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上摧毀一個普通人有多簡單?

問題描述:了解後盡量避開它們! 摧毀一個學生有多簡單? - 心理
, , , ,
風怒的子哈:

糟糕的學習氛圍,惡劣的朋友,虛榮的舍友,以及滑稽的初戀很多很多生活的小細節不斷積累,你會發現你逃課的次數越來越多,欠下的學分越來越多,總要求父母為你買下昂貴的鞋子甚至你憑藉著自己出色的皮囊去玩弄他人的感情。
你可能覺得自己過的很自由,很瀟灑,殊不知你漸漸變成了你最討厭的人。
踏入社會,你發現曾經的狐朋狗友分崩離析,沒有真材實料的你只能搬磚打工,每天累的半死,回到家熬夜看著美劇動漫直播。你的帥臉由於不良的生活習慣,皮膚鬆弛,臉上的皺紋越來越多,導致你看上去像個失敗的大叔。
其他舍友入手了理想的工作,找到了人生伴侶,而你只能擼管。一邊笑著討好他們一邊在心中咒罵他們。
最後到了暮年,你因為沒有子嗣,父母離去,你只能看著當年的照片,死在陽光明媚的青春里。
這世上有些人會走錯了路,自己毀滅自己。


乳脂少女:

真的挺簡單的,就在今天下午。現在我心情依舊很不好,w想去x 看心理醫生。

我這學期上了一個生物實驗課(大學部,就是單純的教你怎麼做實驗的並不用有什麼科研成果)。

我們小組一共四個人,我,一個中國妹子,一個南美妹子,和一個西非男孩。昨天在課上的小組實驗沒成功,因為我們四個人沒做對。所以我們決定第二天(今天)借用老師的辦公室時間重做。

因為南美妹子和西非男孩今天下午都有考試,然後那個中國妹子打算自己做。我本來約了眼科醫生(復查角膜炎),但是覺得這樣不合適,所以說我要和她一起做(因為感覺眼睛沒那麼難受了就推了預約)。但是沒料到今天大太陽天,我的眼睛就變得特別難受,不停的流淚。在教室里的燈光下都不停的流眼淚。然後我用手捂著右眼。

彼時教室里三個人,我,TA(美籍越南人),和那個中國妹子。我對TA說對怎樣開始這個lab有點無從下手(畢竟昨天我們做錯了所以需要他來指正)。他就立刻翻臉,問我為什麼不會做,課已經開始了那麼久了(10天)我為什麼還不會做雲雲。

本來只是一句謙虛求指導的話,但是他劈頭蓋臉的一頓指責我就慌了,我被他說的頓時暈頭轉向,然後腦子里只剩下「對不起」三個字,於是不停的道歉,他又開始指責我為什麼道歉。

我本來lab基礎很好,但是今天眼睛疼加上突如其來的指責我一著急連手套都沒戴就要碰小試管,他又劈頭蓋臉的一頓指責,我連連道歉,加上眼睛睜不開,很難受(就是對光敏感),腦子里渾渾噩噩的什麼都忘了,那時候問我1+1等於多少我都說不出來2,因為我被他指責慌了。

彼時眼睛已經很難受了,不停的流眼淚。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關心我的眼睛(不過關不關心是情分不是本分我也沒在意,在意的是他不停的指責我),那個中國妹子讓我設置3分鐘(她聲音真的很小,我捂著右眼的同時捂著半個耳朵所以只聽到了三分鐘)。然後我就計時了三分鐘,然後她就對我發火(彼時我眼睛特別燒,疼的蹲在地上),用她不尋常的大音調指責我為什麼暫停,然後我對她不停的道歉。然後她對我發火,讓我把手機放那裡她自己看(我的手機)。

然後lab結束了,我和TA再次道過歉(畢竟相處一學期我不好意思鬧翻),以及和她道過歉(因為真的沒幫上什麼忙),她說她沒放在心上因為TA一直為難我也能看得出來我的眼睛情況很嚴重。

可是我不爽她吼我。

我在lab課結束了之後直奔急診室,醫生診斷是角膜損傷,開了葯,現在已經沒事了。

但是我一想到今天在課上被TA不停的指責以及被她責怪我就不開心。

真的很不開心。

但是我能去怪誰呢,我自己要求去一起做這個lab的。


MWYqaq:

你們總是會講故事,就像這個題,你們也是在講故事,但是講故事的你們也只是普通人。


Aorqu用戶:
捅一刀,或者拍一磚頭。

前者成功率高。


滇池泡:

永遠不要幫人擔保借貸

我認識一位公務員幫一個鐵哥們擔保,結果這個「鐵哥們」後來生意失敗直接蒸發了,該公務員不得不把新婚房賣了給他哥們還錢。而且事情鬧到單位上對他仕途還有影響。

我自己家因為幫一位叔叔(我爸親兄弟)擔保,發生了一樣的事,叔叔人跑了,我們就被一大推人要債。

家裡被噴過漆,鑰匙孔被膠水堵上過。家裡老老少少都被威脅過,也有人被打傷。我也被人跟蹤過,也有被堵過。公司工廠都被人堵過,被搶過東西。

普通人攤上這些事,基本就完蛋了。這事可怕的地方在於,很多一個炕上睡出來的兄弟,很多平時跟你不分彼此的人,關鍵時候照樣把鍋丟給你。真正患難與共的人,實在太少


匿名用戶:
媽媽上周抑鬱症自殺去世。
我沒有媽媽了。

她不要我了。


匿名用戶:

我是青海省西寧市的

講一個真人故事

高中是西寧市第五中學,重點高中,青海省機關幹部子女集中營。位於西寧市市中心。

國中畢業於西寧市回族中學,國中學校成績口碑在青海都是非常差的。主要學生95%都是回族(但是老師對我都特別好),本人漢族。

以上是故事背景


考上五中以後,第一學期,第一次月考是班級第四名。第二次考試是期中考試,數學考了89分,單科全班第一。

國中全市奧數拿過獎。(算是說明數學底子不差)

然後被數學老師叫到辦公室,質問是否是作弊。

我挺好奇我第一名我抄誰?而且是數學。

於是我否認了。

結果被老師抽了一耳光。

總之她的意思就是:我是從回族中學畢業的,沒理由考第一。(老子是堂堂正正考試進五中的,憑什麼叫我不可能考第一?)

那位老師叫葉海燕,還在五中教數學。


從那以後,我數學考試再也沒有及格過。

這件事我身邊的人都知道,但是沒有人替我說過話,家裡人給我建議就是算了算了。

而且從那以後我一般都不自稱是五中人。

我以我上五中為恥。


學渣們沒聽說過,考了第一名還挨老師耳光的吧。

孤陋寡聞吧?


匿名用戶:
資本社會里,別說摧毀一個人,摧毀一群人都易如反掌。

第一步,拋入產業後備軍。
第二步,利用右派的「個人奮斗」理論壓縮社會福利,同時摧毀社會再生產互助組織。
第三步,對內鎮壓暴動或對外發動民族主義戰爭。


老jooooe:

本人男,男性。去年,肛門周圍有些不舒服,就在港大附屬醫院掛了"肛周疾病"的號,給我看病的是40多歲的男醫生,要我脫掉褲子擺好姿勢讓他擺弄一番後,就很明顯得說話的語氣和態度轉變
"你知道醫生要醫好病患前提是相互信任和了解的""是,是"
"你平時性取向是怎樣的?"
"很正常啊,醫生"
"你平時的性夥伴多麼"
(可能這已並非當時醫生的原話,但這一定是當時的語境和語義。)
我被他的方式問得有點崩潰,這可是我自己的後門啊,難道這三十多年來我都錯了?難道我真有這么反轉的潛意識?
"沒有啊,醫生。。。"
"你這樣的話我幫不了你"
"醫生,我真沒有"
"那抱歉了"
"醫生,我是男性取向,我不濫交的,就算你不相信至少要給我做個檢查吧?"(該醫院普通醫生的掛號費100)
"對不起。。。"
就這樣,我就在他沒有給我結果的結論和注視下,離開了他的肛周疾病科室。
回到家,沿著他的思路,我開始各種懷疑人生。上網度娘:疣,是有可能通過不潔的日常用品傳染的,尤其是在酒店。尖銳濕疣,一種一但患上就很難徹底根除,嚴重會導致死亡,而且極易傳染給家人的性病。
我到家附近的一家醫院,這次是個老醫生,同樣的姿勢,一番擺弄以後。
"你有和男人發生關系么?"老醫生也是這個論調。
"沒有,醫生,是尖銳濕疣么?"我直奔主題。
"看上去有很大的可能性,但也有其他的可能,我們先做檢查吧"
老醫生果然是久經醫場,問起事來委婉,處理事情也不偏激。
接下來是一系列檢查,抽了足足三管血。化驗結果要三天後出。
要徹底地摧毀一個人,讓他碰到這兩個醫生,做個這種檢查,然後等上三天。
化驗單出來,各項指標都是正常的。我拿到老醫生那裡,他疑惑和難以置信或著有點失望(好吧,我承認這是我的主觀意識)地看著我"沒有問題啊"
"不是尖銳濕疣,那又是什麼呢?"他問我!!!!(真的是老醫生問我啊),緊接著當著我的面點開他電腦中有記錄的各種疣的名稱(是名稱)一個一個點,可能感覺哪個疣都不合適,"嗯,是一般性疣!""要不給你做個小手術,用激光把這塊切掉"
一般性疣!我被這老醫生這種搪塞徹底整憤怒了。你都不確定我得的到底是什麼病,就要給我動手術?我是暗暗選擇性地問候他親戚好多下後,才離開了他的科室。
大家可能可以猜到,我是犯痔瘡了。
身體出了問題,跑到醫院,那是身和心最脆弱的時候,身體需要治療,心靈需要安慰。這個時候要摧毀一個人,一整一個准。造,使勁造。


