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觸人性陰暗面較多的是哪些職業?

問題描述:接觸人性陰暗面較多的是哪些職業?
, , , ,
匿名用戶:

「法學是研究人性惡的科學,如果不深刻的直面邪惡,你們又怎麼能徹底的明白正義。」所以,學法的、從事法律工作的不可避免的會比很多行業面對更多人性的惡,但說到「最」,因各自有各自身處的工作環境,你說你公安最多,我說我法院最多,最後變成了比慘大會,也蠻無聊的,就不再去論證誰比誰更慘了,具體有多「慘」已經有很多答案在說了。只是想說,雖然每天都在抱怨工作,每天都看到這么多人性陰暗面,絕大多數法官,警察都還在堅守,還在盡自己的本分,有時候覺得也算是一種奇蹟吧,致不致敬的無所謂啦,只是也請給這些每天在跟人性陰暗面打交道的人多點體諒,然後,各位同仁也請對得起這樣的體諒和信任吧!
基層法官一名,可恥匿了。


太陽芝士:

內容審查員。

YouTube每分鐘能產出500小時的視訊,Facebook每分鐘產生250萬條資訊。

產品演算法過濾不掉的東西,只能依靠人工審核。

這些審核員,每天都要看到各種變態、暴力、惡心的東西。

原文鏈接如下:

內容審查員:網際網路最「臟」的工作​mp.weixin.qq.com


左手:


羅鈞耀:

我覺得是做官,因為你還是小小的官時,你總感慨著官場的黑暗腐敗,並且樹立以後當個好官的目標。當你官位提升,當你大權在握,你為了捍衛自己的利益而不擇手段,你面對送上門的誘惑來者不拒,你輕而易舉地把未成年少女的大腿給打開,你意猶未盡的和自己的各個情人開房,你在金錢中在性慾中獲得了無盡的快感,這些快感深深刺激著你的慾望,你還要更多更多。在下屬以及民眾面前,你是一副為民請命端莊廉潔的模樣,在情人面前你是一副比禽獸還禽獸的猥瑣變態惡心模樣,在那些被你誘騙威逼的未成年少女面前你則是一副禽獸不如的夢魘般的恐怖模樣,而你在自己心中也全不在乎自己有多醜陋,你只想填滿自己的無盡的慾望。由善變惡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因為沒有更好,只有最壞,自己變成自己當初最唾棄的樣子,我無法想像


擎天小豬:

別說自己見得多,沒有哪個職業有警察接觸人性陰暗面多。從穿上這身衣服開始,我時常給朋友開玩笑說我們就是天天蹲在廁所的人,久而久之麻木了,就不知道臭了。

你們說那些陰暗面在我們看來都是些小兒科,記得實習的時候,派出所轄區勞改釋放犯回家第一晚上就是把他六十多歲的親媽打暈強奸了,抓到那孫子派出所哥幾個打了狗日一宿,你們是不是惡心了?你們見過親媽為討好男朋友把才上國小五年級的女兒送上男友的床嗎?親爹強奸雙胞胎女兒長達十幾年,你們想像得到嗎?為財產兄弟相殘、父子相殘簡直是司空見慣。請給警察一些諒解,他們不是天生就冷漠。


甄昊元:

商人。
任何正面的、負面的、高尚的、陰暗的、快樂的、悲傷的……人類相關的一切一切,都可以變成商品。
他們研究人性、洞察人性、利用人性。放縱你的慾望。
你與沒有想過,無數生命以商品的名義被屠戮?
我是商人之一。


惜貝的風鈴:

我們班有個孩子,剛報到時,問她有沒有特殊的病,因為是阿么接送,怕她不懂,還特意把那些病全部都跟她說了一下。說沒有這些既往病史。

有個小朋友家長說,這孩子是我們老鄉。她媽懷她時天天泡網咖,生下孩子四個多月就帶著孩子坐火車走了,回來孩子就看著不太正常了。後來她媽媽就跑了。孩子阿么好像也不大正常。

