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檢人員曾檢查出哪些可怕/奇怪的物品?

問題描述:最近飛機上發生縱火案,歹徒不僅拿汽油點火,還帶上一把20厘米的刀。很好奇汽油和刀是怎麼避開不被發現的。在平常生活中,請問安檢人員有沒有查出什麼奇奇怪怪或者可怕了的東西?那些在安檢中被檢出來危險品的人後來的結局都是怎樣的?車站、火車站、機場安檢員見過乘客包里最奇怪的東西是什麼? - 捷運同類問題
,
老爹:

沉迷吃雞,所以買了吃雞手辦(1911和98k),前天坐城軌的時候安檢大姐攔住我:你的包開一下,對,就這個包。
然後全站的大叔大媽都過來了
大媽:「哇,真的是槍」
大叔:「能不能操作」(還拉了下套筒,套筒並不能動)
大哥:「火機嗎」
我:。。。
因為是小站,所以人很少,大叔大媽都跟遇到大案一樣。。。。
大叔還指著另一個大叔:「不許動~」
大媽:「這個槍太真,不可以帶走,這個(98k)一看就是假的,可以帶走。」
我:「這么小個還要收?!」
大姐:「你沒看過那個007嗎,就那麼小個(比劃~比劃)」
大叔:「又不能操作。」
大媽:「這個太真,扳機可動,怕嚇到人。」
我:。。。
然後就寫了單。。。

附98k美照

大哥:「好好學習玩什麼吃雞。」

—————————————2月23日昏割線—————————————

給點贊的筆芯,想買的可以淘寶直接搜索98k啊

—————————2月25日昏割線————————

哇咔咔咔小透明拿到1k贊\(≧▽≦)/

————————3月9日更新————————

我的1911超一個月沒拿回來(sad)


大少阿佑:

本人若干年前是某港口檢驗檢疫人員。一日,跟隨一老同事去查驗一批進口的大理石,隨機抽了一個集裝箱打開,老同事站在門口往裡看了看,用對講機呼叫監控室的同事,要求鏡頭對准集裝箱內部,拉近一點,又要求我拿著DV跟著他,他用錘子輕輕地敲了敲那些大理石,臉色凝重,出去之後,要求關上櫃門,攝像頭繼續盯著櫃子。然後他用對講機呼叫了科長,於是嘩啦啦來了一班海關啊武警啊,於是,建國以來查獲走私海洛因數量最大的案件誕生了……在大理石裡面藏著毒品……


頭暈乏力:

說說我的同學吧。

那時候上海舉辦世博會,全城嚴查各種疑似物品,我們是音樂專業的,同學手裡提著單簧管,但是這樂器是拆分開,裝在黑色手提箱里的,很精緻,也很……你懂的。

那天,她走進了肯德基,那天,肯德基里有警察,那天……警察非常緊張,我同學發現,突然以她為中心,方圓5米內都沒人了。

警察呵斥她不要輕舉妄動,隨即防爆設備增援了過來,他們命令我同學打開箱子。

我同學這輩子沒見過這種陣仗,又驚嚇又哭笑不得,只能打開箱子。而且警察還嗷嗷的呵斥她不要做過分的事情。

然後箱子開了,裡面是精密的按鈕,單簧管那漆黑的身軀,上面密密麻麻嵌著金屬疙瘩,反著謎一般看不懂的光,警察們舉起了盾牌,大聲問這是什麼!

我同學顫顫巍巍說:樂器,單簧管,需要組裝的。

警察:裝起來!

七嗤咔嚓裝好了,一根美麗的單簧管。

警察:你說是樂器,吹一個!

同學:-_-# 我緊張,不知道吹什麼……

警察:小星星!

同學:我能不吹嗎?很丟臉的。

警察:不吹就證明不是樂器!

