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到極致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你有多痴情?推薦一首歌,《孤單北半球》
, , ,
小白:


千矢三柳:

想你的張青凱


陳晗宇:

放假一周。我想可以來回答一下。

其實這種的思念算不上極致,相比起其他人的生離死別愛恨情仇,我們最多隻是小孩子放了假暫時見不到罷了。我不曾為伊人憔悴,我吃好喝好每天和朋友哈哈哈,也不是欄桿拍遍月下徘徊,我在屋裡趴著刷刷Aorqu看看菜譜一會出去洗碗去。我在父母眼裡在別人眼裡跟以前沒什麼兩樣。

但我知道,我心裡住著你了。

切菜的時候會想到香菜你不愛吃,看菜譜想著明天做什麼也在想以後為你做一桌子菜給你個驚喜,你會不會跳起來抱住我。一個人打傘我都會下意識側著身子不要讓你淋到,現在寫這些矯情兮兮的我也只是想緩解一下我真的好想你。

昨天試圖幫你照片調個色,不過不看教學實在不行再好的軟體都被我用的七零八落。於是就很發愁的盯著你的照片,看著看著就發呆了。下巴抵在桌子上像個吃飽喝足的懶熊,但我其實在想你啊。好像那些照片拿的近一點我就可以看到你拍照時的心情,看到你挑濾鏡找角度,蠢萌蠢萌的,我會吧唧一下親上去抱著你說阿曦真好看真好看,你不要生氣啊打擾你調照片,我就想從後面抱起來你轉個圈聽你有點慌又有點開心的笑,哎呀真想把你扛著帶回家然後宣布這是我媳婦。

現在在下雨。回來後第一天把你的城市設置在我的天氣里,現在顯示不僅都下雨而且溫度也一樣。外面雨聲不知道是否和你那裡聽起來一樣
,也許有同一片積雨雲帶來水汽,也許是受同一個冷鋒交匯形成。不管到底如何,我只是想奢侈的去找一下能夠隱晦甚至附庸而上的標志,標志著在這里我們也是在一起的。

越是深夜越是情難自禁。你在看書,我在看你。請原諒我不禮貌的幻想,但它絕對不是毫無節制的意淫。即使在我最大膽的夢里,我也只想抱著你去嗅一下你的味道。我要小心的控制我的思念,因為我不止一次考慮過去找你的可能性。思念不會成疾,只會成癮。

你並不是最美的,但你是我的女王,我的公主。我想你了。

都說男人要給愛的女孩子以安全感,可我自己就不是很有安全感。

從小在家獃著看書看書看書,沒有朋友更沒有傾訴的人,和父母關系也一般,不會說心事,一直以來什麼事都會憋在心裡從不開口。

所以當我遇到這個可愛的女孩時,我的人生到處都是發光的,我覺得自己是被上天垂青的,不僅遇到了還能在一起。

想想我們倆,我沒有多麼浪漫的追求過程,也沒有怎麼表白。好像就是日復一日的聊天,讓我漸漸發現這個女孩有多美有多好,有多溫柔有多善良。她說你欠我一個追的過程哎,我想我將來要還給她一個超棒的求婚和婚禮。你穿什麼都好看,但你穿我給你買的婚紗最好看。

在一起後天天想的都是她啊,沒有很刻意的去想但腦海里就會有她。我覺得,什麼都比不上「如果你也在就好了」。

有一次做夢,不知道是晚上看了電影還是因為什麼,夢里都很壓抑。其他的夢境記不清了,只記得有一個,她說我要走啦,微微的笑,在夢里我感覺整個人都又僵又木,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就看她從教學樓的走廊里走了,旁邊有人催我說你不追嗎,我才反應過來狂奔過去,但已經沒有人了。

不知道為什麼做這個夢,也許是太怕失去。心痛的直接醒過來呼吸都困難,發現自己都哭了枕頭都濕了。

跟她在一起我說我好像很幼稚,她說是啊你一直都很孩子氣。她是那麼好的女孩,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喜歡我哎。

和室友出來看到新開的甜品店,脫口而出回來給她買個嘗嘗。室友笑你是心栓她身上了。我說你這是在表揚我咯?

她打趣過你是忠犬哎哈哈哈哈哈,我想如果能陪你一輩子什麼都好啊。我就是很沒氣概很纏人,但我會一直對你好,包容我好不好?

