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自己平庸的那一刻是什么情境?

问题描述:当我拥有了更开阔的眼界,更高一点的格局,我觉得曾经骄傲的我就像只井底之蛙。而我又不太愿意接受自己是平庸的。
, , , ,
林熙:

国小在一个三线城市的某区,闭眼也能年级第一,可到国中闭着眼只能年级前十;
中考时全市前20,全市最好高中的实验班,可到了上海某市重点第一次考试只排全年级第187;
高三时文科年级前20,拿到TJ的保送,可到了TJ第一次高数和编程考试只有60分;
大学部毕业放弃本专业保送和家里公务员面试入围,跑去UK读global journalism,可到了不列颠发现过去四年的新闻学都白读了。
——世界这么大,牛人这么多,你每一次发现自己平庸,恰恰说明你在前进。


Aorqu用户:
啊,所以我很早就接受自己的平庸了啊
从小
所有的朋友要不比我长得帅(某少年郭富城和中国版皮洛斯南)
要不比我有钱(1989年的易拉罐可口可乐和那个年代每周10元零花)
要不比我会玩(球类通杀,围棋象棋上段位,台球拿过全市冠军,90年就会跳街舞看英文原版小说)
要不比我会念书(太多学霸了)
长大
各种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土豪天天在我面前转
恭恭敬敬的叫着九零后X总,X少
挺好的
起码这个社会还是公平的
最低限度通过我自己努力工作的态度和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成就
也能和他们谈笑风生
也能为他们解决一些问题
也能拉他们去大排档喝廉价啤酒吃鬼知道啥玩意的烧烤
平庸没啥可怕的,你越是努力,你就越能遇到那些无法超越闪闪发光的人物
可怕的因为沉沦平庸而带来的下贱风格
比方我贱我有理,我穷我自豪,土豪我们交朋友这些作风,这才是比平庸更可怕的东西


时雨:

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平庸是在大学挂了第一门课的时候。

来自山区的我一直以为自己有点什么不同,接受着“成绩高于一切”的教育,从初一到高三连长发都没留过,揣著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学习,还是考上了一个在我们高中老师看来还不错的大学
上了大学才发现,高中不用那么努力是因为全国卷的确简单,用心看看书总能看懂。但是大学课程不一样,不学习还是会被当掉,没有意外。
然后在不断的期末被当掉和开学补考中,我终于接受了平庸这个设定,安心的开始了得过且过的生活,从原来踌躇滿志,发誓毕业一定要努力工作闯出一片天地,变成了现在的胸大无知(吹牛x的,其实是胸无大志),盼著毕业回家过上一眼看到死的无聊生活。


娇小玲珑缅因喵:

不谢邀!

凭什么要邀请我?


Sapphiron:

最开始我是拒绝的。
为什么?
因为我直面死亡、灵魂出窍了一次、见证生命的脆弱后,我决定要改变自己,不当loser,结果我做了太多当年只敢想,甚至都不敢想的事:
我通过努力,考上了自己曾经失之交臂最爱的大学;
重新拿起画笔,打破了当年那个“不会画画的艺术生”的头衔;
从未想过自己也能弹下来最爱的重金属乐队最爱的曲子;
最关键的,我以前是个见到女孩儿会脸红的人,但是后来,我可以做到当街搭讪、各种斩、各种姑娘的收集,我成了我最想成为的“坏小子”,而且,我遇到了我最期待甚至不敢奢求的爱情。

是的,那段时间我极度膨胀,我觉得我做了我爸都完不成的伟业,我觉得天下都是我的了。

直到有一天,家里出了一些状况,最心爱的女友也离我而去,我才看到自己的渺小,体会到那种绝望的无力感。

想过死,但是我这条命已经是爸妈二次给我的了,不忍心伤害我最爱也最爱我的人。

慢慢的,开始学会接受自己的平凡,对,我是个凡人,到我不认为我是庸人,因为我还不想放弃,或者说,我还不能就这么放弃,父母还需要我照顾,朋友还需要我支持,而且我也不甘心,既然都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对于过去的辉煌,我不否认,面对未来的生活,我也不失望。生命只不过是用另一次挑战让我脱离开自己的舒适范围,就像当年我第一次在街上搭讪一样,面红耳赤。

