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毀一個學生有多簡單?

問題描述: 摧毀一個普通人有多簡單? - 生活 摧毀一個熊孩子有多困難? - 生活 在朋友圈裡看到一個國小老師說摧毀一個孩子特別簡單,只要三次打招呼不理就夠了,這孩子便再也抬不起頭來,真的是這樣嗎? 補充 國小六年級被英語老師冤枉我罵了她,關系好的同學告訴我是隔壁班的英語課代表故意想整我,英語老師可以一整堂課不上,讓我站在講台上批鬥我,事情僵持了好幾天,我就是不承認我罵了她,班導讓我寫檢討,我不寫,還說…
, , ,
我最帥:

以前一個同學得了乙肝。

班導的做法是,把這個學生隔離。

讓他一直坐在最後一組的最後一位。而且在這個同學的前面空了一個桌位。說是怕他的口水傳染到前面同學。

這個同學拿了零食回教室吃,其他有同學一起吃。被老師看到了。。。

這個老師專門在班上罵那個同學,說他有病也不注意,故意傳染同學,被罰站一天。

老師還告訴同學,讓大家不要和他一起玩。。

那個同學的作業本,老師在批改時,都會用塑料袋裝好,說是怕污染其他同學的。

這個同學,整個國小後半階段,就在這樣的環境中度過,以前都是非常開朗的人,後來沉默到不說一句話,下課默默的坐在座位上。。整個人都萎縮了。。

後來他上中學去了外地。

我想,那個地方應該沒人知道他的情況,他可以過得正常起來了吧。真希望他好起來。

這個老師是我遇到的最無知最惡毒的老師。。。我永遠不會原諒他對一個學生如此滅絕人性的摧殘。。


匿名用戶:
國中剛進校的時候,遇見一個男生,1.6米的個頭,在初一的人群中還是算中等偏高的。他的學習成績相當好,長著兩顆大大的帶著熠熠生輝的眼睛,因為他名字中帶有一個俊字,我們都叫他俊哥。

剛進校的時候,國中班導是教數學,一直把他視為佼佼者。

你以為這是一個優秀到最後的故事?不不不,故事的跌宕起伏才剛剛開始。

初二上期的時候班級轉來了一個染著黃毛的男生。整天跟高年級的不學無術的小混混混在一起。後來因為打架抽煙打牌,被國中的學校勸其退學。父母整天被請家長,弄得整天在家跟兒子吵吵鬧鬧,聽了一些建議,就琢磨著換個環境。大概是父母在當地還有點人脈,請校領導吃了頓飯,又轉到我們學校來。

有人說,優秀的人就像一道光,你經歷過以後,就不想再遇見黑暗。

然而,未必。

當時俊哥旁邊缺了一個位置,小黃毛一進班級自然坐在那裡。不一會,小黃毛跟俊哥說,」你幫我寫作業,我請你上網,好不好?「

俊哥只是笑笑,」你要抄就拿去抄吧。「

小男孩哪有那麼多心思,沒過幾天,俊哥就和小黃毛混在一起。

他開始變化了。

每個午休的時間,俊哥就會和小黃毛偷偷溜出去上網。慢慢地,他開始沾染上這個好朋友的壞習氣,變得浮躁,整日沉迷網路,學習成績比坐過山車還掉的快。

班導也發現事情的嚴重性了,開始請俊哥的家長。俊哥的父親是工薪階層,父親整日出差,母親也每天辛辛苦苦地修築長城。

俊哥的爸一聽說自己的兒子渾成這樣了,從遙遠的武漢跑回來,一回來就給整日打麻將悟國粹的母親一巴掌。

俊哥的爸為此事和他媽狠狠地吵了一架,摔東西摔得滿地狼藉。後來,父母離婚了。

他開始更加自暴自棄,和小黃毛整日逃課沉迷網咖,每天中午就只有他阿么跟他煮飯,老人家目不識丁,哪裡懂得教育?僅僅是確保他不餓死而已。

他開始自怨自艾,在虛擬的遊戲世界中體驗著生為人傑的快感,體驗著快意恩仇。

後來中考,他根本不來。來了也考不上。

每次國中開同學會的時候,班導都會惋惜。哎,少了一棵好苗子。


無名君:

