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檢人員曾檢查出哪些可怕/奇怪的物品?

問題描述:最近飛機上發生縱火案,歹徒不僅拿汽油點火,還帶上一把20厘米的刀。很好奇汽油和刀是怎麼避開不被發現的。在平常生活中,請問安檢人員有沒有查出什麼奇奇怪怪或者可怕了的東西?那些在安檢中被檢出來危險品的人後來的結局都是怎樣的?車站、火車站、機場安檢員見過乘客包里最奇怪的東西是什麼? - 捷運同類問題
,
嘉嘉:

大概三年前吧,飛大陸線,我把包託運之後響了,裡面有一個zippo。
然後安檢人員說那個不能託運,我就呆了,因為那是限量版的特別貴,好幾千塊買的,你讓我丟了那我不是很虧。
我跟他解釋,他也聳聳肩說沒辦法,這是規定。
後來他同事來了,一個妹子,很窩心的說小夥子,要不然你把油燒乾淨了再託運吧…….
當然我接受了這個提議。
那是一個小機場,那天人很少。我跟安檢員大眼瞪小眼默默地看著一個打火機燒了二十分鐘………..


藍今翎:

同學有一次安檢,前面是個老阿公明明身上什麼金屬製品都沒有但機器總是叫。
後來老阿公的女兒解釋說他是老兵,當年身體里有彈片沒有取出來…
肅然起敬。

好久好久沒上Aorqu了。嗯我知道這樣的故事肯定有很多,當時看到這個問題正好前幾天同學跟我說這個(這是她真實遇見過的),有感觸就寫了。你們看到的故事肯定也是別人的真實的故事。

還有你們不用關注我,我就一高三黨加Aorqu小透明,這樣我有點受寵若驚


弦音:

某次從蕭山機場飛回家,夏天,那幾天一直很熱,我公婆給我送了個據說特別甜的大西瓜,奈何酒店又沒刀子,就一直沒開,要回家的時候懵了,時間來不及,又捨不得扔,想起我婆婆那神秘的笑容「超級甜的啊你一定要吃。」
我跟我老公把這西瓜抱了一路,從打車去機場,到登機,因為可能水分足的原因,重的要命,根本拎不動只能捧著,我們身上就一個包,沒啥行李,安檢就檢了一個包和一個西瓜。

西瓜老老實實的蹲在傳送帶上飄進去的時候,我看見安檢員因為工作原因很想嚴肅但是沒法忍住的扭曲表情。
前後所有人都笑了。
……太可怕了。我以後一定吃完了再上飛機啊。
到家以後開了,西瓜非常甜,超出預期。
棒棒的。


匿名用戶:
在羽田過安檢的時候被攔下來了,說我箱子里有兩把刀。完了把箱子都給翻空了也沒找到,以為機器有問題就又過了一遍安檢,空箱子,結果依然有兩把刀……最後把內襯拉開以後發現在內襯和箱子殼的夾層里找到兩片用雙面膠粘在箱子殼上的剪成刀形狀的錫紙……
回國以後我思考了好久好久,我是得罪了我哪個室友了……


六一:

同事的一個真事,一次乘機,過安檢時,安檢員手持安檢儀掃遍全身。

安檢員:右兜里是什麼?

他:打火機。

安檢員:打火機不能帶上飛機的。

他:那咋辦?

安檢員:您可以選擇快遞或者丟棄。

他:扔了吧,一次性的。

安檢員一指丟棄桶,他瀟灑的扔出一個完美弧線,準確進桶。順利過檢,登機,睡覺。

下了飛機,出了機場,煙癮發作,拿出一支煙點上,開始吞雲吐霧。

等等,他開始嘀咕:剛才怎麼用打火機點煙的,我明明記得扔了,有印象,沒記錯啊,確實扔了,現在手裡的打火機哪來的?詭異了啊,我扔了啊。

一個閃電劃過腦海。

我裝出差資料的U盤在哪?

U盤在哪?

U盤在哪?

啊!!!!!!救命啊!


