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稀有的姓氏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我姓苟,她姓史,我媽不讓我們在一起...
, , , ,
亓振東:

我姓亓 叫亓振東 我的姓跟齊是一個讀音,自國小到現在大學剛畢業
有叫我開振東的,六振東的,元振東的,還有兀振東的


Aorqu用戶:
戰,國小時候好像有一個同姓的,沒見過,高中時候一個插班生轉到我們班,恰好和我一個姓,所以當時覺得特別親切,後來大學時候玩人人,在網上認識一個和我名字完全一樣的朋友,全國似乎只有我們倆,一直覺得這個經歷蠻有意思的~


來扯淡唄:

姓仝……

特別尷尬,實際上後來查閱歷史知道,姓同,童的兄弟們我們幾百年前是一家,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實這三個姓是一個音,所以,每次被老師點名時我的內心都是崩潰的,念gong,jin的就算了,還有念淦的……(っ ̯ -。)

我是女生啊喂,我不要面子的啊……

ps:來自山西房子村妹子一枚,老鄉們來認認唄~


充氣鴨:

一哥們兒姓朵,五大三粗一爺們兒,哥幾個每次都不叫他名兒,還給他起了個愛稱。朵朵。每次叫他他都是一臉猙獰綳著臉蛋子不理人,但是沒辦法就是好想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樂巍暘:

我姓樂,是le的那個樂。從小到大都有人讀成yue,只好不厭其煩地解釋啦。其實樂這個字有三種讀音:le ,yue ,yao(第四聲)都可以當姓的!我老家那邊姓樂的比較多,但是在學校里姓這個好少…我覺得一遍就讀對我名字的人都很厲害


塵小安:

額終於看到這個問題了。
有一個我半夜想起來都覺得牛逼壞了的名字。
先說一下我,我姓侍,侍姓也算是比較少吧。。
總之我長到大,除了家裡人,其他到也沒見過有這個姓的。要是有的請來報個到,我找一下親人(✪ω✪)

Ok進入正題,那是我高二的時候,小縣城裡面高三聯考,前一天會讓每個班留下來打掃衛生,然後有老師過來讓人貼座位資訊那張紙。。
全程沉浸在放假的喜悅之中。。。突然看到了一個霸氣螺旋走位的名字。。。
他,他姓是,是否的是,叫是朕(✺ω✺)
what the fuck!
這小夥子的一生可能牛逼壞了。。
有評論區的小夥伴願意給侍姓起個好聽的名字嘛。
侍寢就算了(無辜臉)


荀芝醴:

我們班給我起的外號:
苟利
苟利國⬅我感覺自己活不了幾天了ヽ(`Д´)ノ
苟富貴
苟聖(狗剩)
苟非吾
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其實感覺還是挺不錯的!


匿名用戶:
前面有個人姓苟,恕我直言,你這個苟,認識並知道怎麼讀的人絕對比我的要多很多。。。。
本人姓緱,gou一聲。百家姓裡面基本上排到最後了。。。新華字典對這個姓的解釋是印象中,高中課本里出現過一次(史記里的一個列傳,好像是項羽列傳里的),裡面描述的是個王叫緱王(古時候不就是誰家族大,打架厲害誰當王么?);還有關於這個姓的記載:歷史上的唐僧出生在河南一個小村莊,那個村子就叫緱氏村。
每次見新的朋友了,都要極其費力地解釋我的姓,一般的套路都是這樣的:
A :你好,我叫XXX(握手)。

我:您好,我姓緱gou(手動一聲)。

A :?噢!郭guo!

我:是gou(繼續手動一聲)!狗!!!一聲!!

A:哦哦!這個姓真的是少見!

A(繼續補刀):我還以為這個字讀侯。

我:呵呵,是給侯加了個「糹」。

A(繼續疑問):還有這樣的姓?

我立馬用手機打出來,把手機遞給他看。

A看了半天,道:這個姓真的是少見 ×2

我日常尬笑:呵呵,是挺少見的。。。。

這就是是和別人第一次見面很正常的相互介紹場面,確實也挺費勁的。

有時候工作上接到電話:
B:喂,你好,請問您是。。。??? 這個是 hou吧。
我(習慣性翻白眼):緱(繼續手動一聲)。
B:哦哦,您好。。

由於目前工作是需要經常接觸各個企業的HR的,所以也不乏有很多心細的HR在打電話之前就查過我的姓,直接過來就讀准了,我就對這個企業的好感度直線提升。

大學部的時候,寢室住了3個人,一個東北,一個西北(本人)一個湖南。我們三個來自天南地北,恰好湖南的那個室友姓朱。然後,東北的朋友就是豬狗不如。(這只是我們寢室姓上的小趣味,如果這里東北的朋友看到覺得心裡不舒服,我在這里像東北的朋友表示歉意,無意引起罵戰。)