同學在這樣的場合下,顫顫巍巍吹了一曲小星星。

然後,她被釋放了,同時,也被大家笑了很久。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zc1NDg0MjQ4OA==.html?x&sharefrom=android&sharekey=7171220b607482d3bcbc1923cef120b06

這是評論中最火的暫七師樂隊,黑管梗火了哈哈哈


三生石:

我來說一個吧,不算什麼奇怪的東西,只是當時把我笑翻了。
之前去以色列出差,大家都知道這個國家視乎四面都是敵人,所以在出境時安檢查的很嚴。所以當時去的也挺早,以防萬一嘛。排在我前幾個的是個玩搖滾的妹子,背著吉他,具體風格嘛,金屬朋克風,參考下圖
當然沒這么誇張。只是過安檢的時候整個機器都響了,估計安檢人員也沒見過這架勢,於是該女生就被圍觀了。
再脫掉了身上的裝飾之後,還是過不了,於是安檢人員開始搜身,最後發現耳朵是這樣的
肚臍是這樣的
都是網上找的圖。
沒辦法,只能脫,誰叫人家在水深火熱中呢。脫了半小時吧,姑娘都崩潰了,安檢還是過不了
哈哈,最後發現指甲是這樣的
沒找到金屬的圖。
哈哈,迫於我時間緊急,沒有再圍觀姑娘缷指甲了,也不知道那姑娘最後過了沒有。
想想還是社會主義好呀…


FionaH:

大一的時候坐飛機,行李都託運了,只背了一個黑色雙肩包。
過安檢的時候,我很平靜,面無表情的把黑色帽子摘下來放進安檢物品籃,脫下書包放到安檢傳送帶,非常淡定的走過了安檢門。一切都表現的非常沉靜有條不紊一副習慣了旅行很有經驗的樣子。

之後意想不到事情發生了。
安檢的工作人員將我叫到一側,悄聲告訴我:
「您好,您的雙肩包可以打開看一下嗎?裡面有子彈。」

那一刻我愣了3秒,內心的OST就是:WTF!!!!!!你說什麼!!!!!!!我的書包里怎麼可能有子彈!我可只是一個大一的學生啊,我什麼都沒做過,怎麼會有子彈!這都和平年代了我上哪裡去搞一顆子彈!難道是有人陷害我?我剛剛做出租車雙肩包一直在身邊沒人動過啊,下車以後只有在換登機牌的時候打開過書包啊,難道那時候被人盯上了?可是為什麼是我啊,我不過還是個孩子,我還有很多事沒做,我還要吃喝玩樂啊!怎麼辦怎麼辦!我不會就這樣被關到小黑屋吧!
那三秒就好像靜止一樣,腦袋裡飛快的閃現過各種畫面。

但我很冷靜的回答:「不可能有子彈啊,是不是看錯了?」
小哥把我的包拿起來,又過了兩遍安檢設備,聲音提高了一點說:「真的是有子彈。」
我後面排隊安檢的乘客們應該都被嚇到了。。。。。。

把書包里的東西都翻出來挨個檢查,最後在書包角落裡,翻到了一顆子彈…殼…….

——————————————————分割線——————————————————————

這個故事告訴大家:大學軍訓打槍的時候不要隨便從打靶場撿子彈殼作紀念。OVER。


澤生:

一條活魚。。
被人含在嘴裡。。
親見。。
那個人不知道為啥突然想笑又得憋著最後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連魚帶海水噴了檢查員一身。
檢查員懵逼半天。


麥辣雞翅:

大概是08年的時候吧,我爸和他一同事去北京玩兒。都是第一次去北京,他倆可新鮮了,買了好多東西,回去的那天早上去了天安門,在那兒轉悠了好久等升旗。
當年奧運會嘛,然後本身那兒安保也嚴,可多便裝的警察都警惕地盯著周圍,於是就盯上了我爸和他提了一個黑色大包還東張西望了好久的同事。過了一會兒同事兄弟終於蹲下來慢慢拉開了他的黑色大包,剛摸出一個黑色的物體幾厘米,十幾個大漢嗖的一下跑過來把他倆按在地上,聲嘶力竭的朝同事兄弟腦門兒喊「把東西拿出來!!」「不要反抗!!」
於是同事兄弟便顫抖著挪過去,腦袋上頂著兩把槍,拿出了他包里的……北京烤鴨……
我爸:「……」
警察:「……」