傑士邦:

替安檢小姐姐答。

眾所周知,我們是一家安全套企業。出差的時候,經常會帶一大包/一大箱安全套,用來做客情,或者帶去活動現場派發。

17年11月底,我們去北京做防艾高校活動的時候,JJ帶了20大盒(一大盒裡有32盒3隻裝,總共一萬多塊錢的安全套= =)去機場,由於行李箱裝不下,我用了一個超大的帆布袋裝。

過安檢的時候被小姐姐叫住,說裡面的東西很奇怪,要打開檢查。

當時JJ的表情就是這樣

超尷尬,打開吧,感覺氣氛會更尷尬。不打開吧,被當成犯罪嫌疑人就不好了。

當時沒有拍照,不過可以給大家分享一下JJ工位的淫(混)亂場面..當時在機場里,JJ帶的20大盒可是整整齊齊。

用到腎虧都用不完的套套。

在安檢小姐姐嚴厲的目光下,我打開了系的緊緊的帆布包…

現場的氣氛瞬間尷尬起來。我能看見周圍幾十雙眼睛刺來的凌厲目光,彷彿在說:炮王本人就是你了!

小姐姐臉一紅,就放我走了。

那是個令人難忘的一天,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小心翼翼地背了整整1320隻安全套,在機場被人發現。


劉帥:

講一個帶溫度的小故事。

08年過年的時候,爸爸一個很好的朋友在浙江,讓我們全家人去浙江溫州過新年。於是把溫州大大小小的景點玩個遍,以前最喜歡吃海鮮的我幾乎是吃到邊吐邊踏上了回家的路。
過安檢的時候,嗯,安檢叔叔們神情十分緊張,叫了幾個安檢員都圍了過來要我們趕緊打開箱子。那時候哪見過這陣勢,一直沒吭聲,嚇壞了,還以為出了什麼事。等到他們把箱子打開,一臉兇狠的拿出這個東西…說

「你們還帶槍上火車啊」

卧槽…我當時嚇尿了,根本不知道老爸買了這么個玩意。我爸連忙解釋說這是個打火機,我們外地的,不懂安檢的程序說了一大堆….海關叔叔後來表示理解,然後幾個人笑起來了,紛紛表示好奇,問我爸這東西怎麼使。我爸就當著他們面,當場點了一隻煙…後來警察叔叔順其自然的扣下了打火機。我爸一臉心疼,他出去最愛乾的事之一就是買打火機,如今買到個這么稀奇的玩意,當然不肯放手。他跟人好說歹說,就是不肯。(雖然我也很喜歡這個打火機,但我當時就想著能把我們平安放了就不錯了好嗎)於是這個槍型打火機放在了被列為危險物品的箱子里。

出了安檢,我們以為這就結束了,我和媽媽一邊走一邊批評我爸,我爸不停的解釋說他也沒想到會這樣。這時,剛剛那個很帥很成熟的安檢大叔走了過來。說打火機放在這里,這是程序,把你們的車廂號和座位號告訴我,今天是我值晚班,上車的時候,我會在火車窗戶外面把東西遞給你們。

我當時就震驚了,還能這樣?EXO me?

我爸那個高興的,連忙感謝握手。雖然他後來也對此表示懷疑,我媽更是表態我們在做夢,哪有這么好的事。但是登了火車,我們在都焦急的盼望著那個帥大叔的出現,我和爸爸更是一直盯著窗外。一分鐘,兩分鐘…我手裡緊緊的抓著幾袋爸爸朋友給買的雞腿,心說要是他來了,一定要送給他。終於在發車前幾十秒,那個安檢叔叔笑著跑了過來,把打火機遞給了我們,我一把把雞腿塞他手裡,他猶豫了一會,笑著收下了,跟我們揮手告別。

這是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陌生人有如此之大的魅力。(但是他這樣做違法嗎〒_〒)


Charnychi:

2018.10.4 更新

1、最近了解了一下,應該是廣州機場海關的機器比較先進,能掃出來筆電裡面有異物,當時的海關小哥應該能看出來是錢,但是什麼錢有多少在機器上估計就看不出來了。

等到我把400美元和175英鎊從筆電底座里拿出來,估計小哥的內心OS是——就這么點錢還要躲躲藏藏??

