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基礎科學研究,前景很慘淡嗎?

問題描述:看到了一篇文章 Don't Become a Scientist! 題主比較在意的幾個主要觀點: 1、科研人員數量過多,現今很難在大學謀得滿意職位,常常接近40歲都無法成為大學正式職員。 2、成為正式職員前,只能打工,無法完成自己興趣的課題。 3、成為正式職員後,科研淪為如何討好資助者的工作。 謝謝@Forsoul Coz更加準確的總結: 科研人員的薪金收入和工作性質不足以支撐有質量的家庭生活。 科研人員供過於求,謀得永久職位的概率不大。 得到永久職位前,在PI的影響下,要做很多跟興趣相關但並不直接相關的課題。 得到永久職位後,要花大量的時間在與科研無直接相關的工作上。 這篇文章所言是真?科研工作真的如此慘淡嗎?
, , ,

Don’t Become a Scientist!

翻譯如下:

別從事科研!

Jonathan I. Katz

Professor of Physics

Washington University, St. Louis, Mo.

[my last name]@ Department of Physics

你在考慮當科學家麼? 你想要探索自然的秘密,通過實驗和計算去探尋世界的真理麼?忘了它吧!

科研確實很有趣. 探索的帶給人的興奮感是獨一無二. 如果你聰明絕頂,充滿雄心壯志並且勤奮努力,你確實應該本科去學學基礎科學。但是你也就該讀到本科為止。畢業後你就該好好面對下這個社會,而不是去考慮讀一個自然科學的碩士或者博士什麼的。干點別的吧:白衣天使律政佳人或者程序猿工程師什麼的都好。

為啥我一個物理終身教授要勸你們別去走我成功的老路?因為這在現在(我在1973年拿到Ph.D.在1976年拿到終身教職)根本走不通了!美國的科學界已經沒有那麼多有吸引力的職業道路了。如果你進了研究生院,理想中的你下半輩子應該花在做科學研究,利用你的聰明才智和好奇心去解決那些重要而有趣的問題上,現實中的你則是等來不及轉行的時候才恍然大悟發現科研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美國的大學每年生產的博士生大概是市場需求的兩倍。當這麼多的博士生被傾銷到市場上的時候,很自然博士就變白菜價了。而在科學界,這種降價表現為你在拿到工作前得花許多年月在當博士後上。永久職位的工資沒有變少,但是很少有人能畢業兩年就拿到永久職位,更多的人只能在博士後的職位上熬上五年十年或者一直熬下去,這幾年裡你還得每兩年挪個地方,就為了那個遙不可及的永久職位。

舉個栗子,我們系最近一個助理教授的位置招人。排在前頭的兩人中,排第二的那個37歲,已經畢業十年了(期間沒有正式工作)。排在前頭的那個人也畢業了7年,現在35歲了,儘管我們都覺得他很聰明,他也現在才拿到固定工作(這只是永久職位的入場券,真的永久教職還得等上6年看錶現才能給,不過好在總算逃出了當博士後給人當苦力的生活).而最近的栗子是一個39歲的老候選人去競爭另一個助理教授的職位;他已經發表了35篇論文了。而稍微對比下,一個醫生一般29歲開始工作,律師25歲(makes partner at 31不知道什麼翻譯,出師?),程序猿27歲就能找到很好地工作(計算機和工程是為數不多業界職位需求足以供應那麼多博士的領域)。任何人如果能夠在科學界闖出一片天地,那麼憑藉他的聰明才智,雄心壯志以及勤奮在任何其他的領域他都能成功。

一般生物學博士後的年收入為$27,000,物理學博士的好一點,能拿到$35,000(博士生津貼估計連這一半都不到)。你靠這點收入能夠養家麼?這只夠一對年輕夫婦居住在小公寓裡,好吧我認識一個物理學家的老婆跑了就是因為厭倦了不斷地搬家而看不到固定下來的希望。當你30歲的時候你可能有很多生活需求:一個好的學區房以及一些其他的中產生活必需品。科學家是一種職業,而不是一種信仰追求,沒有理由讓你孑然一身地去追求它。

當然你不是為了發財才從事科研的,所以你沒有選擇醫學院或者法學院,儘管醫生或者律師掙得是一個科學家(有幸拿到收入還不錯的永久職位的那種)的兩三倍。我也選擇了科研我懂,我只是希望能夠自由地研究那些我感興趣的問題。但是你可能就沒那麼幸運能夠得到這種自由了,當你是博士後的時候你必須為僱你的人的點子工作,而只會被當做一個技術工人而不是合作者。最終你可能會被從科學界裡完全擠出去,選擇改行當一個程序猿,但是假如最終要改行,為什麼你不在你22歲就去當一個程序猿而是遭了這十幾年的罪後再改行呢?你在科研里花的時間越久你就越難轉行,隨着你年齡的增大,你對潛在的僱主的吸引力就在減小。

