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的受害者們為什麼不選擇離開所在家庭?

問題描述:看了一個家庭暴力受害者的自述,說到美國家庭有著高達70%的人受到過家庭暴力,有些家庭暴力甚至會發展到威脅到生命,那她們為什麼不離開? ——受家暴的一般都是弱者吧,一個人在身心俱傷的時候……大概就是「無處可去」吧! 本題已加入Aorqu圓桌 » 姑娘,當心,更多「女性安全」相關的話題歡迎關注討論
, , , ,
何永惠:

大家都說的很全面了,我直接就題目本身給出一個本質答案:

因為沒有能力離開。

有的是經濟能力不足,有的是精神能力不足。

說白了就是些弱者。
僅僅是弱小有沒有錯?沒有。
但弱者就是會被殘害。
這個世界現階段依然是弱肉強食,
你弱,你沒能力變強,那就只能怪你運氣不好了。

我喜歡羅永浩這件事被很多人鄙視,
其實之前也只是喜歡聽他的相聲,
直到後來有一次聽到他說一段話,
大意是:
這世界本來就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棟梁,有人天生就是小草。
成功學會告訴你如果不成為棟梁就要被踐踏,所以一定要努力,你一定會成為棟梁。
但事實是不可能的,草籽再努力也長不成喬木。
我認為真正的成功不是激勵每一棵小草都變成棟梁,
而是創造一個即使是小草,也不會被隨意踐踏的環境。

不論是不是他原創,無論他是不是營銷,那一刻我哭了。
我希望他成功。

暴力受害者就是那一棵棵小草,弱小,被踐踏著。

弱小不是錯,不是。

但就是會被踐踏。

很抱歉我也是小草,無法幫助你們。
但幸運的是,我是沒有根的草,雖然隨時會失去補給死掉,
但我至少是自由的,能做到逃避,逃到踐踏者無法或不願去的地方。

你們的根,給了你們養分,同時也成為了你們的枷鎖。


匿名用戶:
家暴這個詞我比較敏感
家暴的女人啊,不是她們沒出息,是背後有一幫熊親戚,一對爛父母,要不就沒父母
為什麼?
因為你因為家暴離開這個男人
他們就給你洗腦,你怎麼能這么自私,這么可愛的孩子,後爸後媽能對他好嗎?不為你爸媽想嗎?他們這么蒼老你忍心看著他們還為你操心嗎?
你離婚了怎麼辦?二婚帶個孩子,你以為誰都願意娶你嗎?帶孩子你多不容易?不要意氣用事,他就是脾氣不好,夫妻吵架動手很正常,你看我以前也總跟我家那口子打架,夫妻要包容,你忍忍孩子就大了!
我大你媽了個逼!對,我就罵你們這幫賤人,媽的!站著說話不腰疼,就是因為你們這幫賤人,害了多少被家暴的女人走上絕路?你們都他媽的看著人家腳上的鞋好看,鞋穿著舒不舒服,擠不擠腳你們知道嗎?
你們壓倒了她們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你知道嗎?
還有這些人就會勸你的父母不讓你離婚,說你女兒離婚了帶孩子不容易,你們的臉也沒地兒擱

然後這個女人的爸媽就是說,不就是打你兩下嘛,你又沒死,你離婚了我們就顏面掃地了,再說了這個人當初不是你挑的嘛?
我他媽的就又想罵人了,我犯的錯誤我他媽及時止損不行嗎?當初沒看清這塊兒到底是屎還是朱古力,現在看清這是坨屎,我不吃了,你們說這是你自己選的屎,你要給我吃下去,這是人嗎?啊?這是人嗎?
等到最後給女兒收屍的時候,你他媽就知道後悔了?!
你們讓她們絕望,你們斷了他們的退路!