我的小公主,我想把你一輩子都高高的舉起來不染塵埃。

對了。
這周是考試復習周。
聊的很少很少了…
就像當初看白夜行一樣,我們激動的只會說霧草好看!
我現在也只想說我踏馬的好想你啊啊啊啊啊啊!可是我怕打擾你復習_(: 」∠)_。
我也沒復習完。
暑假想和你旅遊,也只是想和你一起罷了。旅遊還能算作理由,其他的我真想不出來有什麼可以騙你出來了…
但你也不想出來。
你理理我好不好?我好想你啊。我隨叫隨到的(づ ●─● )づ。
愛你哦。

2016.6.28
你誇我是好男友我會很沒臉沒皮的承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為我覺得我離娶你又近了一步啊(´▽`ʃƪ)

阿曦是好女票!超好超好的女孩!
…完蛋我又要不害臊的想贊美你想親親你(•̀⌄•́)


李讖:

你做過兩重的夢么?

今天早上醒來突然哭成狗,
雖然過去好久了……


雲治Asuka:

這輩子你會愛上一個人,也一定會有一個人愛上你,但是他們通常不是同一個人。那個在國中你拚命追的男孩子,你為他做的便當,抄的作業,買的鋼筆,寫的日記,洗的衣服,現在在哪裡呢?

你看著他在運動會上扭了腳,在籃球場上輸了球,在考試場里不及格,在昏暗的走廊里親了一個另外的女孩。你陪著他在回家的路上聽籃球砸地板的聲音,幫他給學校的校花挑選禮物,看著他微笑著揉揉你的頭說小老婆謝謝你。

你踮起腳抓住身邊的欄桿輕輕的吻了他的額頭,那裡全部都是汗水。他什麼都沒說重新摸了摸你的頭。你默笑然後轉過身來,看見校園里高大的梧桐樹落下黃色的樹葉。

「謝謝你」。在回家的路上,你聽見他在離你老遠老遠的身後喊。

你知道,你的夏天就這樣過去了。

結果你就這樣長大了,看見四季交替風花雪月時間流逝青春不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就這樣長大了。

時間在繼續,我們往前走,把一些東西留在身後,常常忘了又想起來,然後或者哭或者笑。

然後你會不會在看這個問題時,突然想起他。然後你會不會覺得,那個屬於你的夏天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

太久太久太久了。


匿名用戶:
一個女孩兒,天生啞巴。有一天她遇到了她最愛的男人,可是她不能開口說話,短暫的相聚之後這個男人遠渡重洋,於是女孩兒在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都念著他,可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表達出自己內心蘊藏的深沉情感。她多麼想告訴這個男人,愛你是這輩子她最幸福的事,可是她卻說不出。於是她裝著男孩兒過著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每一秒的思念終於化作愛的種子在她心裡生根發芽,像一株不能盛開的花。對她而言,他是天使,有著雙重面龐,一面深深傷害了她,一面以使者的身份傳遞給了女孩兒應赴的使命。啞巴並不可怕,不能發聲的愛也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從來不知道自己是誰,該往哪兒去。於是,女孩兒終於明白,所謂愛,不過是自我的最終發現。

想起那段瘋狂考托福的日子,一個人在辦公樓里待到11點,黑漆漆的通往宿舍的路,是彭羚的 爛泥 陪我走過的。如果不是再一次看到這個問題,我差點忘掉了自己走過的那一段路,差點忘記了自己是怎麼拖著一顆極盡潰爛的心走到現在的。我一個人原來堅持了這么久。

_

每時每刻,每人每事,心裡都是他。

每次在機場看著身邊熙熙攘攘穿梭的人群,自己就突然停下來,幻想一個轉身能偶遇他的笑臉。一個人走在大街上,望著天空喊著他的名字,一遍一遍,看到身邊走過神似的男生,會心裡不由自主的顫抖,然後眼淚就不爭氣的往下流,朋友說,別哭。KTV里,最愛的是那首 賊拉拉的愛你。

五年,從來沒有在一起過,天各一方是開始的故事也是最後的結局,心裡念了五年,到頭來一個電話:我結婚了
,結束了想破腦袋也不知該如何結束的思念。那天晚上,一個人哭了一夜,第二天看著鏡子,覺得輕松多了,背了五年的包袱終於有了卸下來的理由。帶著腫泡的眼睛,給了自己一個微笑: 終於可以開始新生活了。

