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到極致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你有多痴情?推薦一首歌,《孤單北半球》
, , ,
子書忱:

無止境地夢見


庫嘰:

不就是個死


百夫長:

眼中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star bright:

原來心臟真的會疼啊


遲遲:

我默然飲酒,你總在杯中。


你們的剛叔:


from 朋友圈


樹深時見鹿:

一.
大學最後一天,我是最後走的。第一個走時,我們宿舍六人吃完飯一起送他,待他上了車,宿舍一個跟他最好的已熱淚盈眶。回去宿舍的路上,大家都默默無言,只有我看似什麼事都沒有,和他們講些往常的話語,他們敷衍應對。我心想,又不是不可以再見,矯情什麼,只是覺得看着路邊的風景都似乎與往常不同,再也不是那種愜意的心態欣賞風景了。回到宿舍我就打開電腦,召喚師峽谷,我來了!在我玩的如痴如醉,其他四人相繼著離開,我都一一起來和他們擁抱道別,「兄弟,以後常聯系常見面哈.!」我露出陽光的笑容。最後一個還沒走的是豬哥(由於他愛睡覺愛吃、長的又肥胖.),他正在整理行李,我看看沒什麼要幫忙的,我又繼續做在電腦面前,不知道過了多久,豬哥也向我道別了,然後依舊客套道別,他拿着笨重的行李箱下了樓。一會,電腦桌面「砰」的閃出遊戲開始的字眼,看着這個畫面。我感到強烈的恐懼感、我跑到窗檯一看、校園只有寥寥數人無精打採的走動。想起我們宿舍六人曾一起歡嬉於校園,我對床綽號「屌絲」,因為和他是老鄉我和他是最好的、我曾經目睹過他第九次表白失敗,和他無數次借酒解愁,他人很好,宿舍煮菜都是他承包。想起六人在一起的點點滴滴,豬哥的呼嚕聲,豬哥跟我們分享資源時臉上淫蕩的笑容,豬哥走路的時候屁股顫顫的很好笑,豬哥磁性的聲音,豬哥無數次叫我起床,整棟樓寥寥數人的恐懼感與對舍友,對豬哥的強烈的思念形成鮮明的對比,我瘋了似的跑下樓,在校門口出遇到了等車的豬哥,豬哥驚訝,「你怎麼來了.」,我尷尬一笑、「啊,我剛好想出來買點東西,順便看看你在不在.」,和豬哥嘮嗑了幾句,車來了,我轉身離去。

一個人在回去的路上哭成了傻逼。


迷思布蘭克:

每天早上洗臉刷牙時就想起你在一邊說「刷牙別皺眉啊,都有抬頭紋了。」然後就舒展眉目,對着鏡子笑一笑。

每次穿衣服就想到我現在的衣服都是曾經你買的,我們一起逛街回來,你說「我太喜歡給你買新衣服了,看着都爽心悅目。」

每次戴手錶都想到那次買表時,你說要不要再去別的店看看,我說不用,就要和你戴情侶款。你幸福的自己笑了好久。

每次坐捷運都想着你坐在我對面的座位上拿起手機拍張照,發到微博上「帥不帥?!」一副得意洋洋之態。

每次看星座測試都要看兩個,牧羊是我的,天蠍是你的。

每次掏出錢包就想到你,因為我用的是你的。
每次刷卡/取錢都想你,因為密碼是你的生日。

以前你每次給我剪指甲時我都大叫「媽呀,你剪這么禿,太難受了吧。」現在我每次給自己剪指甲時都會剪的很禿,感覺確實舒服。

我只要去超市就會買一瓶味全胡蘿卜汁,這是我認識你時你說你愛喝的。

我喝牛奶只喝三元鮮牛奶,你愛喝的。

我覺得味多美的芝士夾心朱古力漲價也無所謂,太美味了,貴點也值。你愛吃。

我想吃牛奶燕麥粥。你做的。

有時我貪多,吃撐了,就隔着衣服慢慢在肚子上揉圓圈,一邊揉一邊想,你當時就這么揉的吧,感覺沒你揉的舒服啊。

我看電影時手感覺手放在哪都不舒服,想拉着你的手,可惜你不在。

出去玩的的時候,我就想風景真好,你在的話我們肯定又互拍個沒完沒了。但一個人我都懶得自拍。

「分手後,你名字里的每一個字,都變成了我的符咒。」的確,我無論什麼時候,我哪怕看見一個「黑」字就瞬間出神,又在想你了。

嗯,想你確實很容易走神發呆,太耽擱事了,所以我要有懲罰措施:辦了一張銀行卡,心想只能存不能取。每想一次就用支付寶往裏面轉點錢,一塊到十塊,按想念程度而定。然後幾天後我放棄了這個愚蠢的辦法–每天轉太多筆賬了!