也許你天資過人骨骼驚奇能從博士後這深坑裡跳出來(有時候一些學校可能如此為你的天資折服以至於你畢業沒兩年就給你一個準永久職位呆著)。但是這個惡性競爭的大環境導致即使那些最有天賦的人也得乾上許多年的髒活累活,就比如剛剛那兩個栗子。而當中很多滿績牛推的天才們在這之後發現科研的競爭比找工作更激烈。

等你最終拿到了一個永久職位,恭喜你,你很可能終於從求職坑跳到了拉贊助坑裡。再一次,你淹沒在了茫茫多的科學家海裡。你以為你現在需要做得就是安心科研,但是實際上你得寫無數的報告去給你那些競爭者們審閱,為此你得為迎合評審的口味絞盡腦汁而不是把這些精力花在研究那些真正重要而吸引你的問題上。等你真開始寫你就會發現這完全是扯蛋:你做出來的成果你沒法寫因為那些都被做過了,而你全新的想法你也沒法寫因為他們還沒有被證明會有效,這.TM不.是.坑.爹.麼,都被證明有效了我還研究個P啊,但是無數血的教訓告訴我們,那些真正全新的想法就是開題報告殺手,會讓報告被評價得很低。所以,當你抵達永久教職這一理想鄉之後,你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們可以做什麼?對於年輕人(還沒找到工作的那些人)來說趁早轉行吧。這會減少期望與失望落差帶來的痛苦。現在大多美國人都已經看清了科學界的壞形勢拋棄了它,如果你還沒有,趕緊的。把讀研究生院的寶貴機會留給那些家裡情況甚至比咱們還糟的印度人和中國人吧。切記吸毒毀一生,科研窮三代啊!(真是原話如此,不忽悠)

對於那些科學界的精神領袖,你應該勸贊助商們去訓練少一點博士生。海量的科學家完全是讚助制度的產物。基金會自己毀掉了科學界的生態環境後還反過來批評現在的年輕人不再喜歡科學研究。他們本可以嚴格控制培養博士的數量,但是他們沒有,甚至根本不願討論這個話題(很多年來NSF都在虛報科研職位缺口的數量,而大多的基金會都按照這個虛報的標準制定計劃)。結果就是最優秀的年輕人,那些本該加入科研行列造福全人類的年輕人,機智地選擇了其他行業,留下那些弱逼和被美國學生簽證吸引來的外國人充斥着研究生院。


talich:

學術也是個行業,也受各方面因素的影響。

舉個例子吧。就是生物醫學方面,美國學校研究來自政府的錢主要是 NIH 經費。這個是 NIH 總經費的一個圖:
可以看到,從1960年代開始,這個錢是穩步增長的。

但是到1990年代末,NIH 的經費開始有明顯增長,這個增長當然要被下面的學校消化。結果自然是,招人。不僅如此,因為錢來得容易了,所以給出的條件也鬆了。比如終身職位,是說沒有經費的話,只到教課,學校會補上大部分工資(9到10個月),但這時醫學院的標准一路下降,很多生物和醫學專業,終身職位只給1-2個月的保證工資。但是,因為搞錢容易,大家也不介易。搞一個5年的項目,續上兩次,大半的職業生涯就搞定了嘛。

當然,這種算計是按著,科研經費還會按著現在的趨勢發展下去,的想法走的。

但是現在看這種估計是錯誤的,因為到2005年後,上升趨勢戛然而止,到2008年經濟危機後更是走下坡路。而很多科研機構,一開始意識不到這一點,認為這只會是一個短期現像(比如大約1-3年),所以沒有及時調整。

於是整個行業的沖擊,就被越發放大了,弊端就顯露了。前景滲淡的說法,也就出來了。估計接下來有相當一部分人會離開科研院校,進入私企吧。


Aorqu用戶:

本答案僅關乎大陸高校,文科科研

文科科研前景慘淡嗎?
這要看你用什麼標准衡量了,錢的話,出任總經理當上CEO贏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那是不要想了。
文科不比理科,就最普通的文科專業來說(不包含會計金融法律等特殊專業),一個德高望重的名校頂尖教授,待遇大概也只能達到外面公司中層的水準。某普通高校教授教齡30年手上常年有省部級項目,收入也將將能和阿里巴巴入職兩年的碼農持平。
如果求財,就別來搞科研了。