要最後說說被家暴的女人自己,婚姻是你自己一個人的事兒,誰都左右不了你自己,你要離開沒人能攔得住你,孩子你要帶走就帶走,你不帶也不沒人會怪你
這個社會只要想生存,沒人能攔得住你,鳳凰浴火才會重生,人管這叫涅槃,現在是考驗,自己可以跨出這一步,走!走的越遠越好,暴力只會越來越狠,時間長了你自己都心裡變態了你知不知道?留下他家暴你的證據,每次都報警,留案底,攢錢走,離開了什麼事兒都沒有,不要聽別人的,你要說他不打我的時候對我挺好的,我只能告訴你,真的對你好的人,捨不得你受一點傷,更別說打你了……走吧,不要再回來了…

以上,我很心痛……


匿名用戶:
2016年3月1日中國反家暴法正式實施。

救助對象為除了夫妻,親子間還有同居的男女朋友之間的家暴和精神暴力的受害者。

單位學校法院婦聯等部門有義務幫助受害者,阻止暴力行為或報警什麼的。不幫忙也是犯罪哦!

受害人可以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禁止施暴者靠近你,讓施暴者從家裡搬出去什麼的。

具體法律條文,大家自己去搜一下吧!

一定要去法院起訴他,現在法院針對這種情況會適當的減免費用的。

ε=ε=ε=ε=ε=ε=ε=ε=ε=┌(; ̄◇ ̄)┘分割線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第一次有這么多贊竟然是因為回答這個問題,好想挖坑遁走 !

總之謝謝大家的關心和建議,我也認真總結了自己的不足。我一直是那種不會拒絕的人,這樣的性格導致我經常接受一些自己不願意接受的要求。看了其他有類似經歷的答案,大多都有點不會拒絕,所以會吸引到暴力狂的注意可能就是因為太好欺負了吧!不會拒絕就會變得廉價,吸引的自然也是渣男。當然這是我個人見解,有問題歡迎指正哈!

最後再次感謝大家,以下是原文。

———————-( *・ω・)✄————————–
看到這個我一定要來說說我的經歷。匿了先。。前任男朋友a,剛開始在一起沒多久就表現出來明顯的暴力傾向,起因是因小事吵架後我刪掉聯系方式回宿舍睡覺,後來a瘋狂砸門後看見我在打電話就展開了罵功,全程以嘶吼我怎樣不檢點為主要內容並樓上樓下無死角嘶吼宣傳。
既然問的是為什麼不離開我就介紹下我的心理變化。當時我的心裡是拒絕的害怕的,我因為小時候目睹過鄰居的慘劇,其實當時已經意識到這是暴力開始的前兆。

不過a罵完我後,聲淚俱下的道歉和解釋,加反覆強調自己沒有動手。甚至讓我產生了是我造成他如此失控的想法。ORZ.這肯定是暴力狂們的管用手法,嗯,一定是。

然後我就原諒他了,可是他對我的放蕩形象進行的一整夜無死角宣傳已經讓我產生在同事鄰居和保安面前,抬不起頭的感覺,害怕和人眼神接觸是第一步。

後來沒幾天因為我中午接電話從免提換成了聽筒這件事我們又發生了摩擦。晚上下班時他過來當著同事的面問我有沒有洗飯盒,我生氣的把飯盒扔了(中午吵架時他說飯盒不要了)。同事當然不知道中午發生的事情啦
,所以在他的渲染下我又成了放蕩加拜金女。當時我害怕加憤怒,只想離開。他的手段就是控制我不讓我走,終於開始了打了我第一個耳光!

驚訝和憤怒是我第一反映,所以我當時還手了。還手後就是害怕,因為我知道這還沒結束。所以就在公司我們互打了,結果當然以我的失敗告終。同事全程目睹這件事,並拉架失敗後就索性不管了。
不要說我不求救的問題,我的電話早就被搶走,固話也打不了。同事也覺得是我太激動沒必要報警不肯報警。終於折騰到夜裡我得到機會撥打了求救電話。

此時他給他媽媽打電話說他被我抓破相了。。。。後來和他媽媽還罵了我的家人和我。。

再後來就是新一輪的聲淚俱下開始了,具體是說自己多痴情之類又下跪又說自己臉破了一輩子毀了之類的。
我當時確實被他動搖了加上被他威脅的情況下決定先原諒他,以退為進,看情況再說。

