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才能坦然接受兒子是同性戀的事實?

問題描述:
我是孩子的母親,這兩天我和孩子父親都急壞了,每日以淚洗面,不知道如何應對。

我的兒子前兩天從國外打電話回來,看他語氣很緊張,我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一問原來兒子說他喜歡男人,是同性戀。我們當時都蒙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兒子一直以來都是很優秀,學業體育人際關系樣樣好,一直也不少女孩子喜歡追求,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從來沒有談戀愛。我們認為是兒子和女生的接觸不夠導致的。我們是傳統的家庭,完全不能接受這自己的兒子是同性戀。

我的兒子真的一點都不像同性戀。他喜歡運動,完全不是花枝招展的樣子,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出國受了影響,以前從來沒有看出來他這方面的傾向。我和他父親都認為這是暫時的。兒子倒是很平靜的跟我們說他看過心理醫生,但心理醫生告訴他這不是病。所以我想問問Aorqu上有沒有好的心理諮詢師能夠幫助我的兒子改變同性戀傾向?我們家庭真的不能接受這樣的情況,太大的打擊了。

我知道很多心理諮詢師會勸告我兒子接受自己的身份。可是問題是他根本就不應該是同性戀啊。我們家從來沒有這樣的基因,他從小也是和我更親,而不是和他爸爸更親,可見他從小還是對女人更感興趣。而且他一直也知道女人什麼樣是美和不美,我們還討論過。我懷疑是不是最近逼婚逼的太緊了讓他有了逆反心理?

我們理解兒子的痛苦。兒子一直懂事聽話,從來不惹麻煩,從小考學一直都是優秀學生,獎學金什麼都拿,從小到大受各種長輩小輩的歡迎,也一直是我們家的驕傲。正是因為如此,他才不應該是同性戀。我相信他一定是受了什麼外因的污染導致的。兒子說想在國外以後結婚代孕生孩子,說實話,我們真的不是在乎什麼傳宗接代,也不是在乎面子,但我們希望兒子幸福。一個男人和一個男人在一起怎麼可能有幸福。我們希望他能改變,真正的和他的妻子享受一個家庭的幸福。

我知道你們會舉出李銀河教授的例子。但你們看看她自己,自己就有病和別人亂搞,這種人行為不端怎麼可能負責地做研究。搞這類研究的人自己多少都是有點性取向的問題的。所以我不希望我的兒子受到他們的言論的污染。國外的心理諮詢師也都是這樣的,這點我們傳統的家庭是絕對沒法接受的。

我這幾天看了很多文獻,相信我的兒子絕對不是天生的同性戀。他已經答應了我們去接受治療,但是我們怕他不聽話,也怕他在國外找不到好的治療師。請問Aorqu上是否有治療師可以改變我兒子的性取向。我兒子是一個優秀的孩子,我們不會相信他是天生的同性戀。

我找到的文獻足以證明:同性戀可以回心轉「性」--《祝您健康》2003年06期
同性戀的病因以及癥狀和治療
如何治療同性戀傾向者
作家善智:同性戀者是一種嚴重的心理疾病,我同情這些人!
有同性戀傾向怎麼辦?


補充:我看了那個問題下的答案,簡直是崩潰了。你們怎麼會認為同性戀是正常的。你們的父母要是知道該多傷心。你們還沒為人父母,怎麼能理解為人父母的苦心,難道父母有為了孩子不好的嗎?男人和男人自古以來就是異類,如果我的兒子選擇這條路,那等於和我們志不同道不合,我們以後怎麼在一個大家庭生活。家裡其他親戚怎麼看他?我們也是有身份有修養的家庭,兒子有錯就需要改,雖然過程艱難,但為了這個家庭,為了他自己的幸福,吃一些眼前的小苦,難道有錯嗎?

還有有人說我騙回復?我不明白什麼意思。我們可能有些病急亂投醫,但是我們還是為了孩子好的。這個號我和孩子他父親會輪流用。希望能出現正經的,合理的答案,能夠好好的幫助我的兒子。
, , , ,
伽藍白夜GaraNakt:

兒子一直以來都是很優秀,學業體育人際關系樣樣好,一直也不少女孩子喜歡追求,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從來沒有談戀愛。我們認為是兒子和女生的接觸不夠導致的。我們是傳統的家庭,完全不能接受這自己的兒子是同性戀。

看到這段真是笑了………

沒有一個同性戀是因為接觸女生少而成為同性戀的。一個都沒有。不受女生歡迎的人更加不會受gay歡迎。

要怪就怪你的兒子太受女生歡迎、太優秀了吧。或者叫驕傲。說不定他就是女生見多了才沒有興趣了。

—————————————————
我的兒子真的一點都不像同性戀。他喜歡運動,完全不是花枝招展的樣子。

最後警告,,,同性戀不等於娘炮,,,永遠不等於,,,
娘炮的本質是嚮往女性特徵,本質還是異性戀。
一個會把自己變娘的人,是排斥男性特徵的,不會去喜歡男性。

如果一個人自我認同為女性從而打扮的很娘,又反而喜歡男人,恰恰是異性戀而不是同性戀。


鹿野:

最近,「娘炮誤國」這個詞火了。

最近,還有人押韻地說「少年強則國強,少年娘則國娘」。

對於以上智障言論,我無話可說,但有一個來自台灣的視訊我希望帶你看看。

視訊中的小孩,叫葉永志,是一位台灣的普通男孩。

視訊中的媽媽,可以叫她葉媽媽,卻是一個偉大的母親。

這里的偉大絕不是對所有母親身份的泛泛贊美。

她的努力,推動了台灣性別法案的修正,她的堅持,讓法院在6年後改判。

關於她的紀錄片,打動了蔡依林,並在蔡依林的巡迴演唱會上播放。

葉永志從小就和別的小孩不太一樣,他很溫柔,會做飯,愛玩過家家。

媽媽收工很晚回來,他會邊招呼媽媽去洗澡,邊熱青菜,希望媽媽快點吃上熱飯。

他每天幫他媽媽按摩,希望幫媽媽減少辛勞。

如果他可以平安長大,今天應該就是女孩子很喜歡的暖男。

當然我希望他永遠不要上微博,因為他會發現無數人罵他這樣的男孩子是「娘炮」。

是的,他沒有順利長大,他沒能聽到2001年鍾聲的敲響。

因為那一點點不一樣,他成為了校園霸凌的對象。

學校里總有男同學在他上廁所圍住他,要他脫褲子檢查。

「檢檢視看嘛,是不是女生。」

甚至,就連老師也向葉媽媽提議,葉永志更喜歡做女孩子做的事情,建議帶他去看看醫生。

台灣醫生這番話今天看到依然熱淚盈眶。

葉永志正常我們都知道,醫生也知道,更難得的是,葉媽媽在聽完這番話後也堅定地相信兒子正常。

如果他可以長大,如果他真的是gay,如果他成年後向葉媽媽出櫃。

他也一定會是萬千同志中最幸福的那一位,因為他的至親理解他、支持他、信任他,他會獲得全世界最堅硬的盔甲。

可惜,即使在開放的台灣,他獲得了媽媽的理解,卻依然遭受同齡人的誤解。

他曾經向媽媽求救,媽媽曾經向學校求救。

他們該做的都做了,卻依然沒有逃過命運的捉弄。

2000年4月20日,在葉永志音樂課結束前5分鐘,離開座位,去了廁所。

為了避免被同學脫褲子,這是他唯一能做的選擇。

下一堂課開始前,他缺席了。

葉永志被發現暈倒在學校廁所,全身是血。被送往急症室時,口鼻還在冒血。

最終,因為搶救無效死亡。

在視訊中,葉媽媽對著鏡頭說:他們都說我的小孩死於心臟病,其實不是的。

葉媽媽不相信心臟病一說,她堅持上訪,她相信兒子的死一定有蹊蹺。

6年後,事情真相大白。

6年後,法院改判,學校中三名當年對欺凌葉永志置之不理的主管,被判「業務過失致死罪」。

他真正的「死因」,並不是一種具體的病。

因為他受到霸凌、因為同學會在他如廁時扒他的褲子、因為學校沒能對此做出妥善的處理。

所以,他只能在廁所無人的時候進去,以至於事情發生時也沒有得到及時的救治。

他死於性別刻板印象帶來的暴力。

他死於偏見、死於歧視、死於懷疑。

故事到這里,葉媽媽完成了母親身份上的偉大。

而她另一個選擇,讓她超越母性光輝,成為了一個在人格上真正偉大的女性。

葉永志死後,葉媽媽收到一位高中生的來信,高中生在信中提到,他能活到今天是一種奇蹟,還有更多像葉永志一樣的人在跳樓在自殺。

這一封信改變了葉媽媽的人生軌跡,她的小孩死掉了,可還有更多這樣的小孩活著。

如果可以,她想救他們,她願意為他們奮斗一生。此後葉媽媽成為了性少數平權運動的鬥士。

她鼓勵他們勇敢,鼓勵他們做自己,鼓勵他們不要害怕。

她讓大家相信天地創造自己,就有存在的意義。

她也大聲告訴大家,你們沒有錯,你們要向著陽光去爭取自己的權利。

她在台上大聲說出這番話,目光堅毅沒有絲毫遲疑。

在葉媽媽的頑強爭取下,葉永志事件推動了台灣《性別平等教育法》的修訂。

一個少年的離開,一個媽媽的堅持,更推動了更多人懂得尊重、懂得多元、懂得平等。

有人因此免於成為戾氣偏激的霸凌者,有人免於因為不一樣而受到歧視和羞辱。

你想變得陽剛帥氣、荷爾蒙爆表,可以。

你想溫柔體貼甚至喜歡女孩子的東西,也可以。

在視訊的末尾,導演組打上了這一段文字:每個不一樣的人,背後都有一個愛他的人。

看到這句話時,潸然淚下。

人類對人類最大的愛,是感謝你讓我可以勇敢做自己。

看完視訊,我採訪了10個同志朋友,然而他們的經歷卻是與葉媽媽的故事,截然相反的對比。

10位採訪人中,向父母出櫃的只有1位,我們的編輯蘇打。

蘇打說,她可能是同志中最順利的前1%。

因為和媽媽的ipad用同一個ID,有一天她媽看到她和前女友的聊天記錄,問起蘇打是不是喜歡女生。

她一直是個特別誠實的人,如果撒謊會語無倫次,一秒被發現。

知道別無選擇後她只能坦然承認。

自此,蘇打對她媽媽開展了長達2年的疏導,2年後她媽媽終於接受她的取向。

但是依然會在每次催婚中試探地問:「最近有沒有喜歡的男生?」

除此之外,我們的採訪人中沒有一位朋友能向父母袒露自己的身份。

小飯說,她一提到相關話題她爸媽就會崩潰。

讀大學時小飯帶了女朋友回家,以朋友身份。當時,女朋友的電話屏保是她們親親的照片。

吃飯的時候女朋友把手機放沙發上,來了個通知電話亮了,被她爸媽看到了。

她媽媽當時就哭著沖出了家門。

她爸坐在客廳抽了一整包煙,問她,警告她,威脅她。

最嚴重的話是:如果你敢說你是同性戀,我就和你媽一起跳河自殺。

面對父母的崩潰,她只能用否認暫時安撫。

迄今,她和父母已經對抗了七年,她父母找到了她同志身份的無數實錘,有日記有照片甚至有人證。

然而,她知道自己是同志,她父母也知道她是同志,這件事依然上不了檯面,成了她們家公開的秘密。

喜歡同性這件事,她知道自己沒有錯,但她做的每一步都有可能錯。

其他沒有出櫃的採訪人則說,這輩子都不會做這樣的嘗試,他們知道一旦向父母出櫃心裡壓著的半塊石頭就會落地。

但這件事一點都不值得喜悅,反而會讓自己「問心有愧」,因為出櫃即意味著那半塊石頭轉移到父母心臟上去。

他們渴望父母的理解,但更理解父母的不理解。

蘇打和我一起看了葉媽媽的視訊,她看到視訊的最後開始崩潰,因為最難過的點不是現實而是對比。

她知道認真學習,努力工作沒用,當爸媽知道她是同性戀時,還是會對你說:「你是我人生的恥辱,我希望自己沒生過你」。

她也知道真心愛人,專一體貼沒用,當對方看不到未來時,還是會問你:「如果有一天你在街上看見我領著小孩,你會怎樣」。

她知道為人善良,自信坦蕩沒用,當知道自己是同性戀時,還是會默默隱藏6年。

她已經接受了自己可能會成為社會的異類,自己是一隻孤獨游泳的鯨魚,遊了上萬公里也沒有同類。

可當她看到海峽對岸,在10多年前就有媽媽勇敢站出來說:你們沒有錯,你們要向著陽光時,她依然沮喪,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這片陸地迎來那一天。

我曾問起蘇打你能接受自己妹妹是同志嗎?她說不能,因為這個社會還沒有準備好。

我又問起,那如果你會生孩子,你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志嗎?這一次她說可以了。

因為當他們的孩子成年,那大概已經是10年之後,10年之後的社會應該已經準備好了吧。

這大概就是我們現在唯一的希冀吧。


Aorqu用戶:

看了很多答案都感覺幸福也許總會來到的。但是在我身上也許還要在等待幾年。因為我的父母似乎對我無法接受。

由於寫的很倉促,而且很晚了,所以錯別字可能挺多的,希望大家原諒。

Aorqu里回答的太多了,我的應該會放在最下面所以就想到什麼寫什麼了。

我就不談我是什麼時候發現我是gay的,總之應該大概是國中的時候覺得自己喜歡男生的吧。

我出櫃其實是用了一個比較「極端」的方法,因為在大家的眼裡我就是個做事情很容易走極端的人。

在2016年我正式形婚了,然而就在形婚的第三天因為一次爭吵讓我真正下決心出櫃了。

我從小都是個乖孩子,父母的要求向來都是順從的,從不拒絕。

18歲那年,我爸對我說一定要找個女朋友,要不然以後結婚就會晚了,他們還想早點抱孫子。

20歲那年,他們逼著我去和他們朋友的女兒相親,我說我不去,我才20歲,為什麼要去相親,我爸給了我一巴掌,跟我說現在都沒女朋友,不相親什麼時候結婚,怎麼抱孫子。直到某一天他們對我說想讓我去國外讀書,於是就這樣在他們的安排下我在國外讀了最後一年大學部和研究所。

