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稀有的姓氏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我姓苟,她姓史,我媽不讓我們在一起...
, , , ,
飛火流星:

高中有同學姓——堵

大學外系有個哥們姓——劣,亮點是他全名叫:劣——質——剛。


做一隻腐國的兔兔:

我姓薄BO,我從幼稚園 到現在上大學,除了我們家親戚我從來都沒遇到過別的姓薄的,很多人不會讀或者直接瞎讀我的名字。所以13年後,我非常激動啊!我想着人們終於可以叫對我名字了!坐飛機終於不用敲章了!!然而事實證明我還是太天真,生活沒有任何區別,開會員卡時服務員依然會一臉尷尬的問我能不能自己寫一下名字。唯一一個變化就是,當我跟他兒子成為校友後,開始有人問我跟他們是不是親戚……

不過平時生活中最不便利的不是被叫錯名字,而是乘飛機!這么多年乘機經驗讓我感覺受到了中國航空公司對姓薄的的深深的惡意。我從小到大每次坐飛機,我的姓打印出來都是BAO,然後再拿着證件去櫃台經理那裡改正敲章,這不局限於哪個航空公司,不管是東航南航國航還是吉祥,我的登機牌從來都是BAO某某。用身份證買機票的時候還可以湊合,登機牌中英文都有的時候有時可以不用敲章也能過,但是當無法使用身份證的時候真的很崩潰……

之前身份證到期了,但是在新身份證出來之前需要乘飛機去外地,然後我就用護照買了機票,填資訊的時候姓名和拼音都正確填寫了,然而我到了機場打印的登機牌還是BAO某某,因為我的護照是BO某某,然後安檢就不讓我過,我回到櫃台問能不能重新打一張正確的,然後得到的答覆是「這個沒辦法啊,系統里這個字就是BAO,我們沒有辦法修改,我們看到你填寫的拼音是BO,但是因為你是中國人有中文名所以登機牌是按照你的中文名打出來的,沒辦法。我可以幫你跟公司說一下看看怎麼解決。」然後公司經理說他們也沒有權利改,需要跟總部討論。最後飛機都飛走了也沒有解決………… 然後他們還怪我沒用身份證買機票,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無奈啊!
姓薄在生活中雖說有這些麻煩事,但是也挺有趣的。讓我記憶遊戲的就是我國小開學的時候,當時我的班導非常機智,她在念新生名單的時候,到我的名字時沉默了幾秒,然後跳過去了,最後念完的時候說「我剛才漏了誰,報上名字來」。


胥晨璨:

我姓胥,音同「虛」。經常被讀成「徐」或「續」,不過我已經懶得糾正了,怨不得別人。

從小到大除了自己家的人,幾乎沒碰到過同姓。
以前每次被點名都很緊張,因為經常被念錯(我是實名的)
而且每次念錯念出來的都是很奇怪的名字
其中「徐晨菜」是被叫得最多的= =還有「徐晨傑」,「徐晨璀」……還有「蛋晨菜」
因此有了非常多的外號⊂((・⊥・))⊃

以前翻過字典,還真沒什麼解釋:

胥,漢字,常用於姓氏。

就這一句。
被問叫什麼,哪個「xu」的時候,說的都是伍子胥的胥,也還是很多人不知道(理解,要不是我姓這個,我估計也不知道)
還有個央視主持人胥午梅,別的再沒什麼例子了= =

現在有百科了,就去拜讀學習了一下,也算了解家族歷史了。

「胥」相傳是由」華胥」或「赫胥」簡化而成的姓氏。
華胥是伏羲和女媧的母親,而伏羲女媧綿延了大洪水後人類的命脈,成為華夏族的祖先,華胥也因此成為中華民族的始祖母。
作為上古時期華胥國的傑出女首領,華胥在八千多年前,在面臨重大危機的時刻承擔起了延續氏族生存的重擔,帶領遠古先民們不斷的游徒,足跡遍及黃河流域,創造了中國的漁獵、農耕等文化。華胥為中華民族得以存在做出了貢獻,因此被後世大量載於史冊,流傳數千年而不中斷。這些歷代文獻典籍的記述表明,從華胥到華夏,從華夏到中華,形成了一脈相承的中華民族文化,她彰顯出了中華民族的同根、同源和血脈親情。華胥文化是中華民族文化的源頭。

看着還挺厲害的,這么有淵源的姓氏呢
還好現在《華胥引》很紅,以後說華胥的胥,應該就妥了
還有點兒仙俠的味道,不錯~
名字叫晨璨,有點兒萌萌噠啊……不夠帥氣,待我來想個帥氣的小名兒,嗯!

