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毀一個熊孩子有多困難?

問題描述:摧毀一個熊孩子有多困難?
, , , ,
Ulrica Wu:

從小說話聲音不大,個子不高,不會罵人。。到國中了最高還是一米四。。。。

從農村換到市裡來讀國小的時候,因為穿的很一般,同學們叫我「鄉巴佬」,對國小一點點都不喜歡的原因之一。剛入學被老師分到倒數第二排的位置,同桌是個男生。前提講完。

這個男生比我長的高,城裡人,每天的樂趣就是揍我。每每他下課了、心情不好了、超過三八線了都會捶我手臂,班裡人很不喜歡我這個外來人,每次看到這樣的一邊叫我鄉巴佬一邊起鬨讓男生繼續。每到這個時候,憤怒和屈辱的怒火氣的我咬牙,但隨後腦海中想起老媽千叮嚀萬囑咐的話「千萬不要和同學打架,不然賠不起,家裡的錢都給你們讀書了,沒錢賠。」

忍著的後果就是有天我發現右胳膊還是左胳膊整條都青了,那個男生也更過分的開始罵我爸媽。瞬間所有的怒火一下子全都爆發,在他推我的時候,一把抓著他的手,反手把他按在地上猛揍,他反抗就揍,不反抗也揍。。。。

全班都靜止的看著我把他按在地上狂揍,老師來了也沒放手。。。。

平常的小打小鬧的也就算了,罵我家人,呵呵,我只是不打架而已,你以為我家母上大人為啥叫我不要打架。。。

附上我的胳膊,差不多三個按鍵大小,真的很小隻。o(´^`)o


晴空i:

不得不說,Aorqu的大佬太可怕了,嚇得我一個小透明瑟瑟發抖

暗奧義-必殺技-和平相處法

當有熊孩子欺負你時,立馬心平氣和,當一個聖母,跟他聊天,聊天內容是神馬?

肯定是聊遊戲,lol啊
王者毒藥啊
陰陽師之類需要大量氪金是遊戲
聊著聊著問他有沒有沖過錢之類的,然後打開手機錄音錄下來,並以此整治他,不聽話就給他父母聽錄音


Aorqu用戶:

國小某個男生特別愛欺負女孩,揪頭發掀裙子都是小事,還經常搶人家零花錢什麼的,後來和我一桌就變好了。

無他,揍。

敢碰我頭發就用尺子敲他手,踢我凳子就拿筆扎他大腿,掀我裙子就大耳光抽他,罵我我就罵回去,和我對打被我一腳從門口踹去走廊撞在走廊窗檯半天站不直,從那以後我倆相處得特別好。

沒辦法,誰叫我爸從小給我看金庸呢。

後來上了國中我表妹被同學欺負回來跟我哭,我直接提著斧頭去他家砸門,學會了這招以後我妹上學再沒吃過虧。

對了,國中還和一個痞子同桌過幾天,後來考試分班就沒見過了。聽別的同學說這哥們經常欺負人,後來高中因為打老師被勸退了。而我對他最深的印象就是他嘴裡不幹凈涉及我爹媽,被我在地理課上一個響亮的耳光還回去,當時他那驚訝的小表情真好看。

所以說,摧毀一個熊孩子只需要派出另外一個熊孩子就行了,以暴制暴並不可恥。


不解:

我就是那個被教育的熊孩子。

因為父母上班沒時間,我從小是被我鄰居家的阿么帶著的,阿么很要強,有什麼玩具都要我先玩,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搶誰的就搶誰的,在家裡看電視時不允許別人說話,總之小時候很討人厭。
後來有一回家庭聚會,親戚都來了,不記得為什麼了,和外婆吵起來了,應該是和她大喊還翻白眼之類的。我媽站起來直接拖著我的衣領把我拽到隔壁,鎖門,扇耳光。
不是一個兩個,是連環扇。一邊扇一邊說:你怎麼和我媽說話呢?當時疼的我都失去知覺了。
過了一會她突然停下了,說,去洗臉。
我莫名其妙,走進廁所一看鏡子,滿臉的血。

從此我從一個高等級的熊孩子跌回新手。

而我媽,她平時既溫柔又少女,但發起火來可以打倒十頭牛╮(╯▽╰)╭

……………………………………
補一個吧!
這回不是我,是我侄子。我侄子三歲了,這孩子打人,真打,不是開玩笑那種,並且爸媽阿公阿么姥姥姥爺誰都打,怎麼說都沒用,我嫂子不讓打孩子,我大姑也不敢隨便管教,好不容易有一天我哥我嫂子不在,我侄子被我姑逮住狠狠一頓揍……
還有一次,給他洗澡,他又打人,故意往我姑父(也就是他阿公)眼睛裡撩肥皂水,我哥趁我嫂子不在打了孩子幾下,後來我嫂子回來問我大姑,我哥是不是打孩子了我大姑和姑父(故作)一臉茫然的樣子:不知道啊(⊙o⊙)沒看見!
我嫂子挺溺愛孩子的,三歲了不會自己吃飯,不過現在已經強行改好,很簡單,我姑帶他那陣秉承的原則是:飯我給你做了,要麼你自己吃,要麼你餓著。
侄子現在非常乖。
…………………………………
補充:我媽不會隨便動手打人的,我自認為是一個三觀正,雖然會做錯事但是願意承擔責任的人,這些都非常感激我媽的教育。她用童話的方式講解性,教我如何保護自己。她非常開明,最初是她告訴我愛是平等的,要尊重別人的生活方式,尊重別人的性取向等等。她沒有逼迫過我,尊重我的隱私,讓我用自己喜歡的方式生活。她幾乎不在家討論別人的家事,也引導我不要干涉他人的私生活。她是一個好媽媽,至少在我心裡是。我非常愛她。

