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的受害者們為什麼不選擇離開所在家庭?

問題描述:看了一個家庭暴力受害者的自述,說到美國家庭有著高達70%的人受到過家庭暴力,有些家庭暴力甚至會發展到威脅到生命,那她們為什麼不離開? ——受家暴的一般都是弱者吧,一個人在身心俱傷的時候……大概就是「無處可去」吧! 本題已加入Aorqu圓桌 » 姑娘,當心,更多「女性安全」相關的話題歡迎關注討論
, , , ,
匿名用戶:
本人就是個長期處於家暴環境下的人,我爸有嚴重的家暴行為,我覺得我來回答這個問題應該算是最能解決你的疑問的。我爸脾氣超級不好,動不動就打人,不僅打我也打我媽,一家鬧得雞飛狗跳的。我小時候,經常做夢夢見他拿刀把我媽砍了,一直以來都有嚴重的心裡陰影。我曾自殺過幾次,可是因為種種原因最終沒有死的成。要問我為什麼不離家出走,原因有很多,其一,我深知我沒能力養活我自己,一想到我離家出走後就要忍受吃不飽飯,穿不暖和,孤孤零零凄凄慘慘,說不定落在人販子手裡結局更悲催等,我就沒有出走的勇氣了。其二,我愛我媽,我走了我媽不知道要挨我爸多少打,我在的時候我有的時候還能攔著點,我要是走了後悔不堪設想。我媽是個傳統婦女,他的觀念里是不能離婚的,他認為離婚是件很沒面子的事。我不忍心我媽孤單在家裡受罪。其三,雖然我爸經常打我,往死里打,但是他也有對我好的時候,對我好起來也不比別的父親差。我還是期待這份父愛的,所以我一直沒有下定決心離開。最後,我一直抱有一個期望,再忍他多少多少年,等我長大了,自己找到工作了,我就解脫了,我也能幫我媽解脫出來。到時候也不用忍受離家出走的種種惡果,還能保護我媽。要是運氣好,說不定他的脾氣性格還能改好呢……我一直都是這么期待並希望著的……


wuweilxl:

1、財產從屬問題。

城市為什麼家暴要比農村好很多,就是因為城市女性的經濟更加獨立。農村很多婦女寧可喝農葯,也不離婚。這是為什麼?答因為中國畸形的土地分配製度。同理,伴隨著房價上漲,對中國人社會行為學的影響也是非常之大。

2、社會屬性。

婚姻是人社會化的自適應狀態。人類在社會的組織進化過程中,發現了不同的社會組織形式,其中有一個就是家庭,這是單位與個人競爭的一個手段,有了家庭他就可以在與個人的競爭中取得優勢。比如說:官二代、富二代。單親家庭的孩子就意味著更少的社會資源,更少的物質資源,更少的發展機會,更少的家庭保護,更少的生存機會,而被社會淘汰的機率也會更大。根據達爾文的進化論,這些基因被淘汰的機率很大。

女性作為弱勢群體,脫離家庭很難生存下去,所以假如有一個女性自治的社群提供臨時救助,是不是會好很多?

3、男性的生理優勢和領地意識。

雖然我都不願意提及,但我們的秩序、風俗、法律、道德都是在暴力的基礎上構建,家庭暴力就是秩序、風俗、法律、道德的一部分,或者說它本身就是社會暴力和國家暴力的組成部分,畢竟爹死得早也是一種不幸。

總言之,言總之。社會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美好,而適應社會,保護好自己就是生存下去的新常態。比如說找一個脾氣溫順的,找一個不喝酒的,找一個比較理性的。


京師心理大學堂:

一項持續兩年半的研究對遭受另一半虐待的女性進行了追蹤,結果發現,有43%受到伴侶家庭暴力的女性離開了原來的伴侶,選擇一個人過(20%),或是建立新的沒有虐待的親密關系(23%);23%則繼續與他們的伴侶一起生活,但成功地結束受虐生活至少一年;然而,三分之一的人仍處於遭受虐待的親密關系中,要麼作為受害者(25%),要麼既是受害者又是施虐者(8%)[1]。

