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

问题描述:
, , , ,
我叫什么啊:
对一件有争议的事自己持的态度。

比如,有人吐槽说:“我不喜欢那些去外面吃饭,涮一遍碗的人,真矫情,以后会悄悄远离这些人。”

你什么态度?
支持篇:
(一)我也觉得这样很矫情
是否经历过相同的事情?
经历的时候是否表现出来了强烈的不满?
有没有讨厌的人?
讨厌TA的特质是什么?
讨厌的人有没有干过这样的事?类似的事?
【例,我朋友很讨厌的一个女生看见虫子就会大叫,所以她非常讨厌女生看见虫子就大叫,还因此说过我。】
是否看过关于“涮碗无用”文章?
是否讨厌聚会?
是否最先看过“涮碗很无聊”类似的咪蒙式文章?
当时是否深以为然?

关键:找到为什么讨厌这件事的根本源头。

(二)我觉得只有不说出来就OK啊
被别人说过坏话并且听见?
是否自己不爱背后骂人?
是否支持“思想无罪”?
有看过关于这样的文章或言论吗?并且感到赞同?

关键:是什么让你构建这样的思想观念?

【ps,这是答主的首次感想,觉得只要不说出来就OK,因为曾看过“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至于为什么一看到这句话就表现出很大的支持,恐怕是自身成长造成,可见,这是我的三观。】

(三)涮碗不好啊,浪费水
这个……
你应该是个节约用水的好孩子?
是什么让你对水很珍惜?
你是否十分珍惜资源?是个环保人士吗?
缺过水吗?

关键:这种东西不需要关键吧吧吧吧吧……


君惕若:
真相很难面对,要有巨大勇气和强大的内心。

一个朋友和我说,我从小就坚信,我是全宇宙最特别那个人。我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其实,人人内心都是这样认为的。‘’

那你愿不愿意相信,你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员呢?

我是不愿意相信。

其实,我是非常普通的一员。虽然我追求卓越不凡,但是在我做到前,我就是非常平凡一员。而且,我有极大的概率一辈子就是普通的一员。

真想太残酷,大部分人不愿意相信。

我们都需要希望,希望奇蹟能发生。

能直面现实,是认识自我的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记录。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记日记的习惯,记过日记后有没有翻看和总结的习惯。

我从初二开始记日记,记到大学基本上是连贯的。之后很多年没记。过了三十岁又开始记录。但是原来记录了也没有翻看,直到我三十二岁,翻看自己的日记。感触颇深。

记得一本书说过一个观点,研究历史,最珍贵的素材是日记,因为日记是那是时间的真实的记录,而不是事后扭曲的回忆。我翻看自己的日记时发现了这一点,我的回忆是被有选择的保留和修改过。

我翻看日记发现,原来的自己并不是自己记忆中的自己。

之后,我极其重视记录。持续的记录,力图记录真实的自己。然后再翻看,发现,自己其实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有毅力,没有自己认为那么好。如果自己想达到自己的目标,路还非常长。同时又发现,很多想法影响自己一生的,居然在国小国中就产生了。

没有记录,很难看到自己的成长轨迹,心路历程和原来的自己。不知道历史,很难分析将来。

第三,认真听听别人的评价。
对于别人的负面评价,我们本能的态度往往是反击。如果我们不反击,听多了其实是容易留下心里阴影的。

我们愿意相信,别人喜欢自己,相信自己,信任自己。而实际上,能喜欢你,相信你,了解你的人太少了。你自己都未必做得到。

认识到,别人其实没有理由去喜欢你,支持你,信任你,很难。

很多时候,太清醒了,活得太痛苦。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去面对苦逼的现实,还不如糊涂一点,会快乐很多。

所以,真正能认识自己的人,是圣人。古今中外,没有几个,数的过来。

还有最后一点,反思,总结。

富兰克林给自己列出了十三项美德,每天反省有没有做到,拿个本子记录画点,多年后成了圣人。曾国藩每天记日记,反省自己,连与老婆行房都会记录和反省,最后也成圣人。

总结一下,如何认清自己,我认为需要四步:
1、有勇气面对关于自己的现实。比如,其实自己很烦人,很懒,很丑什么的,大家自己对号入座。
2、详细记录自己的生活。时间开销、做过的事情、生活花销、人际关系等等,越细越好。
3、多听别人的评价,无论好坏,客观记录与思考。
4、在以上三点基础上不断反思总结,日日反思总结,不断迭代。