2、現在我從非洲回國的時候身上絕對不帶一分錢現金,想在中轉機場買東西就帶幾張信用卡。

3、拉各斯機場里有個女黑人我印象極深,只會說一句中國話——「錢,錢,給我錢,我要錢啊」,不知道是哪個中國人教的。不過最近一兩年沒見過這位黑大嬸了。

4、今年尼國大選,基層控制能力似乎有所下降,以往不會要錢要東西的到達出口,今年看到我帶了兩張穆斯林的祈禱毯(在土耳其買的,準備送給我倉庫所在區域的穆斯林老大)和一整箱蚊香就想問我要錢,說這些東西尼國不允許進口,要罰款。我說這祈禱毯是給你們局長的禮物,然後小黑哥就掉頭跑了……

5、不知不覺快8K贊了,這是哪位大V翻了牌子?

=====================

2018.11.18 更新

這回答怎麼過了半年突然就火了?

順便再說個事,來非洲的中國人越來越多,還是希望國人一是能遵守當地法律規定,該帶的東西就帶,該辦的手續就辦,打鐵還需自身硬。二是在確定自己沒有違規的情況下,不該給的錢就別給,小黑的很多毛病其實都是上一代國人培養出來的。

前幾天群里還有人在問沒有黃本(《疫苗接種或預防措施國際證書》)到機場要給小黑多少錢,我說你在大陸辦完來了不就行了?60人民幣就能解決的事情,幹嘛跑到非洲來給小黑貼好臉還要貼美元?(一般20美元就能搞掂,但有些英文不好又出手大方的國人直接遞100-200美元我也見過)

他說省城太遠了……

我是真不知道大陸有哪個省城是比非洲還遠的……

=======================

以下為原答案:

2016年年底。

從非洲回國的最後一天,還賣出40多萬奈拉的貨。

因為是聖誕節期間,黑人銀行全部放假,只好帶著40多萬奈拉現金去了機場。

但是黑人海關不讓我帶走,要麼沒收,要麼找人換出來。

不得已,換了400美元和175英鎊。

這個錢不能直接揣兜里就過海關,不然直接一半給黑人拿走。

於是我到廁所里,拆了筆電的底座,吧美元英鎊塞進去。

平安登機。

到了廣州,進關的時候被攔下了來。

先生,你的筆電里有夾帶。

我趕緊取出來,這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再說就這么點錢沒必要夾帶進來,對吧?

你機票給我看一下。

你從非洲過來?是為了防止黑人海關偷錢吧?

啊?!是的。——你們多少算同行,這么說要緊嗎?

哦,沒事了,先生你可以走了。

=========

昨天在江西某高速服務區發現的東西,你們可以帶上逗逗安檢小哥。


A4紙:

又到春運了。

我是鐵路上的,曾經在**車站工作。

也是這個季節,寒冷的讓人躲在城市的懷抱里哆嗦。

正在值班,客運車間的領班找我,說有一件事,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挺為難的樣子。

一會她帶過來一對老年夫婦,不形容模樣了,跟電視里或者你想像的農村大爺大娘的樣子一樣。

他們要去寧夏,開車時間還早,但是安檢查出他們帶了一把斧子、一把木鋸。這兩樣肯定是不允許帶上車的。

但是,他們的理由,我在老大爺、大娘的淚光里以及周邊人的淚光里聽的很清楚。

他們唯一的兒子是個木匠,在寧夏打工,但是意外事故去世了,已經安葬在了當地。他們這是過去處理後事。斧子和木鋸都是他兒子親手做的,珍愛的不行,他們想把這兩樣東西和他們的兒子陪葬。

我聯繫上了車上的乘警,把事情解釋清楚,然後把這兩樣物件交給了他保管,答應到站後再轉交給大爺大娘。

現在也一樣,在寒風里,還能看見他們蹣跚的背影,心裡祝願他們一生平安!


