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觸人性陰暗面較多的是哪些職業?

問題描述:接觸人性陰暗面較多的是哪些職業?
, , , ,
妞妞:

最光鮮、最賺錢、最讓人羨慕的職業。

因為工作太好了,太有面子了,實在捨不得放棄,只好委屈自己,變得越來越扭曲,違背初心,甚至違背更多東西。
祁同偉是個好同志!

不想暴黑幕。都是我衣食父母。

只想奉勸年輕人:
德不配位,必有災殃。
放棄是種幸福的能力。
全身而退最好,小富即安很棒。


風之丘丶:

必然警察。


匿名用戶:

我也來報復社會了,個例。
高二那年暑假,媽媽和娘娘開車去上海某警察局問一些事情,將車開進了警察局內,剛下車還沒辦事情,一警察看到了,罵了句臟話,讓我媽把車開出去,我娘娘說警察怎麼罵人啊,湊上前說要看工號,被他一把推倒,開始對我媽和我娘娘進行暴打,我媽和我娘娘還手,於是被拖進警察局繼續暴打,期間遭受了什麼語言上恐嚇侮辱我已經記不清了,依稀記得什麼外地人怎麼樣,有多少錢打官司也不會贏的等等,呵呵。最後讓我爸過去交錢領人,呵呵。
從此以後知道了一句話,警察是有執照的流氓。


匿名用戶:

有一個工作,可能大家聽得少。比起警察來,那個更嚴峻。
就是擦洗工。不是真的擦洗,是視訊等網站的,專門鑒定視訊質量,有黑暗面的東西,都要刪除。
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 YouTube的擦洗工們。
他們每天面對的,可能就是血腥暴力的黑暗。可能有殺人肢解,可能有各種犯罪現場,車禍現場等。他們要仔細鑒別,並刪掉以保持網站的乾淨。
即使給出了高薪,也沒什麼人能夠長久地做下去。很多人因為做的時間長,得了很多心理疾病。
YouTube給擦洗工們雇了心理諮詢師,但即便是最好的諮詢,也難抵長期注視黑暗面遭受的代價。


啊啊啊啊啊:

刑警!

比如強迫少女賣淫案;

13歲少女被拐到上海賣淫 用嫖客手機發回求救簡訊

女孩遭拐13年被逼賣淫 慘遭蹂躪性虐喪失生育能力好心塞

特大強迫少女賣淫案告破

比如乞丐幫派,利用聾啞人討錢。

東莞丐幫乞討有任務 揭秘東莞乞丐幫背後驚人內幕

殺人賺錢

你不知道的新20個中國大案之十八–電影《盲井》真實原型:潘申寶、余貴銀團伙殺死52人詐騙煤礦

雲南大學殺人碎屍案_百度百科

夫妻殺人案

南京別墅三折拍賣 7年前曾發生過震驚南京的殺人碎屍案!

http://www.takefoto.cn/viewnews-175394.html

山西焦煤集團原董事長白培中受審 家中曾被劫1078萬

在2011年轟動全國的山西焦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白培中家遭搶劫案中,其妻報案稱被搶財物300萬元,隨後還有人稱白培中家被劫近5000萬元。而最終法院確定被搶劫財物價值為1078萬元。有關方面查明,白培中家被盜財產中有84萬余元財物涉及違紀,白也受到留黨察看一年處分。

有些悍匪專門對准貪官!

官員也不敢去報警。

揭秘貪官內斗:從相互拆台到雇凶殺人

縣長買凶殺書記

朱鎔基怒斥幹部腐化:縣長竟然買凶殺書記–文史–人民網

縣長買通殺手去殺縣委書記_大粵網_騰訊網

還有比如殺害妓女的,

開膛手傑克(1888年倫敦連續凶案的兇犯)_百度百科

凶手逼迫妓女殺妓女的,

網易新聞​news.163.com

不管怎麼樣,希望你歸來依舊是少年!