几个心得:
1、认识自己很难,需要大智慧大决心大毅力。
2、认识自己越多很多时候会更不开心
3、认识自己需要强大的内心,才能真的有帮助
4、适度的认识自己很需要。除非真的想做圣人,否则没必要做到极致,否则容易疯掉或神经。


慕容玉京:
第一,注意观察和觉照。

第二,对自己诚实。

二者缺一不可。


Aorqu用户:
我十八岁考进大学的时候非常困惑于这个问题
整整两年,呆在寝室里没人的时候脑子里盘桓的就是我到底是谁?
我完成了联考这个阶段性目标,进了这个学校,可是然后呢?
然后我发现我并不喜欢这个专业
我做了很多自己喜欢的事情,安排很多的事情去挤满自己的时间
然后发现渐渐不再被这个问题困惑了
接着困惑我的是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于是我又做了很多很多事情
我终于明白自己拥有怎么样的特质了,所以我决定跳出现在的教育行业去做广告
我的成就型人格,我的创意,我的野心,我的能力
我的一切一切都在大学阶段做的每件事情之下慢慢显现出清晰的意义来
也许偏题了,但是要多提一句
大学真的是让你知道你想做什么的地方,而不是教你知识的地方
在你人生二十出头迷茫一切的年纪能有这样一段时间来了解自己是多么棒
需要处所,也需要灵性

就像前面那些人所说的,标签式的评价是每个人在介绍自己的时候都无法避免的
但是从内心认可自己是谁其实并不需要这些东西
它需要的是去做一些什么,从所做的这些事情当中体验、感受、发挥自己的能力
阶段性回头反思,就不会再受困于此

那个保安会问你的三个哲学究极命题
你是谁呢?who could simply define you except youself?
对于抱有强烈认识自我愿景和自我意识很强的人来说,甚至其实对每个人来说一辈子在追寻的都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而这本身就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

做些什么,不受困于此,再回头看
你还是你,但你也已经不是你
——————————————————–TBC——————————————————-
经过五年无意的积累 半年的海投
昨天终于拿到了自己心仪的4A的offer
七月起航奔向新天地
谢谢大家
这阶段我也许知道自己是谁了
也许下一阶段
随着认知能力的增长
又会不知道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绅特理斯林:

你眼中的周边的人是怎样的人,总和起来就是你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心中有黑暗才看的到黑暗,心中有光明才看到光明。你拥有的东西,你才能理解,才能看到。 其他人是在怎样的人不过是你自己心中的投射。


王卡:
我对这个问题其实持悲观态度。
自己时时刻刻在变,甚至佛家说,这里本没有一个自我。只不过是一些被灌输进的概念和习气。
所以,穷究下去,或许得泄气。
如果不上升到这个境界,我倒是觉得有几点比较重要。
第一个是觉知到自己的需求
第二个是耐心地去理解自己的需求以及内心冲突。
经常反复的做这样的事情,最后会对自己越来越诚实。
诚实对待自己的一切阳光面与阴暗面。恐怕,是知晓自己更多的一个有用的办法。


Aorqu用户:

山本耀司有一段话:“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东西,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才是自我。

这个碰撞的过程就是探寻自我的过程,对这个碰撞所引发的反思,就是一个认知“自我”的过程。

“自我” 并不是一个一层不变的东西,它不是一个写好的答案,就呆在那儿等着你去抓住它,你也许要花好长时间去理清它,自以为抓住了它,但它又变化于无形。

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个探寻的过程。

这个过程会很艰辛,也许要经过怀疑、幻灭、摧毁以及重建、再推倒,再重来;也许要眼看着你曾经所信任的、所信仰的坍塌,那是一个极为痛苦的过程。

然后, 你要知道,你为什么需要这个答案,你 “为了什么去探寻自我” 比“探寻自我”这件事情本身要重要得多。毕竟,有很多人毕生也没有想要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自以为了解自己然后也很平安喜悦地过了一生。

