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舞大媽會為了搶地盤鬥舞嗎?

問題描述:广场舞大妈会为了抢地盘斗舞吗?
, ,
我姨媽跳了當地(地級市)第一,贏得五千塊獎品,現在還要去省會參賽,震驚了
後來問了過程 基本上全家出動 當啦啦隊 連因為腰疼天天宅在家打遊戲的外婆都被我爸偷偷載來給驚喜 小舅舅帶了一對紋身小弟助陣 太歡樂了


全中國誰人不識我師奶劉,你響我坨地跳舞,你有冇問過我啊?姐妹,上架撐!

我火雞紅,從銅鑼灣跳到深水埗,我中意跳邊就跳邊,你吹我漲啊,你邊位啊你,夠膽同我只抽!

剽竊自S1 GASEOUSSNAKE


一個視訊 說明一切!!!


我不知道她們會不會鬥舞,但我知道她們真的會打架!

我媽,四十幾歲(比你們多少二十幾歲的長得都年輕哇咔咔咔),前兩年開始喜歡跳廣場舞。漸漸的開始領舞,我也去看過,光我看到的打架事件就三四次。

有一次晚上我在家看電影,突然一個電話打給我讓我快去,還喊著別打了別打了。等我去了才拉開(答主學跆拳道六年,實用,不表演,拉幾個大媽還是可以的),然後一起去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我才知道我日你媽真的是很閑啊艸!為什麼打架?你們猜猜為什麼?就因為一邊的聲音大了而且占了另外一邊的位置,兩邊互相不服。當時我就炸了,指著她們鼻子罵,我操你媽逼的屁大點小事也他媽打架?

我媽在旁邊拉我說沒事了別罵了,我一把甩開讓她以後不要跳廣場舞了,全他媽一群垃圾貨色。

真的是垃圾貨色,有的胖如球,有的猥瑣如狗,還有的男的,五六十歲也去跳?你他媽真的是去跳舞的啊?還有人傻逼呵呵說什麼給我媽介紹對象(因為我媽真的很年輕別問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保養那麼好)?我媽都說過了有孩子了還逼逼。我是真的受不了那些人。

沒錯我就是在噴廣場舞,操你媽的!中國大媽?渣逼。

不匿,Aorqu第二個回答,態度不好,因為真的很生氣。就這樣。


第一次寫Aorqu,就是寫續寫啊 心情多少有點小激動呢~~ @朱炫 續寫了你的那篇大作,文筆簡陋 請見諒了
我起名叫《廣場舞風雲》

這個是接著這個支持最多的 @朱炫大神寫的 ,各位先看完他的再看我的第二話就好了

第二話,

「年輕人,你了解這個時代嗎?」

這個佝僂的老人挪動著自己的腳步緩緩地向人群外走去,人群散開時,已經無人再敢直視她的眼睛,她們到現在都無法相信剛才發生的一切,這個僅憑一己之力,就單挑了她們所有人的家夥,竟會如此的矮小,可是她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假象!誰也忘不了她那道恐怖的身影!

「你,你到底是誰?」躺在地上的首領喘著粗氣,強忍著坐了起來,她的手下在一旁正慌忙的在她身上摸索著救心丹。

失敗者的肩上清晰的繡著一朵盛開的菊花,那是陳小菊親授的舞團標志,也是她的榮譽。

她不甘心,沒有人會甘心這樣的大敗,身為這個東方最強陳小菊的幹部竟會如此的不堪一擊!

