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是一種什麼體驗?

問題描述:抑鬱症是一種什麼體驗?
, , ,
董小姐:

中度抑鬱伴重度焦慮,目前服藥兩個月,情況有很大好轉,基本穩定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只是客觀闡述那段絕望的日子。

1、無盡的疲憊感。即使什麼都沒做,卻依然覺得累,那種累不是身體上的累,而是精神上的累,心理上的疲憊感。累到自己覺得連起床上廁所,吃飯的力氣都沒有,只想躺在床上,沒力氣洗臉洗澡化妝打扮自己,平時精緻愛美,那段時期蓬頭垢面。

2、因為疲憊,所以喪失興趣。世界都像被蒙上了一層灰,人也沒有活力。平時最愛的美食,不想吃也吃不下,平時喜歡追劇看綜藝逛淘寶,連點開都不想點開,平時喜歡做的事,現在統統沒興趣。不想上班,覺得上班以及社交無異於公開處刑。其實非抑鬱狀態下,我很熱愛我的工作和工作環境,也很享受和朋友在一起。那時候覺得自己面對任何人都要帶著偽裝的面具,要掩飾我的疲憊和難過,不讓他們看出來,這種偽裝和掩飾也讓我覺得疲憊,哪怕是和家人相處也是如此。每天上班前要鼓起很大的勇氣,下班回家要在車里坐好久才想上樓,因為要調整自己的情緒。即使是這樣,同事和家人也輕而易舉的察覺了我的異樣,不開心就是不開心,心理灰暗就是心理灰暗,這東西沒法隱藏。

3、睡眠,飲食,體重的異常。

睡眠方面,入睡難,且早醒。即使是睡著了,也像是沒有得到過休息一樣。為了能入睡,滴酒不沾的我開始覺得酒真是好東西,起碼能得到暫時的輕松,能讓我昏昏沉沉的睡著,但這樣的輕松不會維持多久,基本酒勁過了,就會醒。每天醒來的那一刻,是最最難受的,瞬間感覺到回到了現實世界,那種心上壓著千斤重的石頭而呼吸困難的感覺讓我很快清醒,並且瞬間就會出一身冷汗,想著自己要是可以一直睡不醒過來就好了。每次醒來就是如此。

飲食方面,吃不下飯,以前是絕對的食肉動物,那段時間感覺自己有點厭食了,很少感覺到餓,偶爾感覺到餓,也是吃幾口就飽了,看見油膩的就想吐,後面嚴重到吃有味道的東西就想吐,但是自己知道不吃東西身體會垮,所以強迫自己吃,那段時間吃的最多的是白粥,感覺是自己唯一能接受的食物。

體重方面,就是一直在掉秤了,正常時是98斤,那段時間逐漸減輕,幾乎每天稱體重都會有變化,最低跌到過84斤,現在雖然感覺已經從抑鬱的地獄里出來了,但是體重一直沒回到正常水準,穩定在88,也算是因禍得福了吧。

4、壓抑。只要醒著,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很重很重,心上壓著很重的石頭,呼吸困難。最開始還能哭出來,哭過以後心裡會舒服些。後來已經哭不出來了,也就是所謂的欲哭無淚了。現在再翻看自己那時候的日記,每一句話都那麼悲觀消極,活生生的呈現出一個死氣沉沉的自己。

5、消極厭世,覺得一切都沒有意義,覺得死了就解脫了,有自殺想法。那時候深切的理解了那些因為抑鬱而自殺的人,覺得他們都解脫了,都自由了。下班經過河邊就會想沖進河裡,也想過燒炭或許能死的舒服點。但是想到我的親人們沒有我該怎麼辦,就剋制住自己,也還差那麼點勇氣,有那麼點自製力。

6、自我厭棄,自卑,認為自己一無是處。確實從小就不是十分自信的孩子,但那段時間對自己的否定達到了極致,覺得自己一無是處,不夠高,不夠漂亮,不夠瘦,不夠活潑,不夠招人喜歡,不夠博學多才等等等等,每天看到的都是自己的缺點,無法接納自己。

以上就是我最明顯的癥狀,後來在妹妹的強迫下,走進了心理科。在經過這兩個月的葯物治療後,現在感覺自己已經從地獄里掙扎出來了。內心平靜,覺得生活也是很美好的,那些讓我難過糾結的事情,好像變得不那麼重要了,跳出來再去審視那時的自己,覺得自己確實是太難為自己,太對不起自己了。

我不是鼓吹葯物的作用,但是吃藥真的救了我,或許有人的抑鬱症可以自愈,但是以我當時的狀態,如果再放任下去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所以看到這篇回答的朋友,如果你也有類似的癥狀,或者明顯感覺自己狀態不對,那麼請你及時去看醫生,如果檢查結果沒問題,那麼皆大歡喜,如果真的確診了,也請你好好聽醫生的話,按時吃藥,積極治療,一定要努力的從泥沼里爬出來!

