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看待弒母國小生被釋放返校讀書一事,對犯罪的孩子這種做法是否合理?

問題描述:目前對犯罪的未成年人是如何處理的?孩子的未來會如何?可能會有哪些影響?
, , ,
曾文公:

最新的進展是吳某被送往長沙一家機構接受為期三年的管束教育,費用也不用家裡承擔,父親將繼續外出打工。但是,阿公擔憂說,不知道孩子到了那裡,能不能像政府承諾那樣,可以繼續上學。

從頭到尾有這二點很令人費解;

一、這件事情各種採訪從頭看到尾,不管是阿公阿么,還是父親,怎麼感覺對孩子媽媽的失去,都毫無感覺。感覺那個孩子媽,在家裡一點存在感都沒有,家裡出了這么大的事,一家人真的是情緒出奇的穩定。

二、看很多政府部門忙前忙後,怎麼感覺這個孩子有點像因禍得福。很多部門的熱心做法,讓我有點恍惚,怎麼感覺這個孩子好像是受害者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同感?


匿名用戶:

你們才知道這事的可怕嗎??

我們當老師的已經處在這樣的恐怖氛圍多少年了?

你以為國小生是最恐怖的?

錯了

國中生才是叛逆高峰期,才是恐怖,

留守兒童兼國中生則更恐怖

所謂恐怖不僅僅是做惡,有的並不是做惡,有的或許是難以置信的麻木,有的是難以置信的多嘴,有的是難以置信的不能自控,至於注意力分散,行為習慣問題(小偷小摸)不良嗜好(抽煙喝酒,打牌玩手機)~~~~

這些需要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聯手花大力氣才能扭轉。

然而今時今日,家庭教育如果缺失了,實際上其他教育的基石是不復存在的,沒有家長的支持,很多老師已經不怎麼敢管學生,願意管學生(背負的風險太大,付出的成本太高)

我舉個例子,四年前在鄉鎮國中時,隔壁鎮發生過的例子,一個數學老師上課沒收了學生正在看的那種小說,沒打沒罵,學生覺得下了自己的面子,下課到辦公室用一柄小刀抹了老師的脖子,拉了大概幾厘米的口子,割斷了一根血管。因為旁邊就是鎮醫院,所以幸運的活了下來!

然而學生在學校沒事人一樣,沒有道歉,沒有開除,更遑論法律措施,連賠償也沒有(家長在外打工直接對這事置之不理)

後續我就不知道了

所以很多中國小教育要麼佛系化,要麼徹底暴力化,功利化。這是教育現狀的必然走勢。

而我們的專家和老爺們永遠看不到這些,永遠在說一些假大空的快樂教育啥的,基層教育真的需要的是快樂教育嗎??不是!那麼高大上的東西先等等吧

至於,留守兒童,單親家庭,國中,阿公阿么帶大,加不管教育只管吃穿的學生

是什麼級別的戰鬥力可以了解一下

而這種學生在鄉鎮比比皆是

………………………………………

這里說一句,只有各位跟教育隔得很遠的路人眼裡才有「」天真無邪「」的孩子

也只有沉溺在高水準教育的專家跟優等學校的老師會贊同你們

越接近真實的基層教育,就越明白一個道理

國小生,國中生的惡毒,傲慢,偏執,自私都是登峰造極,

那種無理性的做惡,沒有施加在人身上時,很多旁人以為是有趣,當施加在人身上時,就是案子中的場面

而這些都是政治不正確的,都是不能說的

………………………………


在一方:

把媽媽殺了還能淡定面對姥爺!割斷媽媽雙手,砍20多刀!面對指控居然說「我殺我媽再怎麼了!這是人?這是魔鬼好吧!想想看都把母親殺死了還要虐屍!那是你媽啊!

最近新聞報道了太多的校園欺凌等事件,但是因為《未成年人保護法》一個凶手也沒露面,我們不知道是誰,沒准他侵犯了同學,甚至殺了人十天半月又能回到學校跟我們的孩子做同學,做同桌,哪天某個孩子不小心的一句話就可能重新喚醒他惡魔的本性!

一句話說得好「為了保護一個凶手的未來寧願讓更多的無辜人處在危險環境中,這完全說不過去!」

前段時間看了一篇文章,沒這個孩子這么惡劣殺人,國小五年級一學期全班男孩子都在猥褻女同學,何等的令人髮指!