解釋下,當時我面對同事鄰居有巨大的心理壓力。總覺得同事看我的眼光都變了。心理上排斥上班,排斥見人。第一次求助失敗也讓我更加沒有安全感。是的我感覺被孤立了,面對他的無休止糾纏,妥協貌似成為了我唯一的選擇。就在軟硬兼施下我勉強原諒他,其實當時也是想慢慢和平分手,避免激怒他。

再後來刺激我分手並離開是白天在單位上班時間在單位門口他對我進行長達一下午的打罵,單位領導同事都在。沒有人報警,保潔過來勸他被他嚇走了。。。ORZ。後來我躲到女廁所並鎖門他就在門口罵我家人,並且很難聽。所以我拿起馬桶刷打開門砸他臉上了。。。。。。。

然後我被他一拳打暈。。結束!

後來我得知當時領導在看監控,看熱鬧!我一下明白在這里我不可能安全,繼續呆下去我永遠擺脫不了自卑抬不起頭來,不想和人交流的狀態,向他們求救是不可能有結果的。我在這要不被打死,要不被逼瘋。所以我辭職換住址換電話。(辭職後另一個領導多次給我電話要我回去上班,並說a早就說不會再找我了。我把離開後a給我發過的多封騷擾威脅郵件發給他,他才放棄讓我回去上班的念頭。)

當時我買了辣椒水防身,快捷撥號是110。每天都過的戰戰兢兢。自己在宿舍時最害怕電話鈴聲和敲門聲。舍友在宿舍時反覆囑咐不要給他開門(他會以各種理由騙我或舍友給他開門)。

對a來說我想擺脫他的控制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他會通過各種方式來阻止這樣的事發生。先是眼淚加道歉,阻止和外界聯系(施暴或接觸時會沒收電話,並把我拖離有人的地方),再是把一切的發生都說是我的過錯,外加以死相逼增加我的負罪感。對同事鄰居則採取懷柔策略(大肆宣揚a的痴情與付出,我的絕情冷漠和放蕩)從輿論上讓我抬不起頭。

這些施暴者的套路都是一樣的。

離開後我都有很長一段時間恐懼社交,通過朋友家人的幫助和自己不斷調整我終於擺脫自我厭棄的感覺。現在我很自戀(感覺自己真是又漂亮又優秀啊!哈哈哈)

我非常慶幸小時候目睹鄰居家暴的經歷,讓我對暴力有高度警惕。
意識到身邊的人危險時,一定要向信任的人求助,現在社會誰都不會管閑事的。
當機立斷,離開就乾乾脆脆不要給他二次傷害或報復的機會。絕對不要再次接觸,必要時可以放棄一切。
充分利用聰明才智,比如多準備個小巧的備用手機,保持暢通和靜音(免得被發現),如果被控制了悄悄撥打附近派處所的電話報警(設個快捷撥號最好)。
最重要的一點,相信自己!!之所以會被虐絕對不是你的錯!!別聽那些雙方都有錯的鬼話!

寫的有點亂,希望對正在掙扎的朋友有幫助


KnowYourself:

謝邀。

「家暴的受害者們為什麼不選擇離開所在家庭」,的確在很多人看來是一個令人費解的問題。

在類似報道出現的時候,總是會有人指責受害者,認為他/她們太過愚蠢,認為他/她們是因為經濟或者物質上依賴對方才無法離開,甚至認為他/她們是熱愛被虐待才選擇留在這樣一段充滿痛苦的關系裡。可事實是,即便是在經濟獨立、心理上也無所畏懼的情況下,離開一段虐待關系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10年,福布斯報道的一份來自美國反家暴聯盟的數據表明,85%的受害者無法徹底離開一段虐待的關系。據2013年美國家暴熱線的統計,一個受害者平均要經過7次的努力嘗試離開,才能真正離開一個施暴者。在我們2016年做的一個關於家暴的訪談報道中,大陸家暴援助機構的工作者們也向我們證實了這一現象的普遍存在——踏出尋求援助的一步對這些受害者來說已經很艱難了,但仍然有許多人在接受援助之後依舊回到了暴力關系中。