毕竟我们大多数人、大多数时候并不需要 “为了了解自己” 而去了解自己,和吃饭睡觉看电视打游戏挣钱养活自己比起来,这并不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大多数时候我们出半是出于被动——-当我们真的撞上了一些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我们的自我会突显出来,让我们自己看到,喔,原来还有“自我”这个东西。

然后,大多数人撞上也就撞上了,顶多也就是疼一下、震憾一下、幻灭一下、、、、、之后依然是那个自己。

所以,你如果一定要去寻找那个答案,就要有探寻的勇气,以及重建的信心和耐心。如果不呢,其实也一点不妨碍你快乐地活着。


热爱:
你的所作所为才是你的真实写照。


艾菲的理想:

首先这是每个人面临的一个具有哲学意味的问题,即“我是谁”的问题。古往今来,各大哲学家对此回答也不尽相同,如笛卡尔的经典名句“我思故我在”。很高兴遇到这一问题,也意味着多了一个朋友,都是一位人生探索者,为此我和你有一样的困惑,迷茫、痛苦及反思、实践,一路走来。我已经把自己阅读、实践等所得撰写了一系列文章,感兴趣可以翻看我已有的回答,如嫌麻烦可直接关注Aorqu账号私聊我,咱们进一步交流。文章较长,还请耐心阅读,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深刻的问题,最后,希望能帮助您。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颇为有趣。文章说现在中国成年人的生活都是填空题,互相打招呼也是填空题。

我,今年____岁,在____上班,任____职位,有____套房子,有____部车子,有____个孩子。

只要其中任何一个数字填不出,或者数字难看,都可能会被其他人当作“Loser”(失败者)。相反,如果这几个数字填的漂亮,那么不论这个人本身过得幸福或毫无幸福可言,他都会被众人当作是人生赢家。

这让我想起傅真在《最好金龟换酒》这本书里写过的一段亲身经历。

那时,她在印度旅行,住在一位印度叔叔家里。当那位印度叔叔的小女儿走进房间的时候,他的太太指着她说:“这是我们的小女儿Jasmine,她是硕士,她在Fedex工作。”

傅真写到:“真的毫不夸张,就在那一刻,我的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当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能被简化为学历和工作,我是发自内心觉得可怕。”

一个人的工作和学历其实只是一个人的一部分,即心理学中所说的“社会自我”。而在文章开头的填空题中,一个人拥有的房子、车子和孩子都属于“物质自我”

通过“社会自我”和“物质自我”,我们只能看到一个人对外界所展现的一切,但却无法看到他细腻生动的内心世界与精神诉求。

而这,就是“精神自我”。

如果说“社会自我”与“物质自我”是我们的外部自我,那精神自我就是我们的内部自我,它代表了我们对于自己的感受,代表了我们活生生的灵魂、丰富的精神与生动的心灵。
在将“自我”直接等同于“社会自我”与“物质自我”的时候,我们就等于选择了“填空题”的视角来看待我们的人生并衡量我们的成就,从而忽视了“精神自我”,而这种忽视一定会在未来某一时刻导致严重的问题与困境。

可是,如果不选择与大多数人一样的“填空题”式的人生,我们又该如何选择呢?

这个问题在我心中已是萦绕许久,这也是我持之以恒进行向内及向外探索的原因与动力之一。

我们所在的社会告诉我们必须要取得成就、获得成功;马丁塞利格曼(积极心理学之父)在跟我们说应该要追求人生的幸福;弗兰克尔(“意义疗法”创始人)在跟我们说要去追求人生的意义;佛陀在跟我们说“缘起性空”、“一切皆为梦幻泡影”,罗杰斯和马斯洛(人本主义心理学家)在跟我们说“活出你自己”、“自我实现”。在这么多不同的教诲之下,我们究竟该听谁的,我们又应该何去何从?

这个问题真的让我思考了很久,而思考的时间不是以天来计算的,而是以年计。

直到今天,我想我终于能够给出一个方向了,那就是:人生向我们提出了问题,而我们需要用我们的一生去给予回答。

回答什么呢?我们需要回答的是以下三道问答题。

问题一:“我是谁?”