她在我這讀了三年,第一年孩子身體健康。開學第一天,阿么把孩子接走後讓她一個人在操場上玩,自己買菜去了。我批評了阿么。

開學第二天,她阿么放學把她接走,過了半小時來找我要孩子,說她沒接過孩子,要向我要孩子。那天下著大雨,我有些著急,因為孩子本身不大機警,傘也沒撐,學校找了一圈,沒有孩子。看了監控,發現她把孩子帶出了幼稚園 。我問她孩子平時回家走哪條路?她東一句西一句,我沒得到答案。一急,吼了她。後來她給我指了一條路。我帶著她往前走,沒想到這位阿么慢悠悠的走。我不管不顧,就往前尋找了。發現孩子時,她剛好要橫穿國道線。當天晚上,我打電話給她爸爸了。

第二年孩子發高燒,那天午睡醒來叫不醒,最後是阿姨把她叫醒的。看著她精神恍惚,不對勁,連忙打電話給阿么,阿么送到醫院,說39.8℃。我以為她會在家休息,沒想到第二天一早就來上學了。全班第一個,早餐沒吃,吃著流著蛋黃的蛋。

第三年,早上孩子送來時,我看著孩子不太對勁,就問阿么今天有沒有不舒服。說沒有。但我還是覺得孩子不對勁。摸摸,沒發燒,問孩子,孩子說不舒服,至於哪裡,她不會表達。十點鍾,我就打電話給阿么了,她阿么說來了。等了半小時沒來,再打,沒人接。打孩子爸爸的電話,沒人接。打阿公電話,沒人接。打阿公阿么留給我的媽媽的電話,不能使用。前後打了十多個電話。十一點四十分,孩子大叫一聲,躺倒在地,口吐白沫,小便失禁。那天剛好教室里就我一個,我一下子慌神了。幸好紅十字那裡學過急救知識,身邊沒有勺子,馬上讓她側身躺著,同時讓小朋友找毛巾塞進去。這邊慶幸我的嗓音不錯,大喊阿姨快來。我們幼稚園 有個退休的醫院院長,他也沖上來了。一看,說發內燒,高熱驚厥。這時,姍姍來遲的阿么到了。不慌不忙的說,莫急莫急,老毛病了,癲癇。

領導也趕到了,打了120。120到了,她阿么就是不肯送孩子上車。後來是我拉著她阿么上的車。到了醫院,阿么說沒錢,於是我先墊的錢。醫生問阿么孩子的既往病史,阿么支支吾吾的,一開始說這是第三次,醫生說這種情況應該不止了吧。她最後說十多次了。這時她爸的電話終於接通了,我讓他爸打的來醫院。阿么一聽不樂意了,說老師陪著就行。我聽了更不樂意,她的監護人缺場,班上那麼多孩子等著我,其他老師幫著看著呢,我待在醫院幹什麼呢。她爸來了後,我跟她爸交接好走了。打的回的學校。

幾周以後,那天她又不舒服,這次有了經驗,量了體溫,38.7℃。打電話,又是七八個電話,打不通。最後找到一個她二叔的電話,二叔來接的。

半年以後,我終於見到了傳說中的媽媽。媽媽流著眼淚跟我說,這個孩子的命是她撿回來的。孩子出生後發高燒,第一次癲癇發作,家人嚇壞了。接著又發了幾次,阿公阿么要放棄孩子,媽媽不同意。吵架後媽媽回娘家,阿公阿么把孩子碰到了外婆家。媽媽沒辦法,就帶著孩子坐火車去治病。終於治好了病,以為已經好了,她不知道孩子在她離開的這幾年發做過。每次打電話回去,他們都說好的。阿公阿么留給我的號碼也不是她的號碼。她一直在這附近住著。

聽了媽媽的一些話,我不禁懷疑,當初的孩子n次走丟(後來又出現過幾次),以及全家電話打不通,是不是預謀已久的。


Jallse:

人性的陰暗面倒談不上,但就對於一個消防員來說,見過人間的疾苦倒是很多。

本人二本大一休學進了消防部隊(現已改革退出現役),義務兵兩年出警一百多次,見過半個村子被燒光的,見過拾荒老人為撿幾個礦泉水瓶被牆壓到頭扁的,也見過聾啞人跳樓的。

記憶最深就是有一晚,縣城裡著了一排拆遷房,大概有七八個房子那樣,報警人沒說請幾間,而轄區里經常有人點火燒拆遷房,所以我們就只出了兩輛車十名指戰員去現場,到現場發現情況不對立刻叫中隊全體出動,總共全體到場不超過十五分鐘,頭車到場也就五分鐘左右,我是隨第二波全體出動一起去的,那場火不能說是我見過最大的火,但是場面很壯觀,我們在邊上救火,下邊圍了百十號人看熱鬧,拍照的拍照,發朋友圈的發朋友圈,而我們到場以後下面全是罵聲,說我們是政府養的廢物,到場不作為,我們頭車到場後已經在兩側開始堵截火勢蔓延了,在民眾眼裡這叫不作為,東北縣城,東北人罵人大家可能在網上已經看過了,但是那真的不是最臟的,本身作為一個東北人我就感覺我說話已經很臟了,但是那晚我真的知道什麼叫問候祖宗十八代,但是我們不能還口,我們只能默默救火,因為我們是人民子弟兵,真的很苦那一晚,前面是熊熊烈火,後面是罵我們的民眾,這次火情我們花了將近六小時才完全撲滅,我們是晚上八九點出的警,歸隊已經兩三點了,基本到了十一點左右的時候圍觀民眾已經散的差不多了,但是有一個大哥一直在邊上用車燈為我們照亮,東北冬天救火本來就不易,戰斗服基本上全是凍到定型的狀態,再加上後邊的圍觀民眾的謾罵,心已經涼了,幸好有大哥的車燈,讓我感慨世上還是有好人的。

作為曾經的人民子弟兵,現在的消防救援人員,我知道救火救災救援是我們應盡的義務,是我們的職業職責所在,但是真的希望可以得到百姓的支持而不是責怪、謾罵和怨恨,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您家著火我們肯定會第一時間到場,盡最大努力最快速度撲滅火情,盡可能挽救更多的財產,我們進行幾小時甚至幾天的滅火戰斗後,不指望您說一句謝謝,但還是希望您能不要罵我們為什麼不能救的更多救的更快,謝謝您。

現已離開中隊,去專業的消防救援學校學習,準備成為一名指揮員,在這里祝所有消防救援人員出警都平安歸來。


西瓜西瓜dudu:

大三的時候,國際商法的老師上課講到一個例子,因為我們班大部分是女生,就說我們以後找先生不要找醫生和律師(法官),因為這兩個職業接觸了人性太多的陰暗面。

醫生,每天見慣了生老病死,以及背後牽扯各種各樣的人生百態

法官(律師),兄弟鬩牆,父子反目,夫妻成仇,見證了最親密的人為了財產利益的分崩離析

好像老師說的這些是不爭的事實

但是我想,正因為醫生見慣了生老病死,所以對生命會更加敬重,法官和律師見過了太多親人愛人分離,也會更加珍惜生活中的真心。

反正我對醫生法官律師小哥哥沒什麼成見啦,莫名覺得他們都很禁慾,哈哈哈哈(手動狗頭)


匿名用戶:

我覺得是學生,這些事情是發生在一個新一線城市的中學里。

我的班導老師收學生家長的錢找班上別的同學替她體育中考(那個被替的孩子,他學習很好,但是800米很弱),後來那個班上替他跑步了的人累的都站不穩了,見過家長請了老師吃飯,讓老師把孩子安排在一個學習比他孩子好的同學旁邊坐等等。

沒錯了,我就是那個「學習比他孩子好的同桌」,但是我自己成績也不是特別出眾啊,我左邊一個那樣的同桌右邊一個,他倆上課挺喜歡說話聊天的,我們國中位置是老師自己拍的,我被拍在後面了,只要他們上課一開始講話我就聽不清楚老師講課了。某次無意間也聽見老師主動讓一個家長請他吃飯的,這也都算我一段不好的經歷吧,我們老師自己開的補習班,去上了他補習班的人,一般都會被安排在很好的位置老師也會提前給他們講周考的試題…..事情太多了不一一列舉,雖然他教書不差但是這個老師,真的是改變了我對老師這個職業的看法。