所以,只有那些平庸的人才会坠落谷底,而我的平凡只是暂时的,就算有一天,我努力过后,依然如此,我也心安理得,起码,我知道我我不会坠入深渊。


Turing:

一直觉得自己智商高是个天才,直到我听说了千兆会。


MXX:

知道自己的平庸,正是走向不凡的开始。


Aorqu用户:
我可以接受自己平凡,但永远不甘于平庸。


匿名用户:
我要认认真真地答个题。

我曾经很不平庸,至少我和我认识的人都这么认为。

我两岁多刚上幼稚园 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在玩积木。我实在没兴趣摆弄那些玩意,我在看书,尽管是字少图多的那种彩色图画书。

有一次(以下来自我父母的回忆),我举著书找老师,我说,这里的页码印错了,应该先印13页再印14页,但是书里印反了。

我第一个幼稚园 是那种很破的幼稚园 ,老师也没什么眼界,听到我的话以后大呼不可思议,找来我的父母说,这孩子以后肯定能上清华北大。

然后四岁的时候,我搬家了,从北京北三环外搬到三环里的繁华地带。

四岁的我进了新的幼稚园 。我在新家附近上各种各样的课,钢琴,英语,唱歌,我妈不时教我背百家姓三字经,我乐此不疲。

这直接导致了我在国小简直是神童一个。语数外三科,分分钟秒全班,期中期末拿着接近三百的分数秒全年级。

英语方面,我三四年级连过北京市英语口语初级和中级,其间还得了海心杯北京一等奖,过了三一英语五级和公共英语一级(等我考完公共英语一级以后,国家就出政策不许未成年人考公共英语了,我的各种英语考试也到此为止)。

(其实现在想想,比我厉害的人很多啊。但是当时那种情况下,老师同学都对我刮目相看。)

合唱方面,我三年级开始就随团参加北京市比赛,同年还去国外做了汇报演出。在国小几年里,我和大家一起,帮学校挣了两块金帆(最高级的艺术团)。

没说钢琴,因为确实没好好练,磕磕绊绊过完三级就没再学。

小升初的时候提前签约面试,进了北京市最好的国中。

中考又是考前被签约,进了北京市最好的高中。

好像真的挺不平庸的。

可是最好的高中的实验班,确实意味着藏龙卧虎。我见识到许许多多不用学习就比我厉害一万倍的人,上课睡觉也能考试考过我的人,日夜CS顺便摘个年级前十的人,不胜枚举。

但我确实是一步一步努力来的。

高中三年,我逼着自己学习,不愿意游玩,甚至一次北京也没出过。

高一高二我就给自己报了各种课外班,每天睡觉就睡六个多小时。

高三,我们周六补半天课,我还自愿留校上完晚自习。周日,我下午一点到九点有两个课外班,作业恨不得在车上做。那时候我每天睡四个半小时,靠特别浓的黑咖啡熬到夜里两点,只为了在学校作业之外再刷一套理综。

这也许就是“不平庸”的一个信号吧。我高中的每天都战战兢兢,每天的午饭逼着自己十分钟搞定然后回来做作业。至于大家习以为常的午餐出去浪,我更是想也不敢想。

别人很多都是玩过来的,翘课的翘课,玩手机的玩手机,打电脑的打电脑,找男女朋友的找男女朋友,成绩也绝不差。我被自己搞得形容枯槁,连续两个寒暑假甚至不得不去医院做心理咨询然后开药,才敢睡安稳。