1974年初,乔布斯决定去印度进行一次精神之旅。他说:“我迷上了自我启蒙的想法,想要弄清楚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该怎样融入这个世界。”
对乔布斯而言,因为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没搞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因此从大学退学,后来前往印度,他一直都在追寻,他所追寻的正是关于“我是谁”这道问答题的答案。
追寻的过程是如此艰辛漫长,而我们也不是都想成为乔布斯的,那是不是可以不去思考与追寻,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过一生呢?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因为,如果你不够了解自己,你会知道自己应该选择怎样的人相伴一生吗?如果你不了解自己,你会知道什么样的职业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吗?

在缺乏对自我了解与认知的时候,我们是没有办法做出这些重大选择的,或者说,即使我们当时做出了,在未来有一天当我们逐步了解自己的时候,也一定会感到深深的后悔与遗憾。而对自我的觉知与了解,正是在帮助我们在面临每一次抉择的时候,做出更加适合自己的选择。

同时,如果缺乏了对真实自我的了解与认知,也可能会导致“伪自我”的产生。

“伪自我”这个概念是由著名心理学家与社会学家弗洛姆提出的,它的意思是:其实我们的很多决定都不是来自于我们自己,而是外部的建议或者环境的影响。而我们却将这样的决定都当做是自己的决定了。于是慢慢的,就形成了一个“伪自我”,将“真实的自我”取而代之。

既然认识真实自我如此重要,我们又该去如何认识她/他呢?
具体的方法是:通过一件件真实经历的事、一次次的情绪反应,从不同的维度去进行自我觉知,逐步画出“我”的模样,了解到真实且多面的自己。
比如:

依据“我”对问题的解释风格可以了解到我到底是“悲观”还是乐观”;

依据“心智”的变化方式,可以觉知到我究竟是属于“成长型心智”还是“僵化型心智”;

依据武志红对“自我”五个维度的理论,我们可以从“自我稳定性”、“自我灵活度”、“自我的疆界”、“自我的力量”以及“自我组织力”去深入了解自己。

此外,我们还可以从天赋才干的角度去了解自己,比如我的五大天赋才干是理念、思维、学习、完美和交往,这些天赋才干也在一定程度上勾勒出了我在一个维度的侧影。

问题二:“可能的自我是怎么样的?”

今天,我想在这里说的“可能的自我”来自于马斯洛的自我实现理论,是对“自我”可能性的没有限制的想像与追寻、思考与努力。
当马斯洛在讲“自我实现理论”的时候,他说到:谈论自我实现的意思是设想有一个自我要被实现出来。
这句话听起来非常费解,那我们到底该如何理解呢?

我想也许可以用著名艺术家米开朗基罗的一段话来进行解释。他曾在雕刻了著名的大卫雕像后说:“我没有雕刻大卫,我不过是把大卫从白石中解放了出来,我去除掉了那些多余的白石,于是大卫就出来了。”

现在,也许我们可以试着将“白石”(即大理石)理解为“当下的我们”,将英俊有力的“大卫”理解为“可能的自我”。

因此,可以看到,“大卫”本就存在于“白石”之中,就像“可能的自我”本就存在于“当下的我们”之中,只是有的人能将“大卫”实现出来,解放出来,而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只是在雕著一块“白石”,除了白石的形状稍微有点变化,其他都无变化。自然也就没有机会看到“白石”里究竟藏着的是“大卫”,“维纳斯”,还是“胜利女神“(皆为世界著名雕塑)了。

马斯洛说:“自我实现是一个人能够成为什么就必须成为什么”。

什么意思呢?

就像白石里的是“大卫”就是大卫,是维纳斯就是维纳斯,是胜利女神就是胜利女神。这个自我本就是存在的,只是如果我们没有去探索、去发现、去创造,它就不会让我们看到。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去一刀刀的雕刻,将本就存于其中的他们解放出来,而他们就是我所说的“可能的自我”。
因此,“找到可能的自我”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需要用一生去做的事情,是一个过程。

具体方法是:对自己的感受与想法非常诚实,专注的倾听自己内在的声音,在诸多经历过后发现自己的使命与召唤,不给自己设定限制,不能缺乏勇气,也必须在认清之后做到坚韧不拔。

这也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倾听来自真实自我的声音,不断向内及向外探索,直到几个月前,那种使命与召唤才开始渐渐清晰,它让我意识到,是时候辞去工作追随内心召唤,走上自我实现的道路了。于是,我辞职了。很多人问我辞职的原因,我说:“在现在的工作中,我已找不到任何的驱动力;同时,属于我的使命与召唤却变得越来越清晰,所以我知道是时候了。”

问题三:“我想过怎样的人生?”