磐僧:

我覺得是孤兒院。
大家看過韓國電影「 熔爐」 嗎?,以2005年3月14日19:20左右發生於光州一所聾啞障礙人學校中性暴力事件為藍本所描述的真實故事。
一些孤兒院都是收留的有智力障礙或者是先天殘疾的或者是其他原因被遺棄的孤兒。孤兒院打著好的名義,受到社會的各種捐助。但是那些孩子真的會得到很好的照顧嗎?他們沒有任何監護人,只能依靠孤兒院的工作人員。
狼不可怕,就怕狼披上了外衣。

如果沒看過「熔爐」這電影建議大家看看,很壓抑。


小安:

應該只能說之一吧
保險公司查勘吧。一方面是客戶家破人亡的悲劇,一方面是自己的立場是嚴格遵守契約,盡量保護公司利益。
自己又窮又犯渾的人多了去了,倒霉又倒霉又倒霉的可憐人也有,包容他們或者可憐他們就是對大部分遵紀守法的客戶的不公。
其實面對社會的負面資訊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同情客戶,又只能遵從公司的立場。出差的時候遇到過,家裡老婆病重父母年老孩子上學就靠一個男勞力,結果抵押家房子借錢買了小貨車想掙錢,出了車禍,單方事故,保險公司可多賠也可以少賠,但是少賠那一家肯定活不下去了。最終還是少賠。
很簡單,他確實違章超載。


黃辛:

德州撲克選手。

撲克桌可以說是人類明目張胆的搶奪金錢而又沒有硝煙的戰場了。
這里充滿著欺凌弱小,爾虞我詐,你坐在一張桌上,旁邊一個人跟你聊得很好,稱兄道弟,可能下一把牌就狠狠的詐唬你,你看見一個慈祥的老人,一時心慈手軟讓他免費等牌,可能下一秒你的籌碼就輸光給他。

有些人打法極其不合理,但是由於運氣好贏了錢,沾沾自喜,小人得志,只留下你憤怒又啞口無言。

人類所有的弱點,性格,都在這張桌子上展露無遺。


李超:

如果說見過的陰暗面最多的職業的話,國小生算不算?我上國小的時候還沒有LOL,所以先不要噴我……

先簡單介紹一下,我上過的國小地處城鄉結合部地區,城市邊緣地帶,而我曾經所在的國小招的學生大多是住在周圍的下崗工人,農民工,普通工人,還有小商販,所以用貧民區的學校來形容並不為過,因為在當時住樓房在同學當中都已經算是「富裕家庭」了,而家裡有一輛夏利或者松花江的話更是高富帥白富美了。

我覺得來到城市裡的農民工子弟和留守在農村的有點不一樣吧,在我們班有好多這樣農民工子弟都是挺用功努力而且為人也很樸實的,相反倒是那些來自城市社會底層家庭的真是讓我從小就見識到了社會的陰暗面,給我童年留下了深深的陰影……

首先說一下老師吧,感覺很多老師就是像《路西法效應》裡面的獄卒一樣,一旦擁有了這種折磨人的權利之後,就會為所欲為。就說一下我看到的吧,記得好像是在二年級的時候,一堂課上,老師因為有事去開會了所以大家在班裡上自習,上自習的話又沒有老師在那麼說話是難免不了的了,正好隔壁班的女班導路過(注意:隔壁班的,還不是我們班導),進了班就把坐我前面的一個同學揪了起來,然後硬生生的扔(真的是扔,那一下把他扔出去了好遠,直接就到講台那邊了)到前面了,其實他並沒有說話,只是正好在那老師進來的時候回頭笑了一下,而且他也是我們班比較老實的同學之一,後面說的那些什麼壞事他都沒有參與,只是因為學習一般所以不招老師待見,先把他扔到了講台那邊,然後就是狠狠的踹了三腳,你們知道這對於一個八九歲的孩子是什麼概念,踹得他直接貼到牆上了,跟動作片的效果差不多,毫不誇張,把一個從來沒見過哭的孩子狠狠地踹哭了,反正在底下坐著的人是即害怕又憤怒,即便是後來家長找到學校,可是最後這件事還是不了了之了

在我所見過的這幫「熊孩子」之中,有幾個人從三年級開始就去在各個小區偷單車,偷完了去找專門收二手車的人賣個5塊錢一輛,他們還告訴我說不能在自己家附近去偷,因為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

