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智商高的人情商低嗎?為什麼?

問題描述:有人說智商情商是互補的,上帝是公平的,智商低就情商高,情商高就智商低,或是情商智商都是平均。可智商是天生的,且大多人相似,情商是可培養的,難道高智商的人沒有注意情商的學習?
, , , ,
濛歌:

老子也說過,有之所以為利,無之所以為用。


楊宇熙:

有人說智商情商是互補的,上帝是公平的,智商低就情商高,情商高就智商低,或是情商智商都是平均。
======
上面這句話中的這個「有人」,他是一個傻子。


Aorqu用戶:
說有的人智商高情商低,這是多少智商不高的人安慰自己的託詞啊,求別戳破了。。。


Aorqu用戶:
不知道這個有沒有人提:情商這詞匯,本來就是高智商的人發明出來,用來安慰那些低智商的人。


兔晴晴:

既然智商那麼高了還要情商幹嘛嘛。
不過我覺得智商高的人情商也不會太低。
題主不要被電視劇騙了。


YannF:

滿目優越感啊優越感

不討喜的人認為自己智商高,情商可有可無。

不鑽研的人認為自己情商高,智商並不重要。

高智商能幫助人更高效的觀察理解事物運行的規律,高情商能幫助人贏得更多人脈資源機遇;

高智商可以使人提高效率,節省時間;高情商可以使人利用這節省的時間更好的擁抱生活。

這個世界上,太多兩者兼有的人,面對他們,會感到如沐春風。

面對高情商,低智商的人,會哈哈哈哈;面對高智商,低情商的人,會呵呵呵呵。

最重要的是,如果真的想做一個更好的自己,就永遠不要覺得我有一樣就可以傲視群雄了。

任何一樣的欠缺都會帶來一些限制,承受一些失去。

另外,智商很難後天優化,但可以通過勤奮刻苦提高專業技術;

情商,是真的,也很難後天優化,但可以像我某位高智商的IT朋友說的,用「智商強行壓榨一下行為和語言」。

如果想活的輕松一些,就呆在自己同類人的圈子裡;如果想擁抱更大的世界,就努力讓自己做一個兩條腿奔跑的人吧。

共勉


不設目標:

雙高的人有,雙低的人也有。哪有什麼所謂上帝是公平的?這都是無能者的自我安慰。

還有,我覺得很多答案是真正沒有體會過情商低的感覺的。我在某一個答案下面看到的評論,我覺得說得很好,情商就是一瞬間對各種關系的反應。

誰也也不願意沒事得罪人,就算是沒關系的人,就要得罪嗎?

我情商很低,其實很痛苦。比如吧,有一次出門對方接待,飯店不錯,可是做的太難吃。我一吃,立馬就說,這面真難吃。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表達一下面難吃,意思很單純。也沒有說對方招待不好。可是這話說完,除了特別好的朋友,恐怕別人都會認為我是指桑罵槐吧?當時場面極度尷尬。本來這時我解釋一下,大概能緩解一下,可是我又在想,本來沒事,別一解釋好像又欲蓋彌彰。於是尷尬了一下,我只好當做沒事人讓這事過去了。對方也是。但對方肯定討厭我了。

還有。有一次去公司總部,坐電梯遇到了認識的人。但我當時正在集中精力想一隻股票,屬於睜眼看到對方,卻沒讓對方出現在腦子里。等我反應過來,對方已經也板個臉不理我。這時我本來也應該解釋一下,但我又覺得太矯情了,竟然已張嘴問公司的事來打破沉默。蠢到家了。對方冷冷的回了一句,我又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了。最後就是互不理睬。他可能覺得我高傲,其實我挺不好意思。

其實我很痛苦,但是總是不能改變。情商是種能力,我天生沒有。我也想努力提高,但是這種臨場反應,該怎麼提高?

我身邊有這樣的朋友,智商不高,這么多年,大事一件對的沒干過,而我智商很高。我們一起參與的很多事情最後都證明我是對的,而他當時非反對我,自然證明他是錯的。可是人家情商高,人們都喜歡他,不喜歡我。

所以,情商真的不是所謂的不屑與某些人相處什麼的。我是也想與人相處好的,可是真的沒這個能力。我也有很好的朋友,基本都和我一個德行,說話不懂轉彎,也不會搞什麼人情世故。比如,我們不會搞什麼沒事常聯系,過年過節發祝福簡訊。有時候甚至兩三年不見一面。但是,只要見面,絕不會因為時常沒見而生疏。這些人我都相信是能把背後給他的人。

