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過度的想像力是怎樣一番體驗?

問題描述:拥有过度的想象力是怎样一番体验?
, ,
李怡騂:

失眠。


匿名用戶:
王小壞躺在床上看著無聊的電視劇,無聊的比「無聊」這兩個字還無聊。恨不得鑽進電視機里打死男主角,再強奸女主角。當然,那隻是幻想,王小壞喜歡幻想,幻想是無止境的,是自由的,是不受法律和現實約束的,幻想的時候可以把思想扔進宇宙,去俯瞰萬物的生長;把思想扔進文學,去定義自己腦中的文學;把思想扔進《神鵰俠侶》的時代,用自己的方式去泡小龍女;把思想扔進女人的胸罩,裡面有一個大大的世界,去幻想胸罩裡面有三個乳房的女人。

他是個在幻想裡面游泳的人。

每當王小壞的思想掉進女人的胸罩之後,就爬不起來了,一個處男的七情六慾化作一根粗大的神經死死地糾纏著大腦,大腦不停的刻畫出各種形形色色的畫面,畫面在身體里橫衝直撞化作密密麻麻的荷爾蒙分子飄散在整間屋子裡,他的身體就徹底陣亡了,整個身體懸浮在屋子的半空。胸罩裡面的世界太過精彩,使他聯想不斷,白色的乳房表面點綴著一個紅色乳頭,在王小壞眼裡,那個紅點象徵著生命,初生的嬰兒都明白允吸那個紅點才能延續生命,象徵著理想,男人們苦苦奮斗的理想。王小壞沒有得到這個理想,所以只能幻想了,他躺在荷爾蒙里,盡情的搖擺著幻想,雪白色的皮膚、紅色的點、柔軟的耳垂、性感多肉夢露般的嘴唇、修長的腿、絲襪、高跟鞋,這些有色物質慢慢的佔領王小壞的身體,不斷的滋生雄性細胞,使他粗大的生殖器直接瞄準太陽,王小壞的理想是射下一個太陽,太陽是一個火紅的女神,太陽是一個日,王小壞沒有日過是無法擊落太陽的,只能是力不從心的從半空中擊落一架日本飛來的飛機。

隱私拿出來騙贊了…..


匿名用戶:
好多天了,我再來補充一下
剛看了一個同學的評論,「你看,孩子的想像力就是這么丟失的。
我很幸運,我媽媽一直告訴我不要剋制自己的想像力。真心的很感謝她,是她在高三那年堅決的支持我學習藝術,才有了我今天,雖然擁有豐富的想像力的同時會神經衰弱,偏頭疼(這一點和那位答主是一樣一樣噠~)。但是我相信我和他都樂此不疲,因為真的很豐富呀~覺得每天都不一樣。
我還是經常頭疼,尤其是到了下午。還是每晚做夢,盡管醒來很累,可是我就是很快樂呀~
有點雞湯了怎麼..

先贊1樓,不邀自答~
我從小就想像力豐富,並熱愛畫畫,九曲十八彎,最終還是走上藝術的不歸路。這是背景~
生活中許多莫名其妙的細節都可能發揮想像力,經常愣神,想很多奇奇怪怪的注意,我現在從事廣告也(不要噴我,畢竟廣告設計是和藝術相關在年輕時候可能賺最多錢的行當,不過我不會放棄畫畫的,我隨時準備著做一個傲嬌的小畫家~歪勒個樓)。

舉個栗子:
吃東西的小夥伴先不要看了~

這是哀家男朋友拉肚子時,我的第一反應……
這可能說明不了什麼…..