從諸多家暴相關的研究及具體案例與數據中來看,受害者無法離開一段虐待關系,原因可能有以下幾個方面:

1. 受害者可能遭到了心理操控

心理學里有一個名字叫做「煤氣燈光(Gaslighting)」效應,指的是受害者在暴力關系中常常受到的一種心理操控。

它由一部《煤氣燈下》的老電影情節得名,電影說的是一位丈夫通過操控家裡的煤氣燈光來控制家裡的環境變化,而當妻子說出那些變化時,他堅稱那是妻子的幻想,直到妻子開始懷疑自己的想法。此後,「gaslighting」 用來指代這樣一種通過持續否認、錯誤指引、自相矛盾、撒謊等方式,操縱他人,使得被操縱者對自身想法產生動搖和懷疑的一種行為(Wikipedia)。

這是一種試圖改寫他人對現實的認知從而改變他們腦海中的想法的行為。

在家暴關系中,這一心理操縱具體表現為:施暴方通過長期的心理操縱,使得受害方覺得自己是引發暴力的根源,或者是導火索。一種常見的語言邏輯就是:「都怪你沒xxx,我才(控制不住的)xxx」,比如「都怪你今天做的飯太難吃了,又太嘮叨,主動找我吵架,我才控制不住打了你」等等。這種長期的心理操縱下,當施暴者不斷指責受害者,將錯誤歸因於受害者,長此以往,受害者開始逐漸相信這個設定,認為虐待的發生是自己的錯。

2. 習得性無助

當受害者多次遭受暴力後,很可能會產生「習得性無助」的心理,即本來可以採取行動避免不好的結果,卻選擇相信痛苦一定會到來,而放棄任何反抗。

20世紀60年代,Martin Seligman經過動物實驗,提出了習得性無助的理論模型:動物在先前的經歷中,習得了「自己的行為無法改變結果」的感覺,因此,當它們終於置身於可自主的新環境中時,也已經放棄嘗試。一直在籠子里被反覆電擊的狗,多次實驗後,只要電擊的信號音一響,即便實驗者在電擊前已經把籠門打開,狗也不會逃走。

而暴力中的受害者就是習得性無助的「高發人群」,對於受害者來說,當ta在「反抗」這件事情上曾付出多次努力,並反覆失敗之後,便會形成一種「行為與結果無關」的信念,而ta們可能就會將這一無助的感覺過度泛化到新的情境中。他們開始接受「嘗試是無望的」這樣的暗示。不僅如此,當ta們離開長期受虐待的環境時,也會經歷一段非常痛苦的適應期,那種無望感與無助感可能會持續蔓延——對生活的其他方面也感到無助和絕望,如日常的工作與社交等。

3. 還有一種常見也讓人倍感無奈的原因,是因為愛

因為愛,受害者會更傾向於相信,暴力行為是由於虐待者的失控。很多受害者在受到一次暴力後,不願意相信ta與伴侶間還會出現下一次暴力。Ta們往往有這樣一種心理:「我們是彼此相愛的,我不願意離開ta,而這次只是個意外」。

但事實上,我們不得不強調,暴力是施暴者們蓄意的選擇,目的就是受害者獲得完全的控制。

之所以說是「蓄意」而非「失控」有這么幾個因素。首先,施暴者選擇受害人。他們不會侮辱、威脅、傷害他們生活中的每一個讓他們不爽的人;其次,施暴者也會謹慎地選擇何時、何地施虐——暴力往往發生在ta們單獨相處的時候;最後,而當對ta們自己有利的時候,施暴者有能力停止自己的虐待行為。絕大多數情況下,施暴者都不是真正失控的。一旦警察出現,或他們的老闆打來電話,他們可以立刻停止虐待行為。

此外,受害者是可以感受到來自施暴者的愛的。施暴者可能在關系的開始並不表現出暴力的一面,Ta們也許有過甜蜜的過往,並決定要長期共同生活,還組建了家庭。而且通常施暴者在施暴之後會道歉,會做出愛的舉動和姿態,讓受害人覺得「ta這次是真的知道錯了」,「ta一定會悔改的」,「ta還是愛我的」。