Serena Yu:

澳洲出境過安檢門,夏季,上衣穿了一件沒有口袋的薄T恤。男安檢員指指胸口高度說,你有什麼金屬物品? 旁邊的女安檢員把他一把拉過去,對我說沒事沒事走吧。

在上海行李箱被叫去小黑屋安檢,找出三管牙膏一管花露水加手機充電線,因為特別像炸彈。


huat:

不是安檢人員,是我
平時喜歡抽鼻煙,所以一般隨身帶盒鼻煙
有次在機場,煙癮犯了,拿出鼻煙熟練的吸了起來
很不幸的是

那天我帶的是白鼻煙


於是安檢人員看著我泰若自如的掏出一個盒子,將白粉撒在虎口上,用鼻子吸了進去,然後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

————————————————————
更新:其實你們不知道,鼻煙還有這種吸法

(圖源淘寶,侵刪)


側衛27:

Aorqu處女答。 以前是機場安檢,這個問題必須要來一發。
1. 前女友在旅檢,檢查旅客的時候,從一個女性旅客的胸罩里搜出毒品,那種一小包一小包的。我問她是怎麼檢查出來的,她說,因為摸上去手感不對。看那人表情也不對。感覺出來了。

2. 我一個同學,跟我一塊去的機場,他在行檢,就是你們在值機島辦理行李託運換登機牌的地兒。 前方高能,請注意。當時我同學在島上開包,來了個正妹,我同學開她行李,那正妹死活不幹,在那裡鬧了好久,後面的旅客都要炸了,讓那小姑娘別耽誤時間。最後小姑娘磨磨蹭蹭的打開了行李,在箱子底部,碩大無比的假陽具,就那麼靜靜的躺在箱底,我同學一臉懵逼

3. 說一個我自己的事兒,這事挺早,還是在考安檢證的時候。安檢有個特點,男檢查員只能檢查男旅客,這是前提。當時在培訓的時候,因為人手不夠,我做了一天的模特,身上要藏違禁品。讓她們練手,檢查。下課時候,我也想提高業務水準啊,老師沒在,我就找了個女的讓我檢查。當我的探測器從她胸口劃過的時候,滴滴滴滴,報警了。我當時嘴角劃過一摸笑容,讓她掏出胸口裡藏的東西。她意味深長的說了句,這是文胸里的鋼圈,你讓我怎麼掏

打字累了,閃


匿名用戶:
讓開,我來回答!
2010年,我剛榮幸成為一名警嫂,我老公在當地一個分局的刑警隊,由於嫁給警察,所以我就熱衷於打聽各種案件的小道消息臨場環境啥啥的,有一天他很疲倦的回家,我問他咋了,他說出了一個跳江的,我就纏著他讓他說,他說工作紀律不允許說太多了,我就悻悻的干別的去了!
………………………………不太合格的分割線
第二天我要去本省的省會城市辦事,剛好那個時候他需要做一個檢查,就約他一起去,買完火車票,去他們單位取他的旅行包時,碰到他們領導就聊了幾句,不知道是不是基層的刑警隊領導都是那種特別大大咧咧的性格?反正當時他的領導咧著大嘴問我倆什麼時候出發什麼時候回來吧啦吧啦的,我就一一回答了,然後他就對老公說啊剛好你去省里,把昨天命案的檢材直接送省廳吧……我抬頭一看,我老公表情很奇怪,我當時內心無比雀躍,啊案子哎,送證物到省廳哎……所以我就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了,他領導滿意的走了,再一抬頭我老公的臉都綠了!!!他說你是不是看熱鬧不要命啊?我說哎順路嘛,再說我這是學雷鋒做好事防止人家冤死啊,多麼偉大!!!他說偉大個屁,你知道證物是啥?我說是刀還是血跡啊?老娘說警嫂都不怕哎!他說…………受害人的肝臟和腎臟……………………