那麼:
從其他方面說說,樓上提出了看電影的情況,確實是這樣的,恐怖片不敢看,我是萌妹紙,不看AV,我喜歡各種電影,尤其是科幻,神仙,玄幻,啥啥啥的。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每次看完電影都會覺得自己有異能或者什麼奇怪的能力,然後巴拉巴拉給男朋友或者閨蜜說,我語文不行,形容不出來那個情景。

如果以上也不是重點!
那麼看完了還得做夢啊,這時候就比較科幻了,比如我看了超體,當天夢到自己有超能力了,跟小夥伴一起保衛地球(小夥伴包括我現實中的朋友,鋼鐵俠,哈利波特…..哦對了,我們校長是鄧布利多),其中結合了《雷神2》,黑寡婦,不過因為我經常不記得自己夢到什麼,具體細節我也不知道,記得有一個超酷的鏡頭,是我穿著黑色緊身皮衣,黑色斗篷,站在一個什麼樓頂的背影,是個仰拍鏡頭照向白茫茫發著光的天空,斗篷隨風擺動,我靠!帥爆了!哦對,還有一個鏡頭,在夢里,我是我現實中小夥伴的學姐哦,我是全系女超人(什麼都會),他們的天賦指數都是一種或兩種,夢里還狠狠的嘲笑了他們!!哈哈哈!!!仰天長笑~

有時候做夢,會夢到打架,然後就真的一直在打床邊靠牆的墊子,還得叫ex一起打,不打我還生氣,打的勁小了我也生氣,必須特別用力的揍。
夢到我當了豬國的國王(動畫片里超可愛的小豬),我是白雪公主那樣的~捂臉~然後還要和ex聊天,告訴他我當了國王,他就問我那你當國王了我是什麼呀?我嗯了半天說「封你做發財樹的官吧,所有的發財樹都歸你管」(那個時候我養的發財樹死掉了,哭..),這都是他給我講的,早上醒了之後他說他大半夜樂岔氣了。也是醉了

什麼天上飛的超級大的魚妖怪,哈利波特是我同學,世界超強魔法師…..應有盡有

我還有一個特別厲害的技能,夢里如果結局不太好,我會扭轉夢境,讓它完美的大結局。而且最多的時候做過4重夢境(多重夢境真的很累),有一次在辦公室睡覺,夢到自己做圖做的差不多了,結果醒了,發現是夢,開始幹活,又醒了,還是夢,再幹活,又醒了,還是夢,我靠,那酸爽,好像一個夢的功夫上了3天班啊,我靠。然後,我有起床氣…然後,那天發了個飈…真是對不起找我做圖的小夥伴…

可能因為想的比較豐富,所以容易神經衰弱,而且經常夢境,幻想和現實分不清楚。這算是副作用吧。而且很多沒有情趣的人,會覺得我想這么多奇奇怪怪有的沒的,就不喜歡和老子玩!老子這么可愛,哼!另外,好奇心極強,經常因為好奇心犯錯誤或者吃虧生病神馬的,而且樂此不疲。

暫時就想到這么多,我得去廁所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在家就不愛去廁所,在公司就可有規律了,難道引力不一樣?我去32層試試~
鑒於自己還算個萌妹子,我就先匿了,等我哪天變成漢紙,我來取匿~


李小狼:

極度容易失眠


浮生若夢:

我先去嗑藥,嗑嗨了回來給你們講故事。。。


匿名用戶:
不論別人和我說什麼,做什麼,我都是這種感覺。


葉無:

目標體一號:朱炫

捕獲難度:S

想像力等級評價:SS

預估風險:34%

備注:Aorqu名人,初步鑒定其身份為普通平民,但Aorqu關注度高達24萬,一旦引起失蹤現象,可能引起未知的網路輿論反應,引起不必要的關注。 建議配備黑客盜取賬號,偽裝其永久離開Aorqu社區

目標體二號: Kaiser

捕獲難度:SS

想像力等級評價:A

風險預估: 79%

備註:Aorqu名人,初步鑒定其行業為航空航天,職位不明,但航天系統為國家重點戰略系統,人員抓捕難度以及事後處理難度極大、若進行網路定位,有幾率引起軍事反偵察。建議忽略目標。

目標體三號……

熒幕上亮起一串串的計算公式,鍵盤聲靜靜地響在冰冷的機房中

喂,老風,你那邊還沒搞完嗎?」隔著四台電腦的他懶懶地靠在電腦椅上問道

「既然boss明顯沒有讓我們相互介紹的意思,那麼您還是叫我風險評估師吧,黑客先生,當然您可以簡稱為風險師,但不是老風」我推了一下眼鏡,繼續說道,「至於進度,我需要對選定者的所有Aorqu回答進行資訊分析,請不要著急,我不想我的風險評定出現任何大於百分之十的偏差」

