了挪,大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揣著手看他們焦頭爛額翻行李hhhh

不過查了一圈還是啥都沒有
估計他們也是有點忙昏頭了吧,我提醒了一句說把包重新過一下機器看看
可能是沒想到我會說這話吧,小哥愣了一下把包重新扔進機器過了一遍

結果還是有
這下我差不多就知道是啥了。伸手進背包中間的夾層里摸了摸摸出了個耳機袋
我說,你再過一遍看看的

這次啥都沒有了

我非常耐心的像對待小朋友一樣給那個安檢機前面的小姐姐說
這是耳機袋,上面有一對金屬簧片,捏一下就能撐開袋子把耳機放進去的,你要不要上手試一下
小姐姐捏著玩了玩,一副wtf這都可以的表情捂著臉笑了

小哥不信,說不可能,為什麼金屬探測器探不出來
我攤攤手簡單給他講了一下探測器的工作原理,講了講渦流大小受什麼影響
另外指給他看我的背包拉鏈也是金屬的
可能探測器當作誤差給忽略掉了
順便有意思無意識的提了一句這是高中物理的內容

然後收拾好行李一邊揮手一邊看著小哥目視著把我送走
估計這也是他從業以來見到的最奇葩的一個乘客了吧
—————
過兩天,嘛也有可能是過半年,會更新下一個事情
是一個關於在法蘭克福機場一開始被當成走私人肉後來被當成攜帶炸彈而被請喝茶的事情
喜歡的請點贊+感謝+收藏+分享+關注貭素五連
多謝!
啾啾啾(´・ω・`)


大冷天啃冰棍:

不是安檢,但是在捷運上班,火車站捷運口,到了春運的時節見過有人帶著一米砍刀被攔
有見過一對夫妻帶著裡面整齊碼好的一箱臘肉條,那個箱子一放上去壓的安檢機直接當機
捷運不讓帶活禽進站 ,有次一大爺帶著活雞進站,然後大爺抓著雞就跟雷神拿著錘子似得往地上摔那隻雞…就瀟灑的進站了,留下一地雞毛…和目瞪的我
還有一個帶活鴨的站在安檢機前抓著鴨子的脖子給擰斷了,那個鴨血飈的
我想起有次在站電梯的時候有一個人拖著裡面裝著剛殺沒處理的魚的編織袋,一路拖一路留下又寬又豐富的血跡,看的我和小夥伴都不敢說話了
我另一個回答你跟捷運有哪些有趣的事? – 回答作者:大冷天啃冰棍 http://zhihu.com/question/30025616/answer/121406607


老頑童:

剛好過年回家坐飛機。
聽說機場安檢升級了,特意提前去機場過安檢,免得誤機。

安檢的確實很仔細,除了全身機器掃描,還要摸檢(用手上上下下全摸一遍)。過安檢儀、安檢門都跟安檢員聊天還挺歡樂的,最後摸檢的時候在我衣服口袋的地方摸到了一個「柔軟度跟衣服不太一樣的東西」,那安檢員突然緊張起來了,但是還強笑著(表情很僵硬)問我兜里有什麼?

我一臉不(mēng)解(bī)地隔著衣服摸了摸兜:「啊?兜里有東西嗎,我記得金屬物品都掏出來了」
摸了半天沒摸出什麼感覺來,就把手伸進兜里掏,掏出來一副防霧霾口罩。

然後安檢員的表情一下子就舒展了……

一個口罩至於嚇成這樣么,這是聯想成啥了(ー_ー)!!


不羈的風風風風:

再重申一遍,我是個男的,而且我也從來沒在Aorqu放過我自己的照片,所以,下面這位大哥可能是有什麼誤會。

???