國小五年級的孩子有多可怕


吳五:

1

今天到咖啡館裝逼,不對,睡覺,也不對,看書,遇到了一個好久沒見的朋友。他以前是個段子手,聊了幾句,才知道他現在在做ip開發。

挨劈有什麼好開發的啊,就擺在那裡,你有錢就脫褲子上啊,我很奇怪。

他告訴我,大挨劈也輪不到他,他主要是找一些潛在的挨劈。

在幾句話的時間里,我們倆都深刻的意識到了對方的無聊。

多好啊,我們趕快移到一張桌子上,相互幫忙找話題。

那個高高壯壯的男服務生沒事就盯著我們看,直樂。

隨後我們就聊到了,網上熱議的殺媽國小生回學校讀書的事。

朋友問我怎麼看。

我試探著問了一句:要麼,殺了。

朋友閉著眼睛面無表情。

我換了個說法:放了也有道理。

朋友睜開眼睛,飽含淚水。

他才十二歲他還是個孩子他懂個雞毛,

這難道不是家長的學校的社會的錯,

遊戲在教網路小說在教電視電影在教他要殺伐果斷,

他是同類他是下一代長了蟲子的花朵也是花朵,

他的人生還很長他剛學會了拿刀帶沒學會拿筆沒辦法為自己辯護,

我們原諒偷稅的名人出軌的名人家暴的名人拆家的狗抓人的貓為什麼不能寬容一個國小生,

他才十二歲他還是個孩子他懂個雞毛,

人類已經損失了一個幹嘛要用損失另一個的方式作為懲罰這樣人類就失去了兩個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

狗可以訓練周處可以成為英雄網紅可以美顏明星可以p圖為什麼他就不能有一個機會,

法律說放了他哲學說放了他偉大的思想家們的著作里有無數章節為放了他而寫你們這些暴民懂個屁,

他才十二歲他還是個孩子他懂個雞毛

我被他寬闊的嘴型和思維方式折服,連連點頭。

朋友問我,悟了?

我點頭,悟了。

我的頭上一聲巨響,眼前劃過一道強光然後黑屏。

清醒過來我第一反應是被雷劈了。

果然,轉過頭來我就看到雷神本人拿著個平底鍋,站在我身邊。

看到他臉上那完美的職業微笑,我才認出來這是那個男服務生。

我問:是你打我。

服務生保持海底撈水準的溫暖微笑:對,我不累,你挺該打的

我:你為什麼不打他?

服務生:他說了他是尋找挨劈的。

我看著服務生。

服務生:好吧,我們打了個賭,他找來五個人給我劈,他就可以免單,你是第四個。

服務生一邊說一邊舉起鍋子把我朋友拍倒在地:現在可以免單了。

2

法學家可以站隊:

對於幼小弱小的同類,在制度上有什麼樣的保護,這是衡量文明程度的標准之一。現在不是應該不應該放的問題,而是放出來之後,還要做點什麼的問題。

倫理學者可以站隊:

我們痛恨一個殺人凶手,是因為他對同類殘忍無情,在理論上,每一個人都處在他的威脅之下,另一方面,我們是不是應該聽從情感的驅動,用最殘忍無情的方式去對待這個殺人凶手,他也是同類,同理,理論上,每一個人也都處在死刑的威脅之下。

心理學家可以站隊:

很多人說這個孩子是反社會人格,我不確定12歲人格有沒有形成,你不能去指責一個別人可能沒有的東西,有沒有合理可行的方式,讓他能成為正常人。

社會學家可以站隊:

今天的孩子們到底是在什麼樣的文化環境中長大,有沒有更好的隔離機制,有沒有更好的引導機制?

教育學家可以站隊:

今天,到處都是唾手可得的大量的冗餘和負面資訊,對此,我們已有的教育方式可以很好的處理消化和應對嗎?

專業學者的討論,抽離了具體的個人,是在更大的層面上進行思考,而這樣的討論,會引發更嚴肅的思考,更廣泛的關注,甚至會在制度上推動進步。

3

但對普通人來說,這事沒辦法站隊,不管你有沒有孩子,你都可以想像一下,你如果沒法接受你的孩子和他同校,你就沒法站隊。

對普通人來說,如果一個人看上去不像人,聽起來不像人,做事不像人,想法也不像人,那麼,他就不是人。

所以對大部分人來說,他不是同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