「好吧,真無趣,那我丫的不還得繼續乾等?」他打了一個哈欠,「你說老闆這是準備幹啥呢?我第一次接這種單子,讓在網路上尋找想像力豐富的人,這不是沒事幹嗎?多虧了有Aorqu啊,找起來多方便多了。誒對了你說,老闆還讓我定位這些傢伙,是想準備上門拜訪這些人,然後組成個中國編劇大聯盟拯救中國電影嘛?哈哈」

我眉頭一緊,「boss只讓對他們進行定位了嗎?」

「哦?這么說你還有不同的任務??哈哈,來來來相互交流一下」

「還是算了吧,根據我的判斷,你不知道的好」我在心裡默默吐槽一句,總不能告訴你我對於這些目標的風險預估前提是「秘密綁架成功率」吧?

切,不說算,我就不信老闆還準備綁票他們啊」

額,我一時竟無言以對,一聲輕笑道:

「那個。。。恭喜你猜對了,老闆準備把這些腦洞患者秘密綁架了,然後把他們的腦子剖開,先看看裡面到底有沒有洞,沒有的話就做成豆腐腦燉了喝了補補腦子」

他愣了一秒鐘,然後開懷大笑:「哈哈哈你這個人看著那麼嚴肅原來是個悶騷貨啊,哈哈哈哈哈哈你這腦洞也特么太大了,簡直有病哈哈哈」

砰的一聲輕響,笑聲戛然而止

我扭過頭去,看見一秒鐘前還坐在電腦椅上大笑著的他,緩緩地向下滑去,最終雙腿斜斜地支撐著上半身,兩手無力的快要垂到地上,只有頭頸頹留在椅子上

他的嘴微張,可能是在震驚,也可能只是在持續著剛才的笑聲,但我無從判斷他的表情,因為………..

他的腦袋中間,開了一個洞

我猛地站起身來,驚慌地環顧著四周,兩只手緊緊捂著頭部,

是誰???誰!!!!!

沒有人回答,一片死寂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看向原先的位置,紅色的血以及白色的腦漿順著椅子滴淌下來。我飛速地奔向大門,卻一絲一毫都推不開

我被關到這個屋子裡面了

和這冰冷的電腦,開了洞的腦袋

「人類的大腦,可以活著一個世界,卻又多麼的脆弱啊」

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整個電腦操作間的牆壁,全部變為了顯示屏,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端坐在椅子上,十指交錯地嘆息道。

我看著這個男人,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boss?你好,您好」我深呼吸一口氣,「我想,剛才黑客先生他可能不小心觸碰到了某項條約,但是我想我的表現應該還是讓您滿意的吧。」我擠出一個微笑,向他問道

“當然了,你沒有做錯什麼”他報我以微笑,然後不自禁地笑了起來,「不僅如此,你表現的簡直出乎我的預料,剖開腦子磨成豆腐腦?哈哈很有趣的想法」

哈哈,玩笑話玩笑話,既然我的表現和您的心意,那麼我斗膽問一句——當我完成我的工作的時候,我可以離開嗎?」

「當然,我不反對」,他一如既往的微笑「不過我覺得,腦袋裡面頂著一個微型炸彈到處亂晃,不是什麼安全的做法啊,你說呢?

我的腦袋頓時一懵,微型炸彈?什麼時候???不可能吧?但是剛才那個黑客的死法……..麻痹的

「你,到底,想幹什麼?」我盯著他,一字一句問道

「哈哈哈對!!就是這個!!」他突然開始激動起來,”我到底想幹什麼呢?我為什麼要在網路上搜集這些想像力出眾的人?我又為什麼想要秘密綁架他們?我又為什麼突然殺死了那個黑客?我為什麼要這么做!!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發揮你剛才的想像吧!!告訴我所有你能想像到的,只要你猜的接近了,我就可以解除你的炸彈!!來吧,用你的大腦,拯救你的大腦吧」

他揚起雙手,幾斤獰笑了

「遊戲,開始,時間,不限」

我的大腦飛速地處理著剛才的資訊,微型炸彈,死亡,腦洞,神秘人,想像遊戲。

我把眼睛摘下,狠狠地往地上一摔,笑了

「嘿,想像?我都不用想像都知道一件事,你他媽絕對有病。對,你就是有病,腦子他媽絕對有病。你喜歡想故事是吧?你看我想的這個如何?你就是一先天性腦殘,為啥腦殘?恩對,因為你媽亂搞啊!