愛上(過)你,我才發現了我自己。

事過境遷,看到這個問題,覺得自己實在很有資格回答。可是心情卻大不如以前。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情,一段在當時刻骨銘心到極限的愛戀,到如今真正走出來以後,不過是白開水似的淡然。借一段歌詞,對那段不置可否的自我幻想做最好的詮釋。

我愛你勝過稀罕我自己
連天上的烏雲
都因為我而感動得哭泣
我賊拉拉的愛你
把你貼在我的心窩窩里
我恨不能自己
天涯海角都能跟隨你
我賊拉拉的愛你
可不可以一直幸福何時能降臨
讓我充分準備逮住愛就不放棄
當我遇上了你後悔沒有超能力
愛你只能靠自己拼了命的去爭取

致我們都有過的青蔥歲月,愛過的人,和那個在主動愛中成長了的自己。


沒有如果:

從來沒寫過關於姥爺的,因為即便是想一想也會控制不住眼淚汪汪。

上學之前的日子都是被放在姥爺家養大,家裡並不富裕,冬天姥爺嘣爆米花,是那種砰的一聲特別響的做法,夏天就賣冰糕,每天晚上我都會趴在床上望著門口念叨著:姥爺什麼時候回來呀,姥爺怎麼還不回來呀。因為他回來的時候總會給我買好吃的,根據一天掙錢的多少買不同的小零食,有時候是一小卷山楂糕,有時候是一袋咪咪蝦條,有時候是個凍梨凍柿子,還有時候是當天沒有賣完的爆米花。晚上睡覺腳對著姥爺,他就握著我的腳數著我的腳趾頭,逗我多一個少一個的~幾乎每天晚上入睡都是這樣,也會有覺得無聊,但我也很配合的說好玩,我好愛他也好心疼他,即是他陪我,也是我陪他。姥爺身體不好,我雖然小,但我也知道,小時候彈電子琴,我小覺得那琴特別重,有次姥爺幫我背琴回家,把我心疼壞了,我在旁邊悄悄的拖著琴的一側,又怕會導致不平衡閃到他,就那麼糾結著心疼著一路走回來。

姥爺從年輕時候身體就不好,耳朵聽不太清,要喊著他才能聽到,這也導致他口齒不太清晰,肺啊胃啊都不好,肺做過手術,右側切除了大半肺還有肋骨,那個年代社會主義中國好,醫療費用都國家出錢了,因此姥爺特別感謝黨,他一生都在入黨,入黨申請書不知寫了多少,閑暇時候也會抄寫語錄黨章來練字,然而因為各種原因吧,到他離開這個世界也沒能入黨。

我想,或許是因為得到過社會的救助,或許是因為本性如此,姥爺是個特別特別善良的人。每次和他出去逛街,遇到行乞的人,無論他看起來是真是假,姥爺都會給錢,有一年冬天特別冷,有一個人躺在路上,旁邊都是圍觀的,姥爺過去看二話沒說就把戴的帽子圍巾手套都給他戴上了,還給了他錢,扶他去暖和的地方歇著。

姥爺因為淋了一場雨咳血導致肺結核住院,因為是傳染病沒有讓我去看他,有一次感覺有好轉還特意給我打了電話,他本就耳背其實我說什麼他也聽不清,他口齒不清晰說了什麼我也是靠猜,但我知道他是想我了,我也很想他,我聽到他囑托我,要好好學習注意視力,我告訴他過幾天去看他,這就是我們最後一次對話了(讓我擦擦眼淚的)。
姥爺走的那天,醫院給家屬打電話,那天就是那麼不巧,大家都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及時接到電話,都沒能見到最後一面。更詭異的事情是,那時候用一天一頁的日曆,居然沒有那一天。

大舅的孩子比我小一旬,回憶我的童年總是說,我小時候過的艱苦,那時候沒啥好吃的,家裡又不富裕,想吃方便麵火腿腸還要考慮一下,不如他兒子現在要啥有啥。可是他不知道,物質橫流的現在,哪裡能感受到我童年趴在床上,望著門口,等姥爺回來帶的一袋小蝦條的幸福。
哪個老人不喜歡孫子,我很慶幸小時候家裡只有我一個小孩兒,能讓我享受到姥姥姥爺完整的愛。

