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真的會影響你的三觀嗎?

問題描述:小說真的會影響你的三觀嗎?
, , , ,
我是一隻小萌刀:

朋友曾給我發來過幾篇小說,是涉黃的那種。
我一目十行看罷,並無新意。

第一篇是北京的兩個大學食堂廚子把所在大學一女生輪奸了。
第二篇是一女生被人在地下通道輪奸,後藏屍在牆內。
第三篇是幾個人持刀在教室強奸,並且強迫學生一起輪奸。

朋友見我看完,告訴我這是真實事件。

朋友和我講,其實作者有寫結尾。
第二篇結尾作者說這幾個人已經六七十歲了,沒判死刑。
第三篇那幾個人是未成年人,沒判死刑。

聽完,我心裡悶得慌。
作者記錄這事,再給我們看,我們又做了什麼?

後來我知道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知道了林奕含。

林奕含已經走了快一年了,這個世界變好了嗎?

我今天又看到了一些惡心的事,會變好嗎?


伽利智:

我看到水滴穿過地球艦隊,

我坐在台下聽她為我演唱重生,

我在盧浮宮前為抹大拉祭拜,

我拽住他告訴他那是風車而非巨人,

不管是鬥氣斗羅,還是修仙,亦或是霍格沃茲我都能應對自如。

我知道Sakura最好了,

我沉醉在春天裡小熊的味道之中,

我差一點就看到青銅門後藏著的終極是什麼,

不過這沒關系,因為我得知雷切爾的死因也不錯呀

我之所以遊歷了一個又一個的世界,

是希望未來某一天我死後,我的墓志銘上不是簡單的兩句話,
這個人出生了,這個人死了。

雨果說過書籍是造就靈魂的工具。

你問我小說真的會影響價值觀乃至三觀嗎?

我想說,我時常看著這漫天繁星,總覺得某個星辰就是一個書中世界,

那顆星星上就正在發生著小說里的故事,

我每讀完一本書,

這顆星就會向我眨眼,我也會意的沖它點頭,我們彼此進行了古老而神秘的儀式

從此我的靈魂世界裡又多了一顆星。

這顆星是作者與我之間的共鳴

是在我過著平凡單調的生活的時候,
我走到書架前拿起一本書看的津津有味,
跟著小說里的故事一同喜怒哀樂爽,而後看完了一拍大腿:
啊,原來在這個作者的腦海里,還存在過這樣奇妙的地方!

當我出生時,我的腦子里本是一片黑如翳漆的虛無世界,

現在,天色漸黑了,我閉上眼,腦海里的星光卻愈發閃耀起來。


糖松原名卿:

會的。

小說會影響你的三觀。

不光是小說,電影,電視劇,微博,Aorqu,公眾號,你能看到的,了解的都會影響你的三觀。

三觀本來就是一直在重塑的過程。

三觀是什麼?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

三觀是你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對人生的看法。

三觀包含愛情觀金錢觀消費觀等等。

小時候,喜歡看武俠。

看鹿鼎記的時候,覺得真是一本爽文,七個老婆,個個美若天仙,小說里每個人都搶著給主角送票子。

那時候我就覺得男人就應該有好幾個老婆。人生嘛,就應該拿錢拿到手軟,像韋小寶一樣玩世不恭瀟灑一生就沒什麼毛病。

後來看了神鵰俠侶,突然覺得,韋小寶的七個老婆,都沒什麼意思,不如一個小龍女。

韋小寶大概是那種見一個喜歡一個,都不是真正的喜歡,而是男性原本的慾望。

小龍女呢,冰清玉潔,不食人間煙火。

倆人不管怎麼樣都要在一起,這特么是愛情呀。

那時候覺得,一輩子能遇上真正的愛情就滿足了。

後來看唐家三少天蠶土豆,剛開始寫的書,很早的那種,感覺有一個真心喜歡的媳婦,有幾個小媳婦也不錯。

但是只是想想,長大了就明白了,你只能有一個老婆。

後來看貓膩,看將夜,看寧缺和桑桑,大致明白了,光有喜歡是不夠的,結婚是過日子的,她可以不漂亮,但是兩個人在一起應該是舒服的。兩個人生活聊天很自然,就像是一個人。桑桑漂亮嗎?不,丑。黑,瘦,胖。但是寧缺寧願背著她和全世界對抗。桑桑是寧缺的命。寧缺當然喜歡山山和紅魚,但是桑桑是命。

