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人都懵逼了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整個人都懵逼了是種怎樣的體驗?
, , , ,
卷學長:

一日,死黨室友電腦壞了,發了一條這樣的說說

他們班大四就一門課還沒考試老師讓寫一篇論文就行,這傢伙在這兒得瑟。
然後我就發了一條幸災樂禍的動態

同時轉發他發的那條,畢竟也是用了四年的本子得換了,他準備換外星人

同時他們班這學期唯一一門課的老師也評論了他那條動態

這是第一段,室友的懵逼,你以為這就結束了?

過了兩天,室友又懵逼了,大清早狂吠手機充不上電,然後我就發了一條動態幸災樂禍

之後室友也發了一條

這一段就結束了,一直幸災樂禍,私底下開玩笑,意思我一定會受到報復的。

好了,學期結束了,我要出去流浪了,買的早上8.46的票去第一站,結果就按照8.46到高鐵站的時間規劃定的鬧鍾?

??WTF,8.46的車你就按8.46到高鐵站規劃?

然後那天我剛到高鐵站正好8.46,人剛到,車剛走,我哭會兒,發了個動態

死黨也笑了,哈哈哈
然而事情還沒有結束,昨天買了下一站的票,今
天到車站後立刻懵逼了

真是有句話說得好,天道好輪回,蒼天繞過誰

寫完這個回答也上車了哈哈哈哈

不知道這種懵逼的時刻還會不會有。

一路上一直一個人到處走走看看,最後一站在重慶,就想問問有沒有重慶的司機帶帶路的,我有故事也有酒的(◐‿◑)


Flipped:

前幾天刷車,我是個手動擋的威朗,排隊的時候大小在副駕駛掰我檔桿,問我:你速度提到多少的時候升六檔。

當時我腦子嗡嗡的,以前一直開普桑捷達的皮卡這種五檔的,我一直以為這個也是五檔的,也就是說,老子這車開了兩年了,一直不知道還有個六檔?以前都是五檔踩到160?

心疼我的小屎car……


不揚:

當西班牙老師得知很多中國人喜歡吳亦凡金秀賢鹿晗朴海鎮這一款的時候。。。


馬克潮爺:

以前有一個關系很好的女生很久沒見了
高興地說給我個驚喜
看她那興奮的表情,我萬分期待
見到後,她把雙手擺給我看
我說怎麼了
她說;”我的指甲好不好看,為了見你,我做了十個不一樣的指甲”

我當時就一臉懵逼,並且持續了大概30秒。
然後,然後她就不理我了

直到現在,我還不懂女生做指甲的意義在哪。


緱糊糊:


這個可以嗎?


小毛先生:

有一次學校一個社團搞那種周年慶的活動,活動準備了幾次抽獎,抽獎號碼是挑選的入場券上的號碼,入場券是進場的時候每個人在門口領的 好了 故事開始了
第一輪抽獎,抽到一個號碼沒人起來領獎,重新抽,,第二次抽到號碼的人在了。
第二輪抽獎,抽到第一個號碼又沒人起立,第二次還是沒人起立,只好再抽第三次,人在了。
第三次開始之前!!一個主持人跑下來告訴我,要是抽到一個號碼還是沒人站,你就起來代領一下(我跟這個社團關系不錯,剛好又坐在邊上,估計主持人就來找我了),免得又沒人起來就尷尬了。我是拒絕的!!覺得這樣有失偏頗,然而主持人又要求了我幾次,我說不行不行。。 然後主持人就走開了,然後第三次抽獎開始了,抽了一個號碼,果真沒人起立。。 然後主持人還在發問這個人在嗎,那位主持人一直看著我,我心裡想了想,那要不就站起來吧大不了等會領獎的時候直接不要獎品給他們社團,然後主持人繼續發問。。我看了看沒人起來, 我就起立了。
然後。。 主持人開始說,那我們恭喜這位觀眾獲得了第三輪的大獎。。 然而主持人並沒有把手指向我。。 我當時在想這是咋了? 怎麼指向另外一邊了, 然後,我歪頭向那邊看過去。。有一個妹子站了起來。。。。。。。。。。。。。
excuse me???!!!


何夕-Jose:

小哥說,你們懂個籃子,地球是圓的!


慎獨:


我知道,那個題主肯定是一臉懵逼的,哈哈哈哈哈。


Robin:

圖片轉載自空間


芥末:

國小六年級的時候 零花錢很少 終於在某個炎熱的下午 決定斥巨資去小賣部花4塊錢買一個四個圈冰棍兒

給阿姨5塊 找零一元 高高興興出門

小賣部門口垃圾桶 順手就把一塊錢扔裡面了 然後覺得不對……好像扔錯了 於是又吧冰棍兒扔裡面了 然後我整個人都傻了……手裡拿著冰棍兒袋…
傻了很久…然後又熬淘難過了很久…


威廉古堡:

忙了一天之後,跟一個朋友去吃麻辣小龍蝦,兩個人點了四斤大蝦,準備大開殺戒。

等了半小時左右,服務員終於把香噴噴的大盤蝦端上來。

就在戴好手套準備開動的時候接到簡訊,好朋友的父親,也是跟我們家裡是世交的一個叔叔意外離世。。。。

我杵在那裡不知道個如何是好….