感謝邀請,這個問題,我其實一直想回答,但是一直都找不到合適的文字來表達內心的親身感受。終於,最近在網易雲上看到了五月天的《盛夏光年》MV,一下彷彿就釋然了,放上視訊:視訊傳送門:盛夏光年mv

手機黨沒WIFI 的建議花錢也點開看(一共22M),沒時間看的看下面:

視訊里的男主和單親母親,母親無能指望兒子出人頭地,對他寄予特別高的希望,一旦沒達到期望值就是語言羞辱

男主膽小軟弱(五月天很好的詮釋了從小在強勢的母親身邊長大的孩子,一般都比較軟弱,缺乏自信),經常被學校里的惡霸流氓欺負

男二,同樣也是單親,從小和父親長大,父親離異愛好酗酒,酒後把自己對妻子的離開、生活的不滿以辱罵、拳打腳踢的方式加註在男二身上,所以男二從小叛逆、暴戾。

終於,有一天男二碰到了被欺負的男主,男二挺身而出救了男一,從此兩個人像兩只單獨漂泊在外的流浪狗,惺惺相惜,青春期的男生,熱血、躁動,喜歡耍酷、喜歡被關注,同樣還不喜歡讀書,所以他們流連於檯球廳、網咖、洗浴店等場所,喜歡結伴而出、重視兄弟友誼。

視訊里,男一男二被小混混圍追,疲於奔命,逃跑過程中男二腦海里閃過的是父親對自己的謾罵與家暴,所以他死了心,反正被看不起,乾脆就豁出去了。

視訊里沒有放男一的想法,但我知道他一定是恐懼與軟弱——回去了肯定會被母親痛罵,也許就是那一句:你和你死去的爸一樣沒用!

所以在男二拿出刀的時候,男一併沒有拚死的拉開或者和他一起並肩作戰,而是在男二捅了人之後膽怯的快速逃離現場害怕被粘連

之後男二入獄,男一帶著對好友的愧疚麻木過活,他變得軟弱、自閉,恨自己!

終於男二放了出來,前半生已毀的男二終於和大多出獄的人一樣染上了毒癮,骨瘦如材。

某日碰到昔日最好的朋友男一,想和以前一樣熱情的擁抱男一,鏡頭里看得出男一的眼裡不是感動而是恐懼!

仇家找上門,同樣的劇情,同樣的劇本,男二沖上去,男一跑開,男二回過頭看男一,眼神里透著堅定與不屑,這不屑是對這些仇家也許還有男一。

最後,男二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像一條被折磨到瀕死邊緣的流浪狗,而男一則帶著驚恐與軟弱逃奪路而逃,像極了一條喪家之犬。

最終男一活了下來,帶著對摯友的愧疚和自責行屍走肉的活了下來,生不如死!

所以啊,各位看官,你看摧毀一個學生多簡單啊,一個破碎的家庭、一個無能的父、母,夠矣!

Ps:看完就想跑?被我抓住了吧,還不點個贊再溜


子楠:

非常難。

我有一個哥們,國小的時候因為沒有坐的筆直手沒背到背後,語文老師直接把他拎起來,一腳踹到教室後面。

回家以後母親看他腿瘸了,就去找老師理論,然後老師威脅班上的所有同學,誰敢作證黃老師打了他,黃老師就讓誰以後天天挨打。然後語文老師黃老師還要求所有學生孤立他,因為他媽媽竟敢因為兒子被老師欺負了找老師理論。

