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到極致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你有多痴情?推薦一首歌,《孤單北半球》
, , ,
真名:

夜深人靜時,記不起容顏;
拿出照片後,淚流滿面。


咳咳咳殼殼:

終於比新華詞典能更精準的解釋’撕心裂肺’這四個字


匿名用戶:
忙起來的時候以為自己不再想她
可一旦靜下來關於她的記憶就緒像洪水般湧入
很可怕的感覺 控制不住的思念
思念到後悔當初的相識
即使走在路上 也會想起曾經和她的喜怒哀樂
想到開心的時候 會情不自禁的樂出來
因思念而恨 卻又不能再愛


匿名用戶:
和女領導一起陪客戶應酬,領導喝醉了我送她回家,到她家樓下時她睡著了,手機還在發送微信的界面,看到了三條微信,兩條時間是昨天,一條是幾分鐘前。
第一條是她兒子的近照,小男孩低頭在玩玩具。
第二條大致意思是:xx,笙笙又在邊叫爸爸邊在房子里找你了,我只好告訴他你去西班牙了,很久才會回來。
第三條是:xx,我好想你!

女領導的孩子兩歲不到,她老公七個月前出差西班牙前一晚出車禍死亡。


菠蘿大爺:

早上迷迷糊糊半夢半醒中被鬧鍾吵醒,腦海里一半聲音告訴我不想起床上學,另一半聲音卻告訴我趕緊爬起來,到學校就又能見到他了。

然後我一骨碌爬了起來。

然後我想起來我畢業好久了。


吃錯藥女神:

我知道我再也見不到你,可是我卻忍不住夢見你。

只有在夢里才敢想你,怕你在天上看到我哭會難過。

總是覺得你還在身邊,做飯洗衣,嘮叨嘮叨,一轉眼你卻已經去世了四年了。

害怕睡著,害怕夢到你,


滌生:

大概是喝醉的時候我又想起你吧。


匿名用戶:

最近發現自己記性越來越不好了,實驗數據和英語單詞看了就忘,出門忘帶鑰匙,開車忘放手剎。漸漸的我發現連你在我腦海中的模樣也慢慢模糊,一起經歷過的事情也忘了細節。原來五年的感情在分開的八個月後也開始消散。如今我努力地去回憶那些快樂時光和你的模樣,但也只是感覺力不從心,時間真的是能侵蝕一切。

可是最近幾個月我開始頻繁地夢見你,夢里各種稀奇古怪的事,一塊兒買了套海邊的房子、我們倆去相親、你教我怎麼開槍、你帶我去偷草莓、我帶你去看科比的比賽……,太多太多了。一開始我真的不解為什麼會有這些古怪的夢,只是默默地把這些記錄下來。直到有一天我夢見你和我在學校旁邊推著小車賣小吃的時候我一下子全明白了,當年高三的時候你嫌學習太累了就和我抱怨說以後不讀書了就去學校周圍賣小吃,我還嘲笑你小吃你都吃完了還賣什麼。原來這些奇怪的夢,只是以前我們聊過的天許過的願望情景再現。

如果你厭倦了外面的自由世界,回來吧


花澤累成花菜:

前一段時間壓力很大,但是最想做的還是和媽媽說說話。
晚上一個人在宿舍陽台上撥了爸爸的手機號。爸爸還是一如既往地開玩笑,沒生活費了吧?突然給爸爸打電話,以前都纏著你媽媽的。我努力地憋啊憋啊,眼眶裡的淚水還是決堤了,一直努力平復情緒,爸爸還是聽出我的話里的淚音,忙問我怎麼了怎麼了,我只道一個人在北京思念雙親,問候幾句就掛了電話。媽媽連忙給我回了電話,寬慰我,學習壓力如何如何放鬆,生活壓力如何如何放鬆。
突然又想起大一剛開學那會兒,我孤身離家1300千里在北京求學,媽媽每夜每夜思念我,卻從未在母女通話中露出半分哭腔,直到後來一次忤逆她之後,才從爸爸口中得知,在我離家後,媽媽在我床上睡了兩個月。
初春北京的夜風將我的眼淚吹得冰涼,父母的寬慰卻將我的心暖得火熱。 沉默的愛就是這樣,了解我,回護我,而我,卻一直學不會這種方式。