你老媽當小三嫁給了一個土豪,但是背地裡和你舅舅亂搞,結果亂倫後就生了你這么個先天性腦殘。你丫的活了十幾年,不管你爸怎麼給你治病都治不好,最後發現是他老婆給自己戴了綠帽子結果氣死了。然後呢你老母就偽造遺書,把遺產都留給你了。所以你才這么有錢但是又這么傻逼,對不對?至於你為啥找腦洞大的人,哈!對了,看來我當初一不小心說對了是吧?你絕對是腦殘多年無葯可醫,你他媽的又聽說吃腦子可以補腦子,所以專門找腦子好的人,準備把他們腦子磨了燉豆腐腦吃?哈!你看我說的對不對?恩???」

啪,啪,啪

他竟邊鼓掌邊笑著點頭。

「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想到了一個還頗具合理性的有趣的故事.,不錯,不錯」

「繼續」,掌聲停下,他笑道。

我睜大了雙瞳,不錯?繼續?我沒有聽錯吧?我看向他的眼睛,

他的眼神,閃爍著光芒。不是玩弄獵物的一種興奮,而像一個很認真的傾聽者,一個聽睡前故事的孩子

或許,他不是再在拿我尋開心?也許,我真的能自救?

「呼,嗯,咳咳,我,我之前有點不太冷靜,先生,還請,還請原諒我的無禮。」

「當然,請繼續」

我的大腦飛速旋轉,從剛才的他的一些表現來看,對大腦的偏執,對腦洞的興趣,偶爾的笑容,聽故事的眼神——他也許,是想聽有趣的故事?

“嗯,那個,很抱歉剛剛冒犯了您的母親。我想啊,也許您的母親是一位作家,她一定擁有很豐富的想像力吧,也許她每晚都給你講一個她自己創造的睡前童話,你們一家三口幸福快樂地生活著,額,那個”

「不過如果是這種設定的家庭怎麼會教育出來一個這樣的變態啊真是的。。」我在心裡默默吐槽到,「看來只能加一些扭曲地情節了啊」

“不過!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你的父親,恩,終於有一天厭倦了你母親的腦洞,大概是這種情景吧”

你的母親在日記本上面寫道「他最近總是唉聲嘆氣,茶飯不思,連原來對他最有誘惑力的內衣都不管用了,問他怎麼回事他又支支吾吾,他一定有事瞞著我」

「他原來還告訴我,最喜歡看見我穿紅色的風衣,我今天專門穿了那件紅色風衣,想和他一起出去逛街散心,哪曾想,他竟然,他竟然說他一看見紅色就心煩,還說逛什麼街,就會亂花錢!神啊,以前那個陪我逛街刷卡的好老公去哪了?」

「我確定了,他一定是不愛我了,今天我意外看到有人給他發簡訊,內容是「後悔你當初選錯了吧?現在跟著我走還來得及」。原來,原來他們兩個早就認識了嗎?原來我只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嗎?而現在,你終於決定要拋開我這個錯誤的決定了嗎?」

終於有一天,你的母親正式找你父親談話了

「親愛的,有件事,我必須要和你談談了」

什麼事?你父親問道

這幾天你一直很反常,不過我也知道是為什麼了,你母親淡淡一笑,有些話如果你不好意思說出口的話,我來

說著,你母親把離婚協議書擺到了桌子上。

WTF?你這是想幹什麼?

幹什麼?幫你完成你的心願啊!!!幫你拋棄我這個錯誤的決定啊!!你簽完就可以去跟著她走了!!去吧!!!去找你的那個老情人吧!!!

什麼老情人??你在說什麼??

不要裝蒜了,我看見你那條簡訊了,他不是都跟你說:”後悔你當初選錯了吧?現在跟著我走還來得及”了嗎?,我就是個錯誤的決定,不是嗎?