我是個男的,男的,男的

圖?不存在的。哈哈哈哈哈

補充一下,我是個男的。

強答一個吧,我去年回國的時候,從成田機場到太平機場,中轉上海。這次飛行讓我對中國東方航空有了一個新的認識,但是這個事以後有機會再說。

當時大陸一個非常好的朋友買了一套sk2的神仙水,因為從日本直郵很貴,也不方便,正好我回國,就讓我帶回去了,以上是背景。

從日本走的時候過安檢和行李託運都毫無問題,包括出關,都沒有任何問題,我還暗自慶幸,幫我省了一筆錢,但素,到了上海託運行李的時候,安檢小哥從我的行李里發現了大量的液體,也就是那些水,並且表示這東西不能登機。 我??exo me? 大哥,我這是託運啊,它不跟我上飛機啊?為其不能有液體啊,國際都飛了你跟我說大陸不能飛? 安檢小哥表示也很無奈,因為天氣原因,飛機延誤,但是貨機正常發,所以很多轉機的乘客人還沒到轉機機場呢,他們下一班飛機的貨機已經飛了,所以要不然行李帶上飛機,當然有很多要求,比如尺寸什麼的,也包括液體一類的。要不然就把行李扔了。沒錯,是扔掉。不可思議吧,你說想改簽,可以啊,捨不得行李是客人你自己的事情,飛機延誤是天氣原因,總而言之,我們航空公司,不負責!你要過夜,改簽費都是自己負責哦,誰讓你不想把行李扔了呢。順路說一句哦,最近的一班航班在四十八個小時以後哦。而且此時此刻是深夜哦,機場快遞居然不是二十四小時的哦……

託運的小哥看起來也很疲勞的樣子,告訴我我可以先放你進去試試,如果裡面的安檢什麼也不說的話,你就老老實實拖著你的箱子上飛機,如果裡面的安檢把你拒絕的話,你可以再出來考慮考慮。

進去果然被查出來了啊,裡面的小哥也很同情我,可是規定就是規定,在上海待兩天和這瓶水只能二選一了。當時我毫不猶豫,直接走出去把神仙水送給託運的小哥了,小哥當時震驚了!!卧槽,我們平時都是等你們扔進廢品箱,你們走了再撿的啊,今天直接懟到我手裡了?

其實我當時覺得雖然不是自己的東西,但是耽誤我回家是萬萬不行滴,但是扔了也是扔,不如送一個順水人情,小哥畢竟給我開了一次綠燈。

結果小哥非說要加我微信,上班來還沒帶手機,非要加我微信,當時我還傻乎乎的拒絕了!我還在想,送你就是送你了,怎麼這么多廢話呢,送你還能要你錢?結果小哥一再堅持,於是就加了微信,當時我手機剛回國還不能用,上海機場的無線網路也似乎不是很歡迎我?

最後到哈爾濱,上我爸車的時候,我爹把手機熱點打開了,我才收到微信,只見一個驗證消息寫著這樣一句話,把你們家地址給我。

卧槽,難道我剛下飛機仇家就找上來了?完全不給我華強面子啊。通過驗證,原來是託運小哥,要把神仙水給我郵到家,當時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我就一個想法,奴家怎麼會有這等福氣?

當時直接給發了兩百紅包,算是稍微表示表示吧,你們問我為什麼沒收到快遞就發紅包了,我只想說,我相信小哥。

真是驚喜呢。


付糯糯:

今年的五月份坐高鐵

之前和對象一起玩吃雞,然後買了空投箱裝了很多零食送他,準備當作生日禮物送他。他五一過生日。買箱子的時候裡面送了兩把小槍,鑰匙扣那麼大,一把m4 一把98k,我都放進去了。過安檢的時候姐姐緊張兮兮的問我裡面的金屬是什麼,我說是小玩具,因為零食比較多本來放在上面的,掉下去了,我扒拉了好久拿出來,還有鑰匙扣,長度差不多我一個手掌吧,兩把,然後安檢姐姐~( ̄▽ ̄~)~鬆了一口氣,笑著跟旁邊的坐著的安檢哥哥說,鑰匙扣鑰匙扣。我就走了。坐高鐵的時候旁邊一個大叔還跟我說讓我把空投箱放在上面的行李處,我就笑嘻嘻的跟對象說了,對象並不知情問我什麼空投箱,還好我糊弄過去了,得給他一個驚喜一下。