撒喵:


Macaria晨:

我爸。

沒錯我爸就是那個被檢查出來的可怕物品

送我媽上火車的時候被扣了,說長的像通緝犯,被帶進小黑屋裡各種檢查,我媽急著上火車先走了,我爸就在群里給我們實況播報。

先是讓我爸看了通緝犯的照片,我爸說真的長的一模一樣嘿,電腦給出的對比結果是相似度97% (記錯了,是94%)

各種盤問祖宗十八代,連我和我媽的情況都被問個底兒掉。我爸當然是問心無愧說的毫不遲疑,於是警察叔叔就很懵,這情況不對呀。

最後找到一個面孔識別的專家,說我爸不是,媽呀終於洗刷了冤屈。專家還現場教學,說一些很微小的特徵,比如眼尾有一點點上挑,耳朵的某個部位是向前突出的等等,然後就把我爸放走了。

走的時候警察叔叔很失望的樣子,畢竟以為抓到逃犯了呢,結果白高興一場。

………………………………………………………………………………
Aorqu首答,居然過千了,小透明瑟瑟發抖(^~^;)ゞ

統一說明一下,我jiao得警察蜀黍態度挺好噠,專家還沒有來洗清嫌疑的時候,我爸就在群里跟我們匯報情況了,這肯定是警察通融了嘛。

另外還有說是親兄弟的,我很確定不是…其實就算親兄弟也不會有這么高的相似度的,又不是雙胞胎。這里我記錯了一點,後來找我爸確認了,是94%不是97%

還有好多人說以後也會被錯認,看見大家的提醒我也很擔心了。畢竟這件事是不到兩個月前發生的,這期間我爸還沒坐過火車,萬一每次都被揪住,以後豈不是沒法愉快的出門了,不知道開個證明有沒有用?


紫電:

聽老婆講的,從香港回深圳過關要過安檢,看看你是否逃稅帶了些什麼東西回來。結果老婆前面的一個男的被攔下了,警察叔叔:把你的包打開,是不是偷偷帶了ipad回來?(估計是掃描到了包裝盒子) 結果那個男的很從容的把包打開,拿出來了一個ipad的盒子,取出了一個華為平板


匿名用戶:
過安檢被警察叔叔拿槍頂著腦袋:

機械繫學生,數控車床實訓,按老師給的零件圖做,那種零件是圓柱形,一頭還比較小,然後還車螺紋,特像手雷那種,
一不小心多做了兩個,就自己拿著,後來又閑的蛋疼跟哥們一起在網上找到7.62mm步槍彈的圖,我一共做了十幾個,送了哥們幾個,有膠的,還有鋁的,後來就把這事給忘了
過年的時候回家又想起這茬,想著放學校搞不好哪天就丟了,還是帶回家吧,於是就隨手裝書包里(後來想想,幸虧跟我的學生證裝在一起,不然後來就真的說不清了),因為我家就在下面縣里,一般回家都是做汽車,想著汽車站應該不是查的很嚴,就這么過去了
進了車站,當然是先過安檢,就在那個x光機那裡,我把包放下,走到另一頭準備拎包的時候,幾個警察叔叔拎著槍就把我圍起來,直接問我是不是攜帶槍支彈葯,mmp我tm當時腦子抽了順口就來了一句警察叔叔我可是良民啊,,,,這話不說還好,一說特么的直接幾把槍就指著我,,,,,
後來是另一個警察姐姐對著我筆記本上的電話打給我們老班,確定我只是個普通學生,,,最後我清楚記得,警察跟我們老班說被嚇了一跳,當時我們老班就回了一句,這算啥,以前我在兵工廠修坦克的時候,出門坐個火車,過安檢看到我包里的圖紙還以為我是特務,,,,,


陳卡:

