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稀有的姓氏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我姓苟,她姓史,我媽不讓我們在一起...
, , , ,
Kathy You:

我姓游,不敢說有多稀有,因為好在還是有大名鼎鼎的游本昌不是。

不過,好死不死就在於在英文國家裡面,我姓「You”, 就是i love you的you。

於是,每天出門都有人說想念我:Miss You.

有一次考駕照叫名字是按姓叫的,於是工作人員A就朝人群里大聲呼喊:「Hey You!” 然後他就被他的supervisor B罵了,說這樣叫人非常不禮貌。然後出現了一段很懵逼的對話:

A: “But her name is you.”

B: “Me what?”

A: “I mean, her last name is You, Y-O-U.”

B: “Um, sorry, I apologize for that.”

A: “That’s alright. It happens.” (高傲的聳肩)

B: (轉向排隊的人)”Okay. So the next is You!” (微笑臉)

正在排隊的我。。。


丁春秋:

說一個我同事的,她姓禚,zhuo二聲,我原來一直叫「糕姐」……


摸你肚皮呀:

去年處理一個交通事故,當事人的老婆姓顓孫


匿名用戶:
我姓梅
聽說來源地和我家鄉在同一個地方,千百年沒搬家。。。。。。。。。。。。。


蛋蛋:

高中有個同學叫郝帥,第一次聽見別人喊他名的時候,驚呆了。。。。


毛絨絨:

我在高中的一次月考結束出成績看排名的時候,發現本年級有一名姓拜名月的女生,還有一位姓過名楊的男生。女生綽號:教主,男生得名:獨臂大俠、簡稱一膀子。
我覺得他們的內心一直很強大。


梅馥:

禤健聰,1978年生於廣東三水,1997—2006年就讀於中山大學中文系,從陳偉武教授獲博士學位,2006年7月至今任教於廣州大學。現為廣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學術興趣主要為古文字與出土文獻,有《〈懷沙〉題義新詮》等論文多篇刊布,先後主持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2項。


張星宿:

好吧,我的一個大學哥們姓 要,跟我睡上下鋪四年,沒少拿他的姓開玩笑(出於對哥們的保護就不說名字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曾無數次的給他未來的兒子和女兒起名字,「乾脆兒子叫要錢,女兒就叫要命!」
由於大學一起打魔獸,他不知該起什麼ID,我果斷的說出了「要你命三千」。
大學期間還因看了馬伯庸的古董局中局,看到其中男二號叫「葯不然」,我覺得這才是我大侄子以後的不二名諱!

回答完畢,感謝要塞同學姓氏帶給我的快樂!(艾瑪,說漏了,好吧其實我是故意的)


豌豆姑娘:

我的大學同學:姓阿,阿尼陀佛的阿
什麼體驗?他的角度我不知道。我就知道為了糾正別人他叫「e」健,他逐一科普也是累的夠嗆。而且考試排座位從來都是一排一座,因為名字特別老師還經常站在旁邊端詳試卷上的名字,得多心塞,每場考試都是身處高壓。「你爸爸叫什麼呀?」是經常會被問到的問題,至今都沒有套出,更加神秘了,更加想知道有沒有。
以上。


駢小兔:

姓駢,沒錯就是駢文的駢。

多麼富有文化氣息的姓氏!

然而,在我的姓氏裡面,這個字讀作bian(邊),陰平。

字典里根本沒有這個讀音啊!!!小時候沒覺得有什麼,畢竟幼稚園 時期我也沒什麼文化。後來學前班學會了一點查字典的技能,別的小朋友興致勃勃地翻找著彼此的姓氏,互相炫耀著那個年齡認讀起來尚有些困難的釋義。我也一樣,興致勃勃地翻找「bian」讀音的字。

眨眼( •̀∀•́ ),眨眼(๑• . •๑),再眨眼╭(°A°`)╮不!這不是真的!我的姓為什麼字典裡面沒!有! 當時我就嚇哭了,以為自己來自什麼奇異的地方,是和水冰月一起來拯救地球的(๑•̀ㅂ•́) ✧或者是因為自己小時候不乖犯了什麼錯,就被編字典的叔叔阿姨把我的姓從字典里剔除了(ಥ_ಥ)又或者這個不存在的姓氏意味著。。我在這個世界裡也是不!存!在!的!╭(°A°`)╮

腦洞少女哭得愈發傷心,老師連忙趕來詢問怎麼回事。我滿臉鼻涕眼淚含糊不清地說:「老。。襖師,我。。我的姓沒有在。。愛字典裡面,他們把我的姓。。映,落掉了!我是個。。餓,奇怪的人!」

老師一副「終於等到這一天啊我早有準備」的表情,摸著我的頭(・ิϖ・ิ)っ安慰我:「不哭不哭,你不是和爸爸一個姓嘛,晚上回去問問他就知道了呀!」

對!啊!如果我是水冰月的夥伴,那我爸爸也是咯!不管這個姓多麼奇(羞)怪(恥)也都有爸爸陪我!哼一定是爸爸小時候調皮惹到了編字典的叔叔阿姨!本公舉這么乖巧可愛,才不會犯這種連累整個家族的錯誤!