受到家暴的女性,不管她能否離開施暴的丈夫,在精神上都會受到嚴重的傷害。這其中就包括自我認知混亂、情緒問題、人際退縮,甚至暴力傷害他人(尤其是施暴者或子女)、自殺等其他極端行為[2][3]。

在面對來自他人這樣沉重的傷害時,我們預期的正常反應應該是逃離和自保。為什麼對這些女性來說,拿起法律和武器、動用親朋的力量結束這種病態的親密關系是如此的艱難,反而選擇隱忍和自我欺騙來逃避呢?

「小時候我爸我媽就是這樣的」

研究表明,一再隱忍丈夫家暴的女性受虐者,可能有過與家暴相關的經歷[4]。

目睹過家暴的孩子,在自己建立家庭後,更可能將家暴視為理所當然。具體來說,幼年目睹過家暴的女性更可能隱忍家暴,而男性則更可能實施家暴。家庭暴力中選擇隱忍很多女性受害者都目睹過父母之間發生的家庭暴力[3]。在兒童時期目睹的家庭暴力,可能會影響一個人成年後對親密伴侶使用暴力的態度以及道德推理[5][6]。

「都這樣了,「好好活著」有什麼意思」

經歷了一遍遍的反抗失敗後,不僅沒有換來安寧,反而得到了更多的拳腳 —— 那反抗還有什麼意義呢?

在多次挫折和失敗之後,面對問題時無能為力的心理狀態和行為就是習得性無助。陷入了習得性無助的女性受虐者,最終閉上了嘴巴。這是由於家暴的反覆發生使得婦女的心理處於持續的緊張狀態,認為家暴總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而之前的一些反抗沒有效果。使得被虐婦女更加的畏縮和無助,感到自己無法反抗丈夫的暴力行為,最終鬥志被消磨殆盡,更無法逃脫丈夫對他們的精神控制。

習得性無助甚至讓有一部分女性具有了間接自毀的行為傾向。與直接的自殘自虐等行為不同,間接性自毀傾向是一種自我毀滅的傾向,主要表現為採取或放棄特定行動,增加自身的遭遇危險的風險,或者忽視自己的安全或健康[7]。

更可怕的是,這種間接性自毀傾向與遭受家暴之間有相互的促進作用。她們的間接性自毀傾向使她們在面對家暴時,採取更悲觀的態度,對自身受到的傷害也表現得更麻木。而受到家暴又會加重她們對自己的厭惡和蔑視,加劇她們的自毀型傾向[8]。

「我不知道怎麼能逃脫」

受到家暴的婦女可謂畫地為牢。不健康的心理狀態和持續的虐待之間形成的惡性循環將她們牢牢困住,並日益無力擺脫。尋求法律和他人的幫助是必需的,但首先,要走出自己跟施害者一起畫下的樊籠,實現精神上的自我拯救。那麼,受到家暴的女性如何在精神上進行自救呢?

1. 提高自尊

低自尊的女性認為自己無力甚至沒有資格反抗,從而更容易激發有虐待傾向的人的虐待行為,形成了一個家暴的惡性循環。

而對於遭受家暴的女性來說,丈夫會常常有意無意中給他們灌輸「我是廉價的」這種資訊,使她們自尊水準降低,陷入自我懷疑中,認為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成功反抗丈夫,自己只值得被別人這樣對待。

自尊與對自我價值的認知有關。要想提升自尊水準,最重要的是樹立信心,去發現自己獨特的價值,找到自己自尊的支點。身處家暴旋渦的女性不要因為身處困境,就將受到的痛苦都歸因於自己,自輕自賤,沉溺在對自我價值的懷疑之中[9]。應該認識到,受到不公正的對待並不是因為自己不夠好,應該為這一切負責的永遠是施暴者。

