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知道自己是怎樣的人?

問題描述:
, , , ,
我叫什麼啊:
對一件有爭議的事自己持的態度。

比如,有人吐槽說:「我不喜歡那些去外面吃飯,涮一遍碗的人,真矯情,以後會悄悄遠離這些人。」

你什麼態度?
支持篇:
(一)我也覺得這樣很矯情
是否經歷過相同的事情?
經歷的時候是否表現出來了強烈的不滿?
有沒有討厭的人?
討厭TA的特質是什麼?
討厭的人有沒有干過這樣的事?類似的事?
【例,我朋友很討厭的一個女生看見蟲子就會大叫,所以她非常討厭女生看見蟲子就大叫,還因此說過我。】
是否看過關於「涮碗無用」文章?
是否討厭聚會?
是否最先看過「涮碗很無聊」類似的咪蒙式文章?
當時是否深以為然?

關鍵:找到為什麼討厭這件事的根本源頭。

(二)我覺得只有不說出來就OK啊
被別人說過壞話並且聽見?
是否自己不愛背後罵人?
是否支持「思想無罪」?
有看過關於這樣的文章或言論嗎?並且感到贊同?

關鍵:是什麼讓你構建這樣的思想觀念?

【ps,這是答主的首次感想,覺得只要不說出來就OK,因為曾看過「萬惡淫為首,論跡不論心」,至於為什麼一看到這句話就表現出很大的支持,恐怕是自身成長造成,可見,這是我的三觀。】

(三)涮碗不好啊,浪費水
這個……
你應該是個節約用水的好孩子?
是什麼讓你對水很珍惜?
你是否十分珍惜資源?是個環保人士嗎?
缺過水嗎?

關鍵:這種東西不需要關鍵吧吧吧吧吧……


君惕若:
真相很難面對,要有巨大勇氣和強大的內心。

一個朋友和我說,我從小就堅信,我是全宇宙最特別那個人。我說,『』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其實,人人內心都是這樣認為的。『』

那你願不願意相信,你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員呢?

我是不願意相信。

其實,我是非常普通的一員。雖然我追求卓越不凡,但是在我做到前,我就是非常平凡一員。而且,我有極大的概率一輩子就是普通的一員。

真想太殘酷,大部分人不願意相信。

我們都需要希望,希望奇蹟能發生。

能直面現實,是認識自我的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記錄。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記日記的習慣,記過日記後有沒有翻看和總結的習慣。

我從初二開始記日記,記到大學基本上是連貫的。之後很多年沒記。過了三十歲又開始記錄。但是原來記錄了也沒有翻看,直到我三十二歲,翻看自己的日記。感觸頗深。

記得一本書說過一個觀點,研究歷史,最珍貴的素材是日記,因為日記是那是時間的真實的記錄,而不是事後扭曲的回憶。我翻看自己的日記時發現了這一點,我的回憶是被有選擇的保留和修改過。

我翻看日記發現,原來的自己並不是自己記憶中的自己。

之後,我極其重視記錄。持續的記錄,力圖記錄真實的自己。然後再翻看,發現,自己其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有毅力,沒有自己認為那麼好。如果自己想達到自己的目標,路還非常長。同時又發現,很多想法影響自己一生的,居然在國小國中就產生了。

沒有記錄,很難看到自己的成長軌跡,心路歷程和原來的自己。不知道歷史,很難分析將來。

第三,認真聽聽別人的評價。
對於別人的負面評價,我們本能的態度往往是反擊。如果我們不反擊,聽多了其實是容易留下心裡陰影的。

我們願意相信,別人喜歡自己,相信自己,信任自己。而實際上,能喜歡你,相信你,了解你的人太少了。你自己都未必做得到。

認識到,別人其實沒有理由去喜歡你,支持你,信任你,很難。

很多時候,太清醒了,活得太痛苦。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內心去面對苦逼的現實,還不如糊塗一點,會快樂很多。

所以,真正能認識自己的人,是聖人。古今中外,沒有幾個,數的過來。

還有最後一點,反思,總結。

富蘭克林給自己列出了十三項美德,每天反省有沒有做到,拿個本子記錄畫點,多年後成了聖人。曾國藩每天記日記,反省自己,連與老婆行房都會記錄和反省,最後也成聖人。

總結一下,如何認清自己,我認為需要四步:
1、有勇氣面對關於自己的現實。比如,其實自己很煩人,很懶,很醜什麼的,大家自己對號入座。
2、詳細記錄自己的生活。時間開銷、做過的事情、生活花銷、人際關系等等,越細越好。
3、多聽別人的評價,無論好壞,客觀記錄與思考。
4、在以上三點基礎上不斷反思總結,日日反思總結,不斷迭代。