卧槽你都亂想些什麼啊!!好吧,我確實需要告訴你一件事了,聽我說啊

我不聽我不聽!!!

能不能讓我解釋清楚?不是你這腦洞!!!

是,反正我就是腦洞大!!當初也不知道是誰,說就喜歡我豐富的想像力,就喜歡聽我講故事,就喜歡我對我們將來生活的暢想!!!!!可是,我是真的想不到啊,會有今天,會有今天,嗚嗚嗚

卧槽你哭夠了沒!!停!!!聽我說話

嗚嗚嗚嗚嗚嗚

日了狗了!!早知道老子就不買西班牙了!!!一堆破事!!!!

嗚嗚嗚恩?嗯?你說,你說什麼?

我這幾天就是賭球輸了心情不好,你亂想啥呢?你剛才說的那個簡訊是我朋友嘲諷我當初買西班牙結果輸錢了的,媽的現在一看見紅色衣服就心煩,結果你還給我整個這事。這日子沒法過了,媽的離就離吧!!!!

…………………………

你母親聽完就直接暈了過去,從此得了抑鬱症

然後目睹了這一切的你,當時,嗯,當時你才7歲,眼睜睜看著父母的感情和婚姻破裂,卻什麼也做不到。原先每晚你的母親都會講一個睡前小故事給你,那是她想像力和愛的產物,可是現在,每晚只有同樣孤獨的床燈陪你入眠,你逐漸不再感受到愛的存在。終於有一天,你身患抑鬱的母親去世了,臨終前她告訴你——做人,不要胡思亂想。

母親去世後,你的父親撫養了你,但他已經有了新的孩子,對你的關注慢慢的減少。你在學校可能過得也不好,也許你的老師讓你們寫想像作文,但是你謹記著母親的教誨,無論如何就是不寫,口中還念叨著:做人不能胡思亂想。終於,你只能看著老師朗誦同學的優秀範文,聽著老師對你不交作業的批評,感覺世界都離你遠去。

嫉妒,回憶,悲傷,無力,憤懣,一同向你襲來,終於你上前搶過老師手中的作文就撕了起來,一邊撕一邊喊著,去死吧!!去死吧!!都給我去死吧!!!

你的父親來老師辦公室接你了,你的老師像他列舉了你的奇怪之處,他承諾著一定讓你改,回家以後就開始重重地用掃把抽你,你在哭喊聲中,不斷地想著——為什麼會成為這個樣子??!!

終於,當你口中說著我再也不敢了的時候,你終於思考出來了結果——都是想像力惹的禍(想像力:怪我嘍?)你決定以後長大殺光了想像力豐富的人

終於你偽裝成正常人長大了,而且有錢了,可以實施計劃了,大概就是這樣吧,累死我了呼。

「恩,這種可能也算有趣,不過如果我想殺想像力豐富的人的話,那根據你剛才的表現,恐怕是首要目標之一呢」他微笑道

額哈哈對啊,對啊,剛才腦洞開的太快了很多邏輯細節沒有注意到啊,我再猜猜啊,等下。

「不急,遊戲時間,多著呢」他的雙眼綻放出光芒

一陣冷顫襲來,剛才我怎麼會覺得這是想聽故事的眼神呢?這種眼神…….是的,他確實沒有在開玩笑,對他而言,這可能是一場嚴肅的遊戲。

我看著房間的高科技設備,再次陷入沉思。

也許,也許他想要秘密綁架這些人,是為了做人體研究的?恩,大腦移植會不會也有可能?我暗自猜到

「恩,還有這么一種可能,你綁架這些人,是想要秘密研究人腦的。人類的大腦中,到底是什麼部位左右著想像力呢?恩,還按照我剛才說的第二個故事吧,不過你也許不是要殺光世界上想像力豐富的人,而是——想要毀滅想像力」

也許你想研究出來到底是人腦的哪個部位,負責人類的想像力。從而研發出來針對想像力的病毒!!這是也許是史上最陰暗惡毒的病毒了吧,這種病毒並不致命,甚至不會傷害人體機能,但是中毒的人會逐漸喪失大腦的想像力功能,小說家不再有故事誕生,科學家不再有新的理論出現,思想家變成了磚家叫受。你想讓所有人,都變得和你一樣,沒有想像力!!

