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個一輩子都沒有做出突破性成果的科研工作者,應該怎樣評價他對這個社會的貢獻?

問題描述:對於做科學的科研工作者,除了發文章之外,似乎沒有其他的產出,假如,一輩子都是在灌水,那麼這些科研工作者對社會有什麼貢獻? ————————2016.6.4—————————— 更新一下問題。似乎有些朋友反應過激了,我並不是否定普通科研工作者的貢獻,我本人也是一名在讀博士生。現在有些迷茫,我本身是做理論工作的。這個困惑來源於一個老師,那位老師說,假如現在把我所有的文章都燒掉,對科學也沒有任何影響。這句話對我…
, , , ,
vacuumcat:

關於大量的灌水文章的價值,我是這么看的:
咱idea差不假,但學了這么多年咱們總知道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壞的。咱引用文章時候動了腦,好文章就被多點了一次贊,就會被更多的人看到;
咱實驗數據難看不假,但至少這數據是真實可信的,誰知道哪天某個大數據專家就可以把你的文章用作一個數據點;
咱做過的方向沒前途不假,但在博士論文里哭天搶地的一趟折騰,總能讓一些更有天分的後浪少走些彎路……
你今天測到的爛數據,發的爛文章,都是老闆科研經費的資質。你老闆的錢扔給你就算是打了水漂,難道就不會在其他的地方開花結果么?
或許燒掉你的文章,這世界不會少些什麼。但如果燒掉的是所有你們領域的小白的文章呢?


顏顏:

我想說,科學的本身就是好的。沒有科學我們活在漫長的黑暗裡,世界沒有電,人類沒有光。更為重要的是,你全身心投入科研的時候,你會發現人生純粹起來。我一直欣賞做科研的男生,我始終認為,他們身上有種光芒,引人入勝。
其實很多科研成果,哪怕突破了,從突破到應用,都是漫長而復雜的過程。但是人類永遠需要夢想家,科學的本身就是具有偉大的美,我們永遠不知道很多科研成果是否有用,可是科研如果只是為了有用,我認為他就失去了前瞻性和指導性。所以就算現在沒有成績不代表你做的東西沒有意義。其實科研路苦的有理由吧,他會淘汰很多想靠科研混生活的人,留下那些真正熱愛的人。從1919年到今天,快100多年的時間了,沒有賽先生,我們和鴉片戰爭前的生活沒有絲毫的區別。
王小波說過,智慧的本身就是好的,就算我死了,追求智慧的道路還會有人走下去,想到這里,我就很高興。
很多年前看到這句話,現在想起來仍然感慨,人和人真的是層次分明。
文科生亂答而已,不對見諒。

我只愛過做科研的人,很主觀。時至今日,我也明白愛上科研工作者的不易與心酸。但是沒辦法,理工科phd太charming


Aorqu用戶:
科學的世界滿是荊棘,正確的方向只有一個。大家不畏艱辛,披荊斬棘向四面八方走去,路變得越來越平坦,後人也就越來越容易找到正確的方向,越容易抵達前面的站點。

但是,再往前行,依舊如此,披荊斬棘的故事周而復始。科研之路從來都是艱辛的。


Aorqu用戶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
沒有每個人一點一滴的貢獻,哪來人類整體的進步。

再說不僅科研工作者,絕大多數人奮斗一生也什麼都留不下,被歷史的洪流所淹沒。科研工作者也是人,也符合絕大多數人的規律。


Aorqu用戶:
科研工作者應該為自己的興趣工作,而不是為了貢獻人類而工作。那些不能僅僅從自己從事的研究就獲得巨大滿足的人,出成果的概率也低很多。

你說伽羅瓦弄群論的時候這東西對人類能有什麼貢獻?你說那麼多人跟第五公設過不去,還弄出這么多「幻想」幾何對人類能有什麼貢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