個人發展前景呢?
根據專業和研究方向,情況是比較兩級分化的。
如果是非常非常基礎的專業,例如英語、中文、歷史……那麼別想了,你是在一個前人已經做了相當完備研究的基礎上進行研究,除非你能夠另闢蹊徑,否則很難在科研上走出一條比較有前途的道路。而且這些基礎專業近幾年在高校里的需求是不斷萎縮的,所以即便是名校博士畢業,不能在高校找到教職的也大有人在。
如果是比較冷僻的專業,論文、教職都還是相對比較容易拿到的。例如某博士是搞道教典籍的整理研究,這不僅需要研究者在古文、歷史和中國古典哲學上都有較高的修為,而且要能耐得住寂寞,學風踏實。所以她基本是被導師一路看着保送進博士的,日後的工作也不愁。現在高校里有很多這樣的老教授,他們學富五車為人正派,卻因為領域太過冷僻且要求高又不來錢,找不到符合標準的學術傳承人。
類似的專業還有中國古典音律學,由於大陸大學的考學方式和專業設置,懂音樂的不懂古文,懂古文的不懂金石,懂金石的又不懂音樂,如果你恰好三樣都精通並且成為了somebody的學生,那麼放心吧你絕對是業內頂尖了,因為可能全國和你同輩的不超過5個人╮(╯w╰)╭

文科科研的研究過程
與理科不同,文科學科搞科研,往往都能夠按照研究者的個人興趣走,並且,興趣在文科研究者的研究過程中可以說是最大的助動力。
由於文科導師和學生之間不像理科有類似於老闆和僱員的關系,金錢利益糾葛少,所以師徒間的情誼更純粹一些。這並不是說不存在導師把學生當廉價勞動力的事情,得看學風,例如浙江某高校的確普遍存在這種風氣,而其他學校則鮮有這種情況。
更純粹的師徒情誼會讓導師相對更尊重學生的研究方向選擇,且文科科研和理科科研那種實驗結果出來就能有論文(水準高低不論)的研究方式不一樣,需要研究者本人研究大量大量的文獻並思考提煉,這是一個全靠自己(的腦洞)的過程,所以如果沒有興趣做助動力,很難繼續下去。
所以如果你真的對某文科的某方向有巨大的興趣又不差錢,那就來吧~

下面是成為教職之後的事情
職業壓力,得看學校和地區
例如某著名TOP5慘絕人寰的20%淘汰政策,即所有碩博和教師,不論成績和科研成果如何,只要學期評分在末尾的20%以下的,走人。(也不知道他們學校行政人員適不適用這個政策╮(╯w╰)╭
再例如你在某985211雲集的地區能夠評上副教授的條件,可能在一些教育資源不那麼集中的地方足夠你評上正教授了。
所以高校教師學生每年跳樓的也有,渾渾噩噩混口飯吃的也有。
(這裏跑題教大家一個分辨大學渣教師的標准:男、副教授及以下、學歷碩士及以下、年齡45+、無任何行政職務,這幾條全部滿足的必渣渣,絕無例外( ⊙ w ⊙ ))
收入
因為文科不來錢,所以很少有人會去干涉一個教師的研究方向。所以,高校文科教師的科研氣氛是相當自由的。
討好資助者?拜託我們根本沒有資助者好嗎_(:з」∠)_
#下面的部分略有跑題,但我不吐不快#
文科教師的科研資金來源主要是依靠各種級別的國家項目,既然是吃公家飯的,那就有個繞不過去的坎兒——報bao銷xiao
前段時間北方某大學老師帶女兒去買數位產品,因為要求店方開具單位抬頭的發票,被某網友認為是公費私用的貪污,拍照上載並慘遭人肉。這件事是典型不了解實情的外行人對行內事情做的誤判,因為:
【重點】中國的科研經費制度,是完全不承認科研者的人力勞動的!【重點】
科研人員所獲取的經費,必須以實物發票的形式上報再撥款,科研人員自身所付出的的勞動,不能獲得任何形式的補償。
這就好比請袁隆平做雜交水稻研究,但卻只肯撥給他買種子的錢……呵呵(╯‵□′)╯︵┻━┻
所以中國的科研經費中的確存在着公費私用的情況,可如果連這點兒錢都被卡死了……不好意思就算我覺悟高愛祖國愛科研那勞資也特、么、不、伺、候、了!