2. 降低依賴性

在傳統模式中,男性在兩性關系中總是居於主導地位。哪怕到了平等民主的觀念越來越普及的今天,仍有一部分女性在這種陳舊的觀念下掙扎。受虐的女性常常過於依附於自己的丈夫,她們將自己視作丈夫的附屬品,生活都以丈夫為重心。自己沒有獨立的經濟來源和社會資源,甚至精神也不是獨立的,使得她們在家庭中的地位不斷降低,對自己的定位也越來越低。她們習慣於服從和依賴丈夫,以至於受到家暴時,他們無法馬上採取正確的通路尋求幫助,而是以一種接受宿命安排的態度,對丈夫的虐待逆來順受。

因此,從觀念上意識到自己是獨立自主、與他人平等的個體,是降低女性對丈夫依賴性的第一步。這種觀點的轉變說起來簡單,但真正在生活中踐行這種觀點,卻很不容易。這要求女性把自己放到與丈夫平等的位置上,去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

可以想見,這對於正在遭受持續家暴的女性來說並非易事,但受害女性要想擺脫家暴這個噩夢,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

3. 珍視自己

最後,盡管我們不願承認,但有些人不離開暴力伴侶的原因,是她們自己本身對被拋棄這件事焦慮很高,讓她們不想離開。

更糟糕的是這樣的女性容易被佔有和控制欲強的男性所吸引。男性侵犯式的嫉妒和監視使焦慮的伴侶感到安心,這種依戀類型的女性在過去受到的心理或生理虐待越多,越偏愛施虐的男性。如果這類婦女能夠看到生命的寶貴,珍視自己的身體和生命,才可能認識到伴侶對自己的行為是殘酷而不公的。

珍視自己,就是要認識到自己是值得被愛的個體,而不是可以任人輕視的對象。然後學會像愛父母,愛丈夫,愛子女,愛愛豆一樣去愛自己。生活中多少人對自己所愛的人懂得去呵護、鼓勵、付出,卻對自己格外苛刻?殊不知,一個連自己都不愛的人,又怎能真心愛人,又怎能收穫他人的尊重和敬愛呢?

受虐女性做出離開的決定很復雜,受到很多直接或間接因素的影響,肯定不像旁觀者想像得那麼簡單。比如有些暴力伴侶在部分時間內,顯得可愛而又體貼,使婦女認為間歇的暴力可能只是對方對親密關系抱怨的偶爾宣洩而已;考慮到個體在親密關系中的任何投入都會化為烏有,離開的代價在婦女眼中可能會顯得很高;婦女的經濟狀況在這方面也顯得尤為重要,不夠獨立寬裕的經濟狀況除了如上所述會使婦女對丈夫產生過分地依賴以外,離開家庭的經濟支出也可能太過繁重而使婦女無法克服[1]。

「你的身後不是空無一人」

擁有反抗的勇氣確實很艱難。但是,即便短期的隱忍看起來更有好處,求助、離開等也是十分必要的。家暴受害女性從身心籠罩陰影回歸到正常生活中去的過程中對專業及非專業心理援助的需求也同樣應該受到重視[10][11]。

當你發現身邊有人正在或曾經經歷家暴的折磨,你可以做的有:

1、 在態度上表現出對受害者的支持,不要再傳播一些會對受害者增加心理負擔的言論和風言風語。

2、 在受害者願意的情況下,全面地詢問了解家庭暴力受害女性遭受的暴力傷害並與他們討論解決方法。

3、 建議她們接受心理諮詢,告知她們現在較為成熟的接受心理諮詢的形式有:電話諮詢和網路諮詢、個體面詢和家庭諮詢以及團體諮詢,並幫助她們了解相關資訊。

家庭暴力是一個常不被重視,但危害性極大的社會問題。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主動去關注家暴受害者女性的心理健康,相信隨著法律、社會救助體系及社會輿論的進步,家暴受害女性作為一個特殊團體的權益能最大限度的得到保障。也會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擁有掙脫束縛的勇氣。

文 / Addsalt

參考文獻:

[1]Rowland S.Miller,Daniel Perlman.Intimate Relationship(5th edition),375-377.