幾個心得:
1、認識自己很難,需要大智慧大決心大毅力。
2、認識自己越多很多時候會更不開心
3、認識自己需要強大的內心,才能真的有幫助
4、適度的認識自己很需要。除非真的想做聖人,否則沒必要做到極致,否則容易瘋掉或神經。


慕容玉京:
第一,注意觀察和覺照。

第二,對自己誠實。

二者缺一不可。


Aorqu用戶:
我十八歲考進大學的時候非常困惑於這個問題
整整兩年,呆在寢室里沒人的時候腦子里盤桓的就是我到底是誰?
我完成了聯考這個階段性目標,進了這個學校,可是然後呢?
然後我發現我並不喜歡這個專業
我做了很多自己喜歡的事情,安排很多的事情去擠滿自己的時間
然後發現漸漸不再被這個問題困惑了
接著困惑我的是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於是我又做了很多很多事情
我終於明白自己擁有怎麼樣的特質了,所以我決定跳出現在的教育行業去做廣告
我的成就型人格,我的創意,我的野心,我的能力
我的一切一切都在大學階段做的每件事情之下慢慢顯現出清晰的意義來
也許偏題了,但是要多提一句
大學真的是讓你知道你想做什麼的地方,而不是教你知識的地方
在你人生二十齣頭迷茫一切的年紀能有這樣一段時間來了解自己是多麼棒
需要處所,也需要靈性

就像前面那些人所說的,標簽式的評價是每個人在介紹自己的時候都無法避免的
但是從內心認可自己是誰其實並不需要這些東西
它需要的是去做一些什麼,從所做的這些事情當中體驗、感受、發揮自己的能力
階段性回頭反思,就不會再受困於此

那個保安會問你的三個哲學究極命題
你是誰呢?who could simply define you except youself?
對於抱有強烈認識自我願景和自我意識很強的人來說,甚至其實對每個人來說一輩子在追尋的都是這個問題的答案
而這本身就是一個動態發展的過程

做些什麼,不受困於此,再回頭看
你還是你,但你也已經不是你
——————————————————–TBC——————————————————-
經過五年無意的積累 半年的海投
昨天終於拿到了自己心儀的4A的offer
七月起航奔向新天地
謝謝大家
這階段我也許知道自己是誰了
也許下一階段
隨著認知能力的增長
又會不知道
那就到時候再說吧


紳特理斯林:

你眼中的周邊的人是怎樣的人,總和起來就是你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心中有黑暗才看的到黑暗,心中有光明才看到光明。你擁有的東西,你才能理解,才能看到。 其他人是在怎樣的人不過是你自己心中的投射。


王卡:
我對這個問題其實持悲觀態度。
自己時時刻刻在變,甚至佛家說,這里本沒有一個自我。只不過是一些被灌輸進的概念和習氣。
所以,窮究下去,或許得泄氣。
如果不上升到這個境界,我倒是覺得有幾點比較重要。
第一個是覺知到自己的需求
第二個是耐心地去理解自己的需求以及內心沖突。
經常反覆的做這樣的事情,最後會對自己越來越誠實。
誠實對待自己的一切陽光面與陰暗面。恐怕,是知曉自己更多的一個有用的辦法。


Aorqu用戶:

山本耀司有一段話:「自己」這個東西是看不見的,撞上一些別的東西,反彈回來,才會了解「自己」。所以,跟很強的東西、可怕的東西、水準很高的東西相碰撞,然後才知道「自己」是什麼,這才是自我。

這個碰撞的過程就是探尋自我的過程,對這個碰撞所引發的反思,就是一個認知「自我」的過程。

「自我」 並不是一個一層不變的東西,它不是一個寫好的答案,就呆在那兒等著你去抓住它,你也許要花好長時間去理清它,自以為抓住了它,但它又變化於無形。

知道自己是個怎樣的人,並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個探尋的過程。

這個過程會很艱辛,也許要經過懷疑、幻滅、摧毀以及重建、再推倒,再重來;也許要眼看著你曾經所信任的、所信仰的坍塌,那是一個極為痛苦的過程。

然後, 你要知道,你為什麼需要這個答案,你 「為了什麼去探尋自我」 比「探尋自我」這件事情本身要重要得多。畢竟,有很多人畢生也沒有想要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們自以為了解自己然後也很平安喜悅地過了一生。