我現在的愛情觀和婚姻觀就是是無論找對象還是結婚,你都要找讓自己舒服的那種,不用裝,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做真實的自己,兩個人就像沒長大的孩子,也不用擔心誰會離開,因為誰也缺不了誰。

再然後看龍族,路明非衰的不行,喜歡諾諾那麼久了,屁都不敢放,每天攆在師姐屁股後面又能怎樣,她就要嫁給凱撒了。傻猴子為諾諾擋昆古尼爾的時候,被釘死在牆上的時候,他還覺得自己很猥瑣,

在夢里他糾結於諾諾不是他 的女孩而是愷撒的未婚妻,所以救諾諾的命應該由愷撤出,不應該由他來付這個成本, 就像小農算計著自己 田地里的那點東西。
  諾諾是誰的跟他是否願意賭上命去救她又有什麼關系呢?他只知道自己如果不做這件事會悔恨,悔恨也許是人世間最悲傷的情緒了,他體會過楚子航的悔恨。

龍族會火是大概是因為每個人心裡都有個路明非吧。

諾諾是路明非的光,路明非的人生可以分為兩個階段,遇見諾諾前和遇到諾諾後。

最後路明非想明白了她是誰的有什麼關系呢?你只要問問自己,你是不是喜歡,你是不是願意。

看雪中的時候,看到溫華為柿子不練劍自斷全身筋脈,只存一條性命的時候。

「在老子家鄉那邊,借人錢財,借你十兩就還得還十二三兩,我溫華的劍,是你教的,我廢去全身武功,再還你一條手臂一條腿!」

我能想到的,大概是有這樣的兄弟真好,我當然想這樣做了,真熱血,不過換我肯定是做不到的,現實讓我的血都涼了,真的做不到那個份上。

後來再讀將夜,發現其實寧缺或者說貓膩三觀極歪,能看出貓膩是利己主義者。

當時證實桑桑是冥王,寧缺寧願與全世界對抗,也不願意放棄那個小侍女。

後來我發現我也是利己主義者。

小說,肯定能影響你的三觀。

但是不僅僅是小說影響你的三觀。

現實以及很多東西一直在持續影響你的三觀。


兔咪少女萌安安:

當然會,尤其是小時候三觀還不成熟的時候。

國小的時候,學校要求我們看《愛的教育》,看完寫讀後感。

那本書是一個一個小故事組成的。

有一個故事,大概說的是主人公的同學母親去世了,有一天主人公放學,看到自己的媽媽在校門口等自己,就沖過去抱住了他媽媽,但是他媽媽推開了他,用一種愛憐而關切的目光,看著那個失去母親的可憐孩子,然後主人公覺得很愧疚,沒有顧及到同學的感受。

我一直都很喜歡這個故事,以前如果我對於弱者只有一種發自本能的憐惜,那這種因為自己的幸福,讓別人由於落差所產生痛苦的愧疚感,確實是在讀完了故事以後才有的。

其餘的容再想想。


李蝦皮:

我看的很多小說都是在重現特定環境下的特定人物,三觀變沒變不知道,不過同情心應該會增加一點點。

我舉個栗子,比方一個小孩長期遭父母虐待,或者性侵什麼的,長大後精神崩潰,開始殺人。這案例放到Aorqu上肯定又一群指點江山的,而我比較聖母心,只是覺得難過,為殺人者難過也為受害者難過。

薇依講希臘戲劇時說的很好啦,一個人若不能理解多變的好運和必然在何種程度上把人類靈魂置於隸屬地位,那麼,對於那些因為偶然災難而有別於自己的人們,他們也就無法看待成同類,並像愛自己那樣愛他們。

很多人只是被命運的偶然決定了一生,你的美和丑,貧窮和富有,對造物者來說是偶然,對你來說則是必然,這話很傷人。只有理解了這一點,我們才能對其他人的遭遇感同身受。天意從來高難問,不過盡一點人力挺好的。


A-gogo:

我只知道Aorqu看多了真的會影響三觀的


Aorqu用戶:

《悲慘世界》

看開頭的時候,覺得那個主教太傻了,甚至有種大家都快來欺負他的感覺,但是隨著對主教描寫越來越多,不得不承認,當好人做到一定程度,連強盜都不敢背上殺害他的惡名了。

時間過去了幾年,劇情我也忘得差不多了,主教的光輝在我心中也沒啥感覺了,但是之後的冉阿讓,讓我認為「不作惡」是一種選擇。

悲慘世界給我的影響就是盡量不作惡。

————————

補充一下,所謂的「不作惡」,是指在可以做壞事,也可以不做壞事的時候,選擇不做。而當一個人做到米里哀主教的善行時,就算是最不講理的強盜也會被感化(因為殺害米里哀百害而無一利),所謂仁者無敵。


芒果大仙:

會影響。

我從國中開始看小說,一直到現在也斷斷續續看,只不過現在看的少。

影響就是,用我朋友的話來說,我活的太過理想化。

壞處就是,我可能談不了戀愛了,因為我就喜歡小說里那種片面的人格,無法接受現實生活中人的多維性。

到今天我雖然已經能夠分清小說的虛構性,但不得不說,這個影響是很深的。

我根本無法接受,現實生活中,遇到的人,也是會自私會怯懦會貪婪會惡毒的人。簡單來說,我無法接受人性本就存在的弱點。

好處就是,看了這么多年小說,對我來說,瞎寫故事也不算太難。還有,我可以瞎bb關於我的擇偶標准。

回復評論里的一些問題:

1.有人問我是不是都看小言去了,所以一直幻想霸道總裁……實不相瞞,我回答這個問題的出發點就是情感類小說,不是紅樓夢水滸傳那一類。但也並非全是瑪麗蘇,畢竟我的少女心也有限。我個人對於霸道總裁也沒什麼想法,就像高贊說的一樣,我也是個喜歡勢均力敵的感情模式的人。

2.很多人說人本來就是復雜的。沒錯,道理我懂,但我還是沒辦法去接受,對於朋友我尚能包容,對於伴侶我無法容忍(沒錯我是靠本事單的身),這可能就是我「理想化」的表現吧。

3.我說的小說裡面人物的片面,可能更多的理解為小說人物都有一種常人沒有的「執著」,他們很純粹,讓人看了只覺得敞亮。而現實生活中,人有太多種可能性,也有太多不可琢磨的地方。

4.關於獨身。評論里很多妹子(?)都說想好了可能要孤獨終老了,關於這個方面思考吧,其實是理想化的必然結果。李銀河說過,要想因為愛情結婚,最好做好獨身的準備(大致意思)

我說我理想化,不代表我不享受我現在的狀態。同時我也做好了獨身的準備,這種準備不是無奈之舉,而是我自己的選擇。

還有就是……廣大少女們,別憂慮,世間自有緣分。

語文不好,不然怎麼叫三流寫手嘛,不要挑我說話的毛病了。祝好。不再作回復了。

來自很久以後的再次補充:

我現在不喜歡看bg小說了…大概小說太假了吧,可能也是老了經歷多了覺得小言實在腦殘。
寫這個答案呢,當時也是一時興起。畢竟我真的看小說很多年,描述也完全是出於我個人的主觀感受,當然,其中的感受可能和我的個人性格經歷有很大關系。
所以你不要說你看什麼書你怎麼樣你這那我又怎麼的…你是你啊,我是我啊。我要是知道我為什麼這樣我不就不困惑了嗎?沒有誰對誰錯,我只是說一下,我是這個樣子。
關於看小說…
首先,我有顆玻璃心。我超討厭看虐的,so,我看的小說不能有惡毒男二惡毒女二不能有前女友不能有家族恩怨不能有破鏡重圓…總之我唯一能接受的悲慘就是a死了,b活著,而且這種我會哭超慘…哈哈哈哈,所以你懂,很多年裡我都把小說當精神鴉片,雖然每次看完一本我都覺得會有更大的失落縈繞在胸口,但我也沒停。找下一本就好了啊。然而到後面就發現,看的差不多了,再沒有對胃口的來填補空虛?
與此同時,我也看了很多亂七八糟的其他書…中二時期十足十的藝文少女,記得超清楚,高一看了一本七堇年的《瀾本嫁衣》,非常扎心……高三有一段還喜歡看日本文學,村上春樹??好吧說這些,我只是想表達其實一個人的三觀是多方因素決定的,可能我說的我理想化吧啦吧啦也不完全是言情小說的影響。
其實看小說對我來說可能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是尋找寄託,尋找不現實的寄託,所以我才會那麼偏執。然而隨著時間推進,逐漸被生活日了的我,心裡有了勇氣也不再恐懼的我,已經不需要什麼虛無的寄託了。