[2]范德章.(2005).婦女遭受家庭暴力的現狀、成因和對策.周口師范學院學報. 22 (4).

[3]張素嫻.(2014). 家暴受害女性心理問題及其干預研究述評. 湖南警察學院學報. 26(4),44-48;

[4]Pietri, M (Pietri, M.)[ 1 ] ; Bonnet, A (Bonnet, A.)[ 2 ].(2017).Analysis of early representations and personality among victims of domestic violence. european review of applied psychology-revue europeenne de psychologie appliquee. 67,199-206.

[5]Backos AK.(2009). Indicators of PTSD in Draw-A- Person and kinetic family drawing with mother and children exposed to domestic violence. The California School of Professional Psychology, 9(1).

[6]Hughs AR. (2002)The long-term effects of witnessing parental violence: an investigation of early adult male behavior, attitudes and moral reasoning. California School of Professional Psychology, 12.

[7]Konstantinos Tsirigotis 1 , Wojciech Gruszczyński 2 , Marta Tsirigotis-Maniecka 3(2014).Indirect self-destructiveness and psychological gender.Psychiatr. 48(4): 759–771

[8]Tsirigotis, Konstantinos.(2018). Indirect Self-Destructiveness in Women who Experience Domestic Violence.The Psychiatric Quarerly. 2.

[9]張林. (2006). 自尊:結構與發展.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0]柏國平,陳滿秀,王程燕.(1998). 112 例家庭暴力虐待案分析.中國臨床心理學雜志,3 ,180-181.

[11]張素嫻.(2014). 家暴受害女性心理問題及其干預研究述評. 湖南警察學院學報. 26(4),44-48.

相關原文:為什麼有人在婚姻中受盡折磨卻無法逃離?| 隱忍家暴

我們立志做最優質的心理科普,讓這里成為當代人們追求幸福美滿生活的大學堂。奉獻百年積淀,帶你腦洞大開!

歡迎參與機構號提問討論 & 評論回答 & 私信學堂君和 TA 的小夥伴們 🙂

微信公眾號「bnupsychology」歡迎關注!任何形式的轉載,請與微信公眾號後台聯系。


安雅:

看看你自己和你的身邊,有多少人是天天嚷嚷著減肥,但是多少年都減不下去的死胖子。

想想看,一坨無知無覺的脂肪,想讓它離開都那麼難;而那些家暴受害者面對的,可是重達一兩百斤、打也打不過、虐待起人來有快感會上癮的大活人,最慘的是,不但法律不會制止他,自己的親人都不一定站在自己一邊,離開這樣的家庭有多難?比減肥成功大概難一百多倍吧。


簡單心理:

你經常會聽到被家暴的一方會這樣告訴你:

「這肯定是個意外, Ta以後不會再傷害我了。」
「Ta只是壓力太大了。」
「家醜不可外揚。」
「我很愛Ta,我們曾經那麼要好。」
「Ta已經很後悔了,Ta都給我下跪了,我想再相信Ta一次。」

關於家暴的話題今天再次登上了Aorqu熱搜。我們找出了以前寫的文章,希望能夠幫助你理解在受虐者身上正在發生什麼,我們怎樣幫助他們:

  • 為什麼有一些遭受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不願意報警?甚至不願意離開這段關系?
  • 在事件發展到失控之前,我們應該如何幫助他們?

