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是一種什麼體驗?

問題描述:抑鬱症是一種什麼體驗?
, , ,
二次元文學少女:

不請自來
我是重度抑鬱症+中度焦慮症
剛才媽媽打電話問我情緒怎麼樣,我說還不錯,考試也在狀態。她很高興地告訴我「我聽著感覺你就很好」

同學發簡訊「你今天看上去很有精神」

才不是

才不是

我要不停的笑,才能像個正常人。
我要拚命的說,才顯得合群。

可我真的好累啊,我每天會因為無法哭泣而胃痛,我每天都在不停的做夢,不停的睡去醒來,每天早上醒來都在顫抖,白天偶爾不知道為什麼就會抖。焦慮發作的時候會疼痛煩躁,抑鬱讓人感到虛無,而這兩者經常一同發作,在虛無中焦慮,無比痛苦

我甚至沒有辦法完成最簡單的作業,晚自習的每一秒鐘都是折磨。記憶力下降,注意力下降,一節課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是在跑神,跑著跑著再努力想辦法把注意力集中回來

腦子里會不受控制的出現各種自殺畫面,割腕後放在浴池的熱水裡加速血液流出、浸泡在水中的屍體、上吊的人、背朝大地跳樓的人
想死的念頭揮之不去

會胸悶的喘不上來氣,會很累很累,力氣像被抽干,會什麼東西都不想吃,吃飯都只是為了讓身邊的人不擔心我而已。

只有抑鬱症患者自己才能明白那種感覺,就像在世界邊緣盪鞦韆,在一個永遠下著雨的世界裡生活,像被困在黑夜裡的荒原。

而我發出的所有的求救信號都無法被解讀

我每天要在日記本上不停的寫一些無意義亂七八糟的文字來和想死的念頭對抗,想不出來寫什麼就反覆寫「我愛你,活下去」來代替「好痛苦,好想死」

我不停的鼓勵別人,但是,我自己每天都在自殺的邊緣徘徊

吃藥的第24天
希望我能與抑鬱症鬥爭成功


米米米大人:

剛剛跨過了斷葯一個星期這個坎。

情緒還算正常 偶爾會焦慮 但還是能保持一天5個小時的睡眠

抑鬱症我覺得最直觀的表現在於 控制不好情緒 因為這個機制壞掉了 很多時候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幹嘛 大部分時候和人溝通會鑽牛角尖 會覺得所有人都不理解你 情緒很不正常 感覺不到高興 但是低落的情緒會很久

也許只是睡醒了剛好看到天有點暗

就會不好受很久很久 想的都是不開心的事情然後更加低沉 覺得對任何事都不抱有希望

亂發脾氣 自己是不知道的

我有個很不好的習慣是聊天截圖 好笑的好玩的或者覺得有必要記錄的會保存

整理出來的時候 我發現那個時候的自己有點不可理喻的其實明明沒什麼的事情 對於我來說都會導致一次又一次的情緒淪陷

這個病 最主要的就是情緒和心理

心理上我們不接受同情甚至會反噬覺得你是不是有病

是情緒上我們大部分時候不知道自己有情緒

乏力 對任何事提不起興趣 我從前最喜歡出去逛街旅遊 但是我開始變得不想出門不想見人不想接觸任何事情

怕冷 怕別人和你說話 怕被打攪甚至有時候被打攪也會很崩潰

然後就是 會有臆想 腦子里會有各種畫面 我經常會浮現出各種刀片劃過自己皮膚的痛感 很真實 但是我知道這是個幻境

尤其是在有外界壓力的時候最為明顯 覺得有很多的痛感不知道怎麼去找個出口

總覺得在自己鎖骨那裡劃兩刀就會緩解痛苦

但是好在我沒輕生 家裡的陽台都上了安全措施 我意識到自己有這個念頭的時候我就會給朋友們聯系 我一定要有人在身邊

失眠 嚴重失眠 我有時候想要擺脫葯物 我就一天不吃藥 但是我會焦慮會不安 然後還是要吃藥 然後才能輔助睡眠 但是葯吃了副作用很大 上班的狀態是完全不可能的 例如我吃了文法之後 我就會進入一種暈眩無力的感覺 要睡覺 還會反覆嘔吐(吐不出來 乾嘔)但又經常會餓