————————————————————————————————————

想起一件小時候的事
國小的時候,老師跟我說,你的名字太難寫,以後中考聯考是要吃虧的!時間很寶貴的!你名字這么復雜影響答題影響前途啊啊啊啊啊~
我居然還信以為真鄭重其事地跟我爸討論這個問題,當然我爸並沒有鳥我= =
我還為此擔心了一段時間來着
現在想想,那個老師真的是……這樣嚇小孩子真的不好!


sues:

翻了半天沒有和我一個姓的,我自己見過姓這個的也很少,除了我爸,和我爸村裡那幾戶人家。

經常被說你這名字好少見。我的名也是個不常見的字。

國小經常被被老師點起來回答問題。。。尤其是新老師,第一堂課第一個問題。。那時候超級羨慕那些張王李趙的。。。感覺他們真的超安全。。。

曾經有個會撩妹的前任,第一次聽到我名字的時候,輕聲默念了三遍,微微一笑,說這是金庸筆下的姑娘。

我”。。。”

當時就春心蕩漾。


李未來:

室友姓 只
一隻兩只的那個,靜海人,我查了一下好像是因為祖上獲罪為避災禍改姓的,不知道有沒有小夥伴遇到過同姓的。:)
還有一個來自安徽的同學姓 斯 ●ˍ●
另外我高中是靜海一中的,如果遇到了老鄉,那就問聲老鄉好啦 🙂


澳洲一哥:

hmmm……

講講老外的吧……

Loser:屌絲/失敗者

擼Sir本尊

「失敗者」家族

Condom:避孕套

這位叫耶穌·套套的兄dei

不知道生活過的如何

但肯定沒有少被開過玩笑吧

Dickie Head:&*#@(&

畫面太污,翻譯失效

大兄弟,你祖上是搞啥的?

這樣好嗎?

而且名字叫major

合起來不就是大diao俠嗎?

Gay:同性戀

NBA球星魯迪·蓋伊

Firstname:名

Lastname:姓

我就叫姓名,你想怎麼地?

王之蔑視

姓:MOHAMMADPOURKARKARAGH

這個姓可以再長一點……

中國最長的9字姓

但我猜世界上最長的姓應該是日本的

因為

人家就姓:最長


Behind:

我姓季,這個季感覺真的有點少見,除了季羨林好像還真沒有幾個季姓的名人了

啊對,還有季布

因為「季」和「雞」有點像

我的好哥們都習慣喊我「老雞」
到後來喊我「老雞鴇」

男生直接動不動打賭互相喊爸的時候
我是相當吃虧的——
「哈哈,你輸了!喊爸!」
「行行行,季爸行了吧!你個雞x!」

fxxk!你到底是服輸了還是在罵我!

我從國小到大學,就沒有遇到過幾個和我一個姓的

直到和一個姓祁的高票一樣看《人民的名義》,終於又碰到一個和自己同姓的了
沒錯!我就是季檢查長!怕了沒有!
————
其實姓還好

但是我這個名字難受了,姓季名成

尤其是在政治課上,我是相當難受…….

「繼承與發展是什麼關系?」「中華傳統文化需要繼承」「不去繼承不行啊」

每當這時,班裡班外總是充滿了快活的氣息

前桌回頭擠擠眼睛,同桌碰碰我壞笑

「季成,你和發展什麼關系啊,你要對她負責啊」

mmp!我要是知道發展是誰,我現在就去追她好伐?
直到有一次,高中政治班頭又在那裡講卷子
「那個繼承啊,和發展是什麼關系,誰來說一下」

因為班裡考的都不錯,氣氛蠻愉快,同桌和朋友都看着我笑

我TM忍不住了,啪一下站起來——
「老師!我不認識發展,真的不認識,我和她沒有關系」「我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發展」