人們經常做一些在日後回首時,覺得「看起來不可思議」的事情。比如你的好朋友跟你涕淚橫流地講述被伴侶虐待的故事,而過了兩天,你驚訝地發現他們又重歸於好了。

1973年8月23日,斯德哥爾摩的兩個持械搶匪進入一個銀行,綁架了名人質。他們劫持了人質5天的時間。等人質獲救之後,在媒體採訪中,這些人質居然都對劫匪表達支持,他們甚至覺得劫匪是在保護他們免受警察的傷害。甚至有一個女性和其中一個劫匪訂婚,而另一名女性發起了一個基金來幫助劫匪進行法律訴訟。

這在當時被看來是如此地不可理解,後來就被公眾定義為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一、受害者和施虐者結成情感同盟

心理學研究者認為,和施虐者結盟,其實是受害者在應對虐待和恐嚇之下發展出的生存策略

尤其是施虐和受虐的關系長期存在的時候,受害者只能(從心理上)和施虐者站在一起,否則就無法「生存」下來。

而所謂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絕不僅僅在極端情形下發生,其實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在家庭關系、戀愛關系、人際關系中都以各種形式存在,施虐方不止是個人,有時候也會以職位、機構、組織的形式出現。

如果我們能夠理解「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情形的本質上是控制和虐待的關系,我們就能理解為什麼受害者會這樣為施虐者辯護了。

當然,不是所有處在「控制和虐待」的關系中都會出現「斯德哥爾摩」的特徵,但一旦出現,有幾個常見的特點:

  • 對施虐方/控制者心懷感激
  • 對於來解救的人或者家人感到厭煩或者仇恨
  • 認為施虐方是有難處/道理的,他們的行為是可以理解的
  • 支持施虐者的行為,有的時候甚至會幫助施虐者
  • 覺得自己沒有能力離開

二、這些條件導致了以上情形的出現

1. 受害者相信自己的人身或心理上存在威脅

這樣的威脅有兩種。一種是可見的暴力人身威脅;另一種是間接的恐嚇:比如說你永遠都不能離開我,以前離開我的都沒有啥好下場。

不那麼容易被識別的(常見)威脅:你這么差,除了我不會有人要你了/ 外面沒有比我這里更好的地方了/全世界只有我對你最好,別人都會傷害你。

2. 施虐者時不時給予受害者一些小恩小惠

因為受害者在努力尋找一切希望,這些小恩小惠可以是任何東西。劫持情形下,讓你活著就已經是「大恩大德」;而在一段虐待的關系中,如果施虐者給了一些哪怕是「噓寒問暖」,都會讓人覺得「事情也許就快有轉機了」、「Ta也不全是壞的」、「Ta也許也是一個在經受痛苦的人」。

有一個陷入在性虐待關系中的人,先是覺得憤怒,但是一想到對方在生活中還挺照顧自己的,就覺得很愧疚,「ta其實對我挺好的,我怎麼能把ta想得那麼壞呢。」

尤其是,施虐者也許會向你展示Ta柔軟脆弱的一面:Ta有酗酒的父親、難纏的母親,悲慘的童年,難養活的家……這讓你同情和「理解」Ta,盡管施虐的行為一如既往,你充滿了「理解」和「希望」。

3. 受害者主動或被動地(心理上或者生理上)和外界隔離

受害者往往覺得自己在關系中如履薄冰。Ta不得不完全按照施虐者的方式去思考和行為,「否則都是你的錯!」

這時候來自家人和朋友的意見,只會使Ta招致更多的被虐待。所以受害者會主動地隔離自己,與其說Ta在和施虐者結盟,不如說,Ta在試著隔離開那些會使得Ta遭受更多虐待的來源。

4. 覺得自己沒有能力逃離開這個環境

施虐者往往會使得受害者覺得無比愧疚。「如果你離開,我就死給你看」「你走了孩子怎麼辦,都是你的錯」。在施虐/控制的關系中,被害者往往會體驗到自尊和自信的喪失感和無力感,而使得自己相信自己是沒有能力獨立/離開這個環境。