畢竟我們大多數人、大多數時候並不需要 「為了了解自己」 而去了解自己,和吃飯睡覺看電視打遊戲掙錢養活自己比起來,這並不是一件特別重要的事情。大多數時候我們出半是出於被動——-當我們真的撞上了一些很強的東西、可怕的東西、水準很高的東西、、、、、、我們的自我會突顯出來,讓我們自己看到,喔,原來還有「自我」這個東西。

然後,大多數人撞上也就撞上了,頂多也就是疼一下、震憾一下、幻滅一下、、、、、之後依然是那個自己。

所以,你如果一定要去尋找那個答案,就要有探尋的勇氣,以及重建的信心和耐心。如果不呢,其實也一點不妨礙你快樂地活著。


熱愛:
你的所作所為才是你的真實寫照。


艾菲的理想:

首先這是每個人面臨的一個具有哲學意味的問題,即「我是誰」的問題。古往今來,各大哲學家對此回答也不盡相同,如笛卡爾的經典名句「我思故我在」。很高興遇到這一問題,也意味著多了一個朋友,都是一位人生探索者,為此我和你有一樣的困惑,迷茫、痛苦及反思、實踐,一路走來。我已經把自己閱讀、實踐等所得撰寫了一系列文章,感興趣可以翻看我已有的回答,如嫌麻煩可直接關注Aorqu賬號私聊我,咱們進一步交流。文章較長,還請耐心閱讀,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深刻的問題,最後,希望能幫助您。

之前看過一篇文章,頗為有趣。文章說現在中國成年人的生活都是填空題,互相打招呼也是填空題。

我,今年____歲,在____上班,任____職位,有____套房子,有____部車子,有____個孩子。

只要其中任何一個數字填不出,或者數字難看,都可能會被其他人當作「Loser」(失敗者)。相反,如果這幾個數字填的漂亮,那麼不論這個人本身過得幸福或毫無幸福可言,他都會被眾人當作是人生贏家。

這讓我想起傅真在《最好金龜換酒》這本書里寫過的一段親身經歷。

那時,她在印度旅行,住在一位印度叔叔家裡。當那位印度叔叔的小女兒走進房間的時候,他的太太指著她說:「這是我們的小女兒Jasmine,她是碩士,她在Fedex工作。」

傅真寫到:「真的毫不誇張,就在那一刻,我的汗毛一根根豎了起來。當一個活生生的人只能被簡化為學歷和工作,我是發自內心覺得可怕。」

一個人的工作和學歷其實只是一個人的一部分,即心理學中所說的「社會自我」。而在文章開頭的填空題中,一個人擁有的房子、車子和孩子都屬於「物質自我」

通過「社會自我」和「物質自我」,我們只能看到一個人對外界所展現的一切,但卻無法看到他細膩生動的內心世界與精神訴求。

而這,就是「精神自我」。

如果說「社會自我」與「物質自我」是我們的外部自我,那精神自我就是我們的內部自我,它代表了我們對於自己的感受,代表了我們活生生的靈魂、豐富的精神與生動的心靈。
在將「自我」直接等同於「社會自我」與「物質自我」的時候,我們就等於選擇了「填空題」的視角來看待我們的人生並衡量我們的成就,從而忽視了「精神自我」,而這種忽視一定會在未來某一時刻導致嚴重的問題與困境。

可是,如果不選擇與大多數人一樣的「填空題」式的人生,我們又該如何選擇呢?

這個問題在我心中已是縈繞許久,這也是我持之以恆進行向內及向外探索的原因與動力之一。

我們所在的社會告訴我們必須要取得成就、獲得成功;馬丁塞利格曼(積極心理學之父)在跟我們說應該要追求人生的幸福;弗蘭克爾(「意義療法」創始人)在跟我們說要去追求人生的意義;佛陀在跟我們說「緣起性空」、「一切皆為夢幻泡影」,羅傑斯和馬斯洛(人本主義心理學家)在跟我們說「活出你自己」、「自我實現」。在這么多不同的教誨之下,我們究竟該聽誰的,我們又應該何去何從?

