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稀有的姓氏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我姓苟,她姓史,我媽不讓我們在一起...
, , , ,
鮮於楊:

姓鮮於,名揚,這個姓稀少吧。很多人都會問我是不是少數民族,這個姓怎麼從來沒聽過。然而,我是正宗的漢族人。

我們這個姓,幾千年都沒有過太多變更和分支。鮮於和鮮姓同源,四川南充一脈,在族譜,班輩,都是一樣。很多還是近代才簡化為單姓。

這個姓在北韓,韓國也有。如果你看過韓劇《燦爛的遺產》應該有印象,男主角就叫鮮於煥。
鮮於氏,據說源於箕子北韓。隨後撥遷回國。


Chow Leonardo:

北京市市委副書記苟仲文同志,
印象很深刻的是某次我司搞慶典,當時他還是北京市副市長,慶典主持人介紹來賓,第一個就是介紹他,當時我們在下面還在說,看看吧,要叫苟市長了。。結果,人家出來的是仲文市長。。印象太深刻了,果然是官場人智慧大。。
最後吶,仲文市長是個很低調的官員,嗯


柏柏柏柏:

看了半天並沒有發現有姓柏的,柏這個姓在我小時候還是挺普遍的畢竟一個村的柏姓還是不少的,隨著上學發現姓柏的就越來越少了,國小時還有4-5個,國中有2個,高中我們班裡就我一個姓柏了,最後到了大學發現整個學校就沒有姓柏的了。特別是每次出去的時候,遇到需要填名的時候人家問姓什麼,我說柏,對面馬上白對吧,剛開始每次都需要給他們強調一下,到後來隨意吧,你這個地方估計我也經常來不了!特別是大學期間老師點名的時候總會感覺我的名裡面有陷阱一般不敢輕易點我的。有的老師為了顯示他豐厚的學時每次都是柏bo,每次看著我期待的樣子我都給他們默默的打個臉,俺姓柏bai。


匿名用戶:
我姓蘆,但在活過二十年的前四分之三,我都以為我姓盧,在家裡,阿公那一輩都姓盧,到我爹和伯父就成了蘆,說起來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Orz。
第一次看到這個姓的同學,總是要端詳我很久,然後小心翼翼的問,葫蘆娃?
然後他就看到了我露出的十八顆大白牙以及純潔的微笑。

大概原因我也不太清楚,據說是在我爸年齡還小的時候上戶口來著,阿公為了讓他們好提前工作(悲傷故事+1),把他們年齡謊報了一兩歲吧,也不知道怎麼弄的,就把姓也弄錯了,然後在一個傳宗接代觀念十分強烈的家庭里,我爹和伯父與我阿公就不是一個姓了……然後我哥(伯父的)和我繼續,也和阿公不同姓……
但畢竟讀音還是一樣的,所以阿公也不是很在意,畢竟也是個文化人。
自然,作為老一輩人,有時還是很不爽滴。比如,在傳宗接代觀念更嚴重的三阿公家裡(我阿公排行老二),除了女兒就是孫女,三阿公為此苦惱不已,總是逼著兩個兒子生二胎或三胎,鑒於已經不是農村戶口,罰款也是交得令人心碎……三阿公沒事也會跑到阿公家一起喝酒,二兩酒下肚,臉色一紅就會說起傷心事,本來一個人說說也沒啥,要是瞅見我,又會拍著阿公的肩,你說你怎麼就把他們的姓都弄錯了呢,這都還是不是我們盧家的人了啊,他們要姓盧啊,怎麼連姓都改了吧啦吧啦……基本上這時候阿公的臉都是僵直的…想說兩句安慰的估計也沒有心情了…