不過這也不太可能啊,我自己吐槽道,這樣一來不就成了毀滅世界的設定了,中國又沒有super hero來拯救世界順便拯救天朝。

「哈哈哈哈沒想到,沒想到啊,你只猜了三回,就已經接近了正確答案」他狂笑著開始鼓掌,像極了長著歐巴馬臉的金正恩

卧槽我剛才只是腦部了一個毀滅世界的設定而已啊,你現在竟然告訴我——這是真的,這不是夢。

「等下先生,您的意思是,您真的準備這么做嗎?」

「不全是,不過你已經猜的比較接近了,恭喜你通過測試」

什麼?測試?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未完待續】,另外 @朱炫@Kaiser ,文章開頭為了吸引眼球,用了你們的名字,希望不要介意。若有冒犯之處,私信就刪。另外如果覺得有趣,歡迎點贊

這幾天把後續補完,在Aorqu上挖的坑太多了。。。。真的需要抽時間慢慢補了


dadelv su:

第一,在腦洞清奇思維發散方面,在朋友面前傲視群雄的水準,一個小事情分分鐘可以腦補萬字長文,經常被評論「卧槽服你了」,而且非常敏感,會被評論為玻璃心。

第二,經常會奇怪的一個人呆在那裡就哭了或者哈哈大笑或手舞足蹈,因為自己看到哪個人就開始根據這個人為藍本在腦補一部超長小說,有時候甚至自己被自己編造的情節感到到自己落淚;

第三,經常會有極其奇怪的點子,而且經常會發明很多改善效率的好方法;

第四,很善於編故事寫小說(可惜都坑了);

第五,做菜從來不看菜譜,就喜歡享受做出奇怪新鮮菜的感覺;

第六,會有很奇怪可樂的日常,比如經常會自己跟杯子、電腦和鞋子們講話;

第七,有特殊的減壓方式,當你看到一個人緊張的時候,你對自己說「胡蘿卜」,然後對方神奇地在你眼中形象變成胡蘿卜,自己緊張時對自己說「大笨熊」,誒?你會感覺自己真的就變成大笨熊,於是在一個非常緊張的場合,你成了大笨熊搞不好還是粉色那種,然後就會有一種特別Q的感覺,想想一下很多嚴肅的人看見一隻粉色的大笨熊,有沒有瞬間感覺很想笑?是啦,笑出來壓力就會感覺小很多。

或者你可以想像你周圍的人都沒有穿褲子自己卻不知道,或者頭上頂著棵大樹,或者有個外星人騎在他們的肩上對你翻白眼,有沒有感覺很好笑?就是啦,又比如現在我看向窗外想像現在窗外的樹上有一條魷魚纏在上面眨眼睛對我微笑…………

第八,經常會自己跟自己說話自言自語的……


番茄醬醬西紅柿:

1。見一個人之前已經腦補出了和他或她可能的各種劇情。當然這么多年沒有驗證過。
2。高中的時候突然想要養狗。於是,下課的時候我哭了,原來是因為我自己腦補了我和狗狗的N年生活,並且腦補到了狗狗離開我,我去,我當時真的是打心眼裡悲傷,並且一會想起那一刻的心情好長時間覺得要不別養狗了。
一個類型的還有想到科比退役啊,一個人在教室里想著想著就哭了。
3。我膽小。怕鬼。當然了我是個無神論者。於是,整個高中我就在受到的想像力的摧殘,以及損友的摧殘。
半夜我會把突然聽到的聲音腦補出各種劇情,各種血淋淋的場面在我腦海里那是一個栩栩如生啊。所以,多少年我都不敢一個人睡覺。
高中的時候,我們宿舍的逗逼們從網上下載了嬰兒哭聲,熄燈後在我床頭放,操,我當時聽著,自帶定位功能,在樓道盡頭。然後想像著一個小鬼嬰兒在那哭啊叫啊。我突然哇的一下就哭了出來,嚇了我們宿舍一跳。我開始各種給她們描述啊,結果尼瑪,就是她們乾的。
所以她們還有個遊戲。在我身邊學鬼叫,並且用手模仿別的生物來碰我。我操,我簡直不能忍。各種腦補出小鬼們在咋咋咋我。幸好現在,在沒有優質強烈的音效下我已經不怕鬼了,所以,小婊子們,我已經敢一個人上廁所以及對你們這件事無感了。
4。就是對於重口味啊。有一段時間經常有人吐槽我,我開別人段子就行,別人開我的就不行。
是啊,我開你的你會腦補么,會么。可是開我的的時候,在我想著怎麼回擊你之前已經把這腦補了一個超級劇情版出來。哪個內心還有哪怕百分之一的姑娘會安之如咦(sorry啊,我忘了那個字了)。
這里就不多講我們大學宿捨實習的時候對我乾的非人道的事情了。(捂臉)
5。我高補的時候恰巧有一個很能扯犢子的同桌,於是他就給我講拐賣人口的事。可能為了劇情效果,他是拿我講的。尼瑪啊,你們知道我那一節課多麼慘么,各種覺得人生無力,各種覺得社會殘暴,各種思考逃脫方案以及否決。
6。。。應該還有好多故事的。想起來再更。。