我最多的時候從晚上七點昏睡到第二天早上十一點 那是我最長的睡眠狀態

只要一醒來 就會莫名的焦躁 覺得哪裡哪裡都不好 很痛苦 找不到出口

還有就是 自我否定狀態

比如我朋友眼裡我其實是一個工作還可以的人 但是我會不斷否定我自己 能力 外貌 極度不自信 極度否定 從前最喜歡拌嘴 然後我朋友們發現我開始不愛說話 甚至有時候 不說話 保持沉默 脾氣越來越糟 但是又不發脾氣 其實就是自己在和自己鬥氣 很暴躁

不喜歡別人參與 覺得自己就是這樣 要自己解決

其實說到底 是心魔吧 就是一個情緒 這個情緒一上來 就好像把你控制住了 你會順著這個情緒變了一個人

怎麼樣抗爭 我不知道你們的情況 我是每次發現自己要陷入進去的時候 我就告訴自己不去想 去做家務 或者找事情做 不出門 我可以一天拖十幾遍地 做十幾次菜 就是要把遇到的事情或者情緒分解開 還有就是 一定要和你最信任的人溝通 你什麼想法 都要說出來 然後把這個對話刪除 情緒是一時的 過後不要回想 刪了就忘記前一秒的事情了 還有就是 逼著自己跑步或者體力運動 這樣身體跟不上會覺得疲累 但是不能被外界打擾 要一個人 因為很容易跑步過程中或者什麼突然一個激靈想到某些事情 就又完蛋了。

不要寫筆記不要寫筆記!

我之前看一個書上說 可以試著寫筆記

但是這個不可行 千萬不可以記錄 最好是忘記上一秒發生的無論任何事情

還有就是 一個人面對和有人陪伴不矛盾

必須有一個或者幾個你非常信任知曉你情況的朋友 我很感謝我的朋友們知道了之後 一直做一個聆聽者 沒有像別人一樣說你怎麼樣怎麼樣為什麼生病 她們只聆聽 甚至自己去想辦法看如何能幫助我 但從來不會強迫我

願每一個生病的人 都能抵抗過這個魔怔的神奇心理。


匿名用戶:

我才19歲 每一個人都在告訴我 未來有多好 生活有多好 可是不行 我沒有興趣沒有盼頭 我也會開心 可是那種開心就像是別人講了一個笑話給我聽 笑完了就沒了。

在我拿著診斷書告訴我父母的時候 我媽說「你不要沒事干想太多 」我爸讓我少玩手機 他說「你就是玩手機玩的」 我身邊的每個人 都告訴我「你別亂想 你不要總是自己坐在那裡 出去轉一圈」

她們一邊告訴我理解我 我會好起來 一邊又說 你就是閑的瞎想。沒人覺得我病了 只是覺得我想太多 這是讓我最絕望的事。

昨天情緒崩潰 動手打了很喜歡我的人可我一點都不喜歡她 因為她一直在逼我威脅我 告訴我不在一起就自殺 憑什麼呢 然後我割腕了 又坐在七樓陽台 那個所謂的喜歡我的人 跪在地上求我下來 把我抱下來然後捂著我手腕 然後我朋友找到我抱著我哭帶我去醫院 我朋友一遍一遍的說「還好 還好你不要怕 你跟我說話」我就開始哭 我覺得我很累 我這樣活著 就像一個拖累 給我的父母 我的朋友 每天都在讓他們擔心。

我每天都頭疼 睡不著 幻聽 出現幻覺 手抖 呼吸困難出不出來話 有時候突然就四肢無力 醫生告訴我吃藥會好起來 可是吃藥還是很難受。

我的心理老師告訴我「你有時候的想法蠻變態的 可是很多事情你又看得開」那我為什麼變成這個樣子呀。

我比誰都希望自己好起來 拜託了。


一隻黃貓:

2019年4月1號確診。雙相情感障礙,重度抑鬱,重度焦慮。

自己其實是不願意相信的。

我不自殘,不會崩潰到要休學。在別人看來,我開朗,可愛,有能力,獨立能力強。

難過起來,只想躺著,用被子緊緊裹著自己,拉上窗簾,鎖上所有門窗,手機靜音,要麼暴飲暴食,要麼不吃不喝。也不會嚎啕大哭,已經哭不出來了。不會在朋友圈裡訴苦。

難過的時候,心就在揪著疼,特別疼,疼得手麻。原來心真的會疼。

不願意社交,不願意參加聚會,只想一個人躲起來。

想死又不敢,因為姐姐還在訂婚,不能胖婚事因為我黃了,弟弟才國小,不想給他造成陰影,父母都是家族裡令人羨慕的有本事的人,我何必要毀掉他們一手建立起來的美好。

舞蹈比賽前,因為緊張,壓腿把右膝蓋壓倒髕骨撕裂,韌帶撕裂,膝蓋積液。才18歲,蹲著再起來就很難受了。

其實真的不願意相信自己生病了,家庭條件這么好,該有的都有,我有什麼理由說自己難過呢。

不願意相信別人。討厭肢體接觸,不喜歡別人對我特別關心,接受不了別人對我的愛。

有過兩個男朋友,都是我提的分手。他們是好孩子,不能耽誤在我身上。

從國小4年級,也就是10歲開始,就想著用各種各樣的方式自殺。為什麼不去做,因為找不到合適的方法和時機。

不想死在家裡,因為會給家人帶來影響。

不想死在學校,會嚇壞室友和同學的。

不想跳河,因為特別怕水,也不想一條美麗的河因為我失去人們的觀賞。

不想跳樓,因為會影響小區住戶。

想大學畢業了,掙錢回報父母,等到家庭穩定了,姐姐婚姻幸福,爸媽退休,弟弟學習穩定,我就離開這個世界。悄悄的,不給他們造成太多麻煩。也害怕我唯一一個朋友難過。

不想戀愛和交朋友,因為我情緒不穩定,會傷害他們的。

一個人活的堅強又自由。


恩恩心理醫生:

抑鬱症的核心癥狀是情緒低落、興趣減退或喪失、精力下降,診斷為抑鬱症至少需要滿足其中兩條癥狀,並且持續兩周以上沒有緩解。偶爾幾天情緒低落但很快好轉,不能算是抑鬱症。

抑鬱症患者通常還會出現社會功能受損。得了抑鬱症後,患者的工作、生活或學習多少會受到影響,對人際交往也會採取迴避態度,甚至恐懼社交。

除此之外,抑鬱症患者也容易出現軀體不適,比如失眠或嗜睡、食慾增加或減少、頭暈、胸悶、腸胃不舒服等。抑鬱症還會導致認知功能受損,表現為反應遲鈍、記憶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等。


月藏神溟:

很多人可能無法相信我有抑鬱症……

但我真的有抑鬱症。

只是我從反抗它,慢慢的學會了與它相處。

當抑鬱發作的時候,我會去畫畫,聽歌,把這種感受轉化表達出來。

我覺得,抑鬱這種東西,一旦染上它,終身可能就難以治癒,所以沒有必要去和它對抗,白費那個功夫去成為一個別人眼中的正常人,不如直接做一個沒救的自己。

抑鬱症,當你不想逃離它的時候,它也停止吞噬你了。

後來我發現,抑鬱的時候,那個如影隨形的黑影,是另一個一直沒有被關注到,沒有表達出來的自我,你要給它這個機會,或者說,可以試著讓你的抑鬱人格化。

只有讓它有存在感了,被正視了,你願意與它共處了,才能停止互相傷害,獲得相對的平靜。

多重人格也沒什麼可怕的,與自己相處是一門藝術。

固執的堅持只有一個唯一的「我」,而且必須保持絕對所謂的正確,然後去抹殺其它「我」的存在,才是最殘忍的。

別去逼自己,啥事沒有。


么有感情的菠蘿頭:

二十年前

想來人世間玩耍一番

本以為會像夢中的精靈一樣自由

若不濟

也是平平淡淡了了此生

可是啊

天不遂願

這一路走來

親人疏離,竹馬斷交,知己天各一方

而我撐著古怪的性子,悒鬱生活

真是想想都不開心呢

我曾經自命不凡

覺得自己會是大作家,大音樂家,大舞蹈家

覺得只要有平台肯努力就會擁有不一樣人生

可是啊

越長大卻越趨於也甘於平凡

可又是啊

我如今平凡的人生像一潭死水湖

靜止沉悶,不起波瀾

偶爾還有曾經瘋長過的苔蘚伴著沉重的淤泥

阻礙這我朝向未來,朝向陽光

我每走一步

如千斤在頂,沉重不堪

甚至有時候

連喘氣都有隱隱血腥味

我問過不可視的神

為何我的生活會如此糟糕

想要的都沒有,想忘的忘不了,想走又走不掉

神沒有回答

可能我只如滄海一粟,蜉蝣一世

神的光芒照不到我所處的死角

黑暗在不斷膨脹,吞噬

我能感覺的到

我也知道

死亡對於我

是另一個開始

不美好的體驗很多很多,把它揉碎在心裡吧,說出來也是徒增負能量。

我想想美好的體驗,emmm

喜歡音樂,做什麼事都需要音樂,難受了就聽搖滾,平復了就輕音樂,高興了就聽會兒小曲兒。

喜歡寫東西,無法疏解的情緒都表達在日記里,日記是獨屬於自己的小世界,我的棲身之地。

迷戀陽光和細雨。十分迷戀。那是我的海洛因。

對痛苦有依賴性,痛苦到極致會興奮。算是一種美妙體驗吧。

散步時候散漫的眼神掠過芸芸眾生與街邊景色,有一種「遺世而獨立」的感覺,天然生成一道隔絕世界的小屏障,也有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通透感。

眼神里有故事,身上有一種厭世的氣質。我覺得挺酷。

還有很多,記不起來了,記憶力不太好。


失去你丶怎麼活:

沒有任何理由的情緒低落,感覺自己的肉身和自己的思想或者說是靈魂分離了,反應遲鈍,感覺頭腦昏昏漲漲,看一切東西都是在晃,只有睡覺才能解脫。醒來的那一刻是最舒服,最正常的,可是不到一分鐘,看東西又是在晃,很難受


陳粒:

一種無力感,就好像你溺水了,而大家全在岸上看著你,你想上來卻發現根本就上不來。

我不知道我在逃避什麼,一步一步把自己逼近無盡的深淵。

害怕睡覺,每天晚上都逼著自己睡覺。有時候睡兩三個小時就不想睡了,睡得很不安穩。或者就想一天睡下去,這輩子都不想醒來。

每天都在朋友面前笑得很開心,可是那有多痛苦只有我知道。我怕我不笑她們就說我,我承擔不起,我承認我玻璃心。我不敢說重話,我怕她們不開心,我試圖討好每個人,嗯這樣子真惡心。但是別人欺負我我會十倍奉還。

胖了二十斤,之前暴吃加上吃藥。每天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副作用更是難受。以至於現在想暴吃就想吐,每天都反胃,都想吐。

我知道有人愛我,但是我沒辦法去愛別人。

一想到什麼就哭,發病更難受,我只敢一個人偷偷的哭從來不會在別人面前哭,連哭出聲都覺得奢侈。

每天都想發脾氣,摔東西,嗯忍住了。

我想上岸可是沒人能救我,她們給我的關心我覺得是同情,就好像施捨一樣。我可真惡心。我很謝謝那些關心我的人,但是我接受不了。就像是發病時抓住的稻草,可是我自己放棄了。

有被害妄想症,走在馬路上總感覺有人想要害我,跟蹤我。幻聽,每天都提心弔膽的。每天晚上回到家看著沙發上就感覺有個人拿著刀看著我,心裡都會害怕,我開始逃避,不願意和別人說心裡話。

有段時間夢到自己死了,看著自己的屍體突然就覺得真的太好了。那段時間幾乎天天夢到,什麼樣子的死法都有,我就感覺我好像真的要死了。


匿名用戶:

大概2015年吧,帶大我的外公外婆相繼去世,之前談了七年的男朋友也徹底分手了,做了快五年的那份工作也很不順利,被小人暗算,前面五年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我,那個每天加班的我,升職無望了!!!!!29周歲的我,為了換個工作,只好到了上海。重新租房咯,房子貴呀,只好合租,帶著我的貓住進了合租房。新工作,你們懂得,為了站穩腳跟,讓總經理對我滿意,一個人幹了三個人的活兒,沒日沒夜的干,剛做了近視矯正手術,休息了一個周末就開始加班,不要命了一樣。