==============似乎沒什麼要扯的了,那就總結吧======================
回歸題主的問題
1.科研人員飽和,無法取得教職
答:分專業,基礎專業飽和,准入門檻高的專業缺人。
2.成為正式教職之前無法從事感興趣的研究
答:個人不太理解非要挑選和自己研究方向不一致的教授做導師的行為,你痛苦導師也痛苦。但文科類導師一般不會過多干涉學生的個人研究。
3.成為正式教職後淪為資助者的跟屁蟲
答:我們沒有資助者,我們只是自己腦洞的搬運工> <。


Liberty:

答案是部分很慘淡,觀點也基本屬實。

這篇文章大約寫於15年前,只是現在大約可以將物理學博士後(最低一級別)的薪資中的美元換成英鎊(至少歐洲是這么多錢),大約是1.7倍左右。下面我就我所了解的情況給幾個例子,也在某種程度上說明一些科研現狀。例子主要集中於理論物理中的弦論方向。

碩士的時候教微分流形的老師是一個博後,按照大陸的說法,可以叫資深博後。他從拿到劍橋的phd到正式固定教職大約用了11年,而且最後接收他的學校並非頂尖。他的水準不差,從第一篇論文開始,到現在引用率超過了4k,在弦論中屬於中等水準,特別是在他的子領域,基本上屬於佼佼者。可為什麼拿不到正式教職呢?我分析大約有四點:一是他的導師並非極有影響力以及他的研究領域並非弦論的主流,已經很多年沒有在弦論年會上有關於他的領域的演講,他被引用的文章通常是因為人們認為他做的東西是某個方向解決某些問題,但從未正視他做的研究;二是這個人是英格蘭人,從來沒有在英格蘭外讀過任何一個博後,也從來沒有打算去其他國家,甚至是蘇格蘭,謀求教職;三是極少有學校會有他要研究的方向。 四是他的薪資還是比較多,不亞於一個副教授,並且有一筆客觀的研究經費。

後來認識一個博後,也是劍橋的phd,畢業有5年,論文加一起不過10篇(要知道美國與劍橋同等地位的高能理論組的phd新晉畢業生中的佼佼者都會有10篇論文),影響力微乎其微,總引用超過100我都覺得是個事兒。大約人們通常見到讀了很多年博後的恐怕就是我認識的這位從劍橋大學部一直讀過來的卻沒有很多論文的人。

我的領域基本上是弦論中女教授比例最高的,其中有一個女教授在千禧年拿到phd後5年拿到教職,第六年成為正教授;另外一個姑娘在哈佛讀了3年博後之後在法國拿到助理教授職位。這裏面的水不淺,自行理解。

在我們領域,通常通往頂尖學校拿到教職,並且極大受到關注的必經之路是:某名校phd,某校博後,某名校博後,普林斯頓IAS博後,教職。其中博後那三個中必須有最後一個,前面可以部分省略。這裏面的原因在於IAS的博後平均水準已經超越部分學校的正教授,他們之間合作的機會較多,出的成果通常也較好,並且IAS的大佬多,周邊學校如MIT,H大也交流頻繁,更容易推廣自己的理論。在此不得不說做科研(這裏似乎並不包括純數學,純數學是極其奇葩的一個專業,傲嬌程度令人髮指。),能力是主要部分,依附大佬,有效地推銷自己的理論也是必不可少的能力。

一次一個從美國過來的名校phd博後做演講,估計是想找這邊的教職。整場演講就在那宣揚他的物理哲學觀,吹牛逼,講4維共形場論的未來多麼多麼光明,結果還是無果而終,演講都沒有講完他想要說明的問題。就這樣還想找到教職?!

再說說大陸的情況,有個從伯克利畢業的美國人先是去了清華讀博後,後來輾轉到我們學校,牛逼吹得很響,實際上卻沒做什麼有意義的工作,這種phd是大量存在的。很多看起來寫了很多文章的phd,實際上都是充當弱合作者的身份,真的找教職的時候遇到了針鋒相對,恐怕馬腳還是得露出來。

讀phd是件苦差事,且行且珍惜。 這篇看文章把語言學換用紙筆書電腦的學科是普適的。再看這個在語言學專業讀書是什麼感受? 感動得一塌糊塗。

人生那麼多年,誰也無法預測未來的走向,不如趁年輕學些自己喜歡的東西。在黃河流域,有人189x年出生,196x年去世。同樣活了六、七十歲,這與197x年後出生的人體驗的是不一樣的宏觀人生。我們又何必去在乎現在這種國際趨勢,學術前景呢?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弦論因為共形場論的極大發展以及緊化的實驗前景興奮了很長一段時間。隨後呢,是長達5-8年的學術停滯,領頭軍把目光撒向了凝聚態物理。其中我知道的比較出名的有N=2 Landau-Ginzberg model的elliptic genus(某種程度上可看作配分函數的模形式)的研究,共形場論研究分數量子霍爾效應中的非阿貝爾情形(我不是很了解,僅僅看過這篇論文的引用),除此之外,共形場論專家發展了楊振寧年輕時候做的非相對論形式的Bethe Ansatz,創造了相對論性Thermodynamical Bethe Ansatz在torus上的形式。這是第一次弦論物理學家與凝聚態理論物理學家的交叉研究。說實話,如果不是Witten提出了M理論,凝聚態理論物理恐怕會是另外一番天地。當然言重了,畢竟思路不太一樣,弦論學家太重視共形場論的思想,比如現在的holographic entanglement entropy的研究。現在恐怕是弦論第三個停滯期,人們把目光又集中在凝聚態理論物理中,誰知道未來會是做凝聚態的沒了飯碗,還是做弦論的沒了飯碗。歷史告訴我們,是後者。可是在科學研究的歷史中,又有哪些歷史是重複發生的呢?用易中天教授的話講,我有很棒的史觀,我有很棒的史感!如果做凝聚態理論的人不學些弦論是可惜的話,那他們不學holographic就是可悲的。