他給我簡單講述了案情,就是兩個年輕人在江橋上鬧別扭了(別問我為啥,我也布吉島)男的提出要跳江殉情,女的同意了,男的抬屁股就跳下去了,女的當場嚇呆了,等反應過來,這大姐……跑了……等男的家屬找人找不到找到她頭上的時候她才磨磨嘰嘰吭哧癟肚的說出了男的跳江了,好在當年江水不大,好像一天就找到了屍體,男的家裡就不幹了,非說人家女生蓄意謀殺,證實男的身上沒有生前束縛傷以後,又說被下藥了,家屬有疑義那就排除吧,剛決定第二天早上切下來送省廳,就趕上我倆去取東西,小地方的刑警隊經費很緊的,這下子不用專程開車去領導當然就想到了我倆……
廢話不多說了,總之,我當年也真是個心大的奇葩,上午他去取了檢材,然後他拎著我倆就去了火車站,進候車室過安檢的時候傻逼了……
安檢員:這是啥?
他:肉!
安檢員:啥肉?拆開看看!
他:不行!!!我這有工作證介紹信,你看一下?
安檢員:少跟我來這套,別整那假玩意兒糊弄我,我見多了,我就問你這是啥?
他:肉!
安檢員:啥肉?拆開看看!
……
……
(這種沒營養對話重複好幾遍)
倔強的安檢員拒絕看他認為是造假的介紹信,並且執意要拆封檢查我老公就執意讓他看文件並且保護箱子……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我腦袋越來越大……後來終於過來一個看樣子是頭頭的人,把我們領進了安檢旁邊的小屋,驗證了工作證和相關文件後就給我們放行了,還寒暄了幾句,說都是同行啊互相理解啊啥的,還問我是誰,我老公說哦我媳婦兒,當時那個大哥臉上老震驚了:啊……我還以為是同事,這女孩兒膽兒夠肥的啊…………
我當時在他心裡,一定是個缺心眼兒的傻逼!


廣鐵小豆豆:

上周在某高鐵站進站安檢時,突然被安檢大姐叫住了,我當時一臉懵逼。
我想:我和我的包在高鐵站、火車站、汽車站、捷運站、機場出入多年,從未被攔過,而且每周搭乘至少2趟高鐵,4趟捷運,當天包里也就背了兩件換洗衣服,有啥違禁的東西?
大姐招呼同事說:他包里有槍!
我頓時懵了,特么槍?槍?槍!就這玩意?

特么一桿比筆還要小的槍?!我帶它上過飛機,搭過高鐵、火車、捷運,就這玩意?!
安檢大姐見是這玩意也懵了,然後繼續工作去了,我繼續趕我的高鐵…

—————————————–分割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里?—————————————-

今天又被長沙捷運安檢給攔住了,小哥說我包里有把槍,我拿出來給安檢妹子看,安檢妹子笑尿了,一直捂著嘴拍著桌子笑,要我轉身拿給小哥看,小哥也呆了…┑( ̄Д  ̄)┍


Aorqu用戶:

北方某港口城市,海關。
有一艘船,有一集裝箱貨。從北韓發往XX比亞(感謝評論區的蘿卜兄助攻,是敘利亞。叫「蘿卜」的太多了,@不出來)
負責安監的小組有個人嘀咕「北韓能出口啥呢。。。」
然後小組負責人沉思後說抽出來看看吧。
背景:這個海關非常小,貌似這種國際物流,進關出關查的嚴,中間環節一般不查。