21歲那年,我出國讀書,臨走之前大吵了一架,原因是他們希望我在那邊能夠帶一個女朋友回來,我表示到了異國他鄉我想先生存下來,完成學業,之後再考慮。但是我爸卻警告我,不帶女朋友就別回來,否則打折我的腿。甚是搞大女孩的肚子也可以,總之他要抱孫子。

22歲那年,我暑假回國,他們問我為什麼還沒交女朋友,我支支吾吾沒有回答,於是每天回來便對著我不停地罵,問我為什麼還不找女朋友,為什麼還不結婚。

23歲那年,我放假回國,一家子人為我接風。在餐桌上我爸問我有沒有女朋友,在國外有沒有覺得合適的。我表示還沒有,還不著急。他當著所有親朋好友的面,指著我的鼻子罵:你個不孝的東西,為什麼不帶女朋友回來,我眼看都50了,還能等幾年,我還能抱幾年孫子。你這個*)&……你跟我滾。你死也得結了婚有了孩子再死。周圍的人都有些看不過去,就來拉我爸,一邊拉一邊勸他,孩子還小才23歲,著什麼急。但是我爸不停周圍人的勸,還在不停地罵著我。那一天我真希望我在國外沒有回來,甚至永遠不會回來。

這個暑假無比的漫長,在等待CAS的同時,每天對我來說都是煎熬,他們開始每天都在問我有沒有在國外找女朋友,什麼時候結婚。直到有一天,一見著他就沖我喊道「你丫就是個王八蛋,為什麼現在還沒結婚」我說我現在才23為什麼這么著急。他說「你再不結婚我就不認你了。」我說那我明天就帶一個回家後天結婚。他說行。我向來知道他是個有脾氣的,但是我沒想到的是,他說你下個月必須結婚。我說這不可能。於是他就抽了我一巴掌。當時我轉身就走了。那是我第一次徹夜未歸。第二天,當我回去的時候我說我明年的今天一定結婚。可惜我第二年也沒結婚。Pass中間的瑣碎時間有空再說,直接跳到我出櫃的過程吧。

24歲那年原本研究所最後一年我計劃去法國繼續讀博士,但是我爸不停地催我結婚,而且還在facetime里不停地罵我是個「不孝的混蛋,為什麼還不結婚,哪怕你死在國外,我們也要把你帶回來拴在身邊。你這輩子就別想離開我們了。」,導致我之後一個多月都沒有和家裡聯系過。在這之後的一個月里,沒有他們的不厭其煩和辱罵,我感覺我的生活真的輕鬆了很多。直到一天,我媽跟我Facetime說為什麼我不主動聯系他們,而且我爸還因為跟我吵架氣病了,後來去醫院輸液了好幾天,之後他覺得的確是他的問題,不應該張口就罵人,應該跟我好好說。我當時認為時間是最好的治療聖品,的確,在我看來現在時間也是唯一一種可以讓人靜下來沉思的關鍵,後來我也就給我爸打了個電話,對他道歉,是我不對,具體為什麼不對我只說「我也不知道,畢竟當時我沒還嘴,也沒說什麼,只是由著你罵我」。我爸那時候跟我說,是因為他脾氣不好,而且看別人家孩子都結婚了,我還沒結婚,所以一時生氣。總而言之,這段時間過去了,又因為那時候我法國的簽證沒有過,所以心情不好,所以後來安慰了幾句,又問了他們最近身體怎麼樣,囑咐他少喝點酒少抽點煙,也就掛了電話。於是不得已我只得放棄申請法國博士的機會回國去了。

還是24歲那年,我讀完碩士回國,一天晚上工作結束到家,他們進門問的第一句不是今天累不累,也不是今天都做什麼了,而是「最近有看上的女孩嗎」,我對他們說沒有,最近一直在忙工作,每天早出晚歸的哪裡有時間。我爸扇了我兩巴掌,對我罵道「工作忙,*&……&有什麼可忙的,我不要你忙工作,我要你趕緊結婚,從明天開始別去上班了,家裡養著你,你先找到女朋友再說。」我不肯,我想要繼續工作,我爸把椅子砸在我身上,那天晚上我第一次被趕出門,真的想了結了自己。第二天,我早上回到家,他們對我說,先去上班,找女朋友的事兒也要同時進行著,否則下次就別上班了。也許是我一晚未歸,讓他們覺得也許做得有些過分了,因此這件事情就這樣揭開過去了。

2015年認識了一個les,跟我一樣是北京人,在醫院工作,屬於那種經常要在手術室裡面的護士,接觸了一段時間見面聊得還蠻好,於是再接下來一年時間的相處之下後我們決定形婚了,並且雙方同意在婚後要一個孩子。在這一年的時間里,還曾一起出國旅遊了一次。

我們第一次聊天是在豆瓣上(我到現在都覺得豆瓣是個萬能的地方),由於北京的父母都比較傳統,所以在很早的時候就開始催促我結婚了,最早的是在我20歲的時候就不停地問我為什麼還沒有女朋友,什麼時候可以結婚生子,每天我都很害怕回家,害怕一見到他們就被他們逼婚。在這種每天見面不詢問我工作和生活而是只問合適結婚生子的情況下,從我成人的那天起就再也沒有和他們溫馨的有過一天的日子。每天過的都讓人膽戰心驚,生怕一不小心就被他們逼的出櫃。(後來我發現,我父母是屬於那種我是不是幸福真的不重要,只要他們有面子,有孫子可以抱就可以的那種)。

形婚後的第三天(那個女生是Les,在和我接觸之後有了女朋友,但是那個女生在我們婚禮前一個月攪亂了全部的計劃,形婚的女生又是個耳朵軟的,總之事情一度搞得很僵),我媽在我上班的時候打電話問我回不回來吃飯,我說我們各自在外吃完就回去。我媽說你結婚了就要省著點兒花錢。我說我知道了,於是就掛了電話。一分鐘之後我媽又打過來,說你們得省著點,今晚還是回來吃飯吧。我說我都結婚了,你就放心吧,我長大了。我媽說結婚了更得知道怎麼顧家。我說我在上班,有事兒下班說。我媽說了一句:你個王八蛋,上班就不能接我電話了么。我說那我現在回家聽你當面說。於是我就請了個假,回家了(因為上班的地方離我家不算遠)。到家之後,我媽氣鼓鼓的坐在沙發上,跟我說,你怎麼這么不孝順,為什麼不回來吃飯。我說我現在結婚了,您就別為我們的事兒擔心了。我媽說,那什麼時候要孩子。我說剛結婚怎麼可能這么快。我爸說,你看你怎麼說話呢,你是不是混蛋。我這時候覺得似乎當初形婚是為了讓他們可以更專心自己的生活,沒想到卻是讓我陷入了新的災難。我說,要孩子不著急,剛結婚,而且我們還年輕。我爸這時候向我砸了一個杯子(我很確定從到家到他向我砸杯子我們只說了這些話),接下來他對我說,你滾。於是,我就站起身,出了家門。我到了樓下,突然覺得腿上一陣刺痛,低頭發現一塊玻璃在我的襪子里割破了我的腳踝。那時候我心裡很亂,打車去了公司想繼續完成工作。省略之後的經過。