還有過年大家一起放炮玩的時候,基本上把能炸的都炸過了(比如罐頭瓶,公共廁所,下水道),都玩膩了,最後看到路邊有個小孩(也就是三四歲的樣子),這時候有人提議說:炸這小逼崽子(原話是「炸這小逼K」),於是乎一幫人把點燃的炮扔向了這個小孩(其實小時候玩的炮本身威力就不大,但是對於三四歲的孩子來講絕對嚇得不輕)。唯獨我沒有扔,當時我雖然也小,但是我還是隱隱約約地感覺胡鬧還是應該有底線的,可是我那幫同學們玩得還挺high的,當時真的是讓我鬱悶了好久

至於什麼拿別人東西的,簡直不能再平常了,如果你買什麼飲料或者零食帶到學校的話,就經常在課間操或者中午回家的時候,就沒了

還有更惡心的是,都已經難以啟齒了,到了六年級的時候,還是那幫班裡的地痞流氓們或者說熊孩子們,那個時候已經是03,04年了,已經有了網咖。這幫人經常去網咖打遊戲,然後還會看一些「你懂的」的島國動作片。一幫十一二歲的孩子們看完片子之後,就回到學校去猥褻班裡的女生,先是去捏女同學的胸(那個年紀穿bra的還基本沒有,所以說……),然後發展到在老師不在的情況下直接按住上手亂摸(都是我聽親眼目睹過的人說的)。因為我在國小的時候還是學習不錯的,加上努力跟那群人劃清界限,所以說從小就被當成「婦女之友」以及考試好隊友的(有點偏題了)。

反正最後考到全校第一進入市重點中學(由於我們是直轄市,所以最高只有市重點了)的時候,真是有一種「老子可他媽擺脫這幫傻逼們」的感覺

在市重點的時候感覺真的是要比城鄉結合部貭素高的不是一個級別了,可以說國中高中六年呆的學校時我真正可以成為母校的地方,在中學形成了很多一直保留到現在價值觀,對於我們那個國小,能考上市重點的也就三個人,所以對於大部分人來講,絕大多數去了中專或者所謂的流氓學校。所以我很從小的時候就認為對於大多數人,基本上出身決定了人的一輩子,這種影響主要是家庭的影響,跟有錢沒錢沒什麼關系,而是從小去正確地教育孩子


冉懷舟:

「醫生,你看還能治嗎?」

他努力向前傾著身子試探著問我,呼吸中帶著一股濃烈的劣質香煙的氣味。

當他第三次提出這個問題後,我覺得無形之中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掐著我的脖子,讓我難以呼吸。

1

三個小時前,他用輪椅推著一位老年女性患者來到了急診室。

患者坐在輪椅上,一言不發,如果沒有急促的呼吸聲,我或許根本不會發現她。

這位50多歲的家屬直截了當的要求道:「我們要求直接住院,以前就有心臟病。」

「老太太現在怎麼了?」

有很多人都會要求直接住院,一是對自己的病情有武斷的認識,二是因為害怕在門診消磨過多的時間,三是不願意在門急診花錢檢查診治。

但是,這種要求有時候卻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也是對別人的不負責任。

既往有心臟病,不代表這一次也是心臟病發作;同樣都是胸悶、胸痛,有可能是不同類型的心臟病,而且病情嚴重程度也並非每一次都相同。

所以,尤其對於這種突發起病或病情危急的患者來說,初步鑒別明確診斷,穩定生命體征尤其重要。

曾經發生過許多血淋淋的教訓,患者想省錢,結果卻花費了更多的錢,患者想節省時間,結果卻搭進去更多的時間,甚至搭進去了自己的性命。

在我的仔細追問下,患者家屬終於斷斷續續的說出了發生在老人身上的故事。

83歲高齡的患者常年患有高血壓、糖尿病、冠心病、心房顫動,經常出現勞力性呼吸困難和心前區疼痛。

三年以來,患者反覆出現胸悶、下肢浮腫,自服利尿劑後可以緩解。

兩天前,老人再一次突發胸悶氣喘,並且休息後無緩解。

事實上,不用家屬描述,通過患者的病史、癥狀、體征,便可以得出了大概的結論:心力衰竭、呼吸衰竭、腎功能衰竭!