我每天都刷微博,每次都要點開搜索欄寫上你的名字搜一下。雖然我知道你已經停用了。

你都微信拉黑了我,即便搜到你的名字也看不到你的朋友圈,不過無所謂,還能看見你的頭像啊,你一直在用着我在後海的船上給你拍的那張照片。我多希望你有一天能像照片里那樣,回頭看一眼我。

我以前很少聽音樂,但我現在每天都聽蝦米。每天都要搜到你的名字,把你當天聽過的曲子播放一遍。

雖然苦點,雖然都是舊事,但我也要不停的回憶不停的想念,久了就會做夢,夢里的事可是新事啊。


橋政楊:

天人永隔的痛苦


匿名用戶:
就是感覺雞湯都有營養了。


嘛哩嘛哩:

走不進人群,也無法獨處。


小明同學:

心中有千言,執筆無一字。


匿名用戶:
每天做夢都會夢到她,而且夢到的事只會在夢里才會出現


Alyssum:

最近很想念一個人,看到問題就忍不住來回答了。
我不知道稱不稱得上「到極致」,對於「思念到極致」的理解,大概是已經是思念的峰值,不會再高了?
但是我並不覺得這是我最想念他的時候,所以我有點惴惴不安。
不過我依然想來回答,因為思念真的是個磨人的小妖精,潤物細無聲,潛移默化已經變成參天大樹。

我對他還有愛情而且愛情最濃烈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數年,這幾年中我已經和別人戀愛又失戀,滿身瘡痍又浴火重生,稱得上滄海桑田。
而和他之間,愛情已經煙消雲散,感情卻如同早年因為誤打誤撞的友情和明目張膽的愛戀埋下的酒,積年之後在無意之間已經窖香濃郁,雖然再無關風月,卻同樣地刻骨銘心。
這幾天不知道為什麼,開始十分想念起遠在異國他鄉的他來。

下面才進入正題「思念到極致的體驗」
近來看什麼都是他。
和同事們出去吃飯,看到同行的男性對服務員吆五喝六,心中不屑,想到他從不如此。
此為開頭。
思緒如同一張大網,鋪開便是無邊無際。
從第一次和他一起吃飯起,一直想到最近一次和他遊玩歸來走在路上的對話。

「如果你以後有女朋友了,不就沒人和我玩了?」
「那時說不定你也有了男朋友。」
「恩,也是。」

其實還想追問,如果你有了而我還沒有呢?
不過想想也就算了,這種事情着實不用刨根問底,此時能朝聞道,夕死可矣。

開始想數着日子等他回來,又怕他回來,回來了便有各種相處的機會,有相處便有各種的矛盾潛伏著。
距離產生美,如此思念著也好。

我又犯痴了,哈哈。


弓長車干:

在送她去車站的途中,我就有要被打臉的預感。

我不想坐以待斃。一路上她都在跟我說話,然而我已經進入了神遊狀態,從捷運電視熒幕上的男科廣告入手,直到最近的美國總統大選。以前胡思亂想的時候就這樣,一圈下來靈台清明、心平氣和。

但是這次不一樣,沒用。我轉頭,玻璃門上是她的影子,換個角度,還是她。

我很慌,她馬上要走了,以160千米的時速走掉,然後離我900公里,可能好幾個月我都見不到她。

小明與小紅相向而行,小明晚小紅兩個小時出發,他們的速度分別是……問他們何時相遇?我對腦子里突然冒出的這個問題感到十分欣慰,這說明我還有救,我跟之前那些庸俗的情侶們是不一樣的,你看我這個時候還在想數學題。

開車時間要到了,她馬上要檢票進站。我牽她的手、抱她、親她,有條不紊,井然有序。

好了,她走了。我對自己說。而且從檢票口武警大哥的眼神中,我知道我也該走了。

截止到目前,我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思緒清楚,條理清晰,沒有任何庸俗的異地情侶的癲狂徵兆。我就知道,我很6。

嗯,現在回學校,原路返回。經過我和她坐過的那個指示牌,她開始跟我說話了,這么大火車站怎麼連一個椅子都沒有,我裝作沒聽見。

這個地方好像很好玩啊,我們怎麼不去這裏。

磁器口一點也不好玩,好坑。

怎麼時間過的這么快啊,我不想回去。

神遊時她在捷運上跟我說過的話,她現在又念叨起來,我看見她指著捷運上滾動播放的仙女山旅遊廣告,嘴唇上還有早晨塗的口紅,臉頰好像永遠是粉色的。我看見她撩頭發,露出耳垂上的小洞,我看見她眼睛裏映出的我,橙色燈光下像一個痴漢。