如果你的親人,朋友有抑鬱症,

請你不要帶著有色眼鏡去看待他們。我媽媽知道我病了後說了句,你怎麼得了這種病,當時我就會覺得自己是個異類,自己讓媽媽擔心了,所以會更加責怪自己。其實我自己看待抑鬱,就把它當成像一場感冒一樣就好了,不要把抑鬱妖魔化。

也不要不停的勸他們想開點,或者說他們都是因為心眼小才得病的。抑鬱症不是想開點就能解決的問題,抑鬱症是疾病,是身體出了問題,有了故障,所以需要修,需要治。如果想開點就能解決問題,那心理科可能就不存在了。更何況以我個人而言,那時候的自己是,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做不到不去想,也做不到去屏蔽這些事情影響我的情緒以及身體,彷彿身體的調節能力喪失了一樣。所以,你只需要陪著他,告訴他有我在,我願意傾聽你的一切,或者給他一個擁抱,一個依靠的肩膀,就夠了。

再說說我自己得病的緣由吧。其實我從兩年前開始,心情就一直不好,可以說這兩年因為各種事,自己都被負面情緒纏繞,沒有怎麼開心過。生病之前,遇到了應激事件,整個人一下就垮了。就好像是兩年來,一直有人在努力掰斷一根鋼筋,慢慢的慢慢的,這個鋼筋越來越彎,終於有一天,另一個人帶來了一個鋒利的工具,咔嚓一下,就截斷了已經彎曲的鋼筋。

現在,這個應激事件還依然存在,但是卻不會像之前那麼影響到我了,我的生活還有很多面,幹嘛非要focus在這一件事上難為自己呢?雖然我也不知道這種突然的釋然是我自己的心理調節還是葯物的幫助,但是不論是因為什麼,總歸是向好的方向發展了。

我個人覺得,抑鬱的人,大多是心思敏感細膩,或者是自卑的,不夠接納自己的人。我就是這樣一個人,醫生說我這種性格,就像是滋養抑鬱症的土壤一樣,所以在一個很長的時間內,我都要努力的學會接納自己,認可自己,去慢慢調整自己固有的思維模式。過程或許很難,或許很漫長,但無論如何,我都要去試,去努力。

也希望每一個掙扎其中的人,早日遠離抑鬱。


沒有名字:

又想更新了

今天買了彩票

在跟朋友聊中了一千八百萬怎麼花

我覺得我可能錢給爹媽就然後就emmm

這是個很悲哀的狀態

你會注意到你的憤怒,焦慮等等

但也注意到自己失去了關心別人的能力

會主動關心別人的狀態但是根本其實不在乎

會客套會安慰人但也都是一些漂亮話其實也不在乎

失去了感知快樂的能力

我覺得抑鬱讓我學會審視自己的情緒卻又變的敏感與情緒化

也有能感覺有意思的情緒,也會笑

但很快又陷入情緒漩渦

簡單的說讓人愉快的事只會影響一下下

常人的情緒狀態應該取決於影響情緒的事大不大吧

那開心的話就會一天都挺開心的

但我的開心就那麼幾分鐘

甚至幾十秒

那難過呢

難過會引出更大的難過

比平常更低落

學會審視自己的情緒以後

就更冷漠了呢

————————————————————

隨手再更新一下

今天我發小,笑嘻嘻的拿別人割腕的照片,問我有沒有想起什麼。跟別人說說我每夜不睡覺玩手機還說自己沒時間。其實蠻心碎的。我知道這個人大大咧咧,只是沒想到拿這些事當笑料。果然在別人看來,只要你不是經常表現出來崩潰,大家就當你好了。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最近狀況很嚴重,腰酸脖子酸,站不直抬不起頭的。很累,想到未來也無意義。

————————————————————

以下是原回復

什麼體驗么

反正現在我也分不清是什麼程度的抑鬱,什麼程度的焦慮

在家休息了半年多吧,之前工作沒辦法繼續了,睡不好,狀態也很差。

最深刻的大概就是情緒低落,從早到晚。每天大概三四點睡,七八點就醒了。只睡四個小時。一開始早醒會覺得奇怪,次數多了就開始逐漸恐慌,因為每次醒來嘛,你看到固定睡三四個小時就醒,會覺得很難受。