公子菲:

容易懷疑遇到的人不是人。


Maxine取名廢:

聽故事不能聽一半,聽八卦更不能聽一半。

碰上不完整的故事就開始腦補,補到睡不著……╭(╯^╰)╮


罐裝激萌少女:

這樣的問題怎麼能沒有我!
慢慢更新吧,有好多東西想答。

嘛,想像力過剩的第一個缺點,就是會問男朋友比【我和你媽掉水裡你救誰】更難更復雜的問題:

下面這一段是我聽了五月天的《步步》之後腦補出來發給男朋友的( ・᷄ ᵌ・᷅ )。

世界末日之後,大陸漂移,四季混亂,我和你作為地球上最後的倖存者,分別被放置進逃生膠囊倉投放在一個大陸板塊的兩端的兩座城市,城市裡有充足的水、電,和自助醫療設施,和可以供給到我們人生盡頭的充足食物,甚至是娛樂——單機電子遊戲、DVD、甚至電玩城和電影院都可以正常工作。

但是沒有網路,沒有通信,沒有無線電,沒有也不會有任何可以讓我們聯系的方式。

我們在膠囊倉醒來之後就再也無法交談,我們只知道對方在大陸板塊另一端的城市裡,而這板塊之間有著危機四伏的熱帶叢林,綿延無盡的冰原和毫無生機的沙漠,還有高聳入雲的連綿山脈。
穿越這片大陸需要十年。

我們無法知道對方是否會來尋找自己,無法知道對方出發了多久,無法知道對方是不是在死亡邊緣徘徊甚至無法知道對方是否已經遇難。

我們可能會被雪崩掩埋,被猛獸撕裂,有一千萬種可能讓我們停止呼吸,永遠消失在這顆孤獨沉默的星球上,而另一個人陷入永恆而無果的痛苦等待。

那麼,你會來找我嗎?

————————————————————-

等我有錢了我要找呂克貝松把這玩意拍部電影!


菜鳥天堂:

常年跑題,作文三類下


靨書:

別人晚上坐電梯回家是:
「進門——
按樓層——
——到了出門」

我是:
「觀察天花板上有沒有垂下手/頭發/任意人體部件——
進門——
按樓層——
默念七字真言——
——到了後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勢狂奔出電梯 」


匿名用戶:
在我眼中,生活處處充滿美

一個普通的吊燈:

在我眼中:

我知道大家想像力都挺豐富的(匿


匿名用戶:
高一某個睡前在腦海中虛構了一個世界。
已經五年過去了,每天晚上都會失眠,失眠的原因就是會習慣接著把這個故事在腦海中虛構下去。想著想著就睡著了,每天都這樣。

世界大概有n個平行宇宙,當然我自己就是這些平行世界最diao的那個。
魔法屬性的世界。
花了幾個月給這個世界想了來歷和歷史。
基本設定是這個世界的歷史是按某種規律在輪回。
但是在我這一代,我們卻完成了終止輪回的創舉。
從而造成很多新問題。

然後我們漸漸在揭開這個世界的真相。
比如龍的來歷。
比如神獸的來歷。
比如創世者的來歷。
等等。

故事內容摻雜了海賊,火影,鋼煉,妖尾,等等動畫元素。

好厲害。。。。。。。。。真的。


MonsterA:

今天剛看了《大護法》,一邊看就一邊想起了這個兩年多之前記錄下來的夢。夢里的小少年好像小姜啊!