後來我讀了高中了,位置不會由老師自己排了,更不會排了位置強迫我們坐,我們可以同學之間換,我知道和一個好同桌坐是多麼的好。我不禁回憶起來國中的時候老師因為收了家長的錢把一些不好的學生放在我旁邊坐,國中時候和他們同桌每天都覺得很煎熬,每天都受到不學習的人打擾,各種吵鬧。高中的同桌都不是老師安排的可以自己挑選位置,我高中才體會到一個安靜的同桌給我一個安靜的氛圍是多麼快樂,我們可以一塊討論學習一塊約好寫多少作業,真的很討厭國中那個老師,感覺他侮辱了老師這個職業。我也真的不喜歡這種把學生當賺錢工具的老師,我不知道他家裡是多缺錢,拿家長的錢,自私的坑了別人無辜的學生。

也希望各位看過這篇的小可愛不要遇見我國中這種見錢眼開不配當老師的班導啊。


鉛筆先生:

曾經做過兩個多月網管。

那會還是NOKIA的天下。

我見過,

借高利貸網賭的社會青年……

社交軟體接活的賣淫女……

男裝女騙裝備的死變態……

明目張胆看黃片的大叔……

搜索約p網站的大學生……

調戲小正太的中年婦女……

盜號的、騙錢的、趁別人睡著偷拿兩根煙的。

襲胸的、擼管的、倆人一拍即合廁所實戰的。

這邊充著網費點卡,那邊電話里跟父母說生病了在寢室躺著。

這邊電話里親親我我,那邊跟另一個人視訊露半拉肩膀搔首弄姿。

嗯……妖魔鬼怪,千姿百態。


匿名用戶:

隨便說句吧,我爹在看守所工作,然後所裡面有個犯人動不動要自殺。為啥要自殺呢?不是因為受欺負什麼的。

是因為眾叛親離,沒有事業,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沒有人來看他。沒有人給他寫信。年紀也不小。一輩子有一半都是牢里度過的。

看守所的犯人都有加工鞋面賺錢,其實所里管的非常嚴,金屬物品都不會出現,除了縫衣針。這個犯人就每次私自藏幾根針,然後一天,全部吞了下去。

送醫院搶救,沒搶救過來,死了。放停屍房放了一年多,搶救費用還有停屍費用就花了幾十萬。
還有個犯人也是自殺了好幾次,結果沒死成,變了植物人,我爹看守所三十來個人(一半還去外面學習了),天天換著班去醫院伺候。而據我爹說,看守所按照編制應該90個人才管得過來。所以壓力是很大的。

上面說過的內分泌失調我也同意…我家茶幾一個大抽屜裡面滿滿的都是葯。待遇什麼的就一般,陽光工資了就算有錢也都不敢發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爹還蠢蠢的脾氣還不錯…真是…不可思議啊!


周然澈:

真是無怪乎李老師會反對 @人魚池的答案,問題本身就是在問哪個行業接觸人性陰暗面最多,而不是哪個行業最陰暗吧?
世界真實的樣子,取決於你看他的眼光。
每次災後援建的心理諮詢不也照樣是天使般的存在?拿行業潛規則來一棒子拍死整個心理諮詢行業,我倒是覺得從你這個角度去論述的話,人販子,毒販,食人族,黑社會什麼的往往比你所描述的要陰暗的多。
至於開頭那句「在美國XXXXXX沒想到在中國竟然XXXX」的句式真是讓我恍如來到了網易新聞回帖處了。

好吧,我也隨便說幾句,拙見勿噴。
其實關注這個問題的,追其本源,倒是可以去看另外一個問題
人性本惡還是人性本善?
為什麼?
前幾名票數最高的提到的職業,不外乎:幼教、警察、法官、心理諮詢師這類職業。
他們的共通點就是,他們接觸到了真實的人,或者說,接觸到了人的本性。

這里不評價人性本善還是人性本惡的話題,因為本身這些行業就屬於易接觸特殊人群的行業。
但是,確確實實是因為他們接觸到了我們正常情況下所不能接觸到的剔除偽裝和掩蓋的真實本質,才帶來了所謂的陰暗面。

對於警察,他們被迫不能有所保留,所以道出了許許多多的陰暗。
對於心理諮詢,他們趨於尋求幫助,因此主動講出了別人所不能知道的一面。
對於惡,我們沒有尺度的定義,不能說殺人放火強奸就是罪無可恕。背後說人壞話欺負螞蟻就是小施惡果。但是能夠大範圍的接觸到這些真實的陰暗,我們不難定義出這些職業。
警察、法官、神父、律師、記者、出租車司機、幼教。