「病情這么嚴重,為什麼拖了兩天才來到醫院?」我很不解的問。

家屬並沒有正面回答我,只是不好意思的解釋道:「開始不嚴重,晚上睡覺發現喘的厲害,所以才送進醫院里來。」

抱有這種想法的病人有很多,小病拖成大病,大病拖成重病正是很多中國人「勤儉節約」的後果。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家屬和病人有很多,所以才導致急診醫生總是要在夜間疲於奔命。

我拒絕了家屬直接住院的要求,一是因為患者此刻病情危重,血壓、心率、spo2等生命體征不穩,二是因為病房沒有空床。

端坐呼吸、頸靜脈怒張、雙下肢嚴重浮腫、兩肺可及濕啰音…….

這一切都指向急性左心衰,也意味著必須要立刻處理。

最要命的是:患者的心率僅有38次/分!

在第一眼看見老人的時候,我便知道老人病情危重,但沒有想到竟會如此危重!

護士緊張而有序的為老人進行著治療,我爭分奪秒的下著搶救醫囑。

「醫生,你看還能治嗎?」家屬第一次提出了這個問題。

聽見這個問題後,我心中不由自主的盤算著:「家屬是什麼意思?是要放棄嗎?」

「肯定能治呀,最起碼要穩定住生命體征,不然老人很可能一會就沒命了。」這句話是我下意識脫口而出的,也是實事求是的評判。

說完後,我很快便冷靜下來,必須要保護好自己:「但是,老人身上的病太多了,病情太復雜、太嚴重了,該做的準備你也要準備好。只能說盡量穩定住生命體征,治癒肯定是不可能的。」

家屬緊接著的話又出乎我的預料了:「我們能不能不在搶救室里治療?」。

家屬是不知道老人危急的病情嗎?

家屬是不明白老人病情的急迫嗎?

即使在搶救室里各種設備的保駕護航下,也沒有人能夠保證將這位高齡老人從死神手中奪回來,更何況不具備搶救條件的門診呢?

「為什麼?你有什麼想法?現在老人非常危險,別的不說,不到40次/ 分的心率就可能要命了!」

「搶救室里費用太貴,去年我們也搶救過一次。」男子為難的說出了原因。

家屬的原因讓我在短時間內無言以對,他說的不錯,對於如此病情的老人來說,治療費用最起碼也會在數千元以上。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病是無法醫治的,那就是窮病。

醫學或許可以起死,卻不能回生。

醫生或許能夠治病,卻救不了命。

這種原因不止第一次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它甚至每一天都在每一家醫院里發生著。

「如果要積極治療的話,只能這樣。」我的言下之意便是:「除非放棄老人,看著老人痛苦下去,否則就必須要繼續搶救下去。」

每一個醫生都有一個夢想:不問蒼生世事,只管安心看病。

可惜的是,這看似簡單的理想卻幾乎不可能實現。

聽見我堅決的態度後,男子沒有了話語,默認了當下的搶救方案

2

經過通氣、利尿擴冠、維持循環等一系列的對症搶救後,老人的生命體征總算勉強維持在及格線上。

所有的檢查結果都不僅證實了我的猜測,而且指標之高更是超出了我的預料。

在老人身上,正發生著如同大多數老年冠心病、心力衰竭患者一樣的最終結局。

老人在慢性心力衰竭的前提下發生了嚴重的急性左心衰,並且導致了休克。

因為長期的充血性心力衰竭導致腎臟血液灌注、氧灌注不足,出現了腎功能衰竭。

腎功能衰竭的後果一是導致了高達6.9mmo]/l的高鉀血症,二是因為水鈉瀦留進一步加重了心力衰竭。

急性心力衰竭之後,因為明顯的肺水腫、肺淤血而出現胸悶氣喘的癥狀和嚴重的呼吸衰竭。

而誘發或加重以上這些改變的直接原因,便是一次普通的胃腸道感染!

對於老年冠心病、心力衰竭患者來說,感染往往是對身體的致命一擊!

當然,在這位八旬老人的身上還有著許多疾病,還在發生著許多病理生理改變。

但是,在胸悶氣喘的癥狀得以控制之後,我們面臨的問題便是:處理高鉀血症和三度房室傳導阻滯!