「你怎麼就是不懂呢?」那個佝僂的老人轉過頭看了看失敗者,「三十年前,老門市場上我們交過手。」

「你是…那你是…」失敗者試圖回憶三十年前的事情,但好像記憶被什麼東西封堵了一樣,無法回憶起分毫。

「想不起來也是好的,對你們都好,不是嗎?」老人突然舔著幹癟的嘴唇露出了一副貪婪的微笑,那笑容仿佛要把在場所有人吞噬一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失敗者捂著心臟怪叫著,雙眼驚恐地盯著老人,「是你!!是你!!!」

老人收回笑容,環視了一下人群,留下了一句話。

「告訴姓陳的,青龍的地盤不是由你們這幫小輩接手的,我給她一周的時間,快點給我滾!」

說著,一抖身上的白衣,白衣之下「執法」兩字清晰可見。

漆黑的夜晚總是靜得可怕,廣場上寥寥飛蛾正繞著煤油燈的光亮飛舞著。

陳小菊為了讓這場會議能順利召開,特意吩咐丈夫是電業局局長的張春鳳讓這里停電三個小時。

廣場內除了她的人之外並無旁人,這正是陳小菊想要的。她坐在離煤油燈最近的地方,看著那幾只短命的飛蛾,靜靜的等待消息,旁邊的幹部們也都朝廣場入口處焦急的張望。

幹部們的肩膀上都繡著一朵盛開的菊花,而在她們背後的那些人肩膀的那個位置上的菊花並未盛開,她們是陳小菊的親衛部隊,自打她獨鬥青龍時就一直跟在她的身邊,或者說這就是她的軍隊啊!

「菊姐!」一個帶著哭腔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進來。

人群為她閃開了一條通道,那人腿一軟撲通跪在了陳小菊的面前。

「劉姐她…」那人哽咽著說不出口。

陳小菊閉上眼,感覺夜晚的冷風正無情的鉆入她那雙脆弱的膝蓋中。

她想跪下認錯,她不該來這里奪下這個地盤。

樹大招風,這早就該想到的道理。

「人走了?」她強忍淚水。劉姐和過世的母親是老交情了,按輩分算也是她的老前輩,陳小菊有一大部分人就是劉姐為她拉攏過來的,她有今天這個地位和劉姐的幫助是分不開的。

「你確定她就是白虎嗎?」

「絕對是她!我這輩子都忘不了那張臉!」她哆嗦著嘴唇,不知是憤怒還是恐懼。

「你…之前就認識她?」

「我認識!她就是三十年前的老門花斑虎!那年,我和劉姐倆人剛下崗,尋思在老門前賣點蘋果,誰成想在第二天晚上從馬路對面飛奔過來了一輛行政執法車,她是第一個下的車,當時我們倆嚇壞了,趕忙推車要走,那花斑虎便追了上來,看我們倆是女人便不客氣了,一下就把我推到在地,拿起我們的蘋果就扔在地上,劉姐便和她動起手來,可是她根本就不是花斑虎的對手,腿也被踹骨折了。可現在劉姐她又被…」

她說不下去了,便跪在地上,「劉姐她可不能白死啊!」

「我知道,好妹妹,你先回家吧,你放心,這事肯定沒完的!」

陳小菊望著遠去的身影,回身對她剩下的三個幹部說「你們怎麼看的?」

「我聽過白虎這個人,她以前叫花斑虎,自從老了便叫白虎了,她不光是鬥舞,而且還鬥武!」張春鳳道,「但我沒想到她竟然會這麼狠毒!」

一旁的劉嫦娟說「狠毒?她做什麼了嗎?這是廣場!這是江湖!」

眾人沉默了,待在陳小菊身邊的陳小梅打破了沉默,「姐,嫦娟姐剛才說的對,這里是江湖!出來混就要懂得規矩,雖然我們是新人但也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等著人家把咱們分食的一點不剩!我們得反擊了!」