呢喃:

這么多負能量
來一波正能量
這里說的摧毀肯定是精神上的崩潰和失敗。
這時候海明威告訴我們
人可以被消滅(身體的摧毀)
但永遠不可能被打敗(精神的倒塌)

別矯情,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跟為難你的人,為難你的命運死磕到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整個社會上毒雞湯盛行,Aorqu上尤甚,抨擊現實陰暗人性黑暗的到處都是,成為越來越多人的價值觀甚至被一些人奉為人生信條。到處都能看到一些批判家和憤青,好像你在那裡唾沫橫飛地揭露了社會的丑,美就會自動顯現。你在那裡頹廢惘然的感嘆社會的世風日下,這世界就是回到大同社會的時代。

說說我的親身經歷,我的室友,每次聽到微博上什麼醜惡的事情都會說一句,這就是人的本性,人本來就是這樣的,再也不相信別人了吧啦吧啦吧啦一些消極的觀點。我就想,難道你的世界觀就這么脆弱嗎這么容易就被改變了?或者你可以主動的去選擇完全可以避免這種情況。如果一些負面新聞帶給我們的只有一次又一個的絕望和對現實的逃避,那這些新聞的意義何在?那些只懂得怨天尤人和捶胸頓足的人他們的三觀是不是太脆弱了根本經不起現實的折騰。

生而為人,我們總會遭遇到各種挫折和不幸,這是人生唯一不變的定數。任何人都受過傷,過去的,現在的,亦或是將來的。並且大多數人受過的傷都不比你少。如果人的生命或者生命力那麼容易就被摧毀了,那麼我想你肯定沒有好好的對待他好好的和他談判。

一個人有多容易摧毀呢?我不知道。但我總覺得,任何人都不能摧毀你除了你自己。哪怕連你自己也不能摧毀了你自己,因為那是不負責任。生命來到我們身上,在我們心裡發芽,陪我們在世上走一趟,自有他的目的和意義。苦難和挫折每個人都會經歷,任何人都無例外,你無法逃避也無處可逃,但你並不是麻木頹然坐以待斃的等著他來吞噬消耗你的生命,你有選擇啊。你可以選擇站起來,面對他,戰勝他。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剝奪你的生命和生命力,包括你自己。哪怕他卑微,敏感,懦弱。你都不能放棄拚命生長的希望。

希望我們都能把自己雕刻成無堅不摧的勇士。


老文文:

多簡單的事,
以愛為名不斷綁架就好了,
結婚吧,
我們是為你好,老了沒人照顧,
考公吧,
穩定,輕松,
忍忍吧,
我們比你知道的多,
一步一步就被摧毀了


匿名用戶:
這個,算是強答吧,
少數民族,偏遠地區,女孩子結婚早,一般都是家裡給介紹的,嗯我也沒有逃過這個劫難。
上學的時候就被一個男的糾纏,我本來不同意,但是我媽騙我姑姑說我小媽同意了(這里特別說明一下,我是我小媽從小帶到大的,幾乎說是跟親生女兒差不多的了,我姑姑又是話語權很重要的那種的)
我媽跟我姑姑說我小媽覺得那男的家裡挺好的,又跟我小媽說我姑姑覺得那男的挺好的,所以,我就被強迫退學,結婚了。那時候我還小,根本不懂。才17歲左右。也是從那時候我開始真正認識我媽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嗯說一下我是如何被摧毀的
結婚第三天,就被叫去汽修廠,幫著弟媳給修車工做飯(跟我同一天結婚的,懷孕三個月了。比我大半歲)然後每天就過上了給人做飯洗碗的生活,我計劃的未來不是這樣的,但是偏偏被打破了。在我的規劃書里,我要去參軍,我要做一個軍人,我要讓我的人生有一個完美的句號,然而偏偏被人給強迫打斷了。這裡面暗箱操作的人,就是我媽。
我不認為我要做這樣的事情,我應該有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天天被約束著,想要去買衣服都要看看有沒有時間的。我嘗試著很多次跟家裡人說我要去上班,其他的我不會,但是憑著我學了將近三年的手藝,我也該找一個差不多的工作。
(我學計算機應用專業,職高院的計算機都是直接教技術。)
然而我每次一提出來,總是少不了吵架。後來吵的煩了我就放棄了。
結婚兩個多月的時候我懷孕了,我準備偷偷打了孩子,但是我是什麼樣的性格,我媽了解的清清楚楚的,所以就把我懷孕這件事告訴了那個男人的家裡人,我被看的死死的。身上的現金基本都沒了。
家裡人都知道我剛懷孕的時候,不過幾天,那男的就因為吸毒被抓了,在此提醒,第二次,二進宮了。之前結婚之前就有人跟我媽講過,那男的吸毒,被抓過一回,後面再沒有吸過了,但是有吸毒前科的終究不好,我媽沒有理會,還跑去人家小區門口抓到人罵了一頓。然後,嗯2014.5.18結婚的,那男的2014.7.28進去的,這才兩個月,剛好兩個月。就進去了。然後後面的生活我幾乎是兩面受氣,有兩次我都想偷偷打了孩子,但是總是會被發現。有我媽的事,也有婆婆的事,然後那男的進去沒多久,我就因為這件事,自閉症了。三個多月左右,每天幾乎是孕吐,晚上玩兒手機,通宵,白天睡覺,餓了只喝酸奶,吃的最多的東西就是葉酸片。一天一個,被逼著吃。我要不吃他們就找人來輪著勸我,但是那時候我怕見陌生人,因為那男的進去以後婆婆家不怎麼管我,我就在我家裡,唯一一個能跟我說話的人就是我阿么,那段時間我也只是理會我阿么,其他人,我把他們的話當成了空氣。就這么熬了三個多月,現在想想我都覺得,我那時候簡直就是個奇蹟,那種精神狀態下竟然都能活過來。然後我從本來125斤,瘦到了110左右,我能好,是因為我有個嫂子,她每天過來陪我說話,給我看小侄子的照片,告訴我小孩兒有多可愛,有了他們生活有多美好,我才漸漸的有了活下去的意識,我肚子里還有一個孩子呢,大概這么陪了我半個多月,我終於肯跟著去做B超彩超了。孩子一切正常,但是營養跟不上,所以我就惡補。
中間這段比較讓人寒心的我就省過了。
六個月左右,我家裡比較忙,沒人能每時每刻陪著我,我就回了婆婆家,然後,十二月的天氣,零下十幾度,我跟著婆婆洗車。不洗就跟人說我懶,什麼都不做。然後我只能跟著她幹活,也就是那幾天,可能是一直蹲一直起來,血壓突然升高,我走個路都會暈,渾身上下腫的不成樣子,大夫說是妊高症,我只能住院,但是我婆婆為了省錢,照樣把我送回家了。
生孩子之前的半個月,我被接去婆婆家,那時候我每天注意飲食注意運動量,血壓控制的還好,但是我回去以後又被拉著洗車。所以,又上去了。