順便說句,在歐洲,走學術道路是通向上層社會的捷徑,有時候一代就能完成。

最後感謝邀請,我其實沒什麼發言權,只是寫一些我見過的例子。


匿名用戶:

各種勸退文?
沒一篇生動的
看這個:
http://particle.physics.ucdavis.edu/rumor/doku.php?id=where_are_they


Aorqu用戶:

看到這么多潑冷水勸退文,作為一個科研民工,我覺得我必須得說點什麼了。
這絕不是一篇雞湯文,而是我的真實所想,真實經驗和心得。

在回答科研是否前景慘淡之前,我想先說一點更加重要的東西:
人生的意義在於什麼?
我曾經思考過,我的領悟是:人生的意義在於追求幸福。
金錢,愛情,親情,事業,榮譽。。。這些都只是通往幸福的道路而已。
可惜太多太多的人看不穿這一點,常常本末倒置,為了一些虛名以及銀行賬戶上的數字互相攀比奔波勞苦,卻過得並不快樂。

那麼,現在讓我們再回到題主的問題:科研是否前景慘淡。
那麼究竟什麼是慘淡呢?薪資比同齡人少算不算慘淡?博士後四處漂泊算不算慘淡?老大不小了,當年的同學已經是公司高管了,自己還只是個科研民工,這個算不算慘淡?
我覺得這些都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慘淡!
真正的慘淡只有一個,那就是從事科研,讓你覺得不快樂!
博士後的薪資是不高,你因此覺得不開心那是因為你拿自己那點薪資跟其他同齡人比。中國人就喜歡看着數字或者排名什麼的做一番攀比,高了就覺得倍兒有優越感,低了就覺得矮人一截。。。至於嗎?有那個必要嗎?
做科研現在要找終身教職確實越來越困難了。但是,那又如何?享受當下,隨遇而安不也挺好的嗎?
記得《海上鋼琴師》里有這么一段經典的對白:陸地上的人,冬天的時候盼望春天,春天來了又盼望夏天,夏天來了又盼望秋天,秋天來了又盼望冬天,永遠沒有盡頭。
不懂得享受當下,就算不做科研,在別的領域,你也照樣會不快樂!
不快樂,就是慘淡!
年薪百萬但是每天生活在抑鬱中的人,在我看來,那是無比的慘淡!

對於我來講,能做科研我還是覺得蠻快樂的。

雖然在國外四處漂泊,每兩三年就要換個地方換個國家,但是這樣不也挺好的嗎?趁著年輕多走走,多看看這個世界,多好啊!幹嘛那麼年輕就想徹底安頓下來?
每天的工作,做的事情也都是自己喜歡做的,雖然報酬少了一點,還是很開心啊。拿自己的薪資跟別人比,在我眼裡純粹是庸人自擾!

確實,基礎科研出大成果很難,更多的情況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自己最後也不過是成了別人的墊腳石而已。
但是,就算你去搞IT,你也能保證你最後能成比爾蓋茨喬布斯嗎?
就算你不做科研,進公司,不也是每天上班給別人打工嗎?真正成為商界工界巨子的,又能有幾個?
所以,心態一定要擺好!
科研,僅僅只是一份工作,和大多數的工作沒有太多本質的區別。唯一的區別只有一點,這是一份讓我讓我能夠 enjoy 的工作!
對我來說,讓我 enjoy 的不僅僅是物理學本身,更讓我覺得快樂的是求索答案的過程!