這個問題真的讓我思考了很久,而思考的時間不是以天來計算的,而是以年計。

直到今天,我想我終於能夠給出一個方向了,那就是:人生向我們提出了問題,而我們需要用我們的一生去給予回答。

回答什麼呢?我們需要回答的是以下三道問答題。

問題一:「我是誰?」

1974年初,喬布斯決定去印度進行一次精神之旅。他說:「我迷上了自我啟蒙的想法,想要弄清楚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我該怎樣融入這個世界。」
對喬布斯而言,因為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沒搞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因此從大學退學,後來前往印度,他一直都在追尋,他所追尋的正是關於「我是誰」這道問答題的答案。
追尋的過程是如此艱辛漫長,而我們也不是都想成為喬布斯的,那是不是可以不去思考與追尋,就這樣簡簡單單的過一生呢?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因為,如果你不夠了解自己,你會知道自己應該選擇怎樣的人相伴一生嗎?如果你不了解自己,你會知道什麼樣的職業才是最適合自己的嗎?

在缺乏對自我了解與認知的時候,我們是沒有辦法做出這些重大選擇的,或者說,即使我們當時做出了,在未來有一天當我們逐步了解自己的時候,也一定會感到深深的後悔與遺憾。而對自我的覺知與了解,正是在幫助我們在面臨每一次抉擇的時候,做出更加適合自己的選擇。

同時,如果缺乏了對真實自我的了解與認知,也可能會導致「偽自我」的產生。

「偽自我」這個概念是由著名心理學家與社會學家弗洛姆提出的,它的意思是:其實我們的很多決定都不是來自於我們自己,而是外部的建議或者環境的影響。而我們卻將這樣的決定都當做是自己的決定了。於是慢慢的,就形成了一個「偽自我」,將「真實的自我」取而代之。

既然認識真實自我如此重要,我們又該去如何認識她/他呢?
具體的方法是:通過一件件真實經歷的事、一次次的情緒反應,從不同的維度去進行自我覺知,逐步畫出「我」的模樣,了解到真實且多面的自己。
比如:

依據「我」對問題的解釋風格可以了解到我到底是「悲觀」還是樂觀」;

依據「心智」的變化方式,可以覺知到我究竟是屬於「成長型心智」還是「僵化型心智」;

依據武志紅對「自我」五個維度的理論,我們可以從「自我穩定性」、「自我靈活度」、「自我的疆界」、「自我的力量」以及「自我組織力」去深入了解自己。

此外,我們還可以從天賦才幹的角度去了解自己,比如我的五大天賦才幹是理念、思維、學習、完美和交往,這些天賦才幹也在一定程度上勾勒出了我在一個維度的側影。

問題二:「可能的自我是怎麼樣的?」

今天,我想在這里說的「可能的自我」來自於馬斯洛的自我實現理論,是對「自我」可能性的沒有限制的想像與追尋、思考與努力。
當馬斯洛在講「自我實現理論」的時候,他說到:談論自我實現的意思是設想有一個自我要被實現出來。
這句話聽起來非常費解,那我們到底該如何理解呢?

我想也許可以用著名藝術家米開朗基羅的一段話來進行解釋。他曾在雕刻了著名的大衛雕像後說:「我沒有雕刻大衛,我不過是把大衛從白石中解放了出來,我去除掉了那些多餘的白石,於是大衛就出來了。」

現在,也許我們可以試著將「白石」(即大理石)理解為「當下的我們」,將英俊有力的「大衛」理解為「可能的自我」。

因此,可以看到,「大衛」本就存在於「白石」之中,就像「可能的自我」本就存在於「當下的我們」之中,只是有的人能將「大衛」實現出來,解放出來,而有的人終其一生都只是在雕著一塊「白石」,除了白石的形狀稍微有點變化,其他都無變化。自然也就沒有機會看到「白石」里究竟藏著的是「大衛」,「維納斯」,還是「勝利女神「(皆為世界著名雕塑)了。

馬斯洛說:「自我實現是一個人能夠成為什麼就必須成為什麼」。

什麼意思呢?

就像白石里的是「大衛」就是大衛,是維納斯就是維納斯,是勝利女神就是勝利女神。這個自我本就是存在的,只是如果我們沒有去探索、去發現、去創造,它就不會讓我們看到。無論如何,我們都需要去一刀刀的雕刻,將本就存於其中的他們解放出來,而他們就是我所說的「可能的自我」。
因此,「找到可能的自我」不是一個結果,而是一個需要用一生去做的事情,是一個過程。

具體方法是:對自己的感受與想法非常誠實,專注的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在諸多經歷過後發現自己的使命與召喚,不給自己設定限制,不能缺乏勇氣,也必須在認清之後做到堅韌不拔。