「怎麼做?」

「明天我去找朱雀!」

「找她有什麼用!她不會幫我們的!」

「放心,她絕對會幫我們的,朱雀玄武白虎三個人都想瓜分這里,里面朱雀是出了名的貪婪,她想要什麼那就分給她什麼!」

「分給她土地?然後你是想讓她們在我們的地盤上打起來嗎?這倒是好主意,可是一旦把事情鬧大…城管們不會管嗎?」

「管了才好哩!就怕他們不出面!」

「好的我明白了,這件事你明天就去辦。」

陳小菊低著頭看著煤油燈細小的光亮,她發現一只飛蛾向上撲騰了兩下翅膀,然後便無力的垂了下來,最後死在了煤油燈下。

她盯著那只可憐的蟲子,不知道它是誰,劉姐?還是白虎,或者是朱雀,也可能是她自己……


說再多沒有用。看了此視訊你就明白了。龍抬頭真的有,應該張素娥拍的

http://m.tv.sohu.com/us/118810197/68665316.shtml


有請我們今天的judge:二號樓的張大媽,今天battle的雙方是一號樓大媽舞團和三號樓娘娘舞團,dj are u ready?ok, drop the beat!!!


剛搬來一個新的小區,一條夜市,面對面兩撥廣場舞大媽,什麼都鬥,音量,服裝,人數,舞姿,這些我都覺得正常。但是她們還鬥誰結束的晚,於是有一天,晚上11點我夜歸,左手邊的大媽軍團,只剩幾個人了,仍然在跳。敬佩,真的。


怎麼不會 樓下就是廣場 自打廣場舞風行以來沒睡過懶覺 早上五點是信基督教的開始哈利路亞 旁邊是自Hi的一位阿姨帶著幾個老年盆友練太極 還有個拍子端球的一套操 整個是跟信教的一起混合的音響 廣場池子外圍是一大群健身操 通常跟快閃是的詐唬半小時就散到廣場中心去

中心劃分四塊 最左邊是交誼舞跟羽毛球 往左邊點是舞群 最右邊是舞群 往右邊是另一鋪太極拳

早上五點半開始是信教的 那麼長 得持續到八點左右九點鐘 中間穿插組合陣型 配合陣型 玩的不亦樂乎 離我家最近 如果下雨隔天早上場內不會有人 可早上沒雨場地外圍就堆滿了 聲音簡直就跟放在耳邊一樣 崩潰所在

主力就是場地中間的兩鋪舞群 其中一鋪每次的口號都是同一人的 方言 乙 二馓似洗腦 通常競爭的是舞群放保衛釣魚島

你說沒看到鬥舞 廣場舞的世界鬥舞就是比誰的功放厲害 誰的音量大吧 曾經被家長要求去錄音回來在家自己練 結果一阿姨警惕性高得嘞 直接把我攆走了 還拿繩子把他們那圈圈起來

廣場舞的領舞 往往站在前排 高台 誰跳的能減肥出汗花樣多 不難記 一眼就看見

總結 為了搶地盤 鬥舞對大媽來說難度稍高 曾經有一次健身操比賽 囊括本小區所有廣場舞團隊 然後有一半以上的團隊不約而同跳的都是保衛釣魚島 還是啥名 技術上對大媽來說有難點 大媽門鬥的是服裝 風貌 以及大音響 地盤神碼的 難道不是有場地的地方都是舞台嗎


遙想當年,她一個人手拿折疊扇,從明哲路砍到解放西路,一直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三天三夜眼都不眨。


我提供個新的視角。。
大家體會一下


手握實物原創保真。。。不限非商轉載但請註明出處或附鏈接。


不如開發一款射擊遊戲專門打小區里跳廣場舞大媽的頭,爆一個十分兒什麼的。這樣可以發泄大家生活中的憤怒,免於現實中爆頭,看了新聞真是嚇一跳。

在一首鳳凰傳奇的時間內,看誰能射擊更多移動舞蹈中的大媽,可以用燃燒瓶、ak47、勃朗寧、飛刀等武器。有的大媽跳的跟飛仙一樣還會攻擊玩家。玩家還要躲避巡邏的城管。如果你不能打夠一定數量的大媽,大媽就會越聚越多,把你吵死。遊戲就會結束。