《你该如何衡量你的一生?》的作者曾在职业发展上遇到过诸多不顺,最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天赋与热情所在而有所成就。

他在这本书中写道:

“你应该找到自己的人生目的,你做的一切 – 包括你的职业生涯、你的人生生活或是你在何处担任义工等,都与这个答案息息相关。也可以说,这是我一生学到的最有用的课。我向我的学生们保证,如果他们愿意花时间好好思索人生目的,就会知道人生最重要的事是什么。相反的,如果不想办法厘清,他们就像坐上了一艘没有桨的船,只能随波逐流,在人生的惊涛骇浪中载浮载沉。人生有很多问题复杂又艰难,你必须自己努力去找答案。我花了几十年时间才彻底了解自己的人生,但这确实是我人生中最值得做的一件事。”
正如作者所言,我们都必须去思考人生的目的,即“我想过怎样的人生?”我们的人生究竟是该以成功为目标,还是以财富自由为目标;是该以狭义的幸福为目标,还是广义的幸福为目标;是该以获得人生的意义为目标;还是以不断的“自我实现”为目标;是该全部围绕自己,还是该心怀天下。这肯定是一个需要不断去思索与实践的问题。

同样,在给来访者做教练辅导的时候,我最常向他们提出的一个问题就是:“请你自由想像一下,你所期望的5年或10年后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你希望那时自己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提出的目的正与第三个问题一样,我希望它能唤起每一位咨询者的深入思考,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将直接指向他们当下选择的方向。

事实上,选择之所以令我们无比纠结,排除情绪与感性的干扰之外,无非就是如下两个原因:

第一,我们不了解真实的自我

第二,我们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过怎样的人生

前者会导致我们做出与真实自我相悖的选择,从而导致天赋才干无法发挥、个性被严重压抑、一次次的自我怀疑,甚至抑郁等。而后者则会将我们引导至自己并不喜欢,也无法获得真切满足,或者是短时间满足而长时间痛苦的人生境遇里。

总结

相信看到这里,你一定会发现存在于这三个问答题之间的连续性。

首先,需要认识“真实的自我”,进行自我觉知,逐步了解自己。

其次,需要去倾听自己内在的声音与召唤,将“可能的自我”从自己的身体里解放出来、实现出来,不断进行“自我实现”。

最后,需要对整个人生做一个全盘思考,那就是“我想过怎样的人生?”、“我想赋予我的人生何种意义?”,“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这里不仅涉及到我们自己,还将我们的亲密关系、我们与他人的关系、我们与社会的关系等其他部分的思考全都包含了进来。其中,第二个问题与第三个问题具有很大关联性,它们是纠缠在一起的,甚至在最终会达到一致。但一般而言,第三个问题的范畴要比第二个问题更大。

对这样三个问答题的思考与回答当然不是“一蹴而就”的,相反,它一定是持续的,艰难的,波折的;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持续的自我追问与思考,不断经历与体会的过程,虽然艰难波折,但也丰富有趣。

当这些问题的答案逐步清晰的时候,我们就会在忽然间发现,人生是如此的美妙,我们竟然可以做到以前从来都不敢想像的“闪闪发光”的样子。

很多人的人生路是越走越窄的,因为他们将自己限制在了“填空题”式的人生格局中;而有些人的人生路却能越走越宽阔,因为他们选择了格局更开放的“问答题”式人生。

何去何从,就看你的选择了。

————————————————————————————————————-

感谢大家的关注,没想到回答过后有很多朋友Aorqu关注或微信公众号关注,并私底下私信说明自己的问题,也与之进行了一系列探讨。其实从最终反馈来看,“意识到自己是怎样的人”是第一步,关键是知道以后怎么做?如何去做?后面两项要比前面意识的更要关键。这一阵子我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一系列思考。最终我认为:突破自我,实现人生的不断成长,实现人生不设限,需要一套完整的成长体系支撑,即:成长方法论、思维方式、认识自己、人生实现。详见Aorqu回答:如何才能突破自我,不断开启新领域,开发新技能并做好,实现人生不设限?