—-

直到晚上我跟我的男朋友偷偷回家拿了些行李到我們在形婚之前為之後的生活租下來的房子。由於空房買的傢具,甲醛有點重,除甲醛的葯水還沒散去,所以當天晚上我們住在了賓館,第二天搬了進去(我跟男友認識不到兩個月就一起住了,雖然我當時手裡有幾萬塊,但是當付房租的時候發現還差一點。他雖然還是在讀的學生,卻把他大學部和研究所打工賺到的所有錢都給了我。)之後的一個月里,我們將這個空空的房子變成了我們溫馨的小窩。

又過了半個月左右,我找人幫我拍了一個出櫃的短片,在裡面講述了真正的我是什麼,以及找到的一些關於Gay群體科普的視訊剪輯。並且在視訊告訴他們我長大了,希望他們不再把我當做孩子去看待,尊重我的選擇,我之所以選擇和一個女人形婚完全是為了他們,考慮形婚而且要孩子也是為了給他們一個交代,滿足他們想給親朋好好友看自己兒子也結婚了的心願,我知道我未來的路如何去走,我也可以像普通直男一樣的得到屬於我的幸福,我知道他們希望我能有我自己的幸福,並且懇切他們能接納我,至於孩子的問題現在科技手段這么發達,也不會讓他們擔心,然後將視訊寄給了他們。

可是,第二天得到的結果卻讓我知道我一直想得到的幸福其實是那麼的異想天開。

第二天,當我打開手機的時候收到了他們惡毒的言語和咒罵。他們說他們並不在意我是否幸福,是否有自己愛的人,只希望可以讓我和女人結婚,然後可以讓他們有孫子可抱,至於我的幸福他們並不關心,他們並不在意。如果不能給他們一個孫子,他們寧願我在這個世界上永遠的消失。

我的心在那一刻徹底冷到了谷底,我想也許他們無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想開,也許時間會讓他們平靜下來。於是,我只能跟他們說,孩子不孝,我希望我的家庭沒有爭吵,也可以如同其他家庭一樣和和美美,更希望他們可以身體健康,所以我不想與他們爭吵,因為這就是我,無法改變。為了不再讓他們再發惡毒的語言,並且希望他們可以通過時間慢慢的冷靜下來。畢竟,單方受傷,總比雙方受傷要好。是我不孝,不能成全他們讓我和直男一樣和女人結婚生子的夢,就當我的生命在你們的言語中終結掉了,我已不在人世罷了。然後,我關掉了手機,換掉了電話號碼,直到此時此刻也再為與他們聯系過。有時候我會打開那個電話,始終沒有再收到過他們的隻言片語。也許,這就是我的家庭,我出櫃得到的結果。

希望可以用時間來讓他們原諒我。

時至今日,我還會給他們發簡訊希望可以有機會談一談,但是他們的回復依然和以前的說辭一樣,只希望我不要再打擾他們,更不要再聯系他們以及其他的親朋好友。他們的家庭,不需要我的存在。也許我死了,他們才能挺胸抬頭的繼續活下去。

但我依舊希望時間可以磨平他們對我的憎恨。

————

寫的時候其實不太像敲擊鍵盤寫這么多,所以中間有許多我都一筆帶過,甚至略過了。至於那些略過的部分,也許以後會整理一下,然後在寫出來,也許就會一直記在心裡。著實說不準。

不過自從出櫃之後,感覺雖然有讓人傷心的時刻,可更多的時候都是幸福而且快樂的。自己由內而外的輕松,所有的生活都不再像以前那樣需要時刻擔心每天要如何小心翼翼的在他們的責難下生活,真正的享受這個叫做生活的人生現狀。值得說的是,雖然出櫃了(跟公司同事,老闆以及我的很多朋友),了解到我的人並沒有用異樣的眼光去看我,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友好相處,甚至有時候可以和他們討論我在生活中遇到的各種苦惱(例如我男朋友在面臨畢業選擇入職企業的時候選擇哪家會比較好?如何平衡工作與家庭?等一系列問題),實在受益良多。

如今的我已經更加會從一個兩個人的家庭去考慮問題,協調與男朋友的關系,協調工作與家庭的關系,更多的為兩個人的生活而考慮。現在我們已經在為未來考慮了,無論是移民還是通過什麼樣的途徑去生活,都是我們共同需要為之努力的。因為現在的我不再是一個活在陰霾之下的我,而是有了相愛之人陪伴的我,更加懂得了如何自愛和去愛別人。這也許就是我出櫃後得到的最大的益處吧。


Aorqu用戶:
樓主,你真的很惡毒,你知道強迫兒子改變性取向這個事兒很不現實嗎?就像強迫你喜歡女人你能做到嗎?
你的兒子如果真的結婚了,傷害的不光是你的兒子,還有那個不知情的可憐女孩及她的父母。你會讓那個女孩變成「同妻」。
我也是一名同性戀,我是les,你說的骯臟下流這個詞兒來形容我們真的很惡毒很惡心的你知不知道?還有在你眼裡,我們就得是娘娘腔或者假小子嗎?
我還真告訴你了,我們還真不是。
很多異性戀里不乏娘娘腔和假小子,憑這個來劃分我們,很不禮貌的你知道嗎?
至於外因的污染我也真是呵呵了,不要什麼事都往別人身上怨好么?性取向無法改變是先天性的好么?這個根本不受我們自身控制好么?
異性戀就一定幸福嗎?請樓主火速收拾東西去法院門口坐著去,看看每天都有的夫妻鬧離婚,各種花式撕逼,一對一撕逼,群體撕逼,這就是你所謂的找個女人結婚就能獲得幸福?沒有愛情的婚姻就是欺騙,就是長期的賣yin(讀二聲)。這並不是黑異性戀,只是反對一味抬高異性戀的地位的病態父母。
我覺得你的兒子是一個好孩子,好男人,至少他勇於承認了,而且沒有為了欺騙父母而去找個直女結婚或者找個les形婚。
我為你的兒子而感動,我希望他能找到一個攜手一生的好男人(對,不是女人)
我好記得有個les妹子跟我說過,她們家那邊曾經出過一對les,因為家裡不同意,各種以死相逼花式作死,逼迫那倆妹子嫁給男人,後來這倆妹子雙雙自殺身亡。
對,生前你們反對我們在一起,死後你們就管不到我們了。
請樓主你記住,你的兒子是一個獨立的人,一個具有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不是你們的玩偶,更不是你們可以擺弄一生的玩偶,你所謂的痛不欲生,根源在於你,而不是你的兒子,內心骯臟下流的人,看什麼都是骯臟下流的。
你根本不愛你的兒子,你只是把他當做你的玩偶,當他不受你的控制了,不能讓你拿出去炫耀了,會給你增添黑點了,你就想要毀滅他,對,就是毀滅,你知道所謂的治療是怎麼回事嗎?
是電擊!是葯物治療!
而且哪個心理醫生敢打包票說能扭轉性取向的呢?放心,不會有的,有也會分分鐘被人砸了的。