坐高鐵的時候我餓了還吃了幾包他的禮物 ️ ️


羽小七:

我爸爸是電工,我曾經單獨做捷運幫他送焊錫的錫鍋和錫條…說多了都是淚…

我這個人比較高,雖然是個妹子,但是遺傳家裡個子高的基因,身高有177,那個夏天剛剛考完聯考,還沒減肥,大概能有200斤吧(我們家吃的非常好,而且我聯考前吃的更好),而且有點黑,再加上我平時生人勿進的氣場,反正就是看著就很有壓迫性……所以在我背著小包(其實特別沉,畢竟錫條五斤還是幾斤一個,我當時背了四根)在捷運安檢口的時候,那幾個檢查的哥哥姐姐本來有說有笑的,看見我的包瞬間就炸了…死命攔住我,兩個小哥哥抱住我(可能怕我爆起),在安檢機後面的小姐姐都要跳起來了,一個勁的指著熒幕問我: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我當時特別蒙…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然後有人慢慢拉開包,然後他們集體研究那些錫條和錫鍋…最後放我走了…

對了,在我出捷運的時候又是這種情況…而且當時因為是市中心,乘客特別多……當時周圍彷彿摩西分海一樣大家離我很遠…一度產生我要炸捷運的錯覺…


執筆畫愛:

從北京坐高鐵回家,因為放假前金工實習做了一把錘子,所以想要拿回家給家裡人看看!臨走前按照學姐的建議,將錘頭和錘把分開放在了兩個包里,結果……結果……忽略了一個問題,安檢員都是剛畢業的小姐姐,她們同樣做過錘子!於是乎…一群小姐姐圍著一把錘子,興趣勃勃的相互討論… 還回頭問我「你這錘子怎麼磨得這么亮…?」


錘子?這是當初磨出來後照的圖


阿澈:

和母上一起坐飛機
女人的化妝包里少不了的修眉刀,結果過安檢的時候就這么被攔下來了

應評論要求上了百度百科找來的圖

就是這個東西

小哥一臉認真的對著我母上說,你這裡面一定還有刀片,拆開看一下…………然而修眉刀很多根本不能拆卸啊
就這么反覆解釋了一分多鐘,小哥才半信半疑的放行了那把修眉刀

後來我母上對此感嘆
這個小哥估計是從來沒交過女朋友


匿名用戶:
匿了吧
暑假回國 會美國的時候 正好是川普和希拉里競選的時候 我爸怕川普當上總統之後美國社會動盪 銀行關了 就給我行李箱里塞了根金條。。。不是那種工藝的金條 是自己家金礦鑄的金錠 大概小一公斤吧
我爹還跟我跟我說 拿出去用的時候 自己拿小鋸條給鋸開 然後就可以換吃的 換錢了 就重要的是應該夠換一個回國的機票

真是心裡有一出大戲的爹

然後 我就沒有出關了 在海關被攔下了 問我 你帶這么大一塊黃金要幹嘛 有文件么 有balabala這些東西么 我和小姐姐說 我不帶了還不行么 電話借我 我讓我爸來拿回去 我不帶了還不行么。。。然後我就在一群人看蠢逼一樣的眼神里被小姐姐帶到辦公室等爸爸去了。。。

更新
1.私人可以開金礦但是要有國有參股 一般來說是地勘院技術入股
2.我爸不知道在哪聽的可以帶兩公斤黃金出國 但是要有相關文件
3.一公斤黃金沒有多少錢 當時的價錢大概也就三十萬出頭 但是是硬通貨
4.那種沒有美化過的金錠扔大街上都不一定有人撿 因為表面會有一層 很薄很細的熔渣和石墨模具掉下來的粉末