作者艾菲:深度思考者、Gallup全球认证优势教练,前500强外企大中华区市场部负责人。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艾菲的理想】 ID: xiaoyolsh

【艾菲的理想】:用深度思考和创意实践的方法,用好奇无畏的灵魂,去探索世界和自我,以获得蓬勃丰盈的人生,并帮助更多人成为真实而闪闪发光的自己。

以往Aorqu回答:《如何从一个空有上进心的人,变成行动上的巨人?》、《哪些能力很重要,却是多数人没有的?》、《人怎样才能学会深度思考?》等


无思:
你跟那几个人在一起做什么的时候最舒服,那你就跟那个几个人是一个世界的。


Hill:

我在坐火车的时候想些什么(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从自我解刨出发

村上春树先生,请原谅我盗用你在我跑步的时候想些什么的句式,这个句式是那么刺激我的心灵,如醍醐灌顶,当头棒喝,仅仅是一个题目就引发了我无限的yy,事实上,我还想写,在我嘘嘘的时候想些什么,在我蹲坑的时候想些什么和在我撸管的时候想些什么这样的雷哥语录,以描述我当时的思想状况,以对于我占了我生命中绝大部分的微时间,加以描述,但是想想未免还是有些骇人听闻,为防止某些妹子见本篇文章,捂面而去亦或者,避免对于某些面对着洗衣液的摩登女郎亦或者老干妈都能做手动型下身反复动作的同学造成某些思想上的刺激,还是以此为题,点到为止,深度自刨,聊以牢骚吧。

按照乐嘉同学的性格色彩的学说,我应该是一个很典型的红色性格的人,红色性格喜欢变化,兴趣广泛,对什么都能够来电,也经常出现惊呆团队的idea,可以做一个很纯粹的想法者,注意是纯粹,这来自于他性格本质里面的变化,他不肯专注在某件事情太长时间,因为在此期间会出现有他认为更加美好或者是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勾引他,挖井取水,点到为止,从来不追求深度,而可能在广度略有字数,举个例子,某天红色男带着女友回家,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双方你情我愿,你来我往,柔情似水,暗送秋波。干柴烈火,欲火焚身,纠缠不休,势不可挡正准备再进一步体验风雨之乐,大战三百回合之时。女友发现tt没了。我猜当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下面一定有一群人高呼,tmd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女友让红色下楼去买tt,红色高呼不嘛。女友淫笑若不买,用xx去跪搓衣板。红色不得不起身去超市,这时红色发现楼下有老友正在下象棋,双方战况激烈,红色就会很愉快的加入到了其中,这就是变化,但是如果是我,我虽然是一个红色,但是仍然不会抛弃女友,去看象棋,为什么,因为我的性格里还掺杂着一些黄色,黄色意味着成就,他们享受着成功给他们带来的喜悦,红色加上了黄色就构成了FBI学说中一个很典型的性格案例,证明者。证明者努力追求着,让别人认同他们和自我认同。他们讨厌别人对于他们的不认同感。但别人给他们认同的时候,他就会视之如知己,并且拚命让认同的人不再失望。反之,当他们遭受到不认同的时候,他们就会如临大敌,仿佛自尊心如纸糊一般,一旦著层窗户纸别打破,那么证明者总会拚命地反击,一方面证明,我要比你优秀,另一方面,证明你是错误的,对于一个证明者来说, 不去买tt,女友可能认为他不行,在逃避,这对于证明者来说自是天大的打击,于是在黄色力的驱动下,红色男还是去选择买了tt。

在这里,特别想对李廷飞,李林桦,等等那些因为我证明者性格因素受伤的人说一声,对不起,我过于的维护我自己的正确有意无意的伤害了你们。亦或者由于过分的保护自我,语言难免有所激烈之处,但是,请相信,绝乎出自本意,在我这个证明者的心中,你们永远是我的好朋友。