後來他當時被老師欺負得似乎抑鬱症了,自閉,人和他打交道他也沒有反應,甚至有時會有自殺傾向,於是他媽媽把他轉去了新疆的建設兵團,因為他阿公是那個團以前的書記,沒人欺負他了,才好一些。

後來因為團場教育水準太差,家裡給他轉到了市裡的學校,他由於身高長得比同齡人都高(國小就有一米七了),老師給他起外號老大難,然後故意給他作文打很低的分(不知道為什麼中國的國小,語文老師都喜歡以欺負孩子取樂,順便說一下,之前那個黃老師就是因為教國中的時候,把一個小孩扇聾了,然後降職去氮肥廠雲峰完小教國小生語文。呵呵,降職。)。他不高興,所以我行我素,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有一次老師當著全班的面斥責他為什麼給同學起外號,他反問老師,那為什麼你給我起外號呢?老師平時給他語文都給60分以下,但是小升初不是語文老師改他卷子,他語文考了90分。而且國小的時候有一次知識競賽,他們班輸了,他搶答到的題最多,由於平時老師就帶頭奚落他,所以大家一致去指責他,這時候可能老師也看不過去了,就說他答題的分值是最多的,你們幾個憑什麼指責他呢?

國中的時候,他更叛逆了,老師講過的解答他都不信,非得自己推導一遍才信。甚至經常寫出比老師解法更簡單的解法,老師每次都扣他分,理由是改卷老師都是固定思路改的,你換個思路人家根本不會看你的,就算你步驟是對的,萬一你字太丑改卷老師以為你答案錯了,你就沒步驟分了。但是他依舊我行我素,後來在高中的時候,老師每次解難題,都會和他一起討論,看看有沒有更便捷的解法。

大學了以後,他依然很叛逆,自己專業課不學,跑去學別人的專業課,一個大學部生,去經管學院借別人教授給研究所編寫的博弈論教材來自學,不好好學自己的專業,大4了還被當掉,別的同學復習都知道做往年試卷,他懶得做試卷考試周還去圖書館看別的學科的教材。被當掉了補考別人都知道帶書去抄,老師基本上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而蠢到不知道帶書去抄,又害怕重修,反而這時候認真刷試卷了。他畢業的時候自己專業的老師很生氣地說你除去別說是我們專業的學生。

後來他果然也沒找本專業的工作,而是用自己學得非本專業的旁門左道的知識,去做點小生意謀生。

但是他能做到不靠別人,靠自己活著,不偷不搶不犯法,而且能幫助一些他能夠幫助的人。

如果你認為一個學生必須一路聽話地讀書,好好學本專業才不算被摧毀了,那摧毀一個學生太簡單了。大部分學生都已經被摧毀了。

而如果你認為一個學生無論如何被老師欺負,都能夠堅持做自己的事情,始終保持樂觀和自信就能不算被摧毀的話。

那麼,摧毀一個學生難如登天。

中國的學校,特別是國小,很多老師心理變態,會以欺負學生為樂,而中國的法律很奇怪,把國中生打殘疾了的老師不會因為故意傷害罪被關監獄里,反而讓他去欺負年齡更小的國小生,美其名曰降職。

然而就算這種老師,除非她把學生殺了,否則,她也無法摧毀一個學生,她以為她能做到,她以為她能夠通過暴力和扭曲的規則把學生逼到抑鬱,但是一但這個學生離開那個環境,他又就會重新成為一個樂觀開朗的人。

勸各位教育工作者,別想著摧毀一個學生,你們沒有任何人有那個能力。


匿名用戶:

2018.1.28續

看了一個挺有意思的視訊

Sina Visitor System​weibo.com

2018.1.6 續

正是因為在我的整個成長階段,父母對我的部分教育方式極其不恰當,導致了性格變得「叛逆」,變得對父母的意見打死不從,變得不再以家人的贊許為努力的方向。我從小就在心裡紮下了一個根,我要為自己而活,要活出自己認可的價值。到現在回頭看,覺得這其實並不見得是壞事,在我父母錯誤的教育方式下,我建立起了強大的心理抗擊打能力,無論受了什麼挫,我都能快速的重建信心。成長環境讓我對父母的意見失去信心,我選擇只相信自己,這讓我學會了獨立,獨立的找到努力的目標,制定達成目標的計劃,並依靠自己的毅力去執行。在執行的過程中,我也不喜歡和家人談起我的目標和計劃,他們對我的人生方向是模糊不清的,只有我自己知道。十年如一日的獨立思考,反倒讓我構建了正面的、完整的,屬於自己的價值觀,真是百味雜陳。

所以,我並沒有被摧毀,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

大學大學部畢業,我拒絕了多位家人通過關系給我找的國企機會,獨立求職,從小做起,盡管父母依然會嘲笑貶低我做的工作。今年我已經26歲了,在深圳某網際網路公司做產品經理,前景可觀,收入也非常可觀,還在廣州吃力的供了套房(父母用他們大半生的積蓄給我交了首付)。我上大學時找的女朋友,雖然也飽受我父母的看不上,但時至今日已經伴隨我走到第9個年頭了,謝謝她和我父母不一樣,一直都支持著我。

在教育經歷中,我一直都被貼上「壞孩子」和「差生」的標簽,到今天我已經不想再去強調,叛逆的性格真的很可能是在父母或老師錯誤的教育方式中形成的。我知道父母永遠都是以「為了你好」的視角看待這些事情,所有的父母都會希望盡自己所能去讓自己孩子過得更好不是嗎,所以我不怪他們。我也會和他們年輕時一樣,扛起肩上的責任,盡最大的努力讓我未來的孩子和日漸年邁的父母過上好的生活。

另外再補一句,感謝我父母在我極其叛逆的情況下,堅持讓我完成了從國小到大學的學業,以我當時的叛逆勁,要是真沒人管著我,我的書可能早就不讀了,沒上大學估計也就沒有今天的我了。

—————————————-

以下是原答案:

這問題我似乎還是比較有發言權的。
1、打
讓孩子3歲幼稚園 、4歲學前班、5歲一年級,阿公是校長的領導,沒入學年齡問題。

被爸爸送到學校,因為害怕拉著爸爸的機車不讓爸爸走怎麼辦?打啊!

去到學校因為聽不懂覺得無趣課間跑回阿公家(在學校里),又被送回去,反覆反覆的教不聽怎麼辦?打啊!

在學校里和同學有爭執,把同學鉛筆盒扔到了地上,該怎麼教孩子?打啊!

不交作業,上課不聽講?打啊!

性格太倔強,打了還是不聽怎麼辦?多打幾次,打狠一些!

至此孩子性格肯定會變得暴躁易怒,聲稱你再打他他就回學校打同學。怎麼辦?當然是繼續往死里打啊!把孩子的頭按在家裡樓梯的馬賽克瓷磚上磨到出血,用棍棒、皮帶、衣架、鞋子打啊!

在哪裡打比較合適?在家裡啊、在街上、在教室、在小朋友們的面前、在家人面前,在哪打都行,地點不是問題。

一言不合就打,是孩子在國小甚至國中階段的核心教育方法,因為孩子的價值觀尚未發育成熟,講太多歪理他也聽不進去,唯獨靠打,可以讓孩子的記憶深刻。

好,接下來也是很關鍵的一步。

2、否定、拒絕和貶低
從國中開始孩子逐步有了自己的思想,在這個思想形成的重要階段,教育方式不能和從前一樣,粗暴簡單。否定、拒絕和貶低,則成為該階段教育方法的核心。