Aorqu用戶:
在圖書館打開QQ悄悄話檢視器後飛奔出去。。。

不是我→_→


匿名用戶:
事情發生在幾年前的一次生日聚會,下午吃飯的時候。

過生日嘛,吃飯肯定要喝點酒,但那時我們還是學生,所以一般喝酒也就喝啤酒。

每人幾杯啤酒下肚,突然其中一位朋友不知是心情不好還是興致正好。

就決定提議喝白酒,像我們這些一般學生哪能喝白酒啊,結果環顧四周,也就只有一位朋友願意陪他喝。

然後他就跑去小商店買了一瓶白酒,上來後就開始和另一個喝上了。

我們一行人在飯桌上就看著他倆左一杯,右一杯的。

最後肯定兩人都喝蒙圈了,但不同的是,買酒那個直接不醒人事,陪他那個雖然胡言亂語但還能自己走。

不醒人事那個被扔在房間里睡覺,吃完飯我們要換地方時喊他也喊不醒,怎麼搖都沒反應。

沒辦法,於是我們商量著每個人背一段,反正目的地不遠。

說好之後,第一位背的朋友做好了姿勢,我們把不醒人事那個扶到了他背上。

上去之後由於他整個身體時軟的,背的那位朋友為了好背一點,就使勁把他望前一抖(這樣更好用力)。

於是就因為這一抖,像引起雪崩的一個噴嚏一樣。

喝醉的那個直接在背上就開始嘔吐,但他的嘔吐不是那種嘩啦一聲快速的。而是頭垂在肩膀上,自然而然流露著,順著背人那位的衣服順流而下。

你能想像當時的場景嗎?反正我是看呆了的。

當時背人那位立馬把他放了下來,去到了廁所,具他後來回憶:衣服上都還不算什麼,最關鍵的是他從他的牛仔褲褲包里用手掏出了混合著白酒、胃液、以及各種各種食物的混合體。

更為悲傷的是,當晚是他的生日。


Aorqu用戶:
由於本人天資聰穎(僅限於國小時代),無論怎麼玩,怎麼不做作業,都是前三名,於是養成習慣性逃課綜合症。逃課的直接原因是,,,作業沒做,,,但深層次的原因,是我對大自然的無限熱愛。

逃課是大殺器,一般情況下,可不能使,除了逃課還有各種手段,以逃避世俗對自由的壓迫,於是,每周一早上,都成了我施展表演和編劇天賦的重要時刻。身體各部位的合理的疼痛我了如指掌,既不能把家人嚇到,又不能為難兒科醫生,接下來就簡單了,根據疼痛的特質,合理選擇使用表演體系,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體系還是格洛托夫斯基。

小偷菜大偷瓜,越偷越膽大。終於有一次,我逃課逃了兩個禮拜左右(約數,記不太清楚了),這回玩大了,班導是個虐待狂,真-虐待狂,他會讓學生去抓癩蛤蟆,回來跪,既不能讓癩蛤蟆跑了,又不能傷著它。當然,這是極端手法,詩興大發之時隨性為之,用得最頻繁的手法是,拿一支筆夾在食指和中指第三關節中間,然後,,,使勁捏倆指頭,,,痛不欲生。最瘋狂的一次,足足有5個學生,每人一手夾筆,另一手捏著後面人夾筆的倆指頭,老師只要對第一個下手,第一個人由於疼痛,捏著下一個人的手也條件反射的使勁,像觸電一樣,,,傳下去。然後,老師大笑。

前面是氛圍營造,告訴你我面對的,是怎樣一個變態啊!

我家村上有個同學,隔壁班的,在我逃課兩禮拜之後,他被老師招安。我至今依稀記得,他碩大而無助的身軀,鋪滿了我家整個門框(此處鏡頭:太陽從他左邊腦袋直射的光影效果)。

他說,如果今天他不把我帶學校去,那麼他,呵呵呵。雖然那時我正在憧憬下午去哪條河流調研下漁業情況,但我跟這個同學是過命的交情(打堵誰敢從二樓跳下去,賭注是零花錢),我自幼宅心仁厚,斷不會讓兄弟難做。於是我跟著他去了。

一路忐忑按下不表。一到教室門口,那小子就一溜煙逃命走了。一瞬間,我像一隻獨自面對暴風雨的海燕,哦不,獨自面對一個正在笑眯眯的在手裡掂著粗約3公分左右黑色膠棍的色狼,哦不,變態,哦不,老師。

他說,你終於來啦,臉上還是笑眯眯的。

不過,儀式感總是要有的,我可是做過功課的人。倆禮拜,一般的肚子疼啊,流鼻血啊,腳被釘子戳啦等等已經糊弄不過去了。我在家可是查閱了好幾本書(哥的童年沒有電腦和網路,只有詩和遠方),我要找一種病,既能嚴重到需要兩周不上課,同時不會大到能震驚遠在他鄉辛苦的爸爸媽媽,而且病太離譜了可信度極差。終於,我發現貧血是個好東西,可輕可重,而且預後好。輕者幾個雞蛋解決問題,重者可暈倒,既然都暈倒了,如再疊加本人膽小很慫這個主觀條件,休息倆禮拜也說得過去嘛!最重要的一點是,那時候,我們鄉下人,沒那麼嬌貴,什麼貧血啥的,誰他媽知道是什麼啊!文學中有一種理論叫,陌生感增強真實性!