然後上班嘛,做著做著就心態全崩了,就幾乎是沖到樓道,然後蹲一會兒,因為心悸什麼的,有時候慌的整個人都要躺下去了。

四肢沉重,很累。睡不夠是一回事,每次睡醒過來就感覺要猝死了。因為失眠+早醒。確實失眠的很厲害,從早上八點鍾撐到晚上。因為要上班,十一點多就扔手機了,大概會滾到兩三四點,都不一定。一閉眼腦子就開始放電影,一遍一遍過。後面是真的怕了,因為要上班,必須逼自己睡。但又很焦慮,又睡不著,每天逼自己睡都快把自己逼瘋了,同寢程序員都睡著了。

然後做東西,永遠做不好。真的是做不好。什麼小問題永遠都是我檢查了三四遍之後,依然還有的小問題。反反覆復。

開始害怕人群,當我坐公交的時候,一定要坐到最後一排最角落。如果沒位置坐,在公車上,後座有人我就感覺在被一直盯著看。我知道這是錯覺但是,根本毫無辦法,就是一路這樣子覺得然後站一個小時,簡直讓人崩潰。

後來狀態太差,辭職了。在寢室呆了大半個月回家了。在寢室呆的時候幾乎,夜夜無眠。因為不用上班不用逼自己去睡了,就手機反覆亂刷,所有app隨便開個幾分鐘就天亮了。舍友醒了不敢動,怕被知道一宿未眠。因為周末的時候沒胃口,也不吃飯。舍友一直覺得我簡直是個神仙,一天一口不吃,就躺在床上。(後來發現我覺也不睡…)

其實很多次晚上都想自殘的,怕舍友給醒了之類的,不敢說,也不想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苦,我說了他幫不上忙他還會擔心我,無意義。

有的時候就會突然憋不住了,悶在被子里哭,就流眼淚啊,不敢用力,怕給發現了,也解釋不清。你問我為啥哭,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就是很想哭。

說什麼…運動能改善的。恕我直言,跑步我都堅持了兩年了,然而。現在偶爾還是會去跑一跑的,不過太受罪了。跑步的時候就像躺在床上。別人那叫反思自己,我簡直是審判自己,跑著跑著就想著我這一生盡是恥辱之事。

借酒澆愁更是痴人說夢,喝酒了反而清醒。OK我沒嘗試過喝醉了耍酒瘋號啕大哭,那可能第二天想到這個事我就當場去世了。畢竟又丟人了還給人家添麻煩了。大部分時候我是很想喝酒講一點東西又很怕跟朋友喝酒講東西的,酒喝了沒幾口,心態全崩掉了,明明大家都在嘻嘻哈哈,然後你突然看著一群人你就難受了你就覺得他們好開心啊我怎麼難過了。那你也不能說你也不知道你為啥難過人家以為你有病。

嘗試跟我姐說過,她很謹慎,但也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壓力。經常會問我,最近感覺怎麼樣。真的求求各位不要這么問了真的問完,既不想回一句一點都沒好,也不想回一句我好多了好多了。我就只能說別問,問就是睡了。

也跟身邊的朋友聊過,我有嘗試過求助不過…emmm…一個點,我覺得他們聽完了也就完了,可能因為我平時嘻嘻哈哈的吧?不過說實話我覺得大部分時候我都在沉默,只是有時候覺得得加入一下就進去活躍一下氣氛,因為害怕被發現,就得掩飾。沉默久了大家來關心你真的讓我還挺承受不住的。結果就是大家覺得你沒事啊。

我記得我上次跟我一個朋友聊抑鬱這個事,前幾天聊到。他說他不知道我有多難受,但我一定沒有***難受(高中一起玩的一個朋友,早年高中就有自殘了,也是多年抑鬱),他覺得我的生活比我朋友幸福的多,so…也覺得我是對生活失去信心,覺得我軟弱了。說實話當下我幾乎要崩潰了,我曾經以為他是會懂的。事實證明能懂你的只有同樣的人。我只是告訴他,我從來沒有放棄過繼續努力生活,我也在做努力生活下去的事,只是我做不到,太困難了。人們都會說我們,脆弱,經不起打擊。恰恰相反,我們在無數次的掙扎之後才逐漸放棄了努力,每個抑鬱的人,都在很努力的生存了。