說起來這個姓,除了漢語音調,發音規則和狗是一樣的。所以在年輕的時候也經常有人因為這個開玩笑而生氣,想著確實也不應該。畢竟還有姓朱的,姓呂的,姓只是一個稱謂,像我這樣有一個很難讀出可能其他答案裡面的朋友也不在少數,除了一些不方便,大家知道這個字,這個姓也沒什麼影響,只是多教了別人知道字而已。

潛水Aorqu多年,幾乎不寫答案,看官們如果學到了這個字,請點個贊唄。。。謝謝各位看官啦~~~~


是一顆梨梨梨子:

好朋友姓「瑪」,對,沙琪瑪的瑪。很多人都把她名字寫成「馬」,但她一定要指著讓別人改成「瑪」.據她所說,這個姓完全是因為她爸姓王,她媽姓馬,所以一合併就變成了瑪( ̄Д ̄)ノ


未知生物:

我姓師,對老師的師,比較罕見的一個姓,我活了十七年除了我家裡人就沒見過第二個姓師的人,
然後呢,出去辦事我有可能姓帥
姓史
姓石
姓施
就是TM的不信師

然而以上這些還不是重點,
國中老師記名字。
你叫什麼名字。(指著我)
師xx。
史xx?
不,是師xx。
哦,史xx,還有這姓。
結果
結果
結果我特么上去一看,

屎xx
屎!你沒看錯,這智障老師給我的師寫成屎了!!!!!!!!!!!!
。。。。。。。。。。。。。。。。。。。。




點這

就是左下角


林清貓耳:

Aorqu小透明首答。
姓平,和平的平。
在大學第一次看見除自己家族以外的姓平的一個學長,當即加好友認哥哥了。

就是那種遇見同姓人可以當家人看待的體驗。


張少游:

1.書法班有位同學叫「若離」。

我一直以為是名字,後來發現是姓名……

(當我發現他還有個姐姐叫若吉後,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2.國中一同學姓菅,草菅人命的菅。

3.本以為「菅」是我這一生見過的最奇怪的姓氏,沒想到來到高中,我們班有一位女同學。

姓帥。


不吃辣:

我姓靳……
我國中的時候…新學校…
班導說…你叫zhan斬冰?
我「…」

好多同學寫我的名字都寫成「勒冰…」
然後我國小有個老師也姓靳…
好多同學寫成「勒老師…」哦喲老師都敢勒…
哈哈…

高一…我們數學老師還把我叫「cai冰」
卧槽…我姓靳jin
就醬…
如果你認識那個明星靳東的話…
就不會認錯我的名字了…


匿名用戶:
不是特別稀有的姓|・ω・`)百家姓里也是有的,源流也很明確,因為這個姓還是算比較正統的姓,不是拍腦門想的,或者有各種一看就邏輯混亂的民間故事來佐證。

我是這個姓,就是因為我祖宗在周朝當過大司徒,就這么簡單明確。

司徒……但是會不會有種奇怪的感覺……滿滿的瑪麗蘇文即視感,所以總覺得那些瑪麗蘇文作者欠我的姓一個好名聲(ಥ_ಥ)

因為某場革命的原因整個家族都被迫把姓改掉……司徒是什麼?地官司徒,說白了就是掌管天下土地,核查稅收,管理徭役,民政部部長,財政部部長……你說這個帽子夠不夠大,夠不夠黑……何況《三國演義》里的王司徒形象深入人心,大家都知道司徒是官,何況家裡的確祖上都是大地主,的確有所謂的黑歷史,不改姓……很麻煩|・ω・`)

改姓的時候,族裡還有分歧,這就很尷尬了,過了四五十年,也沒人想去改回來了,不過在莊重的祭祖和族譜里我們用的還是司徒(否則整個家族傳承就斷了),比如我哥叫司徒冰,我叫司徒燁|・ω・`)然而我們的名字和身份證上的名字還不一樣……這就很尷尬了……

缺點是因為你的身份證上的確不是這個姓名,你告訴別人你在族裡的名字總是會被認為裝逼(๑• . •๑)

老子裝你一臉的逼,要是裝逼,我還不如說自己姓軒轅.艾利斯頓.琉璃.殤.伊麗莎白.離呢……

另外還有可以吐槽的|・ω・`)我祖上有一位鐵帽子王爺,本來隔了不知道多少代,我民族都是漢族,我都不在意了(國家又不給我發鐵桿莊稼|・ω・`)窮得想哭,求男神包養)我都說了二分之一的八次方等於多少……不記得被哪個鬼翻出來,然後給我組合一個奇妙的名字:
愛新覺羅司徒燁
(눈_눈)exo me?拿人家的名字開玩笑,有意思?