关于性格色彩的学说,我仅仅是看到了皮毛,但是对于自我获益匪浅,你只有知道了解影响自我的外在行为的内在特质之后,你才能更加深度的把握自我,此所谓知,针对不同的性格特质,制定特定的方案,成就自己的一生,此所谓行,知行合一,方可成就圣人之道,由于文章和本人能力的局限性,我不能够将所有的性格特质的改变习惯解决方案全部陈述出来。仅仅说一下,我自己吧。说的是我,但是未尝不知写的是你。

身为一个红色男,其实我一直觉得红色,是一个很欠揍的性格,光说不练,害人白惊喜一场,喜欢变换,无疑猪一样的队友,有时候,还摊上了点黄色,更加可怕。证明者你错了还不让人说,一说就生气,随便不知道那句话,就触及了证明者那个纸糊的自尊心,做出某等云大逗逼上天害理之事,所以最适合我的地方,监狱。当然这都是玩笑话,好在你们遇到的是知道了解自己性格特质并努力改变的体育成绩超差的逗逼,我在电脑前,写这篇文字的时候也经常大笑。像我这样,自我调侃,而又丝毫没有违和感的,也就是一个逗逼行径,所以各位大可不必担心生命财产安全。杀人放火,强家结社之事我自是做不出来。不过,能够让我自身发生升华地方确实是监狱的环境,我其实挺喜欢坐火车的,你不觉得一个大铁盒子装着那么多的人,吵吵闹闹,活动空间,仅仅够一个鸡场叠加三只老母鸡,还不让你睡觉是一个比监狱更加痛苦的环境么。监狱等于坐火车,尤其你的票是硬座,而且要连做50多个小时的时候,你的这种感受将无比的强烈,走的时候,我带了两本书,一本《新经济模式》另一本《四级单词红宝书》,在车上,最痛苦的不是疲倦,而是无聊,我无聊到了什么地步,读单词,而且是神开心的读,就是读,也不背,从哈尔滨一直读到了贵阳,读了多少遍我也不知道,反倒是到最后,我看见单词就想吐,觉得坐火车,不看单词,在加50个小时都可以,但是不读单词干什么。我毫无聊。就继续读,快下车的时候,一翻一本书,没有不认识的单词,单词妹妹瞅我都花枝招展的,红色爱自由,那么就把这种自由无情的灭杀掉,置之死地,而后生,尝到了甜处之后,证明者的我决定,从这趟开始,以后过来。我都坐硬座并且看看有没有慢车,下回把gre和6级都带来,看看能不能背下来。

这篇文章犹如撒尿一般,现在多少字我也不知道,还我没有文字前列腺炎。没有滴滴答答尿不出文字来。还是题首那句话,我随便写,你随便看,估计这篇文章在Aorqu,微博,豆瓣,还有qq空间,发布了之后,一定有甚多人说我没有节操,写的文字如此的无下限。身为一个证明者,决绝不许这种刺激我幼小自尊心的文字出现,敢问,什么是圣人的学问,圣人以身作则,教化万民,要做到的是,拿着你这本书,去给马路上捡垃圾的大爷看,大爷也能都点点头,表示根据性格色彩能够判断不同人能够把垃圾扔到了什么地方,多赚些钱。有用于大众的学问,孔子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阳明先生的知行合一。当我国中一年级的时候就因为这两句话斗胆问了老师一个问题,反之如果我的文章一翻之乎者也,装逼者种种,还会有人看吗,专业性太强,仅仅试用于长尾,而我想做的是大范围都试用的学问,也许有一些东西不是我的,但是我可以转化为我的东西,这就是好的