來說說體驗吧,因為家鄉地方也小,從小在班裡也沒見過一個同姓的,六年級的時候好像有一個,但好像之後因為父母離異也改掉了…嗯,我是說那時候我還以為我姓盧。
然後頂著盧姓參加小升初考試,繼續讀完七年級八年級,快要中考了拿著學籍卡和戶口本一看,天哪我姓蘆……當時心情極度復雜,有種特務換身份的感覺,好像因為要換個姓有種新生的感覺。
中考後就變成蘆了,接下來的四年,再也沒見過一個同姓的,而且就這么一個樸實簡單的字還經常被寫錯Orz,比如,在盧子上加草字頭,比如草字頭下面加屍字,弄的後來我給別人做自我介紹的時候,都要捨棄尊嚴地說:我姓蘆,葫蘆娃的蘆Orz。大學同學看我時,眼睛裡都閃著異樣的光芒……嗯,看三歲小孩的那種。
偶爾,阿公也會搭著我的肩:「嗯,我查了一下,你這個蘆字,全國還是有六千多個的。」我咬著嘴看著他繼續聽下去,「不過呢,估計都是派出所把姓打錯了…」我只能默默的想,原來不是我一個人…
有時候,阿公也會帶我追溯一下祖上歷史。因為姥姥(阿公的父親)的父母那個年代鬧飢荒,於是帶著他從福建逃難逃到家鄉那邊(我絕對沒有黑胡建的意思!),據說姥姥還是客家人,會客家方言,然後阿公就會陷入沉思:你姥姥曾告訴過我,我們盧家,祖上也是有當過大官的,比如,在漢代的時候,就有一個姓盧的大奸臣!…………………(我也沒有黑盧姓的意思!)現在回想起,如果阿公看懂了我當時的表情,我的笑容應該是在說:幸好我已經姓蘆了…
更有意思的事,老爹從小給我買了個什麼保險,保險上全用的蘆,他竟然不告訴我我姓蘆,還一本正經的小時候教我寫盧,至今沒有明白他的意圖…下次再問問他姓蘆的體驗好了~
至於現在,想起十五歲前自己還是另一個名字,有時會有點精分,我是盧XX呢?還是盧XX呢?有時也會有種那十五年活到狗身上的錯覺,估計這也是為什麼室友老拿對待四五歲小孩子的態度對待我。
這時候,我只能露出我那十八顆白牙和純潔的微笑:I’m a big student!


太太太:

我姓太,全名諧音聽上去是太陽花。這是北韓族姓氏,上高中時聽說學年還一個人叫太香草。至今不知道長什麼樣子。未見其人先聞其名。 從小到現在印象最深的就是老師點名字的時候總會讀錯成陽太花,然後大家鬨堂大笑的樣子。從小外號特別多,太太,太太太,太太太·老太太,太陽花,花花,sunflower,向日葵等等..


吉木梨:

你們這都不算屌

我們年紀當時有個姓戰的

關鍵是,他叫 戰國策

有天上晚課,被老師抓了看閑書

看的是本 戰國策 啊哈哈哈哈
戰國策看戰國策 被抓啦

當然我們還有一個更厲害的

叫石英鐘


沙浪嘿:

看艾迪。
姓茹T^T


小二:

體驗就是一般來說老師輕易不叫我回答問題。


資程博:

怎樣一種感受?
看完這個問題三千多個答案還沒有找到我這個姓!

============失望的分割線============

我就是來看看有沒有人跟我同姓

「你叫啥」
「資程博」
「叫啥」
「姓資…資本主義的資」
「噢…文革你們家是咋活過來的」


靳謙:

總算有一個問題我可以理直氣壯地回答了! 我姓”靳”!和綉春刀的三弟是一樣的!我也好想有人喊我,靳爺. 唉…(; ̄ェ ̄)
體驗就是,只要是對方拿著名單或者什麼的想點名,總會念錯或者直接跳過去不念!同學你不要這么糊弄啊摔!
如果是別人問我叫什麼,在我回答之後一定會再問一句,姓金? 我:……不是,我姓靳.
長這么大除了幾個老師之外還沒遇見第一次能念對我名字的人.
國中的時候表演節目,是樂器獨奏…提前已經知道了順序所以已經在候場了…然而報幕的主持把我三個字的名字念錯了兩個…當時我就把邁出去的腿收了回來…………心裡還想,這個節目難道不是我獨奏嗎!怎麼還有別人! 在和老師確認無誤之後我才上了台……
總之就是需要經常解釋自己的名字,現在填單子填表格什麼的從來不敢讓別人代勞寫名字,都是自己寫…
—————————————————————暫時就想到這些吧,歡迎Aorqu上的本家來一起玩耍( ´ ▽ ` )ノ
突然想起來補一句,國中隔壁班有個妹子叫巴曌XX,我一直不知道她究竟是姓”巴”還是”巴曌”…萬能的Aorqu請賜予我答案吧!
有個國中時喜歡我的學妹姓”宓”也是少見…


唐辛子:

謝邀哈哈哈~沒見過的請點贊……
我姓東,對沒錯就是單姓東,東西南北的東。這個字很常見,但是作為姓氏很不常見吧。在百家姓的單姓里排後十個。

我真的對各位的回答都感同身受~其實有這么個稀少的姓氏其實還是挺驕傲的,都說姓氏越珍稀就越古老,據說我這個姓最早是舜的一個兄弟姓東,之後傳下來的。我家裡到現在還有家譜,名字也都是按家譜傳的起的,也算是個大家族吧。從小到大這么多年吧,除了我家親戚之外從來沒有遇到第二個姓東的人哈哈哈。