事实上,我只是想着幼稚园 老师的那句“清华北大”。没人逼我,我父母成天让我放松,他们给我筹划出游,而我说什么也不想去。

只是我自己在push myself,做着不平庸的梦。

高三四次全区大考,我拿了两次全班第一。换算之,那是全年级前五十,全区前150。

老师说,只要高中三年进过全年级150,联考就有可能上清华北大,因为往年,我们学校能有150左右清北。

我好像是满足要求的。

然而。

最后的最后。

当我在联考考场门口被老师祝福“再拿个第一”以后。

当我通过层层选拔,拿到全市仅有不到200人的清北自招加分(几十分)以后。

当我考完联考回班,被同学围着说,坐等你上清北以后。

我的联考考了有史以来最差的一次。

我考出了北京市2000名,而如果你还有印象,我之前一直是区前150,差不多市前300来着。

还好我有清北加分。

我用上了它,报提前批,等最终的分数线。

你们也许猜对了结果。

我就是传说中的差一分上清北。

而且,我的联考本是极差的,那个分数,根本报不了什么好学校。

我瞎填了一个志愿。

这是北京市考后报志愿的第一年。

现在的我,窝在北京的某个大学里。这个大学我联考之前真的没听说过。

这里没有我们的校友,因为往届考再差的也没差到这个学校。

这里面积还没有我们的高中大。

可笑的是,就我这个破联考分,还是全系第一名。同学们听说了我来自x中,他们叫我,学霸,学霸,就如同我的高中同学叫我的一样。

我听着这里的英语老师很努力地讲课,但是他的花式口音还是让很多同学偷笑。他年纪很大,看不清也听不清,还用着音效惊人的PPT讲那些我国小就差不多认全的“生词”。

身边的同学来自各个学校,很多都是庸常得不能再庸常的中学,几年也没一个清北,校第一也不过一个北航那种。

我正在努力融入我的同学们,做一个庸常大学的学生。

至于我是什么时候接受了自己的平庸?

那是今年暑假,联考完的我握著发热的手机,问遍了我听说过的几乎所有大学,听到那些我以前看得上的、看不上的大学的招办老师说,抱歉同学,你这个分不够啊的时候。

那是上个月,我想起高一时我的老师说“你现在过四六级完全没问题”。我去问我的大学英语老师,他说,大一新生不能考四级,因为我们学校通过率太低了,要升大二以后再推荐学生去考试的时候。

那是上周末,大学团校要收集新生的简历表,我坐在家里的写字台上填写着“获奖”的一栏,打开抽屉,取出几十张高中获得的奖状证书,又一笔没动把表格交上去的时候。

那是昨天,我在寝室里刷着题,扣紧的耳麦也罩不住其他室友打网游的鼠标声的时候。

那是很久以前的夏日,时值正午,窗外蝉鸣不止,我匆匆吞下午饭回教室做作业,而教室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

当时,我做着自己买的教辅,画对勾的红笔划过页眉上印着的“拒绝平庸”。

当时,教室里的风扇飞转着,风声和蝉鸣交融。


月上柳梢头:

我的人生观就是不要总是去想着人生的上限,因为它不可测,更不可控。而是要去多去把自己的下限去提高,这样就起码能够保证自己生活在某一个状态之上,不至于过著一种每天担惊受怕的日子。

大多数人都是凡夫俗子不是像比尔盖茨那样有本事的人,我也不例外。对自己的人生一定要做好充分的考量和估计,根据自己的情况想办法给自己设定一个人生下限未免不是一个理性的决策,获得文凭就是保障下限最现实的办法了!


大白金星:

1、原来我不适合做游戏。做了很多年游戏研发,觉得自己一定能做出一款传世之作。
然而年纪大了,前年有过一次最好的机会,做了一回制作人,还是弄砸了。
去年在菜市场,被某理科生平静的叙述了我并不适合这个行业的事实。
突然抑制不住情绪,当众失态痛哭。
2、原来我不会写论文。
对自己的阅读、思考、文字能力很有自信。
前几年进修了中文本。
花了几个月查资料写毕业论文。
在交论文的dead line那天心力交瘁。
然而某理科生看了以后,淡淡的说缺乏逻辑,缺乏论点。
果然,论文结果是良而已。
嗯…又是痛哭…
3、这辈子已经过废了。。
某理科生名校毕业。
某天做饭的时候聊天,他说名校培养的其实是貭素。
貭素本身不过关的人,就算再让他进名校也没用———比如你。
当场抑制不住又哭了…

每次痛哭,其实都不在于别人的话。
他只是点破了我内心的自觉而已。
但是我还是不想放弃。
我还在继续挣扎、学习。
或许有一天,我能让平庸的自知,和真正的自信平静相处吧……


Aorqu用户:
第一次照镜子?