你守衛著小區花園,各種大媽手持錄音機、功放、寶劍、扇子、腰鼓慢慢逼近,而你得搜集陽光種豌豆。。。


本不想寫,可是看這前排答案就覺得吧,他們是在用文字這種「舞」搶占得贊數這個「廣場」。這,也是一種鬥。
匿名了~


斜陽深垂,風聲獵獵,一縷殘葉沿著地平線狂舞。

陳長風虎軀一震,冷哼道:「你,終究還是來了!」

陸三姑背著手,怔怔望著火紅的晚霞,夕陽在她身後截出一條長長的剪影。

風在動,雲在動,三姑巋然不動。

沒有人知道,在三姑平靜的外表下,無數股激蕩的力量正在暗暗湧動,她竭盡全力地克制,卻依然控制不住,額頭滲出一排細密的汗珠。只有烤紅薯攤上的白須老漢嗅到了空氣中的一絲不尋常的氣息,他放下了手中的紅薯,眉目間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訝異,轉身向廣場望去:「咦?」

陳長風見三姑不答,幹笑一聲,道:「三妹還是像當年那麼少話哈。」

三姑們猛地轉過頭,怒目圓瞪,單掌豎起,停在嘴前做了個禁聲的姿勢。

陳長風似乎受不住無形的力量,一連退了八步才勉強站定,身子微微下伏,仿佛正醞釀著畢生之力。

便在此時,空氣中傳來「嗑嗤」一聲,霎時間天地變色,三姑的身體隨之詭異地扭動起來,遠處白須老漢猛地一躍而起,渾身骨骼咯咯有聲,身形變換如怒海狂濤。

陳長風猛地發現旁邊的巨大的路人方陣也正如癡如醉地跟隨著三姑的動作,他胸口一顫,自己的心跳居然也隨著聲音的節奏在律動,終於,他無法抑制地張開了雙臂,跟著三姑動了起來。

一曲畢,陳長風已經湧起對三姑的深深的敬意,他仰天長嘆:「三姑!在下敗了,作為一個舞者,不應該多說話。」

三姑依然不接他的話,只閉目養神,靜靜等待。陳長風面露慚色,默默調了調方位,從新站定腳步,吸氣吐納,終於也進入了無物無我,無色無相的至高之境。

直到暮色四合,空中依然飄蕩著那縈繞九天的笙歌:「我在遙望,月亮之上……」

——《舞者的自我修養》

(完)


不會,她們會為了搶地盤鬥嘴。


家長大人積極成為了廣場舞最大方陣的頭頭,還抓了我去跳,所以來答一下。
家長大人的方陣是廣場上歷史最長,而且得過獎的方陣,而且吸收不明圍觀民眾的吸收率挺高。順便說一下,舞蹈方陣們都是晚上7點開始10點多就散場,因為10點廣場停止給她們供電。這個是很久之前就協商好的。
她們跟別的方陣有過搶地盤,不過一般都不會鬥舞,都是比誰人多誰舞新誰聲音大,誰的方陣教的好收費少等這類的核心競爭力項目。
我上次回家的時候,廣場上有5個廣場舞團體。家長大人的收費最低,是意思意思收幾塊錢算是音響錢,而且是自願的。其他的方陣的我去當過間諜(。。。。),剛剛湊過去開始跳就有人過來收錢,最便宜的那個健美操方陣是100一個月。
家長大人日常是找新的舞曲,學舞然後教幾個比較會的,她們在方陣穿插站著領舞。我估計現在她在跳小蘋果。有時候會有舞蹈比賽,衣服的錢自己掏,去聚餐ktv大家湊錢。
而且,家長大人瘦了十斤。我也想跳了。


我們已經開始跳小蘋果了,大媽們會往感興趣的地方聚集→_→


不會鬥舞,會抖出雙方的老公們及他們的勢力輻射范圍


會的 畢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答案貢獻者:、Aorqu用戶、李沛、Aorqu用戶、起名.困難癥、孫嶄、愛吃火鍋的大朋友、李鐵柱、艷鬼、匿名用戶、裘能奇、高血壓硬漢、Aorqu用戶、匿名用戶、曾學武、劉瞬、阮琴、韓曉嵩、匿名用戶、曹查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