帶著這樣的心理放學回家,一臉期待地等著爸爸回來好審問他。然後我下班回來的爹就看到,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丫頭在小區門口伸著脖子各處張望,看到他之後「嗖」地一下直衝他飛過去:

「爸爸!我們的姓為什麼字典里沒有!為!什!么!」

我爹也是一副「我早就料到這一天啊這一天終於來了」的表情,把我抱起來帶回家。媽媽已經煮好了飯,於是,一堂關於家族姓氏的課伴隨著晚飯開始了。
(不要問我為什麼沒有直接問我媽,幼小的我是怕這里有什麼危險的秘密以致連累她哈哈哈,我的心理活動也是蠻豐富)

爸爸跟我說,「駢」字作為姓氏,可以按照正常讀音讀作pian(陽平)。像我們家這種奇特的情況,裡面是有個故事的:聽老家村莊的老一輩說,我們的祖先原姓「邊」,生活在江浙一代,是書香門第官宦世家。某朝時遭遇佞臣陷害,於是舉家遷至中原避難。為了躲避追殺,祖先借用了「駢」字作為新的姓氏,然而讀音照舊。因此,我的家鄉———坐落在中原背部的河南安陽———便有了這樣一個村莊———駢(bian陰平)家莊。

瞬間我就覺得自己的家世好厲害,自豪感油然而生啊!不過後來知道了這一切只是村裡代代流傳下來的說法,目前尚無文字資料可考。

後來到了國小,在百度百科上自己查到了關於我們姓氏的一些資料。我看到了爸爸給我講的傳說出現在文字解釋內容里;而且我知道了在山西的某個地方,「駢」作為姓氏讀作pei(陽平)。感覺也是滿滿的故事啊。而百度百科把這種讀音的多樣化,歸因為不同地區方言的差異性。(哦天哪難道我一直姓著一個方言字(๑•ั็ω•็ั๑)!)

關於駢姓氏的起源,我幾乎查不到什麼資料。有人從「駢」字左半邊的馬字旁,猜測駢姓的祖先是游牧民族。當然這也只是一種流傳來的說法,和爸爸給我講的祖先的故事一樣,尚待考證。

至於有這個姓氏的體驗嘛,當然就是從小到大幾乎沒有人一次念對過我的名字啦!有人說:「啊那這不是很好,老師一定因為怕念錯而很少點你名吧!」 並不是啊各位!老師們看到這樣稀有而獨特的姓氏,瞬間變成好奇寶寶好嗎!這種情況太多了,以至於後來每次看到老師視線在名冊上來回掃,突然停在了某個地方,眼神中透出疑問和求知的光芒時,我就往後推推椅子,準備站起來回答問題了。

屢試不爽。

當然,初高中這樣的時候比較少,因為優秀( (๑• . •๑)?)的我在學校也算很出名_(:з)∠)_,大部分老師都認得我。所以一般都是在聽課,突然跟老師對視,接著被喊起來提問了。

大學的教授們更加可愛。因為名冊上有學號,經常遇到開課的時候被喊到學號,然後老師一臉微笑:「這位同學的姓氏很少見,我也不敢誤讀,不如給大家做個自我介紹讓我們都漲漲知識吧!」合著把我當課堂warm up來用了是吧( •̀∀•́ )!

也會遇到很多不方便。雖然已經習慣了護照上姓氏被拼作「Pian」,但日常生活中遇到有電子點名的場景,還是得反應一下才能意識到叫的是自己。比如在醫院拿葯啊,去面試啊之類的。今年五月去阿裡面暑期實習,我滿腦子都是「啊哈哈哈不知道郭老師語音包念我名字是什麼效果」,以至於名字被叫了兩次才反應過來

也希望能看到這個回答的人們,如果有相關知識,或者對這個問題感興趣,能夠提供一些知識上的幫助。先謝過各位啦(ฅ>ω
百度百科的鏈接
http://wapbaike.baidu.com/view/3274323.htm?adapt=1&fr=aladdin


伊莎莎崽:

我姓伊。

別人問我名字,如實回答都會被認為是假名,而且是假的不能再假的名字……

百度自己的名字,下面結果全是婚紗攝影、護膚品牌、瑪麗蘇腦洞宮廷小說……

高中一入校,學校在操場上貼分班的名單,我同學都以為我這個名字該是對應我們班裡最好看的那個女孩子……

唉,心累……


Aorqu用戶:

記得一個美國朋友跟我講過,他認識一個人的姓叫Null。。。

據說搞壞過好多Database,包括銀行存錢,買飛機票都有麻煩。。。


晏大仙:

國小時老師都不會念我的名字,一直以為自己的姓算少見的,看了上面各位的。。。d=====( ̄▽ ̄*)b
我就姓上面那個「晏」,中間一個「菁」,最後一個字是個常見字。但是懾於前兩個生僻字的壓力,老師們往往連最後一個字都念不出來了,所以,往往點名點到沉默的時候,我就會適時地舉手化解老師的尷尬。
經常被人念成「an」,經常被人說是「宴會」的「宴」吧,是「燕子」的「燕」吧,我都呵呵一笑,告訴他們,是「晏子使楚」的「晏」,然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因為很多人並不知道「晏子使楚」這個典故。
到了大學的時候,學歷高就是不一樣,姓基本就不會被念錯了,但是他們開始把第二個字念錯了,念成竹字頭的「箐」。