確實,從事科研會有很多現實的問題,例如,和女友(或者妻子孩子)長期分居等。
對於這一點,我的comments是:在進入科研之前,就應該要有所權衡,有所規劃。如果不適合,就不要走這條路;如果還是想走這條路,一定要和自己的家人做好規劃,比如,晚一點要孩子之類的。
由於我暫時沒有面臨這種問題,所以還算是比較幸運的。

關於其他人的答案,尤其是 @Forsoul Coz 的答案,我想說的是,客觀上,他所說的基本屬實。
但是,我實在不喜歡這種悲觀的調調,這種缺乏安全感的調調。(sorry, 這裏無意冒犯)
我以前有個師弟,每天都活在憂慮之中。每次師兄弟們一起吃飯聊天,他都苦瓜著臉抱怨說做科研形勢嚴峻啊,科研前途渺茫啊。。。拜託!我們還要吃飯好不好?= =!
哪有什麼事情是一帆風順的?不管幹哪一行,都是如此!
心理上的安全感外界是無法給你的,安全感只能來自內心!

總結一句:
科研,無所謂前景慘不慘淡!
只有看你適合不適合。
你適合做這個,並因此感到快樂,就不慘淡!反之,就慘淡!

對於那些在猶豫要不要投身科研的人,我的建議是,在對未來可能遇到的困難有了大概的了解之後,更多的,應該去了解你自己


Aorqu用戶:

為了名利從事科研就像是賭博。
為了興趣從事科研就像在天堂:可以使用你一輩子都買不起的昂貴設備,竟然還有人給你發工資。


袁本初:

我覺得題目描述了這些都不能叫做慘淡….最多是生活水準略低的問題,何況還基本有溫飽。

想做基礎科學研究的人一般是真的希望做出自己獨有的工作。最慘淡的情況是,你很有可能在這個行業干一輩子卻沒有做出任何拿得出手的貢獻。


Aorqu用戶:

有些東西確實是大環境所決定的。研究所三年來,我覺得大陸的科研就其價值而言,可以說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有的老師,包括文科的老師,確實能拿到千萬級的項目經費,我只能贊嘆這個老師各方面都很牛!
現在很多博士及更高學歷的學生,都想留在高校,極少數是對科研的痴迷和嚮往,大部分人還是圖穩定或者看中了這塊不怎麼好嚼的肥肉。就像樓上有位朋友說的,這的確是一個高風險高收入的職業。
不管大環境如何,都要看看自己是不是科研這塊料。


元寶君:

少年,我想講個故事給你聽,很短,不費時間。
4年前,我在東京某高校讀研(文科)。某次參加一個全國性的學生聚會,坐在我身邊的是一名京都大學研究所院基礎宇宙物理專業的日本女學生。
我問她:你的研究到底有什麼用?
她回答:如果我們團隊現在做的研究能夠為100年以後人類探索宇宙奠定一點基礎,就夠了。
我無法忘記她說這句話時的眼神和表情,對未知的憧憬和探索浩瀚空間的堅定,閃閃發光,真的很美。
如今,我自己也已經進入phd論文攻堅階段。
說實話,做研究真的很辛苦,心也累。
但你必須在熟知這些的基礎上,做出未來3-5年的生活決定。
不要進去之後,才恍然大悟地感嘆」怎麼會這樣?「
因為,原本就是這樣啊。
沒有真愛,無法堅持。真的。


華為: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也思考了很多

一個基礎理論要變成大產業,要經歷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積累。基礎研究的突破與產業化,需要有天才的靈感閃現,更需要無數「板凳甘坐十年冷」的科學家、工程師和能工巧匠的持續創新。

正因為有了數學家、物理學家對宇宙和未知領域的探索,人類才有了全新的視野和方法。

如果你回顧一下四次工業革命的話,會發現現代產業的根本在於基礎研究。

力學和熱學基礎理論進步,推動了蒸汽機、內燃機的發明。蒸汽機的靈感,來源於高壓鍋。經過100多年的改良,蒸汽機從原型到規模應用,開啟了工業革命。又經過上百年的探索,內燃機為現代交通工具裝上了強勁的心臟。

電磁學為電力的應用提供了理論依據,電動機和發電機的發明,使電力走向實用,電燈的出現,點亮了一個全新的產業。而交流電系統的誕生,使電力的遠距離傳輸與大規模應用成為可能。第二次工業革命蓬勃興起,人類進入電氣化時代。

數學與物理的接力突破,奠定了無線通信的理論基礎。麥克斯韋用四個方程組,推測了電磁波的存在並且以光速傳播。赫茲用實驗擊發和探測到電磁波,證實了麥克斯維的猜想。馬可尼從赫茲實驗發現商機,拉開了無線通信產業的大幕。

電力機車比內燃機車誕生更早,跑得更快,1903年的試驗中就跑出了200公里的時速。工業強國紛紛投入高鐵工程技術研究,日本第一個實現了高鐵商用。中國高鐵通過引進先進技術,不斷改進創新,創造了軌道交通史上的世界奇蹟。