他們無一例外的接觸到了真實的未加修飾的人性,所以也成為了出現頻率最高的職業。
有的人疑惑為什麼出租車司機也會在其中,之前看過一篇社會行為調查的報告,人在乘坐出租車時,對於這種可能只有一面之緣的司機,是最沒有防備的。去問問常年在三里屯工體附近拉夜班兒的司機師傅,就知道他們肚子里有多少故事可以講。

其實,各行各業都有著獨有的,別人也不得知的陰暗面。這種陰暗面倒不如稱作為這個行業的本質。
不論外表多麼高尚樸素的行業都有著陰暗的一面,最終取決的不過是你看到的,究竟是哪些。

醫生,高尚嗎?但他陰暗的一面,收受紅包,為了業績和職稱亂開葯方,醫療器械貪污,甚至住院安排床位也是要打點關系,所接觸到的呢?病危老人的孩子爭搶遺產,甚至遺棄病人的新聞數不勝數。

藝術行業,高雅嗎?拍賣行給幾百元的字畫作價,起拍幾十萬,畫廊買斷年輕藝術家幾年的作品再聯系拍賣行炒作做價,造假仿古如枝頭麻雀般可見。

廣場舞大媽,樸素嗎?但是你永遠不知道在大媽的團隊中同樣有著派別之分,誰家老頭和誰家老太太天天一起跳舞,誰家老頭一個星期換了幾個舞伴,這一群人不喜歡領舞,所以聯系更多的老太太鼓動新的領舞排擠對方。他們遠遠不是我們看到的那麼平淡樸素。

如果真的要選一個最容易接觸到陰暗面的行業,我覺得應該是做告解的神父吧。
其他的行業迫於工作的性質會或多或少的接觸到陰暗面,但同時他們也會有接觸到光明的時候。
而神父所傾聽的,都是犯了錯誤來和神父告解以求寬恕的。
他們聽不到一點點的光明,聽到的只有陰暗、醜陋和罪惡。區別不過是這罪惡的深淺,不過是錯誤的大小。
如果不是他們有信仰,很難想像如何像一個正常的人一樣生活。

其實,世界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你看到的它是什麼樣子,只取決於你願意看他的哪一部分。


白公子:

是不是最多難說,不過也是挺陰暗了

我說的是二手房中介,尤其是早些年

不同的公司之間門店之間組織打群架爭地盤的,

陪客戶睡覺為了業務或者想攀龍附鳳的,

背後捅同事刀子搶走資源客戶的,

瞞著公司做私單被拉入行業黑名單換個名字繼續的,

幫客戶從頭到尾做假資料買房子的,

還有各種對業主和買家之間的坑蒙拐騙,威逼利誘,

只要是有利可圖,只要是有縫可鑽,沒有做不到,只怕想不到,

在這個行業活下來的,都是有四五六七八把刷子的


蘇耷水:

接觸隱暗面多的職業,是那些能夠跨階層深入接觸人的職業,而且必須是在客觀旁觀者的角度去看世界的。接觸陰暗不一定能發現陰暗。人人都有差別的,同樣是做媒體的,同樣是從基層進入央視的,即有柴靜也有朱軍,天壤之別。
因為有些人本身就是陰暗的,對於這種人是看不出陰暗與光明的差別的,他們看什麼都感覺不到陰暗,不是他們樂觀,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是陰暗。有些人則比較可憐,他們是生活在陰暗裡,沒見過光明,也就不知道陰暗和光明的區別。
有的人不陰暗,他們也看不到多少陰暗,因為他們站在太光明的地方了,那裡真的沒有陰暗處可以被看到。當然有些人他自己發的光足夠大,他就照亮了他所面對的一切了,那樣的人千年不遇。
看到陰暗面最多的人是在哪裡呢?他在側光處旁觀這個世界,他們同時看到光明,也看到陰暗,他們經歷過光明,也遭遇過陰暗。


匿名用戶:

一個小公司,一位同事H為了拿回扣,把和自己關系好的女同事騙到一個黑診所做整容雙眼皮。具體聽說,當時給自己關系好的女同事說,H說認識某著名醫院的醫生,私下可以便宜點做,自己也想去做。於是,這個女同事也沒多想就答應去看看。結果去了女同事做了,花了一大筆費用可不比大醫院便宜,做了一雙寬窄不的雙眼皮。說真的,真事丑,還沒自己以前好看,這位同事其實沒做前還蠻清秀的女生。事後女同事覺得事情不簡單,找H理論,發現事情暴露,說法前後不一,兩人在公司大吵了一架。公司好多人都知道了。後來這位毀容的同事離職了。H還一直在公司擔任HR職位。

這位H平時好像也沒朋友。

其實內心感觸還蠻多的,真心覺得跟這種人打交道都怕怕。


雪也蒙塵:

皇帝!

一入豪門深似海,豪門不比帝王家。

如果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那麼皇家必定是最難得那本經。

《雍正王朝》里九子奪嫡;《九五至尊》里九子奪嫡;《貞觀之治》里玄武門之變;《貞觀長歌》里玄武門之變……

為了爭奪皇位,各位皇子不惜一切代價,什麼美人計、連環記等等,三十六計全部來一套。然後算計完了,老太子瘋了,新太子立了,你以為結束了?

想得太簡單了,繼續來。兵變!逼宮!弒父!殺兄!

等當上皇帝了,你以為可以舒服玩了,結果這才只是剛剛開始。

普通人家一個老婆就天天吵架,夜夜鬧騰。皇帝三宮六院,佳麗嬪妃,那鬥起來才叫可怕。

《甄嬛傳》完了,《如懿傳》《延禧攻略》上來,老婆斗完了,兒女接著來《還珠格格》。容嬤嬤扎的可都是壞人啊!

你以為這就行了,還沒有呢!朝堂之上,豈有善類?穿上官服,文官是禽,武將是獸,衣冠禽獸罷了。

躲在深宮里不出去,《大明王朝1566》來一把給你弄得頭大;想出去散散心,《鐵齒銅牙紀曉嵐》,和胖胖和紀大煙斗再來鬥鬥嘴。

等你死了,心裡想這下可以安靜了吧。結果,自己的墳還被挖了!

自己的墳被挖了就算了,自己的爹墳也被挖了!自己的爹墳被挖了就算了,自己的娘墳也被挖了!

去tm的盜墓賊!去tm的孫殿英!

好吧,墳被挖了,屍體還在,沒事,可以繼續做個富裕的鬼。

在人間看看電視,聽聽戲曲。

嗯?怎麼(⊙_⊙?)我上電視了?我咋長這樣?我爹上電視了?我娘也上電視了?我阿公阿么?我兒子女兒?

我去tm的!

打開收音機。卧槽!《狸貓換太子》《打龍袍》怎麼都這么邪惡呢?

看小說。咦?我被穿越的妞強上了!啥?我被穿越的男人給戰友了?

好吧!皇帝真難做!人與人還能不能愉快玩耍了?


再生香的小書桌:

長途火車的列車員吧。

小時候,我毎年都要和父母坐長途火車回老家探親。那時的長途火車大多是綠皮車,全程要三四天那種。

火車上經常會接觸到一些平時完全接觸不到的社會陰暗面。

一、吸毒的賣淫女

有一次坐火車,我和我媽睡下鋪,中鋪和上鋪睡了幾個年輕女孩子,後來聽她們聊天,才知道當時年齡也不過十八九歲,這幾個女孩被另外一個年紀稍大點的女的(應該是媽咪)領著去杭州,去做什麼你懂的。

其中有個女孩我印象很深,她不像其他女孩那樣滿嘴臟話,穿著打扮也沒那麼暴露,她一個手指頭上紋了一個「靜」字,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名字。火車從重慶開出,走到遵義婁山關那段,我聽見她在和媽咪說不想去,然後還哭了。媽咪安慰她,說不想去就不去吧,但最後她還是沒下車。後來聽見她和別的幾個聊天說,她這次走之前和她男人說了,只要男人說個不字,她就不去了,但男人什麼也沒說。