智商情商都是一種能力,既然是能力,有的人有,有的人就沒有。在有的人裡面,也有高低之分。


Aorqu用戶:
很多自稱情商高並指責別人情商低的人,連情商的定義都沒搞懂,那智商肯定存疑。

他們理解的情商是交際能力,人情世故。


Aorqu用戶:
是的
如果顱骨內的體積同樣大,較大的新皮質層或許意味著著較小的皮下組織。
意識與理性是昂貴的。獲得和使用它是有代價的。我們喪失了很多動物的微妙感覺,泯滅了很多祖先的神秘直覺,這都是理性的代價。
鏈接:人類大腦和其他哺乳動物的大腦有哪些差異? – 趙丹的回答

邊緣系統(古哺乳動物腦). 1952年麥克里恩第一次創造了「邊緣系統」這個詞,用來指代大腦中間的部分,這部分同樣可以稱作舊大腦皮層或中間腦(古哺乳動物腦),與大部分尤其是進化早期的哺乳動物腦相對應。位於邊緣系統的古哺乳動物腦,與情感、直覺、哺育、搏鬥、逃避、以及性行為緊密相關。如麥克里恩所察,情感系統一向是愛恨分明的,一件事物要麼「宜人」要麼「不宜」,沒有中間狀態。在惡劣的環境中,正是依賴這種簡單的「趨利避害」原則,生存才得到保證。
當這部分大腦受到弱電流的刺激,多種情緒(恐懼、歡樂、憤怒、愉悅、痛苦等等)便會滋生。雖然各類情緒在特定位置存留的時間很短暫,但整個邊緣系統卻似乎是孕育情緒、注意力以及情感(情緒主導)記憶的主要溫床。從生理上看,邊緣系統包括下丘腦、海馬體以及杏仁核。它幫助人類判斷事物的基本價值(例如,你對某物是持肯定還是否定態度,佛教稱此為vedena—「感」)和特別之處(例如,什麼吸引了你的注意力),還有助於人類感知不確定性因素,進行創造性活動。邊緣系統與新皮質有著千絲萬縷的深入連接,二者聯合操控著腦功能的發揮,任何一方都無法獨立壟斷人腦運行。
麥克里恩提出,教條化與偏執狂、自卑感、對慾望的合理化等行為傾向都可以在邊緣系統中找到生物學基礎。他認為邊緣系統中蘊含的力量如果全部爆發,危險性實在不容小覷。按照他的理解,發出價值判斷指令的指揮室,往往不是處於更高進化階段的新皮質,而是邊緣系統中相對低階的古哺乳動物腦。前者產生的想法好不好,正確與否,都由後者來加以判斷。

新皮質,大腦、腦皮質,或者換個詞:新皮層,就是我們所知道的高級腦或理性腦,它幾乎將左右腦半球(由一種進化較新的皮質類型組成,稱為新皮質)全部囊括在內,還包括了一些皮層下的神經元組群。腦皮質對應的是靈長類哺乳動物腦,人類當然包括在內。正是腦皮質中所具有的高階認知功能,令人類從動物群體中脫穎而出,麥克里恩將腦皮質稱作是「發明創造之母,抽象思維之父」。人類大腦中,新皮質佔據了整個腦容量的三分之二,而其他動物種類雖然也有新皮質,但是相對來說很小,少有甚至沒有褶皺(意味著新皮質的表面積、復雜度與發達程度)。老鼠失去了腦皮質,仍然可以正常活動(至少從表面上看是如此),而人類一旦失去腦皮質,那他將與蔬菜無異。

控制理性的新皮質過於發達(高智商),控制感覺與情緒的邊緣系統勢必受到擠壓(低情商)。




上帝們是公平的,騎在你身上的賜給你幸福的同時,也要蒙上你的眼,怕你心裡難受。
自以為點了趙老爺的贊,就是趙老爺家的人了?