在那之前看過大夫,說讓我盡快住院,剖腹產。婆婆不聽,直到我腫的站不起來,公公看不下去了,連忙帶我去了醫院,但是公立醫院幾乎都不敢要我,找了好多人走後門,我才被送進去安排住院。
剖腹產以後,我在手術台上,本來以為,婆婆他們就算再不喜歡我,那孩子總還是喜歡的吧?然而我睜著1眼睛出來的時候,是我爸抱的孩子,我被護士推著進病房的時候,是我弟弟和爸爸一路陪著我。我被轉移到病床上的時候,是我弟弟抱的我。他們家自始至終沒有一個人願意動一下的。我也不指望他們什麼,畢竟男人不在,沒人願意真心幫忙,也就弟媳,看我爸媽不會抱孩子,幫忙1給孩子換衣服餵奶粉。
事兒太多,撿幾個正題說。
產後十五天發高燒,39.4。幾乎是燒到神志不清,要去醫院,拽著我去的,還罵我,孩子離開了我,幾天沒有母乳,吃慣了奶粉以後沒錢買奶粉你自己想辦法。這事兒我忍了,我爸媽不在,我又走不動路,萬一真被她扔下,大半夜的我找誰救我?
產後19天,出院以後,自己做飯給孩子洗尿布,現在的後遺症一個接一個
產後40天,我受不了,回了我媽家裡,我媽雖然對我不怎麼好,但是至少是真心喜歡閨女,把她當寶貝寵著。他們家人,從來沒有問過孩子一句。
產後兩個月,家裡老大(大伯哥)借錢,找不到人問我媽借錢,我媽說之前欠的還了我再給你借。(結婚的時候賠嫁一輛十萬多的車和一條一萬塊錢的男士項鏈,給車掛牌子沒錢,婆婆借的我家的)。
那天晚上我媽被趕下了車,一家人揚長而去。原因很簡單,他們說沒有借過我媽一分錢。
中間破事兒太多。
兩年後,那男的回來,不上班,不掙錢,開著車到處拉客,開黑車。經濟入不敷出,我一個月寫小說掙的錢,都比他一個月給我的錢都多,嗯我寫小說一個月最多五百。
不久以後搞小三了。夜不歸宿。
二月的時候,閨女生日那段時間,2.20號,跟人打架,被打斷了四五根肋骨。去住院以後跟我隻字未提,他的消息幾乎都是我從別人口中得知。
不久以後,賠償款四萬塊錢,下來了。要換車,但是他沒有駕照啊!我不同意,幾乎家裡所有人都不同意,打了他爸,不跟我說話,他媽嚇得不敢回家。後來自己拿錢買了車,再倒賣出去,賠了兩萬,剩下的錢,從來不告訴我去向。嗯有這么個事,回家不到半年,換了五個手機,每個都至少在兩千塊錢以上。而我,拿的還是15年冬天新上市的OPPO手機。
剩下的錢不知去向,我依舊跟閨女過著,十來天只花七八十塊錢的生活。
因為吸毒不能考駕照,至少三號之內是不行的,他認為是他大哥看上了他的車,要陷害他,對,被害妄想症。所以就鬧事,跟他爸打架,父子倆打架。都動手了。
後來他蹲在他大哥家小區門口,五六天,車上放了一根棍子,準備打死他大哥。
後面的事,他大哥怕真的被打死,允諾給他做一個假駕照。套牌兒駕照。然後這件事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嗯以後,昨晚的事。
我剛回我媽家裡看阿么,晚上沒回家,寫完了當天日更小說,打開手機正在玩兒農葯。他媽電話打過來,那時候大概是十一點半左右。大致對話
「喂?你在哪?」
「在我家呢明天就回去了。」
「xxx開車撞死人了他告訴你沒有?」
「沒啊他就不接我電話。」
「那你這一兩天就別回來了先在你媽那裡住下」
對沒錯,那男人昨晚上開車撞死人了,無證駕駛。超速,車是強險。
從昨晚到現在,我沒有問過他的消息,只有他媽一直打電話,讓我爸拿錢賠償。
嗯我爸為什麼要拿錢。我媽還在外地上班,憑什麼就要拿了他們的血汗錢。
這里說一點
首先他們一年前就賴賬,我家一萬七,沒還。那男的進去以後,他們找人打點關系,四萬,沒還。那男的平時對我爸媽的態度,就是大街上碰面了都當不認識擦肩而過的那種。
曾經為了讓我轉戶口拿更多的拆遷款,逼著我不要我了。
昨天撞了人去自首的時候,我不知道我是什麼心情。一晚上沒睡。
我幾乎都是,睡不著的。惋惜死者,年紀輕輕就喪命,但是更多的是對那個男人的恨和埋怨。
他們確實摧毀了我,讓我連自力更生的機會都沒有。
1.從我出月子以後開始渾身上下都是病,從來沒好過
2.收了結婚時買的電腦,學了三年的手藝,因為長時間碰不到電腦而生疏,出去找工作都沒人要。
大半夜了瞌睡了睡覺,明天繼續更。