我很害怕,我不停的背詩,念經,推導公式和定理,我說,我不是一個俗人。並沒有什麼卵用。

我走到跟她走過的路,看見跟她逛過的店,聽見她和我說過的話。我的心裏又很平靜,原來這些畫面、情景和聲音比經文、詩篇還有數學公式管用得多。庸俗也好,打臉也罷,我知道太陽底下無新事,可是我還是想她。

我想,我就是一個俗人。


喻安日記:

我的前面四千八百八十個答案,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到我的。

這是我用過去的幾個月去忘記過去兩年的故事。

——
從13年到15年,我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地處理這段感情。

直到出現另一個人,我發現自己竟然不如她。

然後無法避免地吵起來。
然後無法避免地分開。

我沉浸在自己巨大的悲傷里無法自拔,幾個月里都是活在過去的慣性中。

後來我得了抑鬱。
還因抑鬱導致膽汁反流造成慢性胃炎。

曾經三天吃什麼吐什麼,
曾經一天內被六個領導思想洗腦,
曾經差點哭得暈過去。

還有好多曾經,可我居然記不得了。

現在放下以後,我發現那幾個月的記憶完全模糊了,不記得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不記得自己當時是怎麼愛他的,不記得自己當時是怎麼不甘心的。

但是尤為記得有一次吃飯看到那個女生趴在他背上,我拿着飯的手是瘋狂顫抖的,實在拿不住了,掉在桌上,我轉身就回了宿舍,差點死在廁所。
吐死的。

從那次以後,每當我看到他,我都會一個人躲在廁所吐得昏天暗地,吐完污物吐胃酸,連胃酸都吐不出了還吐泡沫。

真的很痛苦。

不知道有多少人懂整個人埋進馬桶的感覺有多惡心,整個人都要掉進去被沖掉的感覺。

後遺症就是,只要一不開心就會吐得很慘。
每次狀態一不對就會被朋友警告。

這裏是一個連難過也不被允許的人。
真的,不能再悲哀了。

當時特別喜歡張小嫻的一句話:
深情是我承受不起的重量,
情話只是你偶爾兌現的謊言。

我不知道怎樣算思念到極致,
這樣算不算思念到極致,
可我是到了極致,思念的極致,
也是痛苦的極致。

這段故事的最後是我接受了治療後想開了,放下了,覺得當時的自己很不可思議。現在看到他也是很平靜的了。但是至今很後悔把自己弄得這么糟。
抑鬱好了之後情緒很不穩定,
胃也是經常泡在中藥里。
生活在上帝的保佑下慢慢走向光明。
還好,大概還沒有太糟,
還能成為你們的反面教材。

希望你們思念的人都能在自己身邊。
嘿嘿。


夜神K2:

ingress里,每得一個新的medal,都會向一個停在5級的玩家發一次截圖炫耀


抱朴守拙:

自以為放下了……

手機輸入法里,卻因為同音字,突然跳出了他的名字

回憶像春風一樣,撲面而來

猝不及防

思念太深太沉,我拿不起,便放下


MLET:

喝醉的時候,會和自己打各種各樣的賭。彷彿只要完成了這些奇怪的賭局,你我之間的不可能就會彌補過來。

如果鬥地主連贏三十場,命運就會把你和我再次連在一起。

如果今天新聞聯播沒有說日期,就是你也在想我。

如果今天的雨天在這一個小時的街上沒有人打傘,就證明你還喜歡這我。

……

結果是,我打出一張J剩了一張Q端起瓶子喝了半瓶,對朋友說,誰都不準要,這把我必須要贏。

在新聞聯播開始的時候,他說今天是2016年3月17日,我嘴一咧,日你血哥,還我頭來,哭成狗比。

對着打傘的女孩子吼著,你有考慮過雨的感受嗎?

再賭別的,老子不服。總有能贏的。可是贏了之後,又怕,萬一不靈怎麼辦,再賭點別的,七天是樂,不如樂它一個月。

最後會輸到什麼都沒有。

……

見面的時間,就算只是想像,也會像聽慣了「離開的時候有些話沒親口說」之後,突然聽到「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那一刻,彷彿心中的感情像杯子里的水一樣,一點一點加滿,一點一點左搖右擺,一點一點撒出來,撒在地上就是野火燎原,噴到天空就是紅霞如蓋,滴在大西洋里就會把太平洋也染的通紅。

可是,這不就是他媽的自我感動么?

可如果這是自我感動,那麼我此刻的心酸和淚水又是怎麼回事?

願意賭上一切的人,未必比只願意那一半來賭的人更富有,只能說前者更喜歡你或者更貧窮。

我啊,才不是七色彩雲大聖紅雲,也不是一生只能停一次的鳥。

我只有一句台詞,在蒼茫沙漠的轎子里拉開簾子,對着僕人慌張地說:

「我沒有腳底板怎麼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