貟XX:

阿姨,你問錯地方了,Aorqu人的思維和認識有點超前於普遍的價值觀念,比如同性這個話題,如果來個投票估計大多數人會選擇支持,你來這里找尋你要的答案是肯定要空手而回的了,但你能獲得另一種答案,同性戀正在普遍被大眾所認同和接受,但不可避免的是任然存在很多歧視,比如「同性戀」這個詞。

———————————————————————————————-
這位阿姨的字裡行間確實有些讓人不爽,但我覺得下面回答的人噴的更可笑,更low逼!

很多人覺得自己好像受辱了,滿大街罵同性的人多得是,你們怎麼不去砍他們啊?非要揪著一個50歲女人的措辭發難,哦,對不起,你脆弱的自尊心要怎麼讓你在這個排除異己的社會活下去呢?

好似那罵的不是你媽,你敢說你告訴你媽你是同性戀,你媽就能立馬轉過彎來認為同性是正常的,和異性戀一樣?別逗了,代溝這種詞不是逗大家玩的,是真的存在的。

為什麼不站在一個出生在60年代的母親的角度考慮呢?她所經歷的時代和我們差距太大,要讓她改變她已有的觀念又何其難。

說了很多廢話,下面說說題目相關的內容!

我就是個憤怒的老鳥,不服的豬可以來戰!
———————————————————————————————–
1、同性戀不是病,也不需要治療,他們和普通人一樣,人對同性個體產生感情是正常的自然行為,這在其他動物的身上也比較普遍,只不過這不符合人類社會發展的需要而已,所以請不要覺得這像邪教一樣不可容忍,也不要非要去把它擰過來,只會適得其反。
2、同性戀的問題從古至今一直都有,只不過曾經的社會包容度沒有現在這么高,很多國家或者州從法律上已經開始支持同性戀,是因為從個人自由主義的哲學角度來說,每個具有自我意志的人都擁有自由選擇配偶的權力,你沒見過與芭比娃娃結婚的人吧?這在英國是合法的哦!
3、他是你的兒子,你愛他,望子成龍,但沒想到兒子的行為卻違背了你所謂的「正途」,這個時候你要考慮一下是你和兒子之間的母子關系更重要,還是外界評判的眼光更重要!我想你看了這么多答案,你的想法也應該已經有所改變了吧,看看大家都是怎麼看待同性的呢?其實你只是邁不過心裡的那道坎而已。你的兒子是愛你的,他明知自己沒問題還願意去看心理醫生,其實就是為了不讓你們難過而被迫承認自己「有病」,作為母親的你也要理解你兒子所承受的壓力恐怕不比你小,為什麼不一家人坐下來好好聊一聊呢,同性戀不是「女巫」,你也不是「清教徒」,不要你死我活的逼迫對方,只會讓你們越走越遠。忘了你的什麼社會地位,名望,他人的評判吧,哪些東西沒有你的孩子的人生重要!
4、我相信你應該也受過不錯的教育,我媽媽只是國小畢業的農村婦女,我曾經問她如何看待同性戀,她說:「同性就同性唄,我還能活幾年,人家都覺得沒問題,我又瞎操什麼心」,我又問她:「如果我是呢?」她說:「你別領回來讓你阿公看見就行,不然會把你阿公氣死」,我當時真是佩服我媽,覺得她真的太偉大了,雖然她沒受到過很好的教育,但她有顆包容的心,她愛我。
我想正是因為愛,有的人選擇抵抗,有的人選擇包容,但最後你會發現,那是你兒子的生活,不是你的,你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和觀念強加給你兒子,他的路只能他自己走,你的路也只能你自己走,你們走的不是一條路。
PS:我不是同性戀,但我是支持同性戀的,因為我信奉「個人自由主義」。


Courier Six:

學習哲♂學。

別笑,題主不是覺得同性戀都很娘嗎?那就先讓Van樣和比利王的雄姿來矯正這個錯誤觀點唄。


喬豆麻袋:

不用等了。你們永遠等不到你們想要的答案。

作為兒女,我們盡可能的委曲求全,不違抗父母,但是口口聲聲通情達理為我們好的你們,什麼時候才能真的站在我們的立場,好好面對這個問題。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不要等到發展到沒有辦法回頭的時候再後悔。

這個世界有千千萬萬聲討同性戀的人,我們只是不希望這之中,有我們最親的人。


autasda:

父母接受自己的孩子只需要一個字 「愛」
我們見過父母都是大學教授知道孩子是同性戀後,把他帶到醫院去電擊治療的。也見過孩子向連同性戀是啥都不知道的父母出櫃,父母事後說 「我也不圖啥,我的孩子過得好就行」 的。
如果這位母親能夠看到這個答案再展開好了。


令浪:

眼界和愛。


王和逸:

最恨「我們都是為了你好」這句話
——————————————————————————————————————
順便說一下,Aorqu這個網站也許並不適合您二老
這是一個實打實求問求知的地方
而不是帶著已知的偏見來撒潑打滾尋求認同
我們這些骯臟下流的,真正了解自己的同性戀,沒有義務也沒有必要伺候你


匿名用戶:
您兒子在外面已經經歷了很多風雨,回到家裡,您不該給他一個擁抱么?


Ludwig:

看問題就明白這對父母就是想看到回答都是「同性戀是精神病」「同性戀要被治療」「社會不接受同性戀」。
那麼多回答都說了同性戀不是病,很正常,同性戀也可以很優秀,您老怎麼就選擇性眼瞎看不見呢。
知道你兒子是個精神病就高興了是嗎,看你兒子被帶到精神病院綁起來治療你一定會開心的想「啊我兒子也很快就只會對著女人勃-起,只會跟女人做-愛,不管他幸不幸福,至少他的結婚對象是個女人,這真是太棒了!」對嗎。
你無所謂你兒子會不會快樂會不會幸福,你只想讓你兒子活成你想要的樣子。
你兒子可以為了讓你高興隨便娶一個女人,逼自己和她生個孩子,然後等再過幾十年,你死了,你兒子每天對著自己不愛的女人和孩子,這就是你想要的?你想要的團員幸福其樂融融是以你兒子的幸福為代價。
如果是我,如果我家裡看不得我是個同性戀,那我走,我走遠遠的不讓我爸媽看著礙眼,但我絕不會犧牲我自己的人生去取悅我爸媽。
你兒子的回答里說,讓我們回答別太過激,你們是上一輩的人,有代溝。但我爸媽不這樣,我不僅是個同性戀我還是個跨性別者,我未來要去做變性手術,我會找一個同性愛人結婚,但他們從來沒有說過要「治療」我,因為我沒有疾病,我就是我,不需要治療,治療了那就不是我。
讓我做一個女生穿裙子化妝不可能,我認為我是男人我就是,我就要剪短髮去gay吧,我的身體不順從我的靈魂那我就要改變她,如果我變成一個溫柔體貼的女生,那我就不是我。同樣,如果你的兒子因為你們的施壓和一個女人結婚生孩子,那他也不是他,他不在是一個自由的生命,而只是一個滿足父母虛榮心的工具。