一路上,幾個女的就圍在一起抽煙聊天,有個女的說自己四歲的時候,媽媽就和別的男人跑了,之後老爸也不管她,還有一個說自己和她男人吵架,男人把她的衣服全部泡在水裡,然後大冬天把她一個人祼體鎖在廁所里一天一夜balabala,然後其他幾個也紛紛談到自己的經歷,似乎她們每個人的原生家庭都有著巨大的缺陷,父母對她們也幾乎放任不管。而她們似乎對什麼都已無所謂了,過一天算一天。

到了晚上,其中兩個女的鼻涕眼淚汪汪的,估計是毒癮發作了,其中一個頂不住了,滿車廂去找毒品,後來真被她們給找到了,拿了幾個針管回來,躲在上鋪,你給我打一針,我給你打一針,完全不顧忌周圍的人。而且目測她們大多有同性戀傾向,有兩個女人表示晚上一定要和另一個女人擠一個上鋪睡,還吵架,有點爭風吃醋的感覺。

最後車到了杭州,這群女人終於下車了,她們把垃圾丟的滿床都是,列車員收拾了好久,一邊收拾一邊破口大罵。

過去二十多年了,不知道這幾個女人現在過得怎麼樣,如果按照年齡,她們現在也才四十齣頭,但當時就已經在吸食毒品,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人世了。

二、精神病患者

首先,我個人對精神病患者沒有任何歧視(我本人也曾有過服用抗抑鬱葯物半年的治療經歷),我記得那年夏天,火車走到貴州那段遇上塌方,停了一天一夜,到終點站重慶已經走了四天三夜。

下火車時,一個手被綁著的中年婦女被幾個小夥子(感覺上應該是她兒子)押著,女人歇斯底里的大哭大叫,拚命想爭脫,邊上一個年紀大點的男人對其他幾個男人大吼:「押了一路,好不容易到家了,鬧這出。」

然後就聽見邊上的乘務員說:這個瘋女人可憐哦,好不容易把這幾個兒子拉扯大,該享福了又瘋了。」當時我還小,還不太能體會人間疾苦,又知識份子家庭長大,父母平時連吵架都吵得溫文爾雅,哪見過這陣仗,我都嚇傻了,當時內心估計就有了「人世一切皆苦」的感覺。

後來長大後慢慢了解到,由於貧窮落後和生存壓力大,農村才是精神疾病高發的地方,只是農民們得了病(尤其心理、精神疾病)一般都不會去看醫生,我們所認為的那些高學歷人群、白領階層是心理疾病高發人群,只是因為他們普遍重視,去看病了被確診了而已。

三、被騙的農村婦女

還是在火車上的一個經歷,我那時坐的是卧鋪火車,卧鋪車廂和硬座車廂當中隔著餐車,連接處的門一般都會鎖上,並不相通。

然後有一天,我加爸媽在餐車吃飯。列車長領了一個農村婦女進來,這個女人抱著個孩子,神情獃滯,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被騙子哄著吃了迷魂藥,然後把身上的錢都給了騙子。

過了一會,女人的老公也過來了,看到女人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要不是一旁列車員攔著,估計早上手了。

罵完了,孩子哭,男人女人也哭,原來這對夫妻出來打工三年,攢了點錢,不捨得那點匯款費,就縫在內衣里隨手帶著。後來過了n多年,一部賀歲片《天下無賊》讓我瞬間想起了那個女人。

二十幾年過去了,這些記憶還是如此的鮮活,我不知道當年的他們現在在哪裡,就像史鐵生在文章中寫道:「與我一同來到人間的那一排孩子,如今都在做著什麼都在怎樣生活?當然很難也不必查考。世上的人們都在做著什麼,他們也就可能在做著什麼,人間需要什麼角色他們也就可能是什麼角色。譬如部長,譬如乞丐,譬如工人、農民、教授、詩人,毋庸諱言譬如小人,當然還譬如君子。」

人生如夢,眾生皆苦,當然我們還是可以自求多福的。

End


陳寧偉:

曾經想做兩個職業,一個是心理師,另一個是教師。想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個社會沒有把這兩個最能給人幫助的職業做好。但是卻是這么重要的職業,卻充滿著利益熏心。現在的大學不好好教東西,進去諮詢卻處處想著你的錢。人沒有辦法再信任人,在網上不斷的去攻擊別人,卻是想尋找和自己一樣的東西。真實可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