盧溪:

智商屬於自然性,情商屬於社會性。智商是天生的,情商是後天培養起來的。

一個天生智商高的人,出生在一個適合發展情商的環境,只要他願意學習察言觀色、維護人際關系,他完全可以培養出高情商。

只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用在開發智商的時間多了,用在開發情商的時間就少了。那些高智商的人,往往不願意把時間浪費在研究人際關繫上,除非,他用到智商的專業與人際關系相關。

所以,科學家往往看起來智商高、情商低。因為他不願意花更多時間在研究人際關繫上。

但是,那些傑出的政客,不僅智商極高,情商也極高。因為他們的專業與人際關系相關。

我承認,智商高的人,情商不一定高。(那是他不願意培養) 但是,情商高的人,智商一定不低。

因此,智商與情商矛盾說法,完全是荒謬的。


郭志陽:

智商高的人不需要情商高。


李亞京:

道聽途說的東西你也信?
其實情商這個詞很大程度上就是給我們這些智商不高的人拿來自我安慰的,心裡清楚就好,不要太過當真。情商是很重要,但是沒你想像的那麼重要。
並且情商和智商並沒有直接關系,更不是你說的互補關系。
我見過智商高情商高的人,見過智商高情商低的人,見過智商低情商高的人,也見過智商低情商也低的人。
贊同@kun yu 的說法,智商高到一定程度,情商低一點並不影響什麼,實力上照樣碾壓,一力降十會,就是這個道理。


汪老師:

基本智商高的人情商不會太低。

表現出來低的話,是他們不屑於在情商方面研究,大多是這樣。


匿名用戶:
搬一個以前答案。
————————
個人認為情商與智商基本是一回事。
智商是理解事物的能力,情商則是理解人的能力。雖然側重有所不同,但畢竟同為智力水準,兩者大體是一致的。
生活中經常聽到所謂「某人智商高卻情商低」,其實人家高智商人士完全理解你的思維模式與行為動機,只是不願或不喜歡在交流中改變自身的行為習慣來迎合你,僅此而已。
反之,平常所謂的「智商不高卻情商很高」,只是其人在與人交往時的行為習慣很對大多數人的胃口。
2014-01-18


法庫滾子王:

有人是誰,是上帝在他眼前遮住了簾忘了掀開么?


紳特理斯林:

1)在那些智商高的人群中,真正高智商的人是不會輕易讓你發現他智商高的。因為很容易讓他人對自己有防範意識,照成獲取知訊的效率和準確性降低,認知成本增加。這類型的高智商人群,往往看起來情商高,智商卻不那麼好。
題主真的認為智商低的人能情商高嗎?人情達練即文章,事事洞察皆學問。察顏覺色,洞察人性,直達人心,左右逢源,能做好這些的人有那個是智商真心低的可以辦到的?

2)那些讓你察覺智商高,卻情商低的高智商人群,要麼心智不足算不上智商真正的高,要麼不屑於你的存在,要麼炫耀式的流露,要麼很清楚的理解自己方向和想要過的生活是不需要過多餘關注的人際關系。這類高智商人群是最容易被發現,並且使和照成大部分人有種「高智商的情商大部分很低」的偏差性認知。

3)人的心理防衛機制會令我們大部分人自己更加的傾向於願意相信和接受「智商高的人,往往情商低」這一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現象。並且自動化忽略第1)種高智商人群的存在,並且不斷的找出人群中的第2)高智商人群來驗證自己的這種想法。於是我們普遍上有了「智商高情商往往低「的這種偏差性認知。當然當中也有可能有人僅僅是無法或者從來沒有想過去洞察第1)類高智商人的存在而已。

總結
高智商兼高情商的人普遍存在,然而(a)高智商高情商,(b)高智商低情商,(c)低智商高情商,(d)底智商低情商的人哪怕生活在一起,頻率也不一樣。就有如生活在二維空間的生物無法察覺三維空間生物的存在,生活在三維空間的生物無法直接察覺第四維空間的生物一般,(d ) 是直接無法察覺(a) 的存在。如果你發現生活中並沒有高智商高情商人群的話,那麼僅僅有可能是因為你。。。。。。


雨聲敲敲:

私以為和智商沒關系,很多智商低的人情商也低。只是你不care罷了


Aorqu用戶:
非常感謝邀請我回答。
前面已經有那麼多高票答案了啊,能說的都讓人說了嘛。
我只能打個比方:
大家誇我個子高的時候,我只能不好意思的說,哎呀,褲子很難買到合適的啦!
不然,叫我怎麼說?
」我就是個子高,你們羨慕我吧?「如果我每次這么得瑟,我還能活到今天嗎?
物競天擇啊!
現在高智商的那部分人,啊,如果他們情商也高,這么完美的物種活不到現在的,相信我。

你們肯定不願意相信有既高智商又高情商的人存在的,就像你們不會相信我們是外星人一樣。
這么一想,還真有那麼一丟丟孤獨感和莫名的憂傷吶。


沒有女人的男人:

我們喜歡比個高低。所以就有了個高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