吼吼:

或許我的這個回答會不夠冷靜,那是因為,您的言辭之間,讓我真真切切看到了我的父母。
虛偽的道德,身為「精英」的優越感,一邊堅定普世價值和道德觀,卻又在自己「真正有一頭牛」的時候真相畢露。若甚至不幸被撕下了最後一層偽裝的面具,則再也顧不得所謂「政治正確」和禮儀風度,只會聲嘶力竭地拍桌子大吼:是的!我就是歧視!
您根本不是為了孩子好,您只是不願意自己的家庭出個同性戀罷了,尤其是那個優秀的一直給自己增光,好不容易長這么的兒子。

我是女孩子,生長於一個十分「開明」的家庭。我的父母一直以來對我是疏於管教的,而我的父親在我小時候更是十分寵愛我。因此即使我們常常不和,我也一直堅信我有十分優秀的父母。
然而我的家庭卻又是傳統的,我雖然行事叛逆,但一直以來都是從不說臟話,安靜,溫和的女孩子。我幾乎不怎麼和男生說話,而且「純潔的可怕」,因為直到初三我還不明白繁殖時的精子是如何進入女性身體的,我也不關心這些,而是沉迷於自己奇怪的中二世界裡面。而我大概是因為家庭的影響,雖然知道世界上有同性戀和異性戀之分,卻並沒有想過自己的取向,我那時候尚未理解友誼和愛情的區別。我國中時有個關系很好的閨蜜,我們幾乎時刻粘在一起。我們曾經幻想過以後要一起出海,畢業時,她還說過以後來投奔我。我也曾想過以後我們一起生活的情景(一起寫作業和吃飯),但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妥。

那時候我父親家發生了一件「大事」,其實這事早就發生了,只不過我那時才知道。一天散步的時候(我母親每晚與我散步,我在散步的時候給她安利我喜歡書籍和電影),我的母親突然很嚴肅地要「告訴我一個秘密」,臉上是那種談論一個有趣而見不得的人的醜聞的興奮。她告訴我,我的大堂哥,我阿公的大孫子,是個同性戀,而他還帶著他的男朋友來過我家。我和我父親家的親戚並不熟,對那兩個哥哥的印象也只限於他們害得我從窗檯上摔了下去。於是我便又問了一句,我的母親卻迅速拍了我一下,叫我小聲點,而她的眼睛卻閃著光。
我想結束這個話題了,於是思索了一會,淡淡地說:真惡心啊。這時她便又假裝嚴肅起來,對我說:怎麼能這么說你哥哥呢?他只是選擇了和別人不一樣的道路罷了。末了卻又小聲補充一句:這種事,你可別在外面說啊!
後來我上了高中,和男生接觸得多了起來,也漸漸意識到自己似乎對女孩子更感興趣。於是我便主動和母親談論起同性戀的話題,談起LGBT和女權運動。我的母親依舊十分嚴肅並且堅定地表示,雖然她不是lgbt的一份子,但她堅定維護他們的權益,並且十分支持我要為平權運動做努力的想法。

若不是我在高三的那年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子,我的母親大約會一直是個平權鬥士。
我早就預料到他們會不同意,否則堂哥事件也不會成為「家醜」,而二伯賭博家暴進局子始亂終棄啃老順帶他的大兒子也啃老,都沒有成為家醜。於是在第n次試探過我母親的口風後,我下決心向她坦白。
她一開始是難以置信的,在確定對方沒可能變成男孩子後,開始苦口婆心給我分析利弊。她從對方家長會不同意,我出國會對那個女孩子造成傷害,我還小沒有想清楚等等方面,來勸說我放棄這次不可能的感情。但由於當時是異地,我又要出國,她並不十分擔心。
大概有過了幾個月,我正好考試都考完了在家賦閑,於是便想著回老家的時候順路去找她。這次,我全家都爆炸了。
那是廣電正好在打壓同性戀作品,我在飯桌上剛提到這件事,我的父親突然就爆炸了。他拍著桌子說同性戀是惡心的,所有同性戀都是反人類,反社會,他們多麼多麼邪惡。他還說現在的作品在教唆小孩變成同性戀,同性戀都是為了標新立異,同性戀是一群反人類瘋子,應該被關起來。
我的母親也被他嚇到了,於是趕緊對我說:我們真的不是歧視同性戀,我們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家人,不希望所有自己重要的人,成為同性戀罷了。
我幾乎要笑出聲來,於是問她:既然你覺得同性戀沒有問題,你也不歧視他們,為什麼不能接受家人成為同性戀呢?她被我問得啞口無言,還想要解釋什麼,我的父親終於受不了了,對我大吼:我就是歧視同性戀!就是歧視!我不像你媽,我不虛偽,我就明確地跟你說,我歧視同性戀!隨後摔門進了書房。我的母親只是不停地重複著「我真的不歧視同性戀,我只是不希望家人成為同性戀,這不叫歧視…」。