然後打開集裝箱,一集裝箱火箭筒。。
—————————————————————————————-
(沒有後續)
—————————————————————————————–
—————————————————————————————–


煤礦最基本的常識——不能帶火源下井
剛畢業那會兒,煤礦員工學歷普遍不高,大學生不多,大學部生更少。
所以那時候領導器重,其後果就是,區隊長時常跟我說「小X,趙總(錢總孫總李總周。。。。魏總)下井讓你跟著去看看~」
我特么,不想去啊,別的實習生都整天在辦公室復印個文件做個excel表格,我整天跟著某某領導下井溜腿兒……

簡單的說,我們那個礦井是「低瓦斯礦井」,近十年沒有檢測到瓦斯。但不管是不是瓦斯礦井,都有煤塵爆炸的危險。跟麵粉廠棉紡廠爆炸是一個道理。
有次X總,還有機電科長,帶著我下井檢視排水設施,畫面類似忍者神龜住的下水道,不過深度在海平面以下400米的位置。X總眼神好,居然看到地上有一個打火機,臉色瞬間很差。(井下有氣焊任務的時候經過審批是可以帶打火機的,但這個打火機九成是有人帶水倉里吸煙用的。)
高潮來了。
科長給了我一個你懂的眼神,我趕緊撿起來,正常的套路是我把它塞工具包里,然後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當時腦抽,啪的一聲打著了火。

然後我愣了。。。X總也愣了。。。

我至今記得科長的表情,還有,火光映襯下,一個人的臉,居然真的會發綠。。。

(評論區少數朋友對我的行為深惡痛絕,口誅筆伐,認為我在拿生命開玩笑。我承認我的違章操作連我自己都非常痛心。但請注意我的敘事邏輯「地點是水倉」「有人在這偷偷吸煙」,此處沒有煤塵爆炸危險是人人都知道並且經過了無數煙民用生命試驗過的,沒有萬一。)


馮鐵炷:

從事情趣行業,我們的老闆是個外表很儒雅的中年大叔。
我們產品主打的是情趣玩具互動,也就是你和異性可以通過我們的app相互控制對方的情趣玩具,震動頻率,震動模式什麼的。
這是前提。

由於是創業公司,滿處找投資人是老闆的日常,偶爾需要給投資人演示功能,所以有時候會帶著一些「軍火」坐捷運。

有一次老闆的包里裝不下那麼多玩具,就把一個偽裝性很好的飛機杯拿在手裡,你知道,有時候捷運安檢員會偷懶,看到有帶水就會讓你喝一口,以示清白。。。

有一個安檢妹子看到了老闆手裡的「保溫杯」。。

「麻煩您,喝一下。」

「我這個不是水。。。」

安檢妹子微笑著重複

「麻煩您,喝一下。」

「你確定?」

「嗯。」妹子認真的點了點頭

然後,一個中年男人在人群中打開了飛機杯的蓋子,栩栩如生的模擬女性生殖器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邊沿還流出兩滴潤滑液,十秒後,老闆蓋上飛機杯的蓋子通過了安檢口,姑娘漲紅了臉怔在原地。

那一刻,我不知道是誰贏了,但如果情緒能說話,我想,當時兩個人可能都在罵街吧。


蘇老師:

小時候不懂事,愛在家裡弄點軍刀啦玩具槍啦什麼的,有一天一把偽軍刀(未開刃)還在包里忘了拿出來就去坐捷運,就是下面這種:


安檢員見狀,立即要收繳。我趕忙解釋說沒開過刃,安檢員不信,我為了證明,拿食指在刀刃上一劃……

重點來了

因為用力過猛,愣是把手劃出了血…然後只好含淚乖乖把刀交出去了……


匿名用戶:
丁丁形狀的朱古力和妹妹形狀的棒棒糖被安檢小姐姐盯著各吃了一個,心情復雜


貓的薛定諤:

2015年畢業旅行和我閨蜜去了趟青海,回程在西寧站安檢時候,安檢人員立馬圍住了我的包,一臉嚴肅的問我,你包里的幾袋粉末狀物體是什麼?!
我說,鹽。
然而,安檢姐姐根本不信。

我只好一邊往外拿一遍解釋,「那啥我前天去了趟茶卡……」
「啊?哦。好了你走吧」

好不容易翻出來了你又不看了!!
不看了就算了為啥一臉看傻子的目光瞅著我往包塞四斤鹽?!