這也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傾聽來自真實自我的聲音,不斷向內及向外探索,直到幾個月前,那種使命與召喚才開始漸漸清晰,它讓我意識到,是時候辭去工作追隨內心召喚,走上自我實現的道路了。於是,我辭職了。很多人問我辭職的原因,我說:「在現在的工作中,我已找不到任何的驅動力;同時,屬於我的使命與召喚卻變得越來越清晰,所以我知道是時候了。」

問題三:「我想過怎樣的人生?」

《你該如何衡量你的一生?》的作者曾在職業發展上遇到過諸多不順,最後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天賦與熱情所在而有所成就。

他在這本書中寫道:

「你應該找到自己的人生目的,你做的一切 – 包括你的職業生涯、你的人生生活或是你在何處擔任義工等,都與這個答案息息相關。也可以說,這是我一生學到的最有用的課。我向我的學生們保證,如果他們願意花時間好好思索人生目的,就會知道人生最重要的事是什麼。相反的,如果不想辦法釐清,他們就像坐上了一艘沒有槳的船,只能隨波逐流,在人生的驚濤駭浪中載浮載沉。人生有很多問題復雜又艱難,你必須自己努力去找答案。我花了幾十年時間才徹底了解自己的人生,但這確實是我人生中最值得做的一件事。」
正如作者所言,我們都必須去思考人生的目的,即「我想過怎樣的人生?」我們的人生究竟是該以成功為目標,還是以財富自由為目標;是該以狹義的幸福為目標,還是廣義的幸福為目標;是該以獲得人生的意義為目標;還是以不斷的「自我實現」為目標;是該全部圍繞自己,還是該心懷天下。這肯定是一個需要不斷去思索與實踐的問題。

同樣,在給來訪者做教練輔導的時候,我最常向他們提出的一個問題就是:「請你自由想像一下,你所期望的5年或10年後的生活是什麼樣的?你希望那時自己的狀態是什麼樣的?」
這個問題提出的目的正與第三個問題一樣,我希望它能喚起每一位諮詢者的深入思考,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將直接指向他們當下選擇的方向。

事實上,選擇之所以令我們無比糾結,排除情緒與感性的干擾之外,無非就是如下兩個原因:

第一,我們不了解真實的自我

第二,我們不知道自己究竟想過怎樣的人生

前者會導致我們做出與真實自我相悖的選擇,從而導致天賦才幹無法發揮、個性被嚴重壓抑、一次次的自我懷疑,甚至抑鬱等。而後者則會將我們引導至自己並不喜歡,也無法獲得真切滿足,或者是短時間滿足而長時間痛苦的人生境遇里。

總結

相信看到這里,你一定會發現存在於這三個問答題之間的連續性。

首先,需要認識「真實的自我」,進行自我覺知,逐步了解自己。

其次,需要去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與召喚,將「可能的自我」從自己的身體里解放出來、實現出來,不斷進行「自我實現」。

最後,需要對整個人生做一個全盤思考,那就是「我想過怎樣的人生?」、「我想賦予我的人生何種意義?」,「我的人生目標是什麼?」這里不僅涉及到我們自己,還將我們的親密關系、我們與他人的關系、我們與社會的關系等其他部分的思考全都包含了進來。其中,第二個問題與第三個問題具有很大關聯性,它們是糾纏在一起的,甚至在最終會達到一致。但一般而言,第三個問題的範疇要比第二個問題更大。

對這樣三個問答題的思考與回答當然不是「一蹴而就」的,相反,它一定是持續的,艱難的,波折的;這個過程本身就是一個持續的自我追問與思考,不斷經歷與體會的過程,雖然艱難波折,但也豐富有趣。

當這些問題的答案逐步清晰的時候,我們就會在忽然間發現,人生是如此的美妙,我們竟然可以做到以前從來都不敢想像的「閃閃發光」的樣子。

很多人的人生路是越走越窄的,因為他們將自己限制在了「填空題」式的人生格局中;而有些人的人生路卻能越走越寬闊,因為他們選擇了格局更開放的「問答題」式人生。

何去何從,就看你的選擇了。

————————————————————————————————————-

感謝大家的關注,沒想到回答過後有很多朋友Aorqu關注或微信公眾號關注,並私底下私信說明自己的問題,也與之進行了一系列探討。其實從最終反饋來看,「意識到自己是怎樣的人」是第一步,關鍵是知道以後怎麼做?如何去做?後面兩項要比前面意識的更要關鍵。這一陣子我對這個問題進行了一系列思考。最終我認為:突破自我,實現人生的不斷成長,實現人生不設限,需要一套完整的成長體系支撐,即:成長方法論、思維方式、認識自己、人生實現。詳見Aorqu回答:如何才能突破自我,不斷開啟新領域,開發新技能並做好,實現人生不設限?