匿名用戶:
2016/10/11
不知道怎麼規劃以後了,日子天天過著。
中午睡覺的時候想著許多的事都沒做,又不知道從何開始,想著想著在RighteousPath這首曲子中睡著了,短短五分鐘醒來發覺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中夢見了你,你給了我一個十二歲的微笑,十六歲的擁抱,十八歲的吻,二十歲的愛,醒來手心好像還有撫過你秀髮的感覺。
耳機中響起的鋼琴聲又把我拽到了現實,手臂彎里空空蕩盪,想著前幾天你還躺在上面問我說下一年到底有多遠,總有一種惆悵感,又想著什麼都一事無成的我,心裡像黃連一樣苦卻說不出寫不下任何可以表達感受的話。
能思念到極致的人大抵也都是如此吧。

我去,醒來一跟她聊天先被罵了幾句。。。。。。

。。。。。。。


周孝誠:

《秋風詞》

[作者] 李白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
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志涵:

思念到極致的感覺是很痛苦的。
一個人躺在床上,想著思念的那個人,心裡發酸,眼淚一點點的流下來,一邊默念,再也不要去找她,一邊忍不住的想念她的樣子。


匿名用戶:
看到這個題目第一個想到的人。
我似乎過得很好,沒有你也過得很好。
可是多少個夜晚,手機熒幕顯示著通話中,我輕輕關掉麥克風,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一遍又一遍地看著你送我的每一件禮物。
一次又一次地讀著你寫給我的每一封信。
你的字跡,你的模樣,甚至你的名字,在流逝的時間里越發模糊。
可我仍記得,仍然記得,那一年的夏天我對你說”這是我第一次跟女生做同桌,我很開心。”

你眼角帶笑,明媚如光。

我很開心,遇到了你。

也很遺憾,失去了你。

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


三斤青李:

每次看到爺孫倆走到一起,心中都是一梗,然後便快步走開。末了,然後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一眼。


恆河月:

若是不曾相戀,怎會如此相念?若是如此相念,我必跨過千山萬水,與你相見,攬你入懷。


文白:

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 ,今已亭亭如蓋矣——《項脊軒志》

這才是思念到極致吧。


若為:

我看見你了,就知道我又做夢了……

可能是轉自微博,很早之前看到的。當下泣不成聲。


西門松:

微博微信Aorqu翻了個遍,已經沒有什麼感興趣的東西了,眼睛也有點睜不開了,我卻還是不肯睡覺。


匿名用戶:
「分別之前,我原以為自己會經常想起你。然而沒有。我便有些自責,覺得自己不夠想念你。我只好常念過去常聽你念的詩,那些話每每於我,都鄭重得好似念佛般虔誠。它是你在過往歲月里不經意間用言語給我戴上的一道金箍,你的口頭禪、你掛在嘴邊反覆吟誦的詩句,通通是我的緊箍咒。我就是你的悟空。不論我在做什麼,駕駛還是復習考試,一旦聽見看見你說過的話,毫釐之間就能想到你。明明我自信開車時最小心,復習時最認真。那時我就疑心副駕駛被你附了身,考試題是你出的。似乎那話只有也只能是你會說。聽見了看見了,我就搭上載送門,不由地夢回那個年輕的春日午後,大雨洗過的灰灰的天空,空氣里滿是濡濕的水泥和漚爛的樟樹葉的味道。我們站在空無一人的校印刷廠門口,你像一個窮酸秀才,冒出一句:我想起一句詞,雨打梨花深閉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