於是,我攤牌了。
不過那時,我只是一個天天逃課的國小生,而且我們那時上課都用土話的,對於貧血的「貧」和臉盆的「盆」字形相似,讀音,,,我覺得,,,應該是一樣的吧。

於是,我攤牌了。
我告訴老師我「盆血」

老師一臉懵逼的說:「什麼,你噴血啦?!」

然後是全班的鬨堂大笑,以及一臉懵逼的我。媽蛋終於點題了,我就想湊個睡前時間寫個自己的真實段子,怎麼幹了這么多。

很神奇的是,老師沒有對我做任何變態的事情(哈哈哈哈想什麼呢),沒任何責罵,什麼也沒說,讓我回座位了,只是講課講著講著,突然一人自顧自的笑了起來,自言自語:哈哈,這么點孩兒,還知道貧血。。。這劇本跑偏了啊!應該是一頓暴揍的啊。從那時起,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即便是說謊,也要認真,也要有創意,要做不一樣的自己。長大後,慢慢到掉到品牌坑裡去了。

父親節送給曾經留守的自己,送給所有的留守兒童,以及我留守的兒子。


Crawlinginmud:

一陣混亂的擁擠碰撞過後,一位懵逼的機車選手開始了哲學思考:我在哪?我要去往何處?


Minase:

大家都知道
我校是根正苗紅,管的特嚴
反正咋講都是嚴肅,正經的地方。
然後軍警校和普通大學有個顯著區別就是入黨這個事特別關鍵,就直接關繫到你畢業能不能找到好工作了。
當時我大二,靠著給中隊大隊辛苦工作外加考試成績終於拿到了一個積極分子的名額,參加黨課準備轉預備黨員,這是前提。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我帶著我的小筆記本走進了我們那批的黨課班,在一個大教室里,還請來了學校的馬克思學院一個老教授在上面講課。

快下課的時候我實在沒忍住偷偷在桌子里看了一眼手機,主要是那個消息提醒一直在跳,小土豪都在群里發話了那就肯定是要發紅包啊!打開一看果然群里一溜串的紅包。

老教授在上面激昂文字指點江山,我在底下奮力點著每個紅包。

結果,有一個長著紅包樣子的東西,居然tmd是個小視訊,戳進去的一瞬間,那真是崑山玉碎鳳凰叫,嬌娥泣音盪氣回(什麼鬼)

我當時整個人嚇懵逼了,全班寂靜,我第一反應是:艹,我人生前途就此玩完。第二反應居然是倒扣手機(我覺得是以前偷偷看小說的後遺症)

下一秒全班瘋狂咳嗽,台上老教授一臉懵逼。

兩三分鐘後下課,同屆黨課班都知道黃網系某女生上課看小電影(ಥ_ಥ)


Aorqu用戶:

事情是這樣的。。。

大概是14年的時候,我還在上大學,暑假在大M兼職,每天就是炸薯條,點單,配飲料啥的。

重點就是配飲料!!!

忘了那天是周六還是周天,人還挺多的,我在前台點單,有一個男顧客點了一個套餐,熟悉大M的都知道不想喝可樂的時候可以換飲料,然後這位顧客換了一杯青蘋果氣泡茶,不要問我為什麼記得這么清楚,就是記得這么清楚!!!

然後有個當時上大一的娃去配那杯飲料,配好之後忘記蓋蓋子了,因為一次要配七八杯飲料,偶爾忘記蓋蓋子很正常啦。。。

就是這個樣子的一杯哈

因為在配飲料的同時還需要配餐,比如你還點了漢堡薯條啥的

配完餐之後,那個男顧客好像發現什麼不對,就把飲料的杯蓋打開,用吸管從飲料里挑出了一個小蟲,對,沒錯,就是小蟲子!!!!!

我們當時一行站在櫃台里的人都是這個樣子的

好怕怕啊,要是這人投訴我們怎麼辦,會被經理罵,還會被分去掃廁所,啊啊啊不要啊!!!

然而就在此時,這位男顧客甩掉小蟲子若無其事地蓋上了杯蓋,插入吸管,喝了一口飲料,對,喝了一口!!

然後心滿意足地拿起自己的餐盤走了,走了,了。。。

我們當時一臉懵逼地目送著這位男顧客一直上了二樓。。。


隔壁老王:

昨晚小區不知道哪家小夫妻夜裡啪啪啪,女的浪叫聲很大,我聽的實在受不了了,就扒在窗戶對上面喊,你們爽能帶上我嗎!話音剛落,只聽見小區各處異口同聲的喊道:「還有我」;「還有我」;「我」;「我也要」;」汪汪汪”。擦,當時整個人都懵逼啦。能不能有點節操,我先來。。


匿名用戶:
???

發表迴響