…………………………
我就是隨手寫個回答,不是來聽我父母教育怎麼怎麼有問題的,我這人護短,不樂意聽有人說我爸媽的不是,而且我們家從來是先談話,幾次三番不改才動手的,我認為一點問題沒有。


Aorqu用戶:
我不喜歡小孩,唯一比較喜歡的,當然是我兒子。所以我熟悉的熊孩子也只有我兒子……
自己的孩子不僅是世界上最可愛的那個,也是最熊的那個。我家的我管他叫魔神。
性格倔強,愛發脾氣,特別愛哭,能言善辯,煩起來能氣死人。
每當我生氣的時候就默念:我親生的,我自找的……如此十遍。
早上新買一支口紅,晚上魔神自己在客廳里玩沒吱聲,心道壞了,這小子安靜超過十分鐘絕對是在幹壞事!
出來一看果然,嘴巴鼻子都抹得紅通通的,雙手背在身後,拉出來一看,口紅被他掰出來了,滿手都是。
抓起來一頓打。
口紅不是重點,重點是口紅在我包里,這臭小子翻包了。
最討厭小孩子翻箱倒櫃包括翻包,絕對不能姑息。
除此之外還有不好好跟長輩說話、抖腿、舔筷子、翻菜,都會被說教,嚴重時我就要上手了。
我媽特心疼,常說,他還小,你打他幹什麼。
我的意見是:與其因為各種壞毛病以後讓別人揍,不如我自己先揍。至少我打的時候還有分寸,別人可就說不定了。
目前在外面還是能勉強維持乖孩子的表面,因為他知道不能作,否則回家會很慘。
所以要摧毀熊孩子,關鍵還是先得摧毀熊爸媽。


曾小蓮笑一個:

好吧,為了滿足各位對本人容貌的好奇,本人現自拍一張,請坐穩扶穩
總覺得不夠誠心,好吧!不用美圖秀秀,再洗把臉,再上一張素顏(此女子己瘋)

本人是一21歲的妹子,去年過年一個房角上的親戚帶著小女兒(五六歲的樣子)來串門,那阿姨從一進門就不下三遍的跟我媽說,你女兒還沒對象啊?眼光別太高了,也看一下自己長啥樣,
我媽當時看著是過年也不好說啥,就回她還小,不急(當時我不在場,我在幫她看她女兒)事後我知道我差點拿面鏡子去她家,讓她看看我長啥樣?
還是說回她女兒吧!一來就自顧自的走進我房間,姐姐,你這個貝殼項鏈好漂亮啊!送給我好不好!這個小熊也好可愛啊!她媽還在一邊搭腔,是啊,小蓮啊,你都那麼大了,這些小玩具就送給妹妹唄,改天阿姨幫你介紹個好男朋友,
TM的,我忍著不爆粗的沖動,面露微笑的說,好啊!項鏈30,小熊60,看著親戚的份上,給個親情價80 拿錢。。


joker:

由於當時比較小 只記得零碎的事件經過 經家人集體回憶拼湊出這件事。

幼稚園 ,當時小朋友都要帶書到學校去。我帶了一本比較好看的圖畫書 ,過了幾天發現上面全都是黑色的油墨 有些畫被圈起來上面做特別惡心的標記。書的邊角還被撕的破破爛爛

後來就拿著書到處去問問其他小朋友,最後知道是兩個長的還蠻高的男生畫的,然後我就一點都不記得了…
當時家長不在學校也什麼都沒看到 最後是放學的時候家長來接我然後看到我在老師辦公室門口哭哭啼啼,兩個男生也在那裡哭哭啼啼,家長知道是他們欺負我以後就上去數落了他們一頓,

臨走的時候,老師看著我家長幽怨的說了一句:你家小孩真凶 一邊哭一邊把人家兩個男生打趴下了 好像後來班裡一直說我可愛的,總是追著我跑的那個小男生就不喜歡我了…


寧珂:

前年我跟朋友去kl電影,在坐毛毛蟲的路上,有幾個看起來是中國旅客的一位三十多歲女士,兩位大媽還有一個五歲左右的小男孩。

那個小孩從我們上車開始就不老實,有做過毛毛蟲的朋友們應該知道,毛毛蟲地方不寬,我跟朋友因為就坐四站,所以就沒坐下。

結果後面坐著的小男孩一直扇我朋友的裙子,我們剛開始沒注意到,因為他動作幅度小,結果他拍了一下我朋友的屁股,我朋友以為是小孩無心之失就側了過來,結果小男孩看她要走一把掀起了裙子,把我朋友嚇得躲到我這邊來了。

整個過程他媽跟兩位應該是親戚的大媽都是看見了的,但是全程都沒有說話。

可能是在外偶爾對國人習慣性的護短,再加上不想丟臉丟到外面去,我們也就沒說什麼,熊孩子嘛,早晚有人教訓,到站我們就下車了。

結果他們也下車,就在我們剛踏出車門的時候,小男孩整個人都鑽進了我朋友裙子底下,然後整個掀起來,我朋友嚇得啊啊叫,我就趕緊把他拽了出來,但是他手上還拽著裙角,我就拍了一下他的手。

結果…那位女士就過來了,大聲呵斥我為什麼打她兒子?兩位大媽也在那裡和稀泥,讓我們身上扣屎盆子,不就一小孩嗎,你跟他計較?小孩不懂事,你大人也不懂事?你憑什麼打孩子,快道歉,告訴你沒打你就是給你面子,這給你能耐的小姑娘年紀輕輕就打人,以後不得殺人放火啊….