即使說了如此之多,對於沒有醫學背景常識的人來說,可能依舊不明白老人病情之重,情況之危急。

通俗的說,患者和家屬面臨的問題便是:患者隨時會發生心跳呼吸停止,不花錢不治療就註定要喪命,花錢也不一定能夠百分之一百保命,血液透析、心臟起搏器、急診搶救治療等是一筆不菲的費用。

在了解了以上這些現實處境後,這位男性家屬第二次提出了問題:「醫生,你看還能治嗎?」

如果僅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我個人認為是能治的,即使治療過程中存在一定的風險,即使沒有人能夠保證治療的效果。

但是,如果能夠控制住感染、糾正酸鹼電解質失衡、改善呼吸和循環功能,老人未必不能延續一段時間的生命。

人,固有一死,更何況年逾八旬的老人。

但,如果通過努力能夠延緩生命,固然充滿風險,卻也未必看不見勝利的曙光。

可惜的是:治病救人從來都不止是單純醫學的問題,它還包含著社會學、倫理學、經濟學等等。

我們永遠不可能一直生活在理想國之中,就像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沒有天堂,而只有人間一樣。

決定老人命運的並不是我和趙大膽,也不僅只是這位50多歲的家屬,而是錢袋子。

對於類似這樣的老人說,誰掌握了錢袋子,誰便掌握了病人抉擇生與死的權利。

「雖然現在穩定了,但只是暫時的勝利。高鉀血症和心律失常沒有解決,就像兩大定時炸彈一般懸在頭上。花錢治療會有一線希望,不花錢治療就毫無希望!」。

經過仔細的溝通後,家屬依舊拒絕了為老人進一步處理的建議,而只是要求:「輸液保守治療,拒絕一切有創性操作,後果自負。」

雖然家屬已經明確表達了態度,甚至願意後果自負,但是我依舊不能絲毫放鬆心情。

不僅不能放鬆心情,反而要心情復雜起來,因為我覺得自己的勞動成果將付諸流水,因為我清晰的預見了老人的最終結局。

曾經無數次有一種絕望的陰影籠罩在我的心間,它不是對死亡的恐懼和擔憂,而是自己明明有機會有能力拯救病人,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被束縛住手腳,淪落到一名頭腦清晰掙扎著卻無能為力的看客的境地。

3

凌晨三點,老人已經在心電監護、無創呼吸機的警報聲中迷迷糊糊沉睡了。

家屬已經自行聯系好了車輛,只等著天明後便要將老人送回家。

深秋的黎明是一年之中最美麗的風景之一,然而對於有些人來說卻是末路的歸途。

我趴在電腦前翻閱著那些掙扎在生死邊緣患者的檢查資料,如同看著每一個病人歸去的場景一般。

「醫生,你看還能治嗎?」

他全身都散發著濃烈的劣質香煙味,30年前我曾經在阿公的牛棚里聞見過。

家屬第三次提出了這個已經沒有了意義的問題,讓我心中有一絲不安、憤怒、嘲諷:「既然你們已經做出了決定,又何必來問我呢?」。

這樣的家屬我見過很多,他們在尋找一個借口,尋找一個讓自己內心的到安慰的理由。

「已經去醫院看過了,花了錢,治不好了!」

「醫生都說搶救不過來了!」

「該花的錢都花了,不是不給她看,是病太重了!」

「我們要搶救的,醫生說沒有必要了!」

有些人只不過是要得到以上答案罷了,只是需要一個台階,卻要三緘其口、虛與委蛇。

其實,我並沒有心情同他繼續虛偽下去,決定敷衍一下便趕緊結束這場讓我心塞的搶救工作。

「年紀大了,都會有這么一天。只要子女盡力,醫生盡責就可以了。不是不給老人治病,只是不想讓老人承擔更多的痛苦!其他的都只能交給時間和命運。」

這句常常被我用來敷衍了事的萬能台詞,無數次都讓我自己感到虛偽、惡心!

我只見過對子女無私付出的父母,卻不常見對父母不離不棄的孩子!

沒想到的是:這位始終與我溝通,毫不猶豫簽字,三次反問我的男性家屬在最終時刻向我透露了心聲。

他的心聲讓我慚愧不已,讓我在內心淚流滿面。

「我知道要是血透、放起搏器等措施的話,可以讓她多活一段時間。但是,為了多活那麼一段時間就必須要承擔更多的痛苦。已經八十多歲了,沒有必要了。」

我沒有說話,該說的我早已經說過。

「你知道?我自己也有病。白血病三年了,花了快一百萬!」

我震驚了,我完全沒有想到這位家屬竟有如此遭遇。

還沒有從震驚中緩過來,他說出了更加意外的事實:「我只是他的女婿,她兒子都不管,也從來不掏錢!」

讓我震驚的是我竟然全程忽視了鑒別家屬的身份,他竟然直到最後才倒出真相!