2008年奧運會的時候,我們於8月6號到16號負責瀋陽奧體中心的南門安檢,那個地方記得叫做水晶皇冠,奧足賽的場地就是那裡。
我們負責的南門在外圍。
中國越南熱身賽那場,我們得到的命令是不讓觀眾帶吃喝的,帶的統統扣下,要不自己站邊上吃了,要不就扔掉,反正不能進內場。洶涌而來的廣大人民民眾發現前邊同胞們的食物紛紛落入垃圾桶之後大感形勢不妙,逐漸騷動起來。於是我們便發現後邊一個排隊入場的大漢,那大漢發現了前邊風聲比較緊,迫不得已將一個巨大的麵包掏了出來,帶著無比猙獰的表情惡狠狠地把那大麵包3口塞進了肚子,噎得他直翻白眼……旁邊的公安感慨無限:”咱把人家逼成這樣真的好么……..”就因為吃的不讓帶,我們眼睜睜地看著大量的豐盛食物進入了垃圾桶,讓我們永遠記住那些不甘心地落入垃圾桶的鹽水火腿,烤鴨,KFC,可樂,冰紅茶,各種奶,無數的水果,無數的膨化食品……
後來規定改了,食物不讓帶變成了水果和蛋不讓帶,但是帶水果的人民民眾仍然有相當大的數量,仍然就是一句話,不讓帶.我們曾逼得人家全家男女老少蹲在路邊啃香瓜……還有一家胖子三口在那吃黃瓜,桃,梨…..各種東西吃了半小時……..
一對母女,帶著一大瓶2.5升的水,被扣,母親要求出去喝了它,便出去了,女兒進到裡邊等,很久很久以後,一個公安問那女孩:”你在這幹嗎呢?”
“等我媽呢!”
“她人呢?”
“外邊喝水呢!”
……..
許久,那婦女帶著一臉仇恨與欣慰交織的表情進去了…….
2.5升…….
一對老夫婦就很會配合,老太太要去解決掉幾袋酸奶,已經入場的老頭轉身折回,工作人員疑惑地問那老頭:”你咋回來了?”
老頭一副階級鬥爭的表情:”廢話!她自己能喝完嗎!!”
有對父子也基本是這個套路,那老爺子咬牙切齒:”扔?!不扔!咱倆必須給它喝了!!!
打火機和火柴也是不讓帶的,每天各個安檢口都要繳獲大量打火機.於是廣大煙民民眾開始像當年對付鬼子憲兵搜身一樣對付我們.
有個漢子極為自覺地高調交出兩個打火機,但是我們還是在他包里搜出來了第三個……
火柴有藏在煙盒裡的…..根本躲不過去…..統統扣下……..
有把火柴皮放在老婆包里的,然後火柴棍自己帶著的……..包被查了……火柴棍被搜了……
還有把打火機塞襪子里……
意志堅定的煙民把火柴踩在鞋裡……
那幾天我們留下了許多壕們果斷放棄的zippo。

巴西和中國連著兩場那天,人多得讓我們感到絕望,忙得都沒時間抬頭了,進來一個就讓上來檢查,我叫住一個,按照慣例上下其手亂摸一通,然後讓對方轉個身,又拿手探在人家後腰和屁股那劃了一圈,沒什麼問題:”請進吧.”
那人問:”完事了?”
人家一張嘴我才意識到……好像是個女的……一抬頭,果然是個女的……阿西……
還有一次,隔壁安檢口進來一個正妹,是網上P完圖的那種標準的,哥的眼神被牢牢吸了過去,一直目送她進了內場,意猶未盡地回頭,眼前赫然一個滿臉橫肉的大哥一臉的不高興:
「你瞅啥玩應呢!我等你半天了!你到底查不查!」
「啊……剛才看見一個姑娘特別好看……」
「哪呢哪呢?我也看看!」大哥怒氣全消。
這就是司機們之間無聲的默契與友誼么???
有見過世面的民眾感慨:”鳥巢都沒像你們這么嚴啊!!”
也有說:”秦皇島也沒這樣啊!”
一個少婦怯生生地問:”安檢門有危險不?”
“沒有啊.”
“我懷孕了,有輻射么?”
“…….不知道啊.”
那婦女轉身消失了………
有個婦女帶著一個燈架進來了,這當然得攔住她:
“暫時不能讓您進去……”話還沒說完,那女人便發出了山呼海嘯般死了老公的聲音:
“你們為啥不讓我進哪……..我特意趕來看球啊……..嗚嗚……..你們怎麼能這樣啊…….我滴天哪…….為什麼啊…….哇哇……..”
全體震住.
“……大,大姐,您把這個寄存了就行…….真的………”
中國老百姓是最可愛的.
北韓觀眾根本無法溝通。漢語不懂英語不明白北韓話我不會。費很大力氣連比劃帶說地把人家哄到檯子上進行檢查,結果他連轉身的意思都無法領會,逼得哥親自轉個身給他做示範…….
X光機操作員發現一個北韓人包里異常詭異,打開看,裡面裝了70多個一分錢硬幣……
一個日本人帶著打火機,我們一個弟兄把打火機拿了出來,無比認真嚴肅地對那日本人說:”
這個地!不行地幹活!!”
……..
那鬼子居然聽懂了…….
有一個炒雞漂亮的日本妹子的類似瓶裝口香糖的東西被我們扣下了,妹子笑了笑表示不要了。過了一會兒,一個耐不住寂寞的兄弟翻了那東西出來,端詳了半天,覺得一定是糖,便下定決心要嘗嘗東洋風味的零食,擰開蓋子嘩嘩地往嘴裡倒了好幾粒。
嗯,水果味兒的!
他表示了好評。
這時,一個公安老司機把那玩意兒拿來看了兩眼:
「兄弟,這好像是避孕藥啊!」
………
………
打火機被拿掉的一個德國老太太回來找打火機了,但我們都給扔了,垃圾桶都換掉了,實在沒有辦法滿足她老人家,那老太太用生硬的漢話說:”你們收了那麼多打火機就不能給我一個?”
“對不起,沒有了….處理了….”
德國老太太指著我們一個弟兄:”你是小狗!”
…….
事後我們總結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那老太太就是不懂漢語,人家其實想說的是:
你們這幫狗B!!!
人家已經竭盡全力地把這個意思用她自己掌握的所有漢語完整而強烈地向我們表達了出來………