4. 最後,是一些現實的桎梏

現實中因為對進一步傷害的恐懼心理,也導致很多受害人不敢輕易離開這段關系。比如,面對施暴者的威脅,恫嚇,害怕進一步的傷害或報復行為,或者波及家人等等。

另外,也的確有些人會因為經濟或物質,社會文化(如認為「離婚」會帶來家庭的恥辱)等原因無法離開一段關系。

離開一段受虐的關系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簡單。很有可能,在你身邊,就有家暴的受害者。而對所有和我們一樣反對暴力的人來說,我們都希望你們對家暴有更清晰、全面的認識,而不是對受害者橫加指責。對於那些已經處於危險中的人,我們鼓勵大家尋求朋友、家人、以及專業的幫助,離開這段關系是你能幫助到自己的最重要的一步。

以上。

想更有針對性地解決心理問題,請關注KY心理課:【KnowYourself】KnowYourself,宇宙中最酷的泛心理學社區,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


Aorqu用戶心理學:

【先說說親密夥伴暴力這件事情】

親密夥伴暴力(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IPV)不等同於一般的摩擦和沖突,一般的摩擦和沖突難以避免,而親密夥伴暴力卻是更加嚴重的,它涉及到肢體沖突,同時,親密夥伴暴力很可能比我們所以為的要普遍得多。

女性在親密關系中比男性更有可能因被暴力對待而後果嚴重(比如受傷住院甚至被槍殺),但是具體數據無法精確估量,因為常常有漏報

有研究者曾用化解矛盾手段調查(conflict technique survey,CTS)來測量普通人的親密關系暴力的比例,問的是「當發成矛盾時,你會用以下哪些方式來化解」,選項包括平靜的對話、大聲嚷嚷、推搡對方、摔東西等……(這樣提問,得到的回答更加接近真實。)

CTS的結果表明——女性做出的「暴力」行為比男性要多,但是造成的後果並不嚴重(如果丈夫推搡妻子,很可能妻子會住院;但是如果妻子推搡丈夫,通常問題不大)。也就是說,「施暴者」並不只有男性。而在這個自我報告中,女性對自己的「暴力行為」更加誠實——畢竟,男女施暴的後果不同,而且其社會文化內涵也不同(女的打男的沒什麼,反正打不壞;男的打女的就顯得像個暴徒)。

不過要注意的是,上述親密夥伴暴力的調查針對的是情侶和戀人(不只調查了已婚夫婦),同居關系中暴力現象最嚴重(原因包括不信賴,易失控,孩子,宗教,暴力同居者不容易結婚等等),青春期的小情侶也很多。而且有一些在戀愛期間存在親密夥伴暴力的情侶後來其實結婚了。

於是引發了爭議——親密夥伴暴力是否真的那麼嚴重、那麼惡劣、那麼不可容忍?

後來解決爭議的方法是——將親密夥伴暴力分類:

分為了普遍伴侶暴力(common
couple violence,CCV)和親密恐怖行為(intimate terrorism)兩類。

關於普遍伴侶暴力

很可能存在於健康的關系裡。

可以通過社會調研來獲得數據,通常是情緒性的反應,同時伴隨著雙方的憤怒和沮喪。

是伴侶之間對沖突的不妥善處理——這些問題會在社會調查里真實地反映出來(雙方都會受到對方的攻擊,而且一般來說兩個人都是有話語權的,比較「勢均力敵」),並且,如果雙方都致力於調整行為和關系模式,存在扭轉和改善的可能性——接受夫妻治療就是改善手段之一——改善和磨合之後的關系可能穩定美滿且長久。

如果某次沖突局面徹底失控,可能發生槍殺等慘案(類似於所謂的「激情殺人」)——很危險的!