因為東這個姓太稀少,被無數次寫錯就不提了。-_-# 不過因為這個姓氏也發生過一些有趣的事。

「居然有姓東的?」
「從來沒聽過這個姓哎!」
「少數民族嗎?北韓族?」

幾乎所有第一次聽到我名字的人都有以上反應……這是正常反應。

「你姓東?哇噻好帥!跟東方不敗一個姓!」
「我還知道東方朔!」
「還有東郭先生!」
「東野圭吾!」

……¥%*#+%&=$#&=

東方不敗和東方朔都是復姓東方,東郭先生復姓東郭,東野圭吾是日本人人家就姓東野……

記得有一次,一個喜歡我前男友的女生加我QQ,各種問,你們也都懂的,我好脾氣呀沒什麼奇怪的問題也都回答,然後她問我名字……

「你叫什麼名字?」
「東**」
「你騙誰呢?」
「……?」
「哪有人姓東啊你這肯定不是真名吧,騙人也不編的好一點,糊弄誰呢?」
「我騙你幹嘛。你想知道你問他(當時的男友)吧。」
「你當我傻啊我問他他當然幫你說話!」
「……再見。」

我當時也是很無語……我好好個姓,咋就騙人了呢……


匿名用戶:
「鳥娜」「操震球」「第五格格」,是我從小到大見到的三大奇名。


度旅人:

這個問題我必須回答一下。
我姓貟(yun),讀四聲。
首先,從小到大,很難遇到一個同學跟你一個姓,加上無比生僻,所以好處一是被人很容易就記住。
次之,後來上了大學,有幸在學生會遇到了一個女生,她也姓貟,於是我跟她為此聊了彼此的感受,感受基本相同。然而,最美妙的是大學點名的問題。有些老師他不確定怎麼讀時,他會自動跳過你的名字,你就幸運地可以逃過那些無聊的課。
當然,也有缺點,你不不會很容易在一個整體環境里被首先提到,只有你努力地向他人介紹你,這樣他們會比其他人早記住你。比如:喔,那個同學就是姓貟的那個,好奇怪的姓哎,別人馬上都會記住了。


匿名用戶:
我的名字叫【火紅】,沒錯,你沒有看錯,本人姓火名紅。不僅姓奇葩!名也很奇葩啊好嗎!!!我也不知道當初取名字的時候我老爹老媽是怎麼想的,估計是順便組了個詞吧╮(╯▽╰)╭【喂!取名字這么隨便真的好嗎!!】下面就說一說從小到大因為名字發生的各種有意思的事吧。

1.小時候課本上總有「火紅的太陽」啊,「火紅的旗幟」啊,「火紅的五月」啊,小夥伴表示hhhhhhh,我則是見怪不怪了。

2.每次到一個新的環境里都得介紹自己吧,介紹自己就得先說名字吧,那麼,問題來了,好事就是大家能瞬間記住你的名字,而且估計以後都不會忘了(這個還是很好的~),然而壞事就是,每次老師點名都會點到你啊!從小到大都沒有例外啊!! 3.最奇葩的一件事就是,之前註冊人人賬號,要填寫真實姓名,我就填了啊!然後提示我說要輸入真實姓名啊!!我好委屈!!人家真實姓名就是火紅啊!!最後,我是用網名註冊的人人賬號…真實姓名取的比網名還像網名怪我咯 4.最讓人心塞的就是和好基友聊天的時候,都會問到我的真實姓名,我真的是因為關系好才說我真是姓名的啊!你們能不能信我一下,就一下(ಥ_ಥ)每次說我名字的時候都一種「你特么在逗我」心態真的好嗎!欺負我名字奇葩么!


太舢彧:

我姓太
太舢彧
呵呵不止一次被快遞小哥說你這網名起的我都讀不來
醫生別說打字,寫都得大半天
基友問我你這名字考試得寫一分鐘吧?雖然沒那麼誇張,但是想想考試時別人卷子都豎過來了我還橫著……


Aorqu用戶:
占坑 (終於等到能回答的問題了)
========================================
我姓逄 沒錯 就是上面那個逄

感受就是///////
呵呵噠。。。每次進群都要科普許多許多次 寶寶心裡苦啊~~


經緯:

我本人的姓平淡無奇,但見過幾個稀有的姓氏,有個朋友姓稅,在那個用傳呼機的年代,常聽他聲嘶力竭地對接線員喊:我姓稅,是稅務局的稅,不是睡覺的睡…
現在同事有姓「香」的,就是香水的香。有姓「第五」的,姓「菅」的,姓「陽」的。
對了,見過姓「緱」的(讀苟)。


Aorqu用戶:
會自認為帶主角光環,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塗存超:

在下姓塗,藏在一堆徐中很難一眼看出來……

因為名字乍看起來很像徐,所以國小國中紅花榜、光榮榜上一直被寫成徐存超,升旗儀式上表揚名單里出現我的名字會被念成徐存超

然而,當我初次見面給別人介紹我姓tu時,因為我們塗家實在想不起來啥名人,所以一般會被認為我是屠洪剛的tu,就是下面這位大哥

所以我現在都是介紹我姓塗,塗鴉的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