匿名用户: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平庸的人。
我努力学习,可是还是学不好。
我努力帮助别人,可是人缘还是不太好。
我就是这样,脑袋不好,脸也很差。
每次我看到自己的照片,我都告诉自己,
你千万不能矫情啊!
我战战兢兢地闭关自守,
保护我自己的小世界,不让他人进入。
我对每一个人都很好,不做伤害别人的事。
也有人向我告白,
可是我真的觉得别人不会喜欢这么平庸的自己,所以我婉转地不答应。
我也有喜欢的男生,
却从来没有表现过出来,我越喜欢他,越会隐藏自己。
我从来不会有男生稍微对我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可能喜欢我的想法。
其实是不敢想。因为我个人觉得不太可能。
我就是这么平庸的自己。
我知道自己平庸,所以很多事都想得很开。
别人不理我,
我就没关系,下次照样对她很好。
别人说我坏话,
我也没关系,可能她说得挺对的。
所以我成为那种好好先生一样的人。
总是隐藏真实的自己,
琢磨别人的性格,说他们爱听的话。
就这样,默默地过着生活。
没有人喜欢我,也没有人讨厌我。


HLC:

26岁,你看着身边的人都结了婚
婚礼的份子钱逐年递增
春节回家,父母从带你串亲戚
变成了带你去见相亲对象
见了十几个姑娘
你每次都觉得和那个她比
差了一点

28岁那年,你遇到了一个和你遭遇差不多的姑娘
你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著
她说:你还不错
你喝了一口可乐说:你也是
你还不确定喜不喜欢她
双方家长就已经摆好了订婚宴

结婚的前一周,你和朋友出去喝酒
你说,不想结婚
朋友说,你啊,就是想太多。这辈子,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29岁,你们终于结了婚
婚礼办的不大不小,朋友来的不多不少
攒了几年想要去实现理想的钱
搭在了这一场百人的私人庙会上
婚礼进行到中间
司仪带着标准的商业化微笑
对着台下的亲朋喊道
要不要让他们亲一个!
台下那些人跟着一起起哄
不知道为什么
你简简单单的亲了一口
俩人恢复到了一开始的站位
你小声说了一句:我爱你
那个昨天还看不惯你倒腾模型的新娘
愣了一下说:我也爱你
你不确定她是不是对你说的
就像你不确定是不是对她说的一样

婚礼结束后,并没有你想像的浪漫
你听着外屋的新娘一笔一笔的算著份子钱
想着不过才两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想着想着,洞房夜就睡着了

30岁,她怀孕了
辞掉了工作,在家养胎
你在公司逐渐有了点地位
手里管着十来个人
独立负责一个项目
结婚前陪嫁的那辆20万左右的车
也变成了你一个人的独享
但你依然不敢放松
每次加班
电话那头都是抱怨与委屈
但你不能争辩什么
谁让她怀了你的孩子
在这一刻
不论是她的父母还是你的父母
都无条件的站在这一边

31岁,孩子落地了
前前后后连孕检带住院费花了10万块钱
不过无所谓
你看着你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喜欢
高兴的仿佛这是你的新生

32岁,这是人生最不愿意重复的一年
平均睡眠3小时
孩子每一个小时都要闹腾一次
第二天拖着睡不醒的眼睛去上班
老板说你上班不干活
回家媳妇说你不干活
你想了半天不明白,那谁干活呢?
那辆开了3年的车
成为了你真正的家
你不在抱怨路上拥堵的交通
你甚至开始希望
再多堵一会
回到家,你关了发动机
在车上点了一根烟
这是你每天最幸福的十分钟
车前是功名利禄,车尾是柴米油盐

35岁 你因为身体越来越差
加班越来越少
晋升的速度也越来越缓慢
那天下班,媳妇告诉你
孩子要上幼稚园 了
双语的一个月3000
你皱了皱眉头,那边就已经不耐烦了
“四单元的老王家孩子,一个月6000”
“你已经这样了,你想让孩子也输?”
你没说话,回屋给媳妇转了6000块钱
这笔钱,你原本打算给自己过个生日,买个新电脑

38岁,孩子上了一年级
老师说一年级最关键,打好基础很重要
你笑着说,是是是,老师您多照顾
新生接待的老师看着你不明事理的脸
给你指了一条明路
“课外辅导班,一个月2200”

40岁的时候,孩子上了三年级
老师说,三年级,最关键,承上启下很重要
你笑着说:是是是,正打算再报个补习班

44岁,孩子上了国中
有一天回到家,她对你说
爸爸,我想学钢琴
你没什么犹豫的
你以为这些年,你已经习惯了
但那句“爸爸现在买不起”你始终说不出口
好在孩子比较懂事
她说:爸爸没事,要不我先学陶笛也可以
你看着这么懂事的孩子,却开心不起来