現在我看小說主要是為了娛樂,哪天覺得無聊了我就會看一下,也不會太當真。但偶爾還是覺得有點上癮。
而且,我現在喜歡看耽美小說:)怪甜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我還是想說,我依舊喜歡純粹的靈魂。

最後,給所有能明白我意思的少女少男們雞湯一下:

熱愛生活,熱愛自己。

以上。


萊蒙聞斯:

《哈利波特》影響了我太多。

初讀以為是魔幻故事,後來發現它其實是我的少年導師。

我能不能像哈利一樣敢於將所有相關不相關的人護在身後,自己走進角斗場?

我能不能像盧娜、弗雷德和喬治一樣更釋然地面對生命的逝去,面對殘缺和死亡?

我能不能像赫敏一樣為朋友和正義甘願不顧一切走上一條沒有家人和愛人的路?

我能不能像羅恩一樣在太多可以被嫉妒和自卑沖昏了心智的關口及時回頭?

我能不能像金妮一樣心甘情願放開愛人的手並且不再哭泣?

我能不能像小天狼星一樣為兄弟而成為天下之所不恥的人?

我能不能像盧平一樣在最陰暗齷齪的地方發出月亮一樣溫潤、持久、皎潔的銀光?

我能不能像多比一樣第一個起身反抗,即使會被原主人殺死在原來被奴役的地方也不後悔?

我能不能像麥格、弗立維、斯普勞特和斯拉格霍恩一樣堅守職業道德?

我能不能像納威和海格一樣永遠堅定、堅韌和忠誠?

我能不能像塞德里克一樣紳士地對待對手?

我能不能像馬爾福一樣為家族而戰而冒天下之大不韙?

我能不能像格林德沃一樣最終敢於承認別人的正確,敢於懺悔?

我能不能像鄧布利多一樣睿智而不說教,溫和且遊刃有餘?

我能不能像斯內普一樣愛一個人?

我能不能像他們一樣勇敢和正義?

自我十五歲第一次讀完《哈利波特》系列以來,我常常問自己。

年齡漸長,因為一些猝不及防的安排和看上去瑣碎的理由,在大大小小的事上,越來越多次回答自己「不能」。

終究還是不能,連嘆息都很無力。

最終會有那麼一天,不再問自己了。


monster:

會的!

我小時候看的第一本小說是《小公主》,就是那個家裡特別有錢上寄宿學校愛講故事的白富美的故事。

我一直記得女主薩莎心地善良,品行端正,喜歡看書講故事。因為家裡有錢,上寄宿學校的時候很多老師同學都很奉承她,後來爸爸病死之後又開始欺負她,不給她吃飽飯,讓她做苦力什麼的。但是薩莎一直堅強獨立,告訴自己要像公主一樣舉止優雅,品行高尚。後來她交到了真正的朋友,爸爸去世之前投資的礦山也挖出了鑽石,就是一個落難公主的故事。

當時我真的超級欽佩薩莎的,要知道那個時候她才12歲啊,還是個美貌的小蘿莉。那種落難之後還能堅持自我什麼的,她不斷告訴自己這是一個考驗,告訴自己別忘了她是一個公主,要做一個善良高尚的人。

我讀的時候就覺得公主真的是一個美好的代名詞,不像現在是一個貶義詞。也一直很想要做一個像薩莎那樣的女孩,但是和小夥伴說這些想法的時候被狠狠地嘲笑了,那時候失落了好久。可是薩莎的那種意識真的影響了我好久,就是要懂禮,要做一個善良的人,現在長大了也一直有這種意識。

所以人生的第一部小說確實挺重要的。要是我當初讀的是小言情估計就不會有這些想法了。

看完評論感覺我勾出了大家小時侯的回憶呢,๑乛v乛๑嘿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