我沒走,不是因為我慫,我想到我爹媽掀開我的白布號啕大哭,我做不到。那就只能咬咬牙堅持。還得裝出一副,我在努力學習,我在努力工作,我在變得更優秀。事實上我在每個夜裡輾轉反側痛哭流涕,也不敢在家裡繼續休息了。無數次想買刀片,無數次痛恨自己當時為什麼不下單買,樓下的便利店都不賣刀片了我是蠻氣的,每次都用剪刀真的很鈍,要剪好久。不好意思可能畫面不太好。

我沒有那麼多語言能描述我內心的感覺,我只知道,我討厭我自己,養了只狗,現在我覺得因為我的陰郁,狗也不太開心。因為狗都是跟我呆在一個房間的,是金毛誒,是那種笑起來很好看的金毛,我的狗子沒怎麼笑過。很後悔養了,因為我的原因讓它總是很愁苦的表情。

現在又開始工作了,跟朋友創業。大概上班一到兩周開始,失眠早醒心悸等一系列問題,又開始了。情緒低落反正回家半年一直沒什麼差,有努力在改善自己了,學做菜,去健身,去旅遊,蹦極,學習。沒用。一點用都沒,在家裡賴不下去了,家裡人沒逼,我自己沒臉。沒來由賴在家裡算什麼回事。出去工作了,軀體化癥狀全來了。一天之中最開心的就是,每隔一段時間出去抽根煙,可以盯著煙發發呆,嘆一兩口氣,就這么一根煙的功夫,能讓自己偷偷難過一下。別的時候都不敢。

情緒化嚴重,小事能氣到兩眼發黑那種。脆弱敏感,別人一個眼神我以為我做錯了什麼。別人說一句狗狗便便別亂拉我都會發火。當然沒有亂拉,有帶塑料袋去撿便便。

沒辦法談戀愛,因為沒辦法依賴和信任。不是抑鬱的伴侶沒法講。是抑鬱的伴侶不敢講,怕帶壞人家的情緒。很多時候聊天聊著聊著就,煩躁,不想回。就不回了。

差不多了吧,就這么些事。本來我以為我講不了幾個字的結果講了這么長。浪費大家這么多時間聽我叨叨逼逼對不住了。溜了明天還上班


離金潵木:

長期心理失衡

每天都被一種的絕望情緒所控制

無力抵抗

無時不刻在被折磨

失去努力的能力

意志力被削減

想做一件事很費力很費力

因此更容易加重抑鬱

陷入情緒怪圈

想被牢牢鎖在陰冷黑暗的某個地方脆弱的渴望著陽光

如果你讀到了我,求求你,去尋求幫助吧,別管那些外界的壓力,什麼評價,什麼眼光,你是怎樣你自己最清楚,趁狀態還沒到更嚴重的時候去尋求幫助吧。和我一起好嗎


雷戈·薩魯法爾:

呵呵,我想問問這個問題的人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

是普通人看戲呢? 還是你們好奇?

這有什麼好奇的?覺得這個病很酷?能夠得到別人的關注和同情?

真特么夠了!

如果是想看戲,那麼這個人一定是殘忍到無葯可救了。

你說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會拿別人的痛苦當談資?當故事?

如果是想要成為偽患者,我就呵呵了好嗎。

您到底是有多缺朋友缺關注,才會裝出這么嚴重的疾病來博取同情?

現在拿到那些證明和處方葯很簡單,你只要花一點錢就行。

但,你知道那個葯的副作用嗎?

就拿我吃的兩種葯來說。

你敢吃嗎? 嗯 ?

真以為看了我們這些評論以後,就可以裝了?

上面回答有割腕的,血淋淋的。

好玩嗎? 要不要自己也試試?

如果是普通人想要了解這個群體,那我普及一下哈(「抑鬱症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這個問題問真是輕松啊,輕飄飄的一句話)

在兩周以上(持續不間斷的)抑鬱症是以情緒低落為主要癥狀,患者常表現出悲傷、低沉的狀態,常常表示自己莫名其妙心情不好,高興不起來,會有無用、無助和絕望感。

還會發生認知障礙和思維遲緩,患者會有注意力、記憶力下降或認知扭曲,對各種事物均做出悲觀解釋,認為周圍一切都是灰色的,對於人們所表述的事物接收反應遲鈍。

患者會經常因為丁點兒小事兒自我責備,鑽牛角尖,而且還對以前喜愛的各種活動缺乏興趣,不願與人接觸。

嚴重者會有幻覺和妄想,還會出現自殺的想法和行為,認為活著特沒意思,會尋找一些自殺的方法。

伴隨癥狀有無精打采、疲乏無力、失眠、食慾不振、體重減輕、性功能減退等。(百度)