46岁,孩子上了一个不好不差的高中
有一天你在开会,接到了老师的电话
电话里说你的孩子在学校打架了
叫你去一趟
你唯唯诺诺的
和那个比你还小5岁的领导请了个假
到学校又被老师训了一通
无非台词就是那一句
你们做家长的就知道工作,能不能陪陪孩子
你看着这个老师,有点可笑
好像当时说:
家长在外辛苦点
多赚点钱让孩子多补补课的和他不是一个人

50岁,孩子上了大学
很争气,是一个一本
他学的专业你有点看不懂
你只知道工作不一定好找
而且学费还死贵
你和他深夜想聊聊
准备了半斤白酒,一碟花生米
你说著那些曾经你最讨厌的话
还是要为以后工作着想
挑个热门的专业
活着比热爱重要
你们从交流变成了争吵
你发现,你老了
老到可能都打不过这个18岁的孩子
你说不过他,只能说一句:我是你爸爸!
孩子看着你,知道再怎么争辩都没用
这场确立你最后威严的酒局不欢而散
你听的不真切
在孩子回自己屋的路上好像叨叨了一句
“我不想活的像你一样”

怎么就哭了呢?50岁的人了
一定是酒太辣了,对不对
一定是酒太辣了

55岁,孩子工作了,似乎有一点理解你了
但你却反了过来,你说不要妥协
你说最怕你一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
孩子看着你,你仿佛听见他心里的叹息
太晚了

56岁,孩子也结婚了
你问他喜欢那个姑娘么
他愣了愣说:喜欢吧

60岁,辛苦了一辈子,想出去走走
身边的那个人过了30年
你依旧分不清到底喜不喜欢
你们开始规划旅游路线
这么多年了
你们还是存在分歧,还是在争吵
某个瞬间,你觉得
这样可能也挺好
一切都准备好了
儿子说:爸妈,我工作太忙了
可以帮我照顾一下孩子么
你们退了机票,又回到了30年前

70岁,孩子的孩子也长大了,不用天天操心了
你下定决心说:一定要去玩一趟
可是手边的拐杖
只能支持你走到楼下的花园

75岁,你在医院的病床上
身边聚满了人,你迷迷糊糊的看见医生摇了摇头
周围那些人神情肃穆
你明白了,你要死掉了
你没有感到一丝害怕
你突然问自己,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死掉的呢?
你想起来30岁的那场婚礼
原来,那时候,你就死掉了吧

依照惯例
死前的3秒,你的大脑要走马灯
倒叙你这75个年头的一生
画面一张一张的过
1秒
2秒
两秒过去了
你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两秒内的回忆
第3秒
突然你笑了
原来已经回到了15岁的那一年

你看见一个男孩
他叼著一袋牛奶,背著书包
从另一个女孩家的阳台下跑过
那个男孩朝窗户里看了看
那是15岁的你暗恋的那个女孩子
你想不起来她长什么样子了
最后一秒你努力的回忆著
然后终于笑了出来