後來我要離開家了,出國前檢查視力。因為父母都高度近視,我的眼睛一向很不好。那天查完視力,我和我的母親在必勝客吃午飯。不知為何,我們又一次提起了這件事。大意就是我因為告訴了我關系不錯的一個學姐,被她告訴了她媽,也就是我母親的閨蜜。於是我不僅是同性戀,還把家醜到處外揚的行為讓她很不理解,她不理解我為什麼要把醜事宣揚得讓所有人都知道。她更不理解,為什麼我父親都對我這么好,我卻不理解他,幾乎不和他說話。(我父親特別特別想要女兒,所以小時候真的很寵我)
那天我大概是對她聖母婊—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詞更能形容那副假惺惺而又時常站在道德制高點的嘴臉了—再也無法容忍,我問她,為什麼在我國小時候,被我的同桌罵是妓女,罵我媽是妓女(只因為我看了茶花女),被他找了一群小夥伴圍著打,被他騷擾時,他沒有任何動作?我問她,是什麼樣的男人,才能在自己的女兒和妻子被罵是妓女的時候無動於衷,叫自己十歲的女兒去和一群男生硬肛,還問我「為什麼他不欺負別人只欺負你?」
我的母親告訴我,我父親本來想要去的,是她阻止了。「因為啊」,她對我說:「你也知道,我和他的父親是國小同學,我們兩家的父母也是認識的。你想想,如果為了小孩的事情,你爹鬧到他家去,我不是很沒有面子嗎?我相信那個孩子沒有惡意的。」
我的母親,理所應當地對我說,她相信那個叫我妓女,叫小弟圍著打我,摸我大腿的男生沒有惡意。因為如果不相信,她會很沒面子的。我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對她說,她作為我的母親,在我受傷的時候沒有哪怕一次站在我身邊。我告訴她,她不過是在意麵子罷了,我國小時候因為成績不好她就不喜歡我,我國中成績好了她就包容我的全部問題,等上了高中我又恢復平庸,她便怪罪我讓她失了臉面。
於是她立刻哭了出來,在人來人往的必勝客,對我說對不起,說不知道我是這么想她的,說她還愛我,一邊用餐巾紙擦著紅紅的眼睛。正如在過去的18年內,每一次她毫不在意地對我說,有我這樣的女兒一定是她上輩子造了孽,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等旁人都看得差不多後,她對我說:她管不了我的性取向,正如她管不了我1000度要瞎的眼睛。所以,如果我非要這樣做,她也沒有辦法,只能希望我不要回來了。末了她又補充道,能放我走,她是自作主張的,我父親若是知道了一定會勃然大怒。
此後我們再也沒有吵過架,又恢復了以往「很好的關系」。她繼續和親朋好友談論我的大學,談論我的高中,在外面我還是那個努力成績好又自覺的孩子。她八卦追過我的男生,和我一起嘲笑其中一個猥瑣而又長得像鼴鼠,對我說另一個又帥成績又好,問我他怎麼樣。我笑笑,對她說:別這樣,我女朋友要生氣的。當然她依舊不死心,在我出國後大概是發動了娘家的親戚(我暫時寄宿在小姨家),從姥姥開始勸說我大學找男朋友,甚至於有個姨對我說男朋友就是玩玩,不用認真的,just for experience.

或許是我在以最大的惡意揣摩題主,但恕我直言,題目中字字句句,我只看到了兩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站在道德高地,打著「為他好」的名號,聲討著那個拂了自己面子的不孝子。或許在你們眼中,允許他擁有自己的生活,當他死了,就已經是最大的仁慈和寬容了吧。
我無法改變你們對同性戀的歧視,正如不論給出多少科學「權威」證明,你們也永遠只會盯著那些說同性戀可以治療同性戀有病的不知道哪裡來的文章。社會最終會證明誰是對的。我只希望在看見奧斯維辛的慘象時,你們不要哭著說:我們不知道。
不,你們知道的!
lgbt群體在中國的各個角落受到迫害,楊叫獸一流的治療機構在祖國遍地開花,這些你們都知道,是你們造就了他們。


Phil:

謝邀!

題主,如果你們的孩子只是左撇子的話,你們會怎麼想?要知道左撇子和同性戀一樣,只是一種生理表現而已,並不是疾病,但是在人群中也是少數。而且早些年左撇子也是被當作「異端」對待,要被矯正的。現在呢?

同性戀也是如此,我讀到過國外的研究早就表明其實大部分人(包括你們和我在內),性向並非單一的異性或者同性,而是雙向皆有,只是大部分人傾向於這個譜帶的兩端而已。所以現代文明早已不認為同性戀本身是一種疾病,是需要治療的,更不認為有任何「有效」的療法存在。中國醫學界也在十餘年前即不再將同性戀視作精神疾病,除了個別利慾熏心或者思維落後的醫師或者機構。

相信你們孩子應該現在還只有二三十歲,他的未來道路還很長,所以如果你們真心愛他,希望他活在未來,而不是閉塞的過去,那麼就放下疑慮,擁抱未來,而不是去聽一些守舊的甚至是非專業的雜碎文字的蠱惑,妖魔化你們孩子所在的群體。


蠢蠢蠢:

最近看到一句話 生而為人,十分抱歉。


Julia ZHU:

叔叔阿姨,你們好。
看了你們的問題描述,我眼淚瞬間就出來了。情緒控制不住,語無倫次,請見諒。

叔叔阿姨,我現在大二,是個女孩子。

在我小時候的印象里,而我親愛的爸爸也示範了,一個女人和男人的生活是靠得住的。我青春期之前,一直認為自己會嫁給一個還不錯的男孩子。
進入青春期以後,我遇見了我的初戀。在我認清自己的取向問題之時,我的第一反應是「我自己怎麼是個怪物?」

我到現在都覺得自己是個怪物啊,別這樣說了求求你們了,我真的很怕我的父母和你們一樣。
我也在玩命學習玩命幹活為了出國,也只是自私的要離我爸我媽更遠,為了自己也能感受婚姻的神聖,為了讓自己還有可能能有幸福的那一天。

———-
感謝評論區支持
待我正式走出國門,揭開新的一頁之時,再一個個為你們點贊感謝。
2015.9.21

我當時看到這個題目問的,感覺比當面指罵還要直指痛點。

其實恐同人士對於LGBT群體的恐懼,是一種毫無來由的恐懼,無論他們扯出什麼幌子來,就像這個問問題的父母一樣,都是站不住腳的。

但他們有可能會是我的父母,而我所能做的,也不過是讓自己變得更強,和期待他們能更加善待我而已。


Rebecca:

叔叔阿姨好,我是個剛成年的女生,雙性戀,媽媽也知道。我想跟您們談談。
首先,很抱歉,如果您們想要的幫助是改變孩子的性取向,那大概真的找不到,不僅在Aorqu,放眼全世界可能都沒有靠譜的——啊,當然,有那種所謂的「治療中心」,和網癮戒斷中心一樣的,純粹充滿暴力和虐待。您們如此愛孩子,不會送他去那種地方任人折磨的對不對?
我之所以說找不到,是因為性向本就不能改變。不可能讓一位純同性戀喜歡異性的,也不可能讓一位純異性戀喜歡同性。而且,同性戀也真的不是心理疾病,這種言論在部分國家(譬如瑞典)甚至是違法的。道理其實就簡單到喜歡吃瘦肉的人不可以說喜歡吃肥肉的是「心理疾病」一樣的,這也不是什麼錯啊。
同性戀的成因至今未解,基因說只是一說,但是「遺傳」顯然不靠譜,因為眾多同性戀者父母都是異性戀啊。至於美的欣賞,異性戀的男生也會說「啊這個男的肌肉線條真漂亮,五官很精緻」之類的純欣賞言論吧?
您們自己也承認,同性戀者屬於少數群體,容易受到歧視,然而您們自己,作為孩子最親最近的人,率先歧視自己的孩子——我很心疼這位哥哥,他得有多傷心?您們很難過,很著急,卻有沒有想到,孩子打電話來出櫃,需要多大的勇氣;他自己一人在國外闖,本就已經多孤獨;現在連最親最近的親人都不能理解不願理解,不願包容,他有多著急多難過?
我的確不是父母,但我媽媽是啊。當我意識到今後伴我一生的人可能是同性的時候,我問我媽媽,我以後真帶個女孩回來您怎麼辦?她聳肩,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的選擇,我能怎麼辦?
孩子的人生是孩子自己的,還請您們不要拿家族、拿您固有的人生觀試圖「教化」他吧。畢竟,您們那麼愛孩子,那麼,請尊重這個獨立的人吧。
需要幫助的話請評論私信,我看到一定回。
祝闔家和諧幸福。
——————————————————————
想起一位中國大陸的媽媽,吳幼堅女士,她的父親吳有恆曾任廣州市委書記、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羊城晚報總編輯,絕對的有身份有修養的體面的家族。她自己的兒子是同性戀者。她如今是非常積極的LGBT activist,中國首個同性戀親友會的發起者。
也許,您們可以和吳媽媽溝通一下。


匿名用戶:
你兒子的成績能超過圖靈嗎
你兒子的體育能超過圖靈嗎
so…..