與我自身的體驗就是,上一秒你可能非常高興、開心,下一秒心態就會(沒有應激事件)崩潰。

我會感覺呼吸困難,喘不上氣,搖搖欲墜,悲傷絕望充斥我的心頭,理智再也無法把他們驅離。

我數次伸出手來,什麼都抓不住,只抓住一片虛無。

(當然我不止抑鬱,還有什麼中度焦慮、敵對這些偏題的我就不說了)

那種時候,我是無法控制自己的,也控制不了。

以前,我一直以為是自己矯情,是自己太弱了,比不上別人,是自己愚蠢是自己懶。

我這么多年來也一直在看心理學的書籍來治癒自己,很多次想要去醫院就診,卻又被心裡的害怕和僥幸止住腳步。

後來我知道了,這些心理疾病會改變你的身體,會改變你大腦的結構。

換句話說,這不由你的意識決定。

(有這方面情況的請去心理諮詢室,大學里有,免費又靠譜。

如果不是大學生有條件的話可以自行在網上查找收費的心理機構

去公立醫院請不要掛心理科,那是騙錢的,他會讓你花一百多去填一個表,網上可以查到的那種,記得掛精神科,做詳細的身體檢查,主要看大腦有沒有損傷,稍微嚴重的人大腦和常人的都不一樣)

如果父母開明,那麼可以告訴他們,尋求心理和經濟支持(當然這種很少)

如果你的父母跟我爸媽一樣不以為意,對你鼓勵一大堆那麼請以後不要再找他們。

他們會嚴重影響你的情緒,會讓你的病情更加惡化。

注意!注意!注意!

如果你的父母以此為恥,對你嚴厲批評,那麼在告訴他們之前一定要三思!

畢竟和他們相處這么多年,我們對父母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對於有朋友支持的人,固然好,但說話要注意分寸,不能把他們當情緒的垃圾桶,要注意觀察自己的情緒,稍有崩潰就要拉開距離,這樣對你自己和朋友都有好處。

對於孤狼,請創一個小號,有事沒事學著跟自己聊天傾瀉情緒,大學生可以經常去心理諮詢室找老師,那些老師都是心理學的研究所,雖然青澀卻是真心幫助你的,絕不會泄露你的秘密,比那種花十幾分鐘不假思索就立馬給你開葯的醫生好多了。

用藥的話,得有經濟基礎,畢竟一次半年三五百的。

暫時就想到這么多,我也不會勸你多運動多交朋友,這種常人以為很平常毫不費力的事,對這個群體有毛用。

他們動都不想動

更新一下,3 月23 日

我吃藥的第三天

昨天晚上和弟弟玩電腦到凌晨零點,睡前吃藥,大概兩點多發生了以下事情。

來我描述一下細節。

迷迷糊糊的感覺到胃疼,越來越疼,疼到徹底清醒。

我弓著腰,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反胃想吐,生不如死。

然後我悄悄的離睡熟的我媽越來越遠,我怕吵到她睡覺了。

手腳開始抖,我的意識馬上模糊不清了。

迷糊中,我感覺我滾下了床,側卧在地板上,嘴角控制不住的流出口水,不停的抽搐。

真是抽搐啊!

你吃個葯吃到這種感覺,也是絕了。

以後再更

當然我這么詳細的描述肯定會嚇到很多人,

甚至有些人寧願忍受抑鬱症帶來的痛苦也不用經受這些葯物的折磨。

但你們這些小傻瓜喲,還有什麼比你徹底好起來,比你再次擁有感知快樂和幸福能力的回歸更令人高興的呢?

你在一點點的變好喲!

而且葯物的副作用會在你服用後的一周到三周逐漸消失,當你痊癒後就可以好好的生活了(*°∀°)=3

3.25日更新

好吧ヽ(  ̄д ̄;)ノ 中午又從椅子上倒下來,不知抽搐了幾分鐘,但這次我自己有意識

~( ̄▽ ̄~)~ 抽完就舒服很多了。

我想自己已經徹底接受了自己動不動就會倒地抽搐的事實。

你只要不在人前抽搐,我管你怎麼抽(真是的\(〇_o)/)

而且又不疼是吧!(^O^)y。

洗了個頭,眨眼間世界在我的眼中變了樣。

我又能重新掌控自己的身體。

我又能再感受到斑斕的陽光。

我心頭的巨石似乎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他從未出現在我的生活中。

我知道病到我這種程度只能用藥物來緩解病情。

哪怕是暫時能讓我感受到這世界的美好,就夠了。

沒有感受太久,便會質疑光的存在。

掛個人

沒別的意思,惡心而已。

4.4日更新一發

今天去醫院復診,確定是雙相無疑。

很多Aorquer說我的副作用太大了(我覺得還行)跟醫生溝通了一下,換成了別的葯

今晚上也沒吃藥,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祝大家安好!