而一個處理家暴和暴力管理項目的諮詢師說,在控制和被控制的關系中,產生的影響就像「鍾擺」。即便受害者有機會離開,受害者會覺得恐懼、憤怒、甚至仇恨,而之後,他們會開始覺得愧疚、羞恥、焦慮不安……也許陷入這樣的情形都是我的錯。這非常容易使得他們轉身回到那個被傷害的情境中去。

三、壞事不會只出現一件,常常伴隨的還有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

比如你的伴侶羞辱你,對你家暴。但是因為經濟、孩子或者其他原因你無法離開Ta,你會開始想:「Ta平時對我挺好的」,「可能只是Ta最近壓力比較大」,「下一次我更小心一點就好了」。

這就是「認知失調」的作用。

當人們在同一時候有著兩種互相矛盾的認知(可以是看法/情緒/信仰/行為),這兩種認知打架,從而陷入很緊張的心理沖突的狀態。這是如此之難以承受,之後人們就會放棄或者改變其中一種認知,來消除這種沖突感。

而每一次放棄,並不意味著是「理性」的結果。多半是在當下情境下選擇的生存策略。

有科學家觀察過一個邪教,教義要求會員要放棄所有的一切來入教。這個邪教相信世界會被洪水淹沒,如果你放棄得越多(你的財產/你的家人/你的生活),你就越有機會被拯救。這聽起來是如此不可思議,而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都在選擇相信它。

研究發現,越是讓我們覺得艱難、不舒服、羞辱的儀式,我們就越發對它越忠誠。當你投入得越多,你越要給自己找一些理由來說服自己。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被騙了之後,比如交了昂貴的學費、買了電視購物的殘次品,你調侃Ta的時候,Ta會很認真地反駁你。

因為否則,真相太痛苦了。

四、我們怎麼幫助受害者?

請一定一定請不要評價受害者。

站在局外,我們很容易去評判「受害者」看起來「蠢得無可救藥」。而其實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表達:我要努力先活下來。

如果我們回去看看資料,會發現,越是畸形的環境,越是使得人們產生(外人看起來)「奇怪」的應對方式。我想大概如果換做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在陷入同樣情境的時候,做出相同的選擇。

如果你的家人或者朋友陷入這樣令人擔心的關系中,你可以做些什麼呢?

你需要理解:

你如果直接跟施虐者對著干,你就徹底走到了對立面。

「你看,就是你在破壞我們的關系!」

而你每次和受害者的聯系,都會使得受害者被攻擊的可能性高一些。受害者不是在躲避或者拒絕你。他們是在躲避引起被虐待的可能性。

你可以怎麼做:

  • 你如果時不時地去問Ta,你最近有沒有逃脫魔掌?Ta很快就不再搭理你了。不如固定一個時間電話或者會面,只談一些貓貓狗狗。你的唯一目的是,讓受害者知道,當他們決定求助的時候,你在這里。
  • 常常以家庭的身份,逢年過節問候。讓他們知道,家庭是在的。
  • 給受害者一定時間和空間。讓受害者感受到,無論他們做什麼樣的決定,我們都支持。不要因為他們沒有馬上改變而讓他們覺得我們拋棄了Ta。
  • 不要輕易傷害施虐者。在改變尚未發生的時候,傷害施虐者只會增添受害者的負擔(他們甚至會覺得這些都是自己的錯造成的,如果不跟你訴苦,施虐者就不會受傷了!)
  • 尋求專業的幫助。永遠鼓勵Ta尋求專業的心理幫助(來簡單心理尋求幫助哦)。

記住,改變是個過程。

我們要做的是,給予這個過程開始以空間和時間,並提供穩定的支持。而當這個過程開始,和這個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情一樣,會充滿反覆曲折。請抱持、並耐心等待。

如果你發現有人身安全的傷害,請記得:要報警!

最後,分享一個來自全國婦聯權益部的小視訊,了解《反家庭暴力法


以上,希望這個答案能給你新啟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