更新
中國黃金是出口管制,但是沒有那麼嚴格。中國民間小額黃金交易本來就不受嚴格監管。至於大額交易,就我所知道的而言,不需要文件,只需要到黃金局備案。出口的話我不是很了解,我爸也不是很了解。因為中國的市場需求大,黃金都自己消費了,誰費勁巴拉的辦出口啊。辦一個出口資質對於我們這樣小門小戶很麻煩的。我們小地方的黃金局和人民銀行的人跟我爸說要是帶走的話去備個案就可以了,但是機場安檢不管你備沒備案啊,他們和外匯局黃金局不是一個系統的啊。我是覺得安檢或者海關就是為了安全,人家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干違法勾當,所以攔下來也是對的。
以下是安檢小姐姐給我科普的。一般工藝品黃金有發票,人沒有什麼不良記錄的話留個聯系方式和護照復印件就可以走了。至於我這種,他們也不知道具體需要什麼,他們只是覺得這樣不行,就給我攔下來問我要外匯局和海關的許可。

下面就是扯淡的了,喜歡的話就看看吧。

私人金礦的安檢力度也是很大的。我曾經也想和大家一樣去挖牆腳,後來發現不可能。冶煉車間確實要掃地,而且掃地的人一般都是老闆自己人或者親信。因為冶煉鑄錠的過程會有很多濺出來的金砂和小金粒,所以冶煉車間地上的土要回收。冶煉車間的工人在冶煉當天是要換衣服的,從襪子內衣內褲到外面的隔熱服全是新的而且沒有口袋!換完衣服之後過金屬門,沒有金屬才能進到車間去。下班之後再過金屬門,換衣服。當天穿的工作服要回收,一件不少的交回去!
電解車間有兩把鎖,還有有無數個攝像頭和熱感頭對著電解池,都有備用電源的。而且電解液是高濃度的氰化鉀,我怕死,我是不會偷電解液的。球墨車間24小時有人,沒什麼偷的價值。
我個人建議偷礦石。沒什麼人看著,少來少去丟一點也不會在意。一般來說一噸礦石怎麼能買個1000多吧,對我來說我就挺滿足的了。。。


酒泡煙絲:

答一個,不是安檢工作者,卻引發安檢大笑話。三舅是修高速隧道的炮工,放假正好趕上春運,下山時正好皮帶斷了,總不能提著褲子下山吧?於是剪了一段導火索(火雷管的導爆索 )系在腰間。下山後由於急著回家,沒有買皮帶,在鄭州火車站衛生間方便時,被旁邊的人發現並舉報,剛出廁所門就被四名警察撲倒在地,砸上手銬,抓進警務室審查2個小時,最後才發現是一個斷了皮帶的農民工……


隔壁的老王:

剛結完婚從老家返回魔都,機場安檢時被攔下開包。
安檢員:行李里是不是有金條之類的,或者首飾什麼的。
我:沒呀!(當時的想法是,哎瑪,丈母娘真給力,剛過門還給金條,給就給嘛咋還偷偷摸摸沒告訴呢?不對呀……要不然會不會是有某不法人員的非法所得讓我幫忙過安檢。像電影橋段一樣讓我帶過安檢然後來找我強取)。我的天吶,快開快開,我也想要金條。
開箱後發現原來是結婚時候兌換的兩卷五毛硬幣。我的金條夢破滅了。

Aorqu首發, 輕拍


小馬哥:

說一個過安檢時的趣事吧,在三亞,過機場安檢,完了手機忘了拿直接走人了,幾分鐘後想起來趕緊跟朋友回去拿,跟安檢小妹說明情況,安檢小妹說讓我朋友給我手機打個電話,我朋友就打了,然後手機響了,小妹噗嗤一下笑了出來,問我他叫什麼,我臉刷的一下就紅了,支支吾吾地說:饞。。饞。。饞嘴牛蛙。。。 然後把手機還我了,是的,我朋友在我手機里存的名字是饞嘴牛蛙


妞妞脾氣灰常大:

古琴.
我說是樂器,安檢的大聲說,你當我是笨蛋嗎,這明明是武器,電影都是這么拍的.
一起被研究的還有挽頭發的銀簪,以及背包里筆簾里的鋼筆…
當時我只想說,這特么的要是毒鏢我先鏢Shi你,灰機都要灰走了啊,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