我還沒收拾完,剛坐下的安檢員又起來了,我一看我閨蜜的行李。我還在想這傢伙並沒有買鹽的時候,安檢員再次一臉嚴肅的問道
「你包里的尖銳金屬物體是啥?」
找了半天,果然拿出了一個十公分左右的尖銳金屬物體,我一驚,小聲問她「你帶個錐子幹啥?!」
閨蜜眼神復雜的看了我一眼,說:那是粉刺針。

安檢姐姐也半信半疑的愣住了,然後這個戲精少女用電視購物的風格向安檢姐姐安利了粉刺針並現場親身示範使用,包教包會後終於得以通過安檢。

還有一個大學室友的,有人看的話白天給大家講講~

————更新————
一上來這么多贊~好開心~
好的!那麼我來賣室友了~

事情是這樣的,大概是大三時候,她和阿么從老家回來,在機場安檢時候,因為包里的兩瓶不明液體給攔住了。
「您這什麼呀?」「無花果醬
然而這個答案並沒有能讓安檢姐姐滿意,畢竟那兩個保鮮膜層層包裹著的隱隱透出黑色的圓形瓶子拿出來實在是太像……

「您這不能帶上飛機。」「可是我們來不及託運了,這真是無花果醬」
說罷她阿么迅速拆了保鮮膜,打開了瓶子。
「您聞聞這真是無花果醬,我家自己種的無花果,昨天熬了一天」
「但是這瓶液體您真不能帶上飛機。」
「那要不我吃一口?」
「那也不行,這個您不能帶」
就在我室友已經準備勸她阿么就兩瓶果醬要不扔了算了的時候,她阿么從包里拿出了勺子,舀了一勺遞到了安檢小姐姐的面前,
「姑娘要不你嘗一口?我自己做的可好吃了」
安檢姐姐趕忙拒絕「(⊙_⊙)不不不,我不吃」
「( ̄∇ ̄)別客氣嘗一口吧,這勺子乾淨的」
「(・・;)不用不用……」
「( ´ ▽ ` )ノ哎呀你嘗嘗吧,我知道你想吃」
「(´・_・`)不是不是,我沒有……」
「(=゚ω゚)ノ沒關係別客氣,吃吧吃吧」
「orz我真沒有…」


就這樣,阿么最終如願以償的把果醬帶上了飛機。


Aorqu用戶:
歪一下樓,我說個海關的事。曾經從韓國坐飛機回日本,同飛機的一個中國小哥一下飛機就被人家成田機場的狗給盯上了。然後日本海關要求他開箱,結果他一開箱海關和他一起傻眼,因為他箱子里全是泡菜。而且全是散了的泡菜。他買的那種用袋子裝的泡菜全部漲破袋了,然後他滿箱子都是灑了的泡菜!!!當時海關和他全部都是一臉日了狗的表情。。。


於毅俊:

其實也是常規答案,
我機場工作,每天要過安檢很多遍很多遍
剛上班那會兒做一休二,貪玩,中二,想著早上下班去直接遊戲機房吊娃娃什麼的
就背著沉甸甸的兩百個遊戲機牌子上班了去,
過安檢的時候,開機的同事看著我的小包里黑壓壓的一大片圓片的陰影
滿臉的問號,然後要我配合開包檢查
在然後看著兩百個遊戲機幣一臉黑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