作者艾菲:深度思考者、Gallup全球認證優勢教練,前500強外企大中華區市場部負責人。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艾菲的理想】 ID: xiaoyolsh

【艾菲的理想】:用深度思考和創意實踐的方法,用好奇無畏的靈魂,去探索世界和自我,以獲得蓬勃豐盈的人生,並幫助更多人成為真實而閃閃發光的自己。

以往Aorqu回答:《如何從一個空有上進心的人,變成行動上的巨人?》、《哪些能力很重要,卻是多數人沒有的?》、《人怎樣才能學會深度思考?》等


無思:
你跟那幾個人在一起做什麼的時候最舒服,那你就跟那個幾個人是一個世界的。


Hill:

我在坐火車的時候想些什麼(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從自我解刨出發

村上春樹先生,請原諒我盜用你在我跑步的時候想些什麼的句式,這個句式是那麼刺激我的心靈,如醍醐灌頂,當頭棒喝,僅僅是一個題目就引發了我無限的yy,事實上,我還想寫,在我噓噓的時候想些什麼,在我蹲坑的時候想些什麼和在我擼管的時候想些什麼這樣的雷哥語錄,以描述我當時的思想狀況,以對於我佔了我生命中絕大部分的微時間,加以描述,但是想想未免還是有些駭人聽聞,為防止某些妹子見本篇文章,捂面而去亦或者,避免對於某些面對著洗衣液的摩登女郎亦或者老乾媽都能做手動型下身反覆動作的同學造成某些思想上的刺激,還是以此為題,點到為止,深度自刨,聊以牢騷吧。

按照樂嘉同學的性格色彩的學說,我應該是一個很典型的紅色性格的人,紅色性格喜歡變化,興趣廣泛,對什麼都能夠來電,也經常出現驚呆團隊的idea,可以做一個很純粹的想法者,注意是純粹,這來自於他性格本質裡面的變化,他不肯專注在某件事情太長時間,因為在此期間會出現有他認為更加美好或者是更加有意義的事情,勾引他,挖井取水,點到為止,從來不追求深度,而可能在廣度略有字數,舉個例子,某天紅色男帶著女友回家,夜深人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雙方你情我願,你來我往,柔情似水,暗送秋波。乾柴烈火,慾火焚身,糾纏不休,勢不可擋正準備再進一步體驗風雨之樂,大戰三百回合之時。女友發現tt沒了。我猜當我寫下這篇文字的時候,下面一定有一群人高呼,tmd老子褲子都脫了,你就讓我看這個,女友讓紅色下樓去買tt,紅色高呼不嘛。女友淫笑若不買,用xx去跪搓衣板。紅色不得不起身去超市,這時紅色發現樓下有老友正在下象棋,雙方戰況激烈,紅色就會很愉快的加入到了其中,這就是變化,但是如果是我,我雖然是一個紅色,但是仍然不會拋棄女友,去看象棋,為什麼,因為我的性格里還摻雜著一些黃色,黃色意味著成就,他們享受著成功給他們帶來的喜悅,紅色加上了黃色就構成了FBI學說中一個很典型的性格案例,證明者。證明者努力追求著,讓別人認同他們和自我認同。他們討厭別人對於他們的不認同感。但別人給他們認同的時候,他就會視之如知己,並且拚命讓認同的人不再失望。反之,當他們遭受到不認同的時候,他們就會如臨大敵,彷彿自尊心如紙糊一般,一旦著層窗戶紙別打破,那麼證明者總會拚命地反擊,一方面證明,我要比你優秀,另一方面,證明你是錯誤的,對於一個證明者來說, 不去買tt,女友可能認為他不行,在逃避,這對於證明者來說自是天大的打擊,於是在黃色力的驅動下,紅色男還是去選擇買了tt。

在這里,特別想對李廷飛,李林樺,等等那些因為我證明者性格因素受傷的人說一聲,對不起,我過於的維護我自己的正確有意無意的傷害了你們。亦或者由於過分的保護自我,語言難免有所激烈之處,但是,請相信,絕乎出自本意,在我這個證明者的心中,你們永遠是我的好朋友。