其實那一年多還是好的,畢竟忙嘛,畢竟新地方新城市,新鮮事情多,還有一種生機勃勃的假象。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年多,工作站穩了,陸續相親也見了一些男的,但是沒順眼的。

2016年底,覺得自己開始不對勁,從睡眠質量不高開始,慢慢開始失眠,上班對著電腦腦袋一片空白,一點邏輯都沒有,不斷抖腿,一坐下就煩躁。有時候又會想起難過的事情,這段時間外公外婆去世的難過重新翻上來,每天堵心,然後看著電腦偷偷流淚,怕被人看見,又躲去廁所哭,晚上睡不著就默默流眼淚,一直流,那種不明所以的流淚,我說眼淚啊,咱們別流了,睡覺好不好,可是我彷彿出離了肉體,止不住的流淚,想起很多很多傷心事。這時候其實還好,只是想哭,沒精神,有時候又特別亢奮,carry全場的那種亢奮,組織各種活動,周五不喝酒,人生路白走啊,喝完就回家躺床上哭。大概持續了半年,活活撐了半年這樣的日子,我知道自己是病了,但是堅強的我相信自己能挺過來的,於是我就扛啊,堅強了31年了,我得把自己調整好,另一方面,我潛意識不願意承認自己生病了。誰知道越哭越凶,嚎啕大哭,不哭的時候就在床上躺著,不說話,不接電話,不出門,也不覺得餓,就這樣一個周末都沒有動過。有一次半夜,哭累了,覺得這樣真的太累了,不想堅持了撐了半年實在撐不住了,身心俱疲,不願意見人,也不願意到人多的地方,看見很多人就開始頭皮發麻,暈眩。每次出門上班都是煎熬,每天要和顏悅色對著那麼多人,然後跑去廁所哭完,擦乾凈眼淚再出來微笑。17年5月我覺得不能上班了,辭職了,總經理不同意,挽救了三四次,但是,我總不能說我病了吧?我說我創業去了,這個理由也是牛逼。