比如說:
孩子喜歡玩電腦、上網、打遊戲,為了不影響學習,不辦網!再便宜都不辦!不買電腦!不給用手機! 想看雜志?想看課外書?不買! 零花錢?不給! 凡是身體不舒服:讓你不要喝那麼多飲料!讓你總是在外面吃飯! 成績不如同學好:你看,在學校吃飯的同學成績都那麼好,你老師在外面吃就考成這個樣子!你怎麼總喜歡和別人不一樣? 身體不舒服想去看病:一點小問題你就喜歡小題大做,讀書又不見你那麼關注。 感冒了:誰讓你平時吃那麼多上火的東西?or 誰讓你喝那麼多飲料,體質搞得那麼差!
取得任何好成績,絕對不能誇!誇了孩子就有自信了!要讓孩子在長大以後用盡力氣回憶父母什麼時候誇獎和贊許過自己時,回憶不到任何一次!這才能達到教育孩子的目的!

寫著寫著,忽然有點心酸,不想繼續寫了。放放再說吧。


劉小麥:

謝邀。 【欲讓其毀滅,必先讓其瘋狂】

這是多少老師可能不知道,卻一直踐行的理論。

世間萬物應該都是有高低起伏的,但是在這類老師眼裡只有成績。

在他們眼裡品學兼優的孩子,是不會有除了不勤奮以外的原因導致成績下滑的。

這些孩子哪怕全家一夜之間死絕都能考出高分!

這些孩子哪怕患絕症也是會考得出高分!

這些孩子哪怕被強奸被傷害被殺都是可以考出高分!

這些孩子哪怕從天堂摔倒地獄都會考出高分!

···················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

我一直覺得這次話的翻譯應該是傳授道理,教授學業,解答困惑。

而道理和困惑,本是為人處世的經驗,和學習無關。

他們可能知道三角函數阿伏伽德羅常數置換實驗DNA天文地理醫卜星象等等等,

但是他們不知道人世險惡,不知道怎麼面對挫折,不知道怎麼扛起一個家。

你讓這些涉世未深的毛孩子怎麼能不瘋狂,怎麼能不自我毀滅?

只知道傳授學業的老師就是摧毀學生最直接的利器。


木川:

其實也沒有很簡單,問題出在家長身上啦。

國小一年級,就因為上課的時候老師要求端正坐著,左手放在右手上面,可是當時我笨啊,左右也分不清,偏偏把右手放在了左手上面,那個女人過來就打了我的頭,我當時就站起來打了她的手。她怒了,又想打我,我就跑出去了。

當然就告家長啊!於是我爸來了學校,問了咋回事,我說了一遍,老師也說了,讓左手放上面就必須左手放上面。我爸說:他做得正就行了,哪只手放上面有什麼關系?

這個老師再也不會來找我麻煩了。

國小三年級吧,沒記錯的話,那個老師最喜歡布置那種詞語抄寫二十遍三十遍的作業,有一回我只抄了十遍,老師努力,又想打我,我又跑了。

當然就告家長啊!於是我爸來了學校,聽了以後他很憤怒,先就倆手指給了我頭頂一個嘎嘣……我當然哭了。哭完了我爸怒氣沖沖地問我,為啥你只抄十遍?我戰戰兢兢地說:我抄十遍就會了啊。我爸一愣,看著老師。老師當然不服啊,就當場聽寫,當然我是全對啊。於是我爸說,真的會啊。那以後就抄十遍吧。

後來吧,老師們也都不怎麼搭理我了……

五年級的時候,班導,當著我的面說,你這種人么,國中畢業就好去種地了。嘖嘖嘖,前些年我在鎮上遇到她,那時候我已經浙大大學部畢業了,唉,她還是一個鄉村國小老師。我也不忍心刺激她,就無視了她。

國中啊,高中啊,一路讀完,我爸從沒參加過家長會,我爸的理由是:孩子在學校里,沒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你老師拿錢不就是管教書的么,讓我開啥會?我不去。孩子幹了傷天害理的事兒,我自然會親手料理了他,也麻煩不了你們老師。

大學畢業以後啊,我也問過我爸,這么縱容一個上學的孩子,真不怕我學業無成么?

我爸說,我和你媽從來也沒想過你能考重點大學,當時想嘛,反正我自己也從小不愛讀書,估計你也差不多,國小國中混混畢業么算了,想不到你小鬼,還不錯……

我……無語……

從我這個個體樣本來看,我覺得老師是毀不了學生的,老師+家長才可以~

我爸基本上可以說目不識丁,但我自己想想,他對孩子的期望和教育的理念,真的是完勝了許許多多,我的同學的知識分子父母們。

至於我的那些國小老師們,其實整體來說,都還是很好的,尤其是上了年紀的,其實就是鄉村大叔大媽,感覺很親切。反而是年輕的老師,特別作,也真的很壞。

現在我就讀的國小已經不存在了,合併到了鎮上的國小,回想起往事,對當時二十來歲的那些年輕教師,我依舊滿懷鄙視。

謝邀。


高報酬戰將:

我摧毀過的學生大概就一個,方式是毆打和威脅。
那是 大約十年前,班上有個學生,他的行為按照今天的說法就是校園欺凌,成天欺負無冤無仇的矮小同學取樂,態度還非常囂張。班幹部阻止他,他威脅班幹部,同學告訴我,我批評他,他回頭欺凌舉報的同學。學校給他處分,他滿不在乎的說,反正義務教育不能開除他,然後繼續欺負同學。我警告他受害同學家長會報警,他居然回我說他是未成年人警察也拿他沒辦法。
他的家長也是個人渣。所謂熊孩子必有熊家長,當時我曾經請他家長來學校,跟一位受害同學家長見面,大家交流溝通一下,找找解決辦法。當時我還沒揍他兒子,只是痛批過他兒子一頓,結果他先是說我歧視威脅他兒子,這也罷了。接著面對受害家長,他居然說出這樣的話:聽說你老公沒了,我和我兒子都是男人,要不要滿足你一下(大意如此)。把對方家長直接氣哭。
於是在他又一次毆打同學還把同學鎖進廁所後,我揍了他一頓。挨了揍之後這小子居然說要找社會人堵我,我回答他,你活了13年認識的人多,還是我活了25年認識的人多?他又說要去教育局舉報我體罰,我當時也惱了,直接告訴他你盡管去舉報,等我丟了工作沒了包袱,正好天天堵你揍你。這小子大概真被我的氣勢嚇到了,之後再也沒敢欺負同學。

我可能真的摧毀了一個學生,給他留下了一生的陰影,他的不良三國志天下一統計劃就這樣被我粗暴扼殺了。如果我選擇用愛心和理解溝通去感化他的話,結果可能會不同,受害同學大概已經被逼轉學甚至自殺了。


快樂一劍飄:

在朋友圈裡看到一個國小老師說摧毀一個孩子特別簡單,只要三次打招呼不理就夠了,這孩子便再也抬不起頭來,真的是這樣嗎?

是,對,這說的就是我吧?

我順便補充一點,只要說我作弊,說一次就夠啦,不用三次。咦,怎麼恰好也是英語老師???

所以小孩還是要多吃點苦的,這世界上的傻逼你消滅不光,如果遇到一點事就被「摧毀」那就得不償失了。。


起點中文網:

他和一個富家女孩談起了戀愛,可惜他來自農村,還有一個破落到無法負擔學費的家。於是,女孩父母在知曉的第一時間,便跨越三江,來為這段故事畫一個句號。但你終歸是無法預料一個故事的結局在哪,比如季播劇和爛尾小說。

女孩告訴他,我們跳樓吧,一起死。他點了點頭,與女孩告別,然後各自來到宿舍樓樓頂。最後故事的句號畫在了女孩墜樓、男孩被攔下的那一刻。

只有故事的主角能書寫結局,可悲的是他們無法選擇想要的結果。

魯迅說,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撕碎給人看。是誰撕碎的我不知道,但是撕碎了什麼和給誰看,世人自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