希望有心理疾病的Aorquer能被理解和陪伴,希望看到著作為普通人的你能對這種心理疾病多些寬容。

謝謝你們的支持,我周一就要回學校了。

我再這么更下去怕是越寫越長了。


是Valen啊:

雙向感情障礙。

不知道有沒有偏題..

我才15歲 面臨中考而已。

狂躁的時候 世間萬物都過分誇張的美好 我瘋狂的迎合自己厭惡的人 偶爾傷害愛自己的人。

說話不過腦子 什麼都說得出來

話很多 一直說

但是那是的我至少很積極 很開心。

開心是因為我做了讓我自己討厭的事情 也就是平時不敢做的事情。

並且我做了讓別人不開心的事情 也就是我們能一起不開心了。

很自私吧,但就是這樣。

釀成的全部後果 都留給抑鬱期的我承擔。

所以我更喜歡狂躁的時候 我不怕跑步 不怕考試 哪怕會闖禍 也不是立即承擔。

跑步的話 抑鬱的時候即便不是特殊時期 上跑道也會腿軟心慌 總會找借口搪塞老師

但狂躁的時候就是想跑 喜歡跑起來不顧一切拚死拼活的感覺

但 跑完肚子疼腰疼低血糖貧血 疼的哭

哭著哭著就冷靜下來了。

上次跑的時候 中途就忍不住哭出來。

因為胸口悶。

跑完倒在地上 我不想再起來了。

朋友說 你別跑了

我會大聲的吼她

會崩潰 上課自己偷偷哭 不理她。

她一直在。感謝。

幸好她知道我有病 謝謝她 我愛她。

嗯,就像是雙重人格…我也不理解為什麼我會說出那樣的話,真是瘋狂至極…

導致抑鬱期的我回頭看看 想掐死當時狂躁的我。

最近說過的話還被別人抓住不放。

的確 那些話太過分了 我也很討厭那樣。

可是當時的我如果控製得了,我何必按時吃藥復查斷斷續續一輩子?

很痛苦 但這也不被理解

我總不能抓住他們 一個個告訴他們 我有病

我虛榮心很重 我也想成為別人眼裡開開心心 很可愛的年輕小姑娘。

沒事,安慰自己抑鬱的時期熬過了就好。

那段時間質疑謾罵不斷,只能默默告訴自己馬上就過去了,然後吃藥,按時吃藥。

不吃藥真的會崩潰,我在盡力的掩蓋自己的病。

半夜還會驚醒,起來吹吹風,哭一會會好受很多。

狂躁的時候,一時沖動把我的病告訴了一個自己討厭的女生。

她卻說我看著很正常 說她才是不正常的那個。

那麼,她知道我為了在學校不失控,看起來正常,有多努力嗎。

哭到斷氣

一切都很諷刺 抑鬱時期的我很後悔說了這些 因為不被理解 說了也沒用。

狂躁的時候不是真實的我,抑鬱才是。

可是狂躁的我沒有拘束 什麼都不會想。

雖然,我討厭口無遮攔瘋狂大膽甚至無底線的狂躁的我

但是我喜歡狂躁的感覺

個人而言 就是狹義的積極向上。

我的狂躁和抑鬱一般是不定向的 也不是很嚴重。

曾經,有一個人說要陪我一起走出這層陰影。

我知道,我是要吃一輩子葯的人,我拒絕他的善意後,我很愧疚。

在狂躁時期,我開心的跟那些我本憎惡的人玩笑嬉鬧,影響到了他。

影響到的人不止他 大家都沒說什麼。

我知道我很自私..

他認真的說 你傻逼吧。

心下一怔 整節課都是抖的。

這種事情會很輕易的改變我調理好的躁鬱周期。

因為我知道換作別人他不會這么說。

他絕對不會。

原來我有一瞬間相信愛可以治癒疾病

現在看來是放p

陪我走出陰影?還是把我永遠囚禁在陰影里?