現代計算機無比強大的功能,起源於最基礎、最簡單的數學規則。二進制定義了最基本的計算語言,布爾代數實現了數理邏輯運算,而馮·諾依曼提出的存儲程序原理,為現代計算機的結構奠定了基礎。以計算機、資訊通信、空間技術、原子能等為代表的第三次工業革命,正式開啟。

空氣動力學的演進,是航空航天產業起飛的關鍵。「伯努利原理」使人們認識到不同速度的流體所蘊含的力學特性。茹科夫斯基提出「升力定理」,為飛機裝上了理論的翅膀。吳仲華的「三元流動理論」,為現代航空渦輪發動機的設計方法提供了理論依據。

科學的發展都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進步。愛因斯坦用質能方程揭開了質量與能量的關系,邁特納用實驗證明了愛因斯坦的預言。化學家對放射性物質的研究,物理學家建設可控核反應堆,共同推開了原子能產業的大門。

沒有資訊論的建立,人類就無法進入數字世界。「香農定理」為資訊通信產業奠定了理論基礎。集成電路的發明,讓IT產業進入「摩爾定律」時代。而通用操作系統是計算機的共同語言,軟件產業開始蓬勃發展。

人類對光的探索從未止步。丁達爾發現了光的全反射原理,電話的發明者貝爾,利用太陽光作為光源,打通了第一個光電話。高錕提出在電話網絡中用光代替電流、玻璃纖維代替導線的構思,直接推動了光通信產業的誕生。今天,光通信已成為網絡基礎設施,支撐起資訊社會的海量數據傳輸

科學家用數學模型模擬人腦神經活動。圖靈為人工智能科學提供了開創性的構想。深度學習理論的進步,使人工智能領域迎來了新的發展浪潮。

機械人能不能思考?這個嚴肅的哲學命題還沒有準確的答案,但第四次工業革命已經拉開序幕,智能社會正在到來。

科學的進步,往往是對經典理論的批判。相對論突破了牛頓力學的局限,量子理論又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讓人們認識到微觀粒子獨特的運動規律。而量子計算的構想,正在為人類帶來超強的計算能力。

孟德爾從豌豆雜交實驗中,推測生物的性狀是由遺傳因子控制的。1900年,「孟德爾定律」被三位科學家同時證實。DNA雙螺旋結構的發現,標志着分子生物學的誕生。漫長的基因解碼之路,只是人類生命之謎破解的開始。華大基因汪建說,自己要活到120歲。基因科學的持續進步,讓我們對生命有了全新的認識和更多的期待。

基礎研究的歷史,是成千上萬優秀人才的協奏曲。愛因斯坦、普朗克、玻爾等無數科學家的研究,改變了人類的思維與觀念,也奠定了現代產業的理論基礎。

 

現在你應該了解了現代產業的根本在於基礎研究,沒有長期的基礎研究,就沒有工業的強大。那麼,基礎研究的根本又在哪呢?在於教育。

基礎研究的突破,往往需要上百年,數代人的共同努力,需要有天才的靈感閃現,更需要大量科學家、能工巧匠的持續創新。

基礎研究的根本在於教育,要形成英雄「倍」出的人才黑土地。

教育是立國之本,教育是最廉價的國防,今天的教育,將決定科技、產業、國家的未來。

科學家往往也是教育家,他們傳承科學知識,更傳承科研精神。袁隆平、李小文、屠呦呦等科學家們數十年如一日,踏踏實實搞科研,板凳甘坐十年冷,這種精神,是這個時代最好的教科書。

大學不僅培養人才,也培育創新的土壤。在廣袤的農場中建校的斯坦福大學,僅收取象徵性的租金把土地租給校友創業,這些年輕的創新英雄,在前沿科技領域夜以繼日地奮斗,把一片果園變成了「不眠的矽谷」。

英雄不問出處,大學不僅培養博士、碩士、學士,也包容多樣化的人才。瓦特是格拉斯哥大學的儀器修理工,他從學校一台紐科門蒸汽機的修理起步,開始改變世界。

在抗戰如此艱難的歲月,西南聯大、武漢大學、南京大學等高校師生們時刻準備着報效祖國。西遷到樂山的武漢大學師生,在宗祠里仍在討論原子核物理。南京大學的教工們在戰火紛飛中,趕着1000多頭稀缺品種牲畜,西行2000多公里抵達重慶,保存了珍貴的科研資源。

職業教育為產業發展培養了源源不斷的「現代工匠」。雙元制職業教育體系,是高質量德國製造的「秘密武器」。完成國中教育後,瑞士70%的學生選擇職業教育,他們造就了著名的「瑞士製造」。