然後我去北京看病了,安定醫院,掛的醫生是個傻逼,做了一系列測試,問卷肯定是重度抑鬱嘛,心電圖正常,但是眼動測試,眼動軌跡多見於精神分裂患者,我去,搞半天老娘是精神病啊????但是那個無知的醫生對我輕生的舉動輕蔑的一笑,按照抑鬱症給我開的葯。開的那個安眠藥,我b了狗了,副作用是長一嘴泡,沒有好的地方。我越想越不對,開始查資料,越了解的多越覺得自己像雙相。然後我又去宛平路掛了特需門診,跟醫生聊了很多,我們都覺得應該按照雙相來治療。醫生開了拉莫三溱和百優解,睡覺的葯開的奎流平。於是我開始了漫長的吃藥生涯,吃了一年吧,狀態好了很多,還堅持了健身,18年5月又重新工作了。

~~~~~~~~~~~~~~~~

插播一下我的童年吧。不然看官可能不理解我為什麼會因為兩位老人的去世反應那麼大以及後來會有那麼大的影響。

我大概2歲多父母就離婚了,我親爹家裡農村的,重男輕女,離婚的時候就跟我媽說:什麼都要,除了孩子。我媽抱著我就走了。知道這件事的我,一輩子沒理過我親爹。

離婚之後我們就回了我外婆外公那裡,我媽特別懶,又不會來事,外公很嫌棄她,我媽長得漂亮,鎮花那種,國中畢業,軟弱,非常軟弱,離婚後我媽就覺得自己可憐,經常跟剛懂事的我哭哭啼啼,每天負能量澆灌我幼小的心靈。我外婆樂觀積極,覺得離婚了,還可以找一個嘛,反正沒人考慮過我的感受。後來我媽各種談戀愛啊,各種失蹤,我每天哭著拉著外婆去媽媽各個朋友家敲門,每天重複一句:阿姨,我媽來你家了嗎?在那個沒有手機和電話的時代,真是悲劇哦。我印象中,四歲到七歲這一段,我真的沒怎麼見過我媽。見面也是打我,單身女人的怨氣都發泄到我身上了,有一次用毛巾抽我,舅舅擋了一下,胳膊都被抽紅了,舅舅說你如果再動她一指頭我就打你。那時候幼稚園 里我總是最後一個被接走的,每天扒著欄桿等到太陽快落山了。外婆外公對我真的好,寵溺,但是外婆一直覺得媽媽的那些男朋友都是我和媽媽的救世主,我必須哄著他們,才有人接收我們。所以我一直扮演一個懂事可愛的小朋友。

好日子過了沒兩年,外婆退休後又找了一份工作,周末才回來,外公有時候去找她,我一個人在外婆家,早上走的時候外公給我一塊錢,我花五毛錢,剩下的五毛錢不敢買零食,中午家裡沒人我就再花五毛錢吃午飯,北京方便麵,五毛錢,家裡沒開水,冷水泡著吃。終於有一次我媽中午來接我放學,我高興的不得了,我媽帶到叔叔家,給我做了飯,紅燒茄子,我到現在都記得那個場景,幸福的要昏過去,覺得我媽真漂亮,又溫柔。其實我有些親戚,可是你們懂得呀,我每天跟外婆外公混吃混喝,又沒個撐得起來我的父母,每次見面也是各種白眼。所以我敏感。那時候我小姨對我好,但是她在省會城市工作,很少回家,每次她走的時候我都偷偷躲起來哭,一年級有一次,抱著被子哭了一晚上,一直問:為什麼沒人要我?為什麼我沒有爸爸媽媽?

我這樣的孩子懂事,成績好,特別怕成績不好更會被遺忘。

三年級的時候,我媽再婚了,後爸是她同事,估計是圖我媽漂亮,也不介意我媽帶著我。為了不讓我媽為難,我對著這個我不喜歡的男人親昵的喊著爸爸。後爹是個好人,我跟他們住一起的日子他對我特別好,給我買玩具,買很多飲料,零食。我媽由於愛情的滋潤也不打我了。

好日子過了又沒兩年,我媽懷孕了,12歲的時候我媽給我生了個弟弟,我也不敢反抗,總不能強迫她不要生吧,畢竟是我親媽。生了弟弟我又被邊緣了,沒人理我,所有人圍著弟弟轉,弟弟可愛,我也喜歡。但是我變得更孤獨了。國中成績很好的我,高中就開始學不進去,每天對著書發呆,無法集中注意力,每天頭疼,莫名頭疼。還經常哭,但那時候不懂抑鬱症,後來勉強上了大學。畢了業,找了工作。就這么一步步自己走到今天。

是09年,我親爹去世了。現在,直到現在我才開始原諒他。看見弟弟和爸爸,我才明白親骨肉的感情。突然想見見我那個親爹。算了算了不說了。我廢話多,你們見諒。

~~~~~~~~~~~~

說多了,跑題了。

至於病情,吃了葯我現在很穩定,我做好了一直吃藥的準備。葯不能停就對了。嘗試停了一兩次,又開始犯病,趕緊又開始吃。

至於男朋友,不找了,別哪天一激動給人家弄成個喪偶,另一方面,我這樣成長經歷的人,人格不太對勁,很難戀愛。

至於工作,我也不強求了,對得起自己就好,不要太辛苦,不要太多期待,隨遇而安,畢竟打工也很難發財,糊口就好,精英畢竟是少數。

至於想死,那時候做好了一切準備,畢竟我是摩羯座,凡事考慮周全。後事怕我爸媽受不了,準備在身上留我閨蜜的電話,讓她幫我去收個屍,我想到了買胰島素,我生病那年一直80多斤,打五隻胰島素必死無疑。哦對了,我還自殘,難過的時候,咬自己,拿刀割手臂。想想自己經歷的這些都覺得慘痛。

吃了葯,其實狀態好了吧,但是心裡的傷疤好不了,到現在我都覺得人生沒什麼意思,我可以正常的活著,我是為了活著才堅持活著的。畢竟等於是死過一次的人,我現在也不排除以後會突然停葯然後去死的可能性。我樂呵呵的活著,吃喝玩樂。但我覺得人生沒意思,這是病根,你們別不信,真的挖不掉。

~~~~~

這幾天生病了,在醫院掛水,一隻手敲了這么多人字。剛才還一隻手拎著輸液的袋子去上了個廁所,覺得自己好厲害的樣子。

不寫了,你們行行好別噴我,我抗壓能力真的越來越不行了。淚點特別低。

寫這些是希望正在被抑鬱或者雙相折磨的人能夠看到一絲希望,我們是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的,真的可以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