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的受害者們為什麼不選擇離開所在家庭?

問題描述:看了一個家庭暴力受害者的自述,說到美國家庭有著高達70%的人受到過家庭暴力,有些家庭暴力甚至會發展到威脅到生命,那她們為什麼不離開? ——受家暴的一般都是弱者吧,一個人在身心俱傷的時候……大概就是「無處可去」吧!
, , , ,
查無此人:

就中國而言,很多時候都是社會不允許離開,相比家暴,來自社會道德的暴力更可怖。

比如家庭,父母親屬會勸不離婚。打的厲害,報警,警察來了也是勸解為主,很少抓人。很多情況下對受害者的指責反而更多。「家家都是這么過得」,「一日夫妻百日恩」類似的勸解的也不是什麼陌生的話

親眼見過被打的很厲害的女人報警鬧離婚,反而被父母親友指責家醜外揚,不考慮孩子,如何如何。警察來了也只是轉一下,當成一般家庭矛盾調解一下就走了。
也見過不忍家暴殺死丈夫的婦女被全村人聯名上書法院要求重判死刑的極端事例。

這樣社會的情形,讓受害者無處遁逃。


千年竹老二:

謝邀。

說出這句話的人,暗含了對於被家暴女性的指責。也許人們通常都以為,我們可以完全決定自己的行為,從而使我們過上我們自己想要的生活。事實上,在大多數的時候,這句話是不怎麼適用的,最起碼在被家暴的女性身上,這句話除了讓這些女性感受到了傷害,起不到什麼作用。就像人們常說的那句「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句話一樣,無形中對被害者添加了許多壓力。這些輿論是加諸於原傷害行為上面的一根稻草,有時候直接就會壓垮一個正處於悲慘狀態的人。

首先我們不去討論這些女性,為什麼會走入了這樣一個家暴的婚姻當中。不管她們是什麼樣的人,來自於哪裡,做過什麼事情,都不能成為被家暴的理由。事實就是,她們此時此刻已經陷入了極度的人身安全的威脅和心靈殘害中,需要整個社會的支持和理解。

然後我們再去討論,為什麼她們不選擇離開家庭

家暴對於女性的摧殘,是身心雙方面的。成功逃離家暴家庭,有很多因素。首先要有很好的社會支持系統,比如自己的父母能夠給自己提供極好的支持,包括精神支持和物質支持。其次,在家暴的程度不太深,剛開始發生的時候,女性還沒有遭受到極度的心靈摧殘,沒有完全喪失自我價值感,對一切還存留有理智的判斷,心智還沒有被磨滅的時候,談到逃離,可能還會有一線生機。第三,我們遇到的那個家暴的配偶,假如暴力程度低一些,沒有到喪心病狂窮凶極惡的程度,只是嘴上說說的那種兇惡,那可能我們逃離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他們還會懼怕比他們更強大的力量,懼怕法律,前提是,他們的內心還存在對於某種力量的畏懼之心。

然而事實往往不會這么理想,當這些命運悲慘的女性想要逃離的時候,通常已經晚了。

在遭受第一次家暴的時候,許多人會選擇忍耐。她們會想到這個男人曾經好過,現在不家暴的時候,也會有一些令人依賴的,感覺到溫馨的言行。於是,她們總是期盼著沒有下一次了,希望他能改變,希望自己有力量使得他做出改變。這是她們所做出的,第一個錯誤的選擇,卻也是人之常情。

當家暴行為越演越烈的時候,往往就會開始存在對於女性心靈上的摧殘。他們會竭盡全力對於她們進行心靈上的侮辱,攻擊,逐漸瓦解她們的自尊,使她們慢慢完全相信自己對現狀是無能為力的。

假如這個時候,她們還想著盡力逃離,那麼她們的家人,朋友,甚至自己的孩子,陌生人的生命,都可能會成為家暴者要挾他們的借口。

普通人換個工作,換個城市,換個生活方式尚且那麼困難,那麼多顧慮,我們為什麼要問她們怎麼不主動選擇離開家暴模式的婚姻?當你根本不知道她們究竟經歷了些什麼,就不要問這么殘忍的問題。

是的,在這種狀態下,再去問:她們為什麼不選擇離開所在的家庭。我覺得真是無比殘忍

另外在中國還有一個特殊的現象:只要能維護家庭的表面完整性,人們所能做出的犧牲超乎想像。周圍人對於家庭內部的各種矛盾,又覺得司空見慣,覺得不適合用外部力量來解決。輿論同時又會不斷的勸解被家暴的女性忍耐,而不是阻止殘忍的家暴者。

我們要做的不是去責問受害者,而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幫助她們獲得正規通路法律上的援助。大陸在這方面做的很不好,需要完善相關的法律法規。但我們作為一個可能什麼都無能為力的普通人,最起碼不要再讓她們雪上加霜了。


世圖心理:

先說結論:被施暴者離不開施暴者,很可能是因為受到了其他更嚴厲的控制,而且被施暴者本身害怕孤獨,他與施暴者之間本身就建立起了扭曲的依戀關系,而當她身處其中的時候,靠自己的力量是很難跳脫出這樣的關系之中的。