我愧疚什麼 hhh

還是在意的吧 也有憎恨 根本不知道我的病是什麼樣的就來隨意承諾

接受不了我狂躁的樣子 憑什麼希望正常的我屬於你?。

氣死我了,很生氣。

於是轉抑鬱。

我很清晰的記得我那天放學一個人走進單元樓。我家在五層,我把樓道的窗戶打開,往下看。

我覺得跳下去死不了。

於是再上一層,已經是頂樓了。

(圖不是當天照的 都是後來補拍的。)

這是頂樓的窗戶,我坐在很臟的台階上。

用微信給自己發了很長一段話。

邊哭邊發,不敢出聲。

我真的以為我要死了

因為我真的下定決心了。

可我走近看發現是窗戶打不開的。

當時就很絕望 明明已經和世界告別了。

明明已經鼓起勇氣了。

坐了一會兒 就回家了。

好像什麼都沒發生。

狂躁時候的想死還帶有報復心理

我想讓大家知道 平時他們眼裡的好人究竟是怎麼把我推下樓的。

沒有自殺只有他殺。

後來又想 不值

狂躁的時候我相信我有美好的未來的。

哦,關於自殘。

2018年五月份我輕輕的劃過自己。

幸好沒有疤 只有右手手腕有兩個幾乎看不出來的 很短的痕跡

是因為一個可愛的男孩子 聯想到了自己的卑微.

現在我又想起了那個男孩子,可是我不敢劃自己了。

我怕留疤。我怕被罵惡心。

我媽不讓我碰刀,這是我唯一一把能用的刻刀。

生鏽了,但是很鋒利。

我難過的時候會用刀背隔著衣服抵住自己。

這樣疼,也不會破。

會有痕跡,不過那也是一晚上就能消失的了。

還有,關於我的病。

是我爸爸那邊的問題

我爸爸的阿么是神經病,二十多歲就死了。

整個人瘋掉了死的,不是自殺。

不過她是16歲生的我阿公。

我姑姑也有抑鬱症 但是是輕度的。

她查了,沒有持續吃藥。

現在我們不常見面,她變得積極很多,不知道到底好沒好。

可能會隔輩遺傳。

我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

我知道 阿公阿么爸爸媽媽很愛我

只是對比之下沒有愛我那麼多。

沒關系

我有一隻貓叫阿九 他很可愛

我很愛他

寫文字 真的會很平靜。

關於休學

因為我的狂躁時期不會明顯傷害自己和別人

加上我面臨中考

最近情況還好

就沒有休學。

我媽聯系了紐西蘭的學校作為備選

我英語是沒問題的

如果最後壓力太大 我輕度崩潰 沒有考上預期的那些高中

那就把我送走 遠遠的

在當地治療 沒有討厭的人

我個人是想去的 我很愛中國

可是我同樣很喜歡國外的文化

我想重新開始

如果最後不正常發作 不可以繼續生活 那我就只能休學住院 之後好了再說高中的事。

最好的結果還是我慢慢好起來 考上想去的高中。

加油。

我有好好吃藥。

其實我也 挺努力的。

我真矯情真矯情

憑什麼大家都愛你

沒有人會喜歡一個不言聽計從並且抑鬱的人

手臂被自己劃的 有點疼。

順便 我是抑鬱轉雙向感情障礙

和個人經歷有關。

只能說狂躁的時候至少是快樂的 這點比抑鬱症好

但是抑鬱的時候也會更猛。

都是病啊,得治。


匿名用戶:

突然有的時候就一下子沒有力氣了,然後呼吸有點困難,手腳突然一陣陣的發熱,所以不管在做什麼事情都必須停下來(但我發現那個時候我只要強迫自己吃點東西然後深呼吸等個五分鐘就好了),好像還有的時候會發抖然後記憶力變差了一點,然後超級不想見人(每次不得已出去上學的時候就不太敢抬頭,我覺得大概是怕我丑到別人叭)和無處不在的自罪感。但我居然能因為怕痛然後不自殘(我真棒!),平時難受的話,用指甲扣扣自己就行了。然後我很驕傲最近沒有失眠,但睡眠比較淺,但我可以一直睡。

最關鍵的是,我並不會一直難過,我在看沙雕圖的時候挺開心的,我一個人待著沒有必要的事情的時候也挺開心,在下雨天或大風天街上人少的時候,我也可以走很遠的路去吃我想吃的東西。

然後想問問怎樣社交,我剛上大學的時候花了快三個月才剛和舍友熟一點,到現在和班裡大部分人都不熟,不敢看人,不能交流,但又不能不交流,上個禮拜差點崩潰了,好煩。

請多多的回答我方法,謝謝!!!