關於性格色彩的學說,我僅僅是看到了皮毛,但是對於自我獲益匪淺,你只有知道了解影響自我的外在行為的內在特質之後,你才能更加深度的把握自我,此所謂知,針對不同的性格特質,制定特定的方案,成就自己的一生,此所謂行,知行合一,方可成就聖人之道,由於文章和本人能力的局限性,我不能夠將所有的性格特質的改變習慣解決方案全部陳述出來。僅僅說一下,我自己吧。說的是我,但是未嘗不知寫的是你。

身為一個紅色男,其實我一直覺得紅色,是一個很欠揍的性格,光說不練,害人白驚喜一場,喜歡變換,無疑豬一樣的隊友,有時候,還攤上了點黃色,更加可怕。證明者你錯了還不讓人說,一說就生氣,隨便不知道那句話,就觸及了證明者那個紙糊的自尊心,做出某等雲大逗逼上天害理之事,所以最適合我的地方,監獄。當然這都是玩笑話,好在你們遇到的是知道了解自己性格特質並努力改變的體育成績超差的逗逼,我在電腦前,寫這篇文字的時候也經常大笑。像我這樣,自我調侃,而又絲毫沒有違和感的,也就是一個逗逼行徑,所以各位大可不必擔心生命財產安全。殺人放火,強家結社之事我自是做不出來。不過,能夠讓我自身發生升華地方確實是監獄的環境,我其實挺喜歡坐火車的,你不覺得一個大鐵盒子裝著那麼多的人,吵吵鬧鬧,活動空間,僅僅夠一個雞場疊加三隻老母雞,還不讓你睡覺是一個比監獄更加痛苦的環境么。監獄等於坐火車,尤其你的票是硬座,而且要連做50多個小時的時候,你的這種感受將無比的強烈,走的時候,我帶了兩本書,一本《新經濟模式》另一本《四級單詞紅寶書》,在車上,最痛苦的不是疲倦,而是無聊,我無聊到了什麼地步,讀單詞,而且是神開心的讀,就是讀,也不背,從哈爾濱一直讀到了貴陽,讀了多少遍我也不知道,反倒是到最後,我看見單詞就想吐,覺得坐火車,不看單詞,在加50個小時都可以,但是不讀單詞幹什麼。我毫無聊。就繼續讀,快下車的時候,一翻一本書,沒有不認識的單詞,單詞妹妹瞅我都花枝招展的,紅色愛自由,那麼就把這種自由無情的滅殺掉,置之死地,而後生,嘗到了甜處之後,證明者的我決定,從這趟開始,以後過來。我都坐硬座並且看看有沒有慢車,下回把gre和6級都帶來,看看能不能背下來。

這篇文章猶如撒尿一般,現在多少字我也不知道,還我沒有文字前列腺炎。沒有滴滴答答尿不出文字來。還是題首那句話,我隨便寫,你隨便看,估計這篇文章在Aorqu,微博,豆瓣,還有qq空間,發布了之後,一定有甚多人說我沒有節操,寫的文字如此的無下限。身為一個證明者,決絕不許這種刺激我幼小自尊心的文字出現,敢問,什麼是聖人的學問,聖人以身作則,教化萬民,要做到的是,拿著你這本書,去給馬路上撿垃圾的大爺看,大爺也能都點點頭,表示根據性格色彩能夠判斷不同人能夠把垃圾扔到了什麼地方,多賺些錢。有用於大眾的學問,孔子的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陽明先生的知行合一。當我國中一年級的時候就因為這兩句話斗膽問了老師一個問題,反之如果我的文章一翻之乎者也,裝逼者種種,還會有人看嗎,專業性太強,僅僅試用於長尾,而我想做的是大範圍都試用的學問,也許有一些東西不是我的,但是我可以轉化為我的東西,這就是好的