3秒过去了
身边的人突然间开始嚎啕大哭
你可能听不清了
你最后听到的嘈杂的声音
是一群十五六的少年 起著哄说的

答应他

答应他

答应他


任朝暮: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认清生活之后仍然热爱生活。
最近觉得这句说烂了的心灵鸡汤是真的有道理啊。
不要自命不凡了,不要觉得世界对你过分好或是过分不好。如果真的有上帝存在,我们每个人在他眼里都是同样渺小的存在。他不会对你格外青睐,也不会另外花心思来为难你。
这样想的时候,大概算是接受了自己的平庸?
我从没觉得自己分外好,只觉得自己分外烂。十三四岁的时候觉得世界满满恶意,我的人生写满了点背,谁都欠我的。后来归结于是因为人都有命运,我恰好,命不太好。
现在开始觉得很多事都可以找到答案,凡事都有因果。至于那些生来就带的,它都是人生的一部分,茫茫宇宙,也并非是我一个人在承受这样的事情。
尽管最近这些年我总是说人长大了,不要再怪世界对你不好了。
但心里还是有很多怨恨,很多事就是不公平,我为什么不是幸运的人。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没有人活得很容易,不用觉得自己格外不容易。
认为自己不平庸的人,往往给自己贴很多标签,只是有些是正面的有些是负面的。
而我认为真正的成熟就是学会把自己的标签一个一个撕下来。
清楚地告诉自己,你和别人没有什么不同。
我在努力做这件事。
如果你现在觉得没有朋友,那是因为你没有审视过身边的人对你的善意。
如果你现在觉得自己很孤独,请你接受这份孤独,人都有孤独感。
如果你还在否认孤独感,洗洗脑子吧,别再自欺欺人了。
如果你依然觉得整天负能量多得爆棚,自己消化掉,不要和任何人说也不要在心里反复推敲。负能量一点儿都不酷,你要做一个酷一点儿的人。
如果还是觉得生活很压抑,总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情绪来势汹汹。不要再说对自己无能为力,因为你最终还要面对这个世界,学会站起来。
我不要你改变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根深蒂固的悲观主义可以继续留在心里,对别人依然可以疏离又热络,还是允许你做一个不坦诚的人。
但你要学会活得容易些,从撕掉你那些灰色的标签开始。


匿名用户:
楼上一大堆学霸,从幼稚园 到博士都有,他们在何时接受自己的平庸?大概就是遇到比他们更厉害的人的时候,上升到更高更大的平台的时候。

就这样了吗?我觉得有点丧气。
难道人生不就是这样吗?
不断地成长不断地升级。

稍微升级遇到厉害的人就丢盔弃甲算什么呢?
还嘲笑别人平庸而不自知。

题主问,你在那一刻那个情景接受了自己的平庸?
我觉这个问题不就跟你问我天上有多少颗星星一样吗?

你以为人都是在某个瞬间突然成长突然醒悟的?
只是看起来像是这样罢了。

所有成长都是渐进的,就算醒悟也有前戏。
世间上哪有什么一蹴而就。

所谓接受自己平庸也不是在某一刻就决定,我相信楼上那些学霸在写出他们接受平庸的那一刻后依然有不接受自己平庸的时刻,依然有梦,只是在更多的“平庸时刻”狂轰滥炸后,他们选择了投降,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们从此就是平庸的人,谁能说他们不可能会在某一天心血来潮下定决心与平庸决裂呢?

生活自会反复让人接受人生的平庸,何必再提一个问题,让一群人像祥林嫂似的说,我真平庸。

各位不过半百的“同龄人”,给点意气自己吧。
失败,并不意味着平庸,它只是你尝试成功的证明。

就算客观上我是“平庸的”,主观上我也会不接受。
我还要留一个梦给自己,留一个少年给自己。


Richard:

我从小就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

比如我学习成绩好,我拍画片总是赢,我个头高,我跑步快,我右手跟同龄人扳手腕难逢敌手,那时我坚信自己一定是个练武奇才。

虽然我没可能进入少林寺拜师学武,但是在俗世修行也一样能成大器,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契机。

或许是救一只老白猿,从它腹内掏出一本失传的经书;又或许是进入某个无人的山洞,误吞一只蜈蚣与莽牯朱蛤;也可能遇到一个仙风道骨的绝顶高手,传授我毕生绝学。于是,我一直在等这个机遇。

有一回,我在山上玩,不小心把右手摔骨折了,我很疼,但是不多久我就想到了力大无穷、刀枪不入、水火不忌的麒麟臂,难道这就是一个契机?我忽然还有些高兴呢。但是我没有等到有人来给我换臂,倒是接骨医生把我接的眼泪直掉。

后来再长大一点,觉得不太可能练成武侠小说里的神功了。那时又看了一些世界未解之谜,有一些外星人和用意念控制事物的例子,我隐隐又觉得自己肯定有很大的力量被封印了,可能等我长大了,封印就会自动解除吧,解除之后我会有什么超能力呢,瞬间移动?读心术?力大无穷?我一时竟不知道该选哪个,算了,等封印解除了是啥就是啥吧。

可是等我长到十三四岁,发现自己受凉了也感冒,发烧了必须去吊水,手划破大口子也血流不止,也是百病侵体,原来我跟其他人并无不同啊。


张小豆豆豆:

茫茫答案里,料想也不太会有人看到我的这条回答,那就姑且自己絮叨一番吧。
自小生长在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部地级市,这里的人淳朴,善良,但也视野狭隘,以为看到的已经是世界,我也一样。
在读大学之前,我一直骄傲著,不是因为成绩好,而是因为成绩十分不好但却能得到几乎所有人的称赞。国小时成绩好,当班代,国中高中在我们当地最好的中学,成绩一年比一年差,国中还能勉强混过中游,步入高中就直接垫底了,中考时,全凭家人托了关系走后门才得以进入这所高中继续混日子。
国中时,班里九十多人,排名四十名开外,但班导老师一直很宠我,给了我如同好学生一样的好位置,好特权,因为我机灵,有性格,煽动力强,写得一手好文章。
那个时候,我便已经规划好了自己的未来,我笃定的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去北京,考上中戏,成为导演或者编剧,毫无疑问。
高中时,高一全班五十人,我排名四十五以后,但却当了班代,而其全班同学和年级老师都很给面子,一直很配合我的工作,倒是显得自己能力极强,管理有方了,那时的我,常年混迹在办公室里,和各路老师关系极好,在办公室的墙上画壁画,赢得一片赞扬。
高二仍旧如此。甚至做出了今天看来极为出格的事情,也只是被年级主任宠溺地说教一番,嘱咐我好好学习而已。
后来,为了准备艺考,我离开学校在我们当地学习了专业课。几位北京来的专业老师对我欣赏有加,点名我是考北电导演系的材料。当时的课上回答,文稿作业,现场辩论,小品表演我都是碾压性的存在,每次都被当作典范拉出来表扬,一起准备艺考的小伙伴的父母,经常在下课后堵着我询问方法,嘱托我多多帮助他们的孩子。
其实心里一直超级得意,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和你们不一样,虽然从不表露,和大家关系都很好,但难免,在不满十八岁的我看来,世界上似乎没有什么更难的事情,因为我可以轻而易举地赢得所有人的喜欢,因为在文化学习以外的领域,我都很优秀,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
第一年艺考,南京,省会,北京,天津,很顺利,心里认定了非那几所顶级艺术院校不去,但却由于文化分数不足,实在不甘心去一所普通综合类一本大学,决定复读。
复读的时候,依照我的文化分数进校要交近三万块的费用,我尝试着联系原来的年级主任,后来的副校长,她爽快的答应我只象征性地收取八千块,我以为自己真的好厉害,别人爹妈排队送礼才能解决的事情,我一个简讯一个电话全部搞定。
高四,觉得当地已经容不下自己抱负的我,不顾父母反对,强行北上学习专业。
2010年的冬天,在北京,第一次见识到了和我差不多厉害的小伙伴们,那个时候,我仍旧没有觉得自己只是普通人,只是庆幸自己的自国中时代的坚持,如今,终于和智商能力基本齐平的人站在一起。
专业课考试还算顺利,但是北电的导演系,文学系均止步于二试,好在北电的其他专业,中戏,上戏的理想专业通过艺术考试。
但是,又一次,文化课只有455,我的选择余地变得十分地有限,以至于一度以为自己要去读那所南京的学校。
复读的日子,父母跟着承受的太多,我不再敢狂妄,不敢再自以为是,志愿填报了一个相对稳妥的学校,最终运气比较好,混进了上戏。
全班二十三个人,我入学综合成绩倒数第六。
2011年9月之后,上海,即将十九岁的我,见识到了那些发著光的真正厉害的人。
原先我从来不相信上天会把所有的优点长处,一股脑儿赠给一个人,但事实证明,上天真的会挑选他偏爱的孩子。他们家世好,家底厚,颜值高,双商高,能力强,性格好,周身散发着我能想像到的,我求之不得的所有优点,而且这种人,从来不止一个。
我开始迷茫,痛苦,郁闷,严重地自我怀疑,严重地妄自菲薄,严重地不满当下。一边告诉自己,既然起点低那就要努力赶上去,一边痛苦地无处安放,不管你怎么努力,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做什么事情都轻而易举,不是那个在人群中闪著光,更不是那个和别人不一样的你了。
大一上学期活的像个鬼,除了必要的交谈,必须走动的人脉关系,我选择回避所有人,每天下了课就去图书馆,闭馆了就在学校附近暴走,纵使和舍友没有矛盾,但后来听她们说起,那时候的我每天充满怨恨,眼睛里带着的全是戾气和悲凉。
在课业任务十分繁重的大一上学期,我强行要求自己每天一部电影,每周一本书来充电,觉得睡觉浪费时间,干脆每天只睡四个多小时。但这又能如何,事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在那时我的生存环境里,所有人都是千里挑一的人精,我普通地一无是处。
他们有的天生漂亮,只要一个微笑就能赢得一切;有的是世家子弟,随便找个叔叔阿姨就能获得大把圈内资源;还有的明明成绩已经很优秀了,仍旧比任何人都用功的。大多数的他们,都是长在大城市,真正的中国中产子女,自小过著比我优渥的生活,说著比我标准的口语,见识著比我广阔的多得多的世界。他们自信,豁达,独立,他们敢于质疑也敢于求证,他们的能力个个卓越,情商个个都是Bug级,他们只有更优秀没有最优秀。
相比之下,我只是个一般家庭,四线城市,相对性格还不错,还算用功的普通人,普通的如同十里南京路上的蝼蚁,普通的如同我之前认识的那些普通同学。