風暴突擊者:

樓上有個同行姓「相」,巧合的是,我師傅也姓相,而且也是搞建築行業的,所以每次喊我師傅的時候,那感覺…你懂的…不過兩年了,習慣後也就那樣。
關鍵是辦公室里有位女同事,她老公,姓「宮」,對,你沒看錯,宮保雞丁的宮,而且他老公是項目經理。在工地,是個職位的都可以叫xx工,比如張工,楊工,李工,再不濟,想我師傅那樣,叫「老相」也行,可是那位「宮姓的項目經理」
.
.
.
.
.
.
.
.
.
.
.
.
.
別瞎想,大家都叫他「宮經理」


匿名用戶:
哈哈哈 Aorqu首答
我的姓是 昝 zan 三聲 昝力文
從小到大 被人叫過咎力文 晷力文 處力文
如果只是聽過我說名字 還會以為我是展昭的展
高中一次語文課 說到生僻字 在黑板上寫了我的姓 讓大家說讀什麼(因為語文老師比較瀟灑 除了知道自己作為班導班的學生名字 其他班的都不知道) 然後全班都說是昝力文的昝啊
有一次百家講壇在講百家姓 然後我同學就在qq上扣我說 你快看百家講壇 正在講你的姓誒 原來你的姓還有一個讀音啊 好神奇
大學每次老師點名 都會問 這是什麼力文啊
老師抽問題既擔心姓氏太顯眼會抽到我 又安慰自己老師不會讀 哈哈哈
大學室友給我取了珏珏的外號
因為她們由昝力文想到斬立決 又覺得決不好看
就喊我珏珏 我還一度覺得這個外號很好聽 至今還是我的微信名
每次向別人介紹我的姓 我都很糾結 通常別人都是一臉懵逼 不過能讓更多的人認識我的姓 也是我的小小心願之一啦


jonah:

這題簡直是為我量身定做,待我來細細作答。本人姓仝(tóng)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頒發的全國姓氏排序五百例,仝氏排在397名,遠遠後於童氏和佟氏,童氏和佟氏大部分是滿族人,仝氏則大部分是金朝完顏阿骨打的後裔或者是夾谷氏的後代。最新的研究成果則表明仝氏是鮮卑人的後裔,在西元五世紀孝文帝改革時,隨鮮卑鐵騎入住山西接管鹽池,成為北魏、西魏、東魏和北周國家財富的具體持有者。無論是建都平城(今山西大同),還是遷都洛陽。今大同雲岡石窟和洛陽龍門石窟開采費用大多來自袞袞的鹽商,仝氏一族雖人數不多,卻像猶太人一樣,散居世界各地,名商巨賈代有人才,他們其中不乏經邦理國之才。散居大陸的仝氏後裔大部都是從山西運城安邑三家莊遷徙而去。

我從小到大叫錯的人數不勝數什麼工xx,宏xx,龔xx各種叫法層出不窮,我就不再一一列舉了,最可惡的是竟然有人叫我工人xx,人工xx,把名字分來讀的也是相當的厲害。不認識,敢不敢翻翻字典再讀。再不濟你就問我啊,讀錯了多尷尬的。不乏一些博覽群書的人士,《水滸傳》里有一位哥們叫朱仝。看過水滸的應該都知道,就是這貨:

國小時大家不都特喜歡給別人起愛(wai)稱(hao)嘛,託了這個姓的福,國小六年沒人給我起過外號,國小畢業之際,班上一調皮的小娃(姓賴大家都叫他賴渣)可能覺得不公平非要給我也起一個,冥思苦想半天 ,說了二字銅像,突然覺得自己外號還挺高大上,優越感油然而生啊(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由於這個外號十分拗口,於是就被扼殺在了搖籃里,並沒有流通開來。

到了大學我感覺大家都是有文化的人辣,大家肯定都認識啦,我肯定再也不用糾結如何介紹自己了,然鵝(er)這種情形並沒有太大好轉,叫錯的依然叫錯,當然不排除一老師提前做了功課(查字典),每次叫對我都感覺無比驚喜。