我還在糾結著這份由女婿簽下的溝通記錄會不會在未來產生糾紛隱患,家屬的有一句話則讓我瞬間淚目。

「岳父還躺在家裡面,不能動兩年多了。老岳母之前說過,如果有一天快要不行了的話,一定要走在家裡,要看著老岳父才能走的放心。」

在厚厚的口罩下,我欲言又止,想安慰他一些什麼,卻始終說不出口。

我們看見的或許是事實,但不一定是真相。

我們不應該輕易去指責別人,因為我們根本無法感受別人的生活。

讓我羞愧的是,我竟然幾次冤枉了他。

讓我難過的是,這便是人世間。

讓我悲哀的是,竟從沒有天堂。

讓我羨慕的是,那個充滿愛的家。

轉載於「微信公眾號最後一支多巴胺(ID:last-dopamine),原文鏈接搶救室里,醫生三次拒絕他,真相讓所有人淚目!,未經作者本人允許不得挪作他用。
作者簡介:急診內科醫生,減肥失敗專家。
微信公眾號:最後一支多巴胺(ID:last-dopamine)


斑馬茶爺:

按理說,該是心理諮詢師接觸人性的陰暗面會多,畢竟這是一個以誠實為基調的工作。

但是事實卻是反過來。

我也不知道是內心溫柔的人都來做心理諮詢了呢,還是每個人的陰暗面其實並不只是「黑」而已,仍有非常復雜的顏色層次。

如果只看到一個人的行為,再加諸旁觀者的道德評判,稱之為惡,是輕易的,也是輕率的。

但絕少的人在主觀層面上認為自己是惡人,而事實也是如此,並不是「壞」人,他們可能是被嚇壞了的人,委屈的人,或者極度自責的人,某種內外的狀態下,轉變為冷漠的人,暴怒的人…

我有一種體認是說,我們看到的「陰暗面」可能只是所有故事裡最微不足道的一環,但只是因為它最「濃墨重彩」,所以也最「喧賓奪主」。

實際上,如果有人願意坐下來,拋開偏見,仔細聆聽,ta甚至不需要任何專業素養,僅憑一顆人類的心,也許就能感同身受地理解另一個「壞人」或者「陰暗面」。

但遺憾的是,幾乎99%的人都不會願意以這樣的方式,在另外一個人身上花費太多的時間(即使有時候這個人是我們也許最親密的人,更遑論陌生人了)。

但這當然怪不到任何人頭上,只是也許時間對於任何人都比你我想像中的更為重要。

包括心理諮詢師也一樣,我在這里侃侃而談沒人願意花費時間聆聽和看到另一個人,但其實諮詢師也是需要來訪者付費才能使得其進入到這樣的角色里,承擔這樣的功能。

這也許是一種所有人的悲傷吧。


Aorqu用戶:

老婆自從幹了刑警 都不敢一個人下班了

每天都得去接她


大腰精莉莉絲:

我已經感知到了死神的到來,他那隻有白骨的腳踩在地板上,發出:咔噠,咔噠的聲音。那聲音是他的腳步聲,又是指針行過鍾面的響動。

我拿著刀,不顧自己已經蜷縮起來的靈魂,只求多一點的時間,多一點的回應。惡魔對我低聲的說:放手吧,放手吧。可是我放不開,你還在呼吸,還在痛苦的呻吟。

結果,我從惡魔還有死神手下,幾乎出賣了靈魂,才救下的你,卻把刀子刺入了我的心臟,死神來到了我的身邊,他才是最溫柔的那個,他說:別哭了,我帶你,離開這里。就當上帝垂憐,你還可以,重頭再來。

我告訴死神:再來一次,我也不會,放開那雙手。因為,我發過誓,雖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啊


九姑娘:

個人覺得是心理醫生和警察。

警察樓上已經有人說了。我是學心理學的,我的老師在課上說了一個事情,聽完我們都囧了:

一對夫妻中的老婆和這個老公的小三,碰巧都是我老師的病人。一個哭訴自己老公不忠,自己為家付出多少多少忍受了多少委屈,妥協了多少,結果男人還出軌,簡直喪心病狂不是人;一個訴說自己和這男的才是真愛,黃臉婆在家裡只會指責男人,根本不懂得如何去愛,只會抱怨,自己才是男人心中的soul mate。。。

兩個人的勾心鬥角、內心糾結都會發朋友圈,我老師又很苦逼的在這兩個人的朋友圈裡,真是其樂無窮啊。。。細節你們自己YY。。。

其實陰暗面每個人都有,一些職業往往比別人能夠更多的接觸到人,自然接觸的陰暗面會更多。

@wenyi gao 說是幼稚園 教師,這點我不認同。小孩子就像一張白紙,他們的世界觀還不完整,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都不知道,如果他們做出了出格的行為,是因為父母或者身邊的人沒有給到正確的引導。

從性格的角度來講,不同小孩的引導方式各不相同。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下樂嘉有一本《色眼識人》,個人覺得在實用性的角度,寫的非常好。


溫忘之:

教育行業。

1. 小明和小剛是一起長大的好兄弟,還是遠房親戚。

小明成績不好,性格憨厚,零用錢十塊錢都會分五塊給小剛買吃的。而小剛和別人說小明「那就是個傻逼,天天纏著我」;悄悄撕掉小明寫了兩個鍾頭的作業,若無其事的和別人討論是誰乾的,被發現後指責小明不該找,就應該自己重寫;用小明的錢買很多零食分給同學,說是自己買的…

他們六年級。

2.小紅和小蘭是一對好朋友,上廁所都一起的好姐妹。

小紅有一天忽然問我:你知道我為什麼和她做朋友?因為她丑,還黑,長得像個猩猩,和她在一起顯得我很好看。我問她喜歡的男生班裡最丑的女生是誰,男生想都沒想就說是小蘭,笑死我了,她長那個樣子以後嫁不出去的。

她們六年級。

3.小黃在手上畫了奇怪的符號,炫耀的拿給我看,說是用來詛咒班導的。原因是班導因為她上課說話罵了她。

還煞有介事的在紙上寫下了班導的名字,畫了小人,無數把刀插在小人身上。

她四年級。

4.小黑和女朋友分手了,因為女生不喜歡他了。為了報復,他到處說自己和女生睡過了,讓同學罵她「婊子」。

他初二。

……

還有很多例子。

他們看起來,都是天真爛漫的孩子。雖然身處資訊量爆炸的網際網路時代,但終究涉世未深。所以那種惡是骨子裡的惡,無師自通,也不可磨滅。

鏡面問題,我可能也會回答老師。可是這種純粹的不受影響的陰暗,確實震撼過我。

誰說孩子天真。

他們最復雜了。


Gregory:

神父。

無數人去教堂對神父懺悔,什麼亂七八糟的壞事都聽過。

有的神父聽多了自己也崩潰了,最後就去找心理醫生疏導。


婉兒最棒啦:

十年網路主播

我當初玩的時候還不叫網路主播呢,叫視訊寶貝

這一行可有趣了
身價幾十億大佬半夜打電話性騷擾你啊。,最開始要你當他情人,聊天內容黃暴下作非常下流,明確拒絕之後居然反口說要你當他兒媳婦

企業老總說包養過明星啊捧紅過xxx,回頭喝多了打電話給你叫老婆,對話倒是不下流就是劈頭蓋臉一頓罵,臟話十級了解一下

大佬一擲千金狂追單純女,染上性病後朋友上號連罵該女幾個禮拜(罵一句花500,類似於遊戲里的喇叭功能)女子至今無蹤影

有人拿著老婆的治病錢一擲千金追妹子房子都賣了,最後還是該公司覺得可憐退回了一半兒的錢

大佬上線充值50萬,之後全體銷售瘋狂拉攏借他錢給他充值讓他消費,結果大佬拍拍屁股走人,用50萬玩出了100多萬的效果覺得特別值。

某公司藉著年會的旗號招嫖,女主播(非單身(被高層看上了,全體員工勸她就範,告訴她就當找了個男朋友處了一天。。。。後來這個女主播每天獨享黃金時間推薦青雲直上

痴心二代甩150萬追女,女子過生日的時候二代想給她個驚喜去了她家敲門,結果打開門的時候女主播的男朋友只穿個三角褲衩在屋裡轉悠呢。。。。二代轉身就走從此消失

這一行特別有意思,碰到的人都各有各的奇葩點

所謂現在說的雲青樓我是不認同的,像我這樣就為了興趣的姑娘有很多

讓我一天不教育教育別人,教別人怎麼談戀愛,不在大家面前唱個歌,不去和傻子撕逼,不讓我和賺錢達人語音聽他們的賺錢發家史,我渾身難受的。賺不賺錢無所謂,只要有人看,有人聽,我也能聽到別人的故事,我就覺得這一行有意思

有很多直播認識的粉絲朋友我結婚都來隨份子啦哈哈哈哈!我們現實見面過,並不曖昧,就像是哥們

這一行陰暗面多,最重要的是管不住自己的人多,而且可以用來給那些錢不是正經來路的人消費

但是真的太有意思了,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也不過如此了吧,這些土豪的發家史有的時候比八卦可刺激多了


匿名用戶:

銀行櫃台

1.老人去世,家人拿著公證書來取錢,一大家人互相之間一句話都不說,只對我說要把錢平均分成四份。我算完分好錢,每份拿皮筋綁好,每個人都來領一份,領完轉頭就走,出門各走各路。

2.村子拆遷,給一家老兩口賠了幾十萬,兩個兒子跑來拿錢,在大廳吵起來了,從吵架的內容聽出來,大兒子一直在贍養老人,二兒子成人以後就幾乎沒回過家沒給過家裡錢,大兒子認為二兒子不贍養老人沒資格拿錢,二兒子認為我也是兒子這錢有我的一份。兩個人從吵架到打架,在銀行門口的地上滾來滾去的打。

3.一穿的不錯的中年女人來取她爸爸的存單,可是沒到期要拿戶主身份證來才能取,她在我窗口磨了十幾分鐘,說急用錢之類的,最後我還是沒給取,她走開在旁邊壓低聲音打電話,說我爸的身份證我拿不到啊!上次說給他辦老年證要身份證,這次用啥理由拿身份證?

4.一對中年夫妻進門就開始大鬧說銀行卡用不了要投訴,查完發現這張卡已經掛失補辦過了,中年男人賭咒發誓沒有來辦過掛失,一定是有人假冒他來辦業務,好吧,調監控發現就是這男的本人來辦了掛失,後來了解情況發現是夫妻吵架了,男的跑來補辦了工資卡。讓我想不明白的是,你自己補辦了你自己不敢給老婆說,跑來銀行吵鬧是幾個意思?

5.在櫃台取錢以後,用傘擋著監控,拿自己手裡的一張假幣換了剛取的一張真錢,跳起來鬧事說銀行取出來假幣了。

6.最常見的一類,銀行說業務必須戶主本人辦,來的那個人說戶主在外地/住院/癱瘓/死了,我說那這種情況你怎麼怎麼樣就可以來辦,結果過了半個小時,被說在外地/住院/癱瘓/死了的戶主出現在大廳里,好吧,你說在外地我都能理解,你說人死了是幾個意思?癱瘓的也不知道哪個醫生給治的這么快就好了。

不想寫了,一般來說,規章制度要是讓你覺得麻煩,那是因為制度在保護你的財產安全。對制度不滿意也不要衝著窗口的工作人員抱怨,他們改不了規章制度,對著有權力改變規章制度的人抱怨才有用的。


醉閃閃:

必須是記者,他看到的太多了——
那些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他們經歷著怎樣的磨難。他們讀個書,求個職,就個業,看個病,養個孩子,甚至連活著,都太難太難;
很多鋃鐺入獄的嫌疑犯,他們的父愛母愛是殘缺的,他們的靈魂是扭曲的,他們的心理是陰暗的;
那些突如其來的橫禍,讓太多的家庭痛不欲生,這種痛還要伴隨終身
啊,這些並不是主要的,來個華麗麗的對比………………………………………………
那些生來就有錢有勢有背景的人,他們很多都過著蔑視法律、紙醉金迷的生活……
活生生的對比,你會看到,這個世界,不會有任何公平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