也可能,沖突過於嚴重,沒能及時解決,夫妻倆人吵到某種程度實在不想吵、也不想忍、也不想改,然後就離婚了。

關於親密恐怖行為

比普遍伴侶暴力要少,也更加極端,不可容忍。

計劃性策略性的行為,目的是讓對方恐懼,從而控制對方——這樣的行為基本上不會被社會調查反映出來,需要警方介入進行監控。

這種行為無關憤怒的情緒,來源於控制欲——用毆打去威脅和主導關系的走向——所以並非「勢均力敵」,而是存在「施虐者」和「受虐者」。

定義:A systematic and sustained effort to control and dominate a partner through physical violence, verbal and psychological abuse, sexual coercion and abuse, economic and social control, and threats.

親密恐怖行為的結構包括:性虐待,經濟虐待,情緒虐待,孤立(限制社交),恐嚇……

親密恐怖行為的後果:身心受傷,PTSD,孤立,經濟障礙,兒童陰影,死亡……

※暴力循環:受虐者常常回到施虐者身邊。緊張氣氛→威脅升級→施暴→施暴者懺悔——循環往複

毆打者的控制欲無法被滿足!!!

為什麼不打破循環:害怕(受威脅),孤立(朋友早就被丈夫隔絕),經濟依賴(早就沒工作沒收入了),資源匱乏(她們沒機會在社會調查里說自己受虐了,她們沒有話語權),習得性無助(付出過努力卻還是受虐,覺得自己很沒用),自責(施虐者一定會指責她們沒照顧好家庭),性別規范(三從四德什麼的),「愛」(施虐者偶爾也會做改過自新狀)……

施暴者施暴的理由:早年經歷,控制欲,傳統性別角色,無力,個人障礙,嫉妒……

對於親密恐怖行為,我們能做什麼?幫助受害者逃跑!!婚姻治療沒用!!

【關於家庭暴力和逃脫】

上面已經說過了,家庭暴力也是分類的。

如果是「普遍伴侶暴力」,也就是夫妻倆人打了一架,那可能真的沒到「受害者」的份上,努努力還能挽回局面,不一定真要離開(而且「甩」和「逃」也不是一個概念)——題目補充中「70%」的數據,極可能包括了這一部分(如果不包括的話也是在太誇張了)。

如果是「親密恐怖行為」,也就是真的成為了「受害者」,真的不逃就沒救了,但是這種情況下的女性,她基本上沒有逃掉的實力

她的丈夫很可能為了控制她而讓她辭掉工作,幾乎不接觸朋友,甚至很少聯系娘家親人,同時,威脅她如果逃跑就會後果慘重,告訴她「我虐待你是因為你做得不夠好而我愛你」,讓她陷入漫無邊際的自我懷疑自我否定……然後再保證「我愛你,我不會再虐待你」(當然這不會是真的)……

——這種情況下,一個姑娘,她內心充滿恐懼懷疑和自責,不斷受到虐待和懲罰,沒有經濟收入,同時沒有社會支持,她只能依賴於唯一的關系和唯一的那個人——也就是「施虐者」,她只能祈求丈夫不再對她施虐,她沒有自己對自己生活的掌控和判斷,只能選擇去服從類似於「三從四德」、女性要照顧家庭這樣的「社會規范」——沒錯,施虐者多半「直男癌」,會時不時拿這玩意兒說事兒的……

這種境地下的女性,別無他法——她們有機會上Aorqu?才怪!

【最後再次強調解決方式】

如果是普遍伴侶暴力,想要改善關系的可以嘗試學習憤怒情緒管理和溝通方法與技巧,進行心理諮詢等。情況嚴重或者不再留戀關系的,也可以離婚止損——這種情況下,雙方應該都能在離婚後正常生活(要麼經濟獨立,要麼暫時有家庭朋友接濟,有改善前景),Aorqu上的相關討論也不算少。

——簡言之,自己的事兒自己看著辦。

如果是親密恐怖行為,有能力逃走的人是不會讓自己成為受虐者的,已經成為受虐者的人基本上沒有能力獨立逃脫,那隻能是遇到了就幫她們逃走!

——簡言之,!!!!!!!!!!!!!!!!

以上,三月快樂^_^

附上參考資料——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家庭與夫婦心理學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