我們一看完了,這是碰上老無賴了,如來佛祖都降伏不了的黑山護崽精,我們躲行吧。

然後大媽一看我們要走,不依不饒的在我們後面喊活該小姑娘不檢點,我們不打你都是便宜你,一看就不正經,不檢點,不三不四的小混混,估計都是出國求包養的….而且聲音特別大….,幹壞事那臭小子趁機也說了句臭婊子。

我當時就窩不住火了,轉身走了回去,對著大媽說小屁孩幹了見不得人的事,現在我是管不了,未來有的是監獄里的混混會幫您管教。

然後我就把他媽的裙子掀了,我說阿姨真不好意思,我也不懂事,你看我才十八,家裡慣大的。

他媽當時怒目圓睜的,掄圓了胳膊就要打我,不過特別不湊巧,我是學過防身術的…。

我一把就抓住了她要打我的胳膊,我說阿姨,別介啊,我可是不三不四的小混混,一群社會哥們在這呢,你打我我可是會尋仇的,我說你看見我旁邊的那個女生了嗎,她是被包養的,人家背後的金主,這邊黑道白道都得給面子。

那幾分鐘的演技,真是可以拿三金了….。

我想著這也就完了吧,結果其中一位大媽說了句跟她廢什麼話,就沖我過來了,我一側身她沒踢著,我朋友就擋了一下大媽說別鬧了,結果大媽大聲的嚷嚷著報警,指著我朋友的臉說給你們兩個好看,臭不要臉的什麼的。

小屁孩他媽趁我一晃神用手指甲撓了我,當時就出了血道子,因為我暈血,所以下意識左手想掄開她的手,結果用力過猛一巴掌打到了她。

大媽尖叫著要報警把我們都抓起來,要打電話給警察局,大使館。

說等我們倆回國有我們倆好果子吃,讓你們好看。

我當時心想著誰怕誰啊,我在東北早見慣了這一套虛張聲勢的做法,高中郊區見多了打群架的,嚇唬我啊。

我們拍拍衣服就走了,臨走之前我對大媽說,大媽您甭在我這跟個碰瓷的一樣耍臭無賴,您自己個琢磨琢磨我們這號子不三不四的你惹不惹得起?我們可沒那麼有教養,你打我我們會還手的。

還告我們,請律師多少錢?打電話給警察局,馬來語你會說嗎?你打呀,監控都拍下來了,根據這穆斯林的法律,你兒子不知道是什麼下場呢。

還打電話給大使館,你知道大使館電話號多少?在國外每滯留一天需要交多少錢?你們這全身的家當估計都撐不了幾天。

對了忘了告訴您,現在這社會啊戀童癖特多,有的是男的女的,專挑那活蹦亂跳,愛玩愛鬧的小屁孩下手。

想明白了你就打啊,千萬別勉強,再見了您吶。

慢走不送。

兩位大媽愣在那裡,那位女士瞪著我們不說話,她那寶貝兒子玩著手裡的水氣球,眼光四處掃盪著周圍戴頭巾的穆斯林,跟穿著超短褲的華裔女生們,眼神犀利…,充滿了惹禍的慾望。

這個故事真的教會了我真的不能看見中國人就覺得有愛,看見馬來熊孩子少,就覺得沒有熊孩子,看著大媽不講理就讓著。

王尼瑪有句話說的好,老人做不到愛幼,憑什麼讓我們尊老。

---

回國之後,我家親戚問我在國外有沒有什麼奇葩事,我就把這件事跟他們說了,結果居然有覺得小男孩鬧一點可以理解的,小男孩嘛不懂事的,於是我看了看他家四五歲的外孫子…..,明白了熊孩子的來源。

雖然我瘦,才一米六二,看著年齡小,沒攻擊力(不騙人的,照片為證),但是好歹也是二級運動員,不是軟柿子,家裡的熊孩子見到我都跟見到鬼似的,老實的不行,一點都不敢造次。

家裡親戚現在也只會跟我媽說你家姑娘跟一般小女孩不一樣,不喜歡孩子,跟孩子不親。

我都能腦補出我媽這個國小老師,兼二級心理諮詢師心裡的冷笑。

ps,剛坐火車回學校,一會還有個論文要寫,願看過的各位都不會遇到熊孩子。照片路上拍的,打字打了一個小時,好累。大家晚安。


阿舞:

想起童年三件事。

1)五六歲時被鄰居男孩拿石子打青了額角,回去找媽媽,媽媽嘆了口氣沒吱聲,憤怒的我決定自己還回來。

拿著磚頭等了一個小時,終於等到那個熊孩子,我一磚頭過去就把他鼻子干出血了。

2)8歲左右,媽媽買了一張躺椅,大夏天放在陰涼處,躺著特別舒服。我正愜意地享受,就比我大6歲的鄰居男生拽起來了,任我怎麼叫喊也沒有用。心裡知道家人不會為我出頭,於是反身回家拿起一把菜刀沖了出去。

給他嚇住了,麻溜起身把躺椅還給了我。

3)還是鄰居男生。(小時候大戰各路鄰居家熊孩子)我12他9歲,他罵我媽,我瘋狂追著他打,追不上,他沖我做鬼臉,我更生氣了,正好鄰居家有個糞坑,我想都沒想就給他推裡面去了,眼看他驚恐的他在糞坑裡像淹沒在沼澤……那畫面太美我不敢回憶,只記得他媽臉上掛著強忍的怒意來找我媽理論。

(有人問我為什麼突然追上熊孩子了,因為憤怒到極點,腎上腺素飆升,一下子速度加快了。)

最後的結局是,差點被我媽罵死。反正就是罵的死去活來,哎。

但是我都靠自己把公道討回來了,我光榮,我驕傲。

╭(╯^╰)╮


靜為躁君:

今天下班早,剛剛買了大叔的桑椹。
我問:「多少錢一斤?」
大叔:「3塊錢一兩」
隨手一抓,12塊,大叔收了我10塊。
這應該是我吃過最貴的水果!!!
~~~~~~~~~~~以下為原答~~~~~
下班匆匆趕到公交站,坐8點30分的末班車回家。
公交站牌後面的大叔已經連續好幾天在這里賣桑椹了。
裝滿著桑椹的一個大藍子被用繩子固定在一輛小電動車後面的座位架子上。
如下圖

然而今天見到他的時候,他並不是現在車子後面面對著公交站牌後面的人行道,而是蹲在地上,一隻手扶著車子,一隻手在撿散落在地上的桑椹,小心翼翼的挪著步子講撿起來的桑椹放進籃子里。(上圖地上還有桑椹染上的痕跡)
都散落一地了,再一個個撿起來放進籃子里,這還能賣嗎?
本來今天還想買一點嘗嘗的我,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個時候,一位看起來吵架很厲害的大姐騎著一輛市場上經常用來拉貨的加長版的電動車過來,車子後面放貨的貨架並不是貨物,而是她兒子,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
大姐在旁邊停下了,跟賣桑椹的大叔說了兩句話(由於我戴著耳機並沒聽清楚),然後把車子停在路邊,然後蹲下一個個的撿桑椹,撿一個,攥在手裡,右手拿不住了就放在左手裡握住,騰出右手接著撿。
我心想:「我靠?趁火打劫?」
她兒子見狀也蹲下一個個的撿桑椹……
我:這……尼瑪……
然而,下一秒,我就被深深的抽了一耳光。
這母子倆把撿到手裡的桑椹傾數倒進大叔的籃子里。

(圖為小朋友在撿地上的碎了的桑椹,大姐拉他起來)
事後大叔拿出袋子,裝了兩大把桑椹塞大姐車子前框里,大姐又拿出來還給他。
有這樣的媽媽,還會有熊孩子嗎?


Aorqu用戶:
想起來有次候車廳候車

有個家長領著孩子坐到我後面

熊孩子一直踢我凳子 我回頭白了好幾次眼 沒用 家長在聊天呢 根本不管

熊孩子不僅踢我的凳子 還踢旁邊人的凳子 搞得大家怨聲載道 家長果真聾的傳人 搬出了「我家孩子小 別跟他計較」的屁話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好在候車廳人少

我拎著包坐到家長正後面開始踢凳子

家長肯定不樂意啊 他回頭看我 我不理他 當他質問我的時候

我一邊笑一邊說:「抱歉 我還是個孩子 您別跟我一般見識啊――」

他白了我一眼 沒用啊老子是華瞎人
瞪我也沒用

最後氣急敗壞地拖著熊孩子走了

對付熊孩子最好的辦法就是對付熊父母
跟孩子是講不來道理滴


雞兒加蛋:

那是我初三一個美妙的中午,暖風拂面,飯堂難吃。正在享受這難得的休閑的我吃完飯,正在暖洋洋的太陽底下伸懶腰。
然後,一個熊孩子帶著兩個小弟過來,說道:滾開!老子要坐這里!
我的內心:伊克斯Q私密?
小弟們說到:不要惹可能是初三的~~~
熊孩子:初三有什麼了不起!老子初一的!
於是作為初三的學長給他上了一堂生動活潑的思想道德課……


Aorqu用戶:
做老師應該很有體驗了。
都寫下來得多長啊。

第一波——

上崗不久的老師帶新班,因為年輕,家長難免犯嘀咕。這很正常,不正常的是,有的家長愛對著學生嘀咕,小孩兒就記在心裡:我爸媽都不相信老師啊!於是很容易起造反的心。

我一接手,凡是見到我的老教師都這么告訴我:你帶的第一班是全校最亂的班。為什麼最亂的給最年輕的?因為老教師身體和精力有限啊,不甩領導;中年老師不願意帶,人家是頂樑柱,不好惹。我是新來的,看著面善,任務交給我我沒法反駁啊。順便可以美名其曰:鍛煉新老師,她脾氣太好了可不行!
孩子熊,家長又很愛找老師的事,於是這個班很難壓制。

其中有一個學生Z最有代表性,心狠手辣,沒幾天就得惹一個事,不是打架就是咬人。感覺學生內部比較強烈地排斥他。
因為父母離異,自尊心過強,父母卻都因為愧疚對他格外寵,弄成了個魔王性子。
他媽媽平時很熱情開朗,大方,但她是那種潑辣的婦女,一有事就自動替自己孩子撇清,順便開始潑別人臟水。可惜我從小跟老爸鬥嘴耍滑,有理有據,不卑不亢,沒幾個說得過我的。跟她鬥智斗勇,不在話下。

Z的日常是這樣:
跟剛換的數學老師起沖突,不聽課,犟嘴:「我就是不聽,我玩兒了怎麼了?你能把我怎麼著?blabla……」我們數學L老師可不是好惹的,沒動他,一把把他桌子懟翻了,給他嚇得當時老實了。一聲不吭到放學,回家吃完飯開始裝哭,說老師打他。下午六點半加班的時候,突然接到他媽媽的電話,張嘴罵娘,罵得死難聽。威脅加罵L老師。
我想講理,可她一直罵,我把(辦公室)電話摔下掛了。這樣來回打了兩三個,其他老師聽到了(非外音,可見嗓門之大),微信告訴我們L老師,L老師管我要了她電話,十分鐘給她懟消停了。
第二天熊孩子Z被他媽掐著後脖頸給L老師和我道歉,我們什麼都沒說就接受了。

最嚴重的一次來了。Z跟女生打架,扯女生辮子,打哭了女生。我調查發生了什麼,他倆互相推諉。幾個目擊的男孩兒女孩兒添油加醋地講了講事情,一致說全是Z的錯。女孩兒爸爸、阿么也來了,就是因為有人跟她家長打電話說閨女跟他起了沖突,怕吃虧。(可見惡名昭彰啊。)
(在此必須得說國小生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單純,無論男女生小心眼兒多著呢。事實是兩個人都打罵了對方,就是因為互相看不順眼,卻都不承認。幾個旁觀的人後來交代,因為看Z整天欺負人,想讓他受教訓,故意那麼說的。可以理解為自作孽,但這種嫁禍行為我很反感。)
我讓Z站在我背後那一邊,先把女孩批評了,跟對方家長說了情況,讓對方家長先走了,女孩兒留下。想著留女孩兒家長對他肯定不利,轉頭再把兩個孩子一起批評教育。而Z全程捏拳頭惡狠狠瞪我……

距離上次還沒多久,我覺得他太過於變本加厲了,需要嚴懲。於是加重語氣地跟他講他自己做過的事情都是怎樣的,後果如何,即使不全是他的錯,別人也不信他了。讓他反省自己……他繼續瞪我……

說到一半,突然領導電話叫我,我去了一圈,回來發現他跑了。此時大概五點半,把資料送給領導,回來找了他家電話,正要打過去,他媽先打過來了。
說了以下的話:
姓X的算是什麼東西啊?你一新來的可XXX(消音)啊?你XX的到底對俺孩子做了什麼?他剛剛給我打電話說他不活了!!電話打不通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你XXXX的有什麼了不起的?你敢這么對俺孩子?!俺孩子要是有三長兩短,我叫你吃不了兜著走!我告死你!……(省略三分鐘)

我:他今天跟女同學發生矛盾,正批評他呢,就跑了。

她:你憑啥就批評俺孩子?!他XXX的給你多少好處你對別人就不打不罵!

我:說話要講道理。對方爸爸來了,我當著他面批評教育了那女孩。還告訴她爸爸倆人都有錯,不能偏袒,讓家長走了。我正給他們講,你孩子突然跑了。趕緊先去找他吧!

我把電話掛了,讓女孩兒回家了。但是心裡很著急地等啊,其他人都下班走了,我還在辦公室里等。他媽就一直電話轟炸我,罵我,惡心至極的語言,不足道。還有空在班級群里散布言論,說我打孩子,慘無人道,等等……麻痹的,老子壓著震怒,理性回復著,不讓事態擴大。

七點了,他媽又打來罵,我開著外音聽著,一個多鍾頭啊,我也是人啊,忍無可忍了,一把摔了手裡的教案書,嘭的一聲巨響,他媽停了一下。
我張嘴就罵:你以為你很好啊?你孩子為什麼成了這樣你不想想嗎?他天天跟著誰長大的?十歲的人了,是我教成這樣的?自己教不好別怪老師教訓他!今天打人明天咬人,再不管過幾天拿起刀犯法了你後悔來得及嗎?老師不過是批評他,還敢威脅我要自殺?他不活了是嗎?我也豁出去了!你敢再罵我一句我絕不放過你!今天他不去自殺,以後還在我手裡呢!你就等著吧!!!
我咔嚓撂了。氣得渾身發抖。

到了七點半,他跑了兩個小時後,乖乖回家了,他媽問他幹啥了,他說什麼都沒,轉了一圈玩兒去了,電話手錶沒電了,所以打不通。
他媽不知道是嚇到慫了還是長腦子了趕緊打電話給我:老師,孩子找到了,沒事,就是出去走了走,我太急了,對不起啊。
我一下子炸了!你一句沒事就沒事了?!
我:你說沒事就沒事了?我有事!這樣的學生我是不敢教了,我沒這個本事。批評一下就威脅老師去死,還有什麼不敢幹的?自己有錯,就鬧事讓老師不得好死啊。我明天就辭職,放心,絕對不多干一天。您覺得誰教得起就請誰吧!你的電話我也錄音了,別想倒打一耙!
拉黑他媽媽。回家。

我回家在群里把我沒打人解釋清楚,重新申明了這是學習群,不許發泄私憤。睡前把一切都想好了,就是做雜活我也不教這個班了!明天就找領導表明態度。

第二天,他媽媽比我去的還早,拉著被揍過的Z拚命給我道歉,我拒不接受,也拒絕跟他媽溝通。第一節不是我的課,我準備去辭工。幾個聽說了的好事家長也打電話來了,勸說我別跟他媽生氣,孩子們還是需要穩定的老師的。我動搖了,畢竟五年級頻繁換老師是很大的問題。我思考了很久,決定不把事鬧大,就該幹什麼幹什麼。我告訴他媽,我為了這個班不辭工,不代表我可以原諒他們,請他媽走了。

我算明白了,這就是個慫貨,為了引起別人注意,為了得到關注,拚命鬧幺蛾子。既然如此,打擊他的最好方式,就是消解他的存在感。
上課一切照常,課後拒絕他與學習無關的一切接近,不理不睬。他鬧事,就把他單獨放講台。他和同學發生沖突,不再給他講任何道理,統統冷處理,扔一邊。班級勞動,不是他值日,拒絕他的幫忙……
他從此格外消停。他媽再也沒鬧過幺蛾子,特別配合工作。

第二波——

吃了上一屆的虧,這一屆到手就開始立威。
我講課比較幽默,風格比較親切,平時還愛笑,不注意的話,很影響班導的威嚴。
今年到手的班,很聰明,但是紀律性不強。
軟硬兼施,隔三差五換換手段,這個班收拾得還是不錯的。

唯一例外的一個幺蛾子。叫他R吧。個頭很小的一個熊孩子,但是從小就很兇,跟老師懟是經常的事,學生說他還推過懷孕老師的肚子!R自己特別會裝乖,試探了幾次違反紀律,就被我收拾了,在我面前很慫。我一向是聽其言觀其行,也不以過去的事情來給人定性,畢竟是十歲小孩兒,可以教化的。

直到那天,R英語不聽課,老師把他玩的文具盒給收了,他一下跳起來給搶了回來,還叫囂著:你憑什麼拿我東西,還給我!
R揮舞著文具盒的時候打到了英語老師,還很囂張地瞪著老師,嘴裡叨叨地不停。英語J老師一向不愛多說話,管學生管不住,不愛跟人打交道,包括我們其他老師。這次被打了,怒了,直接讓學生叫我,剛好下課了,就自己走了。

我去了一看,R梗著脖子站在教室。中間,呼呼呼地跟頭牛一樣在教室里喘氣。其他學生看怪物一樣看他。我進門,站在講台,問他發生了什麼,他不說。其他幾個學生描述了事情經過。我問他是不是屬實,知不知錯。
R突然叫起來:她有什麼資格拿我東西?誰叫她拿我東西?我搶回來怎麼了!又瘋了一樣揮舞起了文具盒,全班驚呼:老師,別讓他打到你。
我的火一下子就上來了。不認錯還敢行凶,就這態度,不收拾能行嗎?我一把搶過他的文具盒,塞到他放在地上的書包里,呼啦把他的書包扔出教室門外,讓人把他桌子也挪出去。誰知道小小人力氣很大,抱著桌子不鬆手,兩個大個拉不動。我說算了,桌子沒錯,何苦扔桌子,你們倆回去吧。
他鬆手了,又站起來呼呼地瞪我。
我用更狠的眼神瞪他,對所有人說:應該把他扔出去!趁他不防,一把拖起他就拉出了教室。他的手死死摳著門,就是不出去。我喝退了要來幫忙的學生,一個一個地把他的手指頭掰下來。他企圖掙脫,還想踹我,我把他手攥在手裡,用腿制著他的腿,惡狠狠地對他說:還沒有我治不了的學生!敢對老師動手,我叫你知道老師的厲害!我長這么大還沒人敢動我一下,你動我一下試試!
對峙了幾分鐘,我成功把他甩出教室。回頭關上門,對全班人說:記住!師道尊嚴!對老師要尊重!老師對你的要求嚴厲是應該的!敢再有一個這樣的,一齊趕出我們的班級!

打電話叫他媽來,他媽痛快給收拾了。
第二天他自去給老師道歉,種種慫樣,不提。
J老師不接受,也不追究。只要求上課,讓他坐得離J老師遠一點。

這期末R英語考得極其不好(一如既往的,沒好過,因為語文和數學有進步,所以不服氣英語低),他回家潑我和J老師臟水。他媽居然打電話說要告我和J老師。理由是歧視他孩子,不讓坐第一排,什麼都學不到。我給她講了個清楚:
1.那麼多人坐後面,怎麼別人能聽他不能?沒人不讓他往前坐,不挨著老師就行,不往前坐是他怕老師?老師怕他還差不多!
2.語文課數學課還坐在前面,也沒見他聽課。
3.學習差不怪老師,怪他不聽課,習慣不好怪誰?
4.給出措施,怎麼改變他的聽課習慣。
他媽媽一下子就沒脾氣了。你偏聽偏信,還要藉著講理來發泄情緒?!你講理講得過我?

之前接觸過R他爸,更不講理,R打了人請他來,他說說不就打人嘛,肯定不是R自己的錯,我沒時間去!多大的事,俺孩子沒錯。
我堅持要他來,還罵我對他孩子有偏見。EXO me?自己養的孩兒啥樣自己不清楚?

總結:
熊孩子必出於熊家長。

惡人自要惡人磨。你惡我也惡,看誰更惡。

————————————
但平時我還是很理智的老師,學生也很愛我的。
但是需要治熊學生的時候,我絕不手軟。


國服第一仙靈女污:

樓好高 大家都看不到這里了吧
以前我在公車上遇到的,倆小男孩國小四五年級的樣子,在公車上互相打鬧跑來跑去,人本來就挺多,所以就到處擠,還背著倆大書包(國小生的書包!你們懂的!裝滿書那種)車上的人都不好說什麼

我剛準備去制止他們這種擾亂公共秩序的行為,我旁邊一個正妹姐姐就把其中一個小男孩抓住了跟他說「擠來擠去幹嘛,在車上就好好站著唄」 然後那個小男孩就非常囂張的說了一句「哈麻批(我們這邊罵人的臟話),你管老子的」
然後那個姐姐就一臉嚴肅的問「你說哪個是哈麻批?」
然後那個小孩就炸了在車上大吼「老子日死你個哈批婆娘!」
然後那個姐姐甩手就是一耳巴子十分的清脆響亮,跟他說「給我道歉」那個小男孩當時就懵逼了,歇了兩三秒才又大聲的吼「你媽賣批老子日死你」
然後那個姐姐就用壓過他的音量更大聲的對他吼:「好,你要日,你現在就把雞雞掏出來我今天不給你剪了我就不是人!掏出來!」
然後那個小男孩居然真的傻逼兮兮的解皮帶,那個姐姐說「對!很好!就是這樣,褲子脫了!」然後從單肩包里掏出一串鑰匙,上面有個摺疊的便攜剪刀,非常迅速的就展開了
車上其他人一看剪刀都掏出來了就開始勸,說孩子還小你打也打了 嚇也嚇了就算了嘛。
然後那個姐姐完全屏蔽路人,對著完全懵逼了的小男孩說「你怎麼不脫褲子了,你不是要日死誰嗎?你這種孩子,在家你爹媽沒教育好你,今天我就來幫他們教育你,脫啊 脫!」
然後那個小男孩就真的傻了,眼淚在眼睛裡打轉,姐姐問他:你道不道歉?男孩子咬著嘴巴強忍眼淚,十分怨毒的瞪著那個姐姐不說話
姐姐盯著他冷漠.jpg說「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你道不道歉?」
過了大概十幾秒那個男孩子才非常不情願的小聲說了句對不起
姐姐問:你在跟誰說?說了什麼?我聽不見!
小男孩大聲說了句對不起我錯了,然後姐姐挑著眉毛問「你對不起誰?錯哪裡了?」 小男孩就真的認慫了 一邊哭一邊說「我對不起你,我不該在車子里跑不該罵臟話」 然後那個姐姐才白了他一眼沒理他了
好吧我這個答案裡面很多用語不是很文明 大家不要噴 我只是完全復原當時的場景⋯⋯


匿名用戶:
玩PUBG。狠心買了個千把塊的耳機。
這段時間不怎麼打遊戲了。就把電腦搬店裡辦公用。設備什麼的也丟店裡。
我表嫂在我店裡工作。周末的時候帶我侄女過來。4歲。畢竟是親戚。我也沒說啥。
昨天她在我店裡玩。然後我出去送貨去了。15分鐘後回到店裡。我27寸的熒幕上有幾個坑。桌子上放著一把剪刀。耳機斷成兩半。鍵盤被扣出了一大堆鍵位。鼠標懸在空中,應該也壞了。當時她坐在我的辦公椅上打算對我的主機下手。我回到店裡她還在笑嘻嘻的看著我。
我上去直接就扇了她幾巴掌。第一下是為了我的27寸曲屏。第二下是為了我的虛空戰艦。第三下是為了我的迪亞海魔。打完了。也爽了。
她老媽聽到哭過來了。看到這個樣子就說我不該為了一個電腦打孩子。大不了她來賠。我說,你這是用你這個月的工資來縱容她的任性。要是主機壞了你得不吃不喝白給我干3個月。她每次哭著要喝牛奶的時候你能少買一次她就不會變成這樣了。她已經覺得所有事情只要哭一下就能解決了。只要哭了,她媽媽就會替她搞定一切的。

今天我新買的一個放書桌上的小沙漏到了。挺精緻的。她剛伸手我就瞪了她一眼。乖乖的把手縮回去了。她會不會留下陰影我不清楚。首先得讓她明白,不是自己的東西別隨便碰。


Ling-T:

想要摧毀一個熊孩子

你首先要有耐心

然後把自己變成一個熊孩子

去整那些熊孩子

舉個例子:

一天我在公園坐著看書

這時突然來了個國小生,他說這個座位是他的,讓我滾。

沒錯他說的是「滾」,

還說如果我不滾開就強行佔領。

我就強顏歡笑地對他說:

「我很不喜歡說話不好好說的小朋友,所以請你滾開好嗎?」

他說:「這是老子的位置,你給我滾!」

「滾開!」

「你才滾開」

「你滾開」

「你滾開」

「你滾開」

「你滾開」

……

我們大約重複了有四十遍如上的對話,然而我還是沒有讓開座位

熊孩子急了,大叫:「你這頭豬!」

我回他:「你才是豬!」

「你是豬」

「你是豬」

「你是豬」

「你是豬」

……

之後熊孩子也用上了各種國小生的常用詞語,諸如「反彈」、「無效」、「句號」之類的

但我通通以「你是豬」回應

而且說得十分有節奏,四四拍的

最後熊孩子說:「你就是個瘋子,不跟你說話了。」然後就想走。

你們以為這就完了嗎?

我離開座位,追上那孩子,繼續我的「你是豬」的rap

熊孩子見座位空了,趕快跑回去佔座。

當時我一驚

還有這種操作(實在沒想到)Σ(っ °Д °;)っ

便趕快回追

眼見著要被他搶先,當時我跟他約莫有一米的距離,座位就在他前方

熊孩子回頭看了我一眼,臉上的笑容那個燦爛的喲(*^_^*)

機會來了!

拜託孩子,你媽媽有沒有告訴你不要去惹一個足球狗

我可是踢了半年中後衛加四年半清道夫型門將的校隊第二鐵門啊

我見過的比你跑得快的前鋒多著去了

真是naive

說時遲那時快,我在他轉頭的那一瞬間,放低重心,然後使出了足球場上絕逼要吃牌的一個動作——背後鏟球!

熊孩子笑著躺在了地上

隨後便摔成了一個淚人(躺著摔的,會哽咽,說不出話來)

「你是豬。」我笑言。

然後用出我在球場上守門員出擊的速度(自認為比我短跑速度快)隨風而去

座位就讓給你吧,拜拜( •̀ ω •́ )y

其實這故事還有後續

想要摧毀一個熊孩子,你必須要讓他感到全面的挫敗感,連精神勝利的機會都不能留給他。

我深知那個熊孩子肯定還會鬧事,因為我最後把座位給了他。

果不其然。

又是我在看書時,熊孩子過來問我:「你好,豬,你在看什麼書啊?」

我起立,直接把座位讓給了他

他說:「我才不會坐豬的座位呢。」

我:「我不是豬」

「你是豬」

「我不是豬」

「你是豬」

很好,氣氛被我點燃了。

「你是豬」

「你是豬」

「你是豬」

「你是豬」

……

這次他好像變聰明了點,沒有輕易離開

但一分鐘後他明顯沒有了耐心,大叫三聲「你是豬」後說「我說了三遍,你輸了」

我繼續說「你是豬」

「你已經輸了」

我管你呢,我繼續罵,看你難不難受。

說實話那天我很閑,於是我很有耐心地繼續罵他

他又想走,我繼續追,還是跟上一次一樣的手法,但這次他搶到了座位

我:「你坐唄,我才不坐豬的座位,你是豬。」

他以為他自己勝利了,一段時間不說話。

但等我罵了兩分鐘後,他終於有些憤怒:「你很煩耶!」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我繼續罵他,他越來越生氣地回罵我,不久後就真的被我煩到崩潰了。

他哭了。

但我還是不能停止,我一住口,我就輸了。

我開始換一種方式激怒他

我一直問他:「你是不是豬?「

他終於要動手了,然而我並不理會他,進行著簡單的防禦的同時,我繼續問他那個問題。

他終於受不了了,大聲說:「我是!」

我知道我還是不能饒過他,否則他還是有可能精神勝利。

於是我換了個問題:「你輸了沒有?」

「輸了。」

「你還敢不敢說我是豬?」

「不敢了。」

「你錯了沒有?」

「錯了。」

揚長而去。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亦樂乎?


遠行客:

我高二的時候吧,和我閨蜜去廣場上玩
廣場上有那種體育器材,有個就是坐在上面蹬腿的,於是我和我閨蜜一人坐了一個
坐在上面玩手機_(:з」∠)_
然後就來了一個熊孩子,應該是幼稚園 的樣子
他先是過來說
「你給我下來,這是我的地盤」
我沒理他【這個時候要高冷!讓他覺得我不好惹!!】
於是這個小傢伙就過來抱我的腿把我往下來扯
然鵝,他怎麼可能扯的動我這個120的壯漢!
我依然定坐不動,沒理他
最後他就使殺手鐧了,捶我腿!
說真的有點疼
於是我忍不了了
「小屁孩你幹嘛,叫啥名字啊,和誰來的」
小屁孩竟然假裝沒聽見繼續捶我ヽ(『⌒´メ)ノ然後我就放下手機語重心長
「這是公共設施不是你一個人的我先來它就是我的地盤,想要你下次早點來!再打我信不信我打你!」然後我就輕輕推了他一下。我閨蜜也過來站在我旁邊說「幹啥想打架啊」
雖然我們兩個的表情都很嚴肅,但其實我們兩個內心都在想:哈哈哈哈哈怕了吧
結果小屁孩強忍著淚水給我們來了一句
「信不信我給警察叔叔打電話讓他把你們抓走!」
聽到這句話我和我閨蜜瞬間破功發出了杠鈴般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屁孩,你知道警察叔叔的電話嗎?我把手機借給你你打吧」
很顯然他不知道_(•̀ω•́ 」∠)_
開始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
我就說「姐姐給你說哈,是110,再哭信不信我給警察叔叔打電話讓他過來把你抓走!」
於是他就哭著跑了


宋挽:

我弟還挺小那會兒,總喜歡在跟鄰居的小屁孩一起玩鬧,每次回來臉上、身上都是一堆抓痕。

一開始我爸媽問他,他只是說朋友抓的,然後我爸媽也找到那家孩子的阿公阿么讓那個孩子收斂點。

但那小屁孩還變本加厲,抓得我弟身上和臉上就沒好看過,後來找了個機會就跟著我弟氣勢洶洶的去了。

當時一群小孩子在巷子里玩,在地上打滾,我拉著我弟就走過去,問他抓他的是哪一個。

他指了指那個特別調皮的小女孩,一看就是跳得不行的那種。

我擼著袖子就過去,把那個女的從孩子堆里直接拉出來,然後指著她,特別大聲的吼她

「是不是你抓的我弟?!!」

然後她和其他孩子就愣住了,還瞪著我說不是她。

我當時怒氣值沖天,聲音急速升高

「瞪什麼瞪!不是你那我弟臉上的傷哪來的?!我告訴你,下次你要是敢再抓我弟,我就打死你!」

然後她就慫了,臨走前我還狠狠瞪了她一眼。

我賭一包辣條,這次還是零贊。


尚尚:

這個我知道:只要你敢在她爸媽面前打她,要不怕她爸媽,她就不敢在有你的地方熊了!

我有一表妹,今年8歲,被她爸媽寵壞了,熊的不得了!然而,她不敢在有我的地方太鬧。我不知道小孩子是不是都這樣,喜歡到別人家隨便拿別人的東西玩,她呢因為「還小」我和她又是表姐妹,摔壞了東西也不能打她罵她的,就這樣摔了或撕了我好幾樣東西,特別氣人!我就只能把東西都收到玻璃櫥里
她六歲左右的時候,到我家玩,不知道她怎麼弄的,竟然拿了我最寶貝的藍海豚,還摔壞了!!!我回到家的時候看到,真的是要氣死了。關鍵她還在玩我其他的玩具。。。我就罵了她,她就哭,然後她媽就來了,來了不問三七二十一,先說我一頓,大意是她這么小,你凶她幹嘛,虧你們還是姐妹。。。我反駁,她就說我頂嘴,畢竟她是長輩,我忍。


然後最氣人的來了,她聽她媽在說我,就拿起一根棍子打我。本來我就在氣頭上,瞬間就不能忍了,撈起她就打,她媽護著她,把她攔在身後,我不管,反正就是追著她打,嚇得她邊嚎啕大哭邊躲,她媽趕緊帶著她回家關了門,我就在門口喊了句「以後到我家再拿我東西,碰一次我就打一次!」


雖然晚上她媽向我爸告狀,我爸也說了我好久並且還罰站了,但是能打她我心裡就開心
之後她就不敢在我面前太過分啦,啦啦啦啦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