蕭靳:

有個學弟叫操岳飛


Aorqu用戶:
姓卞,我就不說太多關於外號細節的東西了,寫上去能寫三天三夜,潔廁用品全產品線都能列的出~

別的其實也沒啥,長輩有時候會叫小卞小卞的,大學室友都直接叫大卞,當然了,這樣的名號也不是一般人混得出來的。

要知道我在打飯時候,寢室哥們兒一拍我,大喊:「大卞,來吃飯了啊!」,這時候旁人的眼光都已經不那麼重要的了,因為我就是你不一樣的煙火~~~

不過有些事情從小到大我一直不太明白,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在寫我名字的時候都會把「卞」寫成「卡」,這是十分令我費解的,不過有意思的是,寫錯歸寫錯,寫錯的人群里還有細分:

  1. 知道這個字念biàn,但是還寫成卡的,這些叔叔阿姨們在你們心理「卡」真的是個多音字么?
  2. 不知道這個字念biàn,寫錯的情況多出現於謄寫我的名字,填表之類的,一般情況我都會把證件給對方,或者把名字寫下來給對方看,然後我就不知道「卞」上面這個「丶」怎麼就能變成一個「ㅏ」,強行讓我姓卡。
  3. 再要麼就是把「卞」上面的這個「丶」直接省略,花式讓我姓下。

接下來還有讀音,明明是四聲,你告訴他了,完事兒還一聲一聲的叫,你才姓「鞭」!!!

不過在我看來,名字就是個符號而已,只要沒有惡意怎麼叫都沒問題~


匿名用戶:

emmm,不知道姓yang算不算,不是楊,是陽,對你沒看錯,就是太陽的陽。貌似祖上姓歐陽,然後分開了,一支姓歐,一支姓陽。(ノ`⊿´)ノ什麼鬼玩意,好好的分開幹嘛!我是真的好想姓歐陽啊!配合我的名字,一聽就不好惹啊!

—在下陽峰


強四海:

翻了多數頁的答案沒找到我的本家姓,來回答一波。

我姓強,全名是強俊傑。諧音問題,QJJ不太好聽。從小到大一度想改名。小時候有個環游世界的夢,想過如下幾個名字,強萬里,強九洲,強四海。仔細斟酌之下放棄了改名的想法,父母授予的名字必有深意,識時務者為俊傑。

從小到大的20年,在我生活的城市裡,除了自己的家族外,從未碰到過任何姓強的人。

每次到新的環境,人家都會問我是不是少數民族。我是漢族,祖籍在陝西一帶,理論上那邊本家姓應該會多一點。

直到去年我加入了Aorqu,在一個評論區里意外的遇到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傢伙@強俊傑,就是他。然後我們認識了,一個稀有姓氏,而且名字也一樣,內心激動的一批。

感謝Aorqu。


luffyfei:

@Horeyoshi謝邀
看到問題就興致勃勃的點進來看了一節課:D
我姓 (zhǎng) ,看到別的答案里也有提到 @Turbo@有點藍

從小也不擔心老師點名,經常被叫做 “幾xx”, 有的看錯的會念成 “仇xx”, 還有的會當成 “倪” 的簡化字~
一般老師會省去姓 直接叫名字,當時高中開學 講桌上貼著按座位位置的名單,好多老師想叫我回答問題的時候會點 “某某某的同桌” 每次都是我同桌先一緊張 =_=
不過遇到能準確念出來的老師 我內心無比尊敬

大學做自我介紹的時候 被人以為是國語不標准

我堂姐 叫仉雅鶴 她幼稚園 的老師曾經點名的時候叫她 幾雅鶴 (雞鴨鶴)-_-#

我爸老家山東壽光,之前回過一次老家,有一個仉家村都是這個姓,我是漢族@高旭 不過我也好想是少數民族啊…

遺憾的是 我對自己這個姓了解的不多 只知道 “孟母三遷” 中的孟母也姓 仉。

——————–我是分割線——————–

以下摘自百度百科:

仉姓

黨姓,原本為春秋時魯國大夫黨氏之後。古代黨姓的黨,讀音(Zhǎng)掌,故黨姓中有一支以音為姓,衍出成為另一支掌姓。後掌姓中又衍分出以音為姓的仉姓,稱仉氏。如孟子的母親即為仉氏,以擇鄰教子名。

百度里關於起源介紹的挺多的 有興趣的可以點開看看~~

http://wapbaike.baidu.com/item/%E4%BB%89%E5%A7%93?adapt=1


彩虹爸:

國中一個同學,妹紙,叫靖靜…
高中一個同學,男生,姓敖,叫敖翔…

囧…現在看來這倆都有點…別的意思,被玩壞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