不知道在這里能不能遇到當年在奧體中心外邊被我們繳獲過各種東西的觀眾們……
實在是不好意思啊……


楊倩:

有次媽媽專門挑了兩斤最好的荔枝讓我帶走跟同事一起吃,沒多想就背上了。
進入日本海關的時候,工作人員隨口問我有沒有帶水果,沒有一點點防備地我回答了有。
那天我坐的是夜裡的航班,當我邊落淚邊流鼻涕地在櫃台把兩斤荔枝吃光的時候,已經沒有旅客了,我也沒帶紙巾。。。
在十幾個櫃台工作人員的注視下離開,
回到住處就流鼻血了。
btw荔枝的種類是妃子笑,
這真是個傷感的故事。


賀煒同學:

略跑題,自己的安檢趣事:

出差都會帶筆袋,裡面有各種筆,三棱尺,優盤,激光筆。基本上每次激光筆都會被拿出來看看。有次在福州機場被一位年輕小哥仔細檢查筆袋,指著激光筆問這是什麼,答之,又問怎麼用,答之,「演示下」,對著天花板點了兩下,「你說的激光在哪裡?」無奈,只得對著他的眉心點了兩下,小哥很緊張,雙手做「我不要我不要~」狀說:「先森,請你不要則樣!」後面兩個妹子笑翻了,然後我被好好教育了一番。

某年過年回家,烏魯木齊機場的嚴格安檢,鞋子脫掉後被告知皮帶也得抽出來過安檢,當時腦子在想別的事情,解開皮帶後條件反射拉開拉鏈準備脫褲子…

好在被大聲喝止了。


小赤aka:

在我去四川藏區支教前,我親愛的老媽為體弱多病的我準備了一袋葡萄糖預防高原反應。
類似這種

在我過完安檢整理行李的時候,它好死不死地掉了出來——
【旁邊安檢小哥的眼神立刻變得犀利起來】
我迅速伸出手指,舔了舔,伸進袋子里,拿出來,狠狠嘬了一口——
還不忘跟小伴說一句「真甜!」

補-

親愛的們我上過高中,我知道課大學部普里說葡萄糖不甜。可我超市買的真的是甜的!要從實際出發!


Aorqu用戶:
曾經有一個病人周末要留24小時尿,但他要請假出去一趟。我們只好囑咐他把留尿的杯子帶上,一天的尿都要留在裡面,第二天拿回來化驗。
結果過捷運安檢的時候,安檢人員死活不讓他過去,除非喝一口…
病人說了是尿,安檢人員非常尷尬地告訴他,按規定液體都要喝一口條能通過。
該病人惱怒之下說了一句非常機智的話,在我們病房留為傳奇。

他說,好,那我喝完你也來一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