班頭強憋笑意,但是全班是忍不住了

多年以後,面對政治書編者,傳統文化·繼承與發展同學將會回想起政治老師和同學圍着他問他和發展是什麼關系那個遙遠的下午。——《百年姓季》


至於我的小妹妹

叫季冉

嗯,季冉你吃飽了,那麼你就去寫作業吧

嗯,既然

我爸媽這個腦迴路也是沒誰了

我已經想好了

我兒子就叫季末

你季末嗎?
————
「帥哥~你是不是寂寞啊?」
「嗯?你怎麼知道我是季末」
「你寂寞啊?那來玩唄,咱們這姑娘可好了」
「……」
————
我決定了
我女朋友這么可愛
以後我和她的孩子名字里也要帶她名字

我孩子以後就叫季靜

寂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腦海里已經和她過完了一生
怎麼都看不厭

第一次感覺生命太短暫
一輩子太短
我還想更久更久


Butcher:

都那麼多答案了,會不會被淹沒…..
我媽媽有一個好閨蜜,她從小就跟我說: 「我跟你筷子阿姨出去散步。」我總是黑人問號臉
我以為那是那個阿姨的外號,因為那個阿姨也很瘦,叫筷子很正常啊……
後來等我長大了,我有一天忍不住問我媽,你們叫那個阿姨筷子,是因為她很瘦么?
我媽一臉震驚的看着我說: 「人家姓蒯……。」


Cholin:

我姓戰。
姓這個的我覺得還是挺多的,但知道這個姓氏的人並不多。
感受是,有時候向別人報名字的時候,你或者需要重複多遍讓別人相信你姓這個,或者一定會被評價:哇,原來還有姓這個的啊!
就說一件讓我最不爽的事吧。有次有事出門訂旅館,前台來電話我沒接到,回撥給他們的時候出現了如下對話。

⋯⋯此處省略之前的對話⋯⋯
前台:請問您的名字是?
我:戰 ☆
前台:您姓鄭?
我:我姓戰^_^
前台:趙?
我:戰(; ̄ェ ̄)
前台:鄭?
我:戰,戰斗的戰( ̄^ ̄)ゞ
前台:是…趙么?
我:是戰◡ ヽ(`Д´)ノ ┻━┻ 這不是常見姓!
前台:…………………是……戰?
我:對…(畫外音:就不能打開電腦看下預定記錄嘛=_=)

總之這是讓我覺得最不爽最不方便的一次經歷了…嘛…總的來說除了這點,沒有遇到過重名重姓的人還是蠻好的~


Aorqu用戶:
我的姓非常普通非常大眾,可配上我這名字,我……(Aorqu名為真名,真名,真名。重說三。)


曉婷:

本人姓邸,百家姓里沒找到的一個,上學這么多年只遇見過兩個同姓的=_= 這姓甚是稀罕,而且族譜上還說我的祖先是歪果人,哈哈哈,追溯到古代,應該是一個西域的國家叫做大月氏(讀音是大肉汁(; ̄ェ ̄))位於現在的伊拉克和伊朗交界處,這個國家有個宰相叫邸柱,後來這國家被匈奴滅了…然後,我們祖先就來到古代中國民族大融合了。還有的人說我的祖先來自敦煌,是皇室貴族後裔,帶着如此迷幻色彩的身世真是個謎啊…難怪有朋友覺得我有點像新疆內蒙的-_-#多少還是有點根據的。——————
6月10日更新
今天去贛江玩水,和小夥伴給肉汁國蓋了個大壩,哈哈哈哈哈,終於有個基礎工程了!還有今天要笑開花了~


居胥:

別 少不少? 別童靈 別晚晴


曹哲:

我有個同學姓三……
沒錯,一二三四的三
漢族= =|||


匿名用戶:
男票姓采,他說除了自家人至今還沒有見過這個姓。

我跟別人介紹會這個說,採花賊的采。

但是這個姓取名字很好聽,尤其給閨女取名。比如~
採薇: 採薇採薇,薇亦作止
採擷: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采東籬:採菊東籬下。
采蕭: 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采艾: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
當然上面那些都是我們現在想着玩的啦~

其實名字還是普通點好。


馮碩:

我高中有一個妹子,名字叫干嘉琪。
因為姓很特殊,加上又是一個正妹,經常被男生行注目禮。。。
你懂的,這個妹子應該裝點了不少男孩子的夢


Charlotte'CC:

湖北有一個村叫干仕村,村裏面幾千人百分之六十以上都姓干(一聲),不知道是不是中國最大的干姓村。

然而我卻姓陳,小時候還一直以為干是大姓,以至於覺得自己的姓很特別…

直到後來並沒有再遇到姓乾的人……


飛翔的和道一文字:

那天看到我們單位有一個人,名字叫:操石磊。

找這么多年了,終於找到孫悟空他爸了。


Ezio Fu:

我有個國小同學叫 卞卉, 大家剛開始不認識,於是都叫她 卡奔。。。


Aorqu用戶:
哎這問題適合我啊,比我本專業更適合,畢竟我學醫不過十幾年,而這個姓我都用了三十好幾年了。
我姓訾,zi,一聲,AorquID即是本人。看了各位Aorquer的答案,有提到我這個姓氏,但是都不是本人來回答,那我來補上這一個。同時在這個問題里看到了好多奇奇怪怪的姓氏,中華文化博大精深,不服不行啊。
好,下面是感受。

1、從小到大,上學上課甚少被提問。很多姓氏雖然不太常見,但是起碼大家還會讀能念,而我遇見我這個姓氏的人,基本上都是張口結舌。尤其感覺我這個名字簡直就是語文老師的試金石,能順利讀出來的語文老師還真不多,更別說數學老師物理老師化學老師這些個一輩子工科男了。所以上課很肆無忌憚,反正點名提問都不會喊到我。
後來老師也學聰明了:那個第幾排第幾個,對,吃東西那個!站起來!你叫什麼名字?!啊,叫什麼??那好,那你來黑板上答一下這個題。╮(╯_╰)╭

2、讀音被各種念錯。記得國中上學,有一次成績比較好,教務副校長大會點名表揚年級前XX名。念到我們班我的名字的時候,明顯一個停頓,估計當時校長心中一個激靈,哎喲這臭小子叫什麼,莫非是班級老師上報名字手誤寫錯了?憋了有5秒鐘,念到:柴力!請柴力同學上台領取獎狀!我擦!周圍我們班一干同學都回頭看着我嘿嘿嘿的竊喜。
後來配合點名老師/教官/領導/主任那憋屈的表情,我就知道反正沒別人,又點到我了。我就自覺了,一等到快要點到我名字的時候,我就自覺舉手:訾力,是我,對,那個字念zi,我叫訾力!
其實什麼柴力,磁力,嚴力,還有宅力,我都被叫過。你們想像一下,需要多大的想像力才能喊出來宅力!!!
卧槽,宅力!!!
研究所在廣州學習過一段時間,因為粵語發音和國語差別很大,科裏面的護士妹妹們還專門聚在一起研究我這個訾發音到底粵語該怎麼念。╮(╯_╰)╭

3、—-您好先生,這裏是XXX餐廳,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
—-你好,我想晚上定個包間。
—-好的,為您安排666房間,請問您貴姓?
—-我姓訾
—-納尼??
—-zi!
—-那,是資么?
—-不是
—-是姿么?
—-不是
—-哦,我知道了,是梓,梓先生是么
—-。。。。不是。。。
—-對面。。。
我好煩別人問我:您貴姓?你說讓我怎麼答,怎麼答?!我說一遍對面以為聽錯了,再一遍又不會寫,還得拆解偏旁部首教人家怎麼寫,寫完再重複一遍怎麼念。卧槽我好累,不就是為了吃飯定個桌么。
後來次數多了,我就和前台說,你隨便寫個zi吧,記得別標錯音就行,我的電話一定要留好!嗯,只能這樣了。

4、因為在臨床緣故,與人接觸也算多,好多人知道我之後都很驚奇:
—-哇訾醫生,你是哪裡人?
—-我是正宗本地土著。
—-哇訾醫生,那你是少數民族嘛?
—-不不不,我是漢族。
—-哇那你這個姓是從哪裡來的?你老家哪裡?你老家我知道,可是我在這裏幾十年怎麼從來都沒見這個姓?
—-我……
其實好處也是有的,就是辨識度特別高,也容易讓人記得牢。多年以後,同學們基本上都還記得有我這個人;而有些不常聯系同學,我卻一下想不起來名字了,掩面…

雖然姓氏很少見,但是還是有人認得的。記得有一次我管的病床上的老大爺,不光認得,還順口把百家姓我那段給背出來了:冷訾辛闞 那簡饒空。那叫一個厲害!

好了,趣事多多,想到再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