最近總能夢到姥爺,每次夢到他,我都知道是夢,我都很珍惜在夢里看到他的時刻,讓我能再好好看看他,陪著他。

有時候動了歪心思想做點小壞事,總會想,姥爺可看著呢,你這樣好意思么?
我也沒有小時候那麼怕鬼,我覺得姥爺會保護我。

磨嘰了這么多,我估計也沒人會看,姥爺是個平凡得不能更平凡的人,但對於我而言,卻是至親至愛,我很愛他也想念他,希望他在天堂能夠幸福。


Aorqu用戶:

我前些天發了這么一段話:

子初,我做夢了,夢見你沒死。你回來找我,跟我說這些年你過得不好不壞,只是不想打擾我。醒來後多希望這是真的。

——————————————

子初是我高中時候經由我初戀的哥哥,而認識的女孩,內向,溫柔,敏感,像一隻安靜的小貓。
她是他的女朋友。
我們漸漸熟絡起來,無話不說。可她與他的感情已經到了盡頭。

初戀是個浪子,巧舌如簧,四處招蜂惹蝶,我以為能好一輩子的朋友竟背叛了我和他一起對我瞞天過海。之後又勾搭別的女子尋歡作樂。每個夜裡我都和子初互相傾訴,倒也化解了許多憂愁和痛苦。

我倆太相似,專情、執著、愚昧。就連生日都只差了一天。

後來她解不開心結,吞葯自殺。被家人發現洗胃搶救回來,可是腦部可能有所損傷,記憶力下降得厲害。正在發生的事情時常記不得,卻還記得以前的日子。

初戀浪子回頭,長久的觀察終於讓我卸下防備。她對我倆報以祝福。初戀卻說她太糾纏自己的哥哥,他哥哥才抽身遠離。至於自殺,是她自作自受,與他哥無關。而他哥那邊,也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又談了一個新的女人。我不知如何回應他,只是覺得非常非常心疼子初。

這段日子裡,她又談了兩個。前一個是個偏執的男生,家裡窮苦,她感受到他的偏執決定分手。結果此人定期凌晨用陌生號碼發恐嚇資訊或者是打來只響四聲的電話,讓她懼怕不安。後一個是不經世事的男生,本以為能好好相處,卻還是劈腿和別的女子一起,那個女子很活潑,並不像子初那般安靜沉默。至此,她說自己已是傷痕累累,不再相信感情。

大學後,視野開闊,看到更上進更努力的男生,終於覺得初戀只是社會底層的流氓,於是斷然分手。誰知不料多久,幾個好友包括子初,都變成了渣男的說客,極力挽回我與他復合。子初更是描述了他如何深情的回憶我們的過去,極力解釋他已經改變。而我只有一句狗改不了吃屎,我絕不回頭。

沒多久,子初拉黑了我。她說他開始追求她,她答應了。因為無法面對我,於是決定斷聯。我痛哭一夜,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也不明白她的背叛。那是2012年2月的最後一天。

5月的一個深夜,她發來一條資訊,表示非常想念我,渣男又當面與別的女子調情,她不再相信愛情,只希望如果能重來,還能與我好好做朋友。我不知如何回應,又怨恨自己被背叛的事,沒有回復。

一周後,人渣找到我,讓我幫忙尋找她。他說他要分手,她就失蹤了。家人找不到,於是報案。警方天天上門調查,他不堪其擾,才想到找我。

我冷笑,她拉黑了我。他說明明是你拉黑她。

本想坐視不理,但深知她內向沉默的性格,又出於擔心,決定打通她家裡電話詢問。得到的只有兩個字。

「死了。」

不敢想像的我發瘋似的質問人渣,人渣怒極反笑,說她最會演戲。我說你們不是在一起了嗎,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人渣說她不幹活也不會說話,我家人不喜歡她。我要分手她又不肯。

子初的哥哥更新了微博:殺妹之仇,老天會讓你不得好死。我截圖發人渣,他卻笑說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不趕緊找人還有空發微博,一家子都在演戲。

一周後,人渣說子初是真的死了。溺水自殺,死在家鄉的水庫。

一直抱著一線希望的我的腦子一片空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人渣卻輕松回應:她其實很有心機的,這么做,把我們兩個家庭都搞亂了。