曉毅:

1.

和幾個朋友一起吃飯時,席間我和一個剛當上爸爸不久的90後男生聊天。

我大概還原一下當時的聊天內容,

我:如果你兒子長大之後是個gay,你會怎麼辦?

他: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義正言辭的表情)

我:我現在問的是這個事情成立的前提下,你的態度是怎樣的,不是和你討論會不會成立。

他:沒有如果,咋可能嘛、、、

我:他就是gay了長大,你說吧,你咋辦,你什麼態度?

他:我會打死他,打斷他的腿。(表情嚴肅)

我:如果你兒子是gay,而你作為父親,你的接納可以讓你兒子幸福,你也不願意接受他的身份嗎?

他:我不接受,我接受不了。

我:你希望你兒子幸福嗎這一生?

他:當然啦,那還用說!

我:可是你不接受,你的兒子肯定會很痛苦,所以你是寧願他痛苦也不願意改變自己的立場嗎?

他:(眼神閃爍)我沒辦法、、、接受,哎呀,他怎麼可能是gay嗎,來吃飯吃飯。

談話結束。

2.

人和人之間維持愛的這根繩子里,其實它無形中綁上了很多預設條件,而這種預設動機很可能在當事人自己的潛意識里都沒有察覺到。

父母愛子女,其實愛的是他們腦子里提前構思好的想要的那個孩子:聰明懂事、學習好、謙虛。

可如果你是反叛、自卑、學習像狗屎,甚至還是違背他們眼中常態的同性戀,那我們不愛你,甚至厭惡你。

父母的主觀意願的確是希望孩子可以過得好,可是當自己的孩子和他們原本的預想發生沖突時,他們又寧願讓孩子受傷也不願和解。

為什麼會這樣?

我也是困惑了很久之後,找到了兩個答案,或許可以來回答這個疑問。

A. 主觀上人性本身的自私。

B. 客觀上因為身處的環境局限學識的局限,讓他們沒有看到更文明開化的世界形象,解除不了自身的蒙昧所帶來的偏見,自然無法理解,不能理解則無法寬容。

3.

先來說說第一個,主觀上人性的自私。

其實每個人身上都自帶自私的基因,可是在愛面前,自私的這種行為卻又可以主動讓步。

為什麼父母可以自己省吃儉用把好東西都補貼給孩子,為什麼深愛一個人可以為他付出一切,這都是因為內心深處的愛。在愛面前,一切都讓步。

可是,也有很多人很多父母,他們就是愛自己更多一點,你能說他錯嗎?當然不能,你頂多說他更自私一點而已。

因為愛自己更多,所以他們不願讓步,不讓步的結果就是讓孩子委屈妥協。寧願讓孩子內心鬱結,也不願包容孩子的不一樣。

第二個,客觀環境的局限所造成的偏見。

80後 90後這一代他們很多人的父母都是50 60 這個階段的人群,而這個階段的人由於時代的特殊原因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屈指可數相對今天來說。

50 60 那個階段的父母很多人都經歷過吃不飽飯的那個時期,後來趕上大發展終於過上了好日子,可是教育缺失導致內心的貧瘠卻再也補不回去了。

他們很多人連同性戀這個詞都沒有聽說過,對這個多元的世界更是一無所知,他們理解不了為什麼自己的孩子是gay。男人不都應該天生喜歡女人嗎,為什麼會喜歡男人,他們覺得自己孩子病了,他們要想辦法把自己的孩子治好。

幾千年的農耕文化所帶來的傳統觀念早已經深深植入他們的腦子里,要他們去接受自己的生存環境中從來沒有接觸過的新鮮事物,他們沒有那個能力。

不能理解,自然無法寬容特殊性的存在。

這個真的不能怪他們,因為任何事物超出了自己的理解範疇都不是能輕易接納的,包括今天的我們對其他事物的認可也是這樣。

4.

回到開頭說道的這個90後父親身上。

在這之前我可能對這個父親的觀念會在心裡鄙視,覺得他固執、傳統、呆板。但現在,我會開始理解他,明白他之所以有這樣的行為和思維是因為背後有多種社會元素長期無意識灌輸而導致。

但好歹90後們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是遠遠大於父輩那代人,所以客觀上他們自己是有接受特殊事物的能力的。至於主觀上他們選擇接納還是排斥,就是他們個體的自由了。

我和朋友聊天時曾說到過一個觀點,我們這一代年齡層的gay其實是比較尷尬的一個群體。

因為相對父輩那個群體里的gay來說,我們要幸福很多,因為活在一個好時代,我們受過良好的教育,我們大多數人都是可以自由而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意志。

要知道父輩那個年齡層的gay,很多人都是躲躲藏藏了一輩子,很多人一生都沒有把這個詞說出口,哪像我們現在還可以這樣公開承認自己的身份,和大家討論這個群體。(後面我會找時間專門寫一篇關於父輩們那個階段gay的生存概況,最近也在私下聯系這塊人群)

可是尷尬的地方便在於,正是因為我們有了自己的思想和意志,我們便不想像上一代的同類們那樣委屈求全帶著面具的活下去,我們想真實的活著,想讓親人認可,所以便開始了和妥協的交戰,最後卻發現大多數交戰都是自己戰敗。

5.

如今80 90後都已經為人父母了,大多數人都有了自己的子女,我在心裡暗想過,或許下一代的這群人裡面的同類和我們比較起來,他們會過得好很多很多。

因為他們的父母都聽說甚至接觸過gay,他們更多人能明白甚至接納這種特殊性的存在了,就客觀性而言。(我說的大概率,不是以個體而論)

而當父母接納了,gay這個群體一生的命運就扭轉很多了,至少不用像我們這一代和父母打游擊戰。

只是我們這一代gay,唉,可能註定很多人一輩子都不能和父母和解了,後半生大部分的時間都要花在和父母鬥智斗勇上面,活得披頭散髮凄風苦雨。

但能怎麼辦,還是得咬緊牙關tm的活下去,總不能就去死吧,哈哈哈哈。

其實也不用太過自怨自艾, 因為這塵世間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無奈,都有他自己的劫難要渡,我們的劫難只是那萬千混沌當中的一份子。

《END》

ps:

業余時間自己寫了個公眾號,專注gay圈的愛恨情愁。

有興趣的可以來看看,希望那裡的世界有你的想要。

公眾號搜索:曉毅(id:xiaoyixy0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