————————————
以下為原答案,from2015-3-11
因為腦部活動過於活躍,從記事起,我從沒有過無夢睡眠。每天做夢都是多部情節跌宕起伏的大片,關鍵還都能記住。感覺比別人多了很多人生啊。
隨便分享一下昨天晚上的其中一個夢:
鏡頭一開始搖過很多灰濛蒙的場景,這是一個階級劃分非常嚴格的世界,下等人都是底層勞動人民,上等人是官僚,各種專家學者富豪也勉強躋身其中。而上等人是可以換頭的,他們的頭很大,一般都會在家裡備著幾個不同的頭,出門時按需取用。
鏡頭這時對准了一個穿白褂子帶眼鏡的十六七歲的小少年,畫面也亮了起來,他是送牛奶和送報紙的,我一邊想著:哦,他是主角。一邊走進了畫面,和他並肩走路。他不能說話,只看著我微笑,我是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唱戲的小女孩,和他一樣都屬於下等人。我們順路同行,身邊經過陌生上等人,高傲地直接指使我們為他們送東西,我們就只能照辦。
送完東西我倆各自去忙,我進到戲班裡,卻無意中偷聽到有一個著名的變態老頭要把我買過去,而班主已經答應了,也只能答應。來抓我的大漢已經等在了戲班,並且看到了我。
我當機立斷決定逃跑,因為在戲班從小練功,我非常靈活,非常時刻又有超常發揮,路上只要看到有樹、架子、竿子都可以手抓借力,跑得腳不沾地。
但也是我太小了,考慮不周,我滿心想的是先跑回家拿錢拿東西再遠走高飛。跑到家附近我就發現行不通了,那些大漢緊追不放。於是我靈機一動,翻牆躲在了我家隔壁院牆下,想等他們走了再回家拿東西。
我緊緊貼著牆根,聽著他們在我家屋裡院里翻騰吵嚷,卻遲遲不走。這時我的手忽然被握住了,原來我家和鄰居家之間的院牆下有一個小縫,一隻手就從這個小縫伸過來,溫柔又有力地握住了我的手。我認出了這只手的主人,就是那個送牛奶的啞巴少年,他聽覺非常敏銳,隔著牆聽到了我的呼吸,感覺到我很緊張,就試圖安撫我。他的手讓我平靜下來,我們的手緊緊握在一起。我以為他是躲在我家院子里,結果透過牆上的小孔,發現他是被捆著扔在那裡,背對著縫隙把手伸過來。
那些大漢在我家裡找不到我,開始審問他,他們之前見過我倆在一起走,就認為他一定知道我在哪裡。他用手用力按我的手,讓我藏好,就開始被他們拳打腳踢。他一直不配合,他們惱羞成怒,威脅要燒死他,他還是什麼也不招,堅決保護我。
我這個時候一邊害怕,一邊也不是很擔心,因為覺得他是主角啊,怎麼可能就這么死掉,對大漢們的威脅也沒當回事。萬萬沒想到,就在我琢磨的這會兒,他就已經全身被澆了汽油,點著了火。
這時候我想做什麼已經都來不及了,眼睜睜看著他被燒死。那種難過,夢醒後一整天了都還揮之不去。
這時候我已經被大漢們發現了,但我的鄰居及時救了我。原來鄰居之前是一個被一貶到底的大官,所以住在了我家隔壁,大家都以為他是個窮老頭,我還照顧過他。而他最近剛剛起複,重新手握重權,今天正好要搬家,順手就救下了我。
可那個捨命護我的啞巴小少年卻再也救不回來了。我就帶著那份傷感與感激,開始進入了下一個夢。。。


慕湮柒月:

窗外狂風大作,屋內我抓著他溫熱的手給他剪指甲,然後就時光流逝,白頭到老。
在腦海里過完了一生。


馬迪姐:

內心戲特別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