值得庆幸的是,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困惑后,我也慢慢适应了这种回归普通的生活,慢慢找准了自己的位置,慢慢地知道,老天爷其实已经赠给我了很多。
以前我以为,这些难过上大学远离家的不舍,实际上,只不过是不愿也不甘承认自己,在更优秀的人面前,长处已经不再突出,像个最普通的庸人。

现在的我仍旧普通,仍旧和漂在北上广的外地人一样,浮萍般地渺小和无力。好在身边的人还是那么优秀,刺激着我不断进步,让我把目标定的一个比一个地精确,并且正在慢慢的,慢慢的实现它。

似乎,我们每个人在年少的时候都以为可以征服世界,后来,豪言壮志输给了世界的辽阔,我们开始审视自己,迷茫,困惑,挣扎,最终接受了一个事实,自己只是传说中的大多数人,是那种最普通的人,是那种曾经不屑不愿与之伍的人。
没关系呀,普通人也可以过的很精彩,原本自以为是的家伙们,在认识到自己普通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已经不一样了,经过这个坎儿,他们的内心会强大,他们的不平凡也会在黑夜之后散发光亮,哪怕只有微弱的一丝,但终归不是一生碍于视野有限而沾沾自喜的黯淡。

我越来越觉得感叹,自己是何其有幸,幸好当年离开了家,见到了外面的世界,否则,我也会以为,俯仰之间,看见的那一片天空,就是整个世界。
可真正的世界还很大,我年轻,又热爱着生命,我会一步一步地去探寻它;去结识更厉害的人,让这个普通生命尽量地精彩一些,再精彩一些。

送给自己,共勉。


陶思婕:

我来说我的感受吧

上高中的时候 看到那些学霸 觉得他们都是书呆子 情商不高 不与人交谈 不会social 我觉得自己这些方面比他们强 优越感贼高 不觉得考不过他们算什么
大学考了个普通211觉得很满足 父母每个月给不少生活费 生活过的比身边人优越很多 再打扮打扮自己 哇 我不是那个有学历有颜值有情商的人吗

然后 我发现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
今年大二下
可能是我们那里小吧 觉得能考上清北的人生活里只有学习没有别的
大城市里太多人可以高质量高效率的完成学业了
当然我们那里也有 只是我太狭隘了

我发现太多太多清北复旦交大武大的人 他们玩着社团 有着高gpa 有着高情商 有着广阔的知识面 有着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的理智 有着能浮躁能静的心境 有着积极向上的心态 将自己的人生打理得井井有条 充满阳光

我的眼界太窄太窄了 窄到比一口井还要小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我下了得到 喜马拉雅 在Aorqu上搜各种干货 在豆瓣上找各种各样的书籍 在微博上关注各种优秀的博主 我像个干了很久的海绵渴望吸收大量的水分
我不再那么关心社团里的小破事了 不再care导员有没有把任务交给我来做了 不再纠结为什么这个活动不找我当主持人找了别人
计较这些事情太没有必要了 真的
有这个时间干点什么不好 睡觉都是好的
把眼光看到学校外面去吧
把眼光看到城市外面去吧
把眼光看到国家外面去吧
看看他们 再看看自己
没有什么比获取更多知识更重要 我不想做一个活在自己给自己框的舒适圈的looser

以上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