Aorqu用户:
手上有垃圾,你是选择随手丢,还是一直拿着找到垃圾桶再丢。

看到共享车子倒地,你是路过,还是停下来把车子扶起来。

前面红灯,你是停下,还是走过去。

别人不小心弄脏你的衣服,你是原谅,还是责骂对方。

上车,取钱,点单,你是选择挤到前面,还是选择等前面的人都结束了才轮到自己。

在捷运公车上见到满头白发,腿脚不利索的老人与孕妇以及怀抱婴儿的乘客,你是否会选择让座。

看到有人殴打女人,有老人欺负学生,你是否会出手制止,出言作证。

有人跟你说其他人的小话,你是选择出声附和,还是微笑不做声。

有人自杀,你是选择上前相救,还是选择看热闹。

走在前面的人钱包掉了,你是出声提醒,还是捡起来收进口袋里。

一个人的言行,最能反应其人品。
你的每一个选择,都是最真实的自己。

善良、勇敢、正直、有礼、温柔、有貭素……
你都可以选择去拥有这些美好的品质。

虽然你偶尔很懒,你偶尔会爆粗口,会赖床,沉迷游戏……
这些在不影响他人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步衫:
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很简单,一张照片足矣!
看相的最擅长玩这个。
曾经有不少人找我看相,听了我的描述感觉很奇怪,觉得自己不是我描述的那样的人。几天之后又来找我,说回去细想了一下,发现真的有我说的那种性格,只是隐藏的太深,平时自己都没意识到。
很多时候,人对自己,还真的最不了解。
多看看自己的照片,多照照镜子(没有任何不恭敬的意思),时间久了,你会在自己脸上发现更大的世界的。
人心真是一个黑洞。


浅野早苗:
在冲突中。


王子瑄:

本质上而言,完全地、真正地、准确地了解自己,很可能是一个不可触及的目标。

因为有很多干扰变量。在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中的差不多所有的命题都会干扰这一目标的实现。我们会本能地美化自己,选择性记忆,拒绝想起负面案例,从众,寻找安全感。恰恰是因为那是我们自己,我们反而几乎不可能看清自己。

接下来,反过来想,我们能看清什么呢?

我们能看清的反而是他人,至少在某一些给定变量里,是可以看清的。譬如固定的环境,清晰的利益取向,长期稳定的期待,在这些框架里,我们是有可能对他人做出一个相对准确或是部分准确的预测的。案例就不举了。

接下来,再回到我们自己身上,答案应该是:从他人的目光和行为里,去寻找对自己的解释。

显然,这里又有另外一个破绽,如果从自己的角度里看不到自己,那么对方的角度中,又有更多的干扰因素存在,使得这些解释进一步失真。

解决这个干扰因素的策略应当是:并非去解读对方的思想,而只是解读对方的行为。


云麓子:
和别人相处的时候知道社会意义上的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和自然相处的时候知道自然意义上的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和自己相处的时候知道自己实际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Aorqu用户:
我没有楼上那么多的见解
我只觉得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反思,和思考自己的行为
知道自己过去是什么样的人
思考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也许想成为的很难,但是思考过后努力努力起码不会离得太远

自己怎么样,我年轻的时候总是在问别人,喜欢我的人对我的评价是好的
不喜欢我的人对我评价不好,包含一些恶意的人评价会更伤人
但是其实也许我并不是那样
而且他们评价你的时候还会带一些个人感情,或者想让你觉得自己有什么不足而改变自己满足他们的需要。
所以,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觉得很重要。
不要高估自己能力,也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
思想水准和你接触的层次差不多,想脱离就要不断的改变,而改变的基础,我现在认为是多读读书,知道更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不能说百分之百的提升自己,但是跟以前的自己肯定还是会有些改变的。
多反思自己以前做的事儿,有没有别的方法做,能不能做的更好,如果做的不好,或者不会有好结果的话,怎么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如果很复选择都不太好的话,怎么判断哪个对自己伤害最小。
坐车的闲暇时间,睡前,醒来的十分钟,上厕所的几分钟,其实都可以思考这些问题。

有很多很多人,他们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别人身上而忽略了自己,一心只想在别人的评价中拼凑出一个自己,我觉得很愚蠢,因为别人不是你,很难从别人的评价中认识自己的真实。

相对我而说,承认自己的自私,承认自己的不足,想想在现在的条件下还能改变什么,有时候也会害怕一些事儿,不急于办哪些,考虑考虑怎么才能让自己的做法最适合。

一些感想,不太专业,希望与大家共同成长


王呵呵:
谈场恋爱。


嗜蜀:
当我们正向思考有难度的时候,不妨试试逆向思考。
要想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不如先来思考,我们不是什么样的人。
虽然后者答案的反面并不能完全回答前者,但搞清楚我们不是什么样的人,相对而言要简单一些,也能帮助我们更接近于”我们是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的答案。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