在探討這個問題之前,我們要先了解一下家暴產生的原因。

我們要知道,除了一些先天的原因之外,家暴的產生還與施暴者與被施暴者在童年時期的家庭環境有關。

首先,施暴者施暴的原因。

在一個家暴的案例中,施暴者S先生經常毫無理由地突然打他的妻子。但是他自己報告說,他其實十分害怕自己的暴力。他聲稱自己很愛自己的妻子,他也覺得自己的家暴行為非常荒唐,很後悔這么做。

我們在隨後的訪談中發現,他在一個嚴酷的、缺乏同情心的工薪家庭中長大,父母經常爭吵、打架。而在諮詢師談到是否作為孩子的他在爭取從未獲得的愛時感到憤怒和絕望時,他若有所思。他覺得這能夠解釋自己為何會產生暴力行為,因為暴力減輕了他自己的恐懼

但是,在他的孩子出生後,他的情緒失控又一次出現了。

研究表明,嫉妒妻子對孩子的關注,是導致丈夫產生暴力行為的常見原因。

一項研究(Gayford,1975)發現,在100位對妻子施暴的男性中有51位曾在孩提時期有被毆打的經歷。有研究(Farrington,1978)發現許多暴力罪犯來自嚴酷、殘忍地對待孩子的家庭。

這項研究結果不是為施暴者開脫,而是更加警示了各位父母,不要再揚言」棍棒底下出孝子「,有可能你對孩子這種暴力的對待會讓他不得不變成一個更加暴力的人。

其次,一些被施暴者的特點。

有研究發現許多被施暴的妻子都來自混亂的、經常拒絕孩子的家庭,其中一些人在還是孩子時就經常被毆打(Gayford,1975)。
這些經歷可能促使她們在青少年時期就離開家庭,而年青的她們很可能與遇到的第一個男人(很多情況下這個男人也與她一樣來自這樣冷漠、混亂的家庭)建立關系,並很快懷孕。

對於那些還沒有準備好懷孕、而且自身就是焦慮型依戀(極度缺乏安全感且敏感)的女孩而言,照顧一個嬰兒會帶來許多問題。

同時,就像前面所說的,她們的伴侶同樣有著不幸的童年,發展出了極大的不安全感,所以她們對孩子的過度關注激起了伴侶的強烈嫉妒。這就是暴力會在代際間傳遞的原因之一。

那麼,是什麼讓這些存在家暴的家庭得以維系?為什麼受害者要對施暴者不離不棄呢?

我們發現,在大部分此類婚姻中,每一方都傾向於強調對方如何需要自己,而不願承認自己多麼需要對方。這種「需要」是他們渴望得到照料的需求。他們恐懼的大多是孤獨。

實際上,施暴伴侶中的雙方往往都深深地依戀著彼此,並且發展出一套控制對方、防止對方離開的策略。他們使用了很多強制性的方法。

自殺。施暴者可能會在被施暴者要離開時威脅自己要自殺。這種方法可以引起對方的關注,同時可能會引發對方的內疚和憤怒,但是在短時間內這些方法往往是有效的。

監禁。施暴者可能會防止被施暴者離開而將他們監禁起來。比如丈夫把妻子鎖在房間、把妻子的衣服鎖起來、保管所有的錢財、自己去購物等,以防妻子見到任何人。

毆打。被施暴者如果要離開很可能會遭到更嚴重的暴力行為。

沒有哪個被施暴者喜歡這些控制策略,但是有一些卻從中獲得了扭曲的滿足感。例如,一位女性用勝利者的語氣解釋說,她不希望和丈夫分開的原因是,她丈夫威脅說如果她敢離開,他就會把她逮回來。她堅稱丈夫也需要她。

所以,被施暴者離不開施暴者,很可能是因為受到了其他更嚴厲的控制,而且被施暴者本身害怕孤獨,他與施暴者之間本身就建立起了扭曲的依戀關系,而當她身處其中的時候,靠自己的力量是很難跳脫出這樣的關系之中的。

(理論來源:《安全基地:依戀關系的起源》 約翰·鮑爾比)


mcartney paul:

想像一下,天這么冷,還要早起上班,你為什麼不辭職?
想像一下,紅燒肉那麼好吃,你一口氣能吃一盤,你為什麼吃了1塊就停下來了?
。。。。。。
所有的糾結,無非來自一直愛與恨反覆糾纏的狀態。
不辭職,繼續上班,理由是你需要那份薪資,你愛工作的薪資,你恨工作要早起,愛與恨反覆糾纏。
吃了一口停下來,理由是 你要保持身材,你愛紅燒肉的口味,你恨紅燒肉的熱量,愛與恨反覆糾纏。
所以,為什麼家暴的受害者不選擇離開,既然不選擇離開,無非依然是一種愛與恨反覆糾纏的狀態。愛他的一部分,恨他的一部分。僅此而已。

她被家暴,她是否有不被家暴的時候?他打她,他是否也有愛她的時候?


白丸:

非不願也,實不能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