我拉黑了人渣。試圖尋找她家人詢問真相,更想把人渣對她的惡行與誹謗讓他們知曉。可是她的哥哥只是說了句,別來打擾我們了,以後再說吧。

之後,她的QQ被哥哥佔用,逐漸發起了各種騰訊遊戲的小廣告。已經再也沒有她的痕跡了。

她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固話我換手機時遺失,電話已成他人的號碼,居住地更是拆遷不見蹤影。我找不到她,也不知道從何找起。

我常常夢見自己在渾濁的水底,水面的波光模糊不清,漂浮遊盪的頭發不停干擾著我的視線。沉悶、壓抑,直到我喘不過氣醒來。

就連最愛游泳的我都逐漸不再去了。

我真的怕想起那個安靜內向、傻傻沖我笑著的她。愧疚自己沒有抓住危險的訊息,錯過了挽救她的機會。也許只要我一個回應,事情是不是就會不一樣。


Aorqu用戶:
昨天把你送到火車站

其實火車開還有半個多小時,你迫不及待的檢票進了候車廳。
因為出站口那頭有人在等待吧。
剩我自己在進站口外
玻璃上映出自己的影子說不難過都是假的。
在火車站外邊廣場上發呆到了你那班火車開走。
然後在回去的公交上一個人流眼淚。
惆悵人間萬事違,兩人同去一人歸。

想過很多次畢業分別的場景。
沒想到這么快你就去實習了。
可能論文答辯的時候還能再見你一次吧。

今天是我對你表白的第一千一百七十七天。
兩萬八千二百多個小時里。
分分鐘的思念。
你存在我每一次深呼吸的後二分之一里。
雖然你沒喜歡過我一分一秒。
可是你會無意中出現在我發呆盯著的那個樓梯口。
在學校里看到你的背影我還會心臟狂跳半天。
也是把你送走的這一次,我們才有了相識近四年以來第一次肢體接觸,離別的擁抱。

擁抱太短你要走的好遠。
再相思入骨,也隔了半個中國。
前程祝好,我喜歡的那個少年。


Aorqu用戶:
我來寫一個吧。
關注他QQ音樂里的最近播放列表。
然後把每一首他常聽的歌都學會,然後用全民K歌唱出來。
有意無意發到我朋友圈。
收聽數。。0
(2016年3月7日修改,他已經有好幾日來訪問過全民K歌的界面了,每次都有收聽數,好開心)
——————————分割線————

重新聯繫上半個月,沒有一天晚上睡好,想著他的名字就突然驚醒。打開微信看看他回沒有,沒有,繼續半睡半醒。

夢見他兩次,一次是夢見他數天不回我資訊,想打電話卻找不著他號碼;第二次是夢見他帶我回去見家長。
(2016年3月7日修改:昨晚上又夢到他了,我倆在戰場上狂奔,周圍是槍林彈雨和爆炸。管他天堂地獄,他在旁邊就好。)

「真的有那麼愛么?」朋友不解的問。
「真的有那麼愛。」

——————
我能感到他逐漸在向我靠攏,真的很開心。


蘇頗曼:

不要邀請我回答這種問題了
我已經老了
忘了思念是什麼感覺了


懵萌的Somnus:

想把我唱給你聽……


Aorqu用戶:
做了許多關於他的夢


楊順順:

把自己活成他的樣子


郭子翊:

你看。就連我的輸入法都無法將你遺忘。




匿名用戶:
大約是這樣:

『……夢其人即病,病即彌連,至手畫形容傳於世而後死。死三年矣,復能溟莫中求得其所夢者而生。如麗娘者,乃可謂之有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明)湯顯祖 <牡丹亭記題詞 >


Aorqu用戶:
從來沒有這樣極致的想念過一個人,大概生性涼薄。
卻真實的被人極致的想念過,以至於每看一個回答,都忍不住愧疚,當年我對你,是何等的殘忍。
快五年了,你昨天動了手術,今天告訴我,你想我。
可是我已經,快要嫁人了。


吳宜蓁:

這世界滴滴點點都是你。


匿名用戶:

異國的日子只能這樣一筆一筆劃去日子

我夢到哪裡你都在,怎麼能忘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