Aorqu用戶:

很經典的案例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三毛和數學老師的故事了吧,三毛從小數學不好但是記憶力很好,所以盡管數學很差。又一次靠記憶背題得到了很好的分數,數學老師看她平常數學那麼差怎麼突然變這么好就問她是不是抄的。三毛說自己是背的,於是老師現成出了題讓她做她一道也不會,老師覺得自己猜的沒錯她就是抄的。於是在她眼鏡上畫了兩個圈,讓她去操場走一圈,讓所有同學都知道她是個騙子。

於是三毛承受不住這樣的羞辱退學了,後來自殺也與這件事的影響有關。


婕公子:

深夜作答,有偏題嫌疑,想起最近男友送我的一本書,東野圭吾的《白夜行》,我也是看完沒有多久。很多人已經看過這本書了吧,女主角唐澤雪穗在她的重生之路上掃除了一個又一個礙眼的人,對於那些阻礙了她的三個女孩子,她選擇清除的辦法就是,讓桐原亮司強奸她們並拍裸照,後來老刑警推斷到了這一點,一成問老刑警,唐澤雪穗為何要用這種方式來達到她希望在這三人身上所得到的,以下是老刑警的回答,摘自書中的對話


因為她堅信這樣的做法能輕易的奪走對方的靈魂
對於涉世不深的這三個女孩子來說,貞操即自己最珍貴的東西,沒有什麼比看著陌生男人強暴自己並拍攝裸照更痛苦更屈辱的事情了,唐澤雪穗通過這樣的方法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但是我要說的重點當然不是關於性侵,而是書中的那句「奪走靈魂」,有時候,讓對方死也好,捅他也好挑手筋也好,這些對部分人來說,都不是真正的摧毀,真正殘忍的摧毀,是摧毀對方的靈魂,讓他失去精神支柱,對於每個人來說,總有什麼是自己活下去的動力,可能是感情,可能是事業,可能是家庭,當這些讓他們賴以生存的東西不復存在,才是真正的毀滅
有些文不對題,見諒


呼啦啦的小猴子:

九天前,我在為我女朋友國慶節要來北京和我度假在準備兼職,那天晚上的聊天記錄是這樣的。



看到這還是挺正常的吧?

別急 重點在這

摧毀一普通人有多簡單?

來自大洋彼岸的一條微信 我喜歡別人了
就狠狠擊潰了萬里之外的我
隔著山川 河流 城鎮 陽光 空氣

我就這樣慢慢枯萎了
所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不可


Char7es:

很簡單啊
給他體驗他永遠觸不到的生活。

然後教他好高騖遠, 眼高手低


Timothy:

很簡單
只要在她觸底反彈的時候狠狠踩上一隻腳就夠了。

(情節略h,不多放)

from:《變身emergency》


願秀恩愛的都是親姐弟:

我不管摧毀有一個人有多麼容易,但我只知道,人在做,天在看,你今天犯下的不是人的事,自有老天去懲罰你,遲早會遭報應的,祝那些摧毀別人的人都不得好死


溯之:

時間

時間會摧毀一個普通人

誰都心懷夢想,誰的眼都曾有光閃爍。只是,時光流逝,臉上的皺紋蔓延開,笑也不如當年動人,普通人依舊普通。

普通人把女兒送到補課班,急匆匆的趕去菜市場,想在周末大展身手。櫥窗的那邊,是琳琅的蔬菜,龐大的玻璃上,印出普通人略顯疲倦的面容。她沖進人群里,生怕搶不到今天的特價蔬菜。

普通人坐著,百無聊賴的看著空無一物的電腦桌面。辦公室里沒幾個人,新來的幾個年輕人被他派出去忙活,本來就清閑的工作變得更加清閑。他抬頭看了看錶,關掉了電腦。

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日復一日復制粘貼的生活,終於熬幹了一個又一個普通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