Aorqu用戶:
手上有垃圾,你是選擇隨手丟,還是一直拿著找到垃圾桶再丟。

看到共享車子倒地,你是路過,還是停下來把車子扶起來。

前面紅燈,你是停下,還是走過去。

別人不小心弄髒你的衣服,你是原諒,還是責罵對方。

上車,取錢,點單,你是選擇擠到前面,還是選擇等前面的人都結束了才輪到自己。

在捷運公車上見到滿頭白髮,腿腳不利索的老人與孕婦以及懷抱嬰兒的乘客,你是否會選擇讓座。

看到有人毆打女人,有老人欺負學生,你是否會出手制止,出言作證。

有人跟你說其他人的小話,你是選擇出聲附和,還是微笑不做聲。

有人自殺,你是選擇上前相救,還是選擇看熱鬧。

走在前面的人錢包掉了,你是出聲提醒,還是撿起來收進口袋裡。

一個人的言行,最能反應其人品。
你的每一個選擇,都是最真實的自己。

善良、勇敢、正直、有禮、溫柔、有貭素……
你都可以選擇去擁有這些美好的品質。

雖然你偶爾很懶,你偶爾會爆粗口,會賴床,沉迷遊戲……
這些在不影響他人不傷害他人的前提下,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步衫:
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很簡單,一張照片足矣!
看相的最擅長玩這個。
曾經有不少人找我看相,聽了我的描述感覺很奇怪,覺得自己不是我描述的那樣的人。幾天之後又來找我,說回去細想了一下,發現真的有我說的那種性格,只是隱藏的太深,平時自己都沒意識到。
很多時候,人對自己,還真的最不了解。
多看看自己的照片,多照照鏡子(沒有任何不恭敬的意思),時間久了,你會在自己臉上發現更大的世界的。
人心真是一個黑洞。


淺野早苗:
在沖突中。


王子瑄:

本質上而言,完全地、真正地、準確地了解自己,很可能是一個不可觸及的目標。

因為有很多干擾變量。在心理學和社會心理學中的差不多所有的命題都會干擾這一目標的實現。我們會本能地美化自己,選擇性記憶,拒絕想起負面案例,從眾,尋找安全感。恰恰是因為那是我們自己,我們反而幾乎不可能看清自己。

接下來,反過來想,我們能看清什麼呢?

我們能看清的反而是他人,至少在某一些給定變量里,是可以看清的。譬如固定的環境,清晰的利益取向,長期穩定的期待,在這些框架里,我們是有可能對他人做出一個相對準確或是部分準確的預測的。案例就不舉了。

接下來,再回到我們自己身上,答案應該是:從他人的目光和行為里,去尋找對自己的解釋。

顯然,這里又有另外一個破綻,如果從自己的角度里看不到自己,那麼對方的角度中,又有更多的干擾因素存在,使得這些解釋進一步失真。

解決這個干擾因素的策略應當是:並非去解讀對方的思想,而只是解讀對方的行為。


雲麓子:
和別人相處的時候知道社會意義上的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和自然相處的時候知道自然意義上的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和自己相處的時候知道自己實際上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Aorqu用戶:
我沒有樓上那麼多的見解
我只覺得不斷的學習,不斷的反思,和思考自己的行為
知道自己過去是什麼樣的人
思考以後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也許想成為的很難,但是思考過後努力努力起碼不會離得太遠

自己怎麼樣,我年輕的時候總是在問別人,喜歡我的人對我的評價是好的
不喜歡我的人對我評價不好,包含一些惡意的人評價會更傷人
但是其實也許我並不是那樣
而且他們評價你的時候還會帶一些個人感情,或者想讓你覺得自己有什麼不足而改變自己滿足他們的需要。
所以,知道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覺得很重要。
不要高估自己能力,也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
思想水準和你接觸的層次差不多,想脫離就要不斷的改變,而改變的基礎,我現在認為是多讀讀書,知道更多以前不知道的東西,不能說百分之百的提升自己,但是跟以前的自己肯定還是會有些改變的。
多反思自己以前做的事兒,有沒有別的方法做,能不能做的更好,如果做的不好,或者不會有好結果的話,怎麼才能把損失降到最低,如果很複選擇都不太好的話,怎麼判斷哪個對自己傷害最小。
坐車的閑暇時間,睡前,醒來的十分鐘,上廁所的幾分鐘,其實都可以思考這些問題。

有很多很多人,他們還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別人身上而忽略了自己,一心只想在別人的評價中拼湊出一個自己,我覺得很愚蠢,因為別人不是你,很難從別人的評價中認識自己的真實。

相對我而說,承認自己的自私,承認自己的不足,想想在現在的條件下還能改變什麼,有時候也會害怕一些事兒,不急於辦哪些,考慮考慮怎麼才能讓自己的做法最適合。

一些感想,不太專業,希望與大家共同成長


王呵呵:
談場戀愛。


嗜蜀:
當我們正向思考有難度的時候,不妨試試逆向思考。
要想知道我們是什麼樣的人,不如先來思考,我們不是什麼樣的人。
雖然後者答案的反面並不能完全回答前者,但搞清楚我們不是什麼樣的人,相對而言要簡單一些,也能幫助我們更接近於”我們是什麼樣的人”這個問題的答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