基礎教育的關鍵在教師

基礎教育是人才成長的起點,中國小是一個人品格、思維、習慣形成的決定時期,青少年基礎貭素培養的根本在於教師。

一個國家的強盛,是在國小教師的講台上完成的。

少年強,則國強。1870年普法戰爭勝利後,老毛奇元帥說:「普魯士的國小教師贏得了薩德瓦戰役。」威靈頓公爵認為,「滑鐵盧的勝利是在伊頓公學的操場上決定的。」少年時期體魄、意志、毅力的培養,成年後將升華為他們對社會和國家的責任感與榮譽感。

現代產業的根本在基礎研究,

基礎研究的根本在基礎教育,

基礎教育的根本在中國小教師。

讓教師成為最偉大的職業,

成為優秀青年的嚮往。

用最優秀的人去培養更優秀的人。


胡曉波:

如果不考慮薪資,如果工作時間能夠朝九晚五之類,周末可以自由做自己的事情,那麼科研也沒有什麼不好的,相對其他工作,可能其帶來的意義更大一點,內心會更充實一點。
不過大多數人都是要生活的,科研的強度和回報可能不盡如人意,所以還是退出了。


大餅:

只說一下作為一個在國外讀博剛剛入行的年輕人的看法:來到國外最大的收穫並非來自物質或者知識上,而是明白了:改變永遠不晚。
以及一位教授對我說過的話:做科研你研究的都是未知,人類最害怕的東西,這你都挺過來了,將來不管幹什麼,你為什麼要怕?(大意)

很多人糾結這個問題,無非是:不知道脫離了科研自己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不想改變,害怕未知。

想想那位教授的話,你怕什麼呢?


RuiJin:

這是一個需要理想主義的職業,考慮太多畏首畏尾可不好。


匿名用戶:

如果不是【真愛】,只是為一個學歷……真的別搞科研,離得越遠越好。
還需要問這種問題的人,還是不要進這個圈子了……

大三學生一隻,並未深入過科研工作,如果非要說應該是明知自己不適合科研所以自動遠離的逃兵吧~只是身在某科研&競賽之風盛行的學校,看着在圈子裡如魚得水or苦苦掙扎的學長學姐們,隨意說幾句,如有偏頗請多多包涵~

個人認為,科研是【投入產出比】最小的領域之一。
科研是高智商高能力者的遊戲,可以說從未有其他的任何領域匯集了如此多富有思想和創造力的精英。在這群人中達到平均水準,乃至脫穎而出,難度顯然比其他領域要大很多。來自同輩乃至後輩的壓力,憋不出新的idea時的心慌……你準備好了么?
其次,科研由其性質所決定,不可能成為暴利行業。有少數工科or經濟金融教授也許能賺得盆滿缽滿,但傳統文科和理科專業phd的「錢途」並不誘人。
再者,準備向科研方向發展的人的試錯成本過高。master和phd某種意義上相當於人的第一份工作,一份一旦開始就沒有退路的工作。企業中想轉行想跳槽無比自由,而因為各種原因不想繼續phd?或者在27-28的「高齡」拿master學位辛苦的找工作,或者繼續在實驗室暗無天日的熬著,期望畢業不是那麼遙遙無期……

其實科研沒有那麼不堪,看着Aorqu各種關於phd的問題里,各路【深入科研並以此為樂】的人們的幸福感……
忘了是誰說的,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情還有錢拿,何樂而不為?
……至於那些艱難困苦,做什麼事情又不艱難呢?

【但是】
如果不夠愛,如果沒有發自內心的passion……我無法想像一個已到而立之年的博士,天天盼畢業卻經常刷不出論文,留校之路漫漫工作也未必有着落,看人家迎娶白富美自己卻日夜與雙手為伴,大學部成績不如自己的小子工作幾年已有車自己的存款還未上六位……這個時候他會對自己對科研對社會有怎樣的怨懟……

有些問題沒有【是不是】,只有【適不適合】
就醬~


Aorqu用戶:

這個科研的定義太狹隘了,我不認為只有基礎科學的研究才叫科研。
應用科學的研究也非常有價值,如何讓科學服務於應用,讓科技落地到產品,這沒有什麼不好,沒有比基礎科學研究更低級。如果把這些也都算為科研,那搞科研還是非常有意思而且有錢可圖的。
基礎科學和應用科學都有它們的歷史周期。當應用科學越來越捉緊,可榨的汁越來越少,基礎科學就變成研究重點了;當一套基礎科學成形之後,應用科學就有很多可以做的東西了,這時候就是應用科學的舞台了。
近兩百年的基礎科學有了極大的發展和系統化,應用科學大有空間未被填滿,所以近幾十年都應該是應用科學活躍於世界舞台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