寒武紀的月光:

這是我的Aorqu首答,之前的我絕對不會想到會有這一天。

現在是凌晨,我情緒突然失控。原本情緒還是比較好的,但是,就失控了。

我並沒有去醫院檢查,所有的這一切都沒有別人知道,我覺得我可能患的是雙向情感障礙,但我並不確定。

我現在在讀高三,文科。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我上高三開始,2018年8月。我開始擔心一些根本沒有發生的事,原本並沒有在意,以為只是一時的強迫,但事情越來越嚴重,我開始想要自殺。我覺得我在所有人面前是赤裸的,我絲毫沒有隱私可言。

我也嘗試過自殺,刀我都擦好了,但是我猶豫了,我怕我會後悔,我不想在臨死前體驗後悔的感覺。然後我寫了日記,在日記里我告訴自己,我不想我死,就這樣,我在斷斷續續的失控中活到了現在。

我也向外界求助過。身邊的朋友開不了口,那就隨便找個網友,不知道我是誰,那多好。但是,現實是骨感的。那些傾訴根本幫不了我,可能是我不信任他們,也有可能是他們當做玩笑。

我也想向我父母開口,但不巧的是,我一個表妹得了抑鬱(我不知道真假),因此,若我再抑鬱,那我在我父母眼裡就成了趕潮流的代表人物。更何況,我在上高三,一個不慎,我就會成為他們口中心裡脆弱的人,當然,也有極大可能是矯情之類的形容詞。

可以說的人我不信任,我信任的人我不敢開口。

這事兒要隔一年前,那在我眼裡也是無病呻吟。

言情小說里常寫抑鬱而終,以前以為在開玩笑,心情不好怎麼會死人,現在來看,一點都不誇張。它不會要了你的命,但是它能讓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然後自己殺了自己。

以前的我把抑鬱當做fashion,現在看來,簡直天真的愚蠢。

曾經感興趣的,喜歡的都無法引起我的情感,學也不想去上,話也不想去說。

我一直以為,患了抑鬱之類的心理疾病,應該會有人關心吧,事實證明我想多了。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個精神病,我爸媽和我周圍的人都不知道這件事。

開頭我有說,我沒有去醫院,所以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回事,究竟只是一時情緒還是什麼,可是我根本開不了那個口。

會覺得自己特別孤單,沒有人能夠陪伴自己。有那種天地之間只有自己的感覺。

喜怒哀樂,七情六慾跟自己都沒什麼關系,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旁觀者,就像是一個局外人。

現在,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給自己找點樂子,好像也只有這樣了。

然後,好好想一想自己活著是為了什麼,找點價值吧。

然後就醬吧,語言有點亂,請見諒。


無言啊無言:

我想 繪畫 捏黏土 種花 寫文 做西點 煮奶茶 我想把一切美好的、可愛的事物體現在這世上,可是我做不到啊。我實在沒法做到,是因為缺少天分還是努力什麼的都好,我只知道我不夠好。

每天告訴自己可以的,可是內心更大的聲音在說「你是個沒用的孩子」「你本身就是廢物啊喂」 為什麼呢?一邊想要接觸陽光,但是又被自己困在黑暗裡?

emmm,不矯情啦。就是每天努力讓自己打起精神來,給自己找符合世界價值觀的生活,但又十分明白自己的生活絕對是沒有目標的,漫無目的的,灰色的。每天都希望自己的生活可以好起來,但是每天又落空了希望。

具體覺得自己的腦袋空空的,或者說亂亂的?做什麼事都沒有精神,因此什麼都做不好。

迫切的想要和朋友找什麼話題。擺起笑容,希望可以看到朋友開心,彷彿自己也會開心,但是沒有,並且感到局促不安。

平時喜歡聽音樂,喜歡看見可愛美好的事物。

極度恐慌和人交往,因為人之間的交往太難了,而且滿滿都是痛苦。每次自己調整好的心情,在別人面前又全部被毀掉了。

覺得全世界都是垃圾,我也是,但是我意識到了,並且因此自責痛苦。

沒有什麼非要活下去的執念,說白了執念就是要完成的願望而已。而我沒有。反而每天生活著努力著才是很累的,相對來講痛苦的,不值得的。

我已經很努力了,努力能夠開心的活下去。


西音音:

越來越喪 什麼都沒意思 別人叫我出去玩也覺得沒意思 好麻煩。

抑鬱發作的時候抑制不住地哭 不知道在哭什麼 就是很想哭 大哭的那種。會喘不上氣,胸口悶。

診斷出來的時候鬆了一口氣,不全是我太差的原因,我只是病了啊。


嗯嗯:

我l音發不好見諒

謎之封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