不知道大家是否見過一物
就是這貨商砼攪拌車,車身上一般寫有『商砼』二字,由於不能打廣告讓他們賺錢,於是乎就找了個空白的。其實這貨就是混凝土攪拌車啦。混凝土簡 寫:砼(tóng)。以前坐公交見過一大學生不認這車這字,覺得十分有必要科普一下。

仝姓,同為滿族一姓,為同音異字,皆源出佟佳。佟佳清初為姓氏佟佳氏。關於清初佟佳氏,《滿洲八旗氏族通譜》對佟佳氏成員佟養正做了如下記載: 「佟養正,鑲黃旗人,世居佟家地方。其祖達爾漢圖墨圖於明時,同東旺、王肇州、索勝格等,往來近邊貿易,遂寓居開原,繼遷撫順。」在史料記載中,明末清初佟姓為佟仝姓,同為滿族一姓,是為同音異字,皆源出佟佳。佟佳清初為姓氏佟佳氏。關於清初佟佳氏,《滿洲八旗氏族通譜》對佟佳氏成員佟養正做了如下記載: 「佟養正,鑲黃旗人,世居佟家地方。其祖達爾漢圖墨圖於明時,同東旺、王肇州、索勝格等,往來近邊貿易,遂寓居開原,繼遷撫順。」在史料記載中,明末清初佟姓為佟佳氏,是以地名佟佳為姓氏的,而其氏族成員多有進入明邊進行貿易之人。作為以地為氏,是明代女真人冠用姓氏的一大特徵,他們是處於不斷地遷徙及漁獵採集生活中的需求,而以棲居地為姓氏的,諸如覺爾察氏、章佳氏、索綽羅氏等都是如此。但這些姓氏是出現在明代的女真姓氏,其以地為氏的範疇近似於今日的佟家村,章家堡等近代以姓命名的地名相彷彿。但是,這些自明代以後所以姓氏命名的地名,其所用姓氏並非是他們氏族的原始姓氏。

在明代中期以前,據北韓《龍飛御天歌》記載:「女真中有夾溫一姓」。經史料查證,夾溫是遠在金、元時期的女真姓氏,亦是夾谷姓氏的諧音。夾谷是金代一個較大的女真人族姓。《金史·列傳》中有十數位夾谷姓氏之人載人傳記之中。如:「夾谷清臣本名阿不沙,胡里改路桓篤人也。姿壯雄偉,善騎射。皇統八年,襲祖駛達猛安」。 「夾谷衡,本名阿裡布,山東西路猛安益打把謀克人也。大定十三年,創設女直進士舉,衡中第四人,補東平府教授。」關於夾谷這一姓氏, 《金史·國語》注釋為:「夾谷曰仝」。仝與佟、童是漢字中的同音異字,又同為夾谷姓而演變為北韓史料中所載的夾溫姓氏。這一姓氏歷史上,曾被清太祖努爾哈赤及其先世應用過,史料亦有記載,如「依蘭豆漫夾溫猛哥帖木兒、童凡察、童叫場、佟塔失、佟努爾哈赤」等。從上可知,今日建州女真人的後裔,冠用漢字姓的佟、童及仝姓,均是出自金代的女真夾谷姓氏。是以地名佟佳為姓氏的,而其氏族成員多有進入明邊進行貿易之人。作為以地為氏,是明代女真人冠用姓氏的一大特徵,他們是處於不斷地遷徙及漁獵採集生活中的需求,而以棲居地為姓氏的,諸如覺爾察氏、章佳氏、索綽羅氏等都是如此。但這些姓氏是出現在明代的女真姓氏,其以地為氏的範疇近似於今日的佟家村,章家堡等近代以姓命名的地名相彷彿。但是,這些自明代以後所以姓氏命名的地名,其所用姓氏並非是他們氏族的原始姓氏。

在明代中期以前,據北韓《龍飛御天歌》記載:「女真中有夾溫一姓」。經史料查證,夾溫是遠在金、元時期的女真姓氏,亦是夾谷姓氏的諧音。夾谷是金代一個較大的女真人族姓。《金史·列傳》中有十數位夾谷姓氏之人載人傳記之中。如:「夾谷清臣本名阿不沙,胡里改路桓篤人也。姿壯雄偉,善騎射。皇統八年,襲祖駛達猛安」。 「夾谷衡,本名阿裡布,山東西路猛安益打把謀克人也。大定十三年,創設女直進士舉,衡中第四人,補東平府教授。」關於夾谷這一姓氏, 《金史·國語》注釋為:「夾谷曰仝」。仝與佟、童是漢字中的同音異字,又同為夾谷姓而演變為北韓史料中所載的夾溫姓氏。這一姓氏歷史上,曾被清太祖努爾哈赤及其先世應用過,史料亦有記載,如「依蘭豆漫夾溫猛哥帖木兒、童凡察、童叫場、佟塔失、佟努爾哈赤」等。從上可知,今日建州女真人的後裔,冠用漢字姓的佟、童及仝姓,均是出自金代的女真夾谷姓氏。
第一次去認真答題,感謝大家觀看 。


Aorqu用戶:
本人姓,名鵬摶(摶和團同音)
是阿公借鏡《逍遙遊》取的名字
從小到大除了本家,沒遇到過和自己姓相同的
第一次聽說和自己姓氏相同的人,是在國小時學到蘇軾的那首《惠崇春江晚景》
本以為惠崇便是祖上,結果老師說他是僧人,從此惠崇和我很難扯上啥關系了,除非……

惠這個姓,讓我淪為段子手的炮灰
我的一個奧數老師比較搞笑,第一次喊我名字的時候叫我惠鵬傳。我說老師,我叫惠鵬摶
他自己拿起點名冊一看,還真是。
然後他說:「這名字起的不好,糟蹋了。完全沒發揮你姓惠的優勢。應該叫惠劃船的……可是劃船有什麼用呢?不如叫惠喝酒、惠吃肉、惠打牌、惠……你要是叫惠做題,那你就不用到我這里來上課了」。當時說的我一臉黑線

姓氏少見就算了,再加上還有一個生僻並且和「傳」形似的字,我的名字經常被人叫錯
有以下這些常見版本,常見度由高到低排序
(1) 惠鵬傳
(2) 惠傳鵬
(3) 惠摶鵬
(2) 惠鵬轉
(3) 惠鵬磚
每次都要跟別人糾正讀音,在初次見面的情況下,只有兩個人讀對了摶這個字(可想而知費了多少口舌)即使是身邊的老朋友也有搞不清楚我名字的,寫我的名字的時候會把我的名字寫成「惠鵬團」,友誼的小船就這么翻了…………

因為我的名字很容易被人叫錯,我媽一度想讓我改名。我問她為什麼。她說:「你的名字太容易被念錯了,以後你去工作了,你領導說這個這個小夥子不錯,提拔提拔,結果一看你名字,惠鵬什麼啊,不會認,算了算了,換一個……」我對阿公很有感情,甚至非常崇拜阿公,阿公去世後,我決定我的名字永遠不改,就算不提拔也沒關系。

其實這名字也有好處。都說「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想知道一個人是不是真的把我當朋友,真的在乎你,有一個很簡單的辦法。給他一支筆,如果能寫對我的名字,基本就沒跑了。


Aorqu用戶:
看了那麼多回答,笑得不行不行的。
這么看來,我的姓氏倒也並不少見了。

我姓羌,羌族的羌。漢族人。這也是我自我介紹時的一貫套路。

去學校找行政的老師列印資料。
老師說,這字念啥?
我說,羌,羌族的羌。
老師說,羌笛何須怨楊柳,是這個羌吧?
我說,是呀。
老師說,放在詩里我能認識,拿出來還要反應一會兒。
其實講真話,我挺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羌笛,或者羌迪。或者,以後可以死皮賴臉的跟不知道在哪裡遊盪老公商量,讓孩子跟我姓,除非他的姓氏可以比我的姓氏更好取出好聽的名字。(,,•́.•̀,,)

每次打電話預約:
對方,那請問您貴姓?
我,我姓王(趙,李,陳……反正從不說自己姓羌)。因為我知道,一旦說了自己姓羌,下面就是,不是姜,是羌。也不是張,是羌。嗯,羊子頭的羌,羌族的羌,blabla……

我名字叫羌娟。早先上國中的時候,國中教導主任國語不好,分不清前後鼻音,硬生生的在年級大會上把我的名字讀成了錢庄,這個綽號斷斷續續的跟我到了高中畢業。

還有一點最重要的體驗,我是江蘇10年的聯考考生,聯考前做了一篇閱讀理解,馮驥才的《羌去何處》,描寫逐步遺失的羌文化,太熟悉的羌字,一直都沒有辦法忘記。所以現在各種社交網路的昵稱都差不多是羌去何處,好多人都會問緣由,我便娓娓道來。換來一句,你好藝文,文學造詣真高。
心情非常愉悅。ヾ(@^▽^@)ノ

對,又想起一件尷尬的事情。有次我爸給我寄快遞,拿到快遞包裹的時候,我的內心是崩潰的。只見收件人姓名那一欄用宋體安靜的扒